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14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四十 全唐詩 卷一百四十一 卷一百四十二
王昌齡

詠史[编辑]

荷畚至洛陽,杖策遊北門。
天下盡兵甲,豺狼滿中原。
明夷方遘患,顧我徒崩犇。
自慙菲薄才,誤蒙國士恩。
位重任亦重,時危志彌敦。
西北未及終,東南不可吞。
進則耻保躬,退乃爲觸藩。
歎息嵩山老,而後知其尊。
本集《詠史》云:「荷畚至洛陽,胡馬屯北門。天下裂其土,豺狼滿中原。明夷方濟世,斂翼黃埃昏。披雲見龍顏,始蒙國士恩。位重謀亦深,所舉無遺奔。長策寄臨終,東南不可吞。賢智苟有時,貧賤安所論。惟然嵩山老,而後知我言。」


雜興[编辑]

握中銅匕首,粉剉楚山鐵。
義士頻報讎,殺人不曾缺。
可悲燕丹事,終被狼虎滅。
一舉無兩全,荆軻遂爲血。
誠知匹夫勇,何取萬人傑。
無道吞諸侯,坐見九州裂。


秋興[编辑]

日暮西北堂,涼風洗脩木。
著書在南窗,門館常肅肅。
苔草延古意,視聽轉幽獨。
或間余所營,刈黍就寒谷。


齋心[编辑]

女蘿覆石壁,溪水幽濛朧。
紫葛蔓黃花,娟娟寒露中。
朝飲花上露,夜臥松下風。
雲英化爲水,光采與我同。
日月蕩精魄,寥寥天空。


獨遊[编辑]

林臥情閒,獨遊景常晏。
時從灞陵下,垂釣往南澗。
手攜雙鯉魚,目送千里鴈。
悟彼有適,知此罹憂患。
放之清冷泉,因得省疎慢。
永懷青岑客,廻首白雲間。
神超物無違,豈繫名與宦。


香積寺禮拜萬廻平等二聖僧塔[编辑]

真無御來,有乘歸。
如彼雙塔內,孰能知是非。
愚也駭蒼生,聖哉爲帝師。
當爲時世出,不由天地資。
萬廻此方,平等性無違。
今我一禮心,億劫同不移。
肅肅松柏下,諸天來有時。


就道士問周易參同契[编辑]

仙人騎白鹿,髮短耳何長。
時余采菖蒲,忽見嵩之陽。
稽首求丹經,乃出懷中方。
披讀了不悟,歸來問嵇康。
嗟余無道骨,發我入太行。


諸官遊招隱寺[编辑]

山館人已空,青蘿換風雨。
自從永明世,月向龍宮吐。
鑿井長幽泉,白雲今如古。
應真坐松柏,錫杖挂窗戶。
口云七十餘,能救諸有苦。
回指巖樹花,如聞道場鼓。
金色身壤滅,真如性無主。
僚友同一心,清光遣誰取。


宴南亭[编辑]

寒江暎村林,亭上納鮮潔。
楚客共閑飲,靜坐金管闋。
日入山,暝來雲歸穴。
城樓空杳靄,猿備清切。
物狀如絲綸,心爲予決。
訪君東溪事,早晚樵路


何九於客舍集[编辑]

客有住桂陽,亦如巢林鳥。
罍觴且終宴,功業曾未了。
山月空霽時,江明高樓曉。
門前泊舟檝,行次入松篠。
此意投贈君,滄波褭褭


洛陽尉劉晏與府掾諸公茶集天宮寺岸道上人房[编辑]

良友呼我宿,月明懸天宮。
道安風塵外,灑掃青林中。
削去府縣理,豁然神機空。
自從三湘還,始得今夕同。
舊居太行北,遠宦滄溟東。
各有四方事,白雲處處通。


觀江淮名勝圖[编辑]

刻意吟雲山,尤知隱淪妙。
遠公何為者,再詣臨海嶠。
而我高其風,披圖得遺照。
援毫無逃境,遂展千里眺。
淡掃荊門煙,明標赤城燒。
青蔥林間嶺,隱見淮海徼。
但指香爐頂,無聞白猿嘯。
沙門既云滅,獨往豈殊調。
感對懷拂衣,胡寧事漁釣。
安期始遺舄,千古謝榮耀。
投跡庶可齊,滄浪有孤棹。


