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五代詞/卷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唐五代作品(244首) 全唐五代詞
卷六·敦煌作品(434首)
卷七·宋元人依托唐五代人物鬼仙詞 

目录

禅门十二时[编辑]

其一[编辑]

夜半子。夜半子。众生重重萦俗事。不能惮定自观心,何日得悟真如理。
豪强富贵暂时间,究竟终归不免死。非论我辈是凡夫,自古君王亦如此。

其二[编辑]

雞鳴醜。雞鳴醜。不分年紀侵蒲柳。忽然明鏡照用看,頓覺紅顏不如舊。
頭鬢蒼茫面複皺,眼暗匡量漸加愁。不覺無常日夜催,即看強梁那可久。

其三[编辑]

平旦寅。平旦寅。智惠莫與色為親。斷除三障及三業,遠離六賊及六塵。
金玉滿室非是寶,忍辱最是無價珍。男子女人行此事,不染生死免沉淪。

其四[编辑]

日出卯。日出卯。濁惡世界多煩惱。欲得當來證果因,棄舍榮華急修道。
隨時麻褐且充體,錦鋪羅衣莫將好。如來尚自入涅槃,凡夫宿業誰能保。

其五[编辑]

食時辰。食時辰。六賊輪回不識珍。自恨長生閻浮提,恒為怨魔會須勤。
眾生在俗須眼利,莫著沉淪守迷津。跋提河邊洗罪垢,菩提樹下證成真。

其六[编辑]

隅中巳。隅中巳。所恨流浪俱生死。法船雖達涅槃城,二鼠四蛇從後至。
人身猶如水上泡,無常煞鬼忽然至。三日病臥死臨頭,善惡二業終難避。

其七[编辑]

正南午。正南午。人命猶如草頭露。火急努力勤修補,第一莫貪自迷誤。
閻羅伺命難求囑,積寶淩天無用處。若其放慢似尋常,歷劫哀哉自身苦。

其八[编辑]

日昳未。日昳未。眾生稟性惟求利。孰知猛火逼燃來,不解將身遠相避。
無心讀誦大乘經,執著慳貪懷思意。一朝無常死王催,騰身直入鑊湯裡。

其九[编辑]

晡時申。晡時申。慈悲喜舍最為真。被他打罵恒忍辱,當來獲得菩提因。
皮骨肉體終莫惜,法水時時得潤身。一切煩惱漸輕微,解脫逍遙出六塵。

其十[编辑]

日入酉。日入酉。觀看榮華實不久。劫石尚自化為塵。富貴那能得長壽。
愚人不悟守迷津,專愛殺生並好酒。無常不肯與人期,地獄刀山長劫受。

其十一[编辑]

黃昏戌。黃昏戌。冥路幽深暗如漆。牛頭獄卒把鐵杈。罪人一入無時出。
智者聞聲心膽驚,行人思量莫論失。欲得當來避險路,勤修般若波羅蜜。

其十二[编辑]

人定亥。人定亥。罪福總是天曹配。善因惡業自相隨,臨渴掘井終難悔。
榮華恰似風中燭,眼裡貪色大癡昧。一朝冷落臥黃沙,百年富貴知何在。

維摩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初。一更初。醫王設教有多途。維摩權疾徙方丈,蓮花寶相坐街衢。

其二[编辑]

二更淺。二更淺。金粟如來巧方便。室包乾像掌擎山,示有妻兒常厭患。

其三[编辑]

三更深。三更深。釋迦演法語同音。聽聞隨類皆得解,觀根為說稱人心。

其四[编辑]

四更至。四更至。月面毫光千道起。有學無學萬餘人,助佛弘宣一大事。

其五[编辑]

五更曉。五更曉。將明佛國先有兆。一蓋之中千土呈,十方世界俱能照。

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平旦寅。了了輪回受苦辛。含全□□□□□。意識參雜有數人。

其二[编辑]

日出卯。令□□□□□□。門外三車不用論,□□□□□□□。

其三[编辑]

食時辰。無明花發幾時新。□聲□□□□□,隨運貪生恣苦因。

其四[编辑]

隅中巳。□□□□□□□。故知擊浪風勢驚,□□□□□□□。

其五[编辑]

正南午。般若之船能救苦。□□□□□□□,得達彼岸舍舟船。

其六[编辑]

日昳未。將知二境如□□。□□□□□□□,毀譽不動如須彌。

其七[编辑]

晡時申。終取如來□□□。□□□□□□□,火威停爐□□□。

其八[编辑]

日入酉。世諦榮華應不久。但拯無明不染心,則與諸佛為心首。

其九[编辑]

黃昏戌。自有心中如惠日。但知識得涅槃城,則是般若波羅蜜。

其十[编辑]

人定亥。眾生久被無明蓋。一往沉淪苦海中,此度出離生死海。

其十一[编辑]

夜半子。發願無明心不起。若知煩惱是菩提。則是火宅離生死。

其十二[编辑]

雞鳴醜。故知佛性人人有。若知萬象悉皆空,則知佛性得成就。

無相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淺。眾要諸緣何所遣。但依政觀且□□,念念真如方可顯。

其二[编辑]

二更深。菩提妙理誓探尋。曠徹清虛無去住,證得如如平等心。

其三[编辑]

三更半。宿昔塵勞從此斷。先除過現未來因,栰喻成規超彼岸。

其四[编辑]

四更遷。定惠雙行出蓋纏。了見色空圓淨體,潤如戒月瑩晴天。

其五[编辑]

五更催。佛日凝然妙境開。超透四禪空寂處。相應一念見如來。

荷澤和尚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初。涅槃城裡見真如。妄想是空非有實,不言為有不言無。
非垢淨,離空虛。莫作意,入無餘。了性即知當解脫,何勞端坐作功夫。

其二[编辑]

二更催。知心無念是如來。妄想是空非有實,□□山上不勞梯。
頓見境,佛門開。寂滅樂,是菩提。□□□燈恒普照,了見馨香無去來。

其三[编辑]

三更深。無生□□坐禪林。內外中間無處所,魔軍自滅不來侵。
莫作意,勿凝心。任自在,離思尋。般若本來無處所,作意何時悟法音。

其四[编辑]

四更闌。□□□□□□□。□□共傳無作法,愚人造化數數般。
易不易,難不難。□礻殳似,本來禪。若悟刹那應即見,迷時累劫暗中觀。

其五[编辑]

五更分。淨體由來無我人。黑白見知而不染,遮莫青黃寂不論。
了了見,的知真。隨無相,離緣因。一切時中常解脫,共俗和光不染塵。

水鼓子[编辑]

其一[编辑]

□□□□□□□,□□□□看新圖。教坊因進翻來曲,□□□□□□□無。

其二[编辑]

降誕宮中呼萬歲,此時長慶退雲飛。銀台門外多車馬,盡是公卿進禦衣。

其三[编辑]

朝廷賞罰不逡巡,宣事書家出閣頻。當日進黃聞數紙,即憑酬答有功人。

其四[编辑]

中書奉敕當時行。盡集朝官入大明。遠國戎夷修下禮,聖朝天子得蕃情。

其五[编辑]

內宴功臣有舊儀。會寧陳設是恩私。伶人奏語龍墀上,如說三皇五帝時。

其六[编辑]

君王閒靜欲聽歌。西面銀台課事多。恩澤不曾遣草木,朝來三度進熹和。

其七[编辑]

孔雀知恩無意飛。開籠任性在宮闈。裁人亦見輕羅錦,欲取金毛繡舞衣。

其八[编辑]

寒更絲竹轉泠泠。月過猶殘色在庭。坐上司天封狀入,西方初見老人星。

其九[编辑]

