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三十 全唐詩 卷四百三十一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三十二
白居易

白居易[编辑]

長慶二年七月自中書舍人出守杭州,路次藍溪作[编辑]

太原一男子,自顧庸且鄙。
老逢不次恩,洗拔出泥滓。
既居可言地,願助朝廷理。
伏閣三上章,戇愚不稱旨。
聖人存大體,優貸容不死。
鳳詔停舍人,魚書除刺史。
冥懷齊寵辱,委順隨行止。
我自得此心,於茲十年矣。
餘杭乃名郡,郡郭臨江汜。
已想海門山,潮聲來入耳。
昔予貞元末,羈旅曾遊此。
甚覺太守尊,亦諳魚酒美。
因生江海興,每羨滄浪水。
尚擬拂衣行,況今兼祿仕。
青山峰巒接,白日煙塵起。
東道既不通,改轅遂南指。
自秦窮楚越,浩蕩五千里。
聞有賢主人,而多好山水。
是行頗為愜,所曆良可紀。
策馬度藍溪,勝遊從此始。

初出城留別[编辑]

朝從紫禁歸,暮出青門去。
勿言城東陌,便是江南路。
揚鞭簇車馬,揮手辭親故。
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

過駱山人野居小池[编辑]

茅覆環堵亭,泉添方丈沼。
紅芳照水荷,白頸觀魚鳥。
拳石苔蒼翠,尺波煙杳渺。
但問有意無,勿論池大小。
門前車馬路,奔走無昏曉。
名利驅人心,賢愚同擾擾。
善哉駱處士,安置身心了。
何乃獨多君,丘園居者少。

宿清源寺[编辑]

往謫潯陽去,夜憩輞溪曲。
今為錢塘行,重經茲寺宿。
爾來幾何歲,溪草二八綠。
不見舊房僧,蒼然新樹木。
虛空走日月,世界遷陵穀。
我生寄其間,孰能逃倚伏。
隨緣又南去,好住東廊竹。

宿藍溪對月[编辑]

昨夜鳳池頭,今夜藍溪口。
明月本無心,行人自回首。
新秋松影下,半夜鐘聲後。
清影不宜昏,聊將茶代酒。

自秦望赴五松驛,馬上偶睡,睡覺成吟[编辑]

長途發已久,前館行未至。
體倦目已昏,瞌然遂成睡。
右袂尚垂鞭,左手暫委轡。
忽覺問僕夫,才行百步地。
形神分處所,遲速相乖異。
馬上幾多時,夢中無限事。
誠哉達人語,百齡同一寐。

鄧州路中作[编辑]

蕭蕭誰家村,秋梨葉半坼。
漠漠誰家園,秋韭花初白。
路逢故里物,使我嗟行役。
不歸渭北村,又作江南客。
去鄉徒自苦,濟世終無益。
自問波上萍,何如澗中石。

朱藤杖紫驄吟[编辑]

拄上山之上,騎下山之下。
江州去日朱藤杖,忠州歸日紫驄馬。
天生二物濟我窮,我生合是棲棲者。

桐樹館重題[编辑]

階前下馬時,梁上題詩處。
慘澹病使君,蕭疏老松樹。
自嗟還自哂,又向杭州去。

過紫霞蘭若[编辑]

我愛此山頭,及此三登歷。
紫霞舊精舍,寥落空泉石。
朝市日喧隘,雲林長悄寂。
猶存住寺僧,肯有歸山客。

感舊紗帽[编辑]

昔君烏紗帽,贈我白頭翁。
帽今在頂上,君已歸泉中。
物故猶堪用,人亡不可逢。
岐山今夜月,墳樹正秋風。

思竹窗[编辑]

不憶西省松,不憶南宮菊。
惟憶新昌堂,蕭蕭北窗竹。
窗間枕簟在,來後何人宿。

馬上作[编辑]

處世非不遇,榮身頗有餘。
勳為上柱國,爵乃朝大夫。
自問有何才,兩入承明廬。
又問有何政,再駕朱輪車。
矧予東山人,自惟樸且疏。
彈琴復有酒,且慕嵇阮徒。
暗被鄉里薦,誤上賢能書。
一列朝士籍,遂為世網拘。
高有罾繳憂,下有陷阱虞。
每覺宇宙窄,未嘗心體舒。
蹉跎二十年,頷下生白鬚。
何言左遷去,尚獲專城居。
杭州五千里,往若投淵魚。
雖未脫簪組,且來泛江湖。
吳中多詩人,亦不少酒酤。
高聲詠篇什,大笑飛杯盂。
五十未全老,尚可且歡娛。
用茲送日月,君以為何如。
秋風起江上,白日落路隅。
回首語五馬,去矣勿踟躕。

