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56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百六十一 全唐詩 卷五百六十二 卷五百六十三
劉威 李玖 潘唐

劉威[编辑]

劉威,會昌時人。詩二十七首。

早春[编辑]

曉來庭戶外,草樹似依依。
一夜東風起,萬山春色歸。
冰消泉派動,日暖露珠晞。
已醞看花酒,嬌鶯莫預飛。

傷春感懷[编辑]

花飛惜不得,年長更堪悲。
春盡有歸日,老來無去時。
風前千片雪,鏡裏數莖絲。
腸斷青山暮,獨攀楊柳枝。

閏三月[编辑]

三年皆一閏,此閏勝常時。
莫怪花開晚,都緣春盡遲。
節分炎氣近,律應蕙風移。
夢得成蝴蝶,芳菲幸不遺。

早秋遊湖上亭[编辑]

危亭秋尚早,野思已無窮。
竹葉一尊酒,荷香四座風。
曉煙孤嶼外,歸鳥夕陽中。
漸愛湖光冷,移舟月滿空。

宿漁家[编辑]

竹屋清江上,風煙四五家。
水園分芰葉,鄰界認蘆花。
雨到魚翻浪,洲回鳥傍沙。
月明何處去,片片席帆斜。

旅中早秋[编辑]

金威生止水,爽氣遍遙空。
草色蕭條路,槐花零落風。
夜來萬里月,覺後一聲鴻。
莫問前程事,颯然沙上蓬。

早秋西歸有懷[编辑]

求歸方有計,惜別更堪愁。
上馬江城暮,出郊山戍秋。
暗銷何限事,白盡去年頭。
莫怪頻惆悵,異鄉難再遊。

冬夜旅懷[编辑]

寒窗危竹枕,月過半床陰。
嫩葉不歸夢,晴蟲成苦吟。
酒無通夜力,事滿五更心。
寂寞誰相似,殘燈與素琴。

塞上作[编辑]

蕭蕭隴水側,落日客愁中。
古塞一聲笛,長沙千里風。
鳥無棲息處,人愛戰爭功。
數夜城頭月,彎彎如引弓。

秋日寄陳景孚秀才[编辑]

征車日已遠,物候尚淒淒。
風葉青桐落,露花紅槿低。
心隨秦國遠,夢到楚山迷。
卻恨銜蘆雁,秋飛不向西。

冬日送友人西歸[编辑]

北風吹別思,杳杳度雲山。
滿望是歸處,一生猶未閑。
知音方見譽,浮宦久相關。
空有心如月,同居千里還。

感寓[编辑]

海竭山移歲月深,分明齊得世人心。
顏回徒恨少成古,彭祖何曾老至今。
須向道中平貴賤,還從限內任浮沉。
他年免似驪山鬼,信有蓬萊不可尋。

七夕[编辑]

烏鵲橋成上界通,千靈會此宵同。
雲收喜氣星樓曉殿空。
翠輦不行青草路,金鑾徒白榆風。
綵盤花閣無窮意,只在遊絲一縷中。

晚春陪王員外東塘游宴[编辑]

水綠山青春日長,政成因暇泛回塘。
初移柳岸笙歌合,欲過蘋洲羅綺香。
共濟已驚依玉樹,隨流還許醉金觴。
一聲畫角嚴城暮,雲雨分時滿路光。

遊東湖黃處士園林[编辑]

偶向東湖更向東,數聲雞犬翠微中。
遙知楊柳是門處,似隔芙蓉無路通。
樵客出來山帶雨,漁舟過去水生風。
物情多與閒相稱,所恨求安計不同。

題許子正處士新池[编辑]

坐愛風塵日已西,功成得與化工齊。
巧分孤島思何遠,欲似五湖心易迷。
漸有野禽來試水,又憐春草自侵隄。
那堪更到芙蓉拆,晚夕香聯桃李蹊。

旅懷[编辑]

物態人心漸渺茫,十年徒學釣滄浪。
老將何面還吾土,夢有驚魂在楚鄉。
自是一身嫌苟合,誰憐今日欲佯狂。
無名無位卻無事,醉落烏紗臥夕陽。

早秋歸[编辑]

數口飄零身未回,夢魂遙斷越王臺。
家書欲寄鴈飛遠,客恨正深秋又來。
風解綠楊三署冷,月當銀漢四山開。
茫茫歸路在何處,砧杵一聲心已摧。

歐陽示新詩因貽四韻[编辑]

沖戛瑤瓊得至音,數篇清越應南金。
都由苦思無休日,已證前賢不到心。
風入寒松聲自古,水歸滄海意皆深。
欲知字字驚神鬼,一氣秋時試夜吟。

尉遲將軍[编辑]

天仗擁門希授鉞,重臣入夢豈安金。
江河定後威風在,社稷危來寄託深。
扶病暫將弓試力,感恩重與劍論心。
明妃若遇英雄世,青塚何由怨陸沉。

贈歐陽秀才[编辑]

桐上知音日下身,道光誰不仰清塵。
偶來水館逢為客,舊熟詩名似故人。
永日空驚滄海闊。何年重見白頭新。
權門要路應行遍,閒伴山夫一夜貧。

贈道者[编辑]

