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百五十一 全唐詩 卷四百五十二
作者:白居易
卷四百五十三
白居易

白居易[编辑]

詠興五首:解印出公府[编辑]

解印出公府,斗藪塵土衣。
百吏放爾散,雙鶴隨我歸。
歸來履道宅,下馬入柴扉。
馬嘶返舊櫪,鶴舞還故池。
雞犬何忻忻,鄰里亦依依。
年顏老去日,生計勝前時。
有帛禦冬寒,有穀防歲饑。
飽于東方朔,樂於榮啟期。
人生且如此,此外吾不知。

詠興五首:出府歸吾廬[编辑]

出府歸吾廬,靜然安且逸。
更無客干謁,時有僧問疾。
家僮十餘人,櫪馬三四匹。
慵發經旬臥,興來連日出。
出遊愛何處,嵩碧伊瑟瑟。
況有清和天,正當疏散日。
身閑自為貴,何必居榮秩。
心足即非貧,豈唯金滿室。
吾觀權勢者,苦以身徇物。
炙手外炎炎,履冰中栗栗。
朝饑口忘味,夕惕心憂失。
但有富貴名,而無富貴實。

詠興五首:池上有小舟[编辑]

池上有小舟,舟中有胡床。
床前有新酒,獨酌還獨嘗。
熏若春日氣,皎如秋水光。
可洗機巧心,可蕩塵垢腸。
岸曲舟行遲,一曲進一觴。
未知幾曲醉,醉入無何鄉。
寅緣潭島間,水竹深青蒼。
身閒心無事,白日為我長。
我若未忘世,雖閒心亦忙。
世若未忘我,雖退身難藏。
我今異於是,身世交相忘。

詠興五首:四月池水滿[编辑]

四月池水滿,龜遊魚躍出。
吾亦愛吾池,池邊開一室。
人魚雖異族,其樂歸於一。
且與爾為徒,逍遙同過日。
爾無羨滄海,蒲藻可委質。
吾亦忘青雲,衡茅足容膝。
況吾與爾輩,本非蛟龍匹。
假如雲雨來,只是池中物。

詠興五首:小庭亦有月[编辑]

小庭亦有月,小院亦有花。
可憐好風景,不解嫌貧家。
菱角執笙簧,谷兒抹琵琶。
紅綃信手舞,紫綃隨意歌。
村歌與社舞,客哂主人誇。
但問樂不樂,豈在鐘鼓多。
客告暮將歸,主稱日未斜。
請客稍深酌,願見朱顏酡。
客知主意厚,分數隨口加。
堂上燭未秉,座中冠已峨。
左顧短紅袖,右命小青娥。
長跪謝貴客,蓬門勞見過。
客散有餘興,醉臥獨吟哦。
幕天而席地,誰奈劉伶何。

秋涼閑臥[编辑]

殘暑晝猶長,早涼秋尚嫩。
露荷散清香,風竹含疏韻。
幽閒竟日臥,衰病無人問。
薄暮宅門前,槐花深一寸。

酬思黯相公見過弊居戲贈[编辑]

軒蓋光照地,行人為裴回。
呼傳君子出,乃是故人來。
訪我入窮巷,引君登小台。
台前多竹樹,池上無塵埃。
貧家何所有,新酒三兩杯。
停杯款曲語,上馬復遲回。
留守不外宿,日斜宮漏催。
但留金刀贈,未接玉山頹。
家醞不敢惜,待君來即開。
村妓不辭出,恐君囅然咍。

再授賓客分司[编辑]

優穩四皓官,清崇三品列。
伊予再塵忝,內愧非才哲。
俸錢七八萬,給受無虛月。
分命在東司,又不勞朝謁。
既資閑養疾,亦賴慵藏拙。
賓友得從容,琴觴恣怡悅。
乘籃城外去,系馬花前歇。
六游金穀春,五看龍門雪。
吾若默無語,安知吾快活。
吾欲更盡言,復恐人豪奪。
應為時所笑,苦惜分司闕。
但問適意無,豈論官冷熱。

把酒[编辑]

