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1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四十八 全唐詩 卷一百四十九 卷一百五十
劉長卿

同諸公袁郎中宴筵喜加章服[编辑]

手詔來筵上,腰金向粉闈。
勳名傳舊閣,蹈舞著新衣。
白社同遊在,滄洲此會稀。
寒笳發後殿,秋草送西歸。
世難常摧敵,時閑已息機。
魯連功可讓,千載一相


毘陵送鄒結先赴河南充判官[编辑]

王事相逢少,雲山奈別何。
芳年臨水怨,瓜步上潮過。
客路方經楚,鄉心共渡河。
凋殘春草在,離亂故城多。
罷戰逢時泰,輕徭佇俗和。
東西此分手,惆悵恨煙波。


送徐大夫赴廣州[编辑]

上將壇場拜,南荒羽檄招。
遠人來百越,元老事三朝。
霧繞龍山暗,山連象遙。
路分江淼淼,軍動馬蕭蕭。
畫角知秋氣,樓船逐暮潮。
當令輸貢,不使外夷驕。


九日題蔡國公主樓[编辑]

主第人何在,重陽客暫尋。
水餘龍鏡色,雲罷鳳簫音。
暗牖藏昏,蒼苔換古今。
晴山卷幔出,秋草閉門深。
籬菊仍新吐,庭槐尚舊陰。
年年畫梁燕,來去豈無心。


送荀八過山陰舊縣兼寄剡中諸官[编辑]

訪舊山陰縣,扁舟到海涯。
故林嗟滿歲,春草憶佳期。
晚景千峰亂,晴江一鳥遲。
桂香留客處,楓暗泊舟時。
舊石曹娥篆,空山夏禹祠。
剡溪多隱吏,君思。


奉餞元侍郎加豫章採訪兼賜章服[编辑]

任重兼烏府,時平偃豹韜。
澄清湘水變,分別楚山高。
花對彤襜發,霜和白雪操。
黃金裝舊馬,青草換新袍。
嶺暗猿啼月,江寒鷺映濤。
豫章生宇下,無使翳篷蒿。


奉餞郎中四兄罷餘杭太守承恩加侍御史充行軍司馬赴汝南行營[编辑]

星使三江上,天波萬里通。
權分金節重,恩借鐵冠雄。
梅吹前軍發,棠陰舊府空。
殘春錦障外,初日羽旗東。
岸柳遮浮鷁,江花隔避驄。
離心在何處,芳草滿吳宮。


送賈侍御克復後入京[编辑]

對酒心不樂,見君動行舟。
回看暮帆隱,獨向空江愁。
晴雲淡初夜,春塘深慢流。
溫顏風霜霽,喜氣煙塵收。
馳馹數千里,朝天十二樓。
報親愛,白髮生滄洲。


會稽王處士草堂壁畫衡霍諸山[编辑]

粉壁衡霍近,羣峰如可攀。
能令堂上客,見盡南山。
青翠數千仞,飛來方丈間。
歸雲無處滅,去鳥何時還?
勝事日相對,主人常獨閑。
稍看林壑晚,佳氣生重關一本此下有頗與宿心會,看看慰愁顏二句


惠福寺與陳留諸官茶會[编辑]

到此機事遣,自嫌塵網迷。
因知萬法幻,盡與浮雲齊。
疎竹映高枕,空花隨杖藜。
香飄諸天外,日隱雙林西。
吏方見狎,真僧幸相攜。
能令歸客意,不復還東溪。


金陵西泊舟臨江樓[编辑]

蕭條金陵郭,舊是帝王州。
日暮望鄉處,雲邊江樹秋。
楚雲不可託,楚水只堪愁。
行客千萬里,滄波朝暮流。
迢迢洛陽夢,獨臥清川樓。
異鄉共如此,孤帆難久遊。


題靈祐上人法華院木蘭花[编辑]

庭種南中樹,年華幾度新。
已依初地長,獨發舊園春。
映日成華蓋,搖風散錦茵。
色空榮落處,香醉往來人。
菡萏千燈遍,芳菲一雨均。
高柯儻爲檝,渡海有良因。


宿嚴維宅送包佶[编辑]

