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6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百十六 全唐詩
卷六百十七
陸龜蒙
卷六百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薈要卷一萬八千二十二集部

陸龜蒙(一)[编辑]

陸龜蒙 字魯望,蘇州人,元方七世孫。舉進士不第,辟蘇、湖二郡從事。退隱松江甫里,多所論撰,自號天隨子,以髙士召不赴,李蔚、盧攜素重之。及當國召,拜拾遺,詔方下卒。光化中贈右補闕。集二十卷。今編詩十四卷。

讀《襄陽耆舊傳》,因作詩五百言寄皮襲美[编辑]

漢皐古來雄,山水天下秀。
高當軫翼分,化作英髦囿。
暴秦之前人,灰滅不可究。
自從宋生賢,特立冠耆舊。
離騷日月,九辯即列宿。
卓哉悲秋辭,合在風雅右。
龐公樂幽隱,辟聘無所就。
只愛鹿門泉,泠泠倚巖漱。
孔明臥龍者,潛伏躬耕耨。
忽遭玄德雲,遂起鱗角鬬。
三胡節皆峻,二習名亦茂。
其餘文武家,相望如斥堠。
緬思齊梁降,寂寞寡清胄。
凝融為漪瀾,復結作瑩琇。
不知粹和氣,有得方大
將生皮夫子,上帝可其奏。
并包數公才,用以殿厥後。
嘗聞兒童歲,嬉戲陳俎豆。
積漸開詞源,一派分萬溜。
先崇丘旦室,大懼隳結構。
次補荀孟垣,所貴亡罅漏。
仰瞻三皇道,蟣虱在宇宙。
卻視五霸圖,股掌弄孩幼。
或能醢髖髀,或與翼雛鷇。
或喜掉直舌,或樂斬邪脰。
或耨鉏翳薈,或整理錯謬。
或如百千騎,合遝原野狩。
又如曉江平,風死波不皺。
幽埋力須掘,遺落貲必購。
乃於文學中,十倍猗頓富。
囊乏向咸鎬,馬重遲步驟。
專場射策時,縛虎當羿彀。
歸來把通籍,且作高堂壽。
未足逞戈矛,誰云被文繡。
從知偶東下,帆影拂吳岫。
物象悉摧藏,精靈畏雕鏤。
伊余抱沈疾,憔悴守圭竇。
方推洪範疇,更念大玄首[1]
陳詩採風俗,學古窮篆籀。
朝朝貰薪米,往往逢責詬。
既被鄰里輕,亦為妻子陋。
持冠適甌越,敢怨不得售。
窘若曬沙魚,悲如哭霜狖。
唯君枉車轍,以逐海上臭。
披襟兩相對,半夜忽白晝。
執熱濯清風,忘憂飲醇酎。
驅為文翰侶,駑皂參驥廄。
有時諧宮商,自喜真邂逅。
道孤情易苦,語直詩還瘦。
藻匠如見酬,終身致懷袖。

襲美先輩以龜蒙所獻五百言,既蒙見和復示榮唱至於千字,提獎之重,蔑有稱實,再抒鄙懷用伸酬謝[编辑]

