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五代詞/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唐詞(355首) 全唐五代詞
卷二·易靜詞(720首)
卷三·五代詞(689首) 

目录

易靜[编辑]

  易靜(生卒年裏不詳),晚唐時曾任武安軍(今湖南長沙)左押衙。著有《兵要望江南》。事跡據《崇文總目》卷三、《郡齋讀書後志》卷二。

  易靜《兵要望江南》,歷代傳本,題名互異,約有四種。一曰《神機武略兵要望江南》一卷,始見於《崇文總目》卷三,《通志》卷六八同。《宋史》卷二七《藝文志》所載《神機武略歌》一卷、《讀書敏求記》所著錄《神機武略望江南》一卷,雖題名略異,或同屬一源。二曰《兵要望江南》一卷,始見於《郡齋讀書後志》卷二,《文淵閣書目》卷一四、《國史·經籍志》卷四、《持靜齋書目》卷三所載之本同。以上二種今未見傳本。三曰《李衛公望江南》一卷,《文淵閣書目》卷一四始見著錄,《菉竹堂書目》卷五、《絳雲樓書目》卷三、《佳趣堂書目》亦錄有藏本。此本今傳最早之本為明萬曆十年(一五八二)保定府辛自修刊一卷本(今藏北京圖書館。簡稱辛本),分三十門,收六百八十九首,其中重出一首,實為六百八十八首。其次為清乾隆三十六年(一七七一)王垂綱手鈔本(今藏首都圖書館。簡稱王本),亦分三十門,收七百十一首。另臺灣中央圖書館藏有一舊鈔本(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一九九年有影印本。簡稱中本),作二卷,分三十門,卷首目錄作七百十七首,正文實收六百九十六首。四川圖書館亦藏有舊鈔本(簡稱川本),分三十門,收六百五十三首。四曰《白猿奇書兵法雜占彖詞》一卷,明以前未見公私藏書目著錄。今傳最早之本為明天啟二年(一六二二)晉江蘇茂相鈔校本,分二十六門,收四百七十九首(東北師範大學圖書館藏有一部,簡稱東北本。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亦藏有一部)。此本書名乃從目端,卷端仍題《李衛公望江南》。其次為前京師圖書館藏舊鈔本 (今藏北京圖書館。簡稱京本),亦分二十六門,收詞五百首,其中重出一首,實收四百九十九首。此本系從蘇茂相鈔校本錄出,題名則據《崇文總目》而改作《兵要望江南》。今以辛本為底本,錄六百八十八首,另據他本補三十二首(其中「占風角·第二」據川本、東北本、京本補一首。「占雷·第九」據東北本、京本補七首。「占鳥·第二十二」據王本、川本補一首;據京本補二首。「占六壬·第二十八」據王本、東北本、京本補二十一首),計七百二十首,參校王本、川本、東北本、京本。底本有而他本未收之詞,在有關詞作後另行用小字註明,以便比較各本異同。

兵要望江南[编辑]

委任·第一[编辑]

兵之道,切忌起無名。不止少功虛效力,逡巡反禍復危傾。容易勿言兵。

其二[编辑]

統軍帥。不可比鹽梅。相政乖虧猶可救,朝綱雖失亦能回。兵敗國危傾。

其三[编辑]

當權將,其責重如山。社稷存亡全在爾,安危君父一時間。爵祿帝王頒。

其四[编辑]

銓大將,須要素知兵。非是等閑虛譽職,莫將軍印委狂生。輕擁甲兵行。

其五[编辑]

諸屬幕,必是選堪良。勿取門高當勢位,無私親舊與鄉邦。曲順定為殃。

其六[编辑]

攻敵策,謀乃勝之原。勿只迎兵交血刃,休憑角力靠兵官。勇是禍之端。

經曰:「善戰者不怒,善勝者不爭。非智者不能行,非賢者不能用也。」

其七[编辑]

統軍帥,智慮有明謀。善識天文能勇敢,更兼威德賞勤勞。士卒自英豪。

其八[编辑]

為將帥,筮卜識機緣。更用一人高術士,精通占候要知言。凶吉預聞先。

其九[编辑]

覘彼勢,虛實要先評。兵有正奇將勝敗,有無強弱在軍情。料敵不須驚。

其十[编辑]

量彼敵,將勇戒驕盈。整暇正須期死戰,凱旋猶懼有生兵。養氣勿輕臨。

其十一[编辑]

戰危事,上將戒貪兵。閫計豈能求小利,師行自古有常經。紀律要精明。

其十二[编辑]

參彼將,德性好攻心。仔細究情隨彼好,中行離反詭相親。設利誘前擒。

覆兵敗將,攻其便,究其情,伐其機。

其十三[编辑]

統兵帥,剛暴自殘兵。有勇有勞無賞罰,卻將傲慢事行刑。彼將定欺淩。

其十四[编辑]

審向道,測候要分明。莫為恃多朦躁進,勿從剛暴速兼程。慮彼伏潛兵。

其十五[编辑]

途頓止,調節要均停。力若有餘兵有銳,縱逢強賊亦堪征。不致有惶驚。

其十六[编辑]

量強弱,彼我孰優長。敵若勢雄兵將廣,吾軍衰弱亦難當。主帥要參詳。

其十七[编辑]

將權柄,識務辨春秋。須是先施仁與惠,後行刑戮擇其尤。威愛自然收。

其十八[编辑]

賞與罰,須是要均平。不可循私行喜怒,稍偏親舊失軍情。否則禍災生。

其十九[编辑]

水與陸,兩勢作艟霶朋。陸有勢形水亦有,舟車捷力不相爭。專在將能明。

其二十[编辑]

統軍帥,不可妄行刑。莫以軍威行殺戮,人生一失永無生。誤損命天嗔。

其二十一[编辑]

統軍帥,職爵受皇恩。莫以暫時輕賞罰,休生外意信奸人。叛背怎成名。

其二十二[编辑]

如信佞,叛背事皆訛。自古兩邦難立廟,當朝忠孝賜恩多。世代盡包羅。

其二十三[编辑]

狂寇定,乘馬復還京。結局奏功須均賞,莫將親識冒功升。反掩勇無名。

其二十四[编辑]

封城壘,謹守保邊隅。莫恃雄強侵彼境,復從奸佞起兵夫。虛國死無辜。

其二十五[编辑]

太平世,積食養雄兵。不可輒忘征戰意,常時論武使令精。防寇犯逞庭。

其二十六[编辑]

吾勢銳,人馬總精雄。財寶滿盈軍足用,更詳天象審蒼穹。災禍那軍中。

經曰:「善用兵者,非信義不立,非陰陽不順,非奇正不列,非詭譎不戰。謀藏於心,事見於跡,心與跡同者敗,心與跡異者勝。」

占風角·第二[编辑]

興兵道,風角最為先。若是迎風權且住,後來風助合蒼天。大戰我當先。

其二[编辑]

春屬木,風自震方來。才起微微聲不大,終無禍福不須猜。疑慮卻成災。

其三[编辑]

離與兌,壬癸自三方。飄作如春依逐分,不須多慮與張惶。有寇整兵當。

其四[编辑]

四季內,或有猛風聲。倒瓦揚沙急似箭,隨來方所擺精兵。急備彼軍人。

其五[编辑]

猛風過,如箭便無蹤。名曰螱風當速備,風聲才斷賊來攻。日後愈為凶。

其六[编辑]

兵行次,黯黯久陰沈。不雨又無光色現,下人謀上恨情深。仔細好搜尋。

其七[编辑]

軍出國,風自背邊興。大則大贏為大勝,小風小勝總堪征。天意助我行。

其八[编辑]

軍大舉,方出帝王城。逆面風來軍恐懼,合將人馬結營停。守過待時更。

其九[编辑]

軍行次,風猛逆狂吹。出陣若逢如此兆,不如抽退得全歸。免損將軍危。

其十[编辑]

吾擊彼,參審主人方。莫問四時並氣候,風來後助得無妨。迎面莫征狂。

其十一[编辑]

敵居所,風起自他方。便有精兵宜固守,若言舉動禍之殃。實語莫猜量。

其十二[编辑]

假令法,且論在三冬。彼國守乾吾欲討,風顛西北不堪攻。以此較余宮。

其十三[编辑]

雖是應,還即應他方。也是彼贏吾負象,候其風止或攻傍。不可不參詳。

其十四[编辑]

假令法,彼國在離間。我擁前軍時正夏,南侵北敵苦冬寒。隨象擊傾殘。

其十五[编辑]

八方法,準此定成功。好事急乘他氣逆,勿拘朝暮速吞攻。莫放彼從容。

其十六[编辑]

己亥角,辰戌便為商。丑未寅申皆屬徵,宮音子午正相當。卯酉羽為方。

其十七[编辑]

占風法,甲子是貪狼。丑戌謂之公正位,奸邪辰未自然當。審細看來方。

其十八[编辑]

亥卯未,陰賊內中藏。己酉謂之寬大日,廉貞寅午未其方。知意細推詳。

其十九[编辑]

占飄起,客認納音風。徵羽宮商並角姓,盡為主位辨方蹤。勝負在其中。

其二十[编辑]

納音土,欲得角來風。土是客軍水是主,風從己亥發來沖。客敗主收功。

其二十一[编辑]

納音土,風向羽來吹。水被土淩能克伏,定知主敗客來追。莫要展旌旗。

卯酉日也

其二十二[编辑]

軍營內,忽有旋風來。吹折槍旗並倒屋,奸謀惡黨欲來摧。暗有賊兵欺。

又防火。風從內起謀在裏,風從外入賊在外。

其二十三[编辑]

風來處,如遇作泥人。葦箭挑弓披發向,望空搭箭射來蹤。禳厭禍消熔。

其二十四[编辑]

泥人子,手執木桃弓。披發仰頭風上指,張弓搭箭射來蹤。禳厭禍消熔。

禳惡風法

其二十五[编辑]

風夜起,晝則不聞聲。寇賊夜行明則伏,遣人探視莫教停。防備夜偷營。

其二十六[编辑]

邦與邑,風猛似雷聲。折木飛沙並走石,搖門拔戶禍應生。第一怕三刑。

寅申己亥辰戌丑未之類。

其二十七[编辑]

軍營內,風猛突然來。若在歲刑憂歲內,月刑之內必為災。準備莫遲回。

其二十八[编辑]

乾與坎,艮震巽離宮。坤兌八方真正位,敵軍居守起方風。枉戰我無功。

其二十九[编辑]

吾攻彼,審令看風情。令不順方吾莫擊,風如順我必攻城。降虜出前迎。

其三十[编辑]

營下畢,風卒似雷聲。吹倒旗槍飄帳幕,須防敵騎欲奔營。大戰血交並。

天風起,有雷聲吼,三朝五日同。

其三十一[编辑]

兵行次,風卒突軍旗。人馬驚奔皆恐懼,前程必有廟堂基。祭拜免災危。

其三十二[编辑]

臨陣次,風向後飄來。旗幟翩翩吹向敵,天威默助凱歌回。賊敗息塵埃。

其三十三[编辑]

臨陣次,風起四維間。兵近塞邊先備敵,便從豹尾擊黃幡。殺敵不為難。

占雲·第三[编辑]

兵若進,須要識浮雲。雲氣順時當急戰,毋令雲散後交兵。莫問晝陰晴。

其二[编辑]

商音姓,軍陣見雲從。白與黑時吾大吉,青雲亦勝赤雲凶。黃者兩平蹤。

主取天子姓,不主出帥姓。

其三[编辑]

角音姓,青氣寓晴空。黃赤二雲軍亦勝,黑雲陰助喜先鋒。白色定為凶。

其四[编辑]

宮音姓,黃色要先逢。青色氣來軍大敗,更兼兵死將無功。黑氣利先攻。

其五[编辑]

徵音姓,赤色火燒金。非火克金成大器,白雲黑氣現黃雲。軍將禍殃深。

其六[编辑]

羽音姓,惟事要青青。列陣賊來先自走,赤黃白黑總非贏。宜退不宜征。

其七[编辑]

雲起處,行色重而烏。暗伏賊兵軍不見,露其形體在高隅。一半是番胡。

其八[编辑]

雲起處,低覆似人形。此是賊兵謀我象,須防入境起征凶。遣將用精兵。

其九[编辑]

雲似虎,或若豹行形。及似穿連長匹絹,暴師入境卻偷營。排陣整兵迎。

其十[编辑]

四方現,雲色競騰過。黯淡相親來我寨,賊來請命未為和。賢將莫蹉跎。

其十一[编辑]

雲起現,片片或舒長。有似舒繩排緣木,名為愁氣不相當。現處將憂喪。

其十二[编辑]

雲氣赤,尤更接連綿。有似長藤無斷續,外邦賊起入中原。主戰在秋天。

其十三[编辑]

