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19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九十 全唐詩 卷一百九十一 卷一百九十二

有所思[编辑]

借問上柳,青青爲誰春。
空遊昨日地,不見昨日人。
繚繞萬家井,往來車馬塵。
莫道無相識,要非心所親。


暮相思[编辑]

朝出自不還,暮歸花盡發。
豈無終日會,惜此花間月。
空館忽相思,微鐘坐歇。


夏夜憶盧嵩[编辑]

靄靄高館暮,開軒滌煩襟。
不知湘雨來,瀟灑在幽林
炎月得涼夜,芳樽誰與斟。
故人南北居,累月間徽音。
人生無閑日,歡會當在今。
反側候天旦,層城苦沈沈。


春思[编辑]

野花如雪繞江城,坐見年芳憶帝京。
閶闔曉開凝碧樹,曾陪鴛鷺聽流鶯。


春中憶元二[编辑]

雨歇萬井春,柔條已含緑。
徘徊洛陽陌,惆悵杜陵曲。
遊絲正高下,啼鳥還斷續。
有酒今不同,思君瑩如玉。


懷素友子西[编辑]

廣陌竝遊騎,公堂接華襟。
方歡遽見別,永日獨沈吟。
階暝流暗駛,氣疎露已侵。
層城湛深夜,片月生幽林。
往款良未遂,來覿曠無音。
恆當清觴宴,思子玉山岑。
耿耿何以寫,密言空委心。


對韓少尹所贈硯有懷[编辑]

故人謫遐遠,留硯寵斯文。
白水浮香墨,清池滿夏雲。
念離心已永,感物思徒紛。
未有桂陽使,裁書一報君。


月晦憶去年與親友曲水遊讌[编辑]

晦賞念前歲,京國結良儔。
騎出宣平里,飲對曲池流。
今朝隔天末,空園傷獨遊。
雨歇林光變,塘緑鳥聲幽。
凋甿積逋稅,華鬢集新秋。
誰言戀虎符,終當還舊丘。


清明日憶諸弟[编辑]

冷食方多病,開襟一忻然。
終令思故郡,煙火滿晴川。
杏粥猶堪食,榆羹已稍煎。
唯恨乖親燕,坐度此芳年。


池上懷王卿[编辑]

幽居捐世事,佳雨散園芳。
入門靄已緑,水禽鳴春塘。
重雲始成夕,忽霽尚殘陽。
輕舟因風泛,郡閣望蒼蒼。
私燕阻外好,臨歡一停觴。
茲遊無時盡,旭日願相將。


立夏日憶京師諸弟[编辑]

改序念芳辰,煩襟倦日永。
夏木已成陰,公門晝恆靜。
長風始飄閣,疊雲纔吐嶺。
坐想離居人,還當惜景。


曉至園中憶諸弟崔都水[编辑]

山郭恆悄悄,林月亦娟娟。
景清神已,事簡慮絕牽。
秋塘徧衰草,曉露洗紅蓮。
不見心所愛,茲賞豈爲妍。


懷瑯琊深標二釋子[编辑]

白雲埋大壑,陰崖滴夜泉。
應居西石室,月照山蒼然。


雨夜感懷[编辑]

微雨灑高林,塵埃自蕭散。
耿耿心未平,沈沈夜方半。
獨驚長簟冷,遽覺愁鬢換。
誰能當此夕,不有盈襟歎。


雲陽館懷谷口[编辑]

清泚階下流,云自谷口源。
念昔白衣士,結廬在石門。
道高杳無累,景靜得忘言。
山夕綠陰滿,世移清賞存。
吏役豈遑暇,幽懷復朝昏。
雲泉非所濯,蘿月不可援。
長往遂真性,暫遊恨卑喧。
出身既事世,高躅難等論。


憶灃上幽居[编辑]

一來當復去,猶此厭樊籠。
況我林栖子,朝服坐南宮。
唯獨問啼鳥,還如灃水東。


重九登滁城樓憶前歲九日歸灃上赴崔都水及諸弟讌集悽然懷舊[编辑]

今日重九讌,去歲在京師。
聊廻出省步,一赴郊園期。
嘉節始云邁,周辰已及茲。
秋山滿清景,當賞屬乖離。
凋散民里闊,摧翳衆木衰。
樓中一長嘯,惻愴起涼颸。


始夏南園思舊里[编辑]

夏首雲物變,雨餘草木繁。
池荷初帖水,林花已掃園。
縈叢蝶尚亂,依閣鳥猶喧。
對此殘芳月,憶在漢陵原。


登蒲塘驛沿路見泉谷邨墅忽想京師舊居追懷昔年[编辑]