江湖同避地,分首自依依。
盡室今爲客,驚秋空念歸。
歲儲無別墅,寒服羨鄰機。
草色春橋晚,蟬聲江樹稀。
夜深宜共醉,時難忍相違。
何事隨陽雁,汀洲忽背飛。


送從弟貶袁州[编辑]

何事成遷客,思歸不見鄉。
遊吳經萬里,弔屈向三湘。
水與荆巫接,山通鄢郢長。
黃綬繫,身是白眉郎。
獨結南枝恨,應思北雁行。
憂來沽楚酒,老鬢莫凝霜。


無錫東郭送友人遊越[编辑]

客路風霜曉,郊原春興餘。
平蕪不可望,遊子去何如。
煙水乘湖闊,雲山適越初。
舊都懷作賦,古穴覓藏書。
碑缺曹娥宅,林荒逸少居。
江湖無限意,非獨爲樵漁。


送邵州判官往南[编辑]

看君發原隰,駟牡皇皇。
始罷滄江令,還隨粉署郎。
海沂軍未息,河兗歲仍荒。
征稅人全少,榛蕪虜近亡。
新知行宋遠,相望隔淮長。
早晚裁書寄,銀鉤佇八行。


出豐縣界寄韓明府[编辑]

迴首古原上,未能辭舊鄉。
西風收暮雨,隱隱分芒碭。
賢友此爲邑,令名滿徐方。
音容想在眼,暫若升琴堂。
疲馬顧春草,行人看夕陽。
自非傳尺素,誰爲論中腸。


別陳留諸官[编辑]

戀此東道主,能令西上遲。
徘徊暮郊別,惆悵秋風時。
上國邈千里,夷門難再期。
行人望落日,歸馬嘶空陂。
不愧寶刀贈,維懷瓊樹枝。
音塵倘未接,夢寐徒相思。


觀李湊所畫美人障子[编辑]

愛爾含天姿,丹青有殊智。
無間已得象,象外更生意。
西子不可見,千載無重還。
空令浣沙態,猶在含毫間。
一笑豈易得,雙蛾如有情。
窗風不舉袖,但覺羅衣輕。
華堂翠幕春風來,內閣金屏曙色開。
此中一見亂人,只疑行到雲陽臺洪邁取末四句作絕句


送史判官奏事之靈武兼寄巴西親故[编辑]

中州日紛梗,天地何時泰。
獨有西歸心,遙懸夕陽外。
故人奉章奏,此去論利害。
陽雁南渡江,征驂去相背。
因君欲寄遠,何處問親愛。
空使滄洲人,相思減衣帶。


自鄱陽還道中寄褚徵君[编辑]

南風日夜起,萬里孤帆漾。
元氣連洞庭,夕陽落波上。
故人煙水隔,復此遙相望。
江信久寂寥,楚雲獨惆悵。
愛君清川口,弄月時櫂唱。
白首無子孫,一生自疎曠。


石梁湖有寄[编辑]

故人千里道,滄波年別。
夜上明月樓,相思楚天闊。
瀟瀟清秋暮,嫋嫋涼風發。
湖色淡不流,沙鷗遠還滅。
煙波日已遠,音問日已絕。
歲晏空含情,江臯綠芳歇。


送沈少府之任淮南[编辑]

惜君滯南楚,枳棘徒棲鳳。
獨與千里帆,春風遠相送。
此行山水好,時物亦應衆。
一鳥飛長淮,百花滿雲夢。
相期丹霄路,遙聽清風頌。
勿爲州縣卑,時來自爲用。


嚴子瀨東送馬處直歸蘇[编辑]

望君舟已遠,落日潮未退。
目送滄海帆,人行白雲外。
江中遠回首,波上生微靄。
秋色姑蘇臺,寒流子陵瀨。
相送苦易散,動別知難會。
從此日相思,空令減衣帶。


宿懷仁縣南湖寄東海荀處士[编辑]

向夕歛微雨,晴開湖上天。
離人正惆悵,新月愁嬋娟。
佇立白沙曲,相思滄海邊。
浮雲自來去,此意誰能傳。
一水不相見,千峰隨客船。
寒塘起孤雁,夜色分鹽田。
時復一延首,憶君如眼前。