洪範分九疇,轉成天下規。
河圖孕八卦,煥作玄中奇。
先開否臧源,次築經緯基。
粵若魯聖出,正當周德衰。
越疆必載質,曆國將扶危。
諸侯恣崛強,王室方陵遲。
歌鳳時不偶,獲麟心益悲。
始嗟吾道窮,竟使空言垂。
首贊五十易,又刪三百詩。
遂令篇籍光,可竝日月姿。
向非筆削功,未必無瑕疵。
迨至夫子,微言散如
所宗既不同,所得亦異宜。
名法在深刻,虛玄至希夷。
自從戰伐來,一派縱橫馳。
寒谷生豔木,沸潭結流澌。
驚奔失壯士,好惡隨纖兒。
嬴氏并六合,勢尊丞相斯。
加於挾書律,盡取坑焚之。
南勒會稽頌,北恢胡亥阺。
猶懷遍巡狩,不暇親維持。
及漢文景後,鴻生方釽摫[2]
簸揚堯舜風,反作三代吹。
飄颻四百載,左右為藩籬。
鄴下曹父子,獵賢甚熊羆。
發論若霞駁,[3]裁詩如錦摛。
徐王應劉輩,頭角咸相衰。
或有妙絕賞,或為獨步推。
或許潤色美,或嫌詆訶癡。
倏以中利病,且非混醇醨。
雅當乎魏文,麗矣哉陳思。
不肯少選妄,恐貽後世嗤。
吾祖仗才力,[4]革車蒙虎皮。
手持一白旄,直向文場麾。
[5]若脫鉗釱,豁如抽扊扅。
精鋼不足利,騕褭何勞追。
大可罩山岳,微堪析毫釐。
十體免負贅,百家咸起痿。
爭入鬼神奧,不容天地私。
一篇邁華藻,萬古無孑遺。
刻鵠尚未已,雕龍奮而為。[6]
劉生吐英辯,上下窮高卑。
下臻宋與齊,上指軒從羲。
豈但標八索,殆將包兩儀。
人謠洞野老,騷怨明湘纍。
立本以致詰,驅宏來抵隵。
清如朔雪嚴,緩若春煙羸。
或欲開戶牖,或將飾纓緌。
雖非倚天劔,亦是囊中錐。
皆由內史意,致得東莞詞。
梁元盡索虜,後主終亡隋。
哀音但浮脆,豈望分雄雌。
吾唐揖讓初,陛列森咎夔。
作頌媲吉甫,直言過祖伊。
明皇踐中日,墨客肩參差。
嶽淨秀擢削,海寒光陸離。
皆能取穴鳳,盡擬乘雲螭。
邇來二十祀,俊造相追隨。
余生落其下,亦值文明時。
少小不好弄,逡巡奉弓箕。
雖然苦貧賤,未省親嚅㖇。
秋倚抱風桂,曉烹承露葵。
窮年只敗袍,積日無晨炊。
遠訪賣藥客,閒尋捕魚師。
歸來蠹編上,得以含情窺。
抗韻吟比雅,覃思念棿摛。
因知昭明前,剖石呈清琪。
又嗟昭明後,敗葉埋芳蕤。
縱有月旦評,未能天下知。
徒為強貔豹,不免參狐狸。
誰蹇行地足,誰抽刺天鬐。
誰作河畔草?誰為洞中芝?
誰若靈囿鹿?誰猶清廟犧?
誰輕如鴻毛?誰密如凝脂?
誰比蜀嚴靜?誰方巴賨貲?
誰能釣抃鼇?誰能灼神龜?
誰背如水火?誰同若塤篪?
誰可作梁棟?誰敢驅谷蠡[7]
用此常不快,無人動交鈹。
空消病裏骨,枉白愁中髭。
鹿門先生才,大小無不怡。
就彼六籍內,說詩直解頤。
顧我迷未遠,開懷潰其疑。
鑿本源,漸乃疏旁支。
邃古派氾濫,皇朝光赫曦。
揣摩是非際,一一如襟期。
李、杜氣不易,孟、陳節難移。
信知君子言,可竝神明蓍。
枯腐尚求律,膏肓猶謁醫。
況將太牢味,見啖逋懸飢。
今來置家地,正枕吳江湄。
餌薄鈎不曲,跫然守空坻。
嘿坐無影響,唯君款茅茨。
抽書亂簽帙,酌茗煩甌㰕。
或伴補缺砌,或偕詣荒祠。
孤筇倚煙蔓,細木橫風漪。
觸雨妨扉屨,臨流泥江蘺。
既狎野人調,甘為豪士
不敢負建鼓,唯憂掉降旗。
希君念餘勇,挽袖登文陴。

奉酬襲美先輩吳中苦雨一百韻[编辑]