秋蝶[编辑]

秋花紫濛濛,秋蝶黃茸茸。
花低蝶新小,飛戲叢西東。
日暮涼風來,紛紛花落叢。
夜深白露冷,蝶已死叢中。
朝生夕俱死,氣類各相從。
不見千年鶴,多棲百丈松。

登商山最高頂[编辑]

高高此山頂,四望唯煙雲。
下有一條路,通達楚與秦。
或名誘其心,或利牽其身。
乘者及負者,來去何云云。
我亦斯人徒,未能出囂塵。
七年三往復,何得笑他人。

枯桑[编辑]

道傍老枯樹,枯來非一朝。
皮黃外尚活,心黑中先焦。
有似多憂者,非因外火燒。

山路偶興[编辑]

筋力未全衰,僕馬不至弱。
又多山水趣,心賞非寂莫。
捫蘿上煙嶺,蹋石穿雲壑。
谷鳥晚仍啼,洞花秋不落。
提籠復攜榼,遇勝時停泊。
泉憩茶數甌,嵐行酒一酌。
獨吟還獨嘯,此興殊未惡。
假使在城時,終年有何樂。

山雉[编辑]

五步一啄草,十步一飲水。
適性遂其生,時哉山梁雉。
梁上無罾繳,梁下無鷹鸇。
雌雄與群雛,皆得終天年。
嗟嗟籠下雞,及彼池中雁。
既有稻粱恩,必有犧牲患。

初下漢江舟中作,寄兩省給舍[编辑]

秋水淅紅粒,朝煙烹白鱗。
一食飽至夜,一臥安達晨。
晨無朝謁勞,夜無直宿勤。
不知兩掖客,何似扁舟人。
尚想到郡日,且稱守土臣。
猶須副憂寄,恤隱安疲民。
期年庶報政,三年當退身。
終使滄浪水,濯吾纓上塵。

自蜀江至洞庭湖口有感而作[编辑]

江從西南來,浩浩無旦夕。
長波逐若瀉,連山鑿如劈。
千年不壅潰,萬姓無墊溺。
不爾民為魚,大哉禹之績。
導岷既艱遠,距海無咫尺。
胡為不訖功,餘水斯委積。
洞庭與青草,大小兩相敵。
混合萬丈深,淼茫千里白。
每歲秋夏時,浩大吞七澤。
水族窟穴多,農人土地窄。
我今尚嗟歎,禹豈不愛惜。
邈未究其由,想古觀遺跡。
疑此苗人頑,恃險不終役。
帝亦無奈何,留患與今昔。
水流天地內,如身有血脈。
滯則為疽疣,治之在針石。
安得禹復生,為唐水官伯。
手提倚天劍,重來親指畫。
疏河似翦紙,決壅同裂帛。
滲作膏腴田,蹋平魚鱉宅。
龍宮變閭里,水府生禾麥。
坐添百萬戶,書我司徒籍。

初領郡政衙退登東樓作[编辑]

鰥煢心所念,簡牘手自操。
何言符竹貴,未免州縣勞。
賴是餘杭郡,台榭繞官曹。
淩晨親政事,向晚恣遊遨。
山冷微有雪,波平未生濤。
水心如鏡面,千里無纖毫。
直下江最闊,近東樓更高。
煩襟與滯念,一望皆遁逃。

清調吟[编辑]

索索風戒寒,沉沉日藏耀。
勸君飲濁醪,聽我吟清調。
芳節變窮陰,朝光成夕照。
與君生此世,不合長年少。
今晨從此過,明日安能料。
若不結跏禪,即須開口笑。

狂歌詞[编辑]

明月照君席,白露沾我衣。
勸君酒杯滿,聽我狂歌詞。
五十已後衰,二十已前癡。
晝夜又分半,其間幾何時。
生前不歡樂,死後有餘貲。
焉用黃墟下,珠衾玉匣為。

郡亭[编辑]