掖庭能織禦衣人。福尺襟襴盡可身。鬥染□□顏色好,水波紋裡隱龍鱗。

其十[编辑]

秋月君王多獵去,飛龍□□□□歸。承恩好馬香湯洗,猶恐輕塵汙禦衣。

其十一[编辑]

中使先□□□□,春明樓上馬蹄聲。宮人各各懸弓箭,欲向君前鬥□□。

其十二[编辑]

春天日色正光輝。欲得新鷹近眼飛。珠殿少風塵□□,□□□上繡簾衣。

其十三[编辑]

新候恩光日日臨。宮中咒願意皆深。嬪妃□□□□□,綴著春人當背心。

其十四[编辑]

上方外案收狐兔,教獵宮中貴在□。□□□君王□院,近聞中尉進花鷹。

其十五[编辑]

春時□□宴文王,弄戲千般賞□□。移卻禦樓東畔屋,少陽宮裡鬥雞場。

其十六[编辑]

花開欲幸教坊時,桃□□令隔宿知。聞出內家新舞女,翰林別進柘枝詞。

其十七[编辑]

新殿中庭索柱□,府家躬進少書懷。開花展回頭望,金作闌幹玉砌階。

其十八[编辑]

美人背看內園中,猶自風流著褪紅。為睹金針爭百草。急行遣□玉瓏璁。

其十九[编辑]

生衣勿進緊紋紗。當背□連一朵花。宣下當時休遣織,近來宮裡斷奢華。

其二十[编辑]

日晚中人走馬來。宮門處處遣交開。傳聲亦過排軍使,祗候君王打獵回。

其二十一[编辑]

新進橋瓦是黃檀。聞道朝來退玉鞍。不信匠人能巧取,天生曲處是龍盤。

其二十二[编辑]

春天暖日會妃嬪。各各梳頭出樣新。鵲語下階爭跪拜,願令恩澤勝傍人。

其二十三[编辑]

中國常依禮樂經。遠番無不進王庭。昆侖信物犀腰帶。盡是通天鳥獸形。

其二十四[编辑]

美女承恩賜好梅,銀絲籠子不教開。宮棋贏得人將去,卻進君王道賭來。

其二十五[编辑]

牡丹昨日吐深紅。移向新城殿院中。欲得且留顏色好,每窠皆著碧紗籠。

其二十六[编辑]

欲得藏鉤語少多,嬪妃宮女任相和。每朋一百人為定,遣賭三千疋彩羅。

其二十七[编辑]

兩朋高語任爭籌。夜半君王與打鉤。恐欲天明催促漏,贏朋先起舞纏頭。

其二十八[编辑]

批答封章不再尋,少年宣史稱君心。近來暗讀羲之帖,學得行書似翰林。

其二十九[编辑]

內家供應萬般齊。無欲宮門使檢題。尚食為盤三百面,引行先托一株犀。

其三十[编辑]

隨他女伴賞春時。走下階來獨自遲。行把短紅毛拂子,弄鶯拋在百花枝。

其三十一[编辑]

夜飲宮人總醉醒,起來逢下在中庭。金爐排火珠簾外,每處曨曨真獸形。

其三十二[编辑]

盡喜秋時淨潔天。愛行尋遍繞宮泉。才人願得荷花弄,魚藻池頭爭上船。

其三十三[编辑]

百司供擬甚紛紜。丹鳳重修了奏聞。明日禁兵階立仗,金鵝襖子賜將軍。

其三十四[编辑]

寒光憔悴暖光繁。推曆今朝是歲元。宮裡玉釵長一尺,人人頭上戴春幡。

其三十五[编辑]

先換音聲看打球。獨教菊部在春樓。不排次第排恩澤,把板宮人立上頭。

其三十六[编辑]

寒食兩朋坊內宴,朝來排□為清明。飛龍更取□州馬,催促球場下踏城。

其三十七[编辑]

不出閨闈三四年。捲簾唯見四時天。如今歌舞渾新去,爭得君王喚眼前。

其三十八[编辑]

君王欲幸九成宮。便著羅衣換大紅。聞道教坊新逐鶻,莫交鸚鵡出金籠。

其三十九[编辑]

琵琶輪撥紫檀槽。弦管初張調鼓高。理曲遍來雙腋弱,教人把筋喂櫻桃。

十二月歌[编辑]

其一[编辑]

正月孟春春漸暄。狂夫壹別經數年。無端嫁得長征婿,教妾尋常獨自眠。

其二[编辑]

二月仲春春已熱。自別征夫實難掣。征人一去到三秋,黃鳥窗邊喚新月。也也也也。

其三[编辑]

三月季春春遽暄。忽念遼陽愁轉難。賤妾思君腸欲斷。君何無行不歸還。

其四[编辑]

四月孟夏夏漸熟。忽憶征君無時節。妾今猶在舊日靜,君何不憶妾心竭。也也也也。

其五[编辑]

五月仲夏夏盛熱,忽憶征人愁更發。一步一望隴山東。忽見君□愁似結。

其六[编辑]

六月季夏夏共同。妾亦情如對秋風。□容日日賓胡月,後園春樹□□□。

其七[编辑]

七月孟秋秋已涼。寒雁南飛數萬行。賤妾思君腸欲斷,□□□□□不□。

其八[编辑]

八月仲秋秋已闌。日日愁君行路難。妾願秋胡速相見,□□□□□□□。

其九[编辑]

九月季秋秋欲末,忽憶征君無時節。鴛鴦錦被冷如冰,與向將□□□□。

其十[编辑]

十月孟冬冬漸寒。今尚紛紛雪敷山。琴瑟別君盡進罷,愁君作客在□□。

其十一[编辑]

十一月仲冬冬嚴寒。幽閏獨坐綠窗前。戰袍緣何不開領,愁君肥瘦恐嫌寬。

其十二[编辑]

十二月季冬冬極寒。晝夜愁君臥不安。枕函盝子無人見,忽憶征君愁□□。

泛龙舟词[编辑]

春風細雨沾衣濕,何時恍忽憶揚州。南至柳城新造口,北對蘭陵孤驛樓。
回望東西二湖水,複見長江萬里流。白鶴雙飛出溪壑,無數江鷗水上游。(泛龍舟,游江樂)。

水調詞[编辑]

李江搖曳大川冥。天闕聲名發夢思。孤帷北望呈心遠,不及南山獻樹時。
為言無谷還逢穀,將作無山更有山。馬困時時索鞍揭,人乏往往投樹攀。

乐世词[编辑]

失群孤雁獨連翩。半夜高飛在月邊。霜多雨濕飛難進,蹔借荒田一宿眠。

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夜半子。夜半子(下闕)

其二[编辑]

雞鳴醜。雞鳴醜。寶積發心中夜後。啟問如來不獨行,五百之中為上首。
天將曙,命無垢。與君今為不請友。言談恐未成寶經,所以相印傳金口。

其三[编辑]

平旦寅。平旦寅。毗耶長者半千人。俱持寶蓋來相詣,維摩托疾有其因。
從托疾,何所因。將明佛土有靈真。料取世尊必問疾,從茲折伏大聲聞。

其四[编辑]

日出卯。日出卯。聲聞弟子如來告。汝往維摩問因緣。出來皆說無詞報。
有何遇,無詞報。舍利林間豈為道。含嗔元是大菩提,何時宴坐除煩惱。

其五[编辑]

食時辰。食時辰。迦葉頭陀偏乞貧。須菩提持缽見居士,舍貧從富被呵嗔。
一從富,一從貧。兩皆住著心不勻。但知取食無高下,自然即是法真身。

其六[编辑]