雲氣赤,那更滿蒼天。必定賊來侵我界,黑中雲赤亦徒然。吾將必遷延。

其十四[编辑]

雲來往,有似兩爭龍。只在外軍盤頂上,賊邦兵將必逢凶。我帥顯英雄。

其十五[编辑]

雲似鳥,盤繞在其中。此是上方天助順,不宜復見黑雲峰。連赤亦為凶。

其十六[编辑]

甲乙日,將忌白雲前。若奔吾軍還勢急,理當速退舍平川。守固在高原。

其十七[编辑]

丙丁日,若遇黑雲攔。莫恃兵多兼將勇,也宜堅守引師還。征戰必遭殘。

其十八[编辑]

戊己日,前面有雲青。急止勿行權住在,軍人須語審詳聽。施惠得中旌。

其十九[编辑]

庚辛日,前忌赤雲來。勢緊迫吾須大戰,彼軍得勝我軍摧。守險固顛危。

過旬中卻行。

其二十[编辑]

壬癸日,雲忌暗而黃。此兆主災迎老將,無緣兵廣恣猖狂。謀者審而詳。

其二十一[编辑]

觀雲氣,擇士細詳看。晝夜用心精審究,莫將此事以為閑。風色辨相干。

其二十二[编辑]

軍營上,雲若似飛烏。有似蓋來並伏虎,此為勝氣不須疑。攻則定疏虞。

其二十三[编辑]

軍營上,雲若死灰揚。若蓋臥魚或乍見,此為衰氣不虛張。不動將軍亡。

移寨遠處吉。

其二十四[编辑]

城頭上,突出赤色雲。或是黃紅雲上現,城中不久喜來臻。以此得和平。

雲氣門[编辑]

占氣法,雞羽為輪車。二者勿離牙帳內,敵人千里外須圖。知變在須臾。

其二[编辑]

軍既舉,惟以氣為先。兵若精雄加氣銳,超關投石可攻前。鼓作在英賢。

其三[编辑]

將軍善,識得氣妖祥。風角鳥雲能總解,機籌謀略又相當。取勝應功良。

既有其象,當隨其景,就謀術,以破其軍。

占氣·第四[编辑]

兵進擊,睹氣合參詳。不必攻城並野戰,度其形狀自斟量。稍錯便乖張。

其二[编辑]

城營內,氣似鳳如龍。更若大山並類蓋,猶人火赤降城中。其下不堪攻。

下必有貴人。

其三[编辑]

高空現,拂拂又微微。透闕輕箭煙靉靉,一般黃氣色依依。慶賀兩朝期。

其四[编辑]

猛將氣,龍虎兩相連。掛翳蔽天兼掠地,蔓瓜蓋路覆平川。堅守莫爭先。

不可交戰。

其五[编辑]

猛將氣,樓閣及旌幢。或似長堤形渺渺,更如華蓋與王良。其下莫能當。

其六[编辑]

猛將氣,黑色似龍形。或類虎形至猛獸,當其敵上或城營。不可向前征。

其七[编辑]

猛將氣,顯赫又沖天。或似雙蛇山嶽樣,又如倉廩及濃煙。休戰最為先。

其八[编辑]

猛將氣,持戟或持刀。林下森森弓弩樣,色兼青白若脂膏。將士盡雄豪。

其九[编辑]

猛將氣,如虎黑霞遮。或似門樓旗立內,又如氣出若蛟蛇。其下將堪誇。

其十[编辑]

暴兵氣,如火又如煙。或似旗幡並戰馬,低頭仰尾向軍前。觸戰血成川。

其十一[编辑]

伏兵氣,渾渾又能圓。黑氣中間環赤色,又如赤杵黑霞連。其下立戈鋋。

狀如赤杵,在黑氣中也。

其十二[编辑]

降兵氣,叉手盡低頭。形似成行相把手,三朝五日敵來求。指日倒戈矛。

其十三[编辑]

伏兵氣,仿佛狀如樓。兼有似人並黑赤,或如山嶽覆崗丘。其下有戈矛。

其十四[编辑]

兵發日,天氣久陰沈。不雨又無光彩色,奸人謀事恨懷心。仔細速推尋。

其十五[编辑]

觀氣色,日月氣來沖。北面氣來還北狀,氣南南狀或西東。常以此為宗。

其十六[编辑]

城上氣,結似犬羊形。象主血流圍邑破,好持降類出門迎。方免血殘兵。

其十七[编辑]

占蒙氣,郁郁繞城營。其氣周回如帛繞,分毫不入此城中。休擊此般城。

其十八[编辑]

城營寨,有氣入城中。必主奸謀事已定,安排大戰奪吾城。謹守令嚴明。

其十九[编辑]

軍上氣,漸漸變成雲。或作山形於直上,內中大有將機謀。要擊且休休。

其二十[编辑]

臨陣次,赤氣後前生。必有伏兵埋氣下,事須謹慎探其情。固守莫胡行。

其二十一[编辑]

占敗氣,如網又如蛇。赤氣照天營上起,又如破屋壞氈車。其下死如麻。

其二十二[编辑]

占敗氣,掃帚似豬羊。藤蔓死蛇並死狗,塵埃走鹿又驚獐。不戰自奔亡。

其二十三[编辑]

占敗氣,群鳥似低頭。或類揚灰魚臥死,懸鐘映暈或牽牛。才戰若星流。

其二十四[编辑]

占敗氣,掃帚又如虹。卷席懸衣灰色樣,臥屍無首覆船同。戰彼不須攻。

其二十五[编辑]

敗軍氣,鳩尾及鷹飛。或似壞山並破屋,彼軍形現敗無疑。一戰自奔馳。

其二十六[编辑]

敗軍氣,乍有乍微纖。一去一來皆斷續,又如霞氣入青天。俱是敗之先。

其二十七[编辑]

敗軍氣,千萬似人頭。更有偃魚零落樹,如灰瓦礫覆城樓。其下血交流。

其二十八[编辑]

黑氣現,其象若胡人。又似虜兵排列陣,八方夷夏起煙塵。民戮屋燒焚。

占霧·第五[编辑]

天霧者,不止四時生。陽不順時陰成霧,陰不和上霧昏昏。邪氣事難精。

其二[编辑]

天之霧,五七日當占。有雨時時且平吉,若無雨時疫瘟纏。民病有災愆。

其三[编辑]

相對敵,有霧敵邊來。似雨紛紛來勢急,如煙入眼目難開。馬步一齊來。

其四[编辑]

兵發日,霧氣晝昏昏。欲似露來兼灑雨,此為天泣淚紛紛。須駐賞三軍。

其五[编辑]

久陰霧,顏色帶紅鮮。更被黑風吹上去,兵戈即日展平川。速備莫遷延。

其六[编辑]

城營上,有霧似懸屍。為將且須觀此象,所居營寨即那移。不去將當之。

其七[编辑]

軍營內,大霧數朝濃。晝夜不開相對敵,客軍先敗走奔沖。排隊襲其蹤。

其八[编辑]

城營內,大霧起城頭。白色似煙兵戰喜,三朝五日簇戈矛。準備好方遊。

其九[编辑]

大黃霧,騰罩掩山川。乍合乍開防詐偽,須防內外有相連。不悟血侵田。

其十[编辑]

周回霧,城內沒些兒。欲要攻城攻不得,其城天助有軍威。謹守自安宜。

占霞·第六[编辑]

占霞色,似氣不相成。形若似云云不是,形如拖掃氣紛紛。識者自詳因。

其二[编辑]

兵發日,占顧面前霞。甲乙怕逢霞氣白,丙丁黑氣向前遮。大戰不應差。

其三[编辑]

兵發日,霞氣日辰並。縱有前程應大戰,逢霞生日應須贏。拗日不宜征。

甲乙日黃,戊己日黑之類。

其四[编辑]

觀氣色,霞氣日辰裁。兵進前途交戰勝,開疆玉帛積成堆。人馬盡驅來。

其五[编辑]

兵發日,五氣辨災祥。角姓怕逢霞氣白,羽音黃氣莫禁當。宮姓怕青蒼。

其六[编辑]

商音姓,前怕赤霞攔。徵姓黑霞並黑氣,皆為鬼賊怕相殘。不得視為閑。

其七[编辑]

城營上,五色氣並霞。盡是賊軍天預顯,早須驚覺較量些。否則死如麻。

其八[编辑]

霞與氣,二件或相兼。氣若色黃赤白好,霞如黑色亦同占。仿佛在良賢。

其九[编辑]

霞似席,雲即便為龍。龍虎相交軍必勝,臨時勝負更看風。遂我彼軍凶。

其十[编辑]

出軍日,霞氣莫前攔。我後氣來風更順,從他前銳後寬嚴。軍馬獲平安。

其十一[编辑]

攻城寨,先料水情源。上有大流堪決灌,不須交刃損兵員。勿縱暴剛權。

占虹霓·第七[编辑]

虹霓現,因雨影東西。晨現必當雨未止,晚來東現日光輝。術者細觀之。

其二[编辑]

兵行次,虹貫日邊傍。禦備伏兵前有阻,且須審細自商量。終不得開疆。

其三[编辑]

虹霓現,城寨可攻之。蛇直入來為病疫,淺紅兵瘴要須知。移寨避災宜。

其四[编辑]

虹赤白,盡是阻軍行。若是橫橋攔著路,且須盤泊犒軍兵。不久卻回程。

其五[编辑]

虹入井,盡是敗軍情。或有鼠形營上現,忽然交戰血成坑。防擊保城營。

其六[编辑]

虹如暈,更復似弓形。有若白虹形斷續,兼之五六見城營。皆主血光成。

或見五六月。

其七[编辑]

虹霓見,更或似弓形。有若暈來如斷續,兵興五日便回程。久住必災成。

其八[编辑]

白赤虹,單見色無雙。如氣沖天或橫過,蚩尤旗號動戈槍。起處必為殃。

其九[编辑]

虹起處,頭尾地侵天。其虹見時非有雨,晴天見者血成川。民更有災愆。

其十[编辑]

白虹見,晝見地侵天。其地一方皆主亂,眾人喧鬧有災纏。年內應其占。

其十一[编辑]

白赤虹,晝見莫興兵。更有虹霓垂軍上,彼軍殺將且須停。動必有災迍。

占雨·第八[编辑]

凡論雨,二氣是陰陽。升則為雲降則雨,若逢兵動合災祥。良將要參詳。

其二[编辑]

師在道,或始出郊城。雷雨如傾溪澗阻,沐屍凶象不堪行。勿足與天爭。

其三[编辑]

軍始進。雨急立成泥。名曰沐屍當速止,別詮吉日與良時。強進必凶危。

軍讖曰:「兵行日暴風猛雨,折旗幟不止,此天怒也,不可進兵,待天象和明,別擇日行。」

其四[编辑]

軍發日,微雨灑軍行。此是潤軍兵必利,旌旗前指最為精。所向定須贏。

其五[编辑]

兵始進,旗幟繞於槍。半雨半晴霞氣過,且須盤泊好參詳。去即陣難當。

其六[编辑]

天數日,半雨半兼晴。營內有奸謀結叛,先晴後雨叛難成。先雨後晴興。

其七[编辑]

兵發日,風雨逆沾人。天意欲知教我記,不須前進恐危身。見陣潰亡軍。

《軍行志》:「如行軍見暴風猛雨,倒折旗槍,大雨不止者,天之怒也,軍不可進。宜待天象和明,別擇日時門戶,軍行方吉也。」

其八[编辑]

天雨物,形體不能聲。其分凶災主兵寇,功臣遭戮國須傾。固守得平平。

其九[编辑]

天雨血,賢退進邪人。血染金革皆不喜,急移營寨賞三軍。無罪受王刑。

其十[编辑]

天雨鳥,爪翅及諸般。若在彼軍他主敗,我軍逢此不能安。必見損兵官。

其十一[编辑]

天雨蛩,在敵不宜攻。或鱉或魚皆凶兆,我軍見者便回程。不動便遭凶。

其十二[编辑]

天雨毛,主將信邪奸。急宜謹廉須固守,莫將輕慢事非凡。天意報君顏。

其十三[编辑]

無雲霧,一色見天晴。此象無雲而雨降,謂之天泣事難禁。主帥未安心。

其十四[编辑]

黑雲現,橫截在天河。見此天河新作換,來朝有雨應君家。此語不曾差。

其十五[编辑]

天河內,閃電見光明。隨即來朝遭大雨,自然霶霈若盆傾。平地水汪盈。

其十六[编辑]

月生暈,月暈暈參星。或暈井宿遭雨降,五朝七日不差分。空裏似盆傾。

其十七[编辑]

密雲見。雨陣黑濃濃。驀地攔前轟霹靂,天雷驚震擁來攻。有雨不多分。

占雷·第九[编辑]