平旦起視事,亭午臥掩關。
除親簿領外,多在琴書前。
況有虛白亭,坐見海門山。
潮來一憑檻,賓至一開筵。
終朝對雲水,有時聽管弦。
持此聊過日,非忙亦非閑。
山林太寂寞,朝闕空喧煩。
唯茲郡閣內,囂靜得中間。

詠懷[编辑]

自從委順任浮沈,漸年多功用深。
面上除憂喜色,胸中消盡是非心。
妻兒不問唯耽酒,冠蓋皆慵只抱琴。
長笑靈均不知命,江蘺叢畔苦悲吟。

立春後五日[编辑]

立春後五日,春態紛婀娜。
白日斜漸長,碧雲低欲墮。
殘冰坼玉片,新萼排紅顆。
遇物盡欣欣,愛春非獨我。
迎芳後園立,就暖前簷坐。
還有惆悵心,欲別紅爐火。

郡中即事[编辑]

漫漫潮初平,熙熙春日至。
空闊遠江山,晴明好天氣。
外有適意物,中無系心事。
數篇對竹吟,一杯望雲醉。
行攜杖扶力,臥讀書取睡。
久養病形骸,深諳閒氣味。
遙思九城陌,擾擾趨名利。
今朝是雙日,朝謁多軒騎。
寵者防悔尤,權者懷憂畏。
為報高車蓋,恐非真富貴。

郡齋暇日辱常州陳郎中使君早春晚坐水西館書事詩十六韻見寄亦以十六韻酬之[编辑]

新年多暇日,晏起褰簾坐。
睡足心更慵,日高頭未裹。
徐傾下藥酒,稍爇煎茶火。
誰伴寂寥身,無弦琴在左。
遙思毗陵館,春深物嫋娜。
波拂黃柳梢,風搖白梅朵。
衙門排曉戟,鈴閣開朝鎖。
太守水西來,朱衣垂素舸。
良辰不易得,佳會無由果。
五馬正相望,雙魚忽前墮。
魚中獲瑰寶,持玩何磊砢。
一百六十言,字字靈珠顆。
上申心款曲,下敘時坎坷。
才富不如君,道孤還似我。
敢辭官遠慢,且貴身安妥。
忽復問榮枯,冥心無不可。

官舍[编辑]

高樹換新葉,陰陰覆地隅。
何言太守宅,有似幽人居。
太守臥其下,閑慵兩有餘。
起嘗一甌茗,行讀一卷書。
早梅結青實,殘櫻落紅珠。
稚女弄庭果,嬉戲牽人裾。
是日晚彌靜,巢禽下相呼。
嘖嘖護兒鵲,啞啞母子烏。
豈唯云鳥爾,吾亦引吾雛。

吾雛[编辑]

吾雛字阿羅,阿羅纔七齡。
嗟吾不才子,憐爾無弟兄。
撫養雖驕騃,性識頗聰明。
學母畫眉樣,效吾詠詩聲。
我齒今欲墮,汝齒昨始生。
我頭髮盡落,汝頂髻初成。
老幼不相待,父衰汝孩嬰。
緬想古人心,慈愛亦不輕。
蔡邕念文姬,于公歎緹縈。
敢求得汝力,但未忘父情。

題小橋前新竹招客[编辑]

雁齒小紅橋,垂簷低白屋。
橋前何所有,苒苒新生竹。
皮開坼褐錦,節露抽青玉。
筠翠如可餐,粉霜不忍觸。
閑吟聲未已,幽玩心難足。
管領好風煙,輕欺凡草木。
誰能有月夜,伴我林中宿。
為君傾一杯,狂歌竹枝曲。

病中逢秋,招客夜酌[编辑]

不見詩酒客,臥來半月餘。
合和新藥草,尋檢舊方書。
晚霽煙景度,早涼窗戶虛。
雪生衰鬢久,秋入病心初。
臥簟蘄竹冷,風襟邛葛疏。
夜來身校健,小飲復何如。

食飽[编辑]

食飽拂枕臥,睡足起閑吟。
淺酌一杯酒,緩彈數弄琴。
既可暢情性,亦足傲光陰。
誰知利名盡,無復長安心。

嚴十八郎中在郡日改制東南樓因名清輝未立標榜徵歸郎署予既到郡性愛樓居宴遊其間頗有幽致聊成十韻兼戲寄嚴[编辑]

