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三十二 全唐詩 卷四百三十三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三十四
白居易

白居易[编辑]

朱陳村[编辑]

徐州古豐縣,有村曰朱陳。
去縣百餘里,桑麻青氛氳。
機梭聲札札,牛驢走紜紜。
女汲澗中水,男采山上薪。
縣遠官事少,山深人俗淳。
有財不行商,有丁不入軍。
家家守村業,頭白不出門。
生爲村之民,死爲村之塵。
田中老與幼,相見何欣欣。
一村唯兩姓,世世爲婚姻其村唯朱陳二姓而已
親疎居有族,少長游有羣。
黃雞與白酒,歡會不隔旬。
生者不遠別,嫁娶先近鄰。
死者不遠葬,墳墓多繞村。
既安生與死,不苦形與神。
所以多壽考,往往見玄孫。
我生禮義鄉,少小孤且貧。
徒學辨是非,祗自取辛勤。
世法貴名教,士人重婚。
以此自桎梏,信爲大謬人。
十歲解讀書,十五能屬文。
二十舉秀才,三十爲諫臣。
下有妻子累,上有君親恩。
承家與事國,望此不肖身。
憶昨旅游初,迨今十五春。
孤舟三適楚,羸馬四經秦。
晝行有飢色,夜寢無安魂。
東西不暫住,來往若浮雲。
離亂失故鄉,骨肉多散分。
江南與江北,各有平生親。
平生終日別,逝者隔年聞。
朝憂臥至暮,夕哭坐達晨。
悲火燒心曲,愁霜侵鬢根。
一生苦如此,長羨村中民。

讀鄧魴詩[编辑]

塵架多文集,偶取一卷披。
未及看姓名,疑是陶潛詩。
看名知是君,惻惻令我悲。
詩人多蹇厄,近日誠有之。
京兆杜子美,猶得一拾遺。
襄陽孟浩然,亦聞鬢成絲。
嗟君兩不如,三十在布衣。
擢第祿不及,新婚妻未歸。
少年無疾患,溘死於路岐。
天不與爵壽,唯與好文詞。
此理勿復道,巧曆不能推。

寄元九[编辑]

晨雞纔發聲,夕雀俄斂翼。
晝夜往復來,疾如出入息。
非徒改年貌,漸覺無心力。
自念因念君,俱爲老所逼。
君年雖校少,顦顇謫南國。
三年不放歸,炎瘴消顏色。
山無殺草霜,水有含沙蜮。
健否遠不知,書多隔年得。
願君少愁苦,我亦加餐食。
各保金石軀,以慰長相憶。

秋夕[编辑]

葉聲落如雨,月色白似霜。
夜深方獨臥,誰爲拂塵牀。

夜雨[编辑]

我有所念人,隔在遠遠鄉。
我有所感事,結在深深腸。
鄉遠去不得,無日不瞻望。
腸深解不得,無夕不思量。
況此殘燈夜,獨宿在空堂。
秋天殊未曉,風雨正蒼蒼。
不學頭陀法,前心安可忘。

秋霽[编辑]

不相待,炎涼雨中變。
林晴有殘蟬,巢冷無留燕。
沈吟卷長簟,愴惻收團扇。
向夕稍無泥,閑步青苔院。
月出砧杵動,家家擣秋練。
獨對多病妻,不能理鍼線。
冬衣殊未製,夏服行將綻。
何以迎早秋,一杯聊自勸。

歎老三首[编辑]

晨興照青鏡,形影兩寂寞。
少年辭我去,白髮隨梳落。
萬化成於漸,漸衰看不覺。
但恐鏡中顏,今朝老於昨。
人年少滿百,不得長歡樂。
誰會天地心,千齡與龜鶴。
吾聞善醫者,今古稱扁鵲。
萬病皆可治,唯無治老藥。

我有一握髮,梳理何稠直。
昔似玄雲光,今如素絲色。
匣中有舊鏡,欲照先歎息。
自從頭白來,不欲明磨拭。
鴉頭與鶴頸,至老常如墨。
獨有人鬢毛,不得終身黑。

前年種桃核,今歲成花樹。
去歲新嬰兒,今年已學步。
但驚物長成,不覺身衰暮。
去矣欲何如,少年留不住。
因書今日意,遍寄諸親故。
壯歲不歡娛,長年當悔悟。

送兄弟回雪夜[编辑]