老陽極,出地變成雷。出聲之先收聲後,此為災怪號非時。兵起主荒饑。

其二[编辑]

占雷法,大怕出非時。皆是守官無政法,酷民枉役有天知。天怒震威摧。

其三[编辑]

兵發日,風吼忽雷鳴。戰馬盡驚旗倒折,前程必有賊來迎。大戰血交並。

其四[编辑]

兵發日,雲氣與雷聲。雲趁我軍雷逐後,天威神助大軍行。此去必須贏。

其五[编辑]

兵發日,雷動我軍營。天助威靈軍得勝,若居彼上我勞軍。審細聽其聲。

其六[编辑]

冬三月,何事忽雷鳴。只利客軍非利主,高旗先舉定須贏。後戰必無成。

其七[编辑]

雷霹靂,樹木及諸般。若在彼軍營寨上,天威殺氣我難當。移寨始為安。

其八[编辑]

營寨上,雷止一聲鳴。定是命來應迅速,不然急詔事叮嚀。上將好詳聽。

其九[编辑]

營郡邑,天上忽雷聲。欲似雷鳴還不似,多應土地註長傾。否則戰將爭。

其十[编辑]

兵發日,風送逆雷聲。天意欲將兵仔細,不宜先舉恐傷危。遇敵恐遭摧。

夫雷霆者天地之成,震則以驚萬物,兵者尤宜祭之。凡雷霆於將軍士卒,宜擐甲張弦,其得天助也。

其十一[编辑]

無雲氣,天色十分晴。驀地一聲如雷響,或如霹靂野雞驚。龍出沒災刑。

經曰:「謂之天鼓,亦主兵火。」又曰:「龍出。」

其十二[编辑]

將軍眾,驀地一聲雷。次後並無雷附矣,將軍兵眾必行之。舉處可先為。

其十三[编辑]

春三月,甲子共庚寅。乙丑戊子並辛卯,雷鳴霹靂恐傷人。大戰月旬驚。

其十四[编辑]

將戰次,臨陣有雷聲。後我軍中鳴至敵,敵軍必敗我軍贏。反此一同情。

其十五[编辑]

天陰久,不雨數朝期。忽有雷鳴我軍上,前程得捷占便宜。反此我軍危。

其十六[编辑]

雷四起,南北與東西。其勢往還鳴不定,合當回避不須遲。大戰兩傷之。

其十七[编辑]

聲渾渾,其勢又圓長。起處來方我軍上,若還征戰定無妨。又助我軍強。

其十八[编辑]

霹靂震,牙帳震聲雄。忽速搜尋休要住,須知營寨有奸凶。尋覓莫從容。

其十九[编辑]

密雲見,踴躍若傾河。忽有雷聲先大作,其時有雨也無多。說出遍遍無。

其二十[编辑]

雷忽震,震處眾人驚。若雷又非聲振怒,我軍之上必摧傾。移寨免憂驚。

其二十一[编辑]

雷聲震,連日不收聲。此象正為多失信,為地官吏不能清。天令與人聞。

其二十二[编辑]

雷震雹,隨即雪空飛。陰氣勝陽因此得,賊臣將起事須疑。主吏損心知。

其二十三[编辑]

兵發日,雷發我軍中。天助神威兵大勝,若居彼上我軍凶。詳細辨雷轟。

其二十四[编辑]

兵發日,霞氣與雷聲。霞隨我軍雷隨彼,威感應之我軍停。此去必功成。

其二十五[编辑]

兵發日,須要識鳴方。雷自我軍營上起,主軍大勝客軍傷。天意助我祥。

其二十六[编辑]

兵發日,雷向敵軍鳴。彼勝我輸宜罷戰,不然城寨定遭迍。預計不宜征。

其二十七[编辑]

軍營內,無雨及無雲。營上忽然雷霹靂,主軍大敗急移營。不爾禍來侵。

其二十八[编辑]

占雷兆,初發那方鳴。乾上主興多士卒,坎方大水阻行兵。艮位病臨營。

其二十九[编辑]

占雷兆,初若震方鳴。決主其年衏高貴,預收糧餉賑軍民。巽上旱災臨。

其三十[编辑]

占雷兆,初動在離方。恐有火災兼旱孽,坤宮損稼總宜禳。兌位起兵忙。

其三十一[编辑]

商音姓,鳴忌在離方。角姓兌乾宮震巽,羽防坤艮及中央。徵姓坎方殃。

天子出,取天子姓;不出,只以主將姓並日幹為主,以八方生克斷。訣云:「甲乙兌乾方,丙丁坎上當。戊己防震巽,庚辛離有殃。壬癸艮坤位,中央總不祥。我克他軍敗,他克我軍傷。生他雖用計,生我自投降。上天昭應驗,良將細推詳。」

占天·第十[编辑]

天之道,為父又為君。清靜麗明為順吉,昏暗陰散缺忠臣。諂佞近王庭。

其二[编辑]

天氣赤,蔭地一般紅。人物盡來如屠血,來兵必戰有災凶。兵敗莫西東。

宋咸淳甲戌七月初六日庚辰酉時,在天有一丈餘高霞,映地如血,當年十二月 過江,至丙子納降,江淮軍民遭塗災。

其三[编辑]

天之道,哀響又兼鳴。此處必主興王道,異謀革位少良臣。年內見其因。

其四[编辑]

天之道,其象號乾方。或若分為於兩半,分帝別土亂征傷。人主見憂惶。

其五[编辑]

天之道,忽裂見樓臺。皆主兵荒人世亂,千般祥瑞忽為災。其怪報人來。

其六[编辑]

天河分,忽若似戟尖。兵革當興逢此兆,諸州郡府見憂煎。塗炭遍山川。

其七[编辑]

天色白,慘慘甚昏曚。久陰不雨陰謀事,必為兵火事難通。年內始知蹤。

其八[编辑]

天忽響,鳴鬧在蒼穹。多是子憂當父感,天鳴臣怒鑒君同。君主可寬刑。

其九[编辑]

天道慘,慘色變深黃。必主大風三二日,船行急止莫滄洋。預報與君忙。

其十[编辑]

天忽見,有虹赤紅黃。貫北斗極星還繞,君生賢聖主非常。此事甚相當。

其十一[编辑]

天久旱,無雨水盆流。此是天時雨不潤,不能下降奔高流。禾谷豈全收。

占日·第十一[编辑]

太陽位,為主正為君。兆主國君家國事,通行循度總和平。昏蝕主憂驚。

其二[编辑]

日傍氣,赤色若懸鍾。遊所見邊須將死,不論春夏與秋冬。所舉總成空。

其三[编辑]

日生暈,上下兩重交。必有彼將亡將過,中謀獨霸不成韜。終是舉槍刀。

其四[编辑]

日在右,白氣若虹交。兆主血流成大戰,緣君失政作成妖。無法可禳消。

其五[编辑]

日光暈,暈耳有陰風。左右並同為吉兆,三般變易日時逢。日月在羅籠。

日邊耳,《經》曰:「日有抱暈於野,皆有降軍降將至也。」

其六[编辑]

日光暈,有暈要須知。闕處預先防備吉,忽然不闕亦須疑。三日雨淋漓。

其七[编辑]

日中暈,上蓋下為纓。向暈即凶背暈吉,若無征戰有風聲。霞氣雨還成。

其八[编辑]

暈不合,垂在兩邊生。城內有謀人不就,且饒緩慢看軍情。一事也無成。

其九[编辑]

暈邊氣,入則外軍贏。隨氣攻之應大勝,忽然內出我軍傾。勝負預先明。

其十[编辑]

暈邊耳,一耳喜來生。兩耳欲來相解意,又言拜將攝公卿。此速甚分明。

其十一[编辑]

日月背,順吉背須凶。若背東方西面勝,背西東面獲其功。南北並皆同。

其十二[编辑]

占日月,主客要先知。晝把太陽將作主,夜憑星月驗安危。客認氣隨時。

日月星連主,雲霞氣為客。

其十三[编辑]

相鬥敵,兩日見分明。必有拔營離寨去,正當日下看拋城。大戰血交並。

其十四[编辑]

相鬥敵,日鬥對城營。交戰血流看主客,必應主敗客軍贏。日度算還生。

算太陽分野。

其十五[编辑]

日中暈,日被白虹穿。天下大兵看即起,又兼烈士執仇冤。奮怒氣沖天。

荊軻入秦時有此兆。

其十六[编辑]

發兵日,日偶蝕並虧。莫往前程尋大戰,天垂成象遣人知。去則將難歸。

其十七[编辑]

冠纓日,日上即為冠。在下為纓檠捧日,冠為喜兆將須歡。纓則將心攢。

其十八[编辑]

兩日鬥,少時及明朝。倘或忽聞如此兆,外藩草莽競興妖。進步疾兵消。

其十九[编辑]

日邊氣,如杵赤而明。既顯不當軍將出,執堅迷往損其兵。一半不回程。

其二十[编辑]

日旁暈,狀若死蛇圍。其兆主災先舉將,帥徒半出不能回。宜改擁師歸。

其二十一[编辑]

日邊暈,抱日一邊生。順抱敵人須可擊,還如逆抱戰無贏。隨象舉其兵。

其二十二[编辑]

日下氣,赤氣列三層。天下流亡兵競起,黎民失業禍災生。鹿走霸圖爭。

其二十三[编辑]

日四耳,俱在四隅邊。宮闕儲君生太子,歡忻期降定三年。人馬罷征權。

其二十四[编辑]

日中氣,上下黑沖過。長子建謀興大逆,速當根究莫蹉跎。遲便舉兵戈。

其二十五[编辑]

兩陣近,青氣日邊生。其狀分明如半月,順其形氣速前征。交戰必須贏。

其二十六[编辑]

太陽畔,八字氣分明。下若鹿獐形勢走,將亡兵潰禍災成。固守保關營。

其二十七[编辑]

太陽畔,雲氣傘張形。又若飛煙星影裏,火星傍出血成坑。堅守不宜行。

其二十八[编辑]

太陽畔,突出泰山端。紫氣盤旋俱不散,城中軍勝賊當殘。臨陣審詳看。

其二十九[编辑]

太陽畔,氣蓋日當中。白色東西連卯酉,主憂社稷重災凶。改號任神龍。

名曰喪門。

其三十[编辑]

太陽畔,九曜簇於邊。似火如燈光爛爛,九州大亂水滔天。王道苦憂煎。

又主兵幹。

其三十一[编辑]

太陽畔,牛鬥競爭時。更有傍邊持戟立,戟人無首影依稀。宗廟必傾危。

其三十二[编辑]

太陽畔,如幕又如花。相繼相連不間斷,嬪妃皇后亂其家。術士見生涯。

其三十三[编辑]

太陽畔,氣如剪刀形。更有散花桃杏雜,君王失政后妃稱。鮮潔愈為精。

其三十四[编辑]

太陽畔,氣若壁形圓。其影團圓如暈色,群邦臣下反謀專。奪我境邊田。

主小臣謀反分國。

其三十五[编辑]

太陽畔,一樹蒂根成。兩氣橫生長拽出,弒君自縊叛臣情。隨帝應其徵。

其三十六[编辑]

太陽畔,如鼠樹枝間。又似雞形雙翅舉,看看洪水作為難。移寨向高山。

其三十七[编辑]

太陽畔,帆幔氣堪疑。又若破船來向岸,仍居乾位帝京隳。帆落勢傾時。

其三十八[编辑]

太陽畔,五色氣鮮明。下有奔獐形象具,忠臣遭戮又妖興。不可不留情。

其三十九[编辑]

太陽畔,十字在中張。大禍欲來先露兆,奸凶懷恨作妖祥。齋醮早消禳。

其四十[编辑]

太陽畔,氣色似人兵。若在離邊移寨上,君王易代表臨鑛。賢者得其情。

其四十一[编辑]

太陽畔,兩手在其傍。更有金星圓出現,后妃作孽亂生狂。乾地應其殃。

乾符六年二月十八日午時現。

其四十二[编辑]

太陽畔,舉手若兩分。或作掃形居兩手,君王帝位欲分更。不散決然成。

氣現久不散,其殃必應。

其四十三[编辑]

太陽畔,青氣散如飛。變作雁行分勢列,外邦小國賊臣欺。謀反禍相隨。

其四十四[编辑]

太陽畔,若對斗牛間。更有一虹迎面見,三公流國戰無還。遷改莫辭難。

國主政權應自失。

其四十五[编辑]

日邊氣,皆應在蚩尤。申酉且須看獬豸,喪門申未午時求。見處便堪愁。

其四十六[编辑]

日之外,有耳兩邊生。必有和通同好善,兩軍不戰結歡欣。四海得安寧。

其四十七[编辑]

青天象,日月氣來沖。北面氣沖北面旺,南沖南旺認西東。取此以為蹤。

其四十八[编辑]

