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0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六 全唐詩 卷四十七 卷四十八
張九齡

張九齡,字子壽,韶州曲江人。七歲知屬文,擢進士,始調校書郎,以道侔伊呂科爲左拾遺,進中書舍人,出爲冀州刺史。以母不肻去鄉里,表換洪州都督,徙桂州兼嶺南按察選補使,以張說薦,爲集賢院學士,俄拜中書侍郎,同平章事,遷中書令。爲李林甫所忮,改尚書右丞相。罷政事,貶荆州長史,請歸還展墓。卒,諡文獻。九齡風度醖藉,在相位,有謇諤匪躬之誠,以直道黜,不戚戚嬰望,惟文史自娛。嘗識安祿山必反,請誅,不許。後明皇在蜀思其言,遣使致祭,卹其家。集二十卷,今編詩三卷。

目录

奉和聖製燭龍齋祭[编辑]

上帝臨下,鑒亦有光。
孰云陰隲,惟聖克彰。
六月徂暑,四郊愆陽。
我后其勤,告于壇場。
精意允溢,羣靈鼓舞。
蔚兮朝雲,沛然時雨。
雨我原田,亦既有年。
燭龍煌煌,明宗報祀。
于以助之,天人帝子。
聞詩有訓,國風茲始。


奉和聖製喜雨[编辑]

艱我稼穡,載育載亭。
隨物應之,曷聖與靈。
謂我何憑,惟德之馨。
誰云天遠,以誠必至。
太清無雲,羲和頓轡。
于斯烝人,瞻彼非覬。
陰冥倏忽,沛澤咸洎。
何以致之,我后之感。
無皐無隰,黍稷黯黯。
無卉無木,敷芬黮黤。
黃龍勿來,鳴鳥不思。
人和年豐,皇心則怡。
豈與周宣,雲漢徒詩。


南郊文武出入舒和之樂[编辑]

祝史辭正,人神慶叶。
福以德昭,享以誠接。
六變云備,百禮斯浹。
祀事孔明,祚流萬葉。


奉和聖製幸晉陽宮[编辑]

隋季失天策,萬方罹凶殘。
皇祖稱義旗,三靈皆獲安。
期將申錫,王業成艱難。
盜移未改命,曆在終履端。
彼汾惟帝鄉,雄都信鬱盤。
一月朔巡狩,羣后陪清鑾。
霸跡在沛庭,舊儀覩漢官。
唐風思何深?舜典敷更寬。
戶蒙枌榆復,邑爭牛酒歡。
緬惟翦商後,豈獨微禹歎。
三后既在天,萬年斯不刊。
尊祖實我皇,天文皆仰觀。


奉和聖製次成皐先聖擒建德之所[编辑]

天命誠有集,王業初惟艱。
翦商自文祖,夷項在茲山。
地識斬蛇處,河臨飲馬間。
威加昔運往,澤流今聖還。
尊祖頌先烈,賡歌安用攀。
紹成即我后,封岱出天關。


奉和聖製賜諸州刺史以題座右[编辑]

聖人合天德,洪覆在元元。
每勞蒼生念,不以黃屋尊。
興化俟羣辟,擇賢守列藩。
得人此爲盛,咨岳今復存。
降鑒引君道,殷勤啓政門。
容光無不照,有象必爲言。
成憲知所奉,致理歸其根。
肅肅稟玄猷,煌煌戒朱軒。
豈徒任遇重,兼爾宴錫繁。
載聞勵臣節,持答明主恩。


奉和聖製送十道採訪使及朝集使[编辑]

三年一上計,萬國趨河洛。
課最力已陳,賞延恩復博。
垂衣深共理,改瑟其咸若。
首路迴竹符,分鑣揚木鐸。
戒程有攸往,詔餞無淹泊。
昭晰動天文,殷勤在人瘼。
持久望茲念,克終期所託。
行矣當自強,春耕庶秋獲。


奉和聖製謁玄元皇帝廟齋[编辑]