隅中巳。隅中巳。文殊忽然承聖旨。往問維摩疾病因,相逢皆不談真理。
談真理,聞法喜。不來而來何屆此。二士法性元本同,無所從來複無至。

其七[编辑]

正南午。正南午。文殊問疾維摩與。維摩問疾貪愛生,眾生疾損我還愈。
妄有疾,真無愈。不要尋思始覺悟。本性元來無損增,祗為迷途有言語。

其八[编辑]

日昳未。日昳未。居士室中天女侍。聲聞神變不知他,舍利懷慚花不墜。
花不落,心有畏。無明相中妄生二。將知未曉法性空,滯此空花便為恥。

其九[编辑]

晡時申。晡時申。光明童子到城門。借問道場何所是,維摩報到直心人。
佛觀侍,阿難雲。如來有疾要醫身。持缽乞乳呵令去,慎莫教他外道聞。

其十[编辑]

日入酉。日入酉。須菩提解空不著有。尼乾是汝本來師,塵勞與魔共一手。
不著空,不住有。不斷貪嗔不離垢。不見佛僧可取食,若能如此無靜咎。

其十一[编辑]

黃昏戌。黃昏戌。問疾還到阿那律。稽首推辭我不任,天眼不真被呵叱。
維摩詰,問彌勒。一生受記何時得。未來未至不住今,正位之中無歇息。

其十二[编辑]

人定亥。人定亥。湍波澄澄清淨海。更不回流生死河,永別泥犁辭渴愛。
辭渴愛,歸妙海。取捨之心俱窒礙。不空不有不處中,若能如此真三昧。


普勸四眾依教修行[编辑]

其一[编辑]

雞鳴醜。雞鳴醜。曙色才能分戶牖。富者高眠醉夢中,貧人已向塵埃走。

其二[编辑]

或城隍,或村藪。矻矻波波各營構。下床開眼是欺謾,舉意用心皆過咎。

其三[编辑]

或刀尺,或秤鬥。增減那容誇眼手。只知勞役有為身,不曾戒約無厭口。

其四[编辑]

吃腥膻,飲醲酒。業障癡心難化誘。也知寺裡講筵開,卻趁尋春玩花柳。

其五[编辑]

命親鄰,屈朋友。撫掌高歌飲醲酎。為言恩愛永團圓,將謂榮華不衰朽。

其六[编辑]

妻子情,終不久。只是生存乍親厚。未容三日病纏綿,隈地憎嫌百般有。

其七[编辑]

囑親情,托姑舅。房臥資財暗中袖。更若夫妻氣不和,乞求得病誰相救。

其八[编辑]

兄弟亡,男女幼。財物是他為主首。每逢齋七尚推忙,更肯追修添福祐。

其九[编辑]

平旦寅,天漸曉。鐘鼓滿城驚宿鳥。萬戶千門悉喧喧,九陌六街人浩浩。

其十[编辑]

或公私,或營討。不揀高低皆擾擾。一生多是聚眉愁,百年少見開顏笑。

其十一[编辑]

只知生,不知老。憂活憂家常苦惱。不信頭中白髮生,憑君自把青銅照。

其十二[编辑]

火宅忙,何日了。朽樹臨崖看即倒。只憂閒事不憂身,蹉跎不覺無常到。

其十三[编辑]

葬荒郊,安宅兆。古柏寒松蔭荒草。津梁險路一無憑,合眼沉淪三惡道。

其十四[编辑]

大丈夫,自支料。不用交人再三道。七十歲人猶自稀,何須更作千年調。

其十五[编辑]

莫任運,要思忖。也須自覓些些穩。如今一向為生涯,前程將甚為支准。

其十六[编辑]

要慈悲,莫慳吝。小小違情但含忍。聽法聞經勉力為,持齋念佛加精進。

其十七[编辑]

今日言,是衷懇。萬計頭頭相接引。就中孤露要安存,切是臨危莫相損。

其十八[编辑]

自知非,須識分。步步無常漸相近。自家身事自家修,別人誰肯相哀憫。

其十九[编辑]

抱忠貞,行孝順。無利之談休話論。但將好事讓他人,早晚僂儸勝百鈍。

其二十[编辑]

見師僧,要參問。莫慢身心須戒慎。信喻之人若到來,為君雪出輪回本。

其二十一[编辑]

日出卯。人浩浩。丹焰金煙生浩渺。才將曙色襯三山,漸曉微明光八表。

其二十二[编辑]

動行人,飛宿鳥。初爍峰巒漸溪沼。生成萬物力能深,開坼千花功不小。

其二十三[编辑]

利雖多,害不少。說著門徒須痛惱。能令淥發作蒼筤,巧使紅顏成暮草。

其二十四[编辑]

孕者生,壽者夭。壯氣英雄被侵老。古來美貌是潘安,誰免無常暗侵耗。

其二十五[编辑]

上三皇,下四皓。潘岳美容彭壽老。八元八俊葬丘陵。三傑三良掩荒草。

其二十六[编辑]

鬥文才,逞詞藻。三篋五車何足討。盡推松柏有堅貞,也被消磨見枯槁。

其二十七[编辑]

實愁人,麽生好。只有回心歸聖道。慈悲喜舍離慳貪,忍辱柔和除倨傲。

其二十八[编辑]

少誅求,莫奸巧。業報總由心所造。但斷貪嗔及癡慢,便是如來無漏教。

其二十九[编辑]

見善人,相仿效。利益之門須愛樂。貪財嗜色險巇人,也莫嫌他莫嘲笑。

其三十[编辑]

自恬和,舍喧鬧。息意忘緣真要妙。依前不改舊時心,萬劫輪回何日了。

其三十一[编辑]

食時辰,若時節。善女善男聽我說。不論店肆與人家,多是烹炮啖腥血。

其三十二[编辑]

或豬羊,或魚鱉。盡向此時遭剸割。鰭鱗剉落口猶開,肝肚攜來氣全熱。

其三十三[编辑]

或渾炮,或細切。盡逞無明恣餐啜。教他忍苦受刀砧,猶嫌不美情無悅。

其三十四[编辑]

痛一般,命無別。爭不教他抱冤結。業鏡無情下待君,此時巧妙難分雪。

其三十五[编辑]

閻魔王,親斷決。一一招當敢抵揭。不論銖兩總還他,如此相讎幾時歇。

其三十六[编辑]

縱為人,神氣劣。知命多災形困惙。爭如蔬素遣饑腸,免被冤家隨後撮。

其三十七[编辑]

況此身,如聚沫。終是無常歸壞滅。暫時光膩與肥充,兩日不安瘦如刮。

其三十八[编辑]

中和年,閏三月。饑餓人民遞相殺。或是父子相窺圖。到此恩親皆斷絕。

其三十九[编辑]

饑火侵,難制遏。道俗僧尼無揀別。若非尖刃陌心穿,即是長槍胸上剟。

其四十[编辑]

熱油澆,沸湯潑。號訴求其誰睬聒。貪饕之意若豺狼,惡毒之心似羅刹。

其四十一[编辑]

我此言,真實勸。只要人聞心改徹。自茲直到佛涅槃,洗滌身心交淨潔。

其四十二[编辑]

罪誰無,要猛烈。一懺直教如沃雪。求生浮土禮彌陀,九品花中常快活。

其四十三[编辑]

隅中巳,時最善。勝事皆從此時辦。一是如來持缽時。二當大眾經行散。

其四十四[编辑]

純陀供,香積飲。法會齋筵陳供獻。州州梵刹扣金鐘,處處道場排玉饌。

其四十五[编辑]

或平安,或追薦。肅肅高僧離竹院。起草蔟成鸞鳳台,霜箋鏤作蓮花碗。

其四十六[编辑]