日色異,黃赤病之源。色若白時多死兆,更兼兵起禍凶年。疾疫湊來纏。

其四十九[编辑]

日五色,或有氣棱層。其分國王權政失,耽迷酒色損生靈。修德滅奢矜。

其五十[编辑]

日紫色,名曰疾萎蕤。其分起兵多喪敗,且宜修德厭天機。勿起禍當時。

其五十一[编辑]

日有耳,兩耳戰均平。厚處必贏君占取,一邊有耳一邊贏。無戰喜交兵。

其五十二[编辑]

日色青,其分國堪傷。或似火光兼火影,皆為災亂殄忠良。防備賊臨疆。

其五十三[编辑]

日生暈,須有暈形圓。其形如暈圓圓背,那邦臣子叛謀專。奪取境邊田。

其五十四[编辑]

日四耳,頂上即為冠。兩下為纓須近日,下為履象不為權。回報日須端。

經曰:「日上為冠,下為履,兩下為耳,長而為纓,朝抱日吉。」

其五十五[编辑]

太陽鬥,競與日爭時。更有傍人持戟立,戟人無首影依稀。宗廟必傾危。

其五十六[编辑]

太陽位,下復見形圓。便若白來其色黑,王更國變別憂權。一日見憂煎。

其五十七[编辑]

日出現,便若似燕脂。映地滿天如血染,此為天殺苦軍權。七日雨平川。

無雨主火災。

占月·第十二[编辑]

太陰位,為後又為臣。凡有象形凶吉定,行兵主帥要知明。一一細分清。

其二[编辑]

占圓月,下小彼軍多。若總大時占我眾,全無大小必相和。青白定回戈。

其三[编辑]

出軍夜,看月好參詳。有兔主人占大勝,兔無還是客軍強。仔細審形相。

其四[编辑]

占夜月,五色氣相當。此是交兵須謹慎,直須拚得賞兒郎。怪吝必相傷。

其五[编辑]

太陰內,有暈使人驚。其象分明如刀字,奸臣謀反事將成。密究速加刑。

其六[编辑]

守彼壘,吾督將須攻。月色無光灰粉樣,拔城不過一旬中。守將亦須凶。

其七[编辑]

看夜月,五色氣相沖。皆是將災宜謹慎,直須重賞宴軍中。堅執禍相逢。

其八[编辑]

月生暈,厚薄四方停。此是三軍勻力象,一邊有抱抱邊贏。順抱若神兵。

其九[编辑]

月生暈,暈有耳兼生。將有火災難閃避,三朝有雨得安寧。無雨禍還成。

其十[编辑]

月生暈,暈內有流星。當有貴人奔出走,客星入則將當驚。國亦不安寧。

其十一[编辑]

月如赭,莫戰最為良。若或不依須見敗,客軍得勝主軍傷。宜且守封疆。

先出客,後出主。

其十二[编辑]

相鬥敵,月滿色無光。客勝主衰須謹慎,忽然交戰主難當。城內欲投降。

其十三[编辑]

雙月現,現則有兵荒。兩兩三三俱亂出,當其現處競猖狂。人馬兩逃亡。

其十四[编辑]

兩月鬥,侯景犯梁朝。倘或遭逢如此兆,外藩雄略有謀韜。俱廢若冰消。

其十五[编辑]

兵在外,月蝕八分強。軍欲還鄉休罷戰,忽然蝕盡倒城亡。將死向郊荒。

其十六[编辑]

太平夕,月破作三分。四海荒荒興逆叛,都緣人主寵奢昏。草寇輒稱尊。

其十七[编辑]

月黃色,分野現明光。此是將軍遷職象,彼師我眾兩無傷。各自守封疆。

其十八[编辑]

月邊氣,其象若群豬。羽姓將軍兵大吉,宮商角徵不占拘。把捉顧方隅。

方進兵大吉。

其十九[编辑]

十五夜,月缺不團圓。一面凸凹三兩處,近臣懷怨奪君權。急究反情原。

其二十[编辑]

金入月,星朗月無光。星蝕太陰臣造逆,月明生暗將星亡。星沒客軍傷。

其二十一[编辑]

金與月,俱出在西方。星北北方軍必勝,星南南面將星強。月向將兵亡。

其二十二[编辑]

金月暈,星暗月昏昏。客必敗亡須好認,木星三暈宰臣奔。天象顯然分。

其二十三[编辑]

月有暈,白虹向中穿。天下大兵看即起,更兼壯士執仇冤。日怒氣沖天。

占星·第十三[编辑]

兵要法,為主認星辰。伏逆遲留須固守,更看金現便宜行。俱伏兩均平。

其二[编辑]

兵要訣,為主認金星。若也伏藏休動作,逆行逆戰亦均平。順則最宜行。

星退宜退,星進宜進。

其三[编辑]

金與火,統帥識星無。須等行藏知決勝,何須堅執講星孤。諸軍細參圖。

其四[编辑]

二星合,相犯必為災。分野若當須有事,本藩太守禍之胎。修德免災來。

其五[编辑]

三星聚,晉宋為兼唐。此地將軍須就獄,總兵主帥作猖狂。斬首獻明王。

其六[编辑]

四星聚,平帝會張星。王莽赤眉兵造起,後來光武掃余兵。晉魏也曾更。

其七[编辑]

五星聚,漢祖得其時。秦滅漠興東井舍,君王起事合天機。星會尾如箕。

其八[编辑]

星落寨,為將恐遭殃。宜速移營方見吉,強堅舊所必凶傷。天降禍難當。

其九[编辑]

星相打,攻守兩茫茫。遇戰血流交滿野,攻城不下好堤防。宴犒賞兒郎。

其十[编辑]

金星畔,邊有小星侵。相去不過咫尺遠,客軍當敗將消沈。兵罷只如今。

凡金星為將星,專主兵權兆。

其十一[编辑]

金星疾,急戰定應贏。行若緩時須固守,星高攻戰有功名。低害莫深征。

其十二[编辑]

金芒角,隨角出軍征。若有焰光如掃帚,亦名天狗食妖兵。其下血成坑。

如螻赴水,其下必敗。

其十三[编辑]

占星宿,伏現在西東。星若近南南必勝,忽然近北北宜攻。專祖此為蹤。

其十四[编辑]

金星出,出在卯中央。東面兵強莫與戰,西出西方不可當。勿與鬥鋒槍。

其十五[编辑]

金西伏,木出現東方。軍在西南休進戰,二星同出現東方。西若戰須亡。

或水或木星。

其十六[编辑]

金東伏,木出現西方。東北二方須敗走,忽然同現在西方。東面不能當。

其十七[编辑]

同伏現,相去尺餘間。交戰將兵須有應,水居月上戰應先。月內必師還。

水在月上也。

其十八[编辑]

攙星現,分野屬何方。若是正臨災在即,忽然頭尾也遭殃。仁德可修禳。

其十九[编辑]

星一個,無尾赤兼青。直下落來營寨上,急須遷去別為營。此地定無成。

其二十[编辑]

金晝見,名號是經天。其分用兵兵必敗,未曾動處卻兵連。人馬滿郊田。

已動敗,未動易政。

其二十一[编辑]

星晝殞,聲震響如雷。赤白或長三五丈,忽然更有小星陪。軍勢若寒灰。

其二十二[编辑]

星晝隕,其地定為災。必有火焚軍寨柵,兼防將士涉沙泥。移寨莫徘徊。

其二十三[编辑]

車營內,鬥大墜星來。或是作聲長數丈,其間大戰將星摧。急去免災危。

孔明、祖逖,皆有此兆。

其二十四[编辑]

軍營內,星隕落其間。拽尾或長三五丈,皆為敗證莫相殘。急去免災奸。

其二十五[编辑]

軍營內,星殞作驢鳴。兆是敗軍並殺將,便須移寨不當停。天意甚分明。

其二十六[编辑]

營寨內,星大殞其中。芒角光明兼曳尾,急須移寨避災凶。不去禍重重。

其二十七[编辑]

出軍法,夜與日皆殊。彼上有星兼月朗,我軍上面暗稀疏。進戰決成輸。

其二十八[编辑]

星晝殞,分作二三星。此是兵戈將欲動,須防敵國別來侵。陰賊逆謀生。

其二十九[编辑]

吾守壁,月內一星明。必是外奸來入壘,期於半月害吾城。搜捉審奸情。

其三十[编辑]

提大眾,欲打彼城墻。月左有星占上角,城中賢將有謀方。速退莫施張。

其三十一[编辑]

敵守壘,我力有餘攻。月下有星相近駐,彼城奸欲亂吾中。門戶審其蹤。

其三十二[编辑]

圖彼久,月背一星隨。壁內敵人謀走北,其城沈潰不須摧。捷報凱歌回。

其三十三[编辑]

觀敵壘,月背見三星。狀若連珠敵便遁,不須攻打自安平。撫眾勿殘生。

其三十四[编辑]

軍馬進,月畔見三星。形似三臺將月捧,攻城不下戰無成。擇地設營停。

候過旬日,別看氣候。

其三十五[编辑]

攻彼壘,月下列三星。城內詐降設巧計,急當準備出師征。莫信詐為誠。

其三十六[编辑]

圍敵壘,月角露三星。亦類三臺侵抱月,其城難取枉亡兵。別處設謀贏。

其三十七[编辑]

彗星現,出在月傍邊。必有弒君並殺父,國中紛擾禍相連。更主易桑田。

其三十八[编辑]

金臨木,三五寸金分。少婦合憂生哭泣,又見鬥將見災凶。偏將喪郊中。

其三十九[编辑]

星墜地,鳴下似雷聲,著地便如焚薪狀,此為天狗食人民。百日見災生。

其四十[编辑]

彗星現,但看出何方。定主國君喪性命,不過百日見驚亡。咸滅在君王。

其四十一[编辑]

太白犯,昴畢二星纏。定主逆臣謀國主,馬奔人走喪中原。入昴赦人原。

其四十二[编辑]

金與水,二曜若侵淩。定主破軍並殺將,水居金上客軍贏。在下主和平。

其四十三[编辑]

彗星現,從鬥向南行。經過垣墻天市界,外邊兵寇界相臨。損將血成坑。

占北門·第十四[编辑]

凡北門,門乃眾星魁。天上眾星難相犯,若來相犯有災危,占候者須知。

其二[编辑]

門口內,彗現出光芒。海內兵戈俱大起,江河流絕業城荒。民作甲兵糧。

其三[编辑]

北門內,穿出彗星輝。國內主君邊寨將,陰謀惡黨起旌麾。著意謹防危。

其四[编辑]

北門下,氣若破車輪。白色漸生侵口內,饑荒不稔寇成群。余禍不堪論。

其五[编辑]

黑色氣,守定門口邊。父子相吞天下歉,水渰城郭少乾田。災害四方傳。

其六[编辑]

占北門,第一是妖星。卻要分明君始吉,忽然不現眾星明。主將落奸情。

妖星,乃貪狼星也。

其七[编辑]

占北門,夜夜白霞遮。不過七旬兵大起,橫屍千里臥如麻。忌戰日西斜。

門為主,霞為客,有索戰,不可出。

其八[编辑]

占北門,紫氣在其中。有事欲來君且記,不過旬日喜重重。萬姓賀堯風。

其九[编辑]

占北門,赤氣在其中。萬萬雄師徒費力,攻城盡死不成功。枉把庫廒空。

其十[编辑]

占北門,兼有小星多。天下不安人失業,荒涼米貴遞相磨。處處動干戈。

其十一[编辑]

青蒼氣,漸入門星中。定有賊來侵郡邑,不然裨將欲謀凶。大忌是三冬。

其十二[编辑]

占北門,明閃電光輝。定主好人初出世,輔賢明德助人君。此兆即非輕。

其十三[编辑]

占北門,太白入其中。定主將軍逢戰死,城營難守亂人民。大小走西東。

太白入鬥,將星失度也。

其十四[编辑]

黑雲氣,夜蔽星門中。如此三朝當有雨,急須準備候天晴。此理甚分明。

其十五[编辑]

占北門,忽直或伸之。沖入鬥中奸事有,犯其星位各占之。術士亦須知。

其十六[编辑]

占北門,通夜黑雲遮。定主來朝須有雨,急披雨笠候天涯。應兆不能差。

占地·第十五[编辑]

地之道,與月一般稱。為母為臣生萬物,發生含育盡乾坤。明辨豈無靈。

其二[编辑]

統軍帥,下寨要安營。無是須知吉凶地,莫令誤犯損軍兵。此理要精明。

其三[编辑]

地名好,川破不堪安。大路叉中休下寨,伏屍古墓見多般。將帥要知言。

主虛驚,賊來破寨。

其四[编辑]

山窄地,泣滴莫安營。兩路中間休立寨,勿投天竈怎持兵。仔細與君尋。

天竈者,大谷之口;龍頭者,大山之端。

其五[编辑]