興運昔有感,建祠北山巔。
雲雷初締構,日月今悠然。
紫氣尚蓊鬱,玄元如在焉。
迨茲事追遠,輪奐復增鮮。
洞府香林處,齋壇清漢邊。
吾君乃尊祖,夙駕此留連。
樂動人神會,鐘成律度圓。
笙歌下鸞鶴,芝朮萃靈仙。
曾是福黎庶,豈唯味虛玄。
賡歌徒有作,微薄謝昭宣。


巫山高[编辑]

巫山與天近,煙景長青熒。
此中楚王夢,夢得神女靈。
神女去已久,雲雨空冥冥。
唯有巴猿嘯,哀音不可聽。


和黃門盧監望秦始皇陵[编辑]

秦帝始求仙,驪山何遽卜。
中年既無效,茲地所宜復。
徒役如雷奔,珍怪亦雲蓄。
黔首無寄命,赭衣相追逐。
人怨神亦怒,身死宗遂覆。
土崩失天下,龍鬬入函谷。
國爲項籍屠,君同華元戮。
始掘既由楚,終焚乃因牧。
上宰議揚賢,中阿感桓速。
一聞過秦論,載懷空杼軸。


酬周判官巡至始興會改秘書少監見貽之作兼呈耿廣州[编辑]

惟昔遷樂土,迨今已重世。
陰慶荷先德,素風慙後裔。
唯益梓桑恭,豈稟山川麗。
于時初自勉,揆己無兼濟。
瘠土資勞力,良書啓蒙蔽。
一探石室文,再擢金門第。
既起南宮草,復掌西掖制。
過舉及小人,便蕃在中歲。
亞司河海秩,轉牧江湖澨。
勿謂符竹輕,但覺涓塵細。
一麾尚云忝,十駕宜求稅。
心息已如灰,跡牽且爲贅。
忽捧天書委,將革海隅弊。
朝聞循誠節,夕飲蒙瘴癘。
義疾恥無勇,盜憎攻亦銳。
葵藿是傾心,豺狼何反噬。
履險甘所受,勞賢恧相曳。
攬轡但荒服,循陔便私第。
嘉慶始獲申,恩華復相繼。
無庸我先舉,同事君猶滯。
當推奉使績,且結拜親契。
更延懷安旨,曾是慮危際。
善謀雖若茲,至理焉可替。
所杖有神道,況承明主惠。


和吏部李侍郎見示秋夜望月憶諸侍郎之什其卒章有前後行之戲因命僕繼作[编辑]

清秋發高興,涼月復閑宵。
光逐露華滿,情因水鏡搖。
同時亦所見,異路無相招。
美景向空盡,歡言隨事銷。
忽聽金華作,誠如玉律調。
南宮尚爲後,東觀何其遼。
名數雖云隔,風期幸未遙。
今來重餘論,懷此更終朝。


登南嶽事畢謁司馬道士[编辑]

將命祈靈嶽,迴策詣真士。
絕跡尋一徑,異香聞數里。
分庭八桂樹,肅容兩童子。
入室希把袖,登牀願啓齒。
誘我棄智訣,迨茲長生理。
吸精反自然,鍊藥求不死。
斯言眇霄漢,顧余嬰紛滓。
相去九牛毛,慙歎知何已。


九月九日登龍山[编辑]

郡庭常窘束,涼野求昭曠。
楚客凜秋時,桓公舊臺上。
清明風日好,歷落江山望。
極遠何蕭條,中留坐惆悵。
東彌夏首闊,西拒荆門壯。
夷險雖異時,古今豈殊狀。
先賢杳不接,故老猶可訪。
投弔傷昔人,揮斤感前匠。
自爲本疎散,未始忘幽尚。
際會非有欲,往來是无妄。
爲邦復多幸,去國殊遷放。
且汎籬下菊,還聆郢中唱。
灌園亦何爲,於陵乃逃相。


登郡城南樓[编辑]

閉閣幸無事,登樓聊永日。
雲霞千里開,洲渚萬形出。
澹澹澄江漫,飛飛度鳥疾。
邑人半艫艦,津樹多楓橘。
感別時已屢,憑眺情非一。
遠懷不我同,孤興與誰悉。
平生本單緒,邂逅承優秩。
謬忝爲邦寄,多慙理人術。
駑鉛雖自勉,倉廩素非實。
陳力倘無効,謝病從芝朮。


