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8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百八十六 全唐詩 卷三百八十七
作者:盧仝
卷三百八十八

盧仝[编辑]

盧仝,范陽人。隱少室山,自號玉川子。徵諫議不起。韓愈為河南令,愛其詩,厚禮之。後因宿王涯第,罹甘露之禍。詩三卷。

月蝕詩[编辑]

新天子即位五年,歲次庚寅。
斗柄插子,律調黃鐘。
森森萬木夜殭立,寒氣贔屭頑無風。
爛銀盤從海底出,出來照我草屋東。
天色紺滑凝不流,冰光交貫寒朣朧。
初疑白蓮花,浮出龍王宮。
八月十五夜,比並不可雙。
此時怪事發,有物吞食來。
輪如壯士斧斫壞,桂似雪山風拉摧。
百鍊鏡,照見膽。
平地埋寒灰,火龍珠。
飛出腦,却入蚌蛤胎。
摧環破璧眼看盡,當天一搭如煤炲。
磨蹤滅跡須臾間,便似萬古不可開。
不料至神物,有此大狼狽。
星如撒沙出,爭頭事光大。
奴婢炷暗燈,揜烏感切菼如玳瑁。
今夜吐燄長如虹,孔隙千道射戶外。
玉川子,涕泗下。
中庭獨自行,念此日月者。
太陰太陽精,皇天要識物。
日月乃化生,走天汲汲勞四體。
與天作眼行光明,此眼不自保。
天公行道何由行,吾見陰陽家有說。
望日蝕月月光滅,朔月掩日日光缺。
兩眼不相攻,此說吾不容。
又孔子師老子云,五色令人目盲。
吾恐天似人,好色喪明。
幸且非春,萬物不嬌榮。
青山破瓦色,綠水冰崢嶸。
花枯無女豔,鳥死沈歌聲。
頑冬何所好,偏使一目盲。
傳聞古老說,蝕月蝦蟇精。
徑圓千里入汝腹,汝此癡阿誰生。
可從海窟來,便解緣青冥。
恐是眶睫間,塞所化成。
黃帝有二目,帝舜重瞳明。
二帝懸四目,四海生光輝。
吾不遇二帝,滉漭不可知。
何故瞳子上,坐受蟲豸欺。
長嗟白兔搗靈藥,恰似有意防姦非。
藥成滿臼不中度,委任白兔夫何爲。
憶昔堯爲天,十日燒九州。
金爍水銀流,玉煼音炒丹砂焦。
六合烘爲窯音遙,堯心增百憂。
帝見堯心憂,勃然發怒決洪流。
立擬沃殺九日妖,天高日走沃不及。
但見萬國赤子𧥄𧥄生魚頭,此時九御導九日。
爭持節幡麾幢旒,駕車六九五十四頭蛟螭虬。
掣電九火輈,汝若蝕開齱齵輪。
御轡執索相爬鉤,推蕩轟入汝喉。
紅鱗燄鳥燒口快,翎鬣倒側聲醆鄒。
撐腸拄肚礧如山丘,自可飽死更不偷。
不獨填飢坑,亦解堯心憂。
恨汝時一本無時字當食,頭擫腦不肯食。
不當食,張脣哆觜食不休。
食天之眼養逆命,安得帝請汝劉。
嗚呼!人養虎,被虎齧。
天媚蟇,被蟇瞎
乃知恩非類,一一自作孽。
吾見患眼人,必索良工訣。
想天不異人,愛眼固應一。
安得常娥氏,來習扁鵲術。
手操舂喉戈,去此睛上物。
其初猶朦朧,既久抹漆。
但恐功業成,便此不吐出。
玉川子又涕泗下,心禱再拜額砂土中。