戰場地,古廟與靈壇。攻破城營遺故地,盡言凶敗與傷殘。細說與兵官。

其六[编辑]

山谷口,下寨忌逢之。前高後下居之險,地無草木主憂疑。明將總須知。

其七[编辑]

大驛路,前後總須疑。或在高崗或近水,長深溪間最無疑。下寨得便宜。

其八[编辑]

營已下,須識有災非。地上忽生諸怪類,往來天象看來情。主將要知因。

其九[编辑]

占其地,毛羽忽然生。必主人君遭厄難,大兵侵國亂朝廷。百事應憂驚。

其十[编辑]

田地上,忽然便生毛。處處盡生人總見,此為謀道血流郊。百日主凶妖。

《易》曰:「憂喪之兆,如生毛在地,橫亂無根鋪在地。」

其十一[编辑]

城營內,火焰忽然光。將士敗亡看在速,急須移寨免災殃。不去禍難當。

其十二[编辑]

城忽裂,必主起干戈。山中地或如雷吼,敵軍來速探如何。急避莫蹉跎。

其十三[编辑]

營寨地,泉水及生塵。有戰不離於月內,早排兵甲敵邊鄰。移寨避災迍。

先移後戰。

其十四[编辑]

城營地,無故動還搖。大戰必應於歲月,直須移寨禍應消。不去將身招。

其十五[编辑]

城營內,地動起兵戈。但且移營於福上,不然刑禍將身多。陣破自消磨。

其十六[编辑]

城營內,忽見地生毛。所統精兵當便起,須臾不去禍應遭。禳醮保功勞。

其十七[编辑]

城營內,地上起錢花。有似馬蹄同此兆,移營擁士定歸家。應驗決無差。

其十八[编辑]

城營內,地忽陷崩頺。禍起兵連緣此兆,移營脩義滅凶災。不信將身摧。

其十九[编辑]

城營內,忽見地生丹。敵騎欲來沖突我,差人截路莫輕閑。移寨倚亭關。

其二十[编辑]

城營內,花草忽然生。急去莫令軍疾病,經旬不動將身傾。智士切須明。

其二十一[编辑]

城營內,地上忽然黃。五穀或生並地長,將軍祿位福無疆。士馬樂安康。

占樹·第十六[编辑]

城中樹,忽然總萎黃。威氣助吾軍必勝,陰神蒨我必成強。主將喜非常。

其二[编辑]

營側伴,樹木自崩摧。若近軍前師敗辱,不然彼近賊沖來。移去免凶災。

其三[编辑]

諸樹木,花發不當時。營內見之須速備,定知賊眾欲來圍。移寨免災危。

其四[编辑]

營寨內,樹木被雷驚。或是震傷人與物,此為傷敗被天嗔。移寨免憂心。

其五[编辑]

諸樹木,忽地出奇枝。異花奇葉人罕見,必生異事報君知。將帥者修為。

占蜂·第十七[编辑]

軍營內,蜂眾泊於營。兵欲動移應不久,修磨器甲莫教停。總令便須行。

其二[编辑]

軍行次,蜂蝶接連來。定用伏兵居草澤,好防林木與山崖。先探保無災。

其三[编辑]

軍下寨,蜂蝶遍天飛。防有賊來攻我寨,急須固守莫遲回。主將要先知。

其四[编辑]

軍營內,蜂惡亂呵人。或是反軍與謀將,必然軍將有災危。謹守賊追欺。

其五[编辑]

軍營內,蜂子遍飛遊。必主將軍多口舌,若還移寨沒災危。記此在心機。

占鼠·第十八[编辑]

占見鼠,其物夙名虛。主盜主奸皆主賊,若來為怪將兵虞。不信禍難除。

其二[编辑]

逢見鼠,白色是金精。若順軍行軍大勝,逆軍來者禍相生。凶吉甚分明。

其三[编辑]

逢赤鼠,來往在軍前。此是伏軍藏詭計,搜尋斜谷道傍邊。急備莫遲延。

其四[编辑]

軍營內,鼠咬屋椽楹。忽向壁間搬出土,移營在近改遷寧。排備向前程。

其五[编辑]

軍營內,行鼠尾舒前。將主有災須醮謝,夜深谷谷罷戈鋌。太白報人言。

其六[编辑]

營寨內,驀地鼠成行。欲似吊人聲不罷,此須為禍將身當。禳謝得平康。

其七[编辑]

營寨內,白日鼠搬兒。不是火災應大水。三朝五日速遷移。不出禍相隨。

其八[编辑]

寨中鼠,能舞向人前。必有內奸通外敵,且須搜捉莫遷延。速備實為無。

其九[编辑]

軍營鼠,血染將衣冠。或咬鼓旗皆不利,信須修謝拜星官。移寨且求安。

其十[编辑]

將軍服,上被鼠來傷。必有奸賊看在即,或傷腰下不相當。財散客軍強。

經曰:「鼠者,賊也。。如有變易,必主奸寇入也。」

占蛇·第十九[编辑]

兵發日,路上遇橫蛇。或入水中應大勝,蛇還赤地戰無涯。勝地住些些。

泊住過一日,外動則吉。

其二[编辑]

兵行次,蛇赤忌逢之。慎備前程來勒戰,訓兵激賞布恩威。厚薄勿偏虧。

其三[编辑]

軍發次,驀地見交蛇。講武揚兵須宴犒,不然上將中風邪。身喪掩黃沙。

其四[编辑]

蛇諸色,大小外邊來。來入我軍兵欲敵,更防引得外奸乖。德向好通開。

其五[编辑]

長蛇見,飲水近營傍。抽退還鄉方始吉,不然移寨向高強。營壘布旌幢。

天歲九天上同。

其六[编辑]

兵行次,蛇貫路邊傍。備禦伏兵前道阻,且須仔細更思量。終不使開疆。

其七[编辑]

蛇入井,俱是敗軍形。或似杵形營內現,若還交戰血成坑。堅守我軍營。

其八[编辑]

蛇貫道,白赤動軍情。必有賊兵攔道路,只宜盤泊賞軍兵。不久卻回程。

但有異色之蛇攔路,回師罷戰,大吉。

其九[编辑]

蛇如鳥,更有似弓形。或似白蛇行斷績,兼之五六見城營。泣淚血交並。

其十[编辑]

蛟蛇見,營寨必宜攻。更有青蛇人病疾,黃蛇疫瘴總成凶。移寨免災凶。

其十一[编辑]

兵行次,水裏怕逢蛇。更有魚龍蜃類見,悉皆進退事無涯。速退莫咨嗟。

如見龍蛇蜃,並同。

其十二[编辑]

下營畢,繞寨大蛇樓。必有賊兵來打寨,高強營壘矗旌旗。謹慎好防之。

占獸·第二十[编辑]

城營內,馬夜轉槽鳴。軍欲離營將大戰,早排驍勇令行明。法號整齊行。

其二[编辑]

軍營內,馬咬石兼沙。必有賊兵吾大獲,將軍克勝遠方誇。大小總榮華。

其三[编辑]

軍營內,牛舞向人前。欲罷戰爭休士卒,干戈不舉卻回旋。齊賀太平年。

其四[编辑]

馬廄內,天火忽然燒。看即大兵將欲起,直須修福禍方消。勿使自身招。

其五[编辑]

城營內,驢馬作人言。聽取語言為定準,更看馬駿殺軍年。方始報仇冤。

其六[编辑]

軍營內,牛馬夜間鳴。必有暴兵來覓鬥,更須防備夜偷營。速暗布精兵。

其七[编辑]

城營內,生產兩頭奇。或有足多生八隻,四足兩頭禍不移。裂土應逾期。

其八[编辑]

占走獸,戰字體相將。凡有怪形須要審,由分凶吉與君張。要獸虎豺狼。

其九[编辑]

發兵日,野獸截軍行。直向隊中沖透過,必然隊伍兩縱橫。良將要須明。

其十[编辑]

兵行次,狼虎及熊罷。若在軍前狂亂走,此行旬日戰無移。先舉得天機。

其十一[编辑]

諸禽獸,異色及無名。有爪有牙為我怕,無牙無爪亦應輕。此兆甚分明。

其十二[编辑]

營前後,野獸亂縱橫。殺取太牢天地祭,三軍方保得安寧。有戰必須贏。

其十三[编辑]

城營內,白鹿入營來。將士病災方欲起,若還無角主兵回。移寨免災危。

其十四[编辑]

兵屯次,鹿走入軍營。必有降人來見我,期於三日事分明。或喜長威聲。

有戰作,主大勝。

其十五[编辑]

狼與虎,切忌入軍中。隊伍營同並截路,不過數日有危凶。警備勿交攻。

其十六[编辑]

虎相食,兆不出三年。必有大兵當至此,來其分野禍相煎。其兆理關天。

其十七[编辑]

兵屯次,野象入於營。急急殺來將祭獻,三軍從此得安寧。齋沐要嚴精。

其十八[编辑]

城營內,鹿子入其中。殺取三牲將祭禱,急當移寨免災凶。否則禍重重。

其十九[编辑]

軍營側,驀地有毫豬。須備伏兵來犯我,便宜先舉莫躊躕。移寨始無虞。

其二十[编辑]

軍營內,或有野豬來。若戰先贏多後敗,速移營寨避其災。修謝莫遲回。

其二十一[编辑]

軍營內,兔走在其中八。雖有雄兵終不戰,都緣前敵欲和同。不在苦邀功。

其二十二[编辑]

軍營內,貍獸夜頻鳴。恰似豺狼同此兆,必知將士欲離營。不久禍災生。

其二十三[编辑]

兵屯次,豺狗入於營。內有奸人相結外,急須搜捉察原情。莫遣叛蹤興。

其二十四[编辑]

軍營內,狗怪遣人猜。急殺血流於戍地,埋深三尺以禳災。敵將必擒來。

其二十五[编辑]

城營內,獐入及登城。若遇此妖多是火,不然孝服與兵爭。祈謝保安寧。

其二十六[编辑]

兵行次,路上遇猿猴。嚴令小心防恐怖,理當排搠整戈矛。預備盡良籌。

其二十七[编辑]

狼與虎,繞寨作悲鳴。似笑似號軍大敗,將軍兵敗事多驚。屍疊澗溝平。

其二十八[编辑]

狼奔走,直撞入吾軍。不出三朝並五日,敵來降我引朝君。彼我受皇恩。

其二十九[编辑]

野豬鹿,從外入中營。定有降人來投我,只於三日見分明。引使履王庭。

其三十[编辑]

狼與虎,卒見使人驚。我在師徒前去後,須防大戰血成坑。不遇聖賢明。

其三十一[编辑]

兵屯次,貍走入軍中。不住夜鳴圍繞寨,先因風火事重重。埋伏擬藏蹤。

其三十二[编辑]

軍營內,驀地有來獐。三日七朝須大戰,不然講武教旗槍。速斬免災殃。

其三十三[编辑]

牛與馬,產出是人形。定主胡人侵大國,不分南北亂人民。且候聖明生。

其三十四[编辑]

狼與虎,號叫又傷人。五日七朝兵定至,臨時勝負豫鋪陳。方治敗來軍。

占水族·第二十一[编辑]

兵行次,水族忌逢之。但是魚龍蛟蜃類,悉皆不吉兆災危。抽退卻相宜。

其二[编辑]

龍現壘,室宅及池中。必有大臣謀逆叛,且須作急探奸凶。莫待有奔沖。

王莽、朱溫時,龍現池沼。

其三[编辑]

軍行次,龍鬥在軍前。必是交鋒亡命戰,黃龍得勝黑龍偏。平地血成川。

其四[编辑]

城營內,鱉忽露其形。防有內奸謀叛逆,不然水漲浸軍兵。速去得安寧。

其五[编辑]

城營內,龜蟹入其中。更有聚蠅億萬數,軍兵潰散不從容。看即旋營空。

其六[编辑]

軍行次,路上見黿鼉。或有戰爭營寨內,不宜前進有兵戈。細審莫奔波。

其七[编辑]

城營內,龜鱉入其營。盡是頓遲亡敗象,速當移寨免災凶。不去禍將生。

占鳥·第二十二[编辑]

占飛鳥,軍旅要知因。或是縱橫或逐我,或來逆我或成群。仔細說來情。

其二[编辑]

鷹搦鷂,勢連入軍營。必是義兄圖義弟,不然義弟欲謀兄。奸禍兩般情。

其三[编辑]

兵行次,鷹鶚向前飛。所向進兵應大勝,必能捉彼將帥歸。天意助神威。

其四[编辑]

城營內,鷂子搦蒼鷹。定有奸謀陰禍起,早須排備莫惶驚。有戰損精兵。

其五[编辑]

兵行次,鷂鶚捉飛禽。此兆前程須有戰,得其首領盡生擒。主將稱其心。

其六[编辑]

