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三國文/卷5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56 全三國文
卷五十七·蜀一
劉備 劉禪嚴可均 校辑
卷58
↑ 返回《全三國文

先主昭烈帝[编辑]

  帝諱備,字玄德,涿郡涿人,中山靖王劉勝之后。靈帝末除安喜尉,又除下密丞,后為高唐尉,遷為令。獻帝初,公孫瓚表為別部司馬,守平原令,領平原相;陶謙表為豫州刺史,尋領徐州;曹公表為鎮東將軍,封宜城亭侯,尋為豫州牧,復表為左將軍。后破曹公于赤壁,自領荊州牧。又定蜀,領益州牧。又定漢中,稱漢中王。以魏黃初二年即皇帝位,改元章武,在位三年,謚曰昭烈皇帝。案:先主稱尊號,諸文誥策命皆劉巴所作,今以即位已前已后諸篇編為先主文。

詔酹霍峻[编辑]

  峻既佳士,加有功于國,欲行酹。《蜀志·霍峻傳》。

敕後主詔[编辑]

  汝與丞相從事,事之如父。《蜀志·諸葛亮傳》。又見《華陽國志》六

遺詔敕後主[编辑]

  朕初疾,但下痢耳,后轉雜他病,殆不自濟。人五十不稱夭,年已六十有余,何所復恨?不復自傷,但以卿兄弟為念。射君到,說丞相嘆卿智量,甚大增修,過于所望;審能如此,吾復何憂!勉之,勉之!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能服于人。汝父德薄,勿效之。可讀《漢書》、《禮記》,閑暇歷觀諸子及《六韜》、《商君書》,益人意智。聞丞相為寫《申》、《韓》、《管子》、《六韜》一通已畢,未送,道亡,可自更求聞達。《蜀志·先主傳》注引《諸葛亮集》。又見《御覽》四百五十九

攻成都令軍中[编辑]

  其有害巴者,誅及三族。《蜀志·劉巴傳》注引《零陵先賢傳》

上言漢帝[编辑]

  臣以具臣之才,荷上將之任,董督三軍,奉辭于外,不能掃除寇難,靖匡王室,久使陛下圣教陵遲,六合之內,否而未泰,惟夏反惻,如疾首。曩者董卓造為亂階,自是之后,群兇縱橫,殘剝海內。賴陛下圣德威靈,人神同應,或忠義奮討,或上天降罰,暴逆并殪,以漸冰消。惟獨曹操,久未梟除,侵擅國權,恣心極亂,臣等昔與車騎將軍董承圖謀討操,機事不密,承見陷害,臣播越失據,忠義不果。遂得使操窮兇極逆,主后戮殺,皇子鳩害。雖糾合同盟,念在奮力,懦弱不武,歷年未效。常恐殞沒,孤負國恩,寤寐永嘆,夕惕若厲。

  今臣群寮以為在昔《虞書》敦敘九族,庶明厲翼,五帝損益,此道不廢。周監二代,并建諸姬,實賴晉、鄭夾輔之福。高祖龍興,尊王子弟,大啟九國,卒斬諸呂,以安大宗。今操惡直丑正,實繁有徒,包藏禍心,篡盜已顯,既宗室微弱,帝族無位,斟酌古式,依假權宜,上臣大司馬漢中王。

  臣伏自三省,受國厚恩,荷任一方,陳力未效,所獲已過,不宜復忝高位以重罪謗。群寮見逼,迫臣以義。臣退惟寇賊不梟,國難未已,宗廟傾危,社稷將墜,成臣憂責碎首之負。若應權通變,以寧靖圣朝,雖赴水火,所不得辭,敢慮常宜,以防后悔?輒順眾議,拜受印璽,以崇國威。仰惟爵號,位高寵厚;俯思報效,憂深責重。驚怖累息,如臨于谷,盡力輸誠,獎厲六師,率齊群義,應天順時,撲討兇逆,以寧社稷,以報萬分。謹拜章因驛上還所假左將軍、宜城亭侯印綬。《蜀志·先主傳》。又見袁宏《后漢紀》三十

拒答孫權[编辑]

