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山完造作《活中國的姿態》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新文學大系》小說二集序 內山完造作《活中國的姿態》序
作者:鲁迅
1935年3月5日
「尋開心」
本作品收錄於《且介亭杂文二集》和《活中國的姿態

這也並非自己的發見,是在內山書店裡聽著漫談的時候拾來的,據說:像日本人那樣的喜歡「結論」的民族,就是無論是聽議論,是讀書,如果得不到結論,心裡總不舒服的民族,在現在的世上,好像是頗為少有的,云。

接收了這一個結論之後,就時時令人覺得很不錯。例如關於中國人,也就是這樣的。明治時代的支那研究的結論,似乎大抵受著英國的甚麼人做的《支那人氣質》的影響,但到近來,卻也有了面目一新的結論了。一個旅行者走進了下野的有錢的大官的書齋,看見有許多很貴的硯石,便說中國是「文雅的國度」;一個觀察者到上海來一下,買幾種猥褻的書和圖畫,再去尋尋奇怪的觀覽物事,便說中國是「色情的國度」。連江蘇和浙江方面,大吃竹筍的事,也算作色情心理的表現的一個證據。然而廣東和北京等處,因為竹少,所以並不怎麼吃竹筍。倘到窮文人的家裡或者寓裡去,不但無所謂書齋,連硯石也不過用著兩角錢一塊的傢伙。一看見這樣的事,先前的結論就通不過去了,所以觀察者也就有些窘,不得不另外摘出什麼適當的結論來。於是這一回,是說支那很難懂得,支那是「謎的國度」了。

據我自己想:只要是地位,尤其是利害一不相同,則兩國之間不消說,就是同國的人們之間,也不容易互相瞭解的。

例如罷,中國向西洋派遣過許多留學生,其中有一位先生,好像也並不怎樣喜歡研究西洋,於是提出了關於中國文學的什麼論文,使那邊的學者大吃一驚,得了博士的學位,回來了。然而因為在外國研究得太長久,忘記了中國的事情,回國之後,就只好來教授西洋文學。他一看見本國裡乞丐之多,非常詫異,慨歎道:他們為什麼不去研究學問,卻自甘墮落的呢?所以下等人實在是無可救藥的。

不過這是極端的例子。倘使長久的生活於一地方,接觸著這地方的人民,尤其是接觸,感得了那精神,認真的想一想,那麼,對於那國度,恐怕也未必不能瞭解罷。

著者是二十年以上,生活於中國,到各處去旅行,接觸了各階級的人們的,所以來寫這樣的漫文,我以為實在是適當的人物。事實勝於雄辯,這些漫文,不是的確放著一種異彩嗎?自己也常常去聽漫談,其實負有捧場的權利和義務的,但因為已是很久的「老朋友」了,所以也想添幾句壞話在這裡。其一,是有多說中國的優點的傾向,這是和我的意見相反的,不過著者那一面,也自有他的意見,所以沒有法子想。還有一點,是並非壞話也說不定的,就是讀起那漫文來,往往頗有令人覺得「原來如此」的處所,而這令人覺得「原來如此」的處所,歸根結蒂,也還是結論。幸而卷末沒有明記著「第幾章:結論」,所以仍不失為漫談,總算還好的。

然而即使力說是漫談,著者的用心,還是在將中國的一部分的真相,紹介給日本的讀者的。但是,在現在,總依然是因了各種的讀者,那結果也不一樣罷。這是沒有法子的事。據我看來,日本和中國的人們之間,是一定會有互相瞭解的時候的。新近的報章上,雖然又在竭力的說著「親善」呀,「提攜」呀,到得明年,也不知道又將說些什麼話,但總而言之,現在卻不是這時候。

倒不如看看漫文,還要有意思一點罷。

一九三五年三月五日魯迅記於上海。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