兵行次,鶻雁盡同占。雁不避鶻鶻不搦,兩車通好守盟言。各擁士回還。

其七[编辑]

城營內,忽見杜鵑來。應有負冤人未雪,佞臣謀間損賢才。天遣叫聲哀。

其八[编辑]

群烏噪,隊隊遠營飛。防有賊兵來劫寨,早須整備設關機。遲慢致災危。

其九[编辑]

城營內,眾鳥噪聲鳴。必有暴兵來劫寨,不然有戰損千兵。移轉最為精。

其十[编辑]

群鳥隊,飛去又飛來。不以下營並在路,此行千里足難回。仔細察天災。

其十一[编辑]

群鳥聚,飛起忽然驚。盡向滿天鳴噪鬧,不過三日火燒營。或有劫殘兵。

移營,吉

其十二[编辑]

城營內,四面鳥聲鳴。千萬結成鳴噪去,急須固守本城營。堅執戰傷兵。

其十三[编辑]

城營內,鳥夜結群鳴。必有暴兵來覓戰,不然城寨有虛驚。探後用心聽。

其十四[编辑]

城營內,鳥眾泊營墻。頭向此營皆盡叫,人驚不起是天殃。不免見傷亡。

其十五[编辑]

城營內,烏鳥驀然驚。內有奸人連外賊,隄防苦戰血成坑。謀反害英明。

其十六[编辑]

城營內,鳥鵲忽圍墻。當有敵兵來打寨,不然疾病火災殃。營內欲來降。

其十七[编辑]

城營內,鳥噪兩三聲。必有命來應在即,早須奉候出門迎。此意且須聽。

其十八[编辑]

鳥相打,防擊有奸爭。斬斷罪愆懲戒眾,若無停戰禍應生。固守始為精。

其十九[编辑]

城營內,鳥集奪巢飛。必有鬥爭相競事,不然下吏欲為非。防慎間分離。

其二十[编辑]

臨陣次,鳥向四方鳴。選取鳥聲鳴叫處,但從此地出軍征。百戰百回贏。

其二十一[编辑]

兵發日,前面有群鳥。亂叫眾鳴防伏截,或然有戰莫先圖。詳緩保無虞。

其二十二[编辑]

兵行次,鳥眾集旌旗。若見軍中加喜氣,將軍增爵位遷移。在即不為遲。

其二十三[编辑]

兵發日,鳥眾逐軍行。未見彼軍防隱伏,若逢敵戰利先征。攻戰必先贏。

其二十四[编辑]

兵行次,橫陣列烏來。防有伏兵沖隊伍,搜羅前後用心猜。不信必為災。

其二十五[编辑]

兵行次,鳥眾後頭來。若遇前隨應大勝,逆來沖我且宜回。退卻免災危。

其二十六[编辑]

兵行次,鳥立在軍旗。必有奸人言賊勢,今旬來月好防之。偷號運謀機。

其二十七[编辑]

兵行次,軍上鳥鳴飛。不以下營將布陣,若同此瑞合天機。必勝莫遲疑。

其二十八[编辑]

下營次,鳥眾集牙旗。急宰三牲將祭禱,不然軍敗主分離。靈物報人知。

其二十九[编辑]

城營內,白鵲入營中。若作巢窩兵大起,急須移寨免災凶。否則禍重重。

其三十[编辑]

下營次,鳥眾集營中。防有外兵來擊我,亦虞諸將起奸凶。急去莫從容。

其三十一[编辑]

寨始定,白鵲入營來。此是金星呈怪象,有人相害處謀乖。移寨免其災。

其三十二[编辑]

城營內,靈鵲作巢窩。不去營空兼火起,速當移寨禍消磨。久住殺傷多。

其三十三[编辑]

群鵲噪,頭向敵軍營。隨鵲戰之軍必勝,一般群鵲事無成。在外也須驚。

頭指敵噪,我軍勝;不指敵噪,則虛驚。

其三十四[编辑]

城營內,野雉入軍中。若在德鄉來即吉,或臨刑殺候為凶。仔細審西東。

其三十五[编辑]

城營內,驀地降鴛鴦。必有奸人生戶內,不然朋友害忠良。自衛己身強。

其三十六[编辑]

城營內,燕鴿忽離城。定有火災兼禍起,軍中行克事叮嚀。禳厭始安平。

其三十七[编辑]

城營內,水鳥忽銜魚。將至門橋並臺屋,必應大水漫街衢。預辨早防虞。

其三十八[编辑]

鴨聲異,一樣似鵝聲。必有官災並口舌,速須齋醮慎交爭。方使免災刑。

其三十九[编辑]

鵝與鴨,或解作人聲。家內必登三品祿,一門兒侄盡亨榮。吉兆自天生。

其四十[编辑]

城營內,雞母作雄聲。或在夜鳴家有禍,若門陰暗不惺惺。禳謝始安寧。

其四十一[编辑]

兵行次,軍上伯勞鳴。兆是軍分為兩路,兼防禍起察奸情。主將要須明。

古詩云:「莫作東伯勞,西飛雁。」故為分軍之兆。

其四十二[编辑]

伯勞鳥,鬧噪在軍前。大禍須知須早覺,不逾兩月事應然。此象理關天。

其四十三[编辑]

伯勞鳥,啼叫在軍營。南北敵人困我將,東西只是有虛聲。此象甚分明。

其四十四[编辑]

城營內,梟鳥噪聲鳴。如在德鄉分隊伍,如居刑殺及奔驚。預叫使人聽。

其四十五[编辑]

下營次,眾鳥集群鳴。如在德鄉猶自可,若還刑上血成坑。此兆細詳聽。

其四十六[编辑]

兵發日,百鳥忽迎軍。此是天威來助順,賊人歸向息邊塵。端的立功勛。

其四十七[编辑]

兵行次,眾鳥覆於營。必有大軍來擊我,皂旗黃桿引師行。禳厭畢登程。

其四十八[编辑]

兵行日,禽乃或朝軍。將有福神天蒨助,必然旬日立功勛。官爵顯超群。

其四十九[编辑]

雞聲鬧,半夜及黃昏。半夜精兵行在速,黃昏啼後有回軍。太白報人聞。

眾雞主國事,一雞主家咎。

其五十[编辑]

燕雀鬧,鄰境動兵爭。更有黑頭黃鳥至,腹黃身黑不知名。彼已出精兵。

其五十一[编辑]

城營內,雞鳥共喧爭。鳥若贏時軍外勝,雞贏主勝甚分明。偷寨兩般情。

其五十二[编辑]

鴉鳴噪,無故噪城營。此是用兵災欲起,人家被噪有凶情。禍發不安寧。

其五十三[编辑]

城營內,騖鳥入其城。定有兵災並疫瘴,人民饑餓失耕耘。修德免災成。

其五十四[编辑]

城營內,黃鳥赤其頭。必有官災三日內,兼防奸叛有因由。熒惑禍堪憂。

熒惑禍者,火災也。

其五十五[编辑]

城營內,赤鳥入於營。更有野雞並野雉,須防風火與虛驚。皂幟厭為精。

水克火,故用皂旗。如見赤色鳥入軍營,覆將帳幕,以皂旗白竿立帳前三日,厭吉。

其五十六[编辑]

城營內,大鳥繞其中。不是將軍亡疫瘴,及防外寇損身躬。先兆已呈凶。

其五十七[编辑]

城營內,異鳥或然來。好慎外歸刑禍事,不然軍主將身災。齋醮保無乖。

其五十八[编辑]

城營內,夜靜有鳥鳴。此是暴兵來逼我,便須防備速移營。即得事安寧。

其五十九[编辑]

城營內,眾鳥驀翺翔。障日翳天成障起,必知內外將猖狂。仔細可消詳。

其六十[编辑]

彼軍上,眾鳥泊其中。定見拋營軍敗走,不然潛伏刷營空。仔細審其蹤。

其六十一[编辑]

彼軍上,眾鳥鬧紛紛。聚散只看三五日,不然潛伏擬謀人。防禦始參真。

其六十二[编辑]

諸鳴鳥,不利叫三聲。一與五聲將快和,若逢此數不堪聽。一任徹天鳴。

《易》云:「三多凶」。故不利。

其六十三[编辑]

占飛鳥,何處入軍營。若在德鄉加喜氣,只從刑地是凶聲。百鳥一般聽。

其六十四[编辑]

城營內,鳥散作巢窩。其地欲荒堪在即,速須移寨莫蹉跎。不去禍來磨。

其六十五[编辑]

攻城次,群鳥出墻頭。內有敵圍軍欲出,外軍急備整戈矛。用意設良籌。

其六十六[编辑]

軍營內,白鳥立旗頭。相聚數枚人總見,將軍遷位作公侯。吉慶喜無休。

其六十七[编辑]

鷹與鷂,逐鳥奔吾軍。前來暴兵來勢猛,速當準備莫因循。常守險關津。

其六十八[编辑]

下營次,鳥立樹枝間。或在牙旗毛羽掩,須防敵騎欲相殘。三日內生奸。

其六十九[编辑]

城營內,異鳥入其中。宿處不知人不識,終須血染草頭紅。防備有奸通。

其七十[编辑]

占烏鳥,結伴後隨軍。路後敵人應過去,我軍不久卻回程。相賀喜安平。

其七十一[编辑]

城營內,巨鳥忽留停。防備賊人來索戰,兆當催眾早收兵。不去禍還成。

三日後始吉。

其七十二[编辑]

城營內,巨鳥至紛紛。他分欲荒人在即,早須排備莫留停。號令速驅兵。

其七十三[编辑]

臨陣次,聆取鳥聲鳴。若在我軍頭上叫,切須避敵莫交兵。在彼我軍贏。

其七十四[编辑]

臨陣次,鳥向彼軍飛。便整旗槍征敵吉,統軍大帥不須疑。天助得其時。

其七十五[编辑]

臨陣次,鳥向敵軍來。一隻一雙猶可擊,或然成陣叫聲哀。勿戰速當回。

其七十六[编辑]

彼軍壘,群鳥出高飛,內有雄兵來突我,其城難下速當回。不悟將身危。

其七十七[编辑]

城營內,雞雁入其中。必有外奸通敵事,忽然搦鳥更為凶。遇戰豈成功。

其七十八[编辑]

兵發日,烏鳥後隨聲。此是順天天助我,靈禽預報戰須贏。將士有歡情。

其七十九[编辑]

臨陣次,敵上鳥來沖。進戰必當傷將士,如從我後卻宜攻。賊敗定生擒。

其八十[编辑]

城營內,夜靜有鳩鳴。軍欲還鄉宜準備,此為天意事叮嚀。為將莫憂驚。

其八十一[编辑]

群鳥至,五五及三三。營上往來聲不絕,四邊飛叫認收還。軍潰散兵殘。

其八十二[编辑]

兵發日,旗後有鳥鳴。此是天教吾得勝,令禽先報我公卿。將士盡歡欣。

其八十三[编辑]

他陣上,四面有鳥來。進戰必因傷將士,若從我陣往前摧。生捉將休猜。

占怪·第二十三[编辑]

戈矛上,忽有火光明。兆主三軍輕命戰,管須交戰我軍贏。青熾不宜兵。

火青焰小如鬼火者主兵憂。

其二[编辑]

帥衣服,無故血痕班。防有奸謀來害己,急須焚毀禍回還。不爾將遭殘。

其三[编辑]

抽刀劍,血點自然成。戰有大功須在近,又兼鈴鐸不搖鳴。遇戰必須贏。

其四[编辑]

出軍日,龍現眾人驚。急令師回休強進,若還堅執往前行。枉損馬和兵。

其五[编辑]

將軍帳,無故似人搖。兆主敵人兵潰散,稍驅兵馬向前交。瓦解與冰消。

其六[编辑]

將軍帳,床動眾人驚。及有血生俱作怪,若還臨陣禍無輕。身喪掩泉垌。

其七[编辑]

將軍袂,驀地起飛騰。此是將軍傾折象,難禳兵眾敵相淩。火急整回程。

其八[编辑]

軍才止,陂澤與郊田。或有石盤從地湧,此為吉兆可攻前。君聖宰臣賢。

其九[编辑]

安營訖,分布已周圍。碎石或生無數目,將軍不久罷兵權。天地應昭然。

其十[编辑]

軍營內,田地陡然高。必得敵人來土貢,開旗贏彼不疲勞。休士止槍刀。

其十一[编辑]

軍營內,元處是平田。地比始臨微似長,將軍官職必升遷。祿位享遐年。

其十二[编辑]

軍營內,地上或生黃。照得敵人兵與馬,凱旋歸國長威光。天下舉宮商。

其十三[编辑]

軍營內,氣出地中央。滿塞便教人勿訝,敵人怯戰愈乖張。獲將得封疆。

其十四[编辑]