地上蟣虱臣仝告愬帝天皇,臣心有鐵一寸。
可刳妖蟇癡腸,上天不爲臣立梯磴。
臣血肉身,無由飛上天。
揚天光,封詞付與小心風
排閶闔入紫宮,密邇玉几前擘坼。
奏上臣仝頑愚胸,敢死橫干天。
代天謀其長,東方蒼龍角。
插戟尾捭風,當心開明堂。
統領三百六十鱗蟲,坐東方宮。
月蝕不救援,安用東方龍。
南方火鳥赤潑血,項長尾短飛跋
頭戴冠高逵枿,月蝕鳥宮十三度。
鳥爲居停主人不覺察,貪向何人家。
行赤口毒舌,毒蟲頭上喫却月。
不啄殺,虛眨鬼眼明䆕䆷音抉血
鳥罪不可雪,西方攫虎立踦踦音几
斧爲牙,鑿爲齒。
偷犧牲,食封豕。
大蟇一臠,固當軟美。
見似不見,是何道理。
爪牙根天不念天,天若准擬錯准擬。
北方寒龜被虵縛,藏頭入殼如入獄。
虵筋束緊束破殼,寒龜夏鼈一種味。
且當以其肉充臛,死殼沒信處
唯堪支牀脚不鑽灼與天一本有下字卜,歲星主福德。
官爵奉董秦,忍使黔婁生。
覆尸無衣巾,天失眼不弔。
歲星胡其仁,熒惑矍鑠翁。
執法大不中,月明無罪過。
不糾蝕月蟲,年年十月朝太微。
支盧謫罰何災凶,土星與土性相背。
反養福德生禍害,到人頭上死破敗。
今夜月蝕安可會,太白真將軍。
怒激鋒鋩生,恆州陣斬酈定進。
項骨脃甚春蔓菁,天唯兩眼失一眼。
將軍何處行天兵,辰星任廷尉。
天律自主持,人命在盆底。
固應樂見天盲時,天若不肯信。
試喚臯陶鬼一問,一如今日。
三台文昌宮,作上天紀綱。
環天二十八宿一本無宿字,磊磊尚書郎。
整頓排班行,劒握他人將。
一四太陽側,一四天市傍。
操斧代大匠,兩手不怕傷。
弧矢引滿反射人,天狼呀啄明煌煌。
癡牛與騃女,不肯勤農桑。
徒勞含淫思,旦夕遙相望。
蚩尤簸旗弄旬朔,始搥天鼓鳴璫琅。
枉矢能蛇行,眊目森森張。
天狗下舐地,血流何滂滂。
譎險萬萬黨,架搆何可當。
眯目釁成就,害我光明王。
請留北斗一星相北極,指麾萬國懸中央。
此外盡除,堆積如山岡。
贖我父母光,當時常星沒。
雨如漿,似天會事發。
叱喝誅奸強,何故中道廢。
自遺今日殃,善善又惡惡。
郭公所以亡,願天神聖心。
無信他人忠,玉川子詞訖。
風色緊格格,近月黑暗邊。
有似動劒戟,須臾癡蟇精。
兩吻自決坼,初露半箇璧。
漸吐滿輪魄,衆星盡原赦。
一蟇獨誅磔,腹肚忽脫落。
依舊挂穹碧,光彩未蘇來。
慘澹一片白,奈何萬里光。
受此吞吐厄,再得見天眼。
感荷天地力,或問玉川子。
孔子修春秋,二百四十年。
月蝕盡不收,今子咄咄詞。
合孔意不,玉川子笑荅。
或請聽逗留,孔子父母魯。
諱魯不諱周,書外書大惡。
故月蝕不見收,予命唐天。
口食唐土,唐禮過三。
唐樂過五,小猶不說。
大不可數,災沴無有小大瘉。
安得一本無得字引衰周,研覈其一本無其字可否。
日分晝,月分夜。
辨寒暑,一主刑。
二主德,政乃舉。
孰爲人面上,一目偏可去。
願天完兩目,照下萬方土。
萬古更不瞽,萬萬古。
更不瞽,照萬古。

