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5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百五十一 全唐詩 卷五百五十二 卷五百五十三
丁稜 高退之 孟球 劉耕 裴翻 樊驤 崔軒 蒯希逸 林滋 李宣古 黃頗 張道符 丘上卿 石貫 李潛 孟守 唐思言 戈牢 金厚載 王甚夷

丁棱[编辑]

丁棱,字子威。會昌三年進士。是歲王起再知貢舉,盧肇、丁棱、姚鵠李德裕薦,依次放榜。詩二首。

塞下曲[编辑]

北風鳴晚角,雨雪塞雲低。
烽舉戰軍動,天寒征馬嘶。
出營紅旆展,過磧暗沙迷。
諸將年皆老,何時罷鼓鼙。

和主司王起[编辑]

公心獨立副天心,三轄春闈冠古今。
蘭署門生皆入室,蓮峰太守別知音。
翰苑時名重,遍歷朝端主意深。
新有受恩江海客,坐聽朝夕繼為霖。

高退之[编辑]

高退之,字遵聖。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昔年桃李已滋榮,今日蘭蓀又發生。
葑菲采時皆有道,權衡分處且無情。
叨陪鴛鷺朝天客,共作門闌出谷鸎。
何事感恩偏覺重,忽聞金榜扣柴荊。

自注:退之自顧微劣,不敢有叨竊之望,策試之後,遂歸厔山居,不期一旦選士及第,遣人齎榜扣關相報,方知忝矣!

孟球[编辑]

孟球,字廷玉。會昌三年進士第。咸通中,檢挍工部尚書,徐州刺史。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當年門下化龍成,今日餘波進後生。
仙籍共知推麗,禁垣同得薦嘉名。
桃蹊早茂誇新萼,菊圃初開耀晚英。
誰料羽毛方出谷,許教齊和九皋嗚。

劉耕[编辑]

劉耕會昌三年進士。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孔門頻建鑄顏功,紫綬青衿感激同。
一簣勤勞成太華,三年恩德維嵩。
楊隨前輩穿皆中,桂許平人折欲空。
慚和周郎應見顧,感知大造竟無窮。

裴翻[编辑]

裴翻,字雲章。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常將公道選群生,猶被春闈屈重名。
文柄久持殊歲紀,恩門三啟動寰瀛。
雲霄幸接鴛鸞盛,變化欣同草木榮。
乍得陽和如細柳,參差長近亞夫營。

樊驤[编辑]

樊驤,字元龍。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滿朝簪發半門生,又見新書甲乙名。
孤進自今開道路,至公依舊振寰瀛。
雲飛太華清詞著,花發長安白屋榮。
忝受恩光同上客,惟將報德是經營。

崔軒[编辑]

崔軒,字鳴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滿朝朱紫半門生,新榜勞人又得名。
國器舊知收片玉,朝宗轉覺集登瀛。
同升翰苑三年美,繼入花源九族榮。
共仰蓮峰聽雪唱,欲賡仙曲意怔營。

蒯希逸[编辑]

蒯希逸,字大隱。會昌三年登第。杜牧有《池州送希逸》詩。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一振聲華入紫薇,三開秦鏡照春闈。
龍門舊列金章貴,鶯谷新遷碧落飛。
恩感風雷變化,詩裁錦繡光輝。
誰知散質多榮忝,鴛鷺清塵接布衣。

[编辑]

蟾蜍醉裏破,蛺蝶夢中殘。(牛相在揚州常稱之。)

山險不曾離馬後,酒醒長見在床前。(希逸有僕武幹,相隨十餘歲。希逸擢第,乞歸養親。留之不得,以詩送之,士人皆有繼和。並見《紀事》)

林滋[编辑]

林滋,字後象。閩人。會昌三年進士第,與同年詹雄、鄭諴齊名,時稱「雄詩、諴文、滋賦」,為閩中三絕。官終金部郎中。詩六首。

望九華山[编辑]

茲山突出何怪奇,上有萬狀無凡姿。
大者嶙峋若奔兕,小者 ? 嵬如嬰兒。
玉柱金莖相拄枝,幹空逾碧勢參差。
虛中始訝巨靈擘,陡處乍驚愚叟移。
蘿煙石月相蔽虧,天風嫋嫋猿咿咿。
龍潭萬古噴飛溜,虎穴幾人能得窺?
吁予比年愛靈境,到此始覺魂神馳。
如何獨得百丈索,直上高峰拋俗羈。

