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68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百七十九 全唐詩 卷六百八十 卷六百八十一
韓偓

韓偓,字致光一作堯,京兆万年人。龍紀元年,擢進士第,佐河中幕府,召拜左拾遺,累遷諫議大夫,歷翰林學士、中書舍人、兵部侍郎。以不附朱全忠,貶濮州司馬,再貶榮懿尉,徙鄧州司馬。天祐二年,复原官,偓不赴召,南依王審知而卒。《翰林集》一卷,《香奩集》三卷,今合編四卷。

目录

雨後月中玉堂閑坐[编辑]

銀台直北金鑾外,暑雨初晴皓月中。
唯對松篁聽刻漏,更無塵土翳虛空。
綠香熨齒冰盤果,清冷侵肌水殿風。
夜久忽聞鈴索動,玉堂西畔響叮咚。


六月十七日召對自辰及申方歸本院[编辑]

清暑簾開散異香,恩深咫尺對龍章。
花應洞裡尋常發,日向壺中特地長。
坐久忽疑槎犯斗,歸來兼恐海生桑。
如今冷笑東方朔,唯用詼諧侍漢皇。


與吳子華侍郎同年玉堂同直懷恩敘懇因成長句四韻兼呈諸同年[编辑]

往年鶯谷接清塵,今日鰲山作侍臣。
二紀計偕勞筆研,一朝宣入掌絲綸。
聲名烜赫文章士,金紫雍容富貴身。
絳帳恩深無路報,語餘相顧卻酸辛。


和吳子華侍郎令狐昭化舍人歎白菊衰謝之絕次用本韻[编辑]

正憐香雪披千片,
忽訝殘霞覆一叢。
還似妖姬長年後,
酒酣雙臉卻微紅。


中秋禁直[编辑]

星斗疏明禁漏殘,紫泥封後獨憑欄。
露和玉屑金盤冷,月射珠光貝闕寒。
天襯樓台籠苑外,風吹歌管下雲端。
長卿只為長門賦,未識君臣際會難。


侍宴[编辑]

蜂黃蝶粉兩依依,
狎宴臨春日正遲。
密旨不教江令醉,
麗華微笑認皇慈。


錫宴日作[编辑]

玉銜花馬蹋香街,詔遣追歡綺席開。
中使押從天上去,外人知自日邊來。
臣心淨比漪漣水,聖澤深於瀲灩杯。
才有異恩頒稷契,已將優禮及鄒枚。
清商適向梨園降,妙妓新行峽雨回。
不敢通宵離禁直,晚乘殘醉入銀台。


宮柳[编辑]

莫道秋來芳意違,宮娃猶似妒蛾眉。
幸當玉輦經過處,不怕金風浩蕩時。
草色長承垂地葉,日華先動映樓枝。
澗松亦有凌雲分,爭似移根太液池。


苑中[编辑]

上苑離宮處處迷,相風高與露盤齊。
金階鑄出狻猊立,玉樹雕成狒𤝞啼。
外使調鷹初得按,中官過馬不教嘶。
笙歌錦繡雲霄裡,獨許詞臣醉似泥。


從獵三首[编辑]

獵犬諳斜路,
宮嬪識認旗。
馬前雙兔起,
宣爾羽林兒。


小鐙狹鞦鞘,
鞍輕妓細腰。
有時齊走馬,
也學唱交交。


蹀躞巴陵駿,
毰毸碧野雞。
忽聞仙樂動,
賜酒玉偏提。


辛酉歲冬十一月隨駕幸岐下作[编辑]

曳裾談笑殿西頭,忽聽征鐃從冕旒。
鳳蓋行時移紫氣,鸞旗駐處認皇州。
曉題御服頒群吏,夜發宮嬪詔列侯。
雨露涵濡三百載,不知誰擬殺身酬。


冬至夜作天複二年壬戌,隨駕在鳳翔府[编辑]

中宵忽見動葭灰,料得南枝有早梅。
四野便應枯草綠,九重先覺凍雲開。
陰冰莫向河源塞,陽氣今從地底回。
不道慘舒無定分,卻憂蚊響又成雷。


秋霖夜憶家隨駕在鳳翔府[编辑]

