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8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百四十八 全唐文 卷八百五十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李元龜

元龜,後唐清泰元年官刑部郎中。

請令貶降官歸葬疏

開成格:凡貶降官,本處春秋以存亡報省。如沒於貶所,有骨肉許歸葬。如無骨肉,本處便與埋葬。

李盈休

盈休,後唐清泰元年官司勳郎中。

禁敘勳越次奏

奉詔:各令於律令格式內,抄出本司合行公事。本司職典勳官,近日凡初敘勳,便至柱國。臣見本朝承平時,至於位至宰輔藩臣,其勳亦從初敘。蓋示人揚曆功用之重也。勳格自武騎尉七品至上柱國正二品,凡十二轉。今後群官得敘勳首,並請自武騎尉依次敘進,無容隔越。

杜崇龜

崇龜,後唐清泰初官翰林待詔右讚善。

請修省以塞天變表

近日星辰變度,苦雨霖霪。是生靈共感之災,致緯象垂芒之異。惟宜修德,以答元穹。臣竊以修德遍在君臣,非獨在於君父。自古創業守文之主,未有無災變者。但能修德省躬,則化災為福。臣見今月三日夜五更初,有二星變易,一出軒轅前路,一出室壁之間。凡五星之氣,不合五行,一德稍虧,五星變異。臣恐自戰爭己來,或有功臣義士,枉抱幽冤,或有名山大川,失於禋祀。今九月震雷,極為異事。雷者天之號令,八月收聲。今震伏不時,是號令失節之象。陛下繼覃赦宥,虔禮神祇,惟德動天,其災必退。更宜師古,以合天心。惡殺好生,資於睿化。

於遘

遘,後唐清泰二年官刑部郎中。

請禁妄言投匭疏

臣忝掌刑名,合論法律。臣見比年己來,有前州縣官,或假侵官,不量事體,皆投匭乞官。況大朝取士之門,有舉有選。苟有長才茂器,舉選安敢滯留。國家置匭之意,本為訴冤。士人乞官,安得造次!又閭里淺識,濫繇官路,妄有求請,不顧格律條章。所司以陛下方開言路,不敢是非。典法是國家大經,誰可析言輕議!此後凡投匭上言,乞官亂法者,望下所繇法司,勘驗可否。

趙鳳

鳳,幽州人。仕梁為博州刺史判官,遷鄆州節度判官。後唐莊宗取鄆州,得鳳,以為扈鑾學士。同光二年授禮部侍郎。天成四年拜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尋罷為安國軍節度使。清泰初召還,授太子太保。二年卒。

上兩朝實錄奏

先奉敕旨,纂修太祖武皇帝莊宗光聖神閔孝皇帝兩朝實錄進呈者。臣學虧富贍,功愧裁成。職司獲奉於簡書,祖述濫承於綸旨。國家神符運祚,代出忠賢。始祖自太宗朝初鎮鍾離,爰崇官族。帶礪之紛華不絕,鼎彝之盛美可尋。懿祖昭烈皇帝立功元和,翼戴章武。東平淮蔡,西辟河湟。憲祖文皇帝既紹家聲,愈遵堂構。破晁夷而還貴主,誅潞孽而定徐方。仗鉞分憂,振雄名於聞服。維城作固,濬靈派於天潢。太祖武皇帝投袂勤王,誓心報主。拯三朝之患難,邁五霸之英威。經綸既葉於上元,眷祐乃延於下武。莊宗神閔皇帝謀猷特立,睿哲遐宣。訓卒練兵,櫛風沐雨。纘崇鳳曆,恢三百載之世功。平蕩梟巢,刷四十年之仇恥。一登大寶,四換周星。其間天地參舒,君臣善惡。旋自宮闈變動,簡牘散亡。遂遍訪於見聞,庶備詳於本末。修撰朝議郎左,補闕張昭遠,博於記覽,早預編排。自今六月一日,與同職官員等共議纂修,獲成紀錄。臣叨司筆削,比乏史才。如甘英妄測於河源,裨灶強論於天道。殺青斯竟,代斬增慚。又以三祖追尊,有殊受命。約之舊史,必在正名。謹敘懿祖書一卷,獻祖書二卷,太祖書一十七卷,並題目紀年錄,先帝自龍飛晉陽,君臨天下,以日係月,一十九年。謹收成實錄三十卷,誠多紕繆,仰瀆休明。顧鉛素以驚心,塵冕旒而浹背。

