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丹秘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內丹秘訣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經名:內丹秘訣。不署編者,疑出於北宋以前。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內丹賦[编辑]

以丹鍊龍虎,符契天道為韻。

雲海漫漫,岐通廣寒,毓巨蚌以懷寶,爍靈烏而化丹,鉛裹生金,儻根源之盡識;沙中孕汞,諒配合以非難。用能化塵,凡於輕舉,救著艾之衰殘者也。原夫藥本自求,爐須躬鍊,飛神水以瀝液,注華池而激濺,水火抽添,陰陽運扇,周三百六旬之內,歷坎經離;瑜七十二候之中,驅雷走電。深沈九宮,踞虎蟠龍,啟三才之關鍵,造八卦之門塘,進火發爻、始因冬而浪夏;順天成物,爰自夏以終冬。默運神機,潛符聖矩,輸環十二,周旋三五,控制陰陽,降伏龍虎。探七返九還之妙,下績良金;採一水二火之華,上歸真土p豈不以既周復始,自有生無,化剛柔之藥物,滿乾坤之鼎爐,資之以金英玉屑,育之以陽大陰符,權造化於形身,兩輸聖象;縊光明於洞府,一顆靈珠。妙用潛施,真源暗契,漸赤酒於枝葉,沃黃蘇於根蒂,犬餌龍驪,人餐蟬蛻,點凡為聖。非差出世之功,駐貌留顏,不減後天之歲,故得髓凝霜白,骨化金堅。此浮華於密網,指歸路於寥天,不拘百六之期,休嗟短晷;逃出陰陽之外,任變流年。勉哉!達士宜親,真精可保,念浮生之易暮,何知機之不早?君看榮辱與陞沈,北郁丘瓏長安道。

陰丹詩[编辑]

塵世名房術,仙家號隱書,三峰貽秘旨,五字著真樞。主客防先動,陰陽貴合符,每調沖氣順,無使慾情舒。顧惠須生害,存終若慎初,三田金液滿,凡質換冰膚。

海蟾子還丹賦[编辑]

若夫還丹最尊,起自乾坤,使一氣而三才列位,命五行而九曜齊分,黑白相兼,噴陰陽之雨露,青黃配合,散日月以胚渾。當其建造紅爐,並安真鼎,鉛借水之胞胎,汞託腸而淇滓。上不搜於山境,下不討於凡塵,集卯酉於三峰,會坎離於兩岸,既明妙有,龜蛇而那不依投,得達虛無,烏兔而自然相伴。況乃卻老之丹j延年莫失。綿綿而點出金容,歷歷而化成瓊質。行兮生兮,俄然而走作庚辛;動兮靜兮,倏忽而驅分甲乙。秀平黃牙,長乎河車,以河車河車本借於黃牙、養黃牙,黃牙根蒂接河車、載著人兮命轉賒,三魂繚繞歸誰洞,七魄徘徊去我家。頻經否泰,三一而子母難逃。所遇炎凍,二八而夫妻莫去。奇哉!杳路能朝,萬振之源,顯秘樞機,解返百流之祖,榮華海內,忙忙而盡遣成灰,寂寞寰中,落落而獨不為土。勸英人須省悟大道,從來天豈負?見雌雄而密隱藏,聞水火而牢保護,莫因循,可惜許,一落丘墟,安能再睹?青龍降兮蟠白虎。朱雀騰兮投玄武,千朝火候感神功,白日沖昇歸紫府。

至真歌[编辑]

我謂諸君說端的,命蒂由來在真息,照體長存空不空,靈境同天容萬物。

太一布妙人得一,得一善持慎勿失,官室虛閑神自居,靈府煎熬血液枯。

一悲一喜一思慮,一縱一勞形漸蠹,朝傷暮損迷不知,氣亂精神無所據,

細細銷磨漸漸衰,用竭元和神乃去。盡道行禪坐亦禪,聖可如斯凡不然,

蹉跎不解去刑棘,未聞美稼出荒田。九年溫養火候足,玄應無心神乃速,

無心心即是真心,動靜兩忘為離欲。神是性兮氣是命,神不外馳氣漸定,

本來二物更誰親,失了將何為本柄。初將何事立根基,處無為處是無為,

念中景象須除撥,夢裹精神牢執持。不蕩不凝為大要,不方不圓為至妙,

靈源內運即成真,呼吸外馳終未了。透金貫石不為難,坐在立忘猶倏忽,

此道易知不易行,行忘所行道乃畢。若將閉氣為真事,數息按圖俱未是,

比來放下謂塵勞,內又縈心兩何異。但看嬰兒胎處時,豈解有心潛算計?

