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務部長黃叔沆敬告國民同胞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內務部長黃叔沆敬告國民同胞書
作者:黃叔沆
1947年

  滾滾橫流,鯨鯢肆難填之慾壑;嗷嗷中澤,鴻雁罹失所之飛災。彼仇方敢挑釁而重來,我前隊即迎頭而一擊。由之兩圻份子,出死力以還我河山;況此一國中人,豈臥榻而容他盰睡。前線之犧牲若此,後方之擁護謂何?

  我越南祖國,一統車書,千年文獻。領土兼高原河流而海港,非如雪山冰海,匝地無毛。氣候備暑熱溫煖而涼寒,勝他大漠荒沙,經年不雨。北則礦產饒,南則禾野秀,中圻則水林通利,兩箕一槓,天府名鴻貉之區。首擊則尾應,尾擊則首應,脥擊則首尾交攻,卅兆一心,地勢合長蛇之陣。逐元驅滿,赫奕武功;聠亞通歐,焜煌文治。儼然東方黃人自主之彊國,非同美洲紅夷易與之土人。乃世局變其桑滄,而歷史經多階段。倏矣。歐潮澎渤四溢,厖然亞陸沈沒,全洲邈然哉。風牛馬不及之炎邦,亦遭此貪豺狼無厭之慘毒。茶曲江頭之礮响,擾我海濱;甲申保護之和書,干我內政。奴隸我億兆民眾,傀儡我中外官僚。魑魅當途,狼狐載道。瓜分豆割,離開一統之輿圖;削骨剝皮,吸竭群生之膏髓。甚且徵我血稅,養彼奴才。賦蛇政虎,刑綱密於秋茶;牢保崑崙,獄堂多於病院。聰明子弟埋身尸於歐陸之戰濠,彊壯工人捐勞汗於遠洋之礦厰。作孽此極,罄竹難書。

  彼仇方猶戴不共之天,我英雄豈無用武之地。

  我先時愛國諸英烈固守國土,力破奴圈。始而南北邊氛,繼乃京城國難。義會林立,筆檄雪馳。若者為討賊之諸葛,若者為守土之睢陽。博浪一椎,若者下報韓之警著;秦廷七日,若者躋復讐之哭聲。務光孤壘,抗拒十年;安世一屯,縱橫百戰。為孫文、為馬克導社會科學之先河;為孟德、為蘆梭扑帝制獨權之虐焰。其他火烘日早,礮振巴亭。拒搜投毒之快聞,安沛太原之活劇。吁嗟國魂,儼然生氣。雖空拳白手救時之豪傑長埋,而前仆後興革命之精神不死。其來遠矣,有作先民;勿替引之,請看今日。

迺此植民舊法,屆百年無運之竆途,世局不平,適二次大戰之爆發。微癡政府敗於暴德,纔交旬日,洞開後戶以進狼;東洋全權窘於扶桑,境入無人,獨坐竆山以引虎。卵巢一傾,癱疽四潰。雀羅鼠窟,百計誅求;蠶食鰐吞,兩層壓逼。稔知物極則反,彼虜已有萬罪串盈之盡期;固宜屈久思伸,我才方得千載一時之機會。

  於是我胡志明先生,真心愛國大志士,歷鍊革命老專家。足遍五洲,眼高一著,認確全局,靜伺先機。組織觧放之生力軍,領導英勇之幹部。蓄銳有年,及鋒而用。首唱則越盟前隊攘臂一呼,响應則全國軍民揭竿而起。霹靂一聲於旱地,風雷十倍於軍威。草木助其靈聲,山谷寰而叱咤。五角之紅旗蔽日,竆村鬧市遍地飄揚;三圻之赤血蒸雲,左合右分滿天噴射。尸橫盈野,法植民落後之貪兵;魄毅為雄,自衛戰爭先之銳士。轟烈一場,山河再造。八十載強權之羈縛,馬頷牛軛掃得一空;千餘年封建之優伶,虎翼龍頷劇休再演。

  快何為哉!脫奴籍而主人翁;樂與同之,易君權而新民國。輸片石於和平基礎,順應同人類世界上之潮流;躋國名於國際舞臺,非复法植民黑幕中之禁臠。近而亞洲南洋高麗印度,遠而非洲埃及卑冰阿尼,凣現寰球上被征服諸小邦,皆仝我民族争自由之陣腳。正義抗戰,有此獨立國條件之充分;自主決心,會合同盟友憲章之公許。豈惟中華民國之高級素所贊同,即至英美代表之委人亦曾默認。兼之新法國平民多數傾向,前臨時政府累次宣言。《三月六協定》之初詞,法特委南來共仝簽字。《九十四暫約》之特件,我政府西召方許覆行。盟約分明,天地照鑒,卋界耳目,中外聞知。既自負文明強國之聲名,豈應有巧詐食言之行動?

  而法之植民落後反動派,貪心無底,癡夢未醒。塗抹他政府公同押記之詞文,排扒我邦家尊重信睦之民族,飛機砟磾爆殺我無罪之良民,戰艦水兵侵奪我有權之關稅。表示野蠻無忌之態度,倒亂人類渴望之和平。反新進共和民主之潮流,逆歷史天衍進化之公例。敢犯罪惡,慘無人心,忍無可忍,加不欲加!最後執自救之干戈,誓心為長期之抗戰。前線新鮮之血海,夢傾仇血以交流;後方接濟之膏脂,豈惜屯膏而致吝!

  興言及此,刺痛何如,大聲疾呼,指天為誓。伏願國民仝胞伯叔兄弟姊妹之愛國,無大無小,無舊無新,無階級之分岐,無黨派之別立,上游中土無彼疆此界之殊趨,僧侶教徒無割戶分門之私見。五十萬華僑良友,豈忘第二之貫鄉?百年來歐美外商,亦認無雙之樂土。四海兄弟,五洲比鄰。民族在上,己曾於一生九死之危途;水土恩深,須念此一髮全身之重係。救災拯溺急矣燃眉,推衣分溫容渠緩走。且也足衣足食,孔聖格言;恒產恒心,孟賢明訓。張子房之千金破產,不暇為家;魯子敬之一諾指囷,樂心助餉。出內府而藏之外府,璧馬終還;散小儲以成我大儲,廂食倍穫。其為慷慨,石碑留豪傑之姓名;倘或逡巡,刑書鑄春秋之斧鉞。彼之石崇金谷一旦招殃,秦檜鉄頭千秋負罪。即現時之近央,豈乏可鑑之前車。擇善而從,既往不咎。我親愛之同胞乎!我親愛之同胞乎!素具良心,急敦信念。後來居上,何地不有草澤伏之英雄;急起直追,歷史從無過去程之廻軫。人和握地利天時之主柄,得道者助常多;生民當食饑飲渴之令時,事半而功必倍。收我最後勝利,只要每人洒一滴之血潮;任他反動陰謀,決不容保護再加之奴厄!嗚呼!陳延洪之召問耆老,同聲主戰,白藤碑殺韃之奇勳;阮光中之激勵軍民,揭策刻期,紅河奏浮橋之仰績。大團結一塊之潛力勉㫋勉㫋,獨立國萬世之榮光仰甚仰甚。

  數行墨迹,一片丹誠。惟我國民同胞鑒諒。三朝告旦,同祝春禧。


Carl Spitzweg 021.jpg 本作品的作者1947年逝世,在兩岸四地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47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1923年到1977年之間),年底截止,也就是2043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若維基別庫已經建立頁面的話,就請參看Wikilivres:內務部長黃叔沆敬告國民同胞書。否則僅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於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