請撰兩朝實錄奏

自宣宗朝已來,時曆四朝,未有實錄。年代深遠,簡牘散亡,更曆歲時,轉失根本。自中興已來,累於諸道購纂四朝日曆報狀、百司關報,亦恐己曾撰到實錄,值亂亡失。乞下兩浙湖南巡屬,購募四朝野史及除自報狀關報等,庶成撰集之功。

請纂集典禮奏

當館職備編修,理無曠失。將美惡而具載,庶古今以同風。垂訓將來,傳範不朽。實有國之重事,乃設教之本根。伏自寇盜浸興,皇唐中否。四朝之聖君令命,寂寞無聞。數世之忠臣楷模,湮淪罔紀。至於後妃貴主,帝子皇孫,禮樂廢興,制度沿革,不偶文明之運,難崇祖述之規。既遇升平,須謀纂集。

論四帝實錄奏

當館奉敕修懿祖、獻祖、太祖、莊宗四帝實錄。自今六月初一日起手,旋具進呈次。伏以凡關纂述,務合品題。承乾禦宇之君,行事方雲實錄。追尊冊號之帝,約文隻可紀年。所修前件史書,今欲自莊宗一朝,名為《實錄》。其太祖己上,並目為紀年。

諫皇后拜張全義為養父疏

臣叨被睿慈,獲親密勿。在可言之地,居掌誥之司。其或事異常規,禮關草創。程式先謀於國輔,封章善貢於天聰。庶顯公忠,免貽錯失。今月九日,宮傳命令,修張全義書題,將行父事之儀,有玷君臨之道。既行文翰,難決否臧。奉行則罔葉國經,違命則恐虧臣節。遂修記事,取則宰臣。貴動合於楷模,期永垂為規範。以茲奉職,弈顯致君。臣聞覆萬物者天,載萬物者地。非聖主無以體乾道,非賢後無以法坤儀。百代攸同,二儀無改。伏惟陛下恢張九五,統禦元黃。外設明庭,內崇陰教。言動而華夷知仰,弛張而幽顯欽承。張全義雖位極於王公,而名不離於臣校。承陛下曲旨,受皇後重儀。至紊彝章,不防輿論。臣又聞纂洪基者真主,行直道者忠臣。不可務一時之緘藏,失久長之體制。得不恭陳手疏,罄露血誠。庶裨益於神聰,免隳弛於王度。伏乞皇帝陛下俯容狂瞽,動畏簡書。時開睿敏之懷,允守文明之訓。使聖後式全其內則,元臣可保於令圖。永揚日月之光,載理乾坤之體。臣職叨侍從,名忝論思。儻避事以不言,是偷安而冒寵。

劉讚

讚,魏州人。少舉進士,累遷戶部員外郎。後唐天成中曆知制誥中書舍人,遷御史中丞刑部侍郎,改秘書監兼秦王傅。秦王得罪,長流嵐州。清泰二年詔歸田裏,卒年六十餘。

乞詔所司重定朝儀奏

往例,應諸道節度使及兩班大寮,凡對明庭,例合通喚。近日全廢此義。伏乞特詔所司,重定向來格品。若合通喚,準舊施行。中書帖四方館,令具事例,分析申上,據狀稱。舊例節度使新除中謝,及罷任赴闕朝見,合得通喚。文班三品以上官,武班二品以上官,新除中謝及使回朝見,亦合得通喚。

請申法令疏

臣聞:信者使民不惑,義者使民知禁。非信無以彰明德,非義無以顯聖猷。此乃三代英風,百王令則。伏惟陛下恭臨寶位,虔紹鴻圖。握金鏡而照萬方,運璿璣而調四序。遐敷至德,廣納忠言。凡列周行,許陳封事。雖皆聽覽,而尚寡依行。縱所依行,亦未遵守。自此或有益國利人之術,除奸去弊之謀,可以擇其所長,便為允制。仍乞特頒詔令,峻立條章。豈惟示信義於域中,抑亦振威風於海內。既遵法度,必致治平矣。

王彥熔

彥熔,後唐司農卿。清泰二年為太仆卿。

請令晉張慈三州供郊廟羊犢奏

國家四時祠祀郊廟群神,當時供應羊犢,皆是前一月於度支請錢,付行市人買。雖得供事,終匪度程。伏惟舊例祀羊犢,晉、絳、慈三州每年供進純白羯羊一百一十口,赤黃特犢子四十頭。內一十五頭繭栗,二十五頭角握。乞下三州,每年依例供進本處,以省錢收市。

