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3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百三十五 全唐詩 卷三百三十六
作者:韓愈 唐朝
卷三百三十七

元和聖德詩[编辑]

   皇帝即阼,物無違拒。曰暘而暘,曰雨而雨。
   維是元年,有盜在夏。欲覆其州,以踵近武。
   皇帝曰嘻,豈不在我。負鄙為艱,縱則不可。
   出師征之,其眾十旅。軍其城下,告以福禍。
   腹敗枝披,不敢保聚。擲首陴外,降幡夜豎。 
   疆外之險,莫過蜀土。韋皋去鎮,劉辟守後。
   血人於牙,不肯吐口。開庫啖士,曰隨所取。
   汝張汝弓,汝鼓汝鼓。汝為表書,求我帥汝。
   事始上聞,在列鹹怒。皇帝曰然,嗟遠士女。
   苟附而安,則且付與。讀命於庭,出節少府。 
   朝發京師,夕至其部。辟喜謂黨,汝振而伍。
   蜀可全有,此不當受。萬牛臠炙,萬甕行酒。
   以錦纏股,以紅帕首。有恇其凶,有餌其誘。
   其出穰穰,隊以萬數。遂劫東川,遂據城阻。
   皇帝曰嗟,其又可許。爰命崇文,分卒禁禦。 
   有安其驅,無暴我野。日行三十,徐壁其右。
   辟党聚謀,鹿頭是守。崇文奉詔,進退規矩。
   戰不貪殺,擒不濫數。四方節度,整兵頓馬。
   上章請討,俟命起坐。皇帝曰嘻,無汝煩苦。
   荊並洎梁,在國門戶。出師三千,各選爾醜。 
   四軍齊作,殷其如阜。或拔其角,或脫其距。
   長驅洋洋,無有齟齬。八月壬午,辟棄城走。
   載妻與妾,包裹稚乳。是日崇文,入處其宇。
   分散逐捕,搜原剔藪。辟窮見窘,無地自處。
   俯視大江,不見洲渚。遂自顛倒,若杵投臼。 
   取之江中,枷脰械手。婦女累累,啼哭拜叩。
   來獻闕下,以告廟社。周示城市,鹹使觀睹。
   解脫攣索,夾以砧斧。婉婉弱子,赤立傴僂。
   牽頭曳足,先斷腰膂。次及其徒,體骸撐拄。
   末乃取辟,駭汗如寫。揮刀紛紜,爭刌膾脯。 
   優賞將吏,扶珪綴組。帛堆其家,粟塞其庾。
   哀憐陣沒,廩給孤寡。贈官封墓,周匝宏溥。
   經戰伐地,寬免租簿。施令酬功,急疾如火。
   天地中間,莫不順序。幽恒青魏,東盡海浦。
   南至徐蔡,區外雜虜。怛威赧德,踧踖蹈舞。 
   掉棄兵革,私習簋簠。來請來覲,十百其耦。
   皇帝曰籲,伯父叔舅。各安爾位,訓厥甿畝。
   正月元日,初見宗祖。躬執百禮,登降拜俯。
   薦于新宮,視瞻梁梠.戚見容色, 淚落入俎。
   侍祠之臣,助我惻楚。乃以上辛,於郊用牡。 
   除于國南,鱗筍毛簴。廬幕周施,開揭磊砢。
   獸盾騰拏,圓壇帖妥。天兵四羅,旗常婀娜。
   駕龍十二,魚魚雅雅。宵升於丘,奠璧獻斝。
   眾樂驚作,轟豗融冶。紫焰噓呵,高靈下墮。
   群星從坐,錯落侈哆。日君月妃,煥赫婐vi. 
   瀆鬼蒙鴻,嶽祗嶪峨。飫沃膻薌,產祥降嘏。
   鳳凰應奏,舒翼自拊。赤麟黃龍,逶陀結糾。
   卿士庶人,黃童白叟。踴躍歡呀,失喜噎歐。
   幹清坤夷,境落褰舉。帝車回來,日正當午。
   幸丹鳳門,大赦天下。滌濯剗磢,磨滅瑕垢。 
   續功臣嗣,拔賢任耇.孩養無告,仁滂施厚。
   皇帝神聖,通達今古。聽聰視明,一似堯禹。
   生知法式,動得理所。天錫皇帝,為天下主。
   並包畜養,無異細钜。億載萬年,敢有違者?
   皇帝儉勤,盥濯陶瓦。斥遣浮華,好此綈紵。 
   敕戒四方,侈則有咎。天錫皇帝,多麥與黍。
   無召水旱,耗於雀鼠。億載萬年,有富無窶。
   皇帝正直,別白善否。擅命而狂,既翦既去。
   盡逐群奸,靡有遺侶。天錫皇帝,厖臣碩輔。
   博問遐觀,以置左右。億載萬年,無敢餘侮。 
   皇帝大孝,慈祥悌友。怡怡愉愉,奉太皇后。
   浹於族親,濡及九有。天錫皇帝,與天齊壽。
   登茲太平,無怠永久。億載萬年,為父為母。
   博士臣愈,職是訓詁。作為歌詩,以配吉甫。 