軍營內,地上水泉生。此是潤軍天助順,須當先敵將和兵。捷報入朝京。

其十五[编辑]

軍止歇,地上忽生塵。如有震聲人總怪,三朝五日定還軍。大戰苦勞辛。

其十六[编辑]

營寨內,地上血紛紛。此象大凶人速避,麻衣布帽送將軍。休望有功勛。

其十七[编辑]

軍營內,地上艾方生。青嫩葉香人盡識,師徒將疾事非輕。惡病使人驚。

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故為病兆。

其十八[编辑]

安營內,街徑已編成。地上忽然生拆裂,不如準備速移營。不信大亡傾。

其十九[编辑]

營寨內,地陷或成坑。大陷大虧微小負,俱為虧敗喪軍情。火速去移營。

其二十[编辑]

軍營內,地陷幾人驚。若更似催征戰鼓,此般凶象速移營。稍緩禍災成。

其二十一[编辑]

城營內,半夜忽鍋鳴。定有暴兵來劫寨,並防謀反及奸生。列陣後相迎。

其二十二[编辑]

軍營內,螻蟻滿營生。好備奸謀陰禍起,兼虞地道入奸兵。早備得平平。

其二十三[编辑]

軍邑內,天上忽然聲。欲似雷聲還不是,多應土地見英靈。不久戰兵行。

其二十四[编辑]

諸怪見,不可廣傳聲。防有奸人知仔細,亦知彼內有賢英。知我兆元情。

其二十五[编辑]

城營內,晝夜起虛驚。營所舊為神廟地,速移營寨莫居停。不去賊偷營。

其二十六[编辑]

城營內,旗鼓自搖鳴。此是天威來助我,十番出戰九須贏。上將稱其情。

其二十七[编辑]

城營內,鼓角急聲雄。此是乾坤興廢事,戈矛大舉禍重重。萬姓失耕農。

其二十八[编辑]

城營內,鼓角自然鳴。必有敵軍來擊我,急須整備待來兵。著意與交征。

其二十九[编辑]

城營內,鼓打不多鳴。一丈高懸並九尺,都虞副將驗槌聲。七拜解妖精。

各七拜後打。

其三十[编辑]

城營內,鼓打不能鳴。主將戰輸遭寇擄,早須收拾便回程。不去損其兵。

移寨止得。

其三十一[编辑]

或晝夜,大將劍刀鳴。刺客奸人在庭近,急須搜捉莫教停。便見血光成。

其三十二[编辑]

營與邑,井沸聞其聲。或溢水泉皆是敗,更還龍見也同情。睹此便移營。

其三十三[编辑]

城營內,獨角自然鳴。此兆敵人來劫我,隨鳴火急整精兵。遠探向前征。

其三十四[编辑]

城營角,吹了遠而微。韻斷聲長人怪訝,兆當我眾有災危。固守免傾頹。

其三十五[编辑]

金鼙鼓,自裂七分余。此是三軍囚沒兆,速當求解醮移居。不可恣行誅。

其三十[编辑]

槍旗戟,無故倒交加。象主病災如臥草,四門宰犬瀝田沙。子候設施佳。

子時以犬血瀝四門地上。

其三十七[编辑]

鈴與鐸,風息自然鳴。鼓角雄聲音振地,必須勝敵悅軍情。擁眾返回程。

其三十八[编辑]

或晝夜,飲宴在其中。驀地盞鳴人總訝,劫人已起意忙匆。急遣將邀沖。

其三十九[编辑]

杯器內,清水忽然紅。有似血來人盡訝,此為祥瑞立奇功。戰急總無凶。

其四十[编辑]

軍營內,戰馬忽然嘶。跑擁搖身非時亂,賊兵降伏要相欺。祭享上天知。

其四十一[编辑]

軍器甲,夜後更生光。折毀月形方上窖,離營百步正相當。遠去更宜良。

其四十二[编辑]

風不起,旗號自飛揚。前指敵軍並陣次,必當我勝用心腸。得勝早回鄉。

其四十三[编辑]

臨陣次,馬匹忽然驚。欲悚欲謙多退縮,牽纏不動自遲情。回首免軍驚。

其四十四[编辑]

占怪異,說與眾賢知。正是一人行踏處,當逢奇異怪逢為。兵眾豈無知。

禳厭·第二十四[编辑]

禳厭法,其理事情深。首異諸般奇異怪,或逢要日要時辰。厭法要精明。

其二[编辑]

軍行日,春正及春分。須用長槍前列勝,次排弓弩在中軍。決勝定須聞。

其三[编辑]

軍行日,立夏至皆同。令下三軍諸將士,須排戈戟作先鋒。將士定英雄。

其四[编辑]

軍行日,秋始與秋分。金氣旺時須要順,無將弓矢向前存。得勝遠方聞。

其五[编辑]

軍行日,凜冽正當冬。得氣一陽回一候,首令刀劍向前沖。逢戰得全功。

其六[编辑]

東方陣,角姓七人從。純著青衣青隊伏,青旗青馬作先鋒。木陣號青龍。

其七[编辑]

南方陣,徵姓最為雄。七個赤衣乘赤馬,赤旗招動號長空。朱雀陣先鋒。

其八[编辑]

西方陣,商姓白衣兵。七個健兒乘白馬,白旗獨角引前程。為首向先行。

其九[编辑]

北方陣,羽姓顯然明。虬追馬烏衣如北斗,黑旗玄武隊前行。賊將勢摧傾。

其十[编辑]

中央陣,宮姓要黃衣。七個黃旗黃色馬,勾陳大將助堪衣。敵國定橫屍。

其十一[编辑]

凡行軍,甲子甲辰申。三個甲頭旬日內,前祛天馬擺令真。整頓要辛勤。

其十二[编辑]

凡行陳,甲午甲寅旬。甲戌都來為一處,當時刀劍在前行。具陳勒來兵。

其十三[编辑]

揚兵吉,須向九天方。諸惡不成加喜氣,更宜上將見恩光。安得有乖張。

《太乙式》云:「九天之上,可以陳兵;九地之下,可以潛伏。」

占夢·第二十五[编辑]

凡占夢,本出自微茫。得一夢來三事應,方知凶吉為君張。神魄預知祥。

其二[编辑]

將軍夢,雲外見飛龍。急去戰時須獲捷,不過百日帝王封。位顯立奇功。

其三[编辑]

將軍夢,魚變作蛟龍。百戰自然看百勝,相敵來捉必無凶。大將職加封。

其四[编辑]

將軍夢,大鼓大聲鳴。小鼓小聲軍小勝,不鳴固守莫先征。勝負取其聲。

其五[编辑]

將軍夢,夢得大魚形。若得小魚軍小勝,電光霹靂主軍驚。此象最為靈。

其六[编辑]

將軍夢,見水及波濤。或與敵人相角競,須來挑戰莫輕交。堅守我們橋。

其七[编辑]

將軍夢,天上作雷鳴。破敵擒王有此兆,無拘月暗與陰晴。擁士向前程。

其八[编辑]

將軍夢,身涉大高山。遇戰必贏功顯著,相逢敵戰急攻殘。莫放片時間。

其九[编辑]

將軍夢,夢見大舟船。順水順風帆幔順,戰之捷獲獨為先。不爾似神仙。

《周易》占候·第二十六[编辑]

聖人道,作易變爻辭。擲卦要知凶與吉,切須盥手動占儀。懇意合天機。

其二[编辑]

凡占易,動靜卦爻裝。先辨剛柔分彼我,更分主客要知當。決勝自昭彰。

其三[编辑]

諭主客,後舉我為尊。旗低住坐並為主,先身行者號為賓。此理甚分明。

其四[编辑]

入他國,我即諭其賓。若是他來攻我寨,我為賓者汝為尊。此理合天文。

其五[编辑]

凡占易,先諭六親方。大謹五鄉比和克,應殺世主總漂揚。官鬼子孫量。

其六[编辑]

彼與我,子鬼取為先。子孫旺相吾軍勝,鬼爻囚死復遭懲。反此亦如然。

其七[编辑]

世為我,應象便為他。世克應兮當我勝,應爻克世我無家。比者各安家。

其八[编辑]

內卦我,外卦屬他邦。內克外時無攢捷,子孫發動急施張。大戰我軍強。

其九[编辑]

官爻動,卻在內爻興。若得子孫傍發動,雖來攻我不曾贏。彼敗怎回程。

凡占克戰,世為我,應為他;內為我,外為他;子為我,官為他,比者吉。

其十[编辑]

子孫動,有氣甚分明。我若擊他全獲捷,他來攻我敗無門。我將立功勛。

其十一[编辑]

占賊信,官鬼上二爻。無氣動居爻五六,雖然已動不相遭。賊眾再回巢。

其十二[编辑]

占賊信,鬼發內三中。或是官爻生有氣,賊軍來速在逡巡。急備點三軍。

其十三[编辑]

占賊信,卦裹子孫興。六位官爻全不見,話中空自說來情。不見信和音。

其十四[编辑]

占賊信,應動世為他。其賊來時雖是到,到時攻我將須拿。來將喪黃沙。

其十五[编辑]

占賊信,兄弟動如何。三四爻中我克我,逡巡來到不蹉跎。到後卻安和。

其十六[编辑]

-{占}^賊信,父母主文書。若遇吉神天喜位,朝廷加祿永安和。賊智設機多。

其十七[编辑]

占賊信,卦象動妻財。天喜來交爻已動,若來相戰見兵乖。我將得和諧。

其十八[编辑]

凡占易,奇偶與剛柔。陽爻為九陰爻六,陽爻多眾我須周。柔少彼軍憂。

其十九[编辑]

入他境,我卻用官爻。官旺子孫休我勝,若然反此少功勞。術士自詳消。

其二十[编辑]

入他國,大要看財鄉。子動才興皆出見,處處獲捷有衣糧。飽賞喜還鄉。

其二十一[编辑]

爻上見,無鬼又無孫。但有應方並世上,以應為他我世軍。此克定軍情。

其二十二[编辑]

世爻旺,若克應爻宮。速便提兵前去吉,自知天助喜重重。主將得奇功。

其二十三[编辑]

兄獨發,有寇伏埋藏。且莫提兵行遠路,急行前必有驚惶。不信見遭殃。

其二十四[编辑]

賊爻動,便是我軍糧。出國尋糧財旺發,無財雖旺恐饑荒。半敵遇空亡。

其二十五[编辑]

世若墓,我軍且執屯。應爻被克休囚位,來軍必敗損人兵。我眾喜忻忻。

其二十六[编辑]

官臨火,克我慮偷營。水立官鄉休立寨,土臨官鬼四方兵。不一亂提兵。

其二十七[编辑]

木宮旺,必定有凶兵。金火不宜臨世應,兩家流血定交爭。火鬼劫吾軍。

其二十八[编辑]

兄爻克,防奪我軍糧。木動舟車火營寨,文書父母合倉場。嚴令下兒郎。

其二十九[编辑]

爻辭位,九六號陰陽。中半自然皆相守,比和世應兩無傷。各自主刀槍。

其三十[编辑]

外卦靜,內動見兄爻。空亡臨象虛驚事,更兼不定事無毫。固守且平交。

其三十一[编辑]

歸魂卦,三四動爻凶。若制鬼爻凶轉隊,若逢天喜好回軍。不久卻抽兵。

其三十二[编辑]

易之位,六親與五鄉。外卦世爻子孫旺,三般有氣我無傷。勿要落空亡。

其三十三[编辑]

占凡課,內動外平安。動爻無鬼虛驚恐,內爻兄動稔凶張。術者細參詳。

其三十四[编辑]

外卦動,內卦動興爻。內外動爻俱動發,若然我戰動槍刀。大戰殺聲高。

其三十五[编辑]

鬼爻旺,三四動交爻。定主賊兵侵我陣,急須回首莫相交。動則我軍咷。

其三十六[编辑]

四德用,其課我軍強。春占雷巽寅卯木,夏火巳午得離鄉。此理要知當。

其三十七[编辑]

秋乾位,申酉喜相逢。三冬亥子坎宮卦,士旺用事艮和坤。丑未戌辰中。

太乙式·第二十七[编辑]

太乙式,逆順論陰陽。五日六時成一局,八門九曜逐當時。凶吉利門方。

六時者,六十時也。

其二[编辑]

為術者,太乙遁須知。起造凶喪須得此,出行理任動兵機。用者得便宜。

其三[编辑]

出軍日,出門向何方。開休生門三路吉,一奇臨自合然良。主將得安康。

其四[编辑]

乙丙丁,名曰是三奇。天上若臨三吉路,自然神助合天機。恁往莫憂疑。

其五[编辑]

九星位,當住八官方。惟有中宮寄在二,術人運式細消詳。依此我軍強。

其六[编辑]