備果花,懸蓋傘。玉像金容光煥爛。神只之類沐珍羞,鴉鳥已來皆飽滿。

其四十七[编辑]

利存亡,益家眷。凡是有求皆滿願。不唯禳卻萬般災,兼乃蠲除千戶難。

其四十八[编辑]

賓頭盧,大羅漢。應供此時天下遍。如斯施設益群生,總是如來巧方便。

其四十九[编辑]

彌陀國,兜率院。要去何人為障難。十齋八戒有功勞,六道三途無系絆。

其五十[编辑]

佛法中,須用意。得此人身豈容易。若落邊方下賤中,佛道師僧永難值。

其五十一[编辑]

難後人,須慶喜。百分之人無一二。幸於亂世遇彌陀,又喜殘年逢法會。

其五十二[编辑]

學持齋,究經義。親近大乘生惠智。夜夜長燃照佛燈,朝朝勤換淹花水。

其五十三[编辑]

念觀音,持勢至。一串數珠安袖裡。目前災難不能侵,臨終又如眠相睡。

其五十四[编辑]

利益言,須切記。功果教君不虛棄。若非淨上禮彌陀,定向天宮禮慈氏。

其五十五[编辑]

日南午。日南午。赫赫紅輪當萬戶。晦明緣隔淺深雲,延促遊行南北路。

其五十六[编辑]

奮金烏,迅玉兔。旋繞不離南贍部。潛移紅臉作桑榆,暗換青絲為柳絮。

其五十七[编辑]

立三才,經萬古。多少英雄似狼虎。鹹隨落日影魂銷,盡溺逝波無覓處。

其五十八[编辑]

潘岳容,石崇富。美媛四施並洛浦。死王誰怕鏡前花,煞鬼徒勞掌中舞。

其五十九[编辑]

春複秋,旦複暮。改變桑田易朝祚。三皇五帝總成空,四皓七賢皆作土。

其六十[编辑]

虛幻身,無正主。假託眾緣成蔭聚。一朝緣散氣歸空,又把形骸葬堆阜。

其六十一[编辑]

母哭兒,兒哭母。相送松間幾千度。升沉瞥瞥似浮漚,來往憧憧如鎮戍。

其六十二[编辑]

少顏回,老彭祖。前後雖殊盡須去。無常一件大家知,爭那人心不驚悟。

其六十三[编辑]

減功夫,拋世務。勤聽彌陀親法宇。看看四大逼來時,何事安然不憂懼。

其六十四[编辑]

泡幻形,豈堅固。一失人身難再遇。勸君取語早修行,剛程免受波吒苦。

其六十五[编辑]

日昳未。日昳未。幻世浮生如夢寐。紅顏潛去沒人知,白髮暗來何處避。

其六十六[编辑]

貧窮人,若佈施。實是教他力難置。若是生涯幸且充,不解用心修善事。

其六十七[编辑]

設深機,窺小利。恨不剜挑人腦髓。飽餐腥血飲杯觴,恣長無明生意氣。

其六十八[编辑]

少謙和,沒仁義。兄弟何曾如手臂。親生父母似閒人,未省晨昏略看侍。

其六十九[编辑]

恣荒唐,逞奢侈。一日光陰半朝醉。思量能得幾多時,眼前便見成枯悴。

其七十[编辑]

或腰疼,或冷痹。只道偶然乖攝理。尋求處士訪靈丹,囑他往還回藥餌。

其七十一[编辑]

年命衰,災禍至。積漸纏綿難起止。蹉跎不遇善親情,勸殺豬羊祭神鬼。

其七十二[编辑]

長冤家,招禍祟。轉轉前程不如意。門庭寥落管弦休,車馬稀疏往還棄。

其七十三[编辑]

死魔來,相貌異。男女妻兒皆怖畏。七魄俄成北斗雲,一身遽掩東流水。

其七十四[编辑]

漫捶胸,徒下淚。前路茫茫沒依倚。爭如預自作津梁,免向三途永沉墜。

其七十五[编辑]

晡時申,日將晏。殘景難留如擊箭。不論貧富與公私,盡為生涯走疲倦。

其七十六[编辑]

役心神,失茶飲。溪壑之心何日滿。逢人只道沒功夫,何處更曾修福善。

其七十七[编辑]

勸諸人,莫放慢。火宅驅忙無際限。別人吃物自家饑,功德直須自家辦。

其七十八[编辑]

莫多羅,覓閒散。廣置妻房多系絆。虛忙恰似採花蜂,自縛何殊蠶作繭。

其七十九[编辑]

女若多,費綾絹。好物不可教覷見。紅羅帳上間銀泥,緋繡床幃蹙金雁。

其八十[编辑]

鳳凰篦,鸚鵡盞。枕盝妝函金花鈿。搬將送向別人家,任你耶娘賣家產。

其八十一[编辑]

拜別時,日將晚。欲去佯尋詐悲戀。父邊螫咬覓零銀,母處含啼乞釵釧。

其八十二[编辑]

得即欣,阻即怨。歡喜冤家相惱亂。去後搜尋房臥中,點檢生涯無一半。

其八十三[编辑]

殺豬羊。修品饌。聚集親情作光顯。為他男女受波吒,爭似隨時謀嫁遣。

其八十四[编辑]

死到來,不相管。父母與他當苦難。思量眷屬暫同居,畢竟于身成大患。

其八十五[编辑]

釋迦尊,巧方便。說出蓮花經八卷。火宅門外設三車,欲使門徒登彼岸。

其八十六[编辑]

強聞經,勤發願。煞鬼任君錢巨萬。直饒宅舍遍寰中,身謝得木頭三四片。

其八十七[编辑]

著綺羅,掛綾絹。殮入棺中虛壞爛。分毫善事不曾修,實即令人哀憫見。

其八十八[编辑]

日入酉。日入酉。落照殘霞不長久。林間宿鳥亂分飛,路上歸人爭步走。

其八十九[编辑]

罷治生,休運構。凡是工人悉停手。隨時飯了略跧頭,曉鼓才明又依舊。

其九十[编辑]

使府居,食香糗。須念樵農住山藪。旱澇忍苦自耕耘,美飯不曾沾一口。

其九十一[编辑]

體單寒,面塵垢。火焙煙熏形黑瘦。你輩城隍聚落居,人間苦事須知有。

其九十二[编辑]

遇清平,永福祐。要者運來皆得就。不能知分感天恩,厭賤糧儲輕粟豆。

其九十三[编辑]

養雞鵝,喂豬狗。雀鼠穿窬圌囤漏。撮來拋向糞堆頭,日蒸雨爛成蛆臭。

其九十四[编辑]

拋擲多,損君壽。現世令人福不厚。或時種作遇風霜,縱得成苗多稗莠。

其九十五[编辑]

嫌善人,親惡友。習狎薰蕕行乖醜。交關多使七成錢,糴糶無非兩般鬥。

其九十六[编辑]

年既秋,漸蒲柳。起坐呻吟力衰朽。聞經業重睡昏昏,買肉腳輕行起走。

其九十七[编辑]

齒漸疏,皮漸皺。行動元來一依舊。不須目前騁僂儸,波吒總在無常後。

其九十八[编辑]

黃昏戌,有可說。鼓罷長街人不出,莫言遇夜得身閑,算錢徹曙猶啾唧。

其九十九[编辑]

往還來,露妻室。半夜烹炮餐未畢。台盤腳下酒滂沲,經像面前多碎骨。

其一百[编辑]

醉昏昏,迷兀兀。將為長年保安吉。忽然福盡欲乖張,寒暑交成臥有疾。

其一百一[编辑]

死王來,去倉卒。前路茫茫黑如漆。業繩牽人鐵城中,萬櫃千箱阿誰物。

其一百二[编辑]