春望[编辑]

春海長天,青郊麗上年。
林光虛霽曉,山翠薄晴煙。
氣暖禽聲變,風恬草色鮮。
散襟披石磴,韶景自深憐。

蠡澤旅懷[编辑]

誰言行旅日,況複桃花時。
水即滄溟遠,星從天漢垂。
川光獨鳥暮,林色落英遲。
豈是王程急,偏多遊子悲。

宴韋侍御新亭[编辑]

煙磴披青靄,風筵藉紫苔。
花香淩桂醑,竹影落藤杯。
鳴籟將歌遠,飛枝拂舞開。
未愁留興晚,明月度雲來。

人日一下有「題日」二字[编辑]

春輝新入碧煙開,芳院初將穆景來。
共向花前圖瑞勝,試看池上動輕苔。
林香半落沾羅幌。蕙色微含近酒杯。
聞道宸游方命賞,應隨思賚喜昭回。

和主司王起[编辑]

龍門一變荷生成,況是三傳不朽名。
美譽早聞喧北闕,頹波今見走東瀛。
鴛行既接參差影,雞樹仍同次第榮。
從此青衿與朱紫,升堂侍宴更何營。

李宣古[编辑]

李宣古,字垂後。會昌三年進士第。詩四首。

聽蜀道士琴歌第五句缺一字[编辑]

至道不可見,正聲難得聞。
忽逢羽客抱綠綺,西別峨嵋峰頂雲。
初排□面躡輕響,似擲細珠鳴玉上。
忽揮素爪畫七弦,蒼崖劈裂迸碎泉。
憤聲高,怨聲咽,屈原叫天兩妃絕。
朝雉飛,雙鶴離,屬玉夜啼獨鶩悲。
吹我神飛碧霄裏,牽我心靈入秋水。
有如驅逐太古來,邪淫辟蕩貞心開。
孝為子,忠為臣,不獨語言能教人。
前弄嘯,後弄嚬,一舒一慘非冬春。
從朝至暮聽不足,相將直說瀛洲宿。
更深彈罷背孤燈,窗雪蕭蕭打寒竹。
人間豈合值仙蹤,此別多應不再逢。
抱琴卻上瀛洲去,一片白雲千萬峰。

和主司王起[编辑]

恩光忽逐曉春生,金榜前頭忝姓名。
三感至公裨造化,重揚文德振寰瀛。
佇為霖雨曾相賀,半在雲霄覺更榮。
何處新詩添照灼,碧蓮峰下柳間營。

杜司空席上賦[编辑]

《紀事》云:杜司空悰自忠武軍節度使出鎮澧陽,宣古數陪游宴,乘醉慢侮,悰欲辱之,長林公主曰:「豈有飲而舉人細過耶。」謂宣古請為詩,冀彌縫也。宣古得韻,立成此詩。

紅燈初上月輪高,照見堂前萬朵桃。
觱栗調清銀管,琵琶聲亮紫檀槽。
能歌姹女顏如玉,解引蕭郎眼似刀。
爭奈夜深拋耍令,舞來去使人勞。

賦寒食日亥時[编辑]

人定朱門尚開,初星粲粲照人回。
此時寒食無煙火,花柳蒼蒼月欲來。

[编辑]

翠蓋不西來,池上天池歇。

冉冉池上煙。盈盈池上柳。生貴非道傍,不斷行人手。(張為《主客圖》)

黃頗[编辑]

黃頗,宜春人。以洪奧文章蹉跎者一十三載,至會昌三年登第,官監察御史。詩三首。

風不鳴條[编辑]

五緯起祥飆,無聲瑞聖朝。
稍開含露,纔轉惹烟條。
密葉應潛,低枝幾暗搖。
林間鶯欲囀,花下蝶微飄。
初滿沿堤草,因生逐水苗。
太平無一事,天外奏韶。

和主司王起[编辑]

二十二年文教主,三千上士滿皇州。
獨陪宣父蓬瀛奏,方接顏生魯衛遊。
多羨龍門齊變化,屢看雞樹第名流。
千堂何處最榮美,朱紫環尊幾處酬。

聞宜春諸舉子陪郡主登河梁玩月[编辑]