甲加丙,龍首反為先,丙甲相臨鳥跌穴,時中得此自然全。得勝凱歌旋。

其七[编辑]

太乙遁,月奇合生門。下有六丁加臨者,此時攝政顯公卿。上策進書呈。

其八[编辑]

開門合,日奇六乙方。此為地遁安營吉,藏兵設伏免憂殃。所獻日精良。

其九[编辑]

星奇合,休門有陰人。舉善薦賢求猛將,和仇說敵哲明言。此法合先賢。

其十[编辑]

月奇合,生門見九天。祭禱神祇行聖術,布籌作法此間言。神遁不虛傳。

生門月奇合,得九天所臨之位,謂「神遁」。宜作布籌,行聖術,祭神祇。

其十一[编辑]

日奇合,九地見開門。探審賊機揚虛陣,遙虛說假利偷營。鬼遁隱神兵。

其十二[编辑]

日休並,九地上加臨。龍遁祭龍宜水戰,祈求雨水奏天庭。掩敵有才能。

其十三[编辑]

生門下,辛儀艮位安。此處一方為虎遁,招安反賊討交關。將師總平安。

其十四[编辑]

論雲遁,龍走有奇門。便把鐵礫噴哄酒,令軍仰望必升平。雲遁自相陳。

其十五[编辑]

論風遁,白虎號張狂。運式天星加地乙,祭風起順祝吾邦。此理合天蒼。

其十六[编辑]

九天上,大利我兵陳。九地伏藏宜密事,逃潛六合避凶星。隱伏喜忻情。

其十七[编辑]

五不遇,甲午丙從辰。乙日巳時丁日卯,更兼戌日在於寅。都是忌行軍。

其十八[编辑]

五不擊,第一九天方。九地直符直使位,生門通共五般傷。此法遁中藏。

其十九[编辑]

六儀刑,謀事總難成。遇著此時遭失陷,奇門強有也難禁。大忌用兵行。

其二十[编辑]

子符使,都忌在三宮。戌怕坤宮申在艮,午離酉巽必為凶。寅與甲辰同。

其二十一[编辑]

三奇墓,課是設人多。好事中間須減力,奇門須遇也難過。固守免蹉跎。

其二十二[编辑]

乙奇墓,未上望坤方。丙其戌地酉中是,丁奇同位戌朝張。都是審明方。

其二十三[编辑]

三奇將,遊在六儀中。子庚丑辛寅乾上,卯壬為例順行蹤。八方四維宮。

其二十四[编辑]

六癸丁,天網四張時。舉用所謀皆不定,周天網者有高低。坎地一宮隨。

其二十五[编辑]

如急難,事速為逃之。刀刃對肩居左右,行過六十步無疑。此事要君知。

其二十六[编辑]

開門照,六戊合奇門。前門貴客相扶助,陰人酒肉待相迎。拜返喜忻忻。

其二十七[编辑]

休門外,喜笑得錢財。出外三旬五十里,蛇鼠陰人及小孩。出外定無災。

其二十八[编辑]

生門上,三奇合此門。公吏官人生紫皂,逢之車馬六三程。特應與軍門。

其二十九[编辑]

傷門內,捕盜可移趨。杜門有難前潛吉,景門凡事不安居。獻策稍通疏。

其三十[编辑]

死門上,攻戰要逢之。出獵更宜朝此向,若還征戰賊亡威。決勝要逢之。

其三十一[编辑]

驚門路,捕盜捉逃亡。出行一二十里路,路道不通鵲噪狂。論訟喜公方。

占六壬·第二十八[编辑]

看行動,只取日辰推。若在貴人前實是,三傳同此去無疑。反此卻難移。

其二[编辑]

看天馬,辰戌亦同前魁罡也。。若在支干應定發,更還加季不留連。人馬鬧喧喧。

其三[编辑]

占虛實,後六作天空。若在支干虛事定,天空為殺最朦朧。虛妄更重重。

其四[编辑]

占主客,勝負蚤須知。甲乙丙丁戊己,陽時出戰主凶危。此事決無疑。

其五[编辑]

占宿次,今夜定如何。太乙天罡太沖上,支干見者恐奔過。驚備禦兵戈。

其六[编辑]

看歲月,沖破下推之。上將行年居此下,師侯身必有凶危。禳厭始無虧。

月將加所得之時,看支干上見魁罡者主驚潰。將師行年上見魁罡者宜禳之。

其七[编辑]

看六害,用將及傳中。若見定知他捷利,更兼惡將定重凶。不鬥卻無凶。

其八[编辑]

後三五,前四將年辰。若被日沖兼破害,破刑亡者負於人。好記認為真。

其九[编辑]

參詳取,太歲頭上神。若克貴人虛詐事,太陰六後偽為真。防備見傷人。

其十[编辑]

聞賊去,大吉是其元。若在前時應未去,若臨賊後是虛傳。勿聽此狂言。

其十一[编辑]

他軍走,虛的好參陳。神克日辰天馬並,傳揚定去必無人。此兆決然真。

其十二[编辑]

經險路,為則忌天罡。加孟前行應不喜,罡險四仲已中傷。加季後逃亡。

其十三[编辑]

兵行次,四季獄神凶。春卯夏午四季雷居震主,辰年艮上忌相逢。臨著失動功。

其十四[编辑]

遊都將,並殺又重傷。若遇德神並合將,加臨不克又加祥。降虜我軍強。

其十五[编辑]

遊都將,克日至行年。約束我軍牢固守,莫教見戰必遭迍。不鬥卻為賢。

其十六[编辑]

主年上,須要克遊都。克得此宮為大勝,多應擒捉賊酋徒。半虜半降誅。

其十七[编辑]

遊都將,玄武與勾陳。白虎年將須穩害,休囚絕氣不傷人。旺相卻殘身。

其十八[编辑]

玄武將,斷例與前同。無克後三皆大勝,後三來客主皆凶。卻是審其中。

其十九[编辑]

勾陳將,忌克主行年。若克行年多敗死,行年無克見勛全。審細去參詮。

勾陳克玄武,主勝。

其二十[编辑]

凶神將,又克主行年。若遇行年克前四,此時交戰勝當先。喜躍信趨前。

其二十一[编辑]

軍勝負,六害卦中凶。更作惡神占惡將,直須固守候晴風。俱勝莫前沖。

上將本命見天喜與白虎凶,無敗。

其二十二[编辑]

遊都將,臨日在如今。辰上見之明日是,支干不是用前神。三二是朝迍。

其二十三[编辑]

聞賊去,仔細驗天罡。若此孟方猶未去,忽然加仲已商量。加季發他鄉。

其二十四[编辑]

三傳將,遙見覓支干。將克支干休進戰,三神被克我軍安。必獲彼旗幡。

其二十五[编辑]

課中惡,忌見戰雌神。傳送是春登明夏,秋寅冬巳愛傷人。日與喜神親。

其二十六[编辑]

行軍課,惟有伏吟時。兵伏自然軍勿進。預憂中道有險奇。審課要知機。

其二十七[编辑]

行兵課,切忌反吟凶。若遇喜神應解退,惡神立敗禍來沖。反覆我軍中。

其二十八[编辑]

熒惑煞,只是丙丁神。加在金方兵已退,亦無征戰不傷人。發動愈重迍。

其二十九[编辑]

看課內,太白是庚辛。若在東方奸賊至,天罡加孟急如神。警備要專勤。

其三十[编辑]

課中聖,惟是戰雄並。四季孟神雄將位,若居喜將得相生,旺相更為榮。

其三十一[编辑]

看課上,與下要相生。上克下兮須損失,逢占惡將必須驚。喜將喜無爭。

其三十二[编辑]

何煞重,天狗是其殃。無殺福神相次惡,天雷並者是無妨。三殺可商量。

其三十三[编辑]

勾陳將,玄武共相親。帶煞並加為惡煞,若逢相克不宜軍。有煞便相侵。

其三十四[编辑]

三刑內,最惡是天罡。或是季兮為日上,沖加四煞必相傷。夜即恐驚忙。

魁罡臨日,主大將死,臨辰,主小將死,日辰俱臨,俱死。

其三十五[编辑]

課驚怖,日上細尋推。辰巳太沖加日上,若逢蛇雀見凶危。復手也如之。

大吉加日,宜急去,不可住,辰上見太沖,夜必有風雨,若神後太乙加日辰,夜有盜賊。旺相必見,無氣則不見。

其三十六[编辑]

課驚怖,辰巳卯三辰。無殺相並天馬並,用之發課不宜人。虛殺總相親。

其三十七[编辑]

移伏起,陽日在中傳。陰則未傳君記取,覺知如此見由緣。照處是推源。

其三十八[编辑]

欲捕捉,玄武定三傳。相克三傳皆捉得,相生不克是無緣。好記不虛言。

其三十九[编辑]

三傳克,克日易前擒。快出疾行方始得,奸人移伏恐軍侵。離日卻難尋。

其四十[编辑]

傳課中,蛇雀與勾陳。蛇主虛驚雀主火,亦兼音信又公文。仔細好推論。

其四十一[编辑]

傳白虎,相克戰傷人。無氣不傷途死損,天空依舊是空陳。旺處是窮貧。

其四十二[编辑]

占行路,逐日定占之。有氣青龍並六合,錢財倉庫定無疑。多獲彩縑持。

其四十三[编辑]

將一二,兼持忌勾陳。若見後三並五六,因為發卦不宜軍。進步必遭迍。

其四十四[编辑]

將軍吏,支干審占之。大吉小吉支干上,天罡加孟以同推。不戰兩無疑。

其四十五[编辑]

後五六,即是我軍傷。六師有人虛詐說,日辰不克也無妨。克日不宜良。

人藥方·第二十九[编辑]

眾軍聚,駐劄已經時。多有相蒸多氣郁,使軍疫瘴見災危。一一與君知。

其二[编辑]

如瘴氣,鶻骨火燒將。便去上風焚此物,眾人聞此滅災殃。從此得安康。

其三[编辑]

轉筋腳,急去使生姜。新水一鍾煎五合,飲之即去總無妨。主將記心腸。

其四[编辑]

金刃重,速翦馬牛毛。二件一同燒作末,敷之血止自然消。皮血便堅牢。

其五[编辑]

金傷者,香白芷為靈。細嚼噀敷瘡口上,更將酒下七分功。細說與君聽。

其六[编辑]

金傷者,甚渴即非常。切忌休將水與飲,飲之必定有乖張。肥膩即無妨。

其七[编辑]

金傷處,傷腦及天倉。臂中脈跳並心內,鳩尾五臟小腹胱。醫者不能當。

其八[编辑]

金傷者,腦髓出非常。頸咽喉中聲沸者,兩目直視痛難當。血似水泉塘。

似此,皆不治而難醫也。

其九[编辑]

金瘡法,閑時備急方。五月五日平明節,采其諸草搗成漿。石灰共作湯。

其十[编辑]

遭毒箭,更及馬汗方。大頭虻蟲端午取,去翅陰乾為末霜。挑破藥敷瘡。

次用醋打面糊紙厭瘡口上,即追出毒氣也。

其十一[编辑]

軍或患,發背及癰疽。人屎糞盤下潤土,碾細篩羅貼敷之。豬膽共調施。

其十二[编辑]

人霍亂,吐瀉有方高。生姜三兩須炮過,芭蕉一兩去皮熬。五兩大黃燒。

大黃炒過為末,蜜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丸,以利爵度;如不利,以粥投藥。

其十三[编辑]

急喉閉,青艾汁須靈。滴下自消血破出,逡巡不救損於人。切記在心勤。

其十四[编辑]

冬月內,無艾葉枝枯。草內急尋蛇床子,燒煙入口自消除。速救免災虞。

其十五[编辑]

軍人眾,涉水冒霜多。手腳面皮皆裂拆,麥葉濃煮汁相遇。熱洗即安和。

其十六[编辑]

山瘴氣,嵐谷用恒山。獨頭大蒜烏梅肉,速將酒煮便安痊。謹記此良言。

恒山三兩,獨頭蒜一兩,烏梅肉二十枚,為咬咀,用酒二盞,煎至一大盞,分為二服。初一分未發時吃,次一服已發時吃。

馬藥方·第三十[编辑]

常灌馬,黃柏與黃連。升麻大黃山梔子,胡鹽青黛郁金仙。等分勿令偏。

其二[编辑]

相馬法,要試歲年何。鼻上金字十八歲,四字八歲不年多。八字四年過。

其三[编辑]

鼻上赤,二十歲無零。馬鼻若青三十歲,公字須當念五乘。此象甚分明。

其四[编辑]

馬瘟病,急取獺之肝。肚內將來去屎洗,煮汁啖灌便平安。牢記在心間。

以上辛本《李衛公望江南》錄六百八十八首,另據王本、川本、東北本、京本補三十二首,共七百二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