琴操十首[编辑]

將歸操[编辑]

 (孔子之趙,聞殺鳴犢作。趙殺鳴犢,孔子臨河, 歎而作歌曰:秋之水兮風揚波,舟楫顛倒更相加,歸來歸來胡為斯)

   秋之水兮,其色幽幽;我將濟兮,不得其由。
   涉其淺兮,石齧我足;乘其深兮,龍入我舟。
   我濟而悔兮,將安歸尤。歸兮歸兮,無與石鬥兮,無應龍求。

猗蘭操[编辑]

(孔子傷不逢時作。古琴操云:習習谷風,以陰以雨。 之子於歸,遠送於野。何彼蒼天,不得其所。逍遙九州,無有定處。世人暗蔽,不知賢者。年紀逝邁,一身將老)

  
   蘭之猗猗,揚揚其香。不采而佩,于蘭何傷。 
   今天之旋,其曷為然。我行四方,以日以年。 
   雪霜貿貿,薺麥之茂。子如不傷,我不爾覯。 
   薺麥之茂,薺麥之有。君子之傷,君子之守。 

龜山操[编辑]

  (孔子以季桓子受齊女樂,諫不從,望龜山而作。 龜山在太山博縣。古琴操云:予欲望魯兮,龜山蔽之。手無斧柯,奈龜山何)

   龜之氛兮,不能雲雨。
   龜之枿兮,不中樑柱。
   龜之大兮,祗以奄魯。
   知將隳兮,哀莫余伍。
   周公有鬼兮,嗟餘歸輔。 

越裳操[编辑]

 (周公作。古琴操云:於戲嗟嗟,非旦之力,乃文王之德) 
   
   雨之施物以孳,我何意於彼為。
   自周之先,其艱其勤。 
   以有疆宇,私我後人。
   我祖在上,四方在下。
   厥臨孔威,敢戲以侮。
   孰荒於門,孰治于田。
   四海既均,越裳是臣。 

拘幽操[编辑]

  (文王羑裏作。古琴操云:殷道溷溷,浸濁煩兮。朱紫相合,不別分兮。迷亂聲色,信讒言兮。炎炎之虐,使我愆兮。幽閉牢阱,由其言兮。遘我四人,憂勤勤兮)

   目窈窈兮,其凝其盲;
   耳肅肅兮,聽不聞聲。
   朝不日出兮,夜不見月與星。
   有知無知兮,為死為生。
   嗚呼, 臣罪當誅兮,天王聖明。 

岐山操[编辑]

  (周公為太王作。本詞云:狄戎侵兮,土地遷移。 邦邑適於岐山,烝民不憂兮誰者知。嗟嗟奈何兮, 予命遭斯)

   我家於豳,自我先公。伊我承序,敢有不同。 
   今狄之人,將土我疆。民為我戰,誰使死傷。 
   彼岐有岨,我往獨處。爾莫餘追,無思我悲。 

履霜操[编辑]

  (尹吉甫子伯奇無罪,為後母譖而見逐,自傷作。 本詞云:朝履霜兮采晨寒,考不明其心兮信讒言。 孤恩別離兮摧肺肝,何辜皇天兮遭斯愆。痛歿不同兮恩有偏,誰能流顧兮知我冤)   