初至洞庭懷灞陵別業[编辑]

長安邈千里,日夕懷雙闕。
已是洞庭人,猶看灞陵月。
誰堪去鄉意,親戚想天末。
昨夜夢中歸,煙波覺來闊。
江臯見芳草,孤客心欲絕。
豈訝青春來,但傷經時別。
長天不可望,鳥與浮雲沒。


題蕭郎中開元寺新構幽寂亭[编辑]

康樂愛山水,賞心千載同。
結茅依翠微,伐木開蒙籠。
孤峰倚青霄,一徑去不窮。
候客石苔上,禮僧雲樹中。
曠然見滄洲,自遠來清風。
五馬留谷口,雙旌薄煙虹。
沈沈衆香積,眇眇諸天空。
獨往應未遂,蒼生思謝公。


同姜濬題裴式微餘干東齋[编辑]

世事終成夢,生涯欲半過。
白雲心已矣,滄海意如何。
藜杖全吾道,榴花養太和。
春風騎馬醉,江月釣魚歌。
散帙看蟲蠹,開門見雀羅。
遠山終日在,芳草傍人多。
吏體莊生傲,方言楚俗譌。
屈平君莫弔,腸斷洞庭波。


贈元容州[编辑]

擁旌臨合浦,上印臥長沙。
海徼長無戍,湘山獨種畬。
政傳通歲貢,才惜過年華。
萬里依孤劒,千峰寄一家。
累徵期旦暮,未起戀煙霞。
避世歌芝草,休官醉菊花。
舊遊如夢裏,此別是天涯。
何事滄波上,漂漂逐海槎。


夏口送長寧楊明府歸荆南因寄幕府諸公[编辑]

關西楊太尉,千載德猶聞。
白日俱終老,清風獨至君。
身承遠祖,才出衆人羣。
舉世貪荆玉,全家戀楚雲。
向煙帆杳杳,臨水葉紛紛。
草覆昭丘綠,江從夏口分。
高名光盛府,異姓寵殊勳。
百越今無事,南征欲罷軍。


奉和杜相公新移長興宅呈元相公[编辑]

間世生賢宰,同心奉至尊。
功高開北第,機靜灌中園。
入並蟬冠影,歸分騎士喧。
窗聞漢宮漏,家識杜陵源。
獻替常焚藁,閑獨對萱。
花香逐荀令,草色對王孫。
有地先開閣,何人不掃門。
江湖難自退,明主託元元。


湖南使還留辭辛大夫[编辑]

王師勞近甸,兵食仰諸侯。
天子無南顧,元勳在上遊。
大才生間氣,盛業拯橫流。
風景隨搖筆,山川入運籌。
羽觴交餞席,旄節對歸舟。
鶯識春深恨,猿知日去愁。
別離花寂寂,南北水悠悠。
唯有家國,終身所憂。


泛曲阿後湖簡同遊諸公[编辑]

元氣浮積水,沈沈深不流。
春風萬頃綠,映帶至徐州。
爲客難適意,逢君方暫遊。
夤緣白蘋際,日暮滄浪舟。
渡口微月進,林西殘雨收。
水雲去仍濕,沙鶴鳴相留。
且習子陵隱,能忘生事憂。
此中深有意,非爲釣魚鉤。


北遊酬孟雲卿見寄[编辑]

忽忽忘前事,事願能相乖。
衣馬日羸弊,誰辨行與才。
善道居貧賤,潔服蒙塵埃。
行行無定止,懔坎難歸來。
慈母憂疾疹,室家念棲萊。
幸君夙姻親,深見中外懷。
俟子惜時節,悵望臨高臺。


冬夜宿揚州開元寺烈公房送李侍御之江東[编辑]

遷客投百越,窮陰淮海凝。
中原馳困獸,萬里棲飢鷹。
寂寂宇下,愛君心自弘。
空堂來霜氣,永夜清明燈。
發後望煙水,相思勞寢興。
暮帆背楚郭,江色浮金陵。
此去爾何恨,近名予未能。
爐峰若便道,爲訪東林僧。


南楚懷古[编辑]