日晦雲氣黃,東北風切切。
時從村南還,新與兄弟別。
離襟淚猶濕,回馬嘶未歇。
欲歸一室坐,天陰多無月。
夜長火消盡,歲暮雨凝結。
寂寞滿爐灰,飄零上階雪。
對雪畫寒灰,殘燈明復滅。
灰死如我心,雪白如我髮。
所遇皆如此,頃刻堪愁絕。
回念入坐忘,轉憂作禪悅。
平生洗心法,正為今宵設。

溪中早春[编辑]

南山雪未盡,陰嶺留殘白。
西澗冰已消,春溜含新碧。
東風來幾日,蟄動萌草坼。
潛知陽和功,一日不虛擲。
愛此天氣暖,來拂溪邊石。
一坐欲忘歸,暮禽聲嘖嘖。
蓬蒿隔桑棗,隱映煙火夕。
歸來問夜餐,家人烹薺麥。

同友人尋澗花[编辑]

聞有澗底花,貰得村中酒。
與君來校遲,已逢搖落後。
臨觴有遺恨,悵望空溪口。
記取花發時,期君重攜手。
我生日日老,春色年年有。
且作來歲期,不知身健否。

登村東古塚[编辑]

高低古時塚,上有牛羊道。
獨立最高頭,悠哉此懷抱。
回頭向村望,但見荒田草。
村人不愛花,多種栗與棗。
自來此村住,不覺風光好。
花少鶯亦稀,年年春暗老。

夢裴相公[编辑]

五年生死隔,一夕魂夢通。
夢中如往日,同直金鑾宮。
髣髴金紫色,分明冰玉容。
勤勤相眷意,亦與平生同。
既寤知是夢,憫然情未終。
追想當時事,何殊昨夜中。
自我學心法,萬緣成一空。
今朝爲君子,流涕一霑胷。

晝寢[编辑]

坐整白單衣,起穿黃草屨。
朝餐盥漱畢,徐下階前步。
暑風微變候,晝刻漸加數。
院靜地陰陰,鳥鳴新葉樹。
獨行還獨臥,夏景殊未暮。
不作午時眠,日長安可度。

別行簡[编辑]

漠漠病眼花,星星愁鬢雪。
筋骸已衰憊,形影仍分訣。
梓州二千里,劒門五六月。
豈是遠行時,火雲燒棧熱。
何言巾上淚,乃是腸中血。
念此早歸來,莫作經年別。

觀兒戲[编辑]

髫齔七八歲,綺紈三四兒。
弄塵復鬭草,盡日樂嬉嬉。
堂上長年客,鬢間新有絲。
一看竹馬戲,每憶童騃時。
童騃饒戲樂,老大多憂悲。
靜念彼與此,不知誰是癡。

歎常生[编辑]

西村常氏子,臥疾不須臾。
前旬猶訪我,今日忽云殂。
時我病多暇,與之同野居。
園林青藹藹,相去數里餘。
村鄰無好客,所遇唯農夫。
之子何如者,往還猶勝無。
於今亦已矣,可爲一長吁。

寄元九[编辑]

晨雞纔發聲,夕雀俄斂翼。
晝夜往復來,疾如出入息。
非徒改年貌,漸覺無心力。
自念因念君,俱爲老所逼。
君年雖校少,顦顇謫南國。
三年不放歸,炎瘴消顏色。
山無殺草霜,水有含沙蜮。
健否遠不知,書多隔年得。
願君少愁苦,我亦加餐食。
各保金石軀,以慰長相憶。

以鏡贈別[编辑]

人言似明月,我道勝明月。
明月非不明,一年十二缺。
豈如玉匣裏,如水常澄澈。
月破天暗時,圓明獨不歇。
我慚貌醜老,繞鬢斑斑雪。
不如贈少年,回照青絲髮。
因君千里去,持此將為別。

城上對月,期友人不至[编辑]

古人惜晝短,勸令秉燭遊。
況此迢迢夜,明月滿西樓。
復有盈尊酒,置在城上頭。
期君君不至,人月兩悠悠。
照水煙波白,照人肌髮秋。
清光正如此,不醉即須愁。

念金鑾子二首[编辑]