哭玉碑子[编辑]

山有洞左頰,拾得玉碑子。
其長一周尺,其闊一藥匕。
顏色九秋天,稜角四面起。
輕敲吐寒流,清悲動神鬼。
稽首置手中,只似一片水。
至文反無文,上帝應有以。
予疑仙石靈,願以仙人比。
心期香湯洗,歸送籙堂裏。
頗奈窮相驢,行動如跛鼈。
十里五里行,百蹶復千蹶。
顏子不少夭,玉碑中路折。
橫文尋龜兆,直理任瓦裂。
劈竹不可合,破環永離別。
向人如有情,似痛滴無血。
勘鬬平地上,罅坼多齧缺。
百見百傷心,不堪再提挈。
怪哉堅貞姿,忽脃不堅固。
矧曰人間人,安能保常度。
敢問生物成,敗為有眞素。
為稟靈異氣,不得受穢汚。
驢罪眞不厚,驢生亦錯誤。
更將前前行,復恐山神怒。
白雲蓊閉嶺,高松吟古墓。
置此忍其傷,驅驢下山

觀放魚歌[编辑]

常州賢刺史,從諫議大夫除。
天地好生物,刺史性與天地俱。
見山客,狎魚鳥。坐山客,北亭湖。
命舟人,駕舫子,漾漾菰蒲。
酒興引行處,正見漁人魚。
刺史密會山客意,複念網羅嬰無辜。
忽脫身上殷緋袍,盡買罟擭盡有無。
鰻鱣鯰鱧鰍,涎惡最頑愚。
鱒魴見豳風,質幹稍高流。
時白噴雪鯽鯉<上決下肉>,此輩肥脆為絕尤。
老鯉變化頗神異,三十六鱗如抹朱。
水苞弘窟有蛟鼉,餌非龍餌唯無鱸。
叢雜百千頭,性命懸須臾。
天心應刺史,刺史盡活諸。
一一投深泉,跳脫不復拘。
得水競騰突,動作詭怪殊。
或透藻而出,或破浪而趨。
或掉尾孑孑,或奮鬣愉愉。
或如鶯擲梭一本缺此三字。,或如蛇銜珠。
四散漸不見,島嶼徒縈紆。
鸂鶒鴒鷗鳧,喜觀爭叫呼。
小蝦亦相慶,繞岸搖其須。
乃知貪生不獨頑癡夫。
可憐百千命,幾為中腸菹。
若養聖賢真,大烹龍髓敢惜乎。
苦痛如今人,儘是魚食魚。
族類恣飲啖,強力無親疏。
明明刺史心,不欲與物相欺誣。
岸蟲兩與命,無意殺此活彼用賊徒。
亦憶清江使,橫遭乎餘且。
聖神七十鑽,不及泥中鰍。
哀哉托非賢,五臟生冤仇。
若當刺史時,聖物保不囚。
不疑且不卜,二子安能䛕。
二子儻故䛕,吾知心受誅。
禮重一草木,易封稱中孚。
又曰釣不綱,又曰遠庖廚。
仁人用心,刺史盡合符。
昔魯公觀棠距箴,遂被孔子貶而書。
今刺史好生,德洽民心,誰為刺史一褒譽。
刺史自上來,德風如草鋪。
衣冠興廢禮,百姓減暴租。
豪猾不豪猾,鰥孤不鰥孤。
開古孟瀆三十里,四千頃泥坑為膏腴,刺史視之總若無。
訟庭雀噪坐不得,湖上拔茭植芙蕖。
勝業莊中二桑門,時時對坐談真如。
因說十千天子事,福力當與刺史俱。
天雨曼陀羅花深沒膝,四十千真珠瓔珞堆高樓。
此中怪特不可會,但慕刺史仁有餘。
刺史敕左右兼小家奴,慎勿背我沉毒鉤。
念魚承奉刺史仁,深僻處,遠遠遊。
刺史官職小,教化未能敷。
第一莫近人,惡人唯口腴。
第一莫出境,四境多網罟。
重傷刺史心,喪爾微賤軀。

示添丁[编辑]

春風苦不仁,呼逐馬蹄行人家。
慚愧瘴氣卻憐我,入我憔悴骨中為生涯。
數日不食強強行,何忍索我抱看滿樹花。
不知四體正困憊,泥人啼哭聲呀呀。
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
父憐母惜摑不得,卻生癡笑令人嗟。
宿舂連曉不成米,日高始進一椀茶。
氣力龍鍾頭欲白,憑仗添丁莫惱爺。

寄男抱孫[编辑]

別來三得書,書道違離久。
書處甚麤殺,且喜見汝手。
殷十七又報,汝文頗新有。
別來纔經年,囊盎未合斗。
當是汝母賢,日夕加訓誘。
尚書當畢功,禮記速須剖。
嘍囉兒讀書,何異摧枯朽。
尋義低作聲,便可養年壽。
莫學村學生,麤氣強呌吼。
下學偷功夫,新宅鋤䔧莠。
乘涼勸奴婢,園裏耨葱韭。
遠籬編榆棘,近眼栽桃柳。
引水灌竹中,蒲池種蓮藕。
撈漉蛙䗫脚,莫遣生科斗。
竹林吾最惜,新筍好看守。
萬籜苞龍兒,攢迸林藪。
吾眼恨不見,心腸痛如搊。
宅錢都未還,債利日日厚。
籜龍正稱冤,莫殺入汝口。
丁寧囑託汝,汝活籜龍不。
殷十七老儒,是汝父師友。
傳讀有疑悞,輙告諮問取。
兩手莫破拳,一吻莫飲酒。
莫學捕鳩鴿,莫學打雞狗。
小時無大傷,習性防已後。
頑發苦惱人,汝母必不受。
任汝惱弟妹,任汝惱姨舅。
姨舅非吾親,弟妹多老醜。
莫惱添丁郎,淚子作面垢。
莫引添丁郎,赫赤日裏走。
添丁郎小小,別吾來久久。
脯脯不得喫,兄兄莫撚搜。
他日吾歸來,家人若彈糺。
一百放一下,打汝九十九。