南國久蕪,我空鬱陶。
君看章華宮,處處生蒿。
但見陵與谷,豈知賢與豪。
精魂托古木,寶劒捐江臯。
倚棹下晴景,回舟隨晚濤。
碧雲暮寥落,湖上天高。
往事那堪問,此心徒自勞。
獨餘湘水上,千載聞離騷。


上湖田館南樓憶朱晏[编辑]

漂泊日復日,洞庭今更秋。
白雲如有意,萬里望孤舟。
何事愛成別,空令登此樓。
天光映波動,月影隨江流。
鶴唳靜寒渚,猿啼深夜洲。
歸期誠已促,清景仍相留。
頃者慕獨往,爾來悲遠遊。
風波自此去,桂水空離憂。


送姚八之句容舊任便歸江南[编辑]

故人還水國,春色動離憂。
碧草千萬里,滄江朝暮流。
桃花迷舊路,萍葉蕩歸舟。
遠戍看京口,空城問石頭。
折芳佳麗地,望月西南樓。
猨鳥共孤嶼,煙波連數州。
誰家過楚老,何處戀江鷗。
尺素能相報,湖山若箇憂。


雎陽贈李司倉[编辑]

白露變時候,蛬聲暮啾啾。
飄飄洛陽客,惆悵梁園秋。
只爲乏生計,爾來成遠遊。
一身不家食,萬事從人求。
且喜接餘論,足堪資小留。
寒城落日後,砧杵令人愁。
歸路歲時盡,長河朝夕流。
非君深意願,誰復能相憂。


杪秋洞庭中懷亡道士謝太虛[编辑]

漂泊日復日,洞庭今更秋。
青楓亦何意,此夜催人愁。
惆悵客中月,徘徊江上樓。
心知楚天遠,目送滄流。
羽客久已歿,微言無處求。
空餘白雲在,容與隨孤舟。
千里杳難望,一身當獨遊。
故園復何許,江海遲留。


同郭參謀詠崔僕射淮南節度使廳前竹[编辑]

昔種梁王苑,今移漢將壇
蒙籠低冕過,青捲簾看。
得地移根遠,經霜抱節難。
開花成鳳實,嫩笋長魚竿。
藹藹軍容靜,蕭蕭郡宇寬。
細音和角,疎影上門寒。
湘浦何年變山陽幾處殘。
不知軒屏側,歲晚對袁安。


硤石遇雨宴前主簿從兄子英宅[编辑]

縣城蒼翠裏,客路兩崖開。
硤石雲漠漠,東風吹雨來。
吾兄此爲吏,薄宦知無媒。
方寸抱秦鏡,聲名傳楚材。
折腰五斗間,僶俛隨塵埃。
秩滿少餘俸,家貧仍散財。
誰言次東道,暫預傾金罍。
雖欲少留此,其如歸限催。


江中晚釣寄荆南一二相識[编辑]

楚郭微雨收,荆門在目。
漾舟水雲裏,日暮春江綠。
霽華靜洲渚,色連竹。
月出波上時,人歸渡頭宿。
一身已無累,萬事更何欲。
漁父自夷猶,白鷗不羈束。
既憐滄浪水,愛滄浪曲。
不見眼中人,相思心斷續


九日岳陽待黃遂張渙[编辑]

別君頗已久,離念與時積。
楚水煙,江樓望歸客。
徘徊正佇想,髣髴如暫覿。
心目徒自親,風波尚相隔。
青林泊舟處,猿鳥愁孤驛。
遙見郭外山,蒼然雨中夕。
季鷹久疎曠,叔度早疇昔。
反櫂來何遲,黃花候君摘。


題王少府堯山隱處簡陸鄱陽[编辑]

故人滄洲吏,深與世情薄。
解印二十年,委身在丘壑。
買田楚山下,妻子自耕鑿。
羣動心有營,孤雲本無著。
因收谿上釣,遂接林中酌。
對酒春日長,山村杏花落。
陸生鄱陽令,獨步建溪作。
早晚休此官,隨君永棲託。


晚次湖口有懷[编辑]

