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6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百六十七 全唐詩 卷六百六十八
彭定求、沈三曾、楊中訥、汪士鋐、汪繹、俞梅、徐樹本、車鼎晉、潘從律、查嗣瑮等編校
卷六百六十九

高蟾[编辑]

高蟾。河朔人。乾符三年。登進士第。錢寧間。為御史中丞。詩一卷。

途中除夜[编辑]

南北浮萍跡,年華又暗催。
殘燈和臘盡,曉角帶春來。
鬢欲漸侵雪,心仍未肯灰。
金門舊知己,誰為脫塵埃。


長門怨[编辑]

天上何勞萬古春,君前誰是百年人。
魂銷尚愧金爐燼,思起猶慚玉輦塵。
煙翠薄情攀不得,星茫浮豔採無因。
可憐明鏡來相向,何似恩光朝夕新。


秋日寄華陽山人[编辑]

雲木送秋何草草,風波凝冷太星星。
銀鞍公子魂斷,玉弩將軍涕自零。
茅洞白龍和雨看,荊溪黃鵠帶霜聽。
人間不見清涼事,猶向溪翁乞畫屏。


感事[编辑]

濁河從北下,清洛向東流。
清濁皆如此,何人不白頭。


楚思[编辑]

疊浪與雲急,翠蘭意香。
風流化為雨,日暮下巫陽。


雪中[编辑]

金閣倚雲開,朱軒犯雪來。
三冬辛苦樣,天意似難栽。


道中有感[编辑]

一醉六十日,一裘三十年。
年華幾日,日日掉征鞭。


宋汴道中[编辑]

平野有千里,居人無一家。
甲兵年正少,日久戍天涯。


秋思[编辑]

天地太蕭索,山川何渺茫。
不堪星斗柄,猶把歲寒量。


即事[编辑]

三年離水石,一旦隱樵漁。
為問青雲上,何人識卷舒。


漁家[编辑]

野水千年在,閒花一夕空。
近來浮世狹,何似釣船中。


關中[编辑]

風雨去愁晚,關河歸思涼。
西遊無紫氣,一夕九回腸。


歸思[编辑]

紫府歸期斷,芳洲別思迢。
黃金作人世,只被歲寒消。


下第出春明門[编辑]

曾和秋雨驅愁入,卻向春風領恨回。
深謝灞陵堤畔柳,與人頭上拂塵埃。


華清宮[编辑]

何事金輿不再遊,翠鬟丹臉豈勝愁。
重門深鎖禁鐘後,月滿驪山宮樹秋。


秋日北固晚望二首[编辑]

風含遠思翛翛晚,日照高情的的秋。
何事滿江惆悵水,年年無語向東流。


澤國路岐當面苦,江城砧杵入心寒。
不知白髮誰醫得,為問無情歲月看。


送張道士[编辑]

因將歲月離三島,閒貯風煙在一壺。
為問金烏頭白後,人間流水卻回無。


吳門春雨[编辑]

吳甸落花春漫漫,吳宮芳樹晚沈沈。
王孫不耐如絲雨,罥斷春風一寸心。


旅夕[编辑]

一作旅食

風散古陂驚宿雁,月臨荒戍起啼鴉。
不堪吟斷無人見,時複寒燈落一花。


瓜洲夜泊[编辑]

偶為芳草無情客,況是青山有事身。
一夕瓜洲渡頭宿,天風吹盡廣陵塵。


金陵晚望[编辑]

曾伴浮雲晚翠,陪落日汎秋聲。
世間無限丹青手,一傷心畫不成。


晚思[编辑]

虞泉冬恨由來短,楊葉春期分外長。
惆悵浮生不知處,明朝依舊出滄浪。


長信宮二首[编辑]

天上夢魂何杳杳,日宮消息太沈沈。
君恩不似黃金井,一處團圓萬丈深。


天上鳳凰休寄夢,人間鸚鵡舊堪悲。
平生心緒無人識,一隻金梭萬丈絲。
此首題一作長門怨


長安旅懷[编辑]

馬嘶九陌年年苦,人語千門日日新。
唯有終南寂無事,寒光不入帝鄉塵。


[编辑]

天柱幾條搘白日,天門幾扇鎖明時。
陽春發處無根蒂,憑仗東風分外吹。


明月斷魂清靄靄,平蕪歸思綠迢迢。
人生莫遣頭如雪,縱得風亦不消。


[编辑]

陽羨溪聲冷駭人,洞庭山翠晚凝神。
天將金玉為風露,曾為高秋幾度貧。


灞陵亭[编辑]

一條歸朱弦直,一片離心白羽輕。
明日灞陵新霽後,馬頭煙樹綠相迎。


偶作二首[编辑]

丁當玉佩三更雨,平帖金閨一覺雲。
明日薄情何處去,風流春水不知君。


霞衣重疊紅蟬暖,雲髻葱籠紫鳳寒。
天上少年分散後,一條煙水若為看。


永夕[编辑]

雲鴻宿處江村冷,獨狖啼時海國陰。
不會殘燈無一事,覺來猶有向隅心。


落花[编辑]

一葉落時空下淚,三春歸盡復何情。
無人共得東風語,半日尊前計不成。


下第後上永崇高侍郎[编辑]

天上碧桃和露種,日邊紅杏倚雲栽。
芙蓉生在秋江上,不向東風怨未開。


[编辑]

君恩秋後葉,日日向人疏。宮詞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卷六百六十七 ↑返回頂部 卷六百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