衰病四十身,嬌癡三歲女。
非男猶勝無,慰情時一撫。
一朝舍我去,魂影無處所。
況念夭劄時,嘔啞初學語。
始知骨肉愛,乃是憂悲聚。
唯思未有前,以理遣傷苦。
忘懷日已久,三度移寒暑。
今日一傷心,因逢舊乳母。

與爾為父子,八十有六旬。
忽然又不見,邇來三四春。
形質本非實,氣聚偶成身。
恩愛元是妄,緣合暫為親。
念茲庶有悟,聊用遣悲辛。
暫將理自奪,不是忘情人。

對酒[编辑]

漫把參同契,難燒伏火砂。
有時成白首,無處問黃芽。
幻世如泡影,浮生抵眼花。
唯將綠醅酒,且替紫河車。

渭村雨歸[编辑]

渭水寒漸落,離離蒲稗苗。
閑傍沙邊立,看人刈葦苕。
近水風景冷,晴明猶寂寥。
復茲夕陰起,野色重蕭條。
蕭條獨歸路,暮雨濕村橋。

諭懷[编辑]

黑頭日已白,白麵日已黑。
人生未死間,變化何終極。
常言在己者,莫若形與色。
一朝改變來,止遏不能得。
況彼身外事,悠悠通與塞。

喜友至留宿[编辑]

村中少賓客,柴門多不開。
忽聞車馬至,云是故人來。
況值風雨夕,愁心正悠哉。
願君且同宿,盡此手中杯。
人生開口笑,百年都幾回。

西原晚望[编辑]

花菊引閑行,行上西原路。
原上晚無人,因高聊四顧。
南阡有煙火,北陌連墟墓。
村鄰何蕭疏,近者猶百步。
吾廬在其下,寂寞風日暮。
門外轉枯蓬,籬根伏寒兔。
故園汴水上,離亂不堪去。
近歲始移家,飄然此村住。
新屋五六間,古槐八九樹。
便是衰病身,此生終老處。

感鏡[编辑]

美人與我別,留鏡在匣中。
自從花顏去,秋水無芙蓉。
經年不開匣,紅埃覆青銅。
今朝一拂拭,自照憔悴容。
照罷重惆悵,背有雙盤龍。

村居臥病三首[编辑]

戚戚抱羸病,悠悠度朝暮。
夏木才結陰,秋蘭已含露。
前日巢中卵,化作雛飛去。
昨日穴中蟲,蛻為蟬上樹。
四時未嘗歇,一物不暫住。
唯有病客心,沉然獨如故。

新秋久病容,起步村南道。
盡日不逢人,蟲聲遍荒草。
西風吹白露,野綠秋仍早。
草木猶未傷,先傷我懷抱。
朱顏與玄鬢,強健幾時好。
況為憂病侵,不得依年老。

種黍三十畝,雨來苗漸大。
種薤二十畦,秋來欲堪刈。
望黍作冬酒,留薤為春菜。
荒村百物無,待此養衰瘵。
葺廬備陰雨,補褐防寒歲。
病身知幾時,且作明年計。

沐浴[编辑]

經年不沐浴,塵垢滿肌膚。
今朝一澡濯,衰瘦頗有餘。
老色頭鬢白,病形支體虛。
衣寬有剩帶,髮少不勝梳。
自問今年幾,春秋四十初。
四十已如此,七十復何知。

栽松二首[编辑]

小松未盈尺,心愛手自移。
蒼然澗底色,雲濕煙霏霏。
栽植我年晚,長成君性遲。
如何過四十,種此數寸枝。

得見成陰否,人生七十稀。
愛君抱晚節,憐君含直文。
欲得朝朝見,階前故種君。
知君死則已,不死會淩雲。

病中友人相訪[编辑]

臥久不記日,南窗昏復昏。
蕭條草簷下,寒雀朝夕聞。
強扶床前杖,起向庭中行。
偶逢故人至,便當一逢迎。
移榻就斜日,披裘倚前楹。
閒談勝服藥,稍覺有心情。

自覺二首[编辑]

四十未為老,憂傷早衰惡。
前歲二毛生,今年一齒落。
形骸日損耗,心事同蕭索。
夜寢與朝餐,其間味亦薄。
同歲崔舍人,容光方灼灼。
始知年與貌,衰盛隨憂樂。
畏老老轉迫,憂病病彌縛。
不畏復不憂,是除老病藥。

