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18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八十三 全唐詩 卷一百八十四 卷一百八十五

題隨州紫陽先生壁[编辑]

神農好長生,風俗久已成。
復聞紫陽客,早署丹臺名。
喘息餐妙氣,步虛吟真聲。
道與古仙合,心將元化幷。
樓疑出蓬海,鶴似飛玉京。
松雪窗外曉,池水階下明。
忽耽笙歌樂,頗失軒冕情。
終願惠金液,提攜凌太清。


題元丹丘山居[编辑]

故人棲東山,自愛丘壑美。
青春臥空林,白日猶不起。
松風清襟袖,石潭洗心耳。
羨君無紛喧,高枕碧霞裏。


題元丹丘潁陽山居[编辑]

仙遊渡潁水,訪隱同元君。
忽遺蒼生望,獨與洪崖羣。
卜地初晦跡,興言且成文。
却顧北山斷,前瞻南嶺分。
遙通汝海月,不隔嵩丘雲。
之子合逸趣,而我欽清芬。
舉跡倚松石,談笑迷朝曛。
願狎青鳥,拂衣棲江濆。


題瓜州新河餞族叔舍人賁[编辑]

齊公鑿新河,萬古流不絕。
豐功利生人,天地同朽滅。
兩橋對雙閣,芳樹有行列。
愛此如甘棠,誰云敢攀折。
吳關倚此固,天險自茲設。
海水落斗門,湖平見沙汭。
我行送季父,弭櫂徒流悅。
楊花滿江來,疑是龍山雪。
惜此林下興,愴爲山陽別。
瞻望清路塵,歸來空寂滅。


洗脚亭[编辑]

白道向姑熟,洪亭臨道傍。
前有昔時井,下有五丈牀。
樵女洗素足,行人歇金裝。
西望白鷺洲,蘆花似朝霜。
送君此時去,回首淚成行。


勞勞亭[编辑]

天下傷心處,勞勞送客亭。
春風知別苦,不遣柳條青。


題金陵王處士水亭[编辑]

王子耽玄言,賢豪多在門。
好鵝尋道士,愛竹嘯名園。
樹色荒苑,池光蕩華軒。
此堂見明月,更憶陸平原。
埽拭青玉簟,爲余置金尊。
欲歸去,花枝宿鳥喧。
何時復來此,再得洗囂煩。


題嵩山逸人元丹丘山居[编辑]

家本紫雲山,道風未淪落。
沈懷丹丘志,沖賞歸寂寞。
朅來遊閩荒,捫涉窮禹鑿。
夤緣泛潮海,偃蹇陟廬霍。
憑雷躡天窗,弄影憩霞閣。
且欣登眺美,頗愜隱淪諾。
三山曠幽期,四岳聊所託。
故人契嵩穎,高義炳丹雘。
滅跡遺紛囂,終言本峰壑。
自矜林湍好,不羨朝市樂。
偶與真意幷,頓覺世情薄。
爾能折芳桂,吾亦採蘭若。
拙妻好乘鸞,嬌女愛飛鶴。
提攜訪神仙,從此鍊金藥。


題江夏修靜寺[编辑]

我家北海宅,作寺南江濱。
空庭無玉樹,高殿坐幽人。
書帶留青草,琴冪素塵。
平生種桃李,寂滅不成春。


題宛溪館[编辑]

吾憐宛溪好,百尺照心明
何謝新安水,千尋見底清。
白沙留月色,綠竹助秋聲。
却笑嚴湍上,于今獨擅名。


題東谿公幽居[编辑]

杜陵賢人清且廉,東溪卜築歲將淹。
宅近青山同謝朓,門垂碧柳似陶潛。
好鳥迎春歌後院,飛花送酒舞前簷。
客到但知留一醉,盤中秪有水晶鹽。


嘲魯儒[编辑]

魯叟談五經,白髮死章句。
問以經濟策,茫如墜煙霧。
足著遠遊履,首戴方山巾。
緩步從直道,未行先起塵。
秦家丞相府,不重褒衣人。
君非叔孫通,與我本殊倫。
時事且未達,歸耕汶水濱。


懼讒[编辑]