青山導騎遶,春風行斾舒。
均徭視屬城,問疾躬里閭。
煙水依泉谷,川陸散樵漁。
忽念故園日,復憶驪山居。
荏苒斑鬢及,夢寢婚宦初。
不覺平生事,咄嗟二紀餘。
存歿闊已永,悲多歡自疎。
高秩非爲美,闌干淚盈裾。


經函谷關[编辑]

洪河絕山根,單軌出其側。
萬古爲要樞,往來何時息。
秦皇即恃險,海內被吞食。
及嗣同覆顛,咽喉莫能塞。
炎靈詎西駕,婁子非經國。
徒欲扼諸侯,不知恢至德。
聖朝及天寶,豺虎起東北。
下沈戰死魂,上結窮冤色。
古今雖共守,成敗良可識。
藩屏無俊賢,金湯獨何力。
馳車一登眺,感慨中自惻。


經武功舊宅[编辑]

茲邑昔所遊,嘉會常在目。
歷載俄二九,始往今來復。
慼慼居人少,茫茫野田綠。
風雨經舊墟,毀垣迷往躅。
門臨川流駛,樹有羇雌宿。
多累恆悲往,長年覺時速。
欲去中復留,徘徊結心曲。


往雲門郊居塗經廻流作[编辑]

茲晨乃休暇,適往田家廬。
原谷徑塗澀,春陽草木敷。
纔遵板橋曲,復此清澗紆。
崩壑方見射,廻流忽已舒。
明滅泛孤景,杳靄含夕虛。
無將爲邑志,一酌澄波餘。


乘月過西郊渡[编辑]

遠山含紫氛,春野靄云暮。
值此歸時月,留連西澗渡。
謬當文墨會,得與羣英遇。
賞逐亂流翻,心將清景悟。
行車儼未轉,芳草空盈步。
已舉候亭火,猶愛村原樹。
還當守故扃,悵恨秉幽素。


晚歸灃川[编辑]

凌霧朝閶闔,落日返清川。
簪組方暫解,臨水一翛然。
昆弟忻來集,童稚滿眼前。
適意在無事,攜手望秋田。
南嶺橫爽氣,高林繞遙阡。
野廬不鋤理,翳翳起荒煙。
名秩斯逾分,廉退媿不全。
已想平門路,晨騎復言旋。


授衣還田里[编辑]

公門懸甲令,澣濯遂其私。
晨起懷愴恨,野田寒露時。
氣收天地廣,風淒草木衰。
山明始重疊,川淺更逶迤。
煙火生閭里,禾黍積東菑。
終然可樂業,時節一來斯。


夕次盱眙縣[编辑]

落帆淮鎮,停舫臨孤驛。
浩浩風起波,冥冥日沈夕。
人歸山郭暗,雁下蘆洲白。
獨夜憶秦關,聽鐘未眠客。


春月觀省屬城始憩東西林精舍[编辑]

因時省風俗,布惠迨高年。
建隼出潯陽,整駕遊山川。
白雲斂晴壑,羣峰列遙天。
嶔㟢石門狀,杳靄香爐烟。
榛荒屢罥罣,偪側殆覆顛。
方臻釋氏廬,時物屢華妍。
曇遠昔經始,於茲閟幽玄。
東西竹林寺,灌注寒澗泉。
人事即云泯,歲月復已綿。
殿宇餘丹紺,磴閣峭欹懸。
佳士亦棲息,善身絕塵緣。
今我蒙朝寄,教化敷里鄽。
道妙茍爲得,出處理無偏。
心當同所尚,跡豈辭纏牽。


自蒲塘驛廻駕經歷山水[编辑]

館宿風雨滯,始晴行蓋轉。
潯陽山水多,草木俱紛衍。
崎嶇緣碧澗,蒼翠踐苔蘚。
高樹夾潺湲,崩石橫陰巘。
野杏依寒拆,餘雲冒嵐淺。
性愜形豈勞,境殊路遺緬。
憶昔終南下,佳遊亦屢展。
時禽下流暮,紛思何由遣。


山行積雨歸途始霽[编辑]

攬轡窮登降,陰雨遘二旬。
但見白雲合,不睹巖中春。
急澗豈易揭,峻塗良難遵。
深林猿聲冷,沮洳虎跡新。
始霽升陽景,山水閱清晨。
雜花積如霧,百卉萋已陳。
鳴騶屢驤首,歸路自忻忻。


傷逝[编辑]

此後十九首,盡同德精舍舊居傷懷時所作。

染白一爲黑,焚木盡成灰。
念我室中人,逝去亦不廻。
結髮二十載,賓敬如始來。
提攜屬時屯,契闊憂患災。
柔素亮爲表,禮章夙所該。
仕公不及私,百事委令才。
一旦入閨門,四屋滿塵埃。
斯人既已矣,觸物但傷摧。
單居移時節,泣涕撫嬰孩。
知妄謂當遣,臨感要難裁。
夢想忽如睹,驚起復徘徊。
此心良無已,遶屋生蒿萊。