自詠三首[编辑]

為報玉川子,知君未是賢。
低頭雖有地,仰面輙無天。
骨肉清成瘦,萵蔓老覺羶。
家書與心事,相伴過流年。

盧子躘踵也,賢愚總莫驚。
蚊䗈當家口,草石是親情。
萬卷堆胸朽,三光撮眼明。
翻悲廣成子,閒氣說長生。

物外無知己,人間一癖王。
生涯身是夢,耽樂酒為鄉。
日月黏髭鬢,雲山鎖肺腸。
愚公只公是,不用謾驚張。

送王儲詹事西遊獻兵書一本作三首[编辑]

美酒撥醅酌,楊花飛盡時。
落日長安道,方寸無人知。
篋中制勝術,氣雄屈指筭。
半醉千殷勤,仰天一長歎。
玉匣百煉劍,龜文又龍吼。
抽贈王將軍,勿使虛白首。

送邵兵曹歸江南[编辑]

春風楊柳陌,連騎醉離觴。
千里遠山碧,一條歸路長。
花開愁北渚,雲去渡南湘。
東望濛濛處,煙波是故鄉。

寄外兄魏澈[编辑]

何處堪惆悵,情親不得親。
興寧樓上月,辜負酒家春。

喜逢鄭三遊山[编辑]

相逢之處花葺葺,石壁攢峰千萬重。
他日期君何處好,寒流石上一株松。

卓女怨[编辑]

妾本懷春女,春不自任。
迷魂隨鳳客,嬌思入琴心。
託援交情重,當壚酌意深。
誰家有夫婿,作賦得黃金。

守歲二首[编辑]

去年留不住,年來也任他。
當壚一榼酒,爭奈兩年何。

老來經莭臘,樂事甚悠悠。
不及兒童日,都盧不解愁。

新月[编辑]

仙宮雲箔卷,露出玉簾鉤。
清光無所贈,相憶鳳皇樓。

解悶[编辑]

人生都幾日,一半是離憂。
但有尊中物,從他萬事休。

揚子津[编辑]

風卷魚龍暗楚關,白波沈却海門山。
鵬騰鼇倒且快性,地坼天開總是閒。

人日立春[编辑]

春度春歸無限春,今朝方始覺成人。
從今己應猶及,與梅花俱自新。

送尉遲羽之歸宣州[编辑]

君歸乎,君歸興不孤。
謝眺澄江今夜月,也應憶著此山夫。

悲新年[编辑]

新年何事最堪悲,病客遙聽百舌兒。
太歲只遊桃李徑,春風肻管歲寒枝。

憶酒寄劉侍郎[编辑]

愛酒如偷蜜,憎醒似見刀。
君爲麯糵主,酒莫辭勞。

白鷺鷥[编辑]

刻成片玉白鷺鷥,欲捉纖鱗心自急。
翹足沙頭不得時,傍人不知謂閒立。

風中琴[编辑]

五音六律十三徽,龍吟鶴響思庖羲。
一彈流水一彈月,水月風生松樹枝。

感秋別怨[编辑]

霜秋自斷魂,楚調怨離分。
魄散瑤臺月,心隨巫峽雲。
蛾眉誰共畫,鳳曲不同聞。
莫似湘妃淚,斑斑點翠裙。

新蟬[编辑]

泉溜潛幽咽,琴鳴乍往還。
長風翦不斷,還在樹枝間。

題褚遂良孫庭竹[编辑]

負霜停雪舊根枝,龍笙鳳管君莫截。
春風一番琴上來,搖碎金尊碧天月。

訪含曦上人[编辑]