二桃殺三士,詎假劒如霜。
衆女妬蛾眉,雙花競春芳。
魏姝信鄭褏,掩袂對懷王。
一惑巧言子,朱顏成傷。
行將泣團扇,戚戚愁人腸。


觀獵[编辑]

太守耀清威,乘閑弄晚暉。
江沙橫獵騎,山火遶行圍。
箭逐雲鴻落,鷹隨月兔飛。
不知白日暮,歡賞夜方歸。


觀胡人吹笛[编辑]

胡人吹玉笛,一半是秦聲。
十月吳山曉,梅花落敬亭。
愁聞出塞曲,淚滿逐臣纓。
却望長安道,空懷戀主情。


軍行[编辑]

騮馬新白玉鞍,戰罷沙場月色寒。
城頭鐵鼓聲猶震,匣裏金刀血未乾。


從軍行[编辑]

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
突營射殺呼延將,獨領殘兵千騎歸。


平虜將軍妻[编辑]

平虜將軍婦,入門二十年。
君心自有悅,妾寵豈能專。
出解牀前帳,行吟道上篇。
古人不唾井,莫忘昔纏綿。


春夜洛城聞笛[编辑]

誰家玉笛暗飛聲,散入春風滿洛城。
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


嵩山採菖蒲者[编辑]

多古貌,雙耳下垂肩。
嵩嶽逢漢武,疑是九疑仙。
我來採菖蒲,服食可延年。
言終忽不見,滅影入雲烟。
喻帝竟莫悟,終歸茂陵田。


金陵聽韓侍御吹笛[编辑]

韓公吹玉笛,倜儻流英音。
風吹繞鍾山,萬壑皆龍吟。
王子停鳳管,師襄掩瑤琴。
餘韻度江去,天涯安可尋。


流夜郎聞酺不預[编辑]

北闕聖人歌太康,南冠君子竄遐荒。
漢酺聞奏鈞天樂,願得風吹到夜郎。


放後遇恩不霑[编辑]

天作雲與雷,霈然德澤開。
東風日本至,白雉越裳來。
獨棄長沙國,三年未許回。
何時入宣室,更問洛陽才。


宣城見杜鵑花[编辑]

一作杜牧詩,題云子規

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還見杜鵑花。
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白田馬上聞鶯[编辑]

黃鸝啄紫椹,五月鳴桑枝。
我行不記日,誤作陽春時。
蠶老客未歸,白田已繰絲。
驅馬又前去,捫心空自悲。


三五七言[编辑]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爲情。


雜詩[编辑]

白日與明月,晝夜不閑。
況爾悠悠人,安得久世間。
傳聞海水上,乃有蓬萊山。
玉樹生綠葉,靈仙每登攀。
一食駐玄髮,再食留紅顏。
吾欲從此去,去之無時還。


寄遠十一首[编辑]

三鳥別王母,銜書來過。
腸斷若剪弦,其如愁思何。
遙知玉窗裏,纖手弄雲和。
奏曲有深意,青松交女蘿。
寫水山井中,同泉豈殊波。
秦心與楚恨,皎皎爲誰多。


青樓何所在,乃在碧雲中。
寶鏡挂秋,羅衣輕春風。
新妝坐落日,悵望屏空。
念此送短書,願因雙飛鴻。


本作一行書,殷勤道相憶。
一行復一行,滿紙情何極。
瑤臺有黃鶴,爲報青樓人。
朱顏凋落盡,白髮一何新。
自知未應還,離經三春。
桃李今若爲,當窗發光彩。
莫使香風飄,留與紅芳待。


玉筯落春鏡,坐愁湖陽水。
聞與陰麗華,風煙接鄰里。
青春已復過,白日忽相催。
但恐花晚,令人意已摧。
相思不惜夢,日夜向陽臺。


遠憶巫山陽,花明淥江暖。
躊躇未得往,淚向南雲滿。
春風復無情,吹我夢魂斷。
不見眼中人,天長音信短。


陽臺隔楚水,春草生黃河
相思無日夜,浩蕩若流波。
流波向海去,欲見終無因
遙將一點淚,遠寄如花人。


妾在舂陵東,君居漢江島。
一日望花光,往來成白道
一爲雲雨別,此地生秋草。
秋草秋蛾飛,相思愁落暉。
何由一相見,滅燭解羅衣一本無此二句。落暉下有「昔時攜手去,今日流淚歸。遙知不得意,玉筯點羅衣」四句