把酒仰問天,古今誰不死。
所貴未死間,少憂多歡喜。
窮通諒在天,憂喜即由己。
是故達道人,去彼而取此。
勿言未富貴,久忝居祿仕。
借問宗族間,幾人拖金紫。
勿憂漸衰老,且喜加年紀。
試數班行中,幾人及暮齒。
朝餐不過飽,五鼎徒為爾。
夕寢止求安,一衾而已矣。
此外皆長物,於我雲相似。
有子不留金,何況兼無子。

首夏[编辑]

孟夏百物滋,動植一時好。
麋鹿樂深林,蟲蛇喜豐草。
翔禽愛密葉,游鱗悅新藻。
天和遺漏處,而我獨枯槁。
一身在天末,骨肉皆遠道。
舊國無來人,寇戎塵浩浩。
沈憂竟何益,祗自勞懷抱。
不如放身心,冥然任天造。
潯陽多美酒,可使杯不燥。
湓魚賤如泥,烹灸無昏早。
朝飯山下寺,暮醉湖中島。
何必歸故鄉,茲焉可終老。

代鶴[编辑]

我本海上鶴,偶逢江南客。
感君一顧恩,同來洛陽陌。
洛陽寡族類,皎皎唯兩翼。
貌是天與高,色非日浴白。
主人誠可戀,其奈軒庭窄。
飲啄雜雞群,年深損標格。
故鄉渺何處,雲水重重隔。
誰念深籠中,七換摩天翮。

立秋夕有懷夢得[编辑]

露簟荻竹清,風扇蒲葵輕。
一與故人別,再見新蟬鳴。
是夕涼飆起,閑境入幽情。
回燈見棲鶴,隔竹聞吹笙。
夜茶一兩杓,秋吟三數聲。
所思渺千里,雲外長洲城。

哭崔常侍晦叔[编辑]

頑賤一拳石,精珍百煉金。
名價既相遠,交分何其深。
中誠一以合,外物不能侵。
逶迤二十年,與世同浮沈。
晚有退閑約,白首歸雲林。
垂老忽相失,悲哉口語心。
春日嵩高陽,秋夜清洛陰。
丘園共誰蔔,山水共誰尋。
風月共誰賞,詩篇共誰吟。
花開共誰看,酒熟共誰斟。
惠死莊杜口,鐘歿師廢琴。
道理使之然,從古非獨今。
吾道自此孤,我情安可任。
唯將病眼淚,一灑秋風襟。

新秋曉興[编辑]

濁暑忽已退,清宵未全長。
晨釭耿殘焰,宿合凝微香。
喔喔雞下樹,輝輝日上樑。
枕低茵席軟,臥穩身入床。
睡足景猶早,起初風乍涼。
展張小屏幛,收拾生衣裳。
還有惆悵事,遲遲未能忘。
拂鏡梳白髮,可憐冰照霜。

秋日與張賓客舒著作同游龍門醉中狂歌凡二百三十八字[编辑]

秋天高高秋光清,秋風嫋嫋秋蟲鳴。
嵩峰餘霞錦綺卷,伊水細浪鱗甲生。
洛陽閑客知無數,少出遊山多在城。
商嶺老人自追逐,蓬丘逸士相逢迎。
南出鼎門十八里,莊店邐迤橋道平。
不寒不熱好時節,鞍馬穩快衣衫輕。
並轡踟躕下西岸,扣舷容與繞中汀。
開懷曠達無所系,觸目勝絕不可名。
荷衰欲黃荇猶綠,魚樂自躍鷗不驚。
翠藻蔓長孔雀尾,彩船櫓急寒雁聲。
家醞一壺白玉液,野花數把黃金英。
晝遊四看西日暮,夜話三及東方明。
暫停杯觴輟吟詠,我有狂言君試聽。
丈夫一生有二志,兼濟獨善難得並。
不能救療生民病,即須先濯塵土纓。
況吾頭白眼已暗,終日戚促何所成。
不如展眉開口笑,龍門醉臥香山行。

履信池櫻桃島上醉後走筆送別舒員外兼寄宗正李卿考功崔郎中[编辑]