舍華堂,埋土窟。一善不修身已卒。有親男女為追齋,七分之中唯得一。

其一百三[编辑]

若姑姨,或弟侄。一分之中也兼失。爭如少健自家修,閑來更念彌陀佛。

其一百四[编辑]

清信男,清信女。聽我今朝相勸語。曩生曾早結緣來,此時方得相逢遇。

其一百五[编辑]

戒身心,少嗔妒。遮莫身為家長主。百般讒佞耳邊來,冤恨且為含容取。

其一百六[编辑]

行無傷,言有據。凡事酌量須得所。姿妝粉黛莫奢華,衣服綾羅須儉素。

其一百七[编辑]

或子孫,或兒婦。衣食恩憐須遍佈。丈夫慈善性恬和,兒女嬌癡輕誡諭。

其一百八[编辑]

蘊賢和,作規矩。小大安存如子母。欲無口業免人嫌,兒大鑰匙分付與。

其一百九[编辑]

自修行,辨前路。吃著殘年能幾許。更饒富似石崇家,誰免身為墳下土。

其一百十[编辑]

人定亥。人定亥。盡日驅馳夜方外。聚頭燈下飲杯觴,促膝盤中啜纖鱠。

其一百十一[编辑]

或公私,或買賣。陶染結交多聚會。終年迷醉長無明,肯信佛門堪倚賴。

其一百十二[编辑]

縱發心,無忍耐。揀點師僧論過非。雖逢善境暫回心,忽遇違緣還卻退。

其一百十三[编辑]

少蹉跎,老追悔。縱強聞經筋力敗。將錢佈施男女嗔,用物設齋妻子怪。

其一百十四[编辑]

勸莫忙,教且待。方便意圖為窒礙。何如少健自支分,莫交直到年衰邁。

其一百十五[编辑]

眼目昏,耳沉聵。漸覺心神轉蒙昧。寢寐長逢過往人,神魂已入幽冥界。

其一百十六[编辑]

後生時,恣癡愛。終日留情聲色內。三科法上沒堅牢,五蔭形軀終破壞。

其一百十七[编辑]

不聰明,少知解。啖食眾生結冤害。涅槃正路此時迷,生死病源何日瘥。

其一百十八[编辑]

彌陀佛,功力大。能為勞生除障蓋。猛拋家務且勤求,看看被送荒郊外。

其一百十九[编辑]

夜半子。夜半子。時刻迴圈有終始。始終終始始還終,有世界來隻如此。

其一百二十[编辑]

死又生,生又死。出沒憧憧何日已。或前或後即差殊,一例無常歸大地。

其一百二十一[编辑]

夜既闌,天似水。鬥轉河回人整睡。有時卻坐草堂中,悲見人間無限事。

其一百二十二[编辑]

悲囚徒,牢獄裡。夜靜領來方拷捶。杖鞭繩縛苦難任,皮肉痠疼連骨髓。

其一百二十三[编辑]

悲病人,久尫悴。四體沉沉難起止。床頭一盞寂寥燈,枕畔兩行酸楚淚。

其一百二十四[编辑]

悲孕婦,日將至。停燭焚香告天地。性命惟憂頃刻間,渾家大小專看侍。

其一百二十五[编辑]

悲孤孀,沒依倚。髮鬢茸茸雪相似。霜天寒夜自嗟籲,骨冷衣單多怨懟。

其一百二十六[编辑]

悲行人,拋幼累。恨別愁明啼不寐。少妻燈下坐支頤,老母堂前愁齧指。

其一百二十七[编辑]

或富豪,或貧匱。各自前生緣果異。或藏草舍避驚憂,或臥紅樓整沉醉。

其一百二十八[编辑]

或佳期,或失意。聚散悲歡事難紀。思量一夜百千家,幾戶憂愁幾家喜。

其一百二十九[编辑]

晝屬人,夜屬鬼。睡是人間之小死。身即冥冥枕上眠,魂魄悠悠何處去。

其一百三十[编辑]

夜複曉,曉複夜。晝夕遞遷何日罷。鏡中霜發逐時添,頰上桃花隨日謝。

其一百三十一[编辑]

足軒車,多宅舍。蘭室屏幃純繡畫。一朝福盡死王來,生事落然難顧藉。

其一百三十二[编辑]

善修心,惡要怕。真不是虛言相誑謼。閻王未肯受分疏,煞鬼豈能容諂詐。

其一百三十三[编辑]

火宅忙,須割捨。自古無常誰免者。暫寄浮生白日中,終歸永臥黃泉下。

其一百三十四[编辑]

更擬講,日將西。計想門徒總待歸。念佛一時歸舍去,明日依時莫教遲。

太子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初。太子欲發坐尋思。奈知耶娘防守到,何時度得雪山川。

其二[编辑]

二更深。五百個力士睡昏沉。遮取黃羊及車匿,朱鬃白馬同一心。

其三[编辑]

三更滿。太子騰空無人見。宮裡傳聲悉達無,耶娘腸肝寸寸斷。

其四[编辑]

四更長。太子苦行萬里香。一樂菩提修佛道,不藉你世上作公王。

其五[编辑]

五更曉。大地上眾行道了。忽見城頭白馬蹤,則知太子成佛了。

南宗定邪正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初。妄想真如不異居。迷則真如是妄想,悟即妄想是真如。
念不起,更無餘。見本性,等空虛。有作有求非解脫,無作無求是功夫。

其二[编辑]

二更催。大圓寶鏡鎮安台。眾生不了攀緣病,由斯障閉心不開。
本自淨,沒塵埃。無染著,絕輪回。諸行無常是生滅,但觀寶相見如來。

其三[编辑]

三更侵。如來智惠本幽深。唯佛與佛乃能見,聲聞緣覺不知音。
處山谷,住禪林。入空定,便凝心。一生還同八萬劫,只為擔麻不重金。

其四[编辑]

四更闌。法身體性不勞看。看則住心便作意,作意還同妄想摶。
放四體,莫攢頑。任本性,自觀看。善惡不思即無念,無念無思是涅槃。

其五[编辑]

五更分。菩提無住複無根。過去捨身求不得,吾師普示不忘恩。
施法藥,大張門。去障膜,豁浮雲。頓與眾生開佛眼,皆令見性免沉淪。

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初夜坐調琴。欲奏相思傷妾心。每恨狂夫薄行跡,一過拋人年月深。

其二[编辑]

君自去來經幾春。不傳書信絕知聞。願妾變作天邊雁,萬里悲鳴尋訪君。

其三[编辑]

二更孤帳理秦箏。若個弦中無怨聲。忽憶征夫鎮沙漠,遣妾煩怨雙淚盈。

其四[编辑]

當本只言今載歸。誰知一別音信稀。賤妾猶自姮娥月,一片貞心獨守空閨。

其五[编辑]

三更寂寞取箜篌,歎征□□□□□。□□□□□□□,□□□□□□□。

其六[编辑]

爾為君王效忠節,都緣名利覓封侯。願君早登丞相位,妾亦能孤守百秋。

其七[编辑]

四更叢竹弄宮商。每恨賢夫在漁陽。池中比目魚遊戲,海鷗雙□□□□。

新集孝經十八章[编辑]

其一[编辑]

新歌舊曲遍州鄉。未聞典籍入歌場。新合孝經皇帝感,聊談聖德奉賢良。

其二[编辑]

開元天寶親自注,詞中句句有龍光。白鶴青鸞相間錯,連珠貫玉合成章。

其三[编辑]

歷代已來無此帝,三教內外總宣揚。先注孝經教天下,又注老子及金剛。

其四[编辑]

