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治軍事現狀及上海民眾的出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全國政治軍事現狀及上海民眾的出路
作者:罗亦农
1926年11月8日

这是罗亦农在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上的报告。本文据中共上海区委活动分子会议记录整理刊印。

  從英帝國主義幫助孫傳芳困守九江到現在,確已攻下,其意義非常重大。

  九江是孫扼守之第【一】重地,如攻下,孫之力量至少消二分之―,因孫之實力本有限,但因要抵抗北伐軍向北發展,所以傾全力於江西,且集中於九江與南昌之間,更集中於德安與樂化之間之竇家鋪。現在九江既下,則孫既不能得各方接濟,又不能受直接英帝國主義之幫助,此為第一點。第二,北伐軍集中力量六七萬包圍德安與樂化之間,使孫之【軍隊】根本動搖,昨天德安已有占據之失〔說〕,則孫之重大失敗,已經證實,其出路正可從鄱陽湖到安徽。

  孫傳芳為阻礙民【族】解【放】第二大敵人,現孫既倒,可使全國民眾很明顯的選擇赤與反赤。所以第二意義,是孫倒,可使民眾革命空氣益發緊張,革命組織益發提高,實有與北伐軍打倒漢夏有同一意義。

  現在要研究孫之失敗的出路,純關我們江浙的工作。

  孫此次失敗,止〔至〕少要損失十分之六,因孫之盧香亭等主力軍都在樂化,而北伐軍的重軍一方麵包圍樂化,一方麵奪取九江,一方麵包抄鄱陽湖,這樣一來,孫必受大損失。

  現據報載,九江退到湖口的兵隻二百,且係周鳳歧的,孫調九輪去載兵則至多數千,可見其損失之大,其力量現在武漢方麵。

  孫現困獸猶鬥,其計劃還想保江、浙、安徽,最小限度,保持江、浙兩省。前天晚上宋梅村、王雅之軍隊都調到南京,上海李寶章等軍隊都調到南京,南京現共有一萬兵以上,足見他要退守南京。又昨報載孫退湖口,今天報載孫到南京,更可見他要保守南京。至於浙江方麵,即以最親信的陳儀在浙壓製浙人,此外盧香亭軍隊可以退回杭州,還有福建周蔭人處處失敗,將來也退回浙江。

  此外安徽問題,孫還想退守,但長江九江既下,湖口又不能守,則安慶無險可守,可是陳調元與王普,當初按兵不動。這次王普的兵被孫調到前敵,後方孫以機關槍壓迫,所以損失很大,陳調元尚無大損失,可以退回安徽,如對孫表示,則孫必站不住。此外安徽本地軍隊及北伐軍的宣撫使等情形非常複雜,孫能否保守安徽,也是問題。

  照上情形,孫已處兩大敵人之下,第一為北伐軍,第二為奉軍。孫與奉軍,前雖仇敵,現在或有妥洽可能,但孫與北伐軍目前也有講和的可能,因北伐軍實力不能收取江蘇,所以可以講和。至於與奉軍講和,是因孫傳芳在此失敗之餘,還想保存實力,非如此不可,他的講和條件,至少限度非把江蘇給奉天不可,到底將來出路如何,還待事實證明。總之,孫要保持失敗後的剩餘力量,非對奉或北伐軍講和不可。

  現在再講九江下後,北伐軍的計劃。北伐軍第一步在奪兩湖,第二步奪取贛、閩。現在第二步已將實現,第三步如何?當初北伐軍恐與帝國主義衝突,不主深入長江下遊,後因外交政策之運用,帝國主義無甚表示,所以我們主張不妨南下。

  現在北伐軍實力,初隻四萬,現擴充到八萬,最大者為唐生智。此次損失很大,一、二、三、六軍在贛損失甚大,後方可調者不多,因此北伐軍主觀力量不敢進一步南下,恐與奉軍衝突。

  北伐軍的將領為地盤關係,都想南下。

  國民黨的意見,素來隻主取贛、閩,最【近】聯席會也如此主張,最大限度取皖南,浙江看形勢最〔再〕定。

  國際上加倫等主張也不以南下為然。

  我們的推算:孫傳芳雖失敗,但北伐軍將領的欲望非深入安徽不可;因唐生智與劉佐龍衝突,故唐想奪取安徽,以湖北與劉;此外陳調元等都要取安徽,此為安徽可屬於北伐軍之可能形勢。

  浙江方麵,夏超力量已全消滅,隻一人還未變,餘都散降。現在要浙者為蔣介石,他雖已有贛、閩,還有程潛也要浙。

  我們觀念:假若奉軍不積極南下,孫果大失敗,則安徽、浙江不妨奪取。

  惟江蘇則有關奉軍,現先研究奉軍。奉軍在吳佩孚、孫傳芳未消滅以前都假意表示援助,他想乘二敗餘奪取地盤,現在孫既倒致奉軍再不能猶豫。最近奉軍與北伐軍講和提出調〔條〕件:1.要張作霖做大總統;2.消滅國民軍;3.要安徽與江蘇。在這樣形勢如果奉軍真要皖、蘇,北伐軍不能對抗。4.奉有四十萬實力,北伐軍合國民軍隻三十萬;奉軍又有大炮,北伐軍很少;同時北伐軍久戰之下,很是疲敝〔憊〕。