朝哭心所愛,暮哭心所親。
親愛零落盡,安用身獨存。
幾許平生歡,無限骨肉恩。
結為腸間痛,聚作鼻頭辛。
悲來四支緩,泣盡雙眸昏。
所以年四十,心如七十人。
我聞浮屠教,中有解脫門。
置心為止水,視身如浮雲。
斗擻垢穢衣,度脫生死輪。
胡為戀此苦,不去猶逡巡。
回念發弘願,願此見在身。
但受過去報,不結將來因。
誓以智慧水,永洗煩惱塵。
不將恩愛子,更種悲憂根。

夜雨有念[编辑]

以道治心氣,終歲得晏然。
何乃戚戚意,忽來風雨天。
既非慕榮顯,又不恤饑寒。
胡為悄不樂,抱膝殘燈前。
形影暗相問,心默對以言。
骨肉能幾人,各在天一端。
吾兄寄宿州,吾弟客東川。
南北五千里,吾身在中間。
欲去病未能,欲住心不安。
有如波上舟,此縛而彼牽。
自我向道來,於今六七年。
煉成不二性,消盡千萬緣。
唯有恩愛火,往往猶熬煎。
豈是藥無效,病多難盡蠲。

寄楊六[编辑]

寄楊

送春[编辑]

三月三十日,春歸日復暮。
惆悵問春風,明朝應不住。
送春曲江上,眷眷東西顧。
但見撲水花,紛紛不知數。
人生似行客,兩足無停步。
日日進前程,前程幾多路。
兵刀與水火,盡可違之去。
唯有老到來,人間無避處。
感時良為已,獨倚池南樹。
今日送春心,心如別親故。

哭李三[编辑]

去年渭水曲,秋時訪我來。
今年常樂里,春日哭君回。
哭君仰問天,天意安在哉。
若必奪其壽,何如不與才。
落然身後事,妻病女嬰孩。

別李十一後重寄[编辑]

秋日正蕭條,驅車出蓬蓽。
回望青門道,目極心鬱鬱。
豈獨戀鄉土,非關慕簪紱。
所愴別李君,平生同道術。
俱承金馬詔,聯秉諫臣筆。
共上青雲梯,中途一相失。
江湖我方往,朝廷君不出。
蕙帶與華簪,相逢是何日。

初出藍田路作[编辑]

停驂問前路,路在秋雲裏。
蒼蒼縣南道,去途從此始。
絕頂忽上盤,眾山皆下視。
下視千萬峰,峰頭如浪起。
朝經韓公坡,夕次藍橋水。
潯陽近四千,始行七十里。
人煩馬蹄跙,勞苦已如此。

仙娥峰下作[编辑]

我為東南行,始登商山道。
商山無數峰,最愛仙娥好。
參差樹若插,匼匝雲如抱。
渴望寒玉泉,香聞紫芝草。
青崖屏削碧,白石床鋪縞。
向無如此物,安足留四皓。
感彼私自問,歸山何不早。
可能塵土中,還隨眾人老。

微雨夜行[编辑]

漠漠秋雲起,稍稍夜寒生。
覺衣裳濕,無點亦無聲。

再到襄陽訪問舊居[编辑]

昔到襄陽日,髯髯初有髭。
今過襄陽日,髭鬢半成絲。
舊遊都是夢,乍到忽如歸。
東郭蓬蒿宅,荒涼今屬誰。
故知多零落,閭井亦遷移。
獨有秋江水,煙波似舊時。

寄微之三首[编辑]

江州望通州,天涯與地末。
有山萬丈高,有江千里闊。
間之以雲霧,飛鳥不可越。
誰知千古險,為我二人設。
通州君初到,鬱鬱愁如結。
江州我方去,迢迢行未歇。
道路日乖隔,音信日斷絕。
因風欲寄語,地遠聲不徹。
生當復相逢,死當從此別。

君遊襄陽日,我在長安住。
今君在通州,我過襄陽去。
襄陽九里郭,樓堞連雲樹。
顧此稍依依,是君舊遊處。
蒼茫兼葭水,中有潯陽路。
此去更相思,江西少親故。

去國日已遠,喜逢物似人。
如何含此意,江上坐思君。
有如河嶽氣,相合方氛氳。
狂風吹中絕,兩處成孤雲。
風回終有時,雲合豈無因。
努力各自愛,窮通我爾身。

舟中雨夜[编辑]

江雲暗悠悠,江風冷修修。
夜雨滴船背,風浪打船頭。
船中有病客,左降向江州。

夜聞歌者[编辑]