垂老何時見弟兄,
背燈愁泣到天明。
不知短髮能多少,
一滴秋霖白一莖。


恩賜櫻桃分寄朝士在岐下[编辑]

未許鶯偷出漢宮,上林初進半金籠。
蔗漿自透銀杯冷,朱實相輝玉碗紅。
俱有亂離終日恨,貴將滋味片時同。
霜威食檗應難近,宜在紗窗繡戶中。


出官經硤石縣天複三年二月二十二日[编辑]

謫宦過東畿,所抵州名濮。
故里欲清明,臨風堪慟哭。
溪長柳似帷,山暖花如醭。
逆旅訝簪裾,野老悲陵谷。
暝鳥影連翩,驚狐尾纛簌。
尚得佐方州,信是皇恩沐。


訪同年虞部李郎中天複四年二月,在湖南[编辑]

策蹇相尋犯雪泥,廚煙未動日平西。
門庭野水褵褷鷺,鄰里短牆咿喔雞。
未入慶霄君擇肉,畏逢華轂我吹齏。
地爐貰酒成狂醉,更覺襟懷得喪齊。


贈漁者在湖南[编辑]

箇儂居處近誅茅,枳棘籬兼用荻梢。
盡日風扉從自掩,無人筒釣是誰拋。
城方四面牆陰直,江闊中心水脈坳。
我亦好閑求老伴,莫嫌遷客且論交。


春陰獨酌寄同年虞部李郎中在湖南[编辑]

春陰漠漠土脈潤,春寒微微風意和。
閒嗤入甲奔競態,醉唱落調漁樵歌。
詩道揣量疑可進,宦情刓缺轉無多。
酒酣狂興依然在,其奈千莖鬢雪何。


奉和峽州孫舍人肇荊南重圍中寄諸朝士二篇時李常侍洵嚴諫議龜李起居殷衡李郎中冉皆有繼和余久有是債今至湖南方暇牽課[编辑]

敏手何妨誤汰金,敢懷私忿學羊斟。
直應宣室還三接,未必豐城便陸沈。
熾炭一爐真玉性,濃霜千澗老松心。
私恩尚有捐軀誓,況是君恩萬倍深。

征途安敢更遷延,冒入重圍勢使然。
眾果卻應存苦李,五瓶惟恐竭甘泉。
多端莫撼三珠樹,密策尋遺七寶鞭。
黃篾舫中梅雨裡,野人無事日高眠。


雪中過重湖信筆偶題[编辑]

道方時險擬如何,謫去甘心隱薜蘿。
青草湖將天暗合,白頭浪與雪相和。
旗亭臘酎逾年熟,水國春寒向晚多。
處困不忙仍不怨,醉來唯是欲傞傞。


寄湖南從事[编辑]

索寞襟懷酒半醒,無人一為解餘酲。
岸頭柳色春將盡,船背雨聲天欲明。
去國正悲同旅雁,隔江何忍更啼鶯。
蓮花幕下風流客,試與溫存譴逐情。


玩水禽在古南醴陵縣作[编辑]

兩兩珍禽渺渺溪,翠衿紅掌淨無泥。
向陽眠處莎成毯,蹋水飛時浪作梯。
依倚雕樑輕社燕,抑揚金距笑晨雞。
勸君細認漁翁意,莫遣緪羅誤穩棲。


早玩雪梅有懷親屬[编辑]

北陸候才變,南枝花已開。
無人同悵望,把酒獨徘徊。
凍白雪為伴,寒香風是媒。
何因逢越使,腸斷謫仙才。


欲明[编辑]

欲明籬被風吹倒,過午門因客到開。
忍苦可能遭鬼笑,息機應免致鷗猜。
岳僧互乞新詩去,酒保頻征舊債來。
唯有狂吟與沈飲,時時猶自觸靈台。


梅花[编辑]

梅花不肯傍春光,自向深冬艷陽。
龍笛遠吹胡地月,燕釵初試漢宮妝。
風雖強暴翻添思,雪欲侵凌更助香。
應笑暫時桃李樹,盜天和氣作年芳。


小隱[编辑]

借得茅齋岳麓西,擬將身世老鋤犁。
清晨向市煙含郭,寒夜歸村月照溪。
爐為窗明僧偶坐,松因雪折鳥驚啼。
靈椿朝菌由來事,卻笑莊生始欲齊。


曛黑[编辑]