歲初巡屬縣登高安南樓言懷[编辑]

山城本孤峻,憑高結層軒。
江氣偏宜早,林英粲已繁。
餘滋含宿霽,衆妍在朝暾。
拂衣釋簿領,伏檻遺紛喧。
深俯東溪澳,遠延南山樊。
歸雲納前嶺,去鳥投遙村。
目盡有餘意,心惻不可諼。
朅來彭蠡澤,載經敷淺原。
春及但生思,時哉無與言。
不才叨過舉,唯力酬明恩。
美化猶寂蔑,迅節徒飛奔。
雖無成立効,庶以去思論。
行復徇孤迹,亦云吾道存。


秋晚登樓望南江入始興郡路[编辑]

潦收沙衍出,霜降天宇晶。
伏檻一長眺,津途多遠情。
思來江山外,望盡煙雲生。
滔滔不自辨,役役且何成。
我來颯衰鬢,孰云飄華纓。
櫪馬苦踡跼,籠禽念遐征。
歲陰向晼晚,日夕空屏營。
物生貴得性,身累由近名。
內顧覺今是,追歎何時平。


登古陽雲臺[编辑]

庭樹日衰颯,風霜未云已。
駕言遣憂思,乘興求相似。
楚國茲故都,蘭臺有餘址。
傳聞襄王世,仍立巫山祀。
方此全盛時,豈無嬋娟子。
色荒神女至,魂蕩宮觀啓。
蔓草今如積,朝雲爲誰起。


與生公尋幽居處[编辑]

同方久厭俗,相與事遐討。
及此雲山去,窅然巖徑好。
疑入武陵源,如逢漢陰老。
清諧欣有得,幽閑歘盈抱。
我本玉階侍,偶訪金仙道。
茲焉求卜築,所過皆神造。
歲晚林始敷,日晏崖方杲。
不種緣嶺竹,豈植臨潭草。
即途可淹留,隨日成黼藻。
期爲靜者說,曾是終焉保。
今爲簡書畏,秖令歸思浩。


與生公遊石窟山[编辑]

探秘孰云遠,忘懷復爾同。
日尋高深意,宛是神仙中。
躋險搆靈室,詭制非人功。
潛洞黝無底,殊庭忽似夢。
豈如武安鑿,自若茅山通。
造物良有寄,嬉遊迺愜衷。
猶希咽玉液,從此昇雲空。
咄咄共攜手,泠然且馭風。


郡舍南有園畦雜樹聊以永日[编辑]

爲郡久無補,越鄉空復深。
茍能秉素節,安用叨華簪。
却步園畦裏,追吾野逸心。
形骸拘俗吏,光景賴閑林。
內訟誠知止,外言猶匪忱。
成蹊謝李徑,衞足感葵陰。
榮達豈不偉,孤生非所任。
江城何寂歷,秋樹亦蕭森。
下有北流水,上有南飛禽。
我願從歸翼,無然坐自沈。


臨泛東湖[编辑]

時任洪州

郡庭日休暇,湖曲邀勝踐。
樂職在中和,心挹上善。
乘流坐清曠,舉目眺悠緬。
林與西山重,雲因北風卷。
晶明畫不逮,陰影鏡無辨。
晚秀復芬敷,秋光更遙衍。
萬族紛可佳,一遊豈能展。
羇孤忝邦牧,顧己非時選。
公世不容,長孺心亦褊。
永念出籠縶,常思退疲蹇。
歲徂風露嚴,日恐蘭剪。
佳辰不可得,良會何其鮮。
罷興還江城,閉關聊自遣。


始興南山下有林泉嘗卜居焉荆州臥病有懷此地[编辑]

出處各有在,何者爲陸沈。
幸無迫賤事,聊可祛迷襟。
世路少夷坦,孟門未嶇嶔。
多慙入火術,常惕履冰心。
一跌不自保,萬全焉可尋。
行行念歸路,眇眇惜光陰。
浮生如過隙,先達已吾箴。
敢忘丘山施,亦云年病侵。
力衰在所養,時謝良不任。
但憶舊棲息,願言遂窺臨。
雲間日孤秀,山下面清深。
蘿蔦自爲幄,風泉何必琴。
歸此老吾老,還當日千金。