夜泊鸚鵡洲,江月秋澄澈。
鄰船有歌者,發詞堪愁絕。
歌罷繼以泣,泣聲通復咽。
尋聲見其人,有婦顏如雪。
獨倚帆檣立,娉婷十七八。
夜淚如真珠,雙雙墮明月。
借問誰家婦,歌泣何淒切。
一問一沾襟,低眉終不說。

江樓聞砧[编辑]

江人授衣晚,十月始聞砧。
一夕高樓月,萬里故園心。

宿東林寺[编辑]

經窗燈燄短,僧爐火氣深。
索落廬山夜,風雪宿東林。

憶洛下故園[编辑]

潯陽遷謫地,洛陽離亂年。
煙塵三川上,炎瘴九江邊。
鄉心坐如此,秋風仍颯然。

贈別崔五[编辑]

朝送南去客,暮迎北來賓。
孰云當大路,少遇心所親。
勞者念息肩,熱者思濯身。
何如愁獨日,忽見平生人。
平生已不淺,是日重殷勤。
問從何處來,及此江亭春。
江天春多陰,夜月隔重雲。
移尊樹間飲,燈照花紛紛。
一會不易得,餘事何足云。
明旦又分手,今夕且歡忻。

春晚寄微之[编辑]

三月江水闊,悠悠桃花波。
年芳與心事,此地共蹉跎。
南國方譴謫,中原正兵戈。
眼前故人少,頭上白髮多。
通州更迢遞,春盡復如何。

漸老[编辑]

今朝復明日,不覺年齒暮。
白髮逐梳落,朱顏辭鏡去。
當春頗愁寂,對酒寡歡趣。
遇境多愴辛,逢人益敦故。
形質屬天地,推遷從不住。
所怪少年心,銷磨落何處。

送幼史[编辑]

淮右寇未散,江西歲再徂。
故里干戈地,行人風雪途。
此時與爾別,江畔立踟躕。

夜雪[编辑]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寄行簡[编辑]

寄行

首夏[编辑]

孟夏百物滋,動植一時好。
麋鹿樂深林,蟲蛇喜豐草。
翔禽愛密葉,游鱗悅新藻。
天和遺漏處,而我獨枯槁。
一身在天末,骨肉皆遠道。
舊國無來人,寇戎塵浩浩。
沈憂竟何益,祗自勞懷抱。
不如放身心,冥然任天造。
潯陽多美酒,可使杯不燥。
湓魚賤如泥,烹灸無昏早。
朝飯山下寺,暮醉湖中島。
何必歸故鄉,茲焉可終老。

孟夏思渭村舊居寄舍弟[编辑]

嘖嘖雀引雛,梢梢筍成竹。
時物感人情,憶我故鄉曲。
故園渭水上,十載事樵牧。
手種榆柳成,陰陰覆牆屋。
兔隱豆苗肥,鳥鳴桑椹熟。
前年當此時,與爾同遊矚。
詩書課弟侄,農圃資童僕。
日暮麥登場,天時蠶坼蔟。
弄泉南澗坐,待月東亭宿。
興發飲數杯,悶來棋一局。
一朝忽分散,萬里仍羈束。
井鮒思返泉,籠鶯悔出穀。
九江地卑濕,四月天炎燠。
苦雨初入梅,瘴雲稍含毒。
泥秧水畦稻,灰種畬田栗。
已訝殊歲時,仍嗟異風俗。
閑登郡樓望,日落江山綠。
歸雁拂鄉心,平湖斷人目。
殊方我漂泊,舊里君幽獨。
何時同一瓢,飲水心亦足。

早蟬[编辑]

六月初七日,江頭蟬始鳴。
石楠深葉裏,薄暮兩三聲。
一催衰鬢色,再動故園情。
西風殊未起,秋思先秋生。
憶昔在東掖,宮槐花下聽。
今朝無限思,雲樹繞湓城。

感情[编辑]

中庭曬服玩,忽見故鄉履。
昔贈我者誰,東鄰嬋娟子。
因思贈時語,特用結終始。
永願如履綦,雙行復雙止。
自吾謫江郡,漂蕩三千里。
為感長情人,提攜同到此。
今朝一惆悵,反覆看未已。
人隻履猶雙,何曾得相似。
可嗟復可惜,錦表繡為裡。
況經梅雨來,色黯花草死。