古木侵天日已沈,
露華涼冷潤衣襟。
江城曛黑人行絕,
唯有啼烏伴夜碪。


曉日[编辑]

天際霞光入水中,
水中天際一時紅。
直須日觀三更後,
首送金烏上碧空。


醉著[编辑]

萬里清江萬里天,
一村桑柘一村煙。
漁翁醉著無人喚,
過午醒來雪滿船。


[编辑]

一籠金線拂彎橋,
幾被兒童損細腰。
無奈靈和標格在,
春來依舊褭長條。


病中初聞復官二首[编辑]

抽毫連夜侍明光,執靮三年從省方。
燒玉謾勞曾歷試,鑠金寧為欠周防。
也知恩澤招讒口,還痛神祇誤直腸。
聞道復官翻涕泗,屬車何在水茫茫。


又掛朝衣一自驚,始知天意重推誠。
青雲有路通還去,白髮無私健亦生。
曾避暖池將浴鳳,卻同寒谷乍遷鶯。
宦途巇嶮終難測,穩泊漁舟隱姓名。


早起五言三韻[编辑]

萬樹綠楊垂,千般黃鳥語。
庭花風雨餘,岑寂如村塢。
依依官渡頭,晴陽照行旅。


家書後批二十八字在醴陵,時聞家在登州[编辑]

四序風光總是愁,
鬢毛衰颯涕橫流。
此書未到心先到,
想在孤城海岸頭。


湖南梅花一冬再發偶題於花援[编辑]

湘浦梅花兩度開,直應天意別栽培。
玉為通體依稀見,香號返魂容易回。
寒氣與君霜裡退,陽和為爾臘前來。
夭桃莫倚東風勢,調鼎何曾用不材。


即目二首[编辑]

萬古離懷憎物色,幾生愁緒溺風光。
廢城沃土肥春草,野渡空船蕩夕陽。
倚道向人多脈脈,為情因酒易倀倀。
宦途棄擲須甘分,迴避紅塵是所長。


動非求進靜非禪,咋舌吞聲過十年。
溪漲浪花如積石,雨晴雲葉似連錢。
干戈歲久諳戎事,枕簟秋涼減夜眠。
攻苦慣來無不可,寸心如水但澄鮮。


淨興寺杜鵑一枝繁豔無比[编辑]

一園紅艷醉坡陀,
自地連梢簇蒨羅。
蜀魄未歸長滴血,
只應偏滴此叢多。


花時與錢尊師同醉因成二十字[编辑]

橋下淺深水,
竹間紅白花。
酒仙同避世,
何用厭長沙。


避地[编辑]

西山爽氣生襟袖,南浦離愁入夢魂。
人泊孤舟青草岸,鳥鳴高樹夕陽村。
偷生亦似符天意,未死深疑負國恩。
白面兒郎猶巧宦,不知誰與正乾坤。


息兵[编辑]

漸覺人心望息兵,老儒希覬見澄清。
正當困辱殊輕死,已過艱危卻戀生。
多難始應彰勁節,至公安肯為虛名。
暫時胯下何須恥,自有蒼蒼鑒赤誠。


翠碧鳥以上並在醴陵作[编辑]

天長水遠網羅稀,
保得重重翠碧衣。
挾彈小兒多害物,
勸君莫近市朝飛。


贈孫仁本尊師在袁州[编辑]

齒如冰雪髮如黳,
幾百年來醉似泥。
不共世人爭得失,
臥床前有上天梯。


乙丑歲九月在蕭灘鎮駐泊兩月忽得商馬楊迢員外書賀余復除戎曹依舊承旨還緘後因書四十字[编辑]

旅寓在江郊,秋風正寂寥。
紫泥虛寵獎,白髮已漁樵。
事往淒涼在,時危志氣銷。
若為將朽質,猶擬杖於朝。


丙寅二月二十二日撫州如歸館雨中有懷諸朝客[编辑]

淒淒惻惻又微嚬。欲話羈愁憶故人。
薄酒旋醒寒徹夜,好花虛謝雨藏春。
萍蓬已恨為逋客,江嶺那知見侍臣。
未必交情繫貧富,柴門自古少車塵。


三月二十七日自撫州往南城縣舟行見拂水薔薇因有是作[编辑]