微生參最靈,天與意緒拙。
人皆機巧求,百徑無一達。
家為唐臣來,奕世唯稷卨。
只垂青白風,凜凜自貽厥。[8]
猶殘賜書在,編簡苦斷絕。
其間忠孝字,萬古光不滅。
孱孫誠瞢昧,有志常搰搰。
敢云嗣良弓,但欲終守節。
喧嘩不入耳,讒佞不挂舌。
仰詠堯舜言,俯遵周孔轍。
所貪既仁義,豈暇理生活。
縱有舊田園,拋來亦蕪沒。
因之成否塞,十載真契闊。
凍骭一襜褕,飢腸少糠籺。
甘心付天壤,委分任迴斡。
笠澤臥孤雲,桐江釣明月。
盈筐盛芡芰,滿釜煮鱸鱖。
酒幟風外㩻,茶槍露中擷。[9]
歌謠非大雅,捃摭為小說。
上可補熏莖,傍堪芽蘖。[10]
方當賣罾罩,盡以易紙札。
蹤跡尚吳門,夢魂先魏闕。
尋聞天子詔,赫怒誅叛卒。
宵旰憫烝黎,明問征伐。
王師雖繼下,賊壘未即拔。
此時淮海波,半是生人血。
霜戈驅少壯,敗屋棄羸耋。
踐蹋比塵埃,焚燒同稿秸。
吾皇自神聖,執事皆間傑。
射策亦何為,春卿遂聊輟。
伊余將貢技,未有恥可刷。
卻問漁樵津,重耕煙雨墢。
諸侯急兵食,冗剩方翦截。
不可詞章,巡門事干謁。
歸來闔蓬楗,壁立空豎褐。
暖手抱孤煙,披書向殘雪。
幽憂和憤懣,忽自驚蹶。
文兮乏寸毫,武也無尺鐵。
平生所韜蓄,到死不開豁。
念此令人悲,翕然生內熱。
加之被皸瘃,況復久藜糲。
既為霜露侵,一臥增百疾。
筋骸將束縛,腠理如箠撻。
初謂抵狂貙,又如當毒蠍。
江南多事鬼,巫覡連甌粵。
可口是妖訛,恣情專賞罰。
良醫只備位,藥肆或虛設。
而我正萎痿,安能致訶咄。
椒蘭任芳苾,粣從羅列。
醆斝既屢傾,錢刀亦隨爇。
兼之瀆財賄,不止行竊。
天地如有知,微妖豈逃殺。
其時心力憤,益使氣息惙。
永夜更呻吟,空牀但皮骨。
君來贊賢牧,野鶴聊簪笏。
謂我同光塵,心中有溟渤。
輪蹄相壓至,問遺無虛月。
到春鴻濛,猶殘病根茇。
看花雖眼暈,見酒忘肺渴。
隱几還自怡,蓬盧亦爭喝。
抽毫更唱和,劔戟相磨戛。
何大不包羅,何微不挑刮。
今來值霖雨,晝夜無暫歇。
雜若碎淵淪,高如破轇轕。
何勞鼉吼岸,詎要鸛鳴垤。
祗意江海翻,更愁山岳裂。
初驚蚩尤陣,虎豹爭搏嚙。
又疑伍胥濤,蛟蜃相蹙拶。
千家蒙瀑練,忽似好披拂。
萬瓦垂玉繩,如堪取縈結。
况余居低下,本是蛙蚓窟。
邇來增號呼,得以恣唐突。
先夸屋舍好,又恃頭角凸。
厚地雖直方,身能徧穿穴。
常參莊辯裏,亦造揚玄末。
偃仰縱無機,形容且相忽。
低頭增歎詫,到口復嗢咽。
沮洳漬琴書,莓苔染巾襪。
解衣換倉粟,秕稗猶未脫。
飢鳥屢窺臨,泥僮苦舂[11]
或聞秋稼穡,大半沈澎汃。
耕父蠹齊民,農夫思旱魃。
吾觀天之意,未必洪水割。
且要虐飛龍,又圖滋跛鱉。
三吳明太守,左右皆儒哲。
有力即扶危,懷仁過救暍。
鹿門皮夫子,氣調真俊逸。
截海上雲鷹,橫鶻。
文壇如命將,可以持玉鉞。
不獨扆羲軒,便當城老佛。
顧余為山者,所得纔簣撮。
譬如飾箭材,尚欠鏃與筈。
閒將歈兒唱,強倚帝子瑟。
幸得遠瀟湘,不然嗤賈屈。
開緘窺寶肆,璣貝光比櫛。
朗詠衝樂懸,陶匏響鏗擖。
古來《愁霖賦》,不是不清越。
非君頓挫才,沴氣難摧折。
馳情扣虛寂,力盡無所掇。
不足謝徽音,祗令凋鬢髮。

奉酬襲美先輩初夏見寄次韻[编辑]

積雨晦皐圃,門前煙水準。
蘋蘅增遙吹,枕席分餘清。
村旆詫酒美,賒來滿鋞
未必減宣子,何羨謝公榮。
借宅去人遠,敗牆連古城。
愁鴟占枯枿,野鼠趨前楹。
昨日雲破損,晚林先覺晴。
幽篁倚微照,碧粉含疎莖。
蠹簡有遺字,琴無泛聲。
蠶寒蠒尚薄,鷰喜雛新成。
覽物正搖思,得君初夏行。
誠明復散誕,化安能爭。
海浪刷三島,天風吹六英。
洪崖領玉節,坐使虛音生。
吾祖傲洛客,因言幾為傖。
末裔實漁者,敢懷干墨卿。
唯思釣璜老,遂得持竿情。
何須乞鵝炙,豈在斟羊羹。
畦蔬與甕醁,便可相攜迎。
蟠木几甚曲,筍皮冠且輕。
閒心放羈靮,醉腳從欹傾。
一逕有餘遠,一窓有餘明。
秦皇苦不達,天下何足并。

奉和襲美二遊詩:徐詩[编辑]