南湖晚秋[编辑]

八月白露降,湖中水方老。
旦夕秋風多,衰荷半傾倒。
手攀青楓樹,足蹋黃蘆草。
慘澹老容顏,冷落秋懷抱。
有兄在淮楚,有弟在蜀道。
萬里何時來,煙波白浩浩。

郡廳有樹,晚榮早凋,人不識名,因題其上[编辑]

潯陽郡廳後,有樹不知名。
秋先梧桐落,春後桃李榮。
五月始萌動,八月已凋零。
左右皆松桂,四時鬱青青。
豈量雨露恩,沾濡不均平。
榮枯各有分,天地本無情。
顧我亦相類,早衰向晚成。
形骸少多病,三十不豐盈。
毛鬢早改變,四十白髭生。
誰教兩蕭索,相對此江城。

感秋懷微之[编辑]

葉下湖又波,秋風此時至。
誰知濩落心,先納蕭條氣。
推移感流歲,漂泊思同志。
昔為煙霄侶,今作泥塗吏。
白鷗毛羽弱,青鳳文章異。
各閉一籠中,歲晚同憔悴。

因沐感髮,寄朗上人二首[编辑]

年長身轉慵,百事無所欲。
乃至頭上髮,經年方一沐。
沐稀髮苦落,一沐仍半禿。
短鬢經霜蓬,老面辭春木。
強年過猶近,衰相來何速。
應是煩惱多,心焦血不足。

漸少不滿把,漸短不盈尺。
況茲短少中,日夜落復白。
既無神仙術,何除老死籍。
只有解脫門,能度衰苦厄。
掩鏡望東寺,降心謝禪客。
衰白何足言,剃落猶不惜。

早蟬[编辑]

月出先照山,風生先動水。
亦如早蟬聲,先入閒人耳。
一聞愁意結,再聽鄉心起。
渭上新蟬聲,先聽渾相似。
衡門有誰聽,日暮槐花裏。

苦熱喜涼[编辑]

經時苦炎,心體但煩倦。
白日一何長,清秋不可見。
歲功成者去,天數極則變。
潛知寒燠間,遷次如乘傳。
火雲忽朝斂,金風俄夕扇。
枕簟遂清涼,筋骸稍輕鍵。
因思望月侶,好卜迎秋宴。
竟夜無客來,引杯還自勸。

早秋晚望,兼呈韋侍郎[编辑]

九派繞孤城,城高生遠思。
人煙半在船,野水多於地。
穿霞日腳直,驅雁風頭利。
去國來幾時,江上秋三至。
夫君亦淪落,此地同飄寄。
憫默向隅心,摧頹觸籠翅。
且謀眼前計,莫問胸中事。
潯陽酒甚濃,相勸時時醉。

司馬宅[编辑]

雨徑綠蕪合,霜園紅葉多。
蕭條司馬宅,門巷無人過。
唯對大江水,秋風朝夕波。

司馬廳獨宿[编辑]

荒涼滿庭草,偃亞侵檐竹。
府吏下廳簾,家僮開被襆。
數聲城上漏,一點窗燭。
官曹冷似冰,誰肯來同宿。

夢與李七、庾三十三同訪元九[编辑]

夜夢歸長安,見我故親友。
損之在我左,順之在我右。
云是二月天,春風出攜手。
同過靖安里,下馬尋元九。
元九正獨坐,見我笑開口。
還指西院花,仍開北亭酒。
如言各有故,似惜歡難久。
神合俄頃間,神離欠伸後。
覺來疑在側,求索無所有。
殘燈影閃牆,斜月光穿牖。
天明西北望,萬里君知否。
老去無見期,踟躕搔白首。

秋槿[编辑]

風露颯已冷,天色亦黃昏。
中庭有槿花,榮落同一晨。
秋開已寂寞,夕隕何紛紛。
正憐少顏色,復歎不逡巡。
感此因念彼,懷哉聊一陳。
男兒老富貴,女子晚婚姻。
頭白始得志,色衰方事人。
後時不獲已,安得如青春。

答元郎中、楊員外喜烏見寄[编辑]

南宮鴛鴦地,何忽烏來止。
故人錦帳郎,聞烏笑相視。
疑烏報消息,望我歸鄉里。
我歸應待烏頭白,慚愧元郎誤歡喜。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