灞上閒居[编辑]

鴻都有歸客,偃臥滋陽村。
軒冕無枉顧,清川照我門。
空林網夕陽,寒鳥赴園。
廓落時得意,懷哉莫與言。
庭前有孤鶴,欲啄常翩翻。
為我銜素書,弔彼顏與原。
二君既不朽,所以慰其魂。


風涼原上作[编辑]

陰岑宿雲歸,煙霧溼松柏。
風淒日初曉,下嶺望川澤。
遠山無明,秋水千里白。
佳氣盤未央,聖人在凝碧。
關門阻天下,信是帝王宅。
海內方晏然,廟堂有奇策。
時貞守全運,罷去遊說客。
予忝蘭臺人,幽尋免貽責。


裴六書堂[编辑]

閒堂閉空陰,竹但清響。
窗下長嘯客,區中無遺想。
經綸精微言,兼濟當獨往。


江上聞笛[编辑]

橫笛怨江月,扁舟何處尋。
聲長楚山外,曲繞胡關深。
相去萬餘里,遙傳此夜心。
寥寥浦漵寒,響盡惟幽林。
不知誰家子,復奏邯鄲音。
水客皆擁棹,空霜遂盈襟。
羸馬望北走,遷人悲越吟。
何當邊草白,旌節城陰。


太湖秋夕[编辑]

水宿煙雨寒,洞庭霜落微。
月明移舟去,夜靜魂夢歸。
暗覺海風度,蕭蕭聞雁飛。


趙十四兄見訪[编辑]

客來舒長簟,開閤延清風。
但有無絃琴,共君盡尊中。
晚來常讀易,頃者還嵩。
世事何須道,黃精且養蒙。
嵇康殊寡識,張翰獨知終。
忽憶鱸魚鱠,扁舟往江東。


過華陰[编辑]

雲起太華山,雲山互明滅。
東峰始含景,了了見松雪。
羇人感幽棲,窅映轉奇絕。
欣然忘所疲,永望吟不輟。
信宿百餘里,出關玩新月。
何意昨來心,遇物遂遷別。
人生屢如此,何以肆愉悅。


九江口作[编辑]

漭漭江勢闊,雨開潯陽秋。
驛門是高岸,望盡黃蘆洲。
水與五谿合,心期萬里遊。
明時無棄才,謫去隨孤舟。
鷙鳥立寒木,丈夫佩吳鉤。
何當報君恩,卻繫單于頭。


大梁途中作[编辑]

怏怏步長道,客行渺無端。
郊原欲下雪,天地稜稜寒。
當時每酣醉,不覺行路難。
今日無酒錢,悽惶向誰歎。


途中作[编辑]

遊人愁歲晏,早起遵王畿。
墜葉吹未曉,疏林月微微。
驚禽棲不定,寒獸相因依。
歎此霜露下,復聞鴻雁飛。
渺然江南意,惜與中途違。
羇旅悲壯髮,別離念征衣。
永圖豈勞止,明節期所歸。
寧厭楚山曲,無人長掩扉。


山行入涇州[编辑]

倦此山路長,停驂問賓御。
林巒信回惑,白日落何處。
徙倚望長風,滔滔引歸慮。
微雨隨雲收,濛濛傍山去。
西臨有邊邑,北走盡亭戍。
涇水橫白煙,州城隱寒樹。
所嗟異風俗,已自少情趣。
豈伊懷土多觸目忻所遇。


小敷谷龍潭祠作[编辑]

崖谷噴疾流,地中有雷集。
百泉勢相蕩,巨石皆卻立。
跳波沸崢嶸,深處不可挹。
昏為蛟龍見雲雨入。
靈怪祟偏祠,廢興自茲邑。
沈淫頃多昧,檐宇遂不葺。
吾聞被明典,盛德惟世及。
生人載山川,血食報原隰。
豈伊駭微險,將以循甿揖。
口飛振呂梁,忠信亦我習。
波流浸已廣,悔吝在所汲。
谿水有清源,褰裳靡沾溼。


