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65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百五十八 全唐文 卷六百六十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目录

李佑授晉州刺史制

敕:牧守之官,與吾共理,下之安否,係乎其人,必稽前功,方降是命。某官李佑,夙負材器,累經任用,當領軍郡,頗著政聲。而平陽舊都,近罷征鎮,土疆事物,既廣且殷。藉爾良能,為予撫字。夫均其征役,簡其科禁,謹身省事,以臨其人,而人不安,未之有也。往宏是道,以康晉人。可依前件。

武寧軍將王昌涉等授官制

敕:王昌涉等,早以材力,召募從軍,元和以來,南征北伐,鹹有勞績,著於一時。主帥上聞,乞加褒賞,故以寺卿憲職,序而寵之。無棄前功,在申後效。可依前件。

馬總亡祖母韋氏贈夫人制

敕:某官馬總亡祖母韋氏,播茲懿範,貽厥嘉謀,施及孝孫,實居貴仕。將明餘慶,其在追榮,不惟垂裕後昆,抑且光昭幽壤。宜降封邱之命,以慰令伯之心。可贈某夫人。

路貫等授桂州判官制

敕:藩隅之重,委以侯伯,軍府之要,掌在賓寮。貫等以文行修身,以智謀從事,佐廉問澄清之務,撫華夷錯雜之人,俾其乂安,實在參讚,宜及寵命,以光所從。可依前件。

駙馬都尉鄭何除右衛將軍制

敕:周設七萃,漢列八屯,皆以拱衛王宮,肅嚴徼道,統茲騎吏,其屬親賢。某官鄭何,擢秀士林,挺質公器,以貞和陶其性,以禮樂文其身,善積德門,慶連戚裏。況久踐名職,累著聲猷,念舊獎能,宜加榮寵。環列之尹,不易其人,俾宣力於爪牙,不失親於肺腑。可右衛將軍,餘如故。

封太和長公主制

敕:公主之封號也,或以善地,或以嘉名,立愛展親,茲惟舊典。第四女端明成性,和順稟教,靜無違禮,故組紃有常訓,動必中節,故環珮有常聲,歲茂穠華,日新淑問,乃眷肅雍之德,俾開湯沐之封。可封某公主。

宋朝榮加常侍制

敕:河東節度都押衙試太子賓客兼御史中丞宋朝榮,嚐因戰功,擢領邊郡,揆能適用,故有轉遷。龍樓上寮,衙門右職,雖有兼命,未表殊恩。宜加騎省之榮,不改憲台之重,以茲寵任,足報忠勳。爾其敬承,無墮乃力。可檢校左散騎常侍,餘如故。

贈陣亡軍將等刺史制

敕:故某官某等:王師問罪,至於淄青,爾等同執幹戈,親當矢石,忠而盡瘁,勇而亡身,或退卒於師,或進歿於戰,俱死王事,深惻朕心。念捐軀於軍前,宜追命於泉下,郡守之貴,以示褒榮。可依前件。

諸道軍將等授官制

敕:平齊之役也,諸軍指期,眾校合戰,某官等各輸戮勇,同樹勳勤。永思積日之勞,頗愧逾時之賞,故於獎授,有所超遷。朝右貴班,宮坊清秩,或參憲職,分以命之,庶知我心,不忘忠力。可依前件。

裴度韓宏等各賜一子官並授侄女婿等制

敕:某官某等:謁廟郊天,改元肆眚,是為大慶,與眾共之。矧股肱心膂之臣,與吾同體,延賞任子,其可廢乎?爾等或以文華,或以吏職,有所修立,稟於義方,自當褒升,況沾慶澤。俾舉展親之典,用葉推恩之道,猶子愛婿,各命以官。爾其敬承,無忝朝獎。可依前件。

入回紇使下軍將官吏夏侯仕戡等四十人授卿監賓客諮議衛佐同制

敕:某官夏侯仕戡等:前命鄭歡之入回紇也,爾等參護使車,用祗王命,悉心盡力,有恪恭跋涉之勤焉。宜以省寺軍衛之班,宮坊府邸之用,舉為賓典,分以寵之,辨等旌勞,於是乎在。可依前件。

盧昂要可監察御史裏行知轉運永豐院制

敕:虢州司戶參軍盧昂,前負瑕疵,事多曖昧,今聞修省,善亦昭彰。況有大僚,同知情狀,且明非罪,仍舉有才。吾信人言,遂可其奏,爾思自效,無辱所知。可依前件。

張維素亡祖紘贈戶部郎中制

敕:右散騎常侍張維素亡祖某縣令某,德合上元,才終下位,命屈於當代,慶流於後昆,故其孝孫,實登貴仕。《經》曰「無念爾祖」,《詩》曰「貽厥孫謀」,此言孫之謀能顯揚其先,祖之德能垂裕於後也。不追榮於列宿,曷旌德於太邱?可贈戶部郎中。