   父兮兒寒,母兮兒饑。兒罪當笞,逐兒何為。 
   兒在中野,以宿以處。四無人聲,誰與兒語。 
   兒寒何衣,兒饑何食。兒行于野,履霜以足。 
   母生眾兒,有母憐之。獨無母憐,兒甯不悲。 

雉朝飛操[编辑]

(牧犢子七十無妻,見雉雙飛,感之而作。本詞云:雉朝飛兮鳴相和,雌雄群遊兮山之阿。我獨何命兮未有家,時將暮兮可奈何,嗟嗟暮兮可奈何)

雉之飛,於朝日。

群雌孤雄,意氣橫出。

當東而西,當啄而飛。

隨飛隨啄,群雌粥粥。

我雖人,曾不如彼雉雞。

生身七十年,無一妾與妃。

別鵠操[编辑]

(商陵穆子,娶妻五年無子。父母欲其改娶,其妻聞之,中夜悲嘯,穆子感之而作。本詞云:將乖比翼隔天端,山川悠遠路漫漫,攬衾不寐食忘飧)    雄鵠銜枝來,雌鵠啄泥歸。
  巢成不生子,大義當乖離。
  江漢水之大,鵠身鳥之微。
  更無相逢日,且可繞樹相隨飛。

殘形操[编辑]

  (曾子夢見一狸,不見其首作)

  有獸維狸兮,我夢得之。其身孔明兮,而頭不知。
  吉凶何為兮,覺坐而思。巫鹹上天兮,識者其誰。

南山诗[编辑]

   