往富平傷懷[编辑]

晨起凌嚴霜,慟哭臨素帷。
駕言百里塗,惻愴復何爲。
昨者仕公府,屬城常載馳。
出門無所憂,返室亦熙熙。
今者掩筠扉,但聞童稚悲。
丈夫須出入,顧爾內無依。
銜恨已酸骨,何況苦寒時。
單車路蕭條,廻首長逶遲。
飄風忽截野,嘹唳雁起飛。
昔時同往路,獨往今詎知。


出還[编辑]

昔出喜還家,今還獨傷意。
入室掩無光,銜哀寫虛位。
悽悽動幽幔,寂寂驚寒吹。
幼女復何知,時來庭下戲。
咨嗟日復老,錯莫身如寄。
家人勸我飡,對案空垂淚。


冬夜[编辑]

杳杳日云夕,鬱結誰爲開。
單衾自不暖,霜霰已皚皚。
晚歲淪夙志,驚鴻感深哀。
深哀當何爲,桃李忽凋摧。
幃悵徒自設,冥寞豈復來。
平生雖恩重,遷去託窮埃。
抱此女曹恨,顧非高世才。
振衣中夜起,河漢尚裴回。


送終[编辑]

奄忽逾時節,日月獲其良。
蕭蕭車馬悲,祖載發中堂。
生平同此居,一旦異存亡。
斯須亦何益,終復委山岡。
行出國南門,南望鬱蒼蒼。
日入乃云造,慟哭宿風霜。
晨遷俯玄廬,臨訣但遑遑。
方當永潛翳,仰視白日光。
俯仰遽終畢,封樹已荒涼。
獨留不得還,欲去結中腸。
童稚知所失,啼號捉我裳。
既事猶倉卒,歲月始難忘。


除日[编辑]

思懷耿如昨,季月已云暮。
忽驚年復新,獨恨人成故。
冰池始泮綠,梅還飄素。
淑景方轉延,朝朝自難度。


對芳樹[编辑]

迢迢芳園樹,列映清池曲。
對此傷人心,還如故時綠。
風條灑餘靄,露葉承新旭。
佳人不再攀,下有往來躅。


月夜[编辑]

皓月流春城,華露積芳草。
坐念綺窗空,翻傷清景好。
清景終若斯,傷多人自老。


歎楊花[编辑]

空蒙不自定,況值暄風度。
舊賞逐流年,新愁忽盈素。
纔縈下苑曲,稍滿東城路。
人意有悲歡,時芳獨如故。


過昭國里故第[编辑]

不復見故人,一來過故宅。
物變知景暄,心傷覺時寂。
池荒野筠合,庭綠幽草積。
風散花意謝,鳥山光夕。
宿昔方同賞,詎知今念昔。
緘室在東廂,遺器不忍覿。
柔翰全分意,芳巾尚染澤。
殘工委筐篋,餘素經刀尺。
收此還我家,將還復愁惕。
永絕攜手歡,空存舊行迹。
冥冥獨無語,杳杳將何適。
唯思今古同,時緩傷與戚。


夏日[编辑]

已謂心苦傷,如何日方永。
無人不晝寢,獨坐山中靜。
悟澹將遣慮,學空庶遺境。
積俗易爲侵,愁來復難整。


端居感懷[编辑]

沈沈積素抱,婉婉屬之子。
永日獨無言,忽驚振衣起。
方如在幃室,復悟永終已。
稚子傷恩絕,盛時若流水。
暄涼同寡趣,朗晦俱無理。
寂性常喻人,滯情今在己。
空房欲云暮,巢燕亦來止。
夏木遽成陰,綠苔誰復履。
感至竟何方,幽獨長如此。


悲紈扇[编辑]

非關秋節至,詎是恩情改。
掩嚬人已無,委篋涼空在。
何言永不發,暗使銷光彩。


閑齋對雨[编辑]

幽獨自盈抱,陰淡亦連朝。
空齋對高樹,疎雨共蕭條。
巢燕翻泥濕,蕙花依砌消。
端居念往事,倏忽苦驚飆。


林園晚霽[编辑]

雨歇見青山,落日照林園。
煙鳥亂,林清風景翻。
提攜唯子弟,蕭散在琴
同遊不同意,耿耿獨傷魂。
寂寞鐘已盡,如何還入門。


秋夜二首[编辑]

