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宋文/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武帝[编辑]

  帝姓刘讳裕,字德舆,小名寄奴,