櫻桃島前春,去春花萬枝。
忽憶與宗卿閑飲日,又憶與考功狂醉時。
歲晚無花空有葉,風吹滿地乾重疊。
蹋葉悲秋復憶春,池邊樹下重殷勤。
今朝一酌臨寒水,此地三回別故人。
櫻桃花,來春千萬朵,來春共誰花下坐。
不論崔李上青雲,明日舒三亦拋我。

秋池獨泛[编辑]

蕭疏秋竹籬,清淺秋風池。
一隻短舫艇,一張斑鹿皮。
皮上有野叟,手中持酒卮。
半酣箕踞坐,自問身為誰。
嚴子垂釣日,蘇門長嘯時。
悠然意自得,意外何人知。

冬日早起閑詠[编辑]

水塘耀初旭,風竹飄餘霰。
幽境雖目前,不因閑不見。
晨起對爐香,道經尋兩卷。
晚坐拂琴塵,秋思彈一遍。
此外更無事,開尊時自勸。
何必東風來,一杯春上面。

歲暮[编辑]

慘澹歲雲暮,窮陰動經旬。
霜風裂人面,冰雪摧車輪。
而我當是時,獨不知苦辛。
晨炊廩有米,夕爨廚有薪。
夾帽長覆耳,重裘寬裹身。
加之一杯酒,煦嫗如陽春。
洛城士與庶,比屋多饑貧。
何處爐有火,誰家甑無塵。
如我飽暖者,百人無一人。
安得不慚愧,放歌聊自陳。

南池早春有懷[编辑]

朝遊北橋上,晚憩南塘畔。
西日雪全銷,東風冰盡泮。
蓰蓰魚尾掉,瞥瞥鵝毛換。
泥暖草芽生,沙虛泉脈散。
晴芳冒苔島,宿潤侵蒲岸。
洛下日初長,江南春欲半。
時光共拋擲,人事堪嗟歎。
倚棹忽尋思,去年池上伴。

古意[编辑]

脈脈復脈脈,美人千里隔。
不見來幾時,瑤草三四碧。
玉琴聲悄悄,鸞鏡塵冪冪。
昔為連理枝,今作分飛翮。
寄書多不達,加飯終無益。
心腸不自寬,衣帶何由窄。

山遊示小妓[编辑]

雙鬟垂未合,三十才過半。
本是綺羅人,今為山水伴。
春泉共揮弄,好樹同攀玩。
笑容共底迷,酒思風前亂。
紅凝舞袖急,黛慘歌聲緩。
莫唱楊柳枝,無腸與君斷。

神照禪師同宿[编辑]

八年三月晦,山梨花滿枝。
龍門水西寺,夜與遠公期。
晏坐自相對,密語誰得知。
前後際斷處,一念不生時。

張常侍相訪[编辑]

西亭晚寂寞,鶯散柳陰繁。
水戶簾不卷,風床席自翻。
忽聞車馬客,來訪蓬蒿門。
況是張常侍,安得不開尊。

早夏遊宴[编辑]

雖慵興猶在,雖老心猶健。
昨日山水遊,今朝花酒宴。
山榴豔似火,玉蕊飄如霰。
榮落逐瞬遷,炎涼隨刻變。
未收木綿褥,已動蒲葵扇。
且喜物與人,年年得相見。

感白蓮花[编辑]

白白芙蓉花,本生吳江濆。
不與紅者雜,色類自區分。
誰移爾至此,姑蘇白使君。
初來苦憔悴,久乃芳氛氳。
月月葉換葉,年年根生根。
陳根與故葉,銷化成泥塵。
化者日已遠,來者日復新。
一為池中物,永別江南春。
忽想西涼州,中有天寶民。
埋歿漢父祖,孳生胡子孫。
已忘鄉土戀,豈念君親恩。
生人尚復爾,草木何足云。

詠所樂[编辑]