憶昨東園桃李紅碧枝,與君此時初別離。
金瓶落井無消息,令人行歎復坐思。
坐思行歎成楚越,春風玉顏畏銷歇。
碧窗紛紛下落花,青樓寂寂空明月。
兩不見,但相思,空留錦字表心素,至今緘愁不忍窺。


長短春草綠,緣階如有情。
卷施心獨苦,抽却死還生。
覩物知妾意,希君種後庭。
閑時當採掇,念此莫相輕。


魯縞如玉霜,題月氏書。
寄書白鸚鵡,西海慰離居。
行數雖不多,字字有委曲。
天末如見之,開緘淚相續。
淚盡恨轉深,千里同此心
相思千萬里,一書值千金。


愛君芙蓉嬋娟之豔色,色可餐兮難再得。
憐君冰玉清逈之明心,情不極兮意已深。
朝共琅玕之綺食,夜同鴛鴦之錦衾。
恩情婉孌忽爲別,使人莫錯亂愁心。
亂愁心,涕如雪,寒燈厭夢魂欲絕。
覺來相思生白髮,盈盈漢水若可越。
可惜凌波步羅韤,美人美人兮歸去來,莫作朝雲暮雨兮飛陽臺。


長信宮[编辑]

月皎昭陽殿,霜清長信宮。
天行乘玉輦,飛燕與君同。
別有歡娛處,承恩樂未窮。
誰憐團扇妾,獨坐怨秋風。


長門怨二首[编辑]

天迴北斗挂西樓,金屋無人螢火流。
月光欲到長門殿,別作深宮一段愁。


桂殿長愁不記春,黃金四屋起秋塵。
夜懸明鏡青天上,獨照長門宮裏人。


春怨[编辑]

白馬金羈遼海東,羅帷繡被臥春風。
落月低軒窺燭盡,飛花入戶笑牀空。


代贈遠[编辑]

妾本洛陽人,狂夫幽燕客。
渴飲易水波,由來多感激。
胡馬西北馳,香騣搖綠絲。
鳴鞭從此去,逐虜蕩邊陲。
昔去有好言,不言久離別。
燕支多美女,走馬輕風雪。
見此不記人,恩情雲雨絕。
啼流玉筯盡,坐恨金閨切。
織錦作短書,腸隨回文結。
相思欲有寄,恐君不見察。
焚之揚其灰,手跡自此滅。


陌上贈美人[编辑]

駿馬驕行踏落花,垂鞭直拂五雲車。
美人一笑褰珠箔,遙指紅樓是妾家。


閨情[编辑]

流水去絕國,浮雲辭故關。
水或戀前浦,雲猶歸舊山。
恨君沙去,棄妾漁陽間。
玉筯夜垂流,雙雙落朱顏。
黃鳥坐相悲,綠楊誰更攀。
織錦心草草,挑燈淚斑斑。
窺鏡不自識,況乃狂夫還。


代別情人[编辑]

清水本不動,桃花發岸傍。
桃花弄水色,波蕩搖春光。
我悅子容豔,子傾我文章。
風吹綠琴去,曲度紫鴛鴦。
昔作一水魚,今成兩枝鳥。
哀哀長雞鳴,夜夜達曉。
起折相思樹,歸贈知寸心。
覆水不可收,行雲難重尋。
天涯有度鳥,莫絕瑤華音。


代秋情[编辑]

幾日相別離,門前生穭葵。
寒蟬聒梧桐,日夕長鳴悲。
白露濕螢火,清霜凌兔絲。
空掩紫羅袂,長啼無盡時。


對酒[编辑]

蒲萄酒,金叵羅,吳姬十五細馬馱。
青黛畫眉紅錦靴,道字不正嬌唱歌。
玳瑁筵中懷裏醉,芙蓉帳底奈君何。


怨情[编辑]