始皇無道焚燒盡,賴得仙人壁裡藏。拾得故文多損壞,孔生賡續巧相當。

其五[编辑]

立身行道德揚名。君臣父子禮非輕。事君盡忠事父孝,感得萬國總歡情。

其六[编辑]

愛親行道普溫恭。他親亦與己親同。德孝流行遍天下,刑于四海悉皆通。

其七[编辑]

在上不驕何所危。制節謹度莫行非。一國之財不奢泰,費用約儉有何虧。

其八[编辑]

上下無怨國中安。保其社稷鬼神歡。為作宮室四時祭,容止可法得人觀。

其九[编辑]

日月星辰天子服,藻火粉米度人衣。言滿天下無怨惡,先王禮服總須知。

其十[编辑]

資父事母而愛同。夙興夜寐問溫恭。但能三者具備矣,聖人之教必流通。

其十一[编辑]

□□□□□□□,□□□□□□通。皇帝親耕萬物熟,嘉禾合穗至今豐。

其十二[编辑]

□□□□□□□,□□□□□□□。故能安親行孝道,揚名後世普天和。

其十三[编辑]

上說明王行孝道,下論庶俗事先親。儒教之中是第一,孝感天地動鬼神。

其十四[编辑]

乾坤兩卦順陰陽。星辰日月耀三光。萬聖之中有一主,臣忠子孝在天王。

其十五[编辑]

九經皓汗論今古,書契文字發殷湯。孔子曾參說五孝,講出開宗第一章。

其十六[编辑]

孝經宗祖仲尼居,孔子講說及諸徒。子弟總有三千數,達者唯有七十餘。

其十七[编辑]

資于事父而愛君。先須孝養有一星。□□□□□□□。夜五起莫生嗔。

其十八[编辑]

故以孝順而別□,□□□□□□□。保其祿位倉廩實,居官起職□□□。

聖教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夜半子。摩耶夫人誕太子。步步足下生蓮花,九龍齊吐溫和水。

其二[编辑]

雞鳴醜。昔日諸親本自有。黃羊車匿圈東西,不那千人自心有。

其三[编辑]

平旦寅。太子因中是佛身。本有三十二相好,神通智惠異諸人。

其四[编辑]

日出卯。出門忽逢病死老。即知此戒正堪修,便是回心求佛道。

其五[编辑]

食時辰。本性持戒斷貪嗔。不羨世間為國主,為求涅槃成佛因。

其六[编辑]

隅中巳。庫藏金銀盡佈施。憐貧恤老及慈悲,每有苦哉今日是。

其七[编辑]

正南午。太子修行實辛苦。每日持齋一麻麥,舍卻慳貪及父母。

其八[编辑]

日昳未。太子神通實智惠。眉間放光照十方,救拔眾生出五趣。

其九[编辑]

晡時申。太子廣開妙法門。降得魔王及外道,莎羅林裡見世尊。

其十[编辑]

日入酉。閻浮提眾生難化誘。願求世尊陀羅尼,若有人聞誦持受。

其十一[编辑]

黃昏戌。佛聞雙林無有失。阿難合掌白佛言,文殊來問維摩詰。

其十二[编辑]

人定亥。十大弟子來懺悔。佛說西方淨土國,見聞自消一切罪。

學道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夜半子。陰中真如止。觀心超有無,寂然俱空理。

其二[编辑]

雞鳴醜。實相離空有。但作不住觀,薰成無量壽。

其三[编辑]

平旦寅。學道事須貧。了無卓錐地,會合涅槃因。

其四[编辑]

日出卯。佛性處煩惱。正念知色空,可得菩提道。

其五[编辑]

食時辰。勤息除我人。善了平等性,當證法王身。

其六[编辑]

隅中巳。伏折內魔使。外境自然除,圓成調禦士。

其七[编辑]

正南午。身中有淨土。澄心離斷常,佛性自然睹。

其八[编辑]

日昳未。識性如鼎沸。定惠圓三空,當成四無畏。

其九[编辑]

晡時申。法性契於塵。善作無住相,生滅體為真。

其十[编辑]

日入酉。色心應非久。內外若不安,覺道中為首。

其十一[编辑]

黃昏戌。須詮能所律。與般若相應,湛然離入出。

其十二[编辑]

人定亥。蘊中真如在。但悟八識源,自成七覺海。

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平旦寅。□□□□未安身。奉勸有男須入學,莫言推道我家貧。
從小父娘□□□,到大僂儸必越人。縱然未得一官職,筆下方圓養二親。

其二[编辑]

日出卯。□□□□□衣巧。不言官職作曹司,天下相欽酒飲飽。
村坊每每人□□,□□□□□□□。人夫藂裡得輕行,紙筆在身當役了。

其三[编辑]

食時辰。□□□□□□□。□□□甯心莫慢,逢人禮則切須存。
□□□□□□□,□□□□用勝人。會得先賢經典義,何愁到處不安身。

其四[编辑]

隅中巳。有子須交識文字。共人兩遞定英雄,把筆思惟獲道理。
遠近稱傳到姓名,遙聞談說人皆美。世人不敢苦欺陵,都為文章有綱紀。

其五[编辑]

正南午。讀書便是在身寶。高官卿相在朝廷,幼時入學曾辛苦。
□□□□□□□,□□□□□□□。假如未遇在中間,時人豈敢來輕侮。

其六[编辑]

日昳未。□□□□莫辭廢。然知日下涉劬勞,成名還有淩雲智。
□□□□□□□,□□□□□□□。他身若得高官職,百里之成作偉器。

其七[编辑]

晡時申。勸君交子勝留銀。不見昔時勤學仕,衣錦還鄉朱買臣。
名播其傳天下說,揚名父母不及親。但交十年冬夏讀。不摟變作一貧人。

其八[编辑]

日入酉。常行好事勸朋友。東舍遙呼去吃茶,西舍周流去飲酒。
□□□□□□□,□□□□□□□。羨他德義美三端,遐方四海相知友。

[编辑]

其一[编辑]

黃昏戌。官職比來從此出。文章爭不多心學,有智勿令生愧悔。

其二[编辑]

人定亥。先王典籍合敬愛。若能讀得百家書,萬劫千生名價在。

其三[编辑]

夜半子。春榜即寫才文字。朝廷以下騁詞章,萬個之中無有二。

其四[编辑]

雞鳴醜。權隱在塵非長久。一朝肥馬衣輕裘,富貴榮華萬物有。

南宗贊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長。一更長。如來智惠化中藏。不知自身本是佛,無明障蔽自慌忙。
了五蘊,體皆亡。滅六識,不相當。行住坐臥常注意,則知四大是佛堂。

其二[编辑]

一更長。二更長。有為功德盡無常。世間造作應不及,無為法會體皆亡。
入聖位,坐金剛。詣佛國,遍十方。但詣世界原貫一,決定得入於佛行。

其三[编辑]

二更長,三更嚴。坐禪執定苦能甜。不信諸天甘露蜜,魔軍眷屬出來看。
諸佛教,實福田。持齋戒,得生天。生天終歸還墮落,努力回心趣涅槃。

其四[编辑]

三更嚴。四更闌。法身體性本來禪。凡夫不念生分別,輪回六趣心不安。
求佛性,向裡看。了佛意,不覺寒。廣大劫來常不悟,今生作意斷慳貪。

其五[编辑]