興州刺史鄭公逵授王府長史李循授興州刺史同制

敕:鄭公逵等,或以行稱,或以才舉。進修所致,班秩不卑,改命序遷,各適其用。且乘朱輪於郡邸,曳長裾於王門,士子名宦至斯,亦不為不遇也。立朝案部,各敬爾官。可依前件。

權知陵州刺史李正卿正除刺史制

敕:審材之要,考察為先,吾之於人,試乃可用。李正卿頗闚吏道,因假郡符,畏法愛人,善於其職。夫速旌其能則吏勸,久於其政則化成,未可轉遷,就加真秩。副吾知獎,無怠始終。可陵州刺史。

知渭橋院官蘇浰授員外郎依前職前進士王績授校書郎江西巡官制

敕:某官蘇浰,嚐以幹良,分領劇務,受任稱職,主者上聞。績既有成,賞安可缺?前進士王績,亦以藝學,籍名太常,著為令聞,及此慰薦。一以課進,一以才升,鹹加班榮,同以褒獎,台官、校職,爾各欽承。可依前件。

湖南都押衙監察御史王璀可柳州司馬依舊職制

敕:某官王璀:郡司馬之官,秩祿頗厚,凡在戎行有軍課者,多兼命以優寵焉。而璀以鞭弭橐,從事征鎮,前後主帥,鹹稱有功。宜加新命,仍率舊職,蓋欲旌往勞而責來效也。爾其勉之。可兼柳州司馬。

安南告捷軍將黃士傪授銀青光祿大夫試殿中監制

敕:某官黃士傪:戎首來降,陪臣告捷,服勤靡鹽,將命無違。宜以恩榮,獎其勞效,貴階崇秩,兼而寵之。可依前件。

授徐綰兵部員外郎李光嗣右司員外郎制

敕:具官徐綰,以丞相之子,為尚書郎,人得見於會朝,而不得見於私室,其言不敢近政,其動未嚐違謙,用是寡尤,式彰能訓。論者美宣祖大臣以行至移風稱易名者,必曰光嗣之王父也。爾克敬有後,敏以自圖,多所周防,恐墜遺法。而皆以去列,可使陟居武庫部都曹。郎選惟重,並舉而授,無墮當官。可依前件。

王鎰可刑部員外郎制

敕:刑曹郎闕,朕詔執事,擇可以善於其職者。而殿中侍御史王鎰,自居殿中,能察非法,連鞫庶獄,多協平允,加以溫敏靜專,可當是選。一歲之獄,決在秋冬,今方其時,宜敬乃職。

京兆府司錄參軍孫簡可檢校禮部員外郎荊南節度判官浙東判官試大理評事韓佽可殿中侍御史巡官試正字晁樸可試協律郎充推官同制

敕:某官孫簡等:凡使府之制,量職之輕重以命官,揆時之遠近以進秩,俾等殺有常序,遷次有常程,勞逸均而名分定矣。簡自登憲司,佐相幕府,暨糾天府,皆有可稱。而佽等亦以文學發身,謀畫效用。荊揚、浙右,實籍賓僚,況今之公卿大夫,皆由此途出,慎爾職事,爾無自輕。可依前件。

冀州奏事官田練可冀州司馬兼殿中侍御史制

敕:某官田練,幹敏立身,公勤濟事,奉州將之手疏,達軍人之血誠。念其忠勞,宜有寵擢,假憲名於殿內,遷郡秩於治中。茲謂兼榮,爾其敬受。可依前件。

薛常翽可邢州刺史本州團練使制

敕:新授深州刺史薛常翽,平蔡之役,常領偏師,實立勳勞,遂膺寵任。今屬方隅多故,將守用能,且以翽之長材,居邢之要地,故命魚符換郡,熊軾移轅。夫事至而功成,時來而節見,此忠良之事業也。爾其念之哉!可依前件。

牛元翼可檢校左散騎常侍深州刺史御史大夫制

敕:某官兼御史中丞權知深州事牛元翼:命官之要,凡試吏者,必俟成效,然後即真。而元翼有理戎之才,扞城之略,權領軍郡,能修武經,士樂人安,厥有成績。是用假威台憲,真拜郡符,仍以金貂,示其兼寵。吾聞忠臣立節,烈士垂名,其要無他,得時而已。勉竭才力,副予斯言。可依前件。

王眾仲可衡州刺史制

敕:前虔州刺史王眾仲,聚學修身,由文飾吏,累經任使,頗著良能,前牧南康,亦聞有政,宜新印綬,載領藩條。而衡湘之間,蠻越雜處,無以俗陋,不慎乃事,無以地遠,而怠厥心,副吾陟明,俟汝奏課。可依前件。