一味醞酬甘露漿,飢渴消溶見真素。他年功滿乃逍遙,初時鍊灑須勤苦,

勤苦之中又不勤,閑閑只要養元神。奈何心使閑不得,到了縱橫只在人,

我今苦中至苦行,草衣木食孤又靜。若於閑處用功夫,爭似曠然脩大定,

形神設使兩難全,了命未能先了性。專氣致柔神久留,往來真息自休休,

綿綿迤邇歸元本,不汲靈泉長自流。三萬六千為大功,陰陽節候在其中,

蒸融關脈變筋骨,處處光明無不通。三彭走出陰尸宅,萬國來朝赤帝官,

借問真人何處來,從來元只住丹臺。昔年雲霧深遮蔽,今日相逢道眼開,

此非一朝與一夕,是我本真不是衛。歲寒堅確如金石,戰退陰魔因慧力,

皆由恬淡復精專,便是華胥清今國。不為奔名與逐利,絕卻人情都沒事,

掀天聲價又如何,騎馬文章奚足貴,工巧琴詩與詞賦,多能背了修行路。

恰如薄霧與輕姻,閑伴落花隨柳絮,縹渺幽閑天地問,到了不能成雨露。

元氣不住神不安,蠹木無根枝葉乾,休論涕唾與精血,執本窮源總一般。

此物何嘗有定位,臨時變化由心意,在體感熱即為汗,在鼻感風即為涕,

在腎感合即為精,在目感悲即為淚,往來流轉潤一身,到頭不出於神水。

神妙難言識者稀,滋生一切綠精氣,半藏歲月太因循,比來修鍊賴神氣。

名與身兮竟孰親?神氣不安空苦辛,可憐一箇好基趾,金殿玉堂無主人。

勸你主人長久住,至靖安閑無用處,無中妙有執捉難,癬養嬰兒須藉母。

包藏俊辯復緘默,收卷精神學愚魯,堅心一志向前程,成與未成期必取。

牛頰先生贈馬處士歌[编辑]

馬處士,馬處士,數年前,向盆浦,相逢正是三春時節,攜手走紅塵,尋遍廬山洞穴。百花鬥艷香林泉,萬朵峰巒如黛潑,只聞禽烏聲啾啾,不見郾市鬧聒聒。檐酒兩葫蘆,遇箇溪邊歇,黃金彫嫩精,紫玉採新蕨,旋敲石火烹,時折松花燕。連飲七八鍾,不覺兩耳熱,恍然慧性通希夷,石上狂歌叫快活。十步五步打一癲,擷倒便睡,睡覺都來一餉問?樵人卻道已經數箇月。磐花石上再開蹲,濕透肺腸神爽悅,玉霄丹漢的有期,謫利沽名何足說。道卻此言,與君相別。別君後,入閤皂,訪清虛,登紫閤,遊郁木,壺中真境自逍遙。塵世流光任催促,時人笑我饅落魄,晦邇韜光我自樂,衣掛綠蓑笠,編青篛,手中擎箇大鐵杓,覓錢沽酒混五濁口驀然走到麻姑山下,建昌軍裹,酒樓上見四箇漢子,人人衣衫破弊,箇箇仙骨有異,長嘯高吟,似醉非醉。我問箇捧劍者小童,言道鍾離處士、呂先生、劉海蟾、陳七子,四人喚我道,近前來,道我天骨奇偉真神仙,數十年搜尋賢士未得,如是便傳我金丹之祕。向我道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物非常物,精非常精,天得之清,地得之寧,人得之靈,萬物得之生,但抱元守一,挫銳解紛,手持七星劍,迴天關而轉地軸,會陰陽而合乾坤,開坎離之門戶,放龍虎之相吞,戊己之變化,俟功成而丹成。此乃上天之靈寶,人中之殊珍,妙中之妙,尊中之尊,秘而慎之,行而在勤。馬處士,馬處士,此箇法術是人有分,只為識昧神昏,世欲沈墜,貴耳賤目,知者又能有幾箇?不是妄想存神,便是漱津咽唾,不是導引勞形,便是閉息枯坐,不是咽納外風,便是休糧忍餓。或即外燒鉛汞,或即陰丹淫墮,或瞳飯了亂說虛空。自是罪人,卻言因果,番語胡言。更云持課論,甚佛注禪機,傳甚祖師達磨。形不鍊兮神不存,夢幻虛華瞥然過,人人盡道已往西方,元來化作一堆灰火。馬處士,馬處士,向恍惚中求取物,杳冥中求取精,形神洞達,與道合真,惟君與我。