五雲深處有真仙,歲月催多卻少年。
入郭不知今世事,賣丹猶覓古時錢。
閒尋白鹿眠瑤草,暗摘紅桃去洞天。
時向人間深夜坐,鬼神長在藥囊邊。

贈道者[编辑]

道帔輕裾三島雲,綠髯長占鏡中春。
高風已駕祥鸞馭,浮世休驚野馬塵。
過海獨辭王母面,度關誰識老聃身。
儒生也愛長生術,不見人間大笑人。

遣懷寄歐陽秀才[编辑]

地上江河天上烏,百年流轉只須臾。
平生閑過日將日,欲老始知吾負吾。
似豹一班時或有,如龜三顧豈全無。
古來晚達人何限,莫笑空枝猶望蘇。

送元秀才入道[编辑]

不教榮樂損天機,願逐鸞皇次第飛。
明月滿時開道帔,欲塵飄處脫儒衣。
只攜仙籍還金洞,便與時流隔翠微。
空有緘題報親愛,一千年後始西歸。

三閭大夫[编辑]

三閭一去湘山老,煙水悠悠痛古今。
青史已書殷鑒在,詞人勞詠楚江深。
竹移低影潛貞節,月入中流洗恨心。
再引離騷見微旨,肯教漁父會昇沈。

傷曾秀才馬[编辑]

買得龍媒越水濆,輕桃細杏色初分。
秋歸未過陽關日,夜魄忽銷陰塞雲。
吳練已知隨影沒,朔風猶想帶嘶聞。
臨軒振策休惆悵,坐致煙霄只在君。

李玖[编辑]

李玖,歙州巡官。詩八首。

噴玉泉冥會詩八首[编辑]

《纂異記》曰:「會昌元年春,孝廉許生,下第東歸。次壽安甘棠館西,逢白衣叟,云赴噴玉泉,與三四君子追舊遊至泉。所見四丈夫,有少年神貌揚揚者,有短小器宇落落者,有長大少鬚髯者,有清瘦言語及瞻視疾速者,皆金紫,坐泉傍。謂叟曰:『玉川來何遲?』叟曰:「適憩前館,偶見西楹題詩,晦其姓名,有似為座中一二公者,吟諷少駐耳。」因述其詩,座中皆掩面慟哭。神貌揚揚者曰:『作詩人得非伊水上,受我推食解衣之士乎?』久之,各賦《噴玉泉感舊遊書懷》詩。詩成,各自吟諷,長號數四,響動岩谷,慘無言語而別。」按:四丈夫,甘露四相也,玉川盧仝也。伊水受恩之士,玖自謂。噴玉泉在河南壽安縣。傅載云:「山水絕勝太和中游者」,始盛。《王涯傳》:「別墅有佳木流泉。」詳詩意,墅正在此泉上也。

白衣叟途中吟二首[编辑]

春草萋萋春水綠,野棠開盡飄香玉。
繡嶺宮前鶴髮人,猶唱開元太平曲。

厭世逃名者,誰能答姓名。
曾聞王樂否,眷取路傍情。

白衣叟述甘棠館西楹詩[编辑]

浮雲淒慘日微明,沉痛將軍負罪名。
白晝叫閽無近戚,縞衣飲氣只門生。
佳人暗泣填宮淚,廄馬連嘶換主聲。
六合茫茫皆漢土,此身無處哭田橫。

白衣叟噴玉泉感舊遊書懷[编辑]

樹色川光向晚晴,舊曾遊處事分明。
鼠穿月榭荊榛合,草掩花園畦壠平。
跡陷黃沙仍未寤,罪標青簡竟何名。
傷心谷口東流水,猶噴當時寒玉聲。

四丈夫同賦[编辑]

鳥啼鶯語思何窮,一世榮華一夢中。
李固有冤藏蠹簡,鄧攸無子續清風。
文章高韻傳流水,絲管遺音托草蟲。
春月不知人事改,閒垂光影照洿宮。

少年神貌揚揚者

桃蹊李徑盡荒涼,訪舊尋新益自傷。
雖有衣衾藏李固,終無表疏雪王章。
羈魂尚覺霜風冷,朽骨徒驚月桂香。
天爵竟為人爵誤,誰能高叫問蒼蒼。

短小器宇落落者

落花寂寂草綿綿,雲影山光盡宛然。
壞室基摧新石鼠,瀦宮水引故山泉。
青雲自致慚天爵,白首同歸感昔賢。
惆悵林間中夜月,孤光曾照讀書筵。

清瘦瞻視疾速者

新荊棘路舊衡門,又駐高車會一尊。
寒骨未沾新雨露,春風不長敗蘭蓀。
丹誠豈分埋幽壤,白日終希照覆盆。
珍重昔年金谷友,共來泉際話幽魂。

長大少髭髯者

潘唐[编辑]

潘唐,會昌時人。詩一首。

下第歸宜春酬黃頗餞別[编辑]

聖代澄清雨露均,獨懷惆悵出咸秦。
承明未薦相如賦,故國猶慚季子貧。
御苑鐘聲臨遠水,都門樹色背行塵。
一從此地曾攜手,益羨江頭桃李春。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