獸樂在山谷,魚樂在陂池。
蟲樂在深草,鳥樂在高枝。
所樂雖不同,同歸適其宜。
不以彼易此,況論是與非。
而我何所樂,所樂在分司。
分司有何樂,樂哉人不知。
官優有祿料,職散無羈縻。
懶與道相近,鈍將閑自隨。
昨朝拜表回,今晚行香歸。
歸來北窗下,解巾脫塵衣。
冷泉灌我頂,暖水濯四肢。
體中幸無疾,臥任清風吹。
心中又無事,坐任白日移。
或開書一篇,或引酒一卮。
但得如今日,終身無厭時。

思舊[编辑]

閑日一思舊,舊遊如目前。
再思今何在,零落歸下泉。
退之服硫黃,一病訖不痊。
微之煉秋石,未老身溘然。
杜子得丹訣,終日斷腥膻。
崔君誇藥力,經冬不衣綿。
或疾或暴夭,悉不過中年。
唯予不服食,老命反遲延。
況在少壯時,亦為嗜欲牽。
但耽葷與血,不識汞與鉛。
饑來吞熱物,渴來飲寒泉。
詩役五藏神,酒汩三丹田。
隨日合破壞,至今粗完全。
齒牙未缺落,肢體尚輕便。
已開第七秩,飽食仍安眠。
且進杯中物,其餘皆付天。

寄盧少尹[编辑]

老誨心不亂,莊戒形太勞。
生命既能保,死籍亦可逃。
嘉肴與旨酒,信是腐腸膏。
豔聲與麗色,真為伐性刀。
補養在積功,如裘集眾毛。
將欲致千里,可得差一毫。
顏回何為者,簟瓢才自給。
肥醲不到口,年不登三十。
張蒼何為者,染愛浩無際。
妾媵填後房,竟壽百餘歲。
蒼壽有何德,回夭有何辜。
誰謂具聖體,不如肥瓠軀。
遂使世俗心,多疑仙道書。
寄問盧先生,此理當何如。

池上清晨候皇甫郎中[编辑]

曉景麗未熱,晨飆鮮且涼。
池幽綠蘋合,霜潔白蓮香。
深掃竹間徑,靜拂松下床。
玉柄鶴翎扇,銀罌雲母漿。
屏除無俗物,瞻望唯清光。
何人擬相訪,嬴女從蕭郎。

詠懷[编辑]

自從委順任浮沈,漸年多功用深。
面上除憂喜色,胸中消盡是非心。
妻兒不問唯耽酒,冠蓋皆慵只抱琴。
長笑靈均不知命,江蘺叢畔苦悲吟。

北窗三友[编辑]

今日北窗下,自問何所為。
欣然得三友,三友者為誰。
琴罷輒舉酒,酒罷輒吟詩。
三友遞相引,迴圈無已時。
一彈愜中心,一詠暢四肢。
猶恐中有間,以酒彌縫之。
豈獨吾拙好,古人多若斯。
嗜詩有淵明,嗜琴有啟期。
嗜酒有伯倫,三人皆吾師。
或乏儋石儲,或穿帶索衣。
弦歌復觴詠,樂道知所歸。
三師去已遠,高風不可追。
三友游甚熟,無日不相隨。
左擲白玉卮,右拂黃金徽。
興酣不疊紙,走筆操狂詞。
誰能持此詞,為我謝親知。
縱未以為是,豈以我為非。

吟四雖[编辑]

酒酣後,歌歇時。
請君添一酌,聽我吟四雖。
年雖老,猶少於韋長史。
命雖薄,猶勝於鄭長水。
眼雖病,猶明于徐郎中。
家雖貧,猶富於郭庶子。
省躬審分何僥倖,值酒逢歌且歡喜。
忘榮知足委天和,亦應得盡生生理。

裴侍中晉公以集賢林亭即事詩三十六韻見贈猥蒙徵和才拙詞繁輒廣為五百言以伸酬獻[编辑]