嘗聞四書曰,經史子集焉。
苟非天祿中,此事無由全。
自從秦火來,歷代逢迍邅。
漢祖入關日,蕭何為政年。
盡力取圖籍,遂持天下權。
中興熹平時,教化還相宣。
立石刻五經,置於太學前。
賊卓亂王室,君臣如轉圜。
洛陽且煨燼,載籍宜為煙。
逮晉武革命,生民纔息肩。
惠懷亟寡昧,戎羯俄腥膻。
已覺天地閉,競為東南遷。
日既不暇給,墳索何由專。
爾後國脆弱,人多尚虛玄。
任學者得謗,清言者為賢。
直至沈范輩,[12]始家藏簡編。
禦府有不足,仍令就之傳。
梁元渚宮日,盡取如蚳蝝。
兵威忽破碎,焚爇無遺篇。
近者隋後主,搜羅勢駢闐。
寶函映玉軸,彩翠明霞鮮。
伊唐受命初,載史聲連延。
砥柱不我助,驚波湧淪漣。
遂令因去書,半在餘浮泉。
貞觀購亡逸,蓬瀛漸周旋。
炅然東壁光,與月爭流天。
偉矣開元中,王道真平平。
八萬五千卷,一一皆塗鈆。[13]
人間盛傳寫,海內奔窮研。
自云西齋書,有過東皐田。
吾聞徐氏子,奕世皆才賢。
因知遺孫謀,不在黃金錢。
插架幾萬軸,森森若戈鋋。
風吹簽牌聲,滿室鏗鏘然。
佳哉鹿門子,好問如除㾓。
倏來參卿處,遂得參卿憐。
開懷展櫥簏,唯在性所便。
素業已千仞,今為峻雲巔。
雄才舊百派,相近浮川。
王佐圖,縱步淩陶甄。
他時若報德,誰在參卿先。

奉和襲美二遊詩:任詩[编辑]

吳之辟疆園,在昔勝概敵。
前聞富脩竹,後說紛怪石。[14]
風煙慘無主,載祀將六百。
草色與行人,誰能問遺跡?
不知清景在,盡付任君宅。
卻是五湖光,偷來傍簷隙。
出門向城路,車馬聲躪躒
入門望亭隈,水木氣岑寂。
犨牆繞曲岸,勢似行無極。
十步一危梁,乍疑當絕壁。
池容澹而古,樹意蒼然僻。
魚驚尾半紅,鳥下衣全碧。
斜來島嶼隱,恍若瀟湘隔。
雨靜持殘絲,煙消有餘脉。
朅來任公子,擺落名利役。
雖將祿代耕,頗愛巾隨策。
秋籠支遁鶴,夜榻戴顒客。
說史足為師,譚禪差作伯。
君多鹿門思,到此情便適。
偶蔭桂堪帷,縱吟苔可席。
顧余真任誕,雅遂中心獲。
但知醉還醒,豈知玄尚白。
甘閑在雞口,不貴封龍額。
即此自怡神,何勞謝公屐。

次追和清遠道士詩韻[编辑]

一代先後賢,聲容劇河漢。
況茲邁古士,復歷蒼崖竄。
辰經幾十萬,邈與靈壽翫。
海嶽尚推移,都鄙固蕪漫。
羸僧下高閣,獨鳥沒遠岸。
嘯初風雨來,吟餘鐘唄亂。
如何煉精魄,萬祀忽欲半。
寧為斷臂憂,肯作秋散。
吾聞酆宮內,日月自昬旦。
左右脩文郎,縱橫灑篇翰。
斯人久冥漠,得不垂慨歎。
庶或有神交,相從重興讚。

補沈恭子詩并序[编辑]

案清逺道士詩題中有「沈恭子同遊,既為神怪之儔,得非姓氏,諡為恭子?趙宣子、韓獻子之類耶?恭子,美諡也,而詩中有風流詞翰之稱,豈獨唱而不和者歟!疑闕其文,以為恭子之恨,乃作一章,存於編中,亦補亡之義也。

靈質貫軒昊,遐年越商周。
自然失遠裔,安得怨寡儔。
我亦小國胤,易名慚見優。
雖非放曠懷,雅奉逍遙遊。
攜手桂枝下,屬詞山之幽。
風雨一以過,林麓颯然秋。
落日倚石壁,天寒登古丘。
荒泉已無夕,敗葉翳不流。
亂翠缺月隱,衰紅清露愁。
覽物性未逸,反為情所囚。
異才偶絕境,佳藻窮冥搜。
虛傾寂寞音,敢作雜珮酬。


註釋[编辑]

  1. 去聲。
  2. 出《三都賦》。
  3. 魏文帝《典論》有《論文》篇。
  4. 士衡文賦。
  5. 去聲。
  6. 劉勰有《文心雕龍》。
  7. 音「鹿黎」
  8. 龜蒙五代祖、六代祖,皇朝繼在台輔。
  9. 茶芽未展者曰槍,已展者曰旗。
  10. 龜蒙嘗著《稗說》三卷。
  11. 音伐。
  12. 沈范、沈雲皆藏書萬卷。
  13. 案:開元《麗正殿書錄》云。
  14. 竟陵子陸羽《翫月》詩云:「辟疆舊林園,怪石紛相向。」
 卷六百十六 ↑返回頂部 卷六百十八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