靄然空水合,目極平江暮。
南望天無涯,孤帆落何處。
頃爲衡湘客,頗見湖趣。
朝氣和楚雲,夕陽映江樹。
帝鄉勞想望,萬里心來去。
白髮生扁舟,滄波滿歸路。
秋風今已至,日夜雁南度。
木葉辭洞庭,紛紛落無數。


陪元侍御遊支硎山寺[编辑]

支公去已久,寂寞龍華會。
古木閉空山,蒼然暮相對。
林巒非一狀,水石有餘態。
密竹藏晦明,羣峰爭向背。
峰峰帶落日,步步入青靄。
香氣空翠中,猿聲暮雲外。
留連南臺客,想像西方內。
因逐溪水還,觀心兩無礙。


桂陽西州晚泊古橋村住人[编辑]

洛陽別離久,江上心可得。
惆悵增暮情,瀟湘復秋色。
故山隔何處,落日羨歸翼。
滄海空自流,白鷗不相識。
悲蛬滿荆渚,輟櫂徒沾臆。
行客念寒衣,主人愁夜織。
帝鄉片雲去,遙寄千里憶。
南路隨天長,征帆杳無極。


夕次檐石湖夢洛陽親故[编辑]

天涯望不盡,日暮愁獨去。
萬里雲海空,孤帆向何處。
寄身煙波裏,頗得湖山趣。
江氣和楚雲,秋聲亂楓樹。
如何異鄉縣,日復懷親故。
遙與洛陽人,相逢夢中路。
不堪明月裏,更值清秋暮。
倚棹對滄波,歸心共誰語。


按覆後歸睦州贈苗侍御[编辑]

地遠心難達,天高謗易成。
羊腸留覆轍,虎口脫餘生。
直氏偷金枉,于家決獄明。
一言知己重,片議殺身輕。
日下人誰憶,天涯客獨行。
年光銷蹇步,秋氣入衰情。
建德知何在,長江問去程。
孤舟百口渡,萬里一猿聲。
落日開鄉路,空山向郡城。
豈令冤氣積,千古在長平。


奉寄婺州李使君舍人[编辑]

建隼罷鳴珂,初傳來暮歌。
漁樵識太古,草樹得陽和。
東道諸生從,南依遠客過。
天清婺女出,土厚絳人多。
永日空相望,流年復幾何。
崖開當夕照,葉去逐寒波。
眼暗經難受,身閑劒懶磨。
占賈誼,上馬試廉頗。
窮分安藜藿,衰容勝薜蘿。
只應隨越鳥,南翥託高柯。


哭魏兼遂[编辑]

古今俱此去,脩短竟誰分。
樽酒空如在,絃琴肯重聞。
一門同逝水,萬事共浮雲。
舊館何人宅,空山遠客墳。
艱危貧且共,少小秀而文。
獨行依窮巷,全身出亂軍。
歲時長寂寞,煙月自氳。
壠樹隨人古,山門對日曛。
汎舟悲向子,留劒贈徐君。
來去雲陽路,傷心江水濆。


負謫後登干越亭作[编辑]

天南愁望絕,亭上柳條新。
落日獨歸鳥,孤舟何處人。
生涯投徼,世業陷塵。
杳杳鍾陵暮,悠悠鄱水春
秦臺白首,楚怨青蘋。
草色迷征路,鶯聲逐臣一本無此四句
獨醒取笑,直道不容身。
得罪風霜苦,全生天地仁。
青山數行淚,滄海一窮鱗。
牢落機心盡,惟憐鷗鳥親


留題李明府霅溪水堂[编辑]

寥寥此堂上,幽意復誰論。
落日無王事,青山在縣門。
雲峰向高枕,漁釣入前軒。
晚竹疎簾影,春苔雙履痕。
荷香隨坐臥,湖色映晨昏。
虛牖閑生白,鳴琴靜對言。
暮禽飛上下,春帶清渾。
遠岸誰家柳,孤煙何處村。
謫居投瘴癘,離思過湘沅。
從此扁舟去,誰堪江浦猿。


入白沙渚夤緣二十五里至石窟山下懷天台陸山人[编辑]