田盛可金吾將軍勾當左衛事制

敕:右金吾衛將軍田盛:夫任官至執金吾,古今所榮重也。而盛生勳德門,有文武略,居貴介而無佚,領誰何而有勞。言念徼巡之功,宜及轉遷之命,處左攝事,以表使能。可依前件。

陳楚男王府諮議參軍君賞可定州長史兼御史軍中驅使制

敕:某官陳君賞,夙承義訓,幼有令聞,專繼弓裘之名,通知軍旅這事。因仍憲職,兼佐郡符。敬服寵章,勉從任使。

崔承寵可集州刺史制

敕:太子左諭德崔承寵,早登班級,亟換星霜,自陳力於貴朝,屢奉辭於外國,職由事博,績以勞成。就力宮坊,既申讚諭之美,分符郡邸,佇聞刺舉之能。宜勵公心,祗承寵命。

前貝州刺史崔鴻可重授貝州刺史制

敕:前貝州刺史崔鴻,嚐牧貝邱,能修其職,及辭印綬,頗廑去思。相時之宜,從人之望,俾換新命,再臨舊邦。況聞貯蓄時材,諳詳物務,而方州思理,侯伯薦能。勉勤為政之心,勿忝知人之舉。

前吉州刺史李繁可依前吉州刺史制

敕:前吉州刺史李繁,累奉藩條,皆奏課第。故移縉雲之政,俾牧廬陵之人,雖降璽書,未臨郡邸。屬魚章改造,熊軾追還,事既謀新,職宜仍舊。勉率分憂之任,庶成來暮之謠。

瀛漠州都虞候萬重皓可坊州司馬制

敕:某官萬重皓,嚐資武力,早備戎行,頗曆艱虞,亦聞勤效。而藩隅未靖,遷轉從宜,言念前勞,宜加優秩。可坊州司馬。

崔墉可河南府法曹參軍制

敕:鄆曹觀察判官監察御史裏行崔墉,文行飾躬,公清奉職,士林推美,藩府薦能。軍旅之間,久資其用,忠勤之後,不隕其名。宜拔才於功臣,俾試吏於府掾。可依前件。

前河陽節度使魏義通授右龍武軍統軍前泗州刺史李進賢授右驍衛將軍並檢校常侍兼御史大夫制

敕:文武之才,內外迭用,軍國之任,出入遞遷,斯所以優勳賢而均勞逸也。某官魏義通,以戎功積久,榮委旌旄;某官李進賢,以軍課居多,寵分符竹。各勤其職,咸用所長。是以河陽三城,鎮靜而不擾;泗濱一郡,緝理而有勞。我有禁軍,爾宜分領,親信則倚為心膂,動用則張為爪牙,苟非其人,不副此任。鹹假貂蟬之貴,仍兼憲職之榮,勉哉二臣,無替一志。可依前件。

李元成等授官制

敕:黔州觀察使兼度支使李元成等,或蘊蓄能才,谘謀是藉,或分領劇務,課績有成。並可奏書,各遷憲職,勉勤乃事,無忝所知。可依前件。

馬總準制追贈亡父請回贈亡祖制

敕:夫積善者慶鍾於後,顯揚者光昭於先。而總貴為邦君,賢為國士,荷貽謀之訓,用率義之文,上獻表章,有所陳乞。朕念其祖德,褒以台郎,所以複陳實必興之言,慰範喬泣涕之思,庶使幽顯,兩無恨焉。可贈某官。

權知朔州刺史樂璘正授兼御史中丞制

敕:樂璘專習武經,旁通吏道,試補郡守,以觀其能,連帥上聞,果副所舉。夫審官之要,在因其所長而任之,則政速成而化易就也。才既試可,官宜即真;何以寵之,就加憲職。可朔州刺史兼御史中丞。

神策軍推官田疇加官制

敕:田疇官列環衛,職參禁軍,慎檢有聞,恭勤無怠。顧是勞效,例當轉遷,郡佐官寮,以示兼寵。

裴敞授昭義軍判官裴侔授義成軍判官各轉官制

敕:裴敞等:昭義、義成,今之重鎮,實藉賓介,以參謀猷。而二帥皆勤於奉公,精於辟士,度才而授職,循序而請官。頗合所宜,鹹可其奏。可依前件。

雲州刺史高榮朝除太子賓客河東都押衙制

敕:高榮朝常領銳師,入攻堅寇,因累獎賞,位至專城。才有所長,宜遷戎職,功不可忘,兼進榮班。勉事元戎,無替勞效。

韋綬等賜爵制

敕:韋綬等,去年春夏,同奉寢園,事集禮成,副吾哀敬。宜加封爵,以報恪勤。可依前件。

烏重明等贈官制

敕:故某官烏重明等:夫生樹功勤,歿加褒飾,有國之常典也。重明等在興元初,常執勤於奉天,策勳為定難,無祿即代,有勞未圖。星歲屢遷,光塵不昧,聞鞞之念,予心曷忘?俾慰幽泉,各追顯秩。可依前件。