馬縞

縞,以明經登第,又登拔萃科。仕梁累官太常少卿。後唐同光中遷中書舍人。明宗時坐覆獄不當,貶綏州司馬。復為太子賓客。長興四年遷戶部兵部侍郎,清泰初改國子祭酒。三年卒,年八十。贈兵部尚書。

諸王納妃公主下降不合於宮殿門行揖讓禮疏

臣聞詩美何穠,傳稱築館。將就肅雍之德,必分內外之規。故曰主王姬者自公門出。舊禮以几筵告於宗廟,以候迎者。故於廟之外朝門築館,得禮之正也。昔漢賈誼上書云:「古者見君之乘車必下,見君之幾杖必起,入正門必趨。」又孟子云:「朝廷不越位而與人言,不逾階而相揖。」孔某過位色勃,蘧瑗望闕趨風。近亦有仆射與員外郎,共列謝官班次。蓋以公器不私,尊無二上,亦得禮之正也。臣竊以入公門必趨,不逾階相揖,著於前史,實有舊文。則豈可以臣下而於宮殿門庭行賓主揖讓之儀,使華夏觀禮之人,惑於非據。言動必書之史,疑爽彝倫。臣雖處典司,寧分禮道。以其所見,恐未合宜。伏乞宣付中書門下,參酌可否施行。

改服制疏

古者禮,嫂叔無服。文皇創意,以弟兄之親,不宜無服。乃議服小功。今令文省服制條,為兄弟之妻大功,不知何人議改,而置於令文。

追尊不宜兼用帝字議

伏準兩漢舊事:以諸侯王宗室入承帝統,亦必追尊父祖,修樹園陵。西漢宣帝,東漢光武,孝享之道,故事俱存。自安帝入嗣,遂有皇太後令別崇謐法,追曰某皇,所謂孝德孝穆之類是也。前代惟孫皓自烏程侯繼嗣,追父和為文皇帝。事出非常,不堪垂訓。據禮院狀,漢安帝已下,若據本紀,又不見帝字。伏以謐法德象天地曰帝。伏緣禮院己曾奏聞,難將兩漢故事,便述尊名,請詔百官集議。

請依兩漢故事別立親廟議

伏以宗廟立制,今古通規。損益所宜,徵求可見。伏惟陛下俯徇群願,入纘丕基。率土推誠,遐方向化。臣是以竊規舊典,敢有上聞。伏見漢晉以來,以諸侯王宗室承襲帝統,除七廟之外,皆別追尊親廟。漢光武皇帝立先四代於南陽,其後自安帝以下,亦皆遐考前修,追崇先代。四時禋祀,陳豐潔於豆登。多士駿奔,認等差於藻棁。伏以陛下奄有四海,為天下君。雖繼統承祧,無忘日慎。而敦本崇往,尚鬱時思。伏乞以兩漢舊事,別立宗廟於便路,履霜露以陳誠,薦馨香而盡敬。禮於是在,誰曰不然。

夏侯坦

坦,後唐清泰三年官司門郎中。

申明關防奏

去年六月詔京百司,舉本司公事,當司官屬關令丞及京城諸色人出入過所事,久不施行。其關牙官守,捉權知者。伏以關防以備奸詐,令式素有規程。既奉綸言,合申職分。關防所過,請準令式。

張守吉

守吉,後唐清泰三年官吏部員外郎。

請量減重囚封事

伏睹兩道興兵,所宜備慮。臣恐京師天下州府所禁囚徒,獄戶不完,凶徒多狡。或逾垣破械,結黨連群。或聚綠林,或奔逆壘。以此為患,事狀非輕。臣望所禁重囚,除惡逆放火殺人外,可恕者量減本罪一等斷遣。兼州縣近山澤人煙闊遠處,量令州縣置鋪警巡,以防聚集。

馬勝

勝,後唐清泰中官深州司功。

上封事疏

夫道貴適時,謀須應務。不可專遵前古,不可苟徇今時。必在合宜,方能致理。臣見賊盜律,凡盜竊資財多少,及放火燒場,據所燒物數,為錢數裁斷。比來法司,嚐行此律令。若情敦去殺,道在恤刑。欲令惡鳥移聲,小人革弊,致風行草偃,須以猛濟寬。臣竊見鄉村人有殺牛賭錢嗜酒不事家產者,初則恣其凶頑,後則利於財物。若以嚴刑止絕,因茲蟻結蜂屯,便成群盜耳。臣以為但是竊盜,不計財物多少,及放火劫舍,並望且行極法。俟餘風稍殄,澆俗既移,然後用輕刑,未為晚也。臣又見諸州置捕賊巡務,比來以備警巡。近者卻被為非人詐為巡司,劫盜閭裏。既難辨認,為惡滋深。乞一切去除此務。凡盜賊出於百姓,其原出於屠牛賭博飲酒,不務營生。請下諸州府巡屬,普令沙汰此色之人。嚴刑條法,則無盜矣。何必別置巡司!臣又見州縣鄉村有力戶,於衙府投名服事。如有差役,祇配貧戶。臣請州縣節級立定人數,其餘令歸田裏,即不困貧民。