晨坐齋中偶而成詠[编辑]

寒露潔秋空,遙山紛在矚。
孤頂乍修聳,微雲復相續。
人茲賞地偏,鳥亦愛林旭。
結念憑幽遠,撫躬曷羈束。
仰霄謝逸翰,臨路嗟疲足。
徂歲方暌攜,歸心亟躑躅。
休閑倘有素,豈負南山曲。


詠史[编辑]

大德始無頗,中智是所是。
居然已不一,況乃務相詭。
小道致泥難,巧言因萋毀。
穰侯或見遲,蘇生得陰揣。
輕既長沙傅,重亦邊郡徙。
勢傾不幸然,跡在胡寧爾。
滄溟所爲大,江漢日來委。
水雖復清,魚鼈豈游此。
賢哉有小白,讎中有管氏。
若人不世生,悠悠多如彼。


龍門旬宴得月字韻[编辑]

恩華逐芳歲,形勝兼韶月。
中席傍魚潭,前山倚龍闕。
花迎妙妓至,鳥避仙舟發。
良在茲,再來情不歇。


驪山下逍遙公舊居游集[编辑]

君子體清尚,歸處有兼資。
雖然經濟日,無忘幽棲時。
卜居舊何所,休澣嘗來茲。
岑寂罕人至,深獲我思。
松澗聆遺風,蘭林覽餘滋。
往事誠已矣,道存猶可追。
遺子後黃金,作歌先紫芝。
明德有自來,奕世皆秉彝。
豈與磻溪老,崛起周太師。
我心希碩人,逮此問元龜。
怊悵既懷遠,沈吟亦省私。
已云寵祿過,況在華髮衰。
軒蓋有迷復,丘壑無磷緇。
感物重所懷,何但止足斯。


雜詩五首[编辑]

孤桐亦胡爲,百尺傍無枝。
疎陰不自覆,修幹欲何施。
高岡地復迥,弱植風屢吹。
凡鳥已相噪,鳳皇安得知。


蘿蔦必有託,風霜不能落。
酷在蘭將蕙,甘從葵與藿。
運命雖爲宰,寒暑自回薄。
悠悠天地間,委順無不樂。


良辰不可遇,心賞更蹉跎。
終日塊然坐,有時勞者歌。
庭前攬芳蕙,江上託微波。
路遠無能達,憂情空復多。


湘水弔靈妃,斑竹爲情緒。
漢水訪遊女,解佩欲誰與。
同心不可見,異路空延佇。
浦上青楓林,津傍白沙渚。
行吟至落日,坐望秖愁予。
神物亦豈孤,佳期竟何許。


木直幾自寇,石堅亦他攻。
何言爲用薄,而與火膏同。
有固然,誰能取徑通。
纖纖良田草,靡靡唯從風。
日夜沐甘澤,春秋等芳叢。
生性茍不夭,香臭誰爲中。
道家貴至柔,儒生何固窮。
終始行一意,無乃過愚公。


感遇十二首[编辑]

春葳蕤,桂華秋皎潔。
欣欣此生意,自爾爲佳節。
誰知林棲者,聞風坐悅。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歸獨臥,滯洗孤清。
持此謝高鳥,因之傳遠情。
日夕懷空意,人誰感至精。
飛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誠。


魚游樂深池,鳥棲欲高枝。
嗟爾蜉蝣羽,薨薨亦何爲。
有生豈不化,所感奚若斯。
神理日微滅,吾心安得知。
浩歎楊朱子,徒然泣路岐。


孤鴻海上來,池潢不敢顧。
側見雙翠鳥,巢在三珠樹。
矯矯珍木巔,得無金丸懼。
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
今我遊冥冥,弋者何所慕。


吳越數千里,夢寐今夕見。
形骸非我親,衾枕即鄉縣。
化蝶猶不識,川魚安可羨。
海上有仙山,歸期覺神變。


西日下山隱,北風乘夕流。
燕雀感昏旦,簷楹呼匹儔。
鴻鵠雖自遠,哀音非所求。
貴人棄疵賤,下士嘗殷憂。
衆情累外物,恕己忘內修。
感歎長如此,使我心悠悠。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可以薦嘉客,奈何阻重深。
運命唯所遇,循環不可尋。
徒言樹桃李,此木豈無陰。