羽林龍武等軍將士各加改轉制

敕:夫軍衛警則內外嚴,爵賞明則忠勤勸。爾等咸以材力,列於禁營。屬去年以來,屢陳儀仗,雖加賜予,未答勤勞。因詔有司,舉行賞典。吾匪虛授,爾宜敬承,文武班資,各從序進。可依前件。

新羅賀正使金良忠授官歸國制

敕:新羅使倉部郎中金良忠等:朕以文明御時,以仁信柔遠,聲教所及,駿奔而來。況溟漲一隅,舟航萬里,爾慕我化,我圖爾勞,隨其等倫,命以寵秩。無替前效,永為外臣。可依前件。

除裴垍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制

門下:朕聞後德惟臣,臣德惟良。在太宗時,實有房、杜讚貞觀之業;在元宗時,實有姚、宋輔開元之化。鹹克佑我烈祖,格於皇天。朕祗奉丕圖,懋繼前烈,思欲貞百度,和萬邦,建中於人,垂拱而理,永維房、宋之化。寤寐求思,至誠感通,上帝眷佑,果賚良弼,輔予一人。正議大夫行尚書戶部侍郎上柱國賜紫金魚袋裴垍,器得天爵,文為國華,行有根源,詞無枝葉,忠敬恭順,貫之以誠心,方潔貞廉,輔之以通識,玉立不倚,金扣有聲。洎內掌綸言,密參樞務,嚴重有大臣之體,溫雅秉君子之文。每獻納之時,動有直氣,當顧問之際,言無隱情,遠圖是經,大事能斷,匡予不逮,時乃之功。及領地官,且司邦賦,會計務劇,出納事殷,投利刃而皆虛,委棼絲而必理。曆試已久,全才益彰,宜登中樞,以副僉望。夫宰輔者,下執邦柄,上代天工,為國蓍龜,注人耳目。爾尚降乃德以親百姓,廣乃誌以序九流,匡朕心以清化源,從人欲以致和氣。予欲宣力,汝為股肱;予欲詢謀,汝為心膂。予違望於汝弼,勿謂不從;汝言逆於朕心,必求諸道。獨立勿懼,直躬而行,明聽斯言,敬踐乃位。嗚呼!罔俾房、宋專美於前。可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散官、勳、賜如故。主者施行。元和六年十一月。

除段祐檢校兵部尚書右神策軍大將軍制

門下:為君之心,惟功勞是念,有國之典,以賞勸為先。其有輯睦師徒,保綏黎庶,盡勤王之節,建護塞之勳,則宜進以官常,委之軍要,兼文武之秩,參內外之榮,斯所以彰念功而明懋賞也。四鎮北庭行軍兼涇原等州節度支度營田觀察處寘等使光祿大夫檢校工部尚書使持節涇州諸軍事涇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國雁門郡開國公段祐,早膺事任,累著公忠,名因義聞,位以勤致。自分戎閫,實控塞門,明舉武經,大修邊務,士卒有勇,保障無虞,虜不近邊,農皆狎野。展執珪之勤禮,瀝戀闕之深誠,方圖爾勞,且遂其誌。夫六官庀職,大司馬列於前,二翼分師,大將軍處其右,長夏官以率屬,領環衛而拱宸,苟非信臣,安可兼委?嘉乃實效,副予虛求,將慎重其腹心,宜進登於喉舌。敬服休命,勉揚令圖。可檢校兵部尚書右神策軍大將軍知軍事,散官、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除趙昌檢校吏部尚書兼太子賓客制

門下:王者以尚齒尊賢為禮,以念功任舊為心,況文武之才,有以兼備,則中外之職,所宜迭居,所以寵舊勳而優耆德者也。前荊南節度管內支度營田觀察處寘等使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兵部尚書兼江陵尹上柱國天水郡開國公趙昌,聚學飾身,修誠致用,久膺事任,累著勳猷。統護交州,威惠之聲克振;鎮臨南海,撫循之政有經。自移部荊門,馳心魏闕,增修職貢,益勵忠勤。爰舉寵章,用旌茂績。夫望優四皓,然後能調護春闈;才冠六卿,然後能綱紀會府。惟爾年德足尚,可以周旋其間。宜增喉舌之榮,以崇羽翼之任。服我休命,其惟懋哉!可檢校吏部尚書兼太子賓客,散官、勳、封如故。主者施行。

 卷六百五十八 ↑返回頂部 卷六百六十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