段宥廰孤桐[编辑]

鳳皇所宿處,月暎孤桐寒。
槁葉零落盡,空柯蒼翠殘。
虛心誰能見,直影非無端。
響發調尚苦,清商勞一彈。


[编辑]

孤桐祕虛鳴,樸素傳幽真。
髣彿絃指外,遂見初古人。
意遠風雪苦,時來江春。
高宴未終曲,誰能辨經綸。


初日[编辑]

初日淨金閨,先照床前暖。
斜光入羅幕,稍稍親絲管。
雲髮不能梳,楊花更吹滿。


失題[编辑]

姦雄乃得志,遂使群心搖。
赤風蕩中原,烈火無遺巢。
一人計不用,萬里空蕭條。


贈宇文中丞[编辑]

僕本濩落人,辱當州郡使。
量力頗及早,謝歸今即已。
蕭蕭若凌虛,衿帶頃消靡。
車服卒然來,涔陽作遊子。
鬱鬱寡開顏,默默獨行李。
忽逢平生友,一笑方在此。
秋清寧風日,楚思浩雲水。
為語弋林者,冥冥鴻遠矣。


箜篌引[编辑]

盧谿郡南夜泊舟盧谿在辰州龍標故地,即馬援歌中武溪水所出也。或作瀘溪者非,夜聞岸羌戎謳。
其時月黑猿啾啾,微雨霑衣令人愁。
有一遷客登高樓,不言不寐彈箜篌。
彈作薊門葉秋,風沙颯颯青冢頭。
將軍鐵驄汗血流,深入匈奴戰未休。
黃旗一點兵馬收,亂殺胡人積如丘。
瘡病驅來邊州,仍披漠北羔羊裘。
顏色飢枯掩面羞,眼眶淚滴深兩眸。
思還本鄉食犛牛,欲語不得指咽喉。
或有強壯能吚嚘,意說被他邊將讎。
五世屬藩漢主留,碧毛氈帳河曲遊。
橐駞五萬部落稠,勅賜飛鳳金兜鍪。
爲君百戰如過籌,靜掃陰山無鳥投。
家藏鐵券特承優,黃金斤不稱求。
九族分離作楚囚,深谿寂寞絃苦幽。
草木悲感聲颼飀,僕本東山爲國憂。
明光殿前論九疇,簏讀兵書盡冥搜。
爲君掌上施權謀,洞曉山川無與儔。
紫宸詔發遠懷柔,搖筆飛霜如奪鉤。
鬼神不得知其由,憐愛蒼生比蚍蜉。
河屯兵須漸抽,盡遣降來拜御溝。
便令海內休戈矛,何用班超定遠侯,史臣書之得已不?


烏棲曲[编辑]

白馬逐朱車,黃昏入狹邪一本重狹邪二字
柳樹烏爭宿,爭枝未得飛上屋。
東房少婦壻從軍,每聽烏啼知夜分。


城傍曲[编辑]

秋風鳴桑條,草白狐兔驕。
邯鄲來酒未消,城北原平掣皂鵰。
射殺空營兩騰虎,迴身卻月佩弓弰。


行路難[编辑]

雙絲作綆繫銀瓶,百尺寒泉轆轤上。
懸絲一絕不可望,似妾傾心在君掌。
人生意氣好遷捐,只重狂花不重賢。
宴罷調箏奏離鶴,迴嬌轉盼泣君前。
君不見眼前事,豈保須臾心勿異。
西山日下雨足稀,側有浮雲無所寄。
但願莫忘前者言,剉骨黃塵亦無愧。
行路難,勸君酒,莫辭煩,美酒千鍾猶可盡,心中片何可論。
一聞漢主思故劍,使妾長嗟萬古魂。


奉贈張荆州[编辑]

祝融之峯紫雲銜,翠如何其雪嶄嵓。
邑西有路緣石壁,我欲從之臥穹嵌。
魚有心兮脫網罟,江無人兮鳴楓杉。
王君飛仍未去,蘇耽宅中意遙緘。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