四更闌。五更延。菩提種子坐紅蓮。煩惱泥中常不染,恒將淨土共金顏。
佛在世,八十年。般若意,不在言。夜夜朝朝恒念經,當初求覓一言詮。

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初。少年光景暫時無。一世之間何足度,誰知四大是空虛。人皆恒作千年調,謂將不死鎮安居。有錢不解修功德,沽酒買肉事凶粗。終日貪生不覺老,鬢邊白髮實難除。面上紅顏千道皺,腰疼脊曲項筋□。眼暗耳聾見不辨,頭風腦轉手專遇。口中牙齒並落盡,皮肉瘦損□身枯。出門入戶著弱杖,坐臥欲起覓人扶。村舍追隨不能去,親情故舊往還疏。丈夫一朝身如此,與死無別有何殊。

其二[编辑]

二更分。閻浮眾生不可論。終日匆匆望富貴,誰先□業受饑貧。當時梳頭鏡裡照,如今一攏永無因。被他將衣面上蓋,合眼瞑瞑不解嗔。從你男女頭前哭,千呼萬喚耳不聞。腳著紙靴常不脫,眼索衣裳遮莫嗔。終歸不免深埋卻。(下缺)

太子入山修道贊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夜月涼。東宮見道場。幡花傘蓋日爭光。燒寶香。

其二[编辑]

共奏天仙樂,龜茲弄宮商。美人無那手頭忙。聲繞梁。

其三[编辑]

太子無心戀,閉目不形相。將身不作轉輪王。只是怕無常。

其四[编辑]

二更夜月明。音樂堪人聽。美人纖手弄秦箏。貌輕盈。

其五[编辑]

姨母專承事,耶輸相逐行。太子無心戀色聲。豈能聽。

其六[编辑]

輪回三惡道,六趣在死生。從來改卻這般名。只是換身形。

其七[编辑]

三更夜已停。嬪妃睡不醒。美人夢裡作音聲。往往迎。

其八[编辑]

出家時欲至,天王號作瓶。宮中聞喚太子聲。甚叮嚀。

其九[编辑]

我是四天王,故來遠自迎。朱鬃便躡紫雲騰。夜逾城。

其十[编辑]

四更夜已偏。乘雲到雪山。端身正坐向欲前。坐禪延。

其十一[编辑]

尋思父王憶,每常姨母憐。耶輸憶我向門看。眼應穿。

其十二[编辑]

便即喚車匿,分付與衣冠。將吾白馬卻歸還。傳我言。

其十三[编辑]

五更夜已交。帝釋度金刀。毀形落髮紺青毫。鵲締巢。

其十四[编辑]

牧牛女獻乳。長者奉香茅。誓當作佛苦海嶠。眉間放白毫。

其十五[编辑]

日食一麻麥,六載受勤勞。因充果滿自逍遙。三界超。

法體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平旦寅。洗足燒香禮世尊。胡跪虔誠齊發願,努力修取未來因。

其二[编辑]

日出卯。憑案尋經傳聖教。過去之佛舍輪王,妻兒眷屬何須樂。

其三[编辑]

食時辰。縱然被罵莫生嗔。遍體膿血流不盡,總是皮囊虛壞身。

其四[编辑]

隅中巳。析時持齋莫貪利。暫時清淨能護持。即獲彌陀珍寶器。

其五[编辑]

正南午。努力勤修存防護。六根之際用功夫,莫交外境來相誤。

其六[编辑]

日昳未。眾生須作出罪意。莫言出家空剃頭,不得隨風波浪去。

其七[编辑]

晡時申。若能觀行最為珍。一切善法從心起,十方諸佛不離身。

其八[编辑]

日入酉。莫學渴鹿驅焰走。空走功夫滿波波,法水何時得入口。

其九[编辑]

黃昏戌。智惠明燈暗中出。宮羅歸舍藏德建,文殊方丈失銅鐘。

其十[编辑]

人定亥。普勸眾生莫造罪。釋迦猶自入涅槃,豈有凡夫得長在。

其十一[编辑]

夜半子。鎮向凡夫即須去。不如聞早學禪師,一保之身莫空去。

其十二[编辑]

雞鳴醜。四大之身應不久。刹那造罪即無常,三逢地獄沒人救。

禪師五更轉[编辑]

[编辑]

一更淨坐觀刹那。生滅妄想遍娑婆。客塵煩惱積成劫,以劫除劫轉更多。

其二[编辑]

二更淨坐息心神。喻若日月去浮雲。未識心時除妄想,只此妄想本來真。

其三[编辑]

真妄元來同一體。一物兩名難合會。合會不二大丈夫,歷劫相隨今始解。

其四[编辑]

三更淨坐入禪林。息妄歸真達本心。本心清淨五個物,只為無物悉包融。

其五[编辑]

包融一切含萬境,色空不異何相得。故知萬法一心生,卻將法財施一切。

其六[编辑]

四更念定悟總持。無明海底取蓮藕絲。取絲出水花即死,不取絲時花即萎。

其七[编辑]

二疑中間難啟會。勸君學道莫懈怠。念念精進須向前,菩提煩惱難瞭解。

其八[编辑]

瞭解煩惱是癡人。心心數法不識真。一物不念始合道,說即得道是愚人。

其九[编辑]

五更隱在五陰山。叢林鬥暗侵半天。無明道師結跏坐,入定虛凝證涅盤。涅盤生死皆是幻,無有此岸非彼岸。

其十[编辑]

三世共作一刹那,影現世間出三界。若人達此理真如,行住坐臥皆三昧。

破阵乐[编辑]

西戎最沐恩深。犬羊违背生心。神将驱兵出塞,横行海畔生擒。
石堡岩高万丈,雕窠霞外千寻。一喝尽属唐国,将知应合天心。

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夜半子。幹將造劍國無二。臣劍安在木松間。為父報讎不惜死。

其二[编辑]

雞鳴醜。子胥乃別梁王走。會稽山中逢赤眉,龍泉寶劍刀下吼。

其三[编辑]

平旦寅。昔日巢父堯時人。許由不羨九州長,臨河洗耳不許臣。

其四[编辑]

日出卯。五帝三皇元自巧。神農為人辨五穀,涉歷山川嘗百草。

其五[编辑]

食時辰。夫子東行厄在陳。九曲明珠難可任,悔不桑間問女人。

其六[编辑]

隅中巳。昔日秦王造地市。一心擬捉張子房,人死為名複為利。

其七[编辑]

正南午。王莽殿前懸布鼓。路上行人皆來打,一心擬捉漢光武。

其八[编辑]

日昳未。荊軻報讎燕太子。不殺秦王為仁義,如今反作秦地鬼。

其九[编辑]

晡時申。齊晏雖小大國臣。二桃何為殺三人,田疆接冶喪其身。

其十[编辑]

日入酉。昔日秦坑能消酒。項王不取範增言,韓信投降漢王走。

其十一[编辑]

黃昏戌。蕭何相國能造律。張良謀計無人過,韓信管兵不輸失。

其十二[编辑]

人定亥。項伯投門都敬愛。項莊儛劍殺漢王,乃得張良救樊噲。

十二時[编辑]

自從塞北起煙塵,禮樂詩書總不存。不見父兮子不子,不見君兮臣不臣。暮聞戰鼓雷天動,曉看帶甲似魚鱗。只是偷生時暫過,誰知久後不成身。願得再逢堯舜日,聖朝偃武卻修文。勤學不辭貧與賤,發憤長歌十二時辰。

其一[编辑]

平旦寅。少年勤學莫辭貧。君不見朱買臣未得貴,猶自行歌背負薪。

其二[编辑]

日出卯。人生在世須臾老。男兒不學讀詩書,恰似園中肥地草。

其三[编辑]

食時辰。偷光鑿壁事殷勤。丈夫學問隨身實,白玉黃金未是珍。

其四[编辑]

隅中巳。專心發憤尋詩史。每憶賢人羊角哀,求學山中並糧死。

其五[编辑]