  益州民富強,土地險阻,劉璋雖弱,足以自守。張魯虛偽,未必盡忠于操。今暴師于蜀、漢,轉運于萬里,欲使戰克攻取,舉不失利,此吳起不能定其規,孫武不能善其事也。曹操雖有無君之心,而有奉主之名,議者見操失利于赤壁,謂其力屈,無復遠志也。今操三分天下已有其二,將欲飲馬于滄海,觀兵于吳會,何肯守此坐須老乎?今同盟無故自相攻伐,借樞于操,使敵乘其隙,非長計也。《蜀志·先主傳》注引《獻帝春秋》。

報孫權[编辑]

  備與璋托為宗室,冀憑英靈,以匡漢朝。今璋得罪左右,備獨竦懼,非所敢聞,愿加寬貸。若不獲請,備當放發歸于山林。《吳志·魯肅傳》

  益州不明,得罪左右。庶幾將軍高義,上匡漢朝,下輔宗室。若必尋干戈,備將放發于山林,未敢聞命。《華陽國志》六。案:此即《吳志》文,但小異耳。

答諸葛亮表請張裕罪建安二十四年[编辑]

  芳蘭生門,不得不鋤。《蜀志·周群傳》

貽劉璋書[编辑]

  孫代與孤,本為唇齒。今樂進在清泥,與關羽相拒,不往赴救。進必大克,轉侵州界。其憂有甚于魯。魯自守之賊,不足慮也。求益萬兵及資實。《華陽國志》五。

與陸遜書[编辑]

  賊今已在江陵,吾將復東,將軍謂其能然不?《吳志·陸遜傳》注引《吳錄》

與魯王鼎銘[编辑]

  富貴昌,宜侯王。

與梁玉鼎銘[编辑]

  大吉祥,宜公王。并鼎錄

后主[编辑]

  後主名禪,字公嗣,小字阿斗,先主子。以章武三年五月襲位,改元四:建興、延熙、景耀、炎興。在位四十一年,降于魏,封安樂縣公。至晉太始七年薨,謚曰思公。

徙廖立詔[编辑]

  三苗亂政,有虞流宥。廖立狂惑,朕不忍刑,亟徙不毛之地。《蜀志·廖立傳》注引《諸葛亮集》。

出軍詔建興五年三月[编辑]

  朕聞天地之道,福仁而禍淫。善積者昌,惡積者喪,古今常數也。是以湯、武修德而王,桀、紂極暴而亡,曩者漢祚中微,網漏兇慝,董卓造難,震蕩京畿。曹操階禍,竊執天衡,殘剝海內,懷無君之心。子丕孤豎,敢尋亂階,盜據神器,更姓改物,世濟其兇。當此之時,皇極幽昧,天下無主,則我帝命隕越于下。昭烈皇帝體明之德,光演文武,應乾坤之運,出身平難,經營四方,人鬼同謀,百姓與能。兆民欣戴。奉順符讖,建位易號,丕承天序,補弊興衰,存復祖業,膺誕皇綱,不墜于地。萬國未靜,早世遐殂。

  朕以幼沖,繼統鴻基,未習保傅之訓,而嬰祖宗之重。六合壅否,社稷不建,永惟所以,念在匡救,光載前緒,未有攸濟,朕甚懼焉。是以夙興夜寐,不敢自逸,每從菲薄以益國用,勸分務穡以阜民財,授方任能以參其聽,斷私降意以養將士。欲奮劍長驅,指討兇逆,朱旗未舉,而丕復隕喪,斯所謂不然我薪而自焚也。殘類余丑,又支天禍,恣睢河、洛,阻兵未弭,諸葛丞相弘毅忠壯,忘身憂國,先帝托以天下,以勖朕躬。今授之以旄鉞之得,付之以專命之權,統領步騎二十萬眾,董督元戎,龔行天伐,除患寧亂。克復舊都,在此行也。

  昔項籍總一強眾,跨州兼土,所務者大,然卒敗垓下,死于東城,宗族如焚,為笑千載,皆不以義,陵上虐下故也。今賊效尤,天人所怨,奉時宜速,庶憑炎精祖宗威靈相助之福,所向必克。吳王孫權,同恤災患,潛軍合謀,犄角其后。涼州諸國王各遣月支、康居胡侯支富、康植等二十余人詣受節度,大軍北出,便欲率將兵馬,奮戈行驅。天命既集,人事又至,師貞事并,必無敵矣。夫王者之兵,有征無戰,尊而且義,莫敢抗也。故鳴條之役,軍不血尺刃,牧野之師,商人倒戈。