靄將夕,玩幽行自遲。
歸人不計日,流水閑相隨。
輟棹崖口,捫蘿春景遲。
偶因回舟次,寧與前山期。
對此瑤草色,懷君瓊樹枝。
浮雲去寂寞,白鳥相因依。
何事愛高隱,但令勞遠思。
窮年臥海嶠,永望愁天涯。
吾亦從去,扁舟何所之?
迢迢江上帆,千里東風吹。


禪智寺上方懷演和尚寺即和尚所創[编辑]

絕巘東林寺,高僧惠遠公。
買園隋苑下,鉢楚城中。
斗極千燈近,煙波萬井通。
遠山低月殿,寒木露花宮。
紺宇香淨,滄州霧空。
鴈來秋色裏,曙起早潮東。
飛錫今何在?蒼生待發蒙。
白雲翻送客,庭樹自辭風。
捨筏追開士,迴舟狎釣翁。
平生江海意,惟共白鷗同。


賈侍郎自會稽使迴篇什盈卷兼蒙見寄一首與余有挂冠之期因書數事率成十韻[编辑]

江上逢星使,南來自會稽。
驚年一葉落,按俗五花嘶。
上國悲蕪梗,中原動鼓鼙。
報恩看鐵劒,銜命出金閨。
風物催歸緒,雲峰發詠題。
天長百越外,潮上小江西。
鳥道通閩嶺,山光落剡溪。
暮帆千里思,秋夜一猨啼。
柏樹榮新壠,桃源憶故蹊。
若能爲休去,行復草萋萋。


秋日夏口涉漢陽獻李相公[编辑]

日望衡門處,心知漢水濆。
偶乘青雀舫,還在白鷗羣。
間氣生靈秀,先朝翼戴勳。
藏弓身已退,焚藳事難聞。
舊業成青草,全家寄白雲。
松蘿長稚子,風景逐新文。
山帶寒城出,江依古岸分。
楚歌悲遠客,羌笛怨孤軍。
鼎罷調梅久,門看種藥勤。
十年猶去國,黃葉又紛紛。


歸沛縣道中晚泊留侯城[编辑]

訪古此城下,子房安在哉?
白雲去不反,危堞空崔嵬。
伊昔楚漢時,頗聞經濟才。
運籌風塵下,能使天地開。
蔓草日已積,長松日已摧。
功名滿青史,祠廟唯蒼苔。
百里暮程遠,孤舟川上迴。
進帆東風便,轉岸前山來。
楚水澹相引,沙鷗閑不猜。
扣舷從此去,延首仍裴回。


關門望華山[编辑]

客路瞻太華,三峰高際天。
夏雲亙百里,合沓遙相連。
雷雨飛半腹,太陽在其巔。
翠微關上近,瀑布林梢懸。
愛此衆容秀,能令西望偏。
徘徊忘暝色,泱漭成陰煙。
會是朝百靈,亦聞會羣仙。
瓊漿豈易挹,毛女非空傳。
髣髴仍佇想,幽期如眼前。
金天有廟,松柏隱蒼然。


奉陪蕭使君入鮑達洞尋靈山寺[编辑]

山居秋更鮮,秋江相映碧。
獨臨滄洲路,如待挂帆客。
遂使康樂侯,披榛著雙屐。
入雲開嶺道,永日尋泉脈。
古寺隱青冥,空中寒磬夕。
蒼苔絕行徑,飛鳥無去跡。
樹杪下歸人,水聲過幽石。
任情趣逾遠,移步奇屢易。
蘿木靜蒙蒙,風煙深寂寂。
徘徊未能去,畏共桃源隔。


孫權故城下懷古兼送友人歸建業[编辑]

雄圖爭割據,神器終不守。
上下武昌城,長江竟何有。
古來壯臺榭,事往悲陵阜。
寥落幾家人,猶依數株柳。
威靈絕想像,蕪沒空林藪。
野徑春草中,郊扉夕陽後。
逢君從此去,背楚方東走。
煙際指金陵,潮時過湓口。
行人已何在,臨水徒揮手。
惆悵不能歸,孤帆沒雲久。


宿雙峰寺寄盧七李十六[编辑]