江中春雨波浪肥,石上野花枝葉瘦。
枝低波高如有情,浪去枝留如力斗。
綠刺紅房戰褭時,吳娃越艷醺酣後。
且將濁酒伴清吟,酒逸吟狂輕宇宙。


荔枝三首丙寅年秋到福州,自此後並福州作[编辑]

遐方不許貢珍奇,
密詔唯教進荔枝。
漢武碧桃爭比得,
枉令方朔號偷兒。


封開玉籠雞冠濕,
葉襯金盤鶴頂鮮。
想得佳人微啟齒,
翠釵先取一雙懸。


巧裁霞片裹神漿,
崖蜜天然有異香。
應是仙人金掌露,
結成冰入蒨羅囊。


寄上兄長[编辑]

兩地支離路八千,
襟懷淒愴鬢蒼然。
亂來未必長團會,
其奈而今更長年。


寶劍[编辑]

因極還應有甚通,
難將糞壤掩神蹤。
斗間紫氣分明後,
擘地成川看化龍。


登南神光寺塔院一本題作登南台僧寺[编辑]

無奈離腸日九回,強攄離抱立高台。
中華地向城邊盡,外國雲從島上來。
四序有花長見雨,一冬無雪卻聞雷。
日宮紫氣生冠冕,試望扶桑病眼開。


兩賢[编辑]

賣卜嚴將賣餅孫,
兩賢高趣恐難倫。
而今若有逃名者,
應被品流呼差人。


再思[编辑]

暴殄猶來是片時,無人向此略遲疑。
流金鑠石玉長潤,敗柳凋花松不知。
但保行藏天是證,莫矜纖巧鬼難欺。
近來更得窮經力,好事臨行亦再思。


有矚[编辑]

晚涼閒步向江亭,默默看書旋旋行。
風轉滯帆狂得勢,潮來諸水寂無聲。
誰將覆轍詢長策,願把棼絲屬老成。
安石本懷經濟意,何妨一起為蒼生。


秋深閑興[编辑]

此心兼笑野雲忙,甘得貧閒味甚長。
病起乍嘗新橘柚,秋深初換舊衣裳。
晴來喜鵲無窮語,雨後寒花特地香。
把釣覆棋兼舉白,不離名教可顛狂。


故都[编辑]

故都遙想草萋萋,上帝深疑亦自迷。
塞雁已侵池篽宿,宮鴉猶戀女牆啼。
天涯烈士空垂涕,地下強魂必噬臍。
掩鼻計成終不覺,馮驩無路學鳴雞。


夢仙[编辑]

紫霄宮闕五雲芝,九級壇前再拜時。
鶴舞鹿眠春草遠,山高水闊夕陽遲。
每嗟阮肇歸何速,深羨張騫去不疑。
澡練純陽功力在,此心唯有玉皇知。


贈吳顛尊師丙寅年作[编辑]

飲酒經何代,休糧度此生。
跡應常自浼,顛亦強為名。
道若千鈞重,身如一羽輕。
毫釐分像緯,袒跣揖公卿。
狗竇號光逸,漁陽裸禰衡。
笑雷冬蟄震,巖電夜珠明。
月魄侵簪冷,江光逼屐清。
半酣思救世,一手擬扶傾。
擊地嗟衰俗,看天貯不平。
自緣懷氣義,可是計烹亨。
議論通三教,年顏稱五更。
老狂人不厭,密行鬼應驚。
未識心相許,開襟語便誠。
伊余常仗義,願拜十年兄。


送人棄官入道[编辑]

仙李濃陰潤,皇枝密葉敷。
俊才輕折桂,捷逕取紆朱。
斷紲三清路,揚鞭五達衢。
側身期破的,縮手待呼盧。
社稷俄如綴,雄豪詎守株。
忸怩非壯志,擺脫是良圖。
塵土留難住,纓緌棄若無。
冥心歸大道,回首笑吾徒。
酒律應難忘,詩魔未肯徂。
他年如拔宅,為我指清都。

Arr l.png上一卷 下一卷Arr r.png
全唐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