  今旌麾首路,其所經至,亦不欲窮兵極武。有能棄邪從正,簞食壺漿以迎王師者,國有常典,封寵大小,各有品限。及魏之宗族、支葉、中外,有能規利害、審逆順之數,來詣降者,皆原除之。昔輔果絕親于智氏,而蒙全宗之福。微子去殷,項伯歸漢,皆受茅土之慶。此前世之明驗也。若其迷耽不反,將助亂人,不式王命,戮及妻孥,罔有攸赦。廣宣恩威,貸其元帥,吊其殘民。他如詔書律令,丞相其露布天下,使稱朕意焉。《蜀志·后主傳》注引《諸葛亮集》

詔答丞相亮[编辑]

  行當離別,以為惆悵,今致氍毹一,以達心也。《御覽》七百八引《諸葛亮集》

詔謚趙云建興七年[编辑]

  云昔從先帝,功績既著。朕以幼沖,涉途艱難。賴恃忠順,濟于危險。夫謚所以敘元勛也,外議云宜謚。《蜀志·趙云傳》引《云別傳》

詔蔣琬屯漢中延熙元年[编辑]

  寇難未弭,曹兇,遼東三郡,苦其暴虐,遂相糾結,與之離隔。大興眾役,還相攻伐。曩秦之亡,勝、廣首難;今有此變,斯乃天時。君其治嚴,總帥諸軍,屯住漢中,須吳舉動,東西掎角,以乘其釁。《蜀志·蔣琬傳》

詔武邑侯輯襲安平王景耀四年[编辑]

  安平王先帝所命,三世早夭,國嗣頹絕,朕用傷悼。其以武邑侯輯襲王位。《蜀志·劉理傳》

昭謚陳祗景耀元年[编辑]

  祗統職一紀,柔嘉惟則。干肅有章,和義利物。庶績允明,命不融遠,朕用悼焉。夫存有令問,則亡加美謚,謚曰忠侯。賜子粲爵關內侯,拔次子裕為黃門侍郎。《蜀志·董允傳》

復諸葛亮丞相詔策建興七年[编辑]

  街亭之役,咎由馬謖,而君引愆,深自貶抑,重違君意,聽順所守。前所耀師,馘斬王雙;今歲爰征,郭淮遁走。降集氐羌,興復二郡,威震兇暴,功勛顯然。方今天下騷擾,元惡未梟。君受大任,干國之重,而久自挹損,非所以光揚洪烈矣。今復君丞相,君其勿辭。《蜀志·諸葛亮傳》。又見《華陽國志》七

贈諸葛忠武招策建興十二年八月[编辑]

  惟君體資文武,明篤誠,受遺托孤,匡輔朕躬。繼絕興微,志存靖亂,爰整六師,無歲不征,神武赫然,威震八荒。將建殊功于季漢,參伊周之巨勛,如何不吊事臨垂克,遘疾隕喪,朕用傷悼,肝心若裂。夫崇德序功,紀行命謚,所以光昭將來,刊載不朽。今使使持節左中郎將杜瓊贈君丞相武鄉侯印綬,謚君為忠武侯。魂而有靈,嘉茲寵榮。嗚呼哀哉!嗚呼哀哉!《蜀志·諸葛亮傳》

策張皇后[编辑]

  朕統承大業,君臨天下,奉郊廟社稷。今以貴人為皇后,使行丞相事左將軍向朗持節授璽綬。勉修中饋,恪肅禮祀,皇后其敬之哉!《蜀志·張皇后傳》

策立皇太子延熙元年正月[编辑]

  在昔帝王,繼體立嗣,副貳國統,故今常道。今以為皇太子,昭顯祖宗之威命。使行丞相事左將軍朗持節授印綬。其勉修茂質,祗恪道義。諮詢典禮,敬友師傅,斟酌眾善,翼成爾德。可不務修以自勖哉?《蜀志·太子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