  但奉軍究竟南下否?今天報載,奉軍會議就可能援孫,足見要南下。且我們對奉軍內部情形不甚熟悉,但知他內部魯張與奉張衝突很甚,奉張不願魯張南下,想把魯張調到京漢線,而自己來取江蘇。昨天張學良他們有代表到上海聯絡反魯,足見衝突很甚。

  還有奉軍要南下,後方必須肅清,但現在國民軍從馮玉祥回來後,內部非常團結,馮又很革命,商震(老黨員)也很革命,與國民軍合作。現在國民軍有已到潼關消息,且有攻張家口之勢,則奉軍實不敢南下。

  第三層日本帝國主義不希望奉軍南下,已警告作霖不要胡鬧,說他非中國人望。張不十分聽從,可是日本如不接濟,他也不能南下。

  惟奉張既對北伐軍提條件,又派人來滬運動,未見不即南下。不過我們的結論,即為江蘇、安徽確為目前軍事上的重大問題,如果江蘇民眾工作做得好,北伐軍也許可以取得江蘇。

  樞蔚意見很望北伐軍深入安徽與江浙。因為奉軍或不敢南下,孫又失敗太甚,假若江蘇方麵我們能做到很快的使民眾騷動起來,孫即不能站住。北伐軍很快到江蘇,先入為主,則奉也不能發展。

  現在我們的策略就是從積極方麵,一方麵希望江北起事打南京,一方麵希望浙江起事使盧之軍隊不能入浙,最後上海起事。

  但此策略關係國民黨,因江北、浙江的起事都在國民黨,我們無力量。

  鈕永建雖有策略而太猶豫。

  現在講上海問題。我們在二十三號曾做一運動,想做市民自治。

  上海的現狀不但經濟情形很複雜,政治情形也很複雜。上海為第一財富區,隻鴉片煙收入在每月二千萬,因此上海為各方所垂涎,孫傳芳、張作霖等都想上海,張宗昌也要上海,尤其是李征五。此外,上海的資產階級、工人也要上海,益使上海特別複雜。如果革命的力量奪取上海,則帝國主義在南方勢力就根本搖動。

  現在我們希望上海給上海人民,但上海民眾現狀,因社會多錢,形成二種現象,即無產階級及資產階級特別多,可是無產階級尚無奪取政權,隻好讓資產階級起來,但他們因多錢,不敢積極革命。

  我們看商總聯會上次固然不敢,這次更是害怕,此為中、小商人。又各大商人如聶雲台等自然不必說,帶有流氓式的虞洽卿最近提出上海政綱:對外收回會審公廨及領【事裁】判權等,對內禁買〔賣〕雅〔鴉〕片煙,整頓市政,勞資妥洽(他主憑良心),王曉籟也主反孫,但不敢武裝奪取政權,可是無論虞、王,都不能積極行動。工人當然很高興革命,學生純在我們煽動的力量如何。

  在這樣情形之下,上海是可以暴動的:

  第一,上海民眾不暴動沒有出路,不能解除〈的〉苦痛。

  第二,上海民眾可以組織人民自治政府。

  第三,促孫傳芳之倒敗。

  第四,促帝國主義態度改變。

  我們為工人領導者,工人為民眾的領導者,在去年五卅已經領導過,所以今後中國民族解放運動仍非工人取領導地位不可。

  過去我們沒有自信力量,這次我們要不客氣的以工人為事實上的暴動領導者,去領導國民黨、資產階級起來革命,因為:

  第一,工人如不起來領導,無人敢暴動。

  第二,工人雖處領導地位,但須孫部下如江北之軍隊之發動。

  第三,國民黨如無工人領導,也不能成功。因上海資產階級不能忽略,工人扶助資產階級建設政治——市政府。

  未來市政府,工人采取嚴重監督政府的地位。

  現在國民黨與資產階級的關係:國民黨如果軍事上得到勝利不顧到資產階級,全看民眾力量如何。現在工人一方麵要資產階級為中心,一方麵仍不能不有一個軍事中心,工人在中兩方拉攏。

  口號與前無異:

  上海市民自治!

  推倒摧殘民眾運動的孫傳芳!

  最後要講如何使工人階級成為領導者的問題。

  從一七八九年法蘭西大革命起直到現在的革命,都是貧民、工人、手工業者首先革命,然後資產階級起來建設政府。

  現我們要創造一局麵,使資產階級態度積極起來,隻好用四面不斷的煽動及總罷工、總罷課及一部分的罷市等使上海社會大大騷動起來,具體辦法由士炎報告。

  現在我們每個同誌要明了這次不是軍事投機,而是民眾暴動。

  我們沒有武裝暴動並不羞辱,沒有民眾暴動是C.P.的羞辱。每個同誌應盡量奪取民眾,使廣大民眾來參加暴動。

  我們的工作:

  第一,是宣傳,各級黨部及社會團體都要積極行動。

  第二,準【備】總罷課、罷工。

  第三,提出口號,一切同誌行動起來,要使每個同誌都知道行動起來。這次民眾暴動要在白天,要公開宣傳。

  第四,民校工作要特別加緊,要大大的煽動商民與市民。

  第五,不要忽略各級黨部的作用,部委、支部、黨團、黨要真正起作用,組織不要紛亂。

  結論:

  九江下後,是全國好局麵,革命力量可大增加,中心問題在江蘇。我不要奉軍南下,惟要民眾起來奪取政權,此運動的領導者為工人,我們為工人的領導者,要特別加緊運動。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