三入寺,曦未來。
轆轤無人井百尺,渴心歸去生塵埃。

客淮南病[编辑]

揚州蒸毒似燂湯,客病清枯鬢欲霜。
且喜閉門無俗物,四肢安穩一張牀。

村醉[编辑]

昨夜村飲歸,倒三四五。
摩挲青莓苔,莫嗔驚著汝。

蕭宅二三子贈答詩二十首(并序)[编辑]

蕭才子修,文行名聞。將遷家于洛,賣揚州宅。未售,玉川子客揚州,羇旅識蕭,遂館舊未售之宅。既而,蕭有事于歙州,玉川子欲歸洛,憶蕭,遂與砌下二三子酬酢,說相媿意。俄而二三子有憂宅售心與其他人手孰與。洛客以蕭故,亦有勉強不能逆其情。文以見意,遂盡錄,寄蕭。天知地知,非苟有所欲,二三子心遠訥君子。蕭乎蕭乎!君歸不得見者,細長三四片者乎?

客贈石[编辑]

竹下青莎中,細長三四片。
主人雖不歸,長見主人面。

石讓竹[编辑]

自顧不轉,何敢當主人。
竹弟有清風,可以娛嘉賓。

竹答客[编辑]

竹弟謝石兄,清風非所任。
隨分有蕭瑟,實無堅重心。

石請客[编辑]

竹弟雖讓客,不敢當客恩。
自慙埋沒久,滿面蒼苔痕。

客答石[编辑]

遍索天地間,彼此最癡癖。
主人幸未來,與君為莫逆。

石答竹[编辑]

石報孤竹君,此客甚高調。
共我相共癡,不怕主人天下笑。
我非蛺蝶兒,我非桃李枝。
不要兒女撲,不要春風吹。
苔蘚印我面,雨露皴我皮。
此故不嫌我,突兀蒙相知。
此客即西歸,我心徒依依。
我欲隨客去,累重不觧飛。
知弟虛心亦待客,此客何以共報之。

竹請客[编辑]

我本泰山阿,避地到南國。
主人欲移家,我亦要歸北。
上客幸先歸,願託歸飛翼。
唯將翛翛風,累路報恩德。

客謝竹[编辑]

揚州駮雜地,不辨龍蜥蜴。
客身正乾枯,行處無膏澤。
太山道不遠,相庇實無力。
君若隨我行,必有煎茶厄。

石請客[编辑]

啟母是諸母,三十六峰是諸父。
知君家近父母家,小人安得不懷土。
憐君與我金石交,君歸可得共載否。
小人無以報君恩,使君池亭風月古。

客謝石[编辑]

我有水竹莊,甚近嵩之巔。
是君歸休處,可以終天年。
雖有提攜勞,不憂糧食錢。
但恐主人心,疑我相釣竿。

石再請客[编辑]


主人若知我,應喜我結得君。
主人不知我,我住何求于主人。
我在天地間,自是一片物。
可得杠壓我,使我頭不出。

客許石[编辑]

石公說道理,句句出凡格。
相知貴知心,豈恨主為客。
過須歸去來,旦晚上無厄。
主人誠賢人,多應不相責。

井請客[编辑]

我生天地間,頗是往還數。
已效炊爨勞,我亦不願住。
君有造化力,在君一降顧。
我願拔黃泉,輕舉隨君去。

客謝井[编辑]

改邑不改井,此是井卦辭。
井公莫怪驚,說我成憨癡。
我縱有神力,爭敢將公歸。
揚州惡百姓,疑我卷地皮。

馬蘭請客[编辑]

蘭蘭是小草,不怕郎君罵。
願得隨君行,暫到嵩山下。

客請馬蘭[编辑]

嵩山未必憐蘭蘭,蘭蘭已受郎君恩。
不須刷帚跳蹤走,只擬蘭出其門。

蛺蝶請客[编辑]

粉末為四體,春風為生涯。
願得紛飛去,與君為眼花。

客答蛺蝶[编辑]

君是輕薄子,莫窺君子腸。
且須看雀兒,雀兒銜爾將。

蝦䗫請客[编辑]

凡有水竹處,我曹長先行。
願君借我一勺水,與君晝夜歌德聲。

客請蝦䗫[编辑]

蝦䗫䗫,叩頭莫語人聞聲。
揚州蝦蜆忽得便,腥臊臭穢逐我行。
我身化作青泥坑。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