蕭淵

淵,後唐清泰時人。

褚氏遺書序

黃巢造變,從亂群盜。發人塚墓,掘取金寶。遇大穴焉,方丈餘,中環石十有八片,形制如槨。其蓋穴石題曰:「有齊褚澄所歸。」啟蓋,棺骨已蛇蟻所穴。環石內向,文字曉然。盜疑兵書,移置穴外視之,棄去。先人偶見讀徹,囑鄉鄰慎護。明年,具舟載歸,欲送官以廣其傳。遭時兵革不息,先人亦不幸。遺命 「異物終當化去,神書理難久藏。其以褚石為吾槨之石,實隱則骸骨全。褚石或興,吾名亦顯。淵募能者,調墨治刻百本散之。」餘遵遺戒。先人諱廣,字叔常。

史在德

在德,蜀人。後唐末帝朝官太常丞。

朝廷任人濫進疏

朝廷任人,率多濫進。稱武士者,不閑計策。雖披堅執銳,戰則棄甲,窮則背軍。稱文士者,鮮有藝能,多無士行。問策謀則杜口,作文字則倩人。所謂虛設具員,枉耗國力。逢陛下維新之運,是文明革弊之秋。臣請應內外所管軍人,凡勝衣甲者,請宣下本部大將,一一考試武藝短長,權謀深淺。居下位有將才者,便拔為大將。居上位無將略者,移之下軍。其東班臣寮,請內出策題,下中書令宰臣麵試。如下位有大才者,便拔居大位。處大位無大才者,即移之下寮。

張延朗

延朗,汴州開封人。仕梁為鄆州糧料使。後唐天成中累拜忠武軍節度使。長興元年授三司使,特進工部尚書,充諸道鹽鐵轉運等使,曆泰寧雄武軍節度使。末帝即位,遷吏部尚書兼中書侍郎平章事,判三司。晉祖入立,被誅。

請節國用表

臣濫承雨露,擢處鈞衡,兼叨選部之銜,仍掌計司之重。況中省文章之地,洪爐陶鑄之門。臣自揣量,何以當處。是以繼陳章表,疊貢情誠。乞請睿恩,免貽朝論。豈謂禦批累降,聖旨不移。決以此官,委臣非器。所以強收涕泗,勉遏怔忪。重思事上之門,細料盡忠之路。竊以位高則危至,寵極則謗生。君臣莫保於初終,分義難防於毀譽。臣若保茲重任,忘彼至公,徇情而以免是非,偷安而以固富貴,則內欺心腑,外負聖朝,何以報君父之大恩,望子孫之延慶!臣若但行王道,惟守國章,任人必取當才,決事須依正理,確違形勢,堅塞幸門,則可以振舉宏綱,彌縫大化,助陛下含容之澤,彰國家至理之風。然而讒邪者必起憾辭,憎嫉者寧無謗議?或慮至尊未悉,群謗難明,不更拔本尋源,便俟甘瑕受玷。臣心可忍,臣恥可銷,隻恐山林草澤之人,稱量聖制。冠履軒裳之士,輕慢朝廷。臣又以國計一司,掌其經費。利權二務,職在捃收。將欲養四海之貧民,無過薄賦。贍六軍之勁士,又藉個儲。利害相隨,取與難酌。若使罄山采木,竭澤求魚,則地官之教化不行,國本之傷殘益甚。取怨黔首,是黷皇風。況諸道所徵賦租,雖多數額,時逢水旱,或遇蟲霜,其間則有減無添,所在又申逃係欠。乃至軍儲官俸,常汲汲於供須。夏稅秋租,每懸懸於繼續。況今內外倉庫,多是罄空。遠近生民,或聞饑歉。伏惟朝廷尚添軍額,更益師徒。非時之博糴難為,異日之區分轉大。竊慮年支有闕,國計可憂。望陛下節例外之破除,放諸項以儉省。不添冗食,且止新兵。務急去繁,以寬經費。減奢從儉,漸俟豐盈。則屈者知恩,叛者從化。弭兵有日,富俗可期。臣又聞治民尚清,為政務易。易則繁苛並去,清則偏黨無施。若擇其良牧,委任正人,則禁內蒸黎,必獲蘇息。官中倉庫,亦絕侵欺。伏望誡見在之處官,無乖撫俗。擇將來之蒞事,更審求賢。儻一一得人,則農無所苦。人人致理,則國複何憂。但奉公善政者,不惜重酬。昧理無功者,勿頒厚俸。益彰有道,兼絕徇情。伏望陛下念臣布露之前言,閔臣驚憂於後患。察臣愚直,杜彼讒邪。臣即但副天心,不防人口。庶幾萬一,仰答聖明。