青城山後巖棲谷子靈泉井歌[编辑]

谷子有一靈泉井,通徹崑崙山峰頂,中有水味號醞酗,濟度草生活性命。其水四季長不絕,世人得喫實快活,兩輪日月現其間,烏兔交加無暫歇。此井人人盡目睹,千千萬萬不解取,近著即便落其間,沒溺之人不知死水省並全難質喫玉則沈沈覓死折說匹密歇行全堅數。谷子有一妙竹竿,覓得之時骨永,心中節節皆通透,取水之時力又。不使桶,非用瓶,只向竿頭敢把,自使往來無損折,終朝取水不曾。此竹竿,堪愛惜,抽出水味甜如,若人有病喫便安,能除飢渴難可。千經萬論露真訣,若是水竿須口,不因師指實難尋,時人若把即便一竿竹,一泉水,濟度修學人不,有時顯露向人問,不見一人回心。說此井,不方探,近著之時盡沒,唯有谷子得微旨,妙能取水識浮。不銷忙,非用力,自有些些微妙,水滿之時即便抽,注入金瓶浸珠。不曾危,不曾失,只麼平平常日,年深日久自通靈,能變老容成少。谷子竹竿似等閑,世人若把實然,纔到井邊須失落,萬人難有一人一竿竹,一泉井,世人浮財難可,財物煞人人不知,井水活人人不。但是神仙露微旨,箇箇無不說此,若人日夜鍊來餐,喫著留形終不死。

金虎白龍詩[编辑]

張果述

鉛汞傳來百萬秋,幾人認得幾人修,若教世上知靈藥,天上神仙似水流。

大道分明在目前,時人不會饅求鉛,黃芽本是乾坤氣,神水根基與汞連。

姥女初生醉似泥,千朝暗室不束西,虔心日夜勤調火,莫遺靈丹氣不齊。

天地初生日月高,狀如雞子狀如桃,陰陽直氣知時節,直待三年始脫胞。

世人何處覓黃芽,此物鉛中是我家,鉛汞共成真地氣,脫胞方始見靈砂。

滿世黃芽人不識,識得黃芽家不貧,黃芽豈使世人識,縱識黃芽不得門。

二氣丹砂不足靈,真成真氣用黃輕,鉛中有物丹中汞,人自迷津落路行。

合於天地合於玄,子母相並不敢言,先汞後鉛真大道,莫教失伴鶴歸天。

此物從分二八傳,吉年吉月入爐安,千朝火候知時節,莫遣牙成汞不乾。

汞在中宮牙在南,先須斟酌莫教參,黃芽不是難求藥,人自無知口不緘。

滿市黃芽無不歸,世人輕宴治塵微,公卿盡識真靈藥,至死貪婪鬥曉暉。

日月延人人自忙,分明真道不窮陽,家家盡有鉛和汞,使得迷人入渺茫。

明明五運自推尋,汞在鉛中理最深,鉛汞既知人世有,堅須窮道莫沉吟。

大道遺留一卷經,自然匹配作儀形,天生鉛汞人問有,何得他州問藥名。

用鉛須得汞相和,二姓為親女唱歌,鍊到紫河車半地,白雲相伴鶴回過。

甲乙神驅造化圖,港龍知是好鉛酥,分明制出何難會,卻道仙家謎語浮。

青龍白虎合為胎,十月爐中滿始開,此是黃芽親口訣,世人何處覓三才。

鉛汞居乾不在山,三關晝夜好追攀,少年縱卻疏狂性,漸覺廷贏作鬼顏。

道須心向北方窮,黃芽生長在鉛中,丹砂姥女真靈藥,得伴相將去大蓬。

大道從來不負人,分明鉛汞棄如塵,莫言世上無靈藥,二氣丹砂水火真。

此物天生人不知,陰陽真氣兌為離,坎宮五世求名姓,認得黃芽作聖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