光緒十年對法宣戰詔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諭
又名:對法宣戰詔書
1884年8月26日
发布机关:光緒帝
光緒二十年對日宣戰詔書

光緒十年七月初六日,內閣奉上諭:越南為我大清封貢之國二百餘年,載在典冊,中外咸知。法人狡焉思逞,肆其鯨吞,先據南圻各省,旋又進據河內等處,戕其民人、利其土地、奪其賦稅。越南君臣闇懦苟安,私與立約,並未奏聞;法固無理,越亦與有罪焉。是以姑與包涵,不加詰問。光緒八年冬間,法使寶海在天津與李鴻章議約三條,正飭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會商妥籌,法又撤使翻議;我存寬大,彼益驕貪!越之山西、北寧等省為我軍駐紮之地,清查越匪、保護屏藩,與法國絕不相涉。本年二月間,法兵竟來撲犯防營。當經降旨宣示,正擬派兵進取,力為鎮撫;忽據該國總兵福祿諾先向中國議和。其時該國因埃及之事岌岌可危,中國明知其勢迫蹙,本可峻詞拒絕,而仍示以大度,許其行成;特命李鴻章與議「簡明條約」五款,互相畫押。諒山、保勝等軍,應照議於定約三月後調回。迭經諭飭各該防軍扼扎原處,不準輕動生釁;帶兵各官,奉令維謹。乃該國不遵定約,忽於閏五月初一、初二等日以「巡邊」為名,在諒山地方直撲防營,先行開炮轟擊;我軍始與接仗,互有殺傷。法人違背條約,無端開釁,傷我官軍,本應以干戎從事;因念訂約和好二十餘年,亦不必因此盡棄前盟,仍准總理各國事務衙門與在京法使往返照會,情喻理曉,至再至三。閏五月二十四日復明降諭旨,照約撤兵,昭示大信。所以保全和局者,實已仁至義盡。如果法人稍知禮義,自當翻然改悔。乃竟始終怙過,飾詞狡賴,橫索無名兵費,恣意要求;輒於六月十五日佔據台北基隆山炮台,經劉銘傳迎剿獲勝,立即擊退。本月初三日,何璟等甫接法領事照會開戰,而法兵已在馬尾先期攻擊,傷壞兵、商各船,轟毀船廠;雖經官軍焚毀法船二隻、擊壞雷船一隻並陣斃法國兵官,尚未大加懲創。該國專行詭計,反覆無常,先啟兵端;若再曲予含容,何以伸公論而順人心!用特揭其無理情節布告天下,俾曉然於法人有意廢約,釁自彼開。各路統兵大臣暨各該督、撫整軍經武,備御有年;沿海各口,如有法國兵輪駛入,着即督率防軍合力攻擊,悉數驅除。其陸路各軍有應行進兵之處,亦即迅速前進。劉永福雖抱忠懷,而越南昧於知人,未加拔擢。該員本系中國之人,即可收為我用,着以提督記名簡放,並賞戴花翎;統率所部,出奇制勝,將法人侵佔越南各城迅圖恢復。凡我將士,奮勇立功者,破格施恩並特頒內帑獎賞;退縮貽誤者,立即軍前正法。朝廷於此事審慎權衡,總因動眾興師,難免震驚百姓;故不輕於一發。此次法人背約失信,眾怒難平,不得已而用兵。各省團練眾志成城,定能同仇敵愾;並着各該督、撫督率戰守,共建殊勛,同膺懋賞。此事系法人渝盟肇釁,至此外通商各國與中國訂約已久,毫無嫌隙;斷不可因法人之事,有傷和好。着沿海各督、撫嚴飭地方官及各營統領將各國商民一律保護,即法國官商教民有願留內地安分守業者,亦當一律保衛。倘有干豫軍事等情,察出即照公例懲治。各該督、撫即曉諭軍民人等知悉,尚有藉端滋擾情事,則是故違詔旨,妄生事端。我忠義兵民,必不出此;此等匪徒,即着嚴拏正法,毋稍寬貸,用示朝廷保全大局至意。將此通諭知之。欽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