新人如花雖可寵,故人似玉由來重。
花性飄揚不自持,玉心皎潔終不移。
故人昔新今尚故,還見新人有故時。
請看陳后黃金屋,寂寂珠簾生網絲。


湖邊採蓮婦[编辑]

小姑織白紵,未解將人語。
大嫂採芙蓉,溪湖千萬重。
長兄行不在,莫使外人逢。
願學秋胡婦,貞心比古松。


怨情[编辑]

美人捲珠簾,深坐顰蛾眉。
淚痕濕,不知心恨誰。


代寄情楚詞體[编辑]

君不來兮,徒蓄怨積思而孤吟。
雲陽一去已遠,隔巫山綠水之沈沈。
留餘香兮染繡被,夜欲寢兮愁人心。
朝馳余馬於青樓,怳若空而夷猶。
浮雲深兮不得語,却惆悵而懷憂。
使青鳥兮銜書,恨獨宿兮傷離居。
何無情而絕,夢雖往而交疎。
橫流涕而長嗟,折芳洲之瑤華。
送飛鳥以極目,怨夕陽之西斜。
願爲連根同死之秋草,不作飛空之落花。


學古思邊[编辑]

銜悲上隴首,腸斷不見君。
流水若有情,幽哀從此分。
蒼茫愁邊色,惆悵落日曛。
山外接遠天,天際復有雲。
白雁從中來,飛鳴苦難聞。
足繫一書札,寄言難離羣。
離羣心斷絕,十見花成雪。
胡地無春暉,征人行不歸。
相思杳如夢,珠淚濕羅衣。


思邊[编辑]

去年何時君別妾,南園綠草飛蝴蝶。
今歲何時妾憶君,西山白雪暗晴雲。
玉關去此三千里,欲寄音書那可聞。


口號吳王美人半醉[编辑]

風動荷花水殿香,姑蘇臺上宴吳王。
西施醉舞嬌無力,笑倚東窗白玉牀。


代美人愁鏡二首[编辑]

明明金鵲鏡,了了玉臺前。
拂拭交冰月,光輝何清圓。
紅顏老昨日,白髮多去年。
鉛粉坐相誤,照來空淒然。


美人贈此盤龍之寶鏡,燭我金縷之羅衣。
時將紅袖拂明月,爲惜普照之餘暉。
影中金鵲飛不滅,臺下青鸞思獨絕。
藳砧一別若箭弦,去有日,來無年。
狂風吹却妾心斷,玉筯幷墮菱花前。


贈段七娘[编辑]

羅韤凌波生網塵,那能得計訪情親。
千杯綠酒何辭醉,一面紅妝惱殺人。


別內赴徵三首[编辑]

王命三徵去未還,明朝離別出吳關。
白玉高樓看不見,相思須上望夫山。


出門妻子強牽衣,問我西行幾日歸。
歸時儻佩黃金印,莫學蘇秦不下機。


翡翠爲樓金作梯,誰人獨宿倚門啼
寒燈連曉月,行行淚盡楚關西。


秋浦寄內[编辑]

我今尋陽去,辭家千里餘。
結荷水宿,却寄大雷書。
雖不同辛苦,愴離各自居。
我自入秋浦,三年北信疎。
紅顏愁落盡,白髮不能除。
有客自梁苑,手攜五色魚。
開魚得錦字,歸問我何如。
江山雖道阻,意合不爲殊。


自代內贈[编辑]

寶刀截流水,無有斷絕時。
妾意逐君行,纏綿亦如之。
別來門前草,秋巷春轉碧
埽盡更還生,萋萋滿行跡。
鳴鳳始相得,雄驚雌各飛。
遊雲落何山,一往不見歸。
估客發大樓,知君在秋浦。
梁苑空錦衾,陽臺夢行雨。
妾家三作相,失勢去西秦。
猶有一作存舊歌管,淒清聞四鄰。
曲度入紫雲,啼無眼中人。
此下一本有「女弟爭笑弄,悲羞淚盈巾」二句。
妾似井底桃,開花向誰笑。
君如天上月,不肯一迴照。
窺鏡不自識,別多憔悴深。
安得秦吉了,爲人道寸心。