庭樹轉蕭蕭,陰蟲還戚戚。
獨向高齋眠,夜聞寒雨滴。
微風時動牖,殘燈尚留壁。
惆悵平生懷,偏來委今夕。


霜露已淒淒,星漢復昭回。
朔風中夜起,驚鴻千里來。
蕭條涼葉下,寂寞清砧哀。
歲晏仰空宇,心事若寒灰。


感夢[编辑]

歲月轉蕪漫,形影長寂寥。
髣髴覯微夢,感嘆起中宵。
綿思靄流月,驚魂颯廻飆。
誰念茲夕永,坐令顏鬢凋。


同德精舍舊居傷懷[编辑]

洛京十載別,東林訪舊扉。
山河不可望,存沒意多違。
時遷跡尚在,同去獨來歸。
還見窗中鴿,日暮遶庭飛。


悲故交[编辑]

白璧衆求暇,素絲易成汙。
萬里顛沛還,高堂已長暮。
積憤方盈抱,纏哀忽逾度。
念子從此終,黃泉竟誰訴。
一爲時事感,豈獨平生故。
唯見荒丘原,野草塗朝露。


張彭州前與緱氏馮少府各惠寄一篇多故未答張已云沒因追哀敘事兼遠簡馮生[编辑]

君昔掌文翰,西垣復石渠。
朱衣乘白馬,輝光照里閭。
余時忝南省,接讌媿空虛。
一別守茲郡,蹉跎歲再除。
長懷關河表,永日簡牘餘。
郡中有方塘,涼閣對紅蕖。
金玉蒙遠貺,篇詠見吹噓。
未答平生意,已沒九原居。
秋風吹寢門,長慟涕漣如。
覆視緘中字,奄爲昔人書。
髮鬢已云白,交友日彫疎。
馮生遠同恨,憔悴在田廬。


東林精舍見故殿中鄭侍御題詩追舊書情涕泗橫集因寄呈閻澧州馮少府[编辑]

仲月景氣佳,東林一登歷。
中有故人詩,淒涼在高壁。
精思長世,音容已歸寂。
墨澤傳灑餘,磨滅親翰跡。
平生忽如夢,百事皆成昔。
結騎京華年,揮文篋笥積。
朝廷重英彥,時輩分珪璧。
永謝柏梁陪,獨闕金門籍。
方嬰存歿感,豈暇林泉適。
雨餘山景寒,風散花光夕。
新知雖滿堂,故情誰能覿。
唯當同時友,緘寄空悽慼。


同李二過亡友鄭子故第[编辑]

客車名未滅,沒世恨應長。
斜月知何照,幽林判自芳。
故人驚逝水,寒雀噪空牆。
不是平生舊,遺蹤要可傷。


話舊[编辑]

存亡三十載,事過悉成空。
不惜霑衣淚,併話一宵中。


至開化里壽春公故宅[编辑]

寧知府中吏,故宅一徘徊。
歷階存往敬,瞻位泣餘哀。
廢井沒荒草,陰牖生緑笞。
門前車馬散,非復昔時來。


睢陽感懷[编辑]

豺虎犯天綱,昇平無內備。
長驅陰山卒,略踐三河地。
張侯本忠烈,濟世有深智。
堅壁梁宋間,遠籌吳楚利。
窮年方絕輸,鄰援皆攜貳。
使者哭其庭,救兵終不至。
重圍雖可越,藩翰諒難棄。
飢喉待危巢,懸命中路墜。
甘從鋒刃斃,莫奪堅貞志。
宿將降賊庭,儒生獨全義。
空城唯白骨,同往無賤貴。
哀哉豈獨今,千載當歔欷。


廣德中洛陽作[编辑]

生長太平日,不知太平歡。
今還洛陽中,感此方苦酸。
飲藥本攻病,毒腸翻自殘。
王師涉河洛,玉石俱不完。
時節屢遷斥,山河長鬱盤。
蕭條孤煙絕,日入空城寒。
蹇劣乏高步,緝遺守微官。
西懷咸陽道,躑躅心不安。


閶門懷古[编辑]

獨鳥下高樹,遙知吳苑園。
淒涼千古事,日暮倚閶門。


感事[编辑]

霜雪皎素絲,何意墜墨池。
青蒼猶可濯,黑色不可移。
女工再三嘆,委棄當此時。
歲寒雖無褐,機杼誰肯施。


感鏡[编辑]

鑄鏡廣陵市,菱花匣中發。
夙昔嘗許人,鏡成人已沒。
如冰結圓器,類璧無絲髮。
形影終不臨,清光殊不歇。
一感平生言,松枝秋月。


歎白髮[编辑]

還同一葉落,對此孤鏡曉。
絲縷乍難分,楊花復相遶。
時役人易衰,吾年白猶少。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