正南午。讀書不得辭辛苦。如今聖主召賢才,用爾中華長去武。

其六[编辑]

日昳未。暫時貧賤何羞恥。昔日相如未遇時,恓惶賣卜於廛市。

其七[编辑]

晡時申。懸頭刺股是蘇秦。貧病即令妻嫂行,衣錦還鄉爭拜秦。

其八[编辑]

日入酉。金樽多瀉蒲桃酒。勸君莫棄失途人,結交承仕須朋友。

其九[编辑]

黃昏戌。吟詩獨坐茅庵室。天子不將印信迎,誓隱山林終不出。

其十[编辑]

人定亥。君子雖貧禮常在。松柏縱然經歲寒,一片貞心常不改。

其十一[编辑]

夜半子。莫言屈滯長如此。鴻鳥只思羽翼齊,點翅飛騰千萬裡。

其十二[编辑]

雞鳴醜。莫惜黃金結朋友。蓬蒿豈得久榮華,飄颻萬里隨風走。

十二時行孝文[编辑]

其一[编辑]

平旦寅。早起堂前參二親。處分家中送菽水,莫交父母喚聲頻。

其二[编辑]

日出卯。立身之本須行孝。甘脆盤中莫使空,時時奉上知饑飽。

其三[编辑]

食時辰。居家治務最須勤。無事等閒莫外宿,歸來勞費父娘嗔。

其四[编辑]

隅中巳。忠孝之心不合二。竭力勤酬乳哺恩,自得名高上史記。

其五[编辑]

正南午。侍奉曾親莫辭訴。回乾就濕長成人,如今豈合論辛苦。

其六[编辑]

日昳未。在家行孝兼行義。莫取妻言兄弟疏,卻交父母流雙淚。

其七[编辑]

晡時申。父母堂前莫動塵。縱有些些不稱意,向前小語善諮聞。

其八[编辑]

日入酉。但願父母得長壽。身如松柏色堅貞,莫學愚人多飲酒。

其九[编辑]

黃昏戌。下簾拂床早交畢。安置父母臥高堂,睡定然後抽身出。

其十[编辑]

人定亥。父母年高須報愛。但能行孝向尊親,亦得揚名于後代。

其十一[编辑]

夜半子。孝養父母存終始。百年恩愛暫時間,莫學愚人不歡喜。

其十二[编辑]

雞鳴醜。高樓大宅安得久。常勸父母發慈心,孝傳題名終不朽。

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夜半子。減睡還須起。端坐正觀心,掣卻無明被。

其二[编辑]

雞鳴醜。側目看窗牖。明來暗自除,佛性心中有。

其三[编辑]

平旦寅。發意斷貪嗔。莫令心散亂,虛度壹生身。

其四[编辑]

日出卯。取鏡當心照。情知內外空,更莫生煩惱。

其五[编辑]

食時辰。努力早出塵。莫念時時苦,會取涅槃因。

其六[编辑]

隅中巳。火宅難居止。恒將敗壞身,漂流生死海。

其七[编辑]

正南午。四大無樑柱。誰知假合身,萬物皆無主。

其八[编辑]

日昳未。造罪相連累。無常念念至,徒勞滿破費。

其九[编辑]

晡時申。須見未來因。念身不久住,終歸一微塵。

其十[编辑]

日入酉。觀身知不久。念念不離心,須臾恒在手。

其十一[编辑]

黃昏戌。須臾歸暗室。每常在江中。不收亦不失。

其十二[编辑]

人定亥。金烏早已改。驅驅不暫停,萬物徒喪會。

失調名[编辑]

當今皇帝聖明天。先倫面對玉階前。百僚群臣呼萬歲,拜賀聖明天。旗幡隊伍,共日爭先。

失調名[编辑]

乾符蓋帝光明年。從此我□出聖賢。福日百憑南山。滿口歌揚,情唱快活年。不管老少盡感歡。得見君王遑禮拜,恰似卉繞含延。

新合千文皇帝感辭[编辑]

其一[编辑]

帝詔四海贊諸賓。黃金滿屋未為珍。難煞某乙無才學,且聽歌舞說千文。

其二[编辑]

天實聖主明三教,追尋隱士訪才人。金聲玉管恒常妙,近來歌舞轉加新。

其三[编辑]

禦注孝經先□唱,又談千文獻明君。一一總依書上說,不是歌裡滿座聽。

其四[编辑]

天地玄黃辨清濁,籠羅萬歲合乾坤。日月本來有盈昃,二十八宿共參辰。

其五[编辑]

宇宙洪流不可測,節氣相推秋複春。四時回轉如流電,燕去鴻來愁煞人。

其六[编辑]

三年一閏是尋常。雲騰致雨有風涼。暑往律移秋氣至,寒來露結變成霜。

其七[编辑]

形端表正自相身。四海知識總相親。禍因惡積行千里,福緣善慶滿鄉鄰。

其八[编辑]

海水由來有鹹味,河水分流入建章。龍魚帶鱗潛戲水,鴛鴦刷羽遠遨翔。

其九[编辑]

劍號巨闕七星文。珠稱夜光蛇報恩。菜重芥姜續所貴,李柰甚珍獻聖君。

回波樂[编辑]

回波爾時大賊,不如持心斷惑。縱使誦經千卷,眼裡見經不識。不解佛法大意,徒勞排文數黑。頭陀蘭若精進,希望後世功德。持心即是大患,聖道何由可克。若悟生死之夢,一切求心皆息。

三台[编辑]

其一[编辑]

正月年首初春。□□改故迎新。李玄附靈求學,樹下乃逢子珍。項託柒歲知事,甘羅十二相秦。若無良妻解夢,馮唐甯得忠臣。

其二[编辑]

二月遙望梅林,青條吐葉(下缺)

五更轉[编辑]

其一[编辑]

一更初。自恨長養枉生軀。耶娘小來不教授,如今爭識文與書。

其二[编辑]

二更深。孝經一卷不曾尋。之乎者也都不識,如今嗟歎始悲吟。

其三[编辑]

三更半。到處被他筆頭算。縱然身達得官職,公事文書爭處斷。

其四[编辑]

四更長。晝夜常如面向牆。男兒到此屈折地,悔不孝經讀一行。

其五[编辑]

五更曉。作人已來教未了。東西南北被驅使,恰如盲人不見道。

十二時[编辑]

其一[编辑]

平旦寅。叉手堂前諮二親。耶娘約束須領受,檢校好惡莫生嗔。

其二[编辑]

日出卯。情知耶娘漸覺老。子父恩深沒多時,遞戶相勸須行孝。

其三[编辑]

食時辰。尊重耶娘生爾身。未曾孝養歸泉路,來報生中不可論。

其四[编辑]

隅中巳。耶娘漸覺無牙齒。起坐力弱須人扶,飲食吃得些些子。

其五[编辑]

正南午。董永賣身葬父母。天下流傳孝順名,感得織女來相助。

其六[编辑]

日昃未。入門莫取外婿意。六親破卻不須論,兄弟惜他斷卻義。

其七[编辑]

晡時申。孝養父母莫生嗔。第一溫言不可得,處分小語過於珍。

其八[编辑]

日入酉。父母在堂少飲酒。阿闍世王不是人,殺父害母生禽獸。

其九[编辑]

黃昏戌。五㰅之人何處出。空裡喚向百街頭,惡業牽將不揀足。

其十[编辑]

人定亥。世間父子相憐愛。憐愛亦得沒多時,不保明朝阿誰在。

其十一[编辑]

夜半子。獨坐思維一段事。縱然妻子三五房,無常到來不免死。

其十二[编辑]

雞鳴醜。敗壞之身應不久。縱然子孫滿山河,但是恩愛非前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