永日徒離憂,臨風懷蹇修。
美人何處所?孤客空悠悠。
青鳥跂不至,朱鱉誰云浮。
夜分起躑躅,時逝曷淹留。


抱影吟中夜,誰聞此歎息。
美人適異方,庭樹含幽色。
白雲愁不見,滄海飛無翼。
鳳皇一朝來,竹花斯可食。


漢上有游女,求思安可得。
袖中一札書,欲寄雙飛翼。
冥冥愁不見,耿耿徒緘憶。
紫蘭秀空蹊,皓露奪幽色。
馨香歲欲晚,感歎情何極。
白雲在南山,日暮長太息。


江上遇疾風[编辑]

疾風江上起,鼓怒揚煙埃。
白晝晦如夕,洪濤聲若雷。
投林鳥鎩羽,入浦魚曝鰓。
瓦飛屋且發,帆快檣已摧。
不知天地氣,何爲此喧豗。


南陽道中作[编辑]

登郢屬歲陰,及宛懵所適。
復聞東漢主,遺此南都迹。
佳氣藹厥初,霸圖紛在昔。
茲邦稱貴近,與世嘗薰赫。
遭遇感風雲,變衰空草澤。
不識鄧公樹,猶傳陰后石。
驅馬歷闉闍,荆榛翳阡陌。
事去物無象,感來心不懌。
懷古對窮秋,興言傷遠客。
眇默遵岐路,辛勤弊行役。
雲雁號相呼,林麕走自索。
顧憶徇書劍,未嘗安枕席。
豈暇墨突黔,空持遼豕白。
迷復期非遠,歸歟賞農隙。


湘中作[编辑]

湘流繞南嶽,絕目轉青青。
懷祿未能已,瞻途屢所經。
煙嶼宜春望,林猿莫夜聽。
永路日多緒,孤舟天復冥。
浮沒從此去,嗟嗟勞我形。


彭蠡湖上[编辑]

沿涉經大湖,湖流多行泆。
決晨趨北渚,逗浦已西日。
所適雖淹曠,中流且閑逸。
瑰詭良復多,感見乃非一。
廬山直陽滸,孤石當陰術。
一水雲際飛,數峰湖心出。
象類何交乣,形言豈深悉。
且知皆自然,高下無相恤。


入廬山仰望瀑布水[编辑]

絕頂有懸泉,喧喧出煙杪。
不知幾時歲,但見無昏曉。
閃閃青崖落,鮮鮮白日皎。
灑流濕行雲,濺沫驚飛鳥。
雷吼何噴薄,箭馳入窈窕。
昔聞山下蒙,今乃林巒表。
物情有詭激,坤元曷紛矯。
默然置此去,變化誰能了。


出爲豫章郡途次廬山東巖下[编辑]

茲山鎮何所,乃在澄湖陰。
下有蛟螭伏,上與虹蜺尋。
靈仙未始曠,窟宅何其深。
雙闕出雲峙,三宮入煙沈。
攀崖猶昔境,種杏非舊林。
想像終古跡,惆悵獨往心。
紛吾嬰世網,數載忝朝簪。
孤根自靡託,量力況不任。
多謝周身防,常恐橫議侵。
豈匪鵷鴻列,惕如泉壑臨。
迨茲刺江郡,來此滌塵襟。
有趣逢樵客,忘懷狎野禽。
棲閑義未果,用拙歡在今。
願言答休命,歸事丘中琴。


巡屬縣道中作[编辑]

春令夙所奉,駕言遵此行。
途中却郡掾,林下招村氓。
至邑無紛劇,來人但歡迎。
豈伊念邦政,爾實在時清。
短才濫符竹,弱歲起柴荆。
再入江村道,永懷山藪情。
矧逢陽節獻,默聽時禽鳴。
迹與素心別,感從幽思盈。
流芳日不待,夙志蹇無成。
知命且何欲,所圖唯退耕。
華簪極身泰,衰鬢慙木榮。
茍得不可遂,吾其謝世嬰。