一年秋半月當空,遙羨飛觴接庾公。
虹影迥分銀漢上,兔輝全寫玉筵中。
笙歌送盡迎寒漏,冰雪吟消永夜風。
雖向東堂先折桂,不如賓席此時同。

張道符[编辑]

張道符,字夢錫。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三開文鏡繼芳聲,暗暗雲霄接去程。
洪波先得路,早陞清禁共垂名。
蓮峰對處朱輪貴,金榜傳時玉韻成。
更許才聽白雪,一枝今過郄詵榮。

丘上卿[编辑]

丘上卿,字陪之。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常將公道選諸生,不是鴛鴻不得名。
天上宴回聯步武,禁中麻出滿寰瀛。
簪裾盡過前賢貴,門館仍叨舊學榮。
看著鳳池相繼入,都堂那肯滯關營。

石貫[编辑]

石貫字總之。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重德由來為國生,五朝清顯冠公卿。
風波久佇濟川楫,羽翼三遷出谷鶯。
絳帳青衿同日貴,春蘭秋菊異時榮。
孔門弟子皆賢哲,誰料窮儒忝一名。

李潛[编辑]

李潛,字德隱。宜春人。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文學宗師心秤平,無私三用佐貞明。
恩波舊是仙舟客,德宇新添月桂名。
蘭署崇資金色重,蓮峰高唱玉音清。
羽毛方荷生成力,難繼鸞皇上漢聲。

孟守[编辑]

,字處中。長慶三年王起主文,嘗放及第,為時相所退,至會昌三年,起再知貢舉,守龍鍾就試成名。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科文又主守初時,光顯門生濟會期。
美擅東堂登甲乙,榮同內署侍恩私。
羣鶯共喜新遷木,雙鳳皆當即入池。
別有倍深知感士,曾經兩度得芳枝。

唐思言[编辑]

唐思言,字子文。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一首。

和主司王起[编辑]

儒雅皆傳德教行,幾崇浮俗贊文明。
龍門昔上波濤遠,禁署同登渥澤榮。
虛散謬當陪杞梓,後先甯異感生成。
時方側席征賢急,況說歌謠近帝京。

戈牢「戈」,《英華》作「左」。[编辑]

戈牢,字德膠。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二首。

風不鳴條一作章孝標詩[编辑]

旭日懸清景,微風在綠條。
入松聲不發,柳影空搖。
長養應潛,扶疎每暗飄。
有林時嫋嫋,無樹蕭蕭。
逐青煙散,輕和瑞氣饒。
豐年知有待,歌詠美唐堯。

和主司王起[编辑]

聖乾文德最稱賢,自古儒生少比肩。
再啟龍門將二紀,兩司鶯谷已三年。
蓬山皆美成榮貴,金榜誰知忝後先。
正是感恩流涕日,但思旌旆碧峰前。

金厚載[编辑]

金厚載,字化光。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二首。

風不鳴條[编辑]

寂寂曙風生,遲遲散野輕。
露華搖有滴,林葉嫋無聲。
暗剪叢芳發,空傳穀鳥鳴。
悠揚韶景靜,澹蕩霽煙橫。
遠水波瀾息,荒郊草榮。
吾君垂至化,萬類共澄清。

和主司王起[编辑]

長慶曾收間世英,果居台閣冠公卿。
天書再受恩波遠,金榜三開日月明。
已見差肩趨翰苑,更期連步掌台衡。
小儒謬跡雲霄路,心仰蓮峰望太清。

王甚夷[编辑]

王甚夷,字無黨。會昌三年進士第。詩二首。

風不鳴條[编辑]

聖日祥風起,韶暉助發生。
濛濛遙野色,嫋嫋細條輕。
荏弱看漸動,怡和吹不鳴。
枝含餘露濕,林霽曉煙平。
縹緲春光媚,悠揚景氣晴。
康哉帝堯代,寰宇共澄清。

和主司王起[编辑]

春闈帝念主生成,長慶公聞兩歲名。
有蘊赤心分雨露,無私和氣浹寰瀛。
龍門乍出難勝幸,鴛侶先行是最榮。
遙仰高峰看白雪,多慚屬和意屏營。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