嚴郎置茲樓,立名曰清輝。
未及署花榜,遽徵還粉闈。
去來三四年,塵土登者稀。
今春新太守,灑掃施簾幃。
院柳煙婀娜,簷花雪霏微。
看山倚前戶,待月闡東扉。
碧窗戛瑤瑟,朱欄飄舞衣。
燒香卷幕坐,風燕雙雙飛。
君作不得住,我來幸因依。
始知天地間,靈境有所歸。

南亭對酒送春[编辑]

含桃實已落,紅薇花尚熏。
冉冉三月盡,晚鶯城上聞。
獨持一杯酒,南亭送殘春。
半酣忽長歌,歌中何所云?
云我五十餘,未是苦老人。
刺史二千石,亦不為賤貧。
天下三品官,多老於我身。
同年登第者,零落無一分。
親故半為鬼,僮僕多見孫。
念此聊自解,逢酒且歡欣。

玩新庭樹,因詠所懷[编辑]

靄靄四月初,新樹葉成陰。
動搖風景麗,蓋覆庭院深。
下有無事人,竟日此幽尋。
豈惟玩時物,亦可開煩襟。
時與道人語,或聽詩客吟。
度春足芳色,入夜多鳴禽。
偶得幽閒境,遂忘塵俗心。
始知真隱者,不必在山林。

仲夏齋戒月[编辑]

仲夏齋戒月,三旬斷腥膻。
自覺心骨爽,行起身翩翩。
始知絕粒人,四體更輕便。
初能脫病患,久必成神仙。
禦寇馭泠風,赤松遊紫煙。
常疑此說謬,今乃知其然。
我今過半百,氣衰神不全。
已垂兩鬢絲,難補三丹田。
但減葷血味,稍結清淨緣。
脫巾且修養,聊以終天年。

除官去未間[编辑]

除官去未間,半月恣遊討。
朝尋霞外寺,暮宿波上島。
新樹少於松,平湖半連草。
躋攀有次第,賞玩無昏早。
有時騎馬醉,兀兀冥天造。
窮通與生死,其奈吾懷抱。
江山信為美,齒髮行將老。
在郡誠未厭,歸鄉去亦好。

三年為刺史二首[编辑]

三年為刺史,無政在人口。
唯向城郡中,題詩十餘首。
慚非甘棠詠,豈有思人不。

三年為刺史,飲冰復食檗。
唯向天竺山,取得兩片石。
此抵有千金,無乃傷清白。

別萱桂[编辑]

使君竟不住,萱桂徒栽種。
桂有留人名,萱無忘憂用。
不如江畔月,步步來相送。

自餘杭歸宿淮口作[编辑]

為郡已多暇,猶少勤吏職。
罷郡更安閒,無所勞心力。
舟行明月下,夜泊清淮北。
豈止吾一身,舉家同燕息。
三年請祿俸,頗有餘衣食。
乃至僮僕間,皆無凍餒色。
行行弄雲水,步步近鄉國。
妻子在我前,琴書在我側。
此外吾不知,於焉心自得。

舟中李山人訪宿[编辑]

日暮舟悄悄,煙生水沉沉。
何以延宿客,夜酒與秋琴。
來客道門子,來自嵩高岑。
軒軒舉雲貌,豁豁開清襟。
得意言語斷,入玄滋味深。
默然相顧哂,心適而忘心。

洛下卜居[编辑]

三年典郡歸,所得非金帛。
天竺石兩片,華亭鶴一支。
飲啄供稻粱,包裹用茵席。
誠知是勞費,其奈心愛惜。
遠從餘杭郭,同到洛陽陌。
下擔拂雲根,開籠展霜翮。
貞姿不可雜,高性宜其適。
遂就無塵坊,仍求有水宅。
東南得幽境,樹老寒泉碧。
池畔多竹陰,門前少人跡。
未請中庶祿,且脫雙驂易。
豈獨為身謀,安吾鶴與石。

洛中偶作[编辑]