夏日奉使南海在道中作[编辑]

緬然萬里露,赫曦三伏時。
飛走逃深林,流爍恐生疵。
行李豈無苦,而我方自怡。
肅事誠在公,拜慶遂及私。
展力慙淺效,銜恩感深慈。
且欲湯火蹈,況無鬼神欺。
朝發高山阿,夕濟長江湄。
秋瘴寧我毒,夏水胡不夷。
信知道存者,但問心所之。
呂梁有出入,乃覺非虛詞。


巡按自灕水南行[编辑]

理棹雖云遠,飲冰寧有惜。
況乃佳山川,怡然傲潭石。
奇峰岌前轉,茂樹隈中積。
猿鳥聲自呼,風泉氣相激。
目因詭容逆,心與清暉滌。
紛吾謬執簡,行郡將移檄。
即事聊獨歡,素懷豈兼適。
悠悠詠靡盬,庶以窮日夕。


使還都湘東作[编辑]

倉庚昨歸候,陽鳥今去時。
感物遽如此,勞生安可思。
養真無上格,圖進豈前期。
清節往來苦,壯容離別衰。
盛明非不遇,弱操自云私。
孤楫清川泊,征衣寒露滋。
風朝津樹落,日夕嶺猿悲。
牽役而無悔,坐愁秪自怡。
當須報恩已,終爾謝塵緇。


冬中至玉泉山寺屬窮陰冰閉崖谷無色及仲春行縣復往焉故有此作[编辑]

靈境信幽絕,芳時重暄妍。
再來及茲勝,一遇非無緣。
萬木柔可結,千花敷欲然。
松間鳴好鳥,竹下流清泉。
石壁開精舍,金光照法筵。
真空本自寂,假有聊相宣。
復此灰心者,仍追巢頂禪。
簡書雖有畏,身世亦捐。


郢城西北有大古冢數十,觀其封域,多是楚時諸王,而年代久遠,不復可識;唯直西有樊妃冢,因後人爲植松柏故行路盡知之[编辑]

蘋藻生南澗,蕙蘭秀中林。
嘉名有所在,芳氣無幽深。
楚子初逞志,樊妃嘗獻箴。
能令更擇士,非直罷從禽。
舊國皆湮滅,先王亦莫尋。
唯傳賢媛隴,猶結後人心。
牢落山川意,蕭疎松柏陰。
破牆時直上,荒徑或斜侵。
惠問終不絕,風流獨至今。
千春思窈窕,黃鳥復哀音。


荊州作二首[编辑]

先達志其大,求意不約文。
士伸在知己,已況仕於君。
微誠夙所尚,細故不足云。
時來忽易失,事往良難分。
顧念凡近姿,焉欲殊常勳。
亦以行則是,豈必素有聞。
千慮且猶失,萬緒何其紛。
進士苟非黨,免相安得群。
眾口金可鑠,孤心絲共棼。
意忠杖朋信,語勇同敗軍。
古劍徒有氣,幽蘭只自薰。
高秩向所忝,於義如浮雲。


千載一遭遇,往賢所至難。
問余奚為者,無階忽上摶。
明聖不世出,翼亮非苟安。
崇高自有配,孤陋何足干。
遇恩一時來,竊位三歲寒。
誰謂誠不盡,知窮力亦殫。
雖至負乘寇,初無挾術鑽。
浩蕩出江湖,翻覆如波瀾。
心傷不材樹,自念獨飛翰。
徇義在匹夫,報恩猶一餐。
況乃山海澤,效無毫髮端。
內訟已慚沮,積毀今摧殘。
胡為復惕思,傷鳥畏虛彈。


在郡秋懷二首[编辑]

秋風入前林,蕭瑟鳴枝。
寂寞遊子思,寤歎何人知。
宦成名不立,志存歲已馳。
五十而無聞,古人深所疵。
平生去外飾,直道如不羈。
未得操割效,忽復寒暑移。
物情自古然,身退毀亦隨。
悠悠滄江渚,望望白雲涯。
露下霜且降,澤中草離披。
蘭艾若不分,安用馨香爲。