  吾聞京城南,茲惟群山囿。東西兩際海,巨細難悉究。

  山經及地志,茫昧非受授。團辭試提挈,掛一念萬漏。

  欲休諒不能,粗敘所經覯。嘗升崇丘望,戢戢見相湊。

  晴明出棱角,縷脈碎分繡。蒸嵐相澒洞,表裏忽通透。

  無風自飄簸,融液煦柔茂。橫雲時平凝,點點露數岫。

  天空浮修眉,濃綠畫新就。孤撐有巉絕,海浴褰鵬噣。

  春陽潛沮洳,濯濯吐深秀。岩巒雖嵂崒,軟弱類含酎。

  夏炎百木盛,蔭鬱增埋覆。神靈日歊歔,雲氣爭結構。

  秋霜喜刻轢,磔卓立臒瘦。參差相疊重,剛耿陵宇宙。

  冬行雖幽墨,冰雪工琢鏤。新曦照危峨,億丈恒高袤。

  明昏無停態,頃刻異狀候。西南雄太白,突起莫間簉。

  藩都配德運,分宅占丁戊。逍遙越坤位,詆訐陷幹竇。

  空虛寒兢兢,風氣較搜漱。朱維方燒日,陰霰縱騰糅。

  昆明大池北,去覿偶晴晝。綿聯窮俯視,倒側困清漚。

  微瀾動水面,踴躍躁猱狖。驚呼惜破碎,仰喜呀不僕。

  前尋徑杜墅,岔蔽畢原陋。崎嶇上軒昂,始得觀覽富。

  行行將遂窮,嶺陸煩互走。勃然思坼裂,擁掩難恕宥。

  巨靈與誇蛾,遠賈期必售。還疑造物意,固護蓄精佑。

  力雖能排斡,雷電怯呵詬。攀緣脫手足,蹭蹬抵積甃。

  茫如試矯首,堛塞生怐愗。威容喪蕭爽,近新迷遠舊。

  拘官計日月,欲進不可又。因緣窺其湫,凝湛閟陰獸。

  魚蝦可俯掇,神物安敢寇。林柯有脫葉,欲墮鳥驚救。

  爭銜彎環飛,投棄急哺鷇.旋歸道回睨,達枿壯復奏。

  籲嗟信奇怪,峙質能化貿。前年遭譴謫,探曆得邂逅。

  初從藍田入,顧盻勞頸脰。時天晦大雪,淚目苦蒙瞀。

  峻塗拖長冰,直上若懸溜。褰衣步推馬,顛蹶退且復。

  蒼黃忘遐睎,所矚才左右。杉篁吒蒲蘇,杲耀攢介胄。

  專心憶平道,脫險逾避臭。昨來逢清霽,宿願忻始副。

  崢嶸躋塚頂,倏閃雜鼯鼬。前低劃開闊,爛漫堆眾皺。

  或連若相從,或蹙若相鬥。或妥若弭伏,或竦若驚雊。

  或散若瓦解,或赴若輻湊。或翩若船遊,或決若馬驟。

  或背若相惡,或向若相佑。或亂若抽筍,或嵲若注灸。

  或錯若繪畫,或繚若篆籀。或羅若星離,或蓊若雲逗。

  或浮若波濤,或碎若鋤耨。或如賁育倫,賭勝勇前購。

  先強勢已出,後鈍嗔bz譳.或如帝王尊,叢集朝賤幼。

  雖親不褻狎,雖遠不悖謬。或如臨食案,肴核紛飣餖。

  又如游九原,墳墓包槨柩。或累若盆罌,或揭若登豆。

  或覆若曝鱉,或頹若寢獸。或蜿若藏龍,或翼若搏鷲。

  或齊若友朋,或隨若先後。或迸若流落,或顧若宿留。

  或戾若仇讎,或密若婚媾。或儼若峨冠,或翻若舞袖。

  或屹若戰陣,或圍若搜狩。或靡然東注,或偃然北首。

  或如火熹焰,或若氣饙餾。或行而不輟,或遺而不收。

  或斜而不倚,或弛而不彀。或赤若禿鬝,或熏若柴槱。

  或如龜拆兆,或若卦分繇。或前橫若剝,或後斷若姤。

  延延離又屬,夬夬叛還遘。喁喁魚闖萍,落落月經宿。

  誾誾樹牆垣,巘巘駕庫廄。參參削劍戟,煥煥銜瑩琇。

  敷敷花披萼,闟闟屋摧霤。悠悠舒而安,兀兀狂以狃。

  超超出猶奔,蠢蠢駭不懋。大哉立天地,經紀肖營腠。

  厥初孰開張,黽勉誰勸侑。創茲樸而巧,戮力忍勞疚。

  得非施斧斤,無乃假詛咒。鴻荒竟無傳,功大莫酬僦。

  嘗聞於祠官,芬苾降歆嗅。斐然作歌詩,惟用贊報酭。

謝自然詩[编辑]

  果州南充縣,寒女謝自然。童騃無所識,但聞有神仙。

  輕生學其術,乃在金泉山。繁華榮慕絕,父母慈愛捐。

  凝心感魑魅,慌惚難具言。一朝坐空室,雲霧生其間。

  如聆笙竽韻,來自冥冥天。白日變幽晦,蕭蕭風景寒。

  簷楹暫明滅,五色光屬聯。觀者徒傾駭,躑躅詎敢前。

  須臾自輕舉,飄若風中煙。茫茫八紘大,影響無由緣。

  裏胥上其事,郡守驚且歎。驅車領官吏,氓俗爭相先。

  入門無所見,冠履同蛻蟬。皆云神仙事,灼灼信可傳。

  余聞古夏後,象物知神奸。山林民可入,魍魎莫逢旃。

  逶迤不復振,後世恣欺謾。幽明紛雜亂,人鬼更相殘。

  秦皇雖篤好,漢武洪其源。自從二主來,此禍竟連連。

  木石生怪變,狐狸騁妖患。莫能盡性命,安得更長延。

  人生處萬類,知識最為賢。奈何不自信,反欲從物遷。

  往者不可悔,孤魂抱深冤。來者猶可誡,餘言豈空文。

  人生有常理,男女各有倫。寒衣及饑食,在紡績耕耘。

  下以保子孫,上以奉君親。苟異於此道,皆為棄其身。

  噫乎彼寒女,永托異物群。感傷遂成詩,昧者宜書紳。

秋懷詩十一首[编辑]