趙德鈞

德鈞,本名行實,幽州人。後唐莊宗賜姓名曰紹斌,累遷滄州節度使。同光三年移鎮幽州。明宗即位,歸本姓,始改名德鈞。天成中加侍中,授東北面招討使,累官至檢校太師兼中書令,封北平王。晉祖起義晉陽,末帝以德鈞為諸道行營都統,時範延光領兵於遼州,德鈞欲並其軍,奏請不從,乃遣使契丹,求立為帝。晉祖入立,契丹鎖以入蕃,天福二年卒於契丹。

奏契丹阿保機薨逝狀

先羌將軍陳繼威使契丹部內,今使還得狀稱:今年七月二十日,至渤海界扶餘府,契丹族帳在府城東南隅。繼威既至,求見不通。竊問漢兒言,契丹主阿保機己得疾。其月二十七日,阿保機身死。八月三日,隨阿保機靈柩發離扶餘城。十三日至烏州,契丹主妻始受卻當府所持書信。二十七日至龍州,契丹主妻令繼威歸本道。仍遣撩括梅老押馬三匹充答信同來。繼威見契丹部族商量,來年正月葬阿保機於木葉山下,兼差近位阿思沒姑餒持信,與先入番天使供奉官姚坤同來,赴闕告哀。兼聞契丹部內取此月十九日,一齊舉哀。朝廷及當府前後所差人使,繼威來時見處分,候到西樓日,即並放歸。

馬重績

重績,字洞微,少學數術。後唐莊宗鎮太原,拜大理司直。晉天福初擢太子左讚善大夫,遷司天監。卒年六十四。

請改正漏刻法疏

漏刻之法,以中星考晝夜為一百刻。八刻六十分刻之二十為一時,時以四刻十分為正。此自古所用也。今失其傳,以午正為時始,下侵未四刻十分而為午。由是晝夜昏曉,皆失其正。請依古改正。

上調元新曆疏

曆象,王者所以正一氣之元,宣萬邦之命。而古今所記,考審多差。宣明氣朔正而星度不驗,崇元五星得而歲差一日。以宣明之氣朔,合崇元之五星,二曆相參,然後符合。自前世諸曆,皆起天正十一月為歲首,用太古甲子為上元。積歲愈多,差闊愈甚。輒合二曆,創為新法,以唐天寶十四載乙未為上元,雨水正月中氣為歲首。

范延光

延光,字瑰,相州臨漳人。後唐同光中拜檢校工部尚書。明宗即位,擢宣徽南院使,遷檢校司徒,遷樞密使,出為成德軍節度使。長興中加同平章事,清泰中徙宣武軍節度使,加檢校太師兼中書令。晉祖入立,封臨清王。天福二年舉兵反,尋敗降,改封高平郡王。以太子太師致仕,為楊光遠所殺,贈太師。

請捕盜用重法奏

副使王欽昨報,管內頻有盜賊,剽劫坊市鄉村。差兵巡捕,嚴切堤防。緣此歲蠶麥不熟,遊惰之徒,結集為惡,或傷殺攘奪。及捕獲處斷,又前後法條不一。以天成二年敕:應山林群盜害物殘人,若捕捉勘結不虛,全家處置。有偶然劫盜者,正身準法,知情者同法。又以長興四年敕:據天成敕,隻為界內連結黨惡,害物殘人,所以誅族,此中興之初權行之法。若斷獄隻坐此條,恐違於律令。今後結黨連群為害者,並男十五己上,並準元敕處斷。其父母兄弟妻女小兒,一切不罪。有骨肉中與賊同惡者,亦同罪。如同謀不行,或受贓不受贓,則準律科斷。臣當管賊盜屢發,蓋見用法太寬。隻罪一身,又不籍沒家產,又不連累家屬,得以恣行凶惡。今後捕盜,權行重條,俾其知懼,易為禁止。

 卷八百四十八 ↑返回頂部 卷八百五十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