五年職翰林,四年蒞潯陽。
一年巴郡守,半年南宮郎。
二年直綸閣,三年刺史堂。
凡此十五載,有詩千餘章。
境興周萬象,土風備四方。
獨無洛中作,能不心悢悢。
今為青宮長,始來遊此鄉。
裴回伊澗上,睥睨嵩少傍。
遇物輒一詠,一詠傾一觴。
筆下成釋憾,卷中同補亡。
往往顧自哂,眼昏須鬢蒼。
不知老將至,猶自放詩狂。

贈蘇少府[编辑]

籍甚二十年,今日方款顏。
相送嵩洛下,論心杯酒間。
河亞懶出入,府寮多閉關。
蒼髮彼此老,白日尋常閑。
朝從攜手出,暮思聯騎還。
何當挈一榼,同宿龍門山。

移家入新宅[编辑]

移家入新宅,罷郡有餘貲。
既可避燥濕,復免憂寒饑。
疾平未還假,官閑得分司。
幸有俸祿在,而無職役羈。
清旦盥漱畢,開軒捲簾幃。
家人及雞犬,隨我亦熙熙。
取興或寄酒,放情不過詩。
何必苦修道,此即是無為。
外累信已遣,中懷時有思。
有思一何遠,默坐低雙眉。
十載囚竄客,萬時征戍兒。
春朝鎖籠鳥,冬夜支床龜。
驛馬走四蹄,痛酸無歇期。
磑牛封兩目,昏閉何人知。
誰能脫放去,四散任所之。
各得適其性,如吾今日時。

[编辑]

置琴曲幾上,慵坐但含情。
何煩故揮弄,風弦自有聲。

[编辑]

人各有所好,物固無常宜。
誰謂爾能舞,不如閑立時。

自詠[编辑]

全唐詩/卷431
消歧义页

這是一個消歧義頁——使用相同或相近標題,而主題不同的條目列表。如果您是通過某個内部鏈接轉到本頁,希望您能協助將該內部鏈接指向正確的主條目。

全唐詩/卷431可以指:

林下閒步,寄皇甫庶子[编辑]

扶杖起病初,策馬力未任。
既懶出門去,亦無客來尋。
以此遂成閑,閒步繞園林。
天曉煙景澹,樹寒鳥雀深。
一酌池上酒,數聲竹間吟。
寄言東曹長,當知幽獨心。

晏起[编辑]

鳥鳴庭樹上,日照屋簷時。
老去慵轉極,寒來起尤遲。
厚薄被適性,高低枕得宜。
神安體穩暖,此味何人知。
睡足仰頭坐,兀然無所思。
如未鑿七竅,若都遺四肢。
緬想長安客,早朝霜滿衣。
彼此各自適,不知誰是非。

池畔二首[编辑]

結構池西廊,疏理池東樹。
此意人不知,欲為待月處。

持刀𠜴密竹,竹少風來多。
此意人不會,欲令池有波。

春葺新居[编辑]

江州司馬日,忠州刺史時。
栽松滿後院,種柳蔭前墀。
彼皆非吾土,栽種尚忘疲。
況茲是我宅,葺藝固其宜。
平旦領僕使,乘春親指揮。
移花夾暖室,徙竹覆寒池。
池水變綠色,池芳動清輝。
尋芳弄水坐,盡日心熙熙。
一物苟可適,萬緣都若遺。
設如宅門外,有事吾不知。

贈言[编辑]

捧籝獻千金,彼金何足道。
臨觴贈一言,此言真可寶。
流光我已晚,適意君不早。
況君春風面,柔促如芳草。
二十方長成,三十向衰老。
鏡中桃李色,不得十年好。
胡為坐脈脈,不肯傾懷抱。

泛春池[编辑]

白蘋湘渚曲,綠筱剡溪口。
各在天一涯,信美非吾有。
何如此庭內,水竹交左右。
霜竹百千竿,煙波六七畝。
泓澄動階砌,澹濘映戶牖。
蛇皮細有紋,鏡面清無垢。
主人過橋來,雙童扶一叟。
恐汙清泠波,塵纓先抖擻。
波上一葉舟,舟中一尊酒。
酒開舟不系,去去隨所偶。
或繞蒲浦前,或泊桃島後。
未撥落杯花,低沖拂面柳。
半酣迷所在,倚榜兀回首。
不知此何處,復是人寰否。
誰知始疏鑿,幾主相傳受。
楊家去雲遠,田氏將非久。
天與愛水人,終焉落吾手。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