寥寥禪誦處,滿室蟲絲結。
獨與山中人,無心生復滅。
徘徊雙峰下,惆悵雙峰月。
杳杳暮猿深,蒼蒼古松列。
玩奇不可盡,漸遠更幽絕。
林暗僧獨歸,石寒泉且咽。
竹房響輕吹,蘿徑陰餘雪。
臥澗曉何遲,背巖春未發。
此遊誠多趣,獨往共誰閱。
得意空自歸,非君豈能說。


京口懷洛陽舊居兼寄廣陵二三知己[编辑]

川闊悲無梁,藹然滄波夕。
天涯一飛鳥,日暮南徐客。
氣混京口雲,潮吞海門石。
孤帆候風進,夜色帶江白。
一水阻佳期,相望空脉脉。
那堪歲芳盡,更使春夢積。
胡塵飛,一作「異鄉」楚雲隔。
家人想何在,庭草爲誰碧。
惆悵空傷情,滄浪有跡。
嚴陵七里灘,攜手同所適。


登揚州栖靈寺塔[编辑]

北塔凌空虛,雄觀壓川澤。
亭亭楚雲外,千里看不隔。
遙對黃金臺,浮輝亂相射。
盤梯接元氣,半壁棲夜魄。
稍登諸劫盡,若騁排翮。
向是滄洲人,已爲青雲客。
雨飛千栱霽,日在萬家夕。
鳥處高却低,天涯遠如迫。
江流入空翠,海嶠現微碧。
向暮期下來,誰堪復行役。


湖上遇鄭田[编辑]

故人青雲器,何意常窘迫。
十猶布衣,憐君頭已白。
誰言此相見,暫得話疇昔。
舊業今已蕪,還鄉返爲客。
扁舟伊獨往,斗酒君自適。
不可涯,孤帆去無跡。
杯中忽復醉,湖上生魄。
湛湛江色寒,濛濛水雲夕。
風波易迢遰,千里如咫尺。
回首人已遙,南看楚天隔。


雨中登沛縣樓贈表兄郭少府[编辑]

楚澤秋更遠,雲雷有時作。
晚陂帶殘雨,白水昏漠漠。
佇立收煙氛,洗然靜寥廓。
卷簾高樓上,萬里看日落。
爲客頻改弦,辭家尚如昨。
故山今不見,此鳥那可託。
小邑務常閑,吾兄宦何薄。
高標青雲器,獨立滄江鶴。
惠愛原上情,慇懃丘中諾。
何當遂良願,歸臥青山郭。


灞東晚晴簡同行薛棄朱訓[编辑]

客心豁初霽,霽色暝玄灞。
西向看夕陽,曈曈映桑柘。
二賢誠逸足,千里陪征駕。
古樹枳道傍,人煙杜陵下。
伊余在羈束,且復隨造化。
好道當有心,營生苦無暇。
高賢幸茲偶,英達窮王霸。
迢遰客王程,裴回主人夜。
一薫知異質,片玉誰齊價。
同結丘中緣,塵埃自茲謝。


對雨贈濟陰馬少府考城蔣少府兼獻成武五兄南華二兄[编辑]

繁雲兼家思,彌望連濟北。
日暮微雨中,州城帶秋色。
蕭條主人靜,落葉飛不息。
鄉夢寒更頻,蟲聲夜相逼。
二賢縱橫器,久滯徒勞職。
笑語和風騷,雍容事文墨。
吾兄即時彥,前路良未測。
秋水百丈清,寒松一枝直。
此心欲引託,誰爲生羽翼。
且復頓歸鞍,杯中雪胸臆。


李侍御河北使回至東京相訪[编辑]

故人南臺秀,夙擅中朝美。
擁傳從北來,飛霜日千里。
貧居幸相訪,顧我柴門裏。
却訝繡衣人,仍交布衣士。
王程遽爾迫,別戀從此始。
濁酒未暇斟,清文頗垂示。
回瞻驄馬速,但見行塵起。
日暮汀洲寒,春風渡流水。
草色官道邊,桃花御溝裏。
天涯一鳥夕,惆悵知何已。


吳中聞潼關失守因奉寄淮南蕭判官[编辑]