三江路千里,五湖天一涯。
何如集賢第,中有平津池。
池勝主見覺,景新人未知。
竹森翠琅玕,水深洞琉璃。
水竹以為質,質立而文隨。
文之者何人,公來親指麾。
疏鑿出人意,結構得地宜。
靈襟一搜索,勝概無遁遺。
因下張沼沚,依高築階基。
嵩峰見數片,伊水分一支。
南溪修且直,長波碧逶迤。
北館壯復麗,倒影紅參差。
東島號晨光,杲曜迎朝曦。
西嶺名夕陽,杳曖留落暉。
前有水心亭,動盪架漣漪。
後有開闔堂,寒溫變天時。
幽泉鏡泓澄,怪石山欹危。
春葩雪漠漠,夏果珠離離。
主人命方舟,宛在水中坻。
親賓次第至,酒樂前後施。
解纜始登泛,山游仍水嬉。
沿洄無滯礙,向背窮幽奇。
瞥過遠橋下,飄旋深澗陲。
管弦去縹緲,羅綺來霏微。
棹風逐舞回,梁塵隨歌飛。
宴餘日雲暮,醉客未放歸。
高聲索彩箋,大笑催金卮。
唱和筆走疾,問答杯行遲。
一詠清兩耳,一酣暢四肢。
主客忘貴賤,不知俱是誰。
客有詩魔者,吟哦不知疲。
乞公殘紙墨,一掃狂歌詞。
維云社稷臣,赫赫文武姿。
十授丞相印,五建大將旗。
四朝致勳華,一身冠皋夔。
去年才七十,決赴懸車期。
公志不可奪,君恩亦難希。
從容就中道,勉黽來保厘。
貂蟬雖未脫,鸞皇已不羈。
曆徵今與古,獨步無等夷。
陸賈功業少,二疏官秩卑。
乘舟范蠡懼,辟谷留侯饑。
豈若公今日,身安家國肥。
羊祜在漢南,空留峴首碑。
柳惲在江南,只賦汀洲詩。
謝安入東山,但說攜蛾眉。
山簡醉高陽,唯聞倒接䍦。
豈如公今日,餘力兼有之。
願公壽如山,安樂長在茲。
願我比蒲稗,永得相因依。

晚歸香山寺,因詠所懷[编辑]

我年日已老,我身日已閑。
閑出都門望,但見水與山。
關塞碧岩岩,伊流清潺潺。
中有古精舍,軒戶無扃關。
岸草歇可藉,徑蘿行可攀。
朝隨浮雲出,夕與飛鳥還。
吾道本迂拙,世途多險艱。
嘗聞嵇呂輩,尤悔生疏頑。
巢悟入箕潁,皓知返商巔。
豈唯樂肥遁,聊復祛憂患。
吾亦從此去,終老伊嵩間。

張常侍池涼夜閑宴贈諸公[编辑]

竹橋新月上,水岸涼風至。
對月五六人,管弦三兩事。
留連池上酌,款曲城外意。
或嘯或謳吟,誰知此閑味。
回看市朝客,矻矻趨名利。
朝忙少遊宴,夕困多眠睡。
清涼屬吾徒,相逢勿辭醉。

和皇甫郎中秋曉同登天宮閣言懷六韻[编辑]

碧天忽已高,白日猶未短。
玲瓏曉樓閣,清脆秋絲管。
張翰一杯酣,嵇康終日懶。
塵中足憂累,雲外多疏散。
病木斧斤遺,冥鴻羈絏斷。
逍遙二三子,永願為閑伴。

送呂漳州[编辑]

今朝一壺酒,言送漳州牧。
半自要閒遊,愛花憐草綠。
花前下鞍馬,草上攜絲竹。
行客飲數杯,主人歌一曲。
端居惜風景,屢出勞僮僕。
獨醉似無名,借君作題目。

短歌曲[编辑]

世人求富貴,多為奉嗜欲。
盛衰不自由,得失常相逐。
問君少年日,苦學將干祿。
負笈塵中游,抱書雪前讀。
布衾不周體,藜茹才充腹。
三十登宦途,五十被朝服。
奴溫新挾纊,馬肥初食粟。
未敢議歡游,尚為名檢束。
耳目聾暗後,堂上調絲竹。
牙齒缺落時,盤中堆酒肉。
彼來此已去,外餘中不足。
少壯與榮華,相避如寒燠。
青雲去地遠,白日經天速。
從古無奈何,短歌聽一曲。