  窗前兩好樹,眾葉光薿薿.秋風一拂披,策策鳴不已。

  微燈照空床,夜半偏入耳。愁憂無端來,感歎成坐起。

  天明視顏色,與故不相似。羲和驅日月,疾急不可恃。

  浮生雖多塗,趨死惟一軌。胡為浪自苦,得酒且歡喜。

  白露下百草,蕭蘭共雕悴。青青四牆下,已復生滿地。

  寒蟬暫寂寞,蟋蟀鳴自恣。運行無窮期,稟受氣苦異。

  適時各得所,松柏不必貴。

  彼時何卒卒,我志何曼曼。犀首空好飲,廉頗尚能飯。

  學堂日無事,驅馬適所願。茫茫出門路,欲去聊自勸。

  歸還閱書史,文字浩千萬。陳跡竟誰尋,賤嗜非貴獻。

  丈夫意有在,女子乃多怨。

  秋氣日惻惻,秋空日淩淩。上無枝上蜩,下無盤中蠅。

  豈不感時節,耳目去所憎。清曉卷書坐,南山見高棱。

  其下澄湫水,有蛟寒可罾。惜哉不得往,豈謂吾無能。

  離離掛空悲,戚戚抱虛警。露泫秋樹高,蟲吊寒夜永。

  斂退就新懦,趨營悼前猛。歸愚識夷塗,汲古得修綆。

  名浮猶有恥,味薄真自幸。庶幾遺悔尤,即此是幽屏。

  今晨不成起,端坐盡日景。蟲鳴室幽幽,月吐窗冏冏。

  喪懷若迷方,浮念劇含梗。塵埃慵伺候,文字浪馳騁。

  尚須勉其頑,王事有朝請。

  秋夜不可晨,秋日苦易暗。我無汲汲志,何以有此憾。

  寒雞空在棲,缺月煩屢瞰。有琴具徽弦,再鼓聽愈淡。

  古聲久埋滅,無由見真濫。低心逐時趨,苦勉祗能暫。

  有如乘風船,一縱不可纜。不如覷文字,丹鉛事點勘。

  豈必求贏餘,所要石與甔。

  卷卷落地葉,隨風走前軒。鳴聲若有意,顛倒相追奔。

  空堂黃昏暮,我坐默不言。童子自外至,吹燈當我前。

  問我我不應,饋我我不餐。退坐西壁下,讀詩盡數編。

  作者非今士,相去時已千。其言有感觸,使我復淒酸。

  顧謂汝童子,置書且安眠。丈夫屬有念,事業無窮年。

  霜風侵梧桐,眾葉著樹幹。空階一片下,琤若摧琅玕。

  謂是夜氣滅,望舒霣其團。青冥無依倚,飛轍危難安。

  驚起出戶視,倚楹久汍瀾。憂愁費晷景,日月如跳丸。

  迷復不計遠,為君駐塵鞍。

  暮暗來客去,群囂各收聲。悠悠偃宵寂,亹亹抱秋明。

  世累忽進慮,外憂遂侵誠。強懷張不滿,弱念缺已盈。

  詰屈避語阱,冥茫觸心兵。敗虞千金棄,得比寸草榮。

  知恥足為勇,晏然誰汝令。

  鮮鮮霜中菊,既晚何用好。揚揚弄芳蝶,爾生還不早。

  運窮兩值遇,婉孌死相保。西風蟄龍蛇,眾木日凋槁。

  由來命分爾,泯滅豈足道。

赴江陵途中寄贈王二十補闕李十一拾遺…員外翰林三學士[编辑]