庭蕪生白露,歲候感遐心。
策蹇慙遠途,巢枝思故林。
小人恐致寇,終日如臨深。
魚鳥好自逸,池籠安所欽。
挂冠東都門,採蕨南山岑。
議道誠愧昔,覽分還愜今。
憮然憂成老,空爾白頭吟。


忝官二十年盡在內職及爲郡嘗積戀因賦詩焉[编辑]

江流去朝宗,晝夜茲不舍。
仲尼在川上,子牟存闕下。
聖達有由然,孰是無心者。
一郡茍能化,百城豈云寡。
愛禮誰爲羊,戀主吾猶馬。
感初時不載,思奮翼無假。
閑宇常自閉,沈心何用寫。
攬衣步前庭,登陴臨曠野。
白水生迢遞,清風寄瀟灑。
願言采芳澤,終朝不盈把。


二弟宰邑南海見羣鴈南飛因成詠以寄[编辑]

鴻雁自北來,嗷嗷度煙景。
常懷稻粱惠,豈憚江山永。
小大每相從,羽毛當自整。
雙鳧侶晨泛,獨鶴參宵警。
爲我更南飛,因書至梅嶺。


將發還鄉示諸弟[编辑]

歲陽亦頹止,林意日蕭摵。
云胡當此時,緬邁復爲客。
至愛孰能捨,名義來相迫。
負德良不貲,輸誠靡所惜。
一木逢廈構,纖塵願山益。
無力主君恩,寧利客卿璧。
去去榮歸養,憮然歎行役。


敘懷二首[编辑]

弱歲讀群史,抗跡追古人。
被褐有懷玉,佩印從負薪。
志合豈兄弟,道行無賤貧。
孤根亦何賴,感激此為鄰。


晚節從卑秩,岐路良非一。
既聞持兩端,復見挾三術。
木瓜誠有報,玉楮論無實。
已矣直躬者,平生壯圖失。
去去勿重陳,歸來茹芝朮。


題畫山水障[编辑]

心累猶不盡,果爲物外牽。
偶因耳目好,復假丹青妍。
嘗抱野間意,而迫區中緣。
塵事固已矣,秉意終不遷。
良工適我願,妙墨揮巖泉。
變化合羣有,高深侔自然。
置陳北堂上,倣像南山前。
靜無戶庭出,行已茲地偏。
萱草憂可樹,合歡忿益蠲。
所因本微物,況乃憑幽筌。
言象會自泯,意色聊自宣。
對玩有佳趣,使我心渺綿。


奉和聖製瑞雪篇[编辑]

萬年春,三朝日,上御明臺旅庭實。
初瑞雪兮霏微,俄同雲兮蒙密。
此時騷切陰風生,先過金殿有餘清。
信宿嬋娟飛雪度,能使玉人俱掩嫮。
皓皓樓前月初白,紛紛陌上塵皆素。
昨訝驕陽積數旬,始知和氣待迎新。
匪惟在人利,曾是天意。
天意豈云遙,雪下不崇朝。
皇情玩無斁,雪委方盈尺。
草樹紛早榮,京坻宛先積。
君恩誠謂何,歲稔復人和。
預數斯箱慶,應如此雪多。
朝冕旒兮載悅,想籉笠兮農節。
倚瑤琴兮或歌,續薰風兮瑞雪。
福浸昌,應尤盛,瑞雪年年常感聖。
願以柏梁作,長爲柳花詠。


奉和聖製溫泉歌[编辑]

有時神物待聖人,去後湯還冷,來時樹亦春。
今茲十月自東歸,羽斾逶迤上翠微。
溫谷葱葱佳氣色,離宮奕奕叶光輝。
臨渭川,近天邑。
浴日溫泉復在茲,羣仙洞府那相及。
吾君利物心,玄澤浸蒼黔。
漸漬神湯無疾苦,薰歌一曲感人深。


南郊太尉酌獻武舞作凱安之樂[编辑]

馨香惟后德,明命光天保。
肅祀崇聖靈,陳信表黃道。
玉戚初蹈厲,金匏既靜好。
介福何穰穰,精誠格穹昊。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