詠懷[编辑]

自從委順任浮沈,漸年多功用深。
面上除憂喜色,胸中消盡是非心。
妻兒不問唯耽酒,冠蓋皆慵只抱琴。
長笑靈均不知命,江蘺叢畔苦悲吟。

府西亭納涼歸[编辑]

避暑府西亭,晚歸有閒思。
夏淺蟬未多,綠槐陰滿地。
帶寬衫解領,馬穩人攏轡。
面上有涼風,眼前無俗事。
路經府門過,落日照官次。
牽聯縲紲囚,奔走塵埃吏。
低眉悄不語,誰復知茲意。
憶得五年前,晚衙時氣味。

老熱[编辑]

一飽百情足,一酣萬事休。
何人不衰老,我老心無憂。
仕者拘職役,農者勞田疇。
何人不苦熱,我熱身自由。
臥風北窗下,坐月南池頭。
腦涼脫烏帽,足熱濯清流。
慵發晝高枕,興來夜泛舟。
何乃有餘適,只緣無過求。
或問諸親友,樂天是與不。
亦無別言語,多道天悠悠。
悠悠君不知,此味深且幽。
但恐君知後,亦來從我遊。

新秋喜涼,因寄兵部楊侍郎[编辑]

外強火未退,中銳金方戰。
一夕風雨來,炎涼隨數變。
徐徐炎景度,稍稍涼飆扇。
枕簟忽淒清,巾裳亦輕健。
老夫納秋候,心體殊安便。
睡足一屈伸,搔首摩挲面。
褰簾對池竹,幽寂如僧院。
俯觀遊魚群,仰數浮雲片。
閑忙各有趣,彼此寧相見。
昨日聞慕巢,召對延英殿。

懶放二首,呈劉夢得、吳方之[编辑]

青衣報平旦,呼我起盥櫛。
今早天氣寒,郎君應不出。
又無賓客至,何以銷閑日。
已向微陽前,暖酒開詩帙。
朝憐一床日,暮愛一爐火。
床暖日高眠,爐溫夜深坐。
雀羅門懶出,鶴髮頭慵裹。
除卻劉與吳,何人來問我。

六十六[编辑]

病知心力減,老覺光陰速。
五十八歸來,今年六十六。
鬢絲千萬白,池草八九綠。
童稚盡成人,園林半喬木。
看山倚高石,引水穿深竹。
雖有潺湲聲,至今聽未足。

三適贈道友[编辑]

褐綾袍厚暖,臥蓋行坐披。
紫氈履寬穩,蹇步頗相宜。
足適已忘履,身適已忘衣。
況我心又適,兼忘是與非。
三適今為一,怡怡復熙熙。
禪那不動處,混沌未鑿時。
此固不可說,為君強言之。

洛陽春贈劉李二賓客[编辑]

水南冠蓋地,城東桃李園。
雪消洛陽堰,春入永通門。
淑景方靄靄,遊人稍喧喧。
年豐酒漿賤,日晏歌吹繁。
中有老朝客,華髮映朱軒。
從容三兩人,藉草開一尊。
尊前春可惜,身外事勿論。
明日期何處,杏花游趙村。

寒食[编辑]

人老何所樂,樂在歸鄉國。
我歸故園來,九度逢寒食。
故園在何處,池館東城側。
四鄰梨花時,二月伊水色。
豈獨好風土,仍多舊親戚。
出去恣歡遊,歸來聊燕息。
有官供祿俸,無事勞心力。
但恐優穩多,微躬銷不得。

和裴令公一日日一年年雜言見贈[编辑]

一日日,作老翁。
一年年,過春風。
公心不以貴隔我,我散唯將閑伴公。
我無才能忝高秩,合是人間閒散物。
公有功德在生民,何因得作自由身。
前日魏王潭上宴連夜,
今日午橋池頭遊拂晨。
山客硯前吟待月,野人尊前醉送春。
不敢與公閑中爭第一,亦應占得第二第三人。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