  孤臣昔放逐,血泣追愆尤。汗漫不省識,恍如乘桴浮。

  或自疑上疏,上疏豈其由。是年京師旱,田畝少所收。

  上憐民無食,征賦半已休。有司恤經費,未免煩徵求。

  富者既雲急,貧者固已流。傳聞閭里間,赤子棄渠溝。

  持男易鬥粟,掉臂莫肯酬。我時出衢路,餓者何其稠。

  親逢道邊死,佇立久咿嚘。歸舍不能食,有如魚中鉤。

  適會除御史,誠當得言秋。拜疏移合門,為忠寧自謀。

  上陳人疾苦,無令絕其喉。下陳畿甸內,根本理宜優。

  積雪驗豐熟,幸寬待蠶麰.天子惻然感,司空歎綢繆。

  謂言即施設,乃反遷炎州。同官盡才俊,偏善柳與劉。

  或慮語言泄,傳之落冤讎。二子不宜爾,將疑斷還不。

  中使臨門遣,頃刻不得留。病妹臥床褥,分知隔明幽。

  悲啼乞就別,百請不頷頭。弱妻抱稚子,出拜忘慚羞。

  黽勉不回顧,行行詣連州。朝為青雲士,暮作白頭囚。

  商山季冬月,冰凍絕行輈.春風洞庭浪,出沒驚孤舟。

  逾嶺到所任,低顏奉君侯。酸寒何足道,隨事生瘡疣。

  遠地觸途異,吏民似猿猴。生獰多忿很,辭舌紛嘲啁。

  白日屋簷下,雙鳴鬥鵂鶹.有蛇類兩首,有蠱群飛遊。

  窮冬或搖扇,盛夏或重裘。颶起最可畏,訇哮簸陵丘。

  雷霆助光怪,氣象難比侔。癘疫忽潛遘,十家無一瘳。

  猜嫌動置毒,對案輒懷愁。前日遇恩赦,私心喜還憂。

  果然又羈縶,不得歸鋤耰.此府雄且大,騰淩盡戈矛。

  棲棲法曹掾,何處事卑陬。生平企仁義,所學皆孔周。

  早知大理官,不列三後儔。何況親犴獄,敲搒發奸偷。

  懸知失事勢,恐自罹罝罘。湘水清且急,涼風日修修。

  胡為首歸路,旅泊尚夷猶。昨者京使至,嗣皇傳冕旒。

  赫然下明詔,首罪誅共吺。復聞顛夭輩,峨冠進鴻疇。

  班行再肅穆,璜佩鳴琅璆.佇繼貞觀烈,邊封脫兜鍪。

  三賢推侍從,卓犖傾枚鄒。高議參造化,清文煥皇猷。

  協心輔齊聖,致理同毛輶。小雅詠鹿鳴,食蘋貴呦呦。

  遺風邈不嗣,豈憶嘗同裯.失志早衰換,前期擬蜉蝣。

  自從齒牙缺,始慕舌為柔。因疾鼻又塞,漸能等熏蕕。

  深思罷官去,畢命依松楸。空懷焉能果,但見歲已遒。

  殷湯閔禽獸,解網祝蛛蝥。雷煥掘寶劍,冤氛消鬥牛。

  茲道誠可尚,誰能借前籌。殷勤答吾友,明月非暗投。

暮行河堤上[编辑]

  暮行河堤上,四顧不見人。衰草際黃雲,感歎愁我神。

  夜歸孤舟臥,輾轉空及晨。謀計竟何就,嗟嗟世與身。

夜歌[编辑]

  靜夜有清光,閑堂仍獨息。念身幸無恨,志氣方自得。

  樂哉何所憂,所憂非我力。

重雲李觀疾贈之[编辑]

  夭行失其度,陰氣來幹陽。重雲閉白日,炎燠成寒涼。

  小人但咨怨,君子惟憂傷。飲食為減少,身體豈甯康。

  此志誠足貴,懼非職所當。藜羹尚如此,肉食安可嘗。

  窮冬百草死,幽桂乃芬芳。且況天地間,大運自有常。

  勸君善飲食,鸞鳳本高翔。

江漢答孟郊[编辑]

  江漢雖雲廣,乘舟渡無艱。流沙信難行,馬足常往還。

  淒風結沖波,狐裘能禦寒。終宵處幽室,華燭光爛爛。

  苟能行忠信,可以居夷蠻。嗟余與夫子,此義每所敦。

  何為復見贈,繾綣在不諼。

長安交遊者贈孟郊[编辑]

  長安交遊者,貧富各有徒。親朋相過時,亦各有以娛。

  陋室有文史,高門有笙竽。何能辨榮悴,且欲分賢愚。

岐山下二首[编辑]

  誰謂我有耳,不聞鳳凰鳴。朅來岐山下,日暮邊鴻驚。

  丹穴五色羽,其名為鳳凰。昔周有盛德,此鳥鳴高岡。

  和聲隨祥風,窅窕相飄揚。聞者亦何事,但知時俗康。

  自從公旦死,千載閟其光。吾君亦勤理,遲爾一來翔。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