鴈飛吳天,羈人傷暮律。
松江風嫋嫋,波上片帆疾。
木落姑蘇臺,霜收洞庭橘。
蕭條長洲外,唯見寒山出。
胡馬嘶秦雲,漢兵亂相失。
關中因竊據,天下共憂慄。
南楚有瓊枝,相思怨瑤瑟。
一身寄滄洲,萬里看白日。
赴敵甘負戈,論兵勇投筆。
臨風但攘臂,擇木將委質。
不如歸遠山,雲臥飯松栗。


哭張員外繼[编辑]

慟哭鍾陵下,東流與別離。
二星來不返,雙劒沒相隨。
獨繼先賢傳,誰刊有道碑。
故園荒峴曲,旅櫬寄天涯。
白簡曾連拜,滄洲每共思。
撫孤憐齒穉,歎逝顧身衰。
泉壤成終古,雲山若在時。
秋風鄰笛發,寒日寢門悲。
世難愁歸路,家貧緩葬期。
舊賓傷未散,夕臨咽常遲。
自此辭張邵,何由見戴逵。
獨聞山吏部,流涕訪孤兒。


登東海龍興寺高頂望海簡演公[编辑]

朐山壓海口,永望開禪宮。
元氣遠相合,太陽生其中。
豁然萬里餘,獨爲百川雄。
白波走雷電,黑霧藏魚龍。
變化非一狀,晴明分衆容。
煙開秦帝橋,隱隱橫殘虹。
蓬島如在眼,羽人那可逢。
偶聞真僧言,甚與靜者同。
幽意頗相愜,賞心殊未窮。
花間午時梵,雲外春山鐘。
誰念遽成別,自憐歸所從。
他時相憶處,惆悵西南峯。


奉送從兄罷官之淮南[编辑]

何事浮溟渤,元戎棄鏌鎁。
漁竿吾道在,鷗鳥世情賒。
玄髮他鄉換,滄洲此路遐。
泝沿隨桂檝,醒醉任松華。
離別誰堪道,艱危更可嗟。
兵鋒搖海內,王命隔天涯。
鐘漏移長樂,衣冠接永嘉。
還當拂氛祲,那復臥雲霞。
溪路漫岡轉,夕陽歸鳥斜。
萬艘江縣郭,一樹海人家。
揮袂看朱紱,揚帆指白沙。
春風獨迴首,愁思極如麻。


落第贈楊侍御兼拜員外仍充安大夫判官赴范陽[编辑]

職副旌旄重,才兼識量通。
使車遙肅物,邊策遠和戎。
擲地金聲著,從軍寶劒雄。
官成稽古力,名達濟時功。
肅穆烏臺上,雍容粉署中。
含香初待漏,持簡舊生風。
黠吏偏驚隼,貪夫輒避驄。
且知榮已隔,誰謂道仍同。
念舊追連茹,謀生任轉蓬。
泣連三獻玉,瘡懼再傷弓。
戀土函關外,瞻灞水東。
他時書一札,猶冀問途窮。


初貶南巴至鄱陽題李嘉祐江亭[编辑]

巴嶠南行遠,長江萬里隨。
不才甘謫去,流水亦何
地遠明君棄,天高酷吏欺。
清山獨往路,芳草未歸時。
流落還相見,悲懽話所思。
傷薏苡,愁暮向江籬。
柳色迎高塢,荷衣照下帷一本無此二句
水雲初起重,暮鳥遠來遲。
白首看長劒,滄洲寄釣絲。
沙鷗驚小吏,湖月上高枝一本無此二句
稚子能吳語,新文怨楚辭。
憐君不得意,川谷自逶迤


自紫陽觀至華陽洞宿侯尊師草堂簡同遊李延年[编辑]

媚煙景,句曲盤江甸。
南向佳氣濃,數峰遙隱見。
漸臨華陽口,雲路入蔥蒨。
七曜懸洞宮,五雲抱仙殿。
銀函竟誰發,金液徒堪薦。
千載空桃花,秦人深不見。
東溪喜相遇,貞白如會面。
青鳥來去閑,紅霞朝夕變。
一從換仙骨,萬里乘飛電。
蘿月延步虛,松花醉閑宴。
幽人即長往,茂宰應交戰。
明發歸琴堂,知君嬾爲縣。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