秋浦感主人歸燕寄內[编辑]

霜凋楚關木,始知殺氣嚴。
寥寥金天廓,婉婉綠紅潛。
胡燕別主人,雙雙語前簷。
三飛四迴顧,欲去復相瞻。
豈不戀華屋,終然謝珠簾。
我不及此鳥,遠行歲已淹。
寄書道中歎,淚下不能緘。


送內尋廬山女道士李騰空二首[编辑]

君尋騰空子,應到碧山家。
水舂雲母確,風埽石楠花。
若愛幽居好,相邀弄紫霞。


多君相門女,學道愛神仙。
素手掬青靄,羅衣曳紫煙。
一往屏風疊,乘鸞着玉鞭


贈內[编辑]

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
雖爲李白婦,何異太常妻。


在潯陽非所寄內[编辑]

聞難知慟哭,行啼入府中。
多君同蔡琰,流淚請曹公。
知登吳章嶺,昔與死無分。
崎嶇行石道,外折入青雲。
相見若悲歌,哀聲那可聞。


南流夜郎寄內[编辑]

夜郎天外怨離居,明月樓中音信疎。
北雁春歸看欲盡,南來不得豫章書。


越女詞五首[编辑]

長干吳兒女,眉目豔新月。
屐上足如霜,不着鴉頭襪。


吳兒多白皙,好爲蕩舟劇。
賣眼擲春心,折花調行客。


耶溪採蓮女,見客櫂歌迴。
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來。


東陽素足女,會稽素舸郎。
相看月未墮,白地斷肝腸。


鏡湖水如月,耶溪女似雪。
新妝蕩新波,光景兩奇絕。


浣紗石上女[编辑]

玉面耶溪女,青娥紅粉妝。
一雙金齒屐,兩足白如霜。


示金陵子[编辑]

金陵城東誰家子,竊聽琴聲窗裏。
落花一片天上來,隨人直渡西江水。
楚歌吳語嬌不成,似能未能最有情。
謝公正要東山妓,攜手林泉處處行。


出妓金陵子呈盧六四首[编辑]

安石東山三十春,傲然攜妓出風塵。
樓中見我金陵子,何似陽臺雲雨人。


南國新豐酒,東山小妓歌。
對君君不樂,花月奈愁何。


東道煙霞主,西江詩酒筵。
相逢不覺醉,日墮歷陽川。


小妓金陵歌楚聲,家僮丹砂學鳳鳴。
我亦爲君飲清酒,君心不肯向人傾。


巴女詞[编辑]

巴水急如箭,巴船去若飛。
十月三千里,郎行幾歲歸。


哭晁卿衡[编辑]

日本晁卿辭帝都,征帆一片繞蓬壺。
明月不歸沈碧海,白雲愁色滿蒼梧。


自溧水道哭王炎三首[编辑]

白楊雙行行,白馬悲路傍。
晨興見曉月,更似發雲陽。
溧水通吳關,逝川去未央。
故人萬化盡,閉骨茅山岡。
天上墜玉棺,泉中掩龍章。
名飛日月上,義與風雲翔。
逸氣竟莫展,英圖俄夭傷。
楚國一老人,來嗟龔勝亡。
有言不可道,雪泣憶蘭芳。


王公希代寶,棄世一何早。
弔死不及哀,殯宮已秋草。
悲來欲脫劒,挂向何枝好。
哭向茅山雖未摧,一生淚盡丹陽道。


王家碧瑤樹,一樹忽先摧。
海內故人泣,天涯弔鶴來。
未成霖雨用,先失濟川材。
一罷廣陵散,鳴琴更不開。


哭宣城善釀紀叟[编辑]

紀叟黃泉裏,還應釀老春。
夜臺無曉日,沽酒與何人。
一作《題戴老酒店》云:
戴老黃泉下,還應讓大春。
夜臺無李白,沽酒與何人。


宣城哭蔣徵君華[编辑]

敬亭埋玉樹,知是蔣徵君。
安得相如草,空餘封禪文。
池臺空有月,詞賦舊凌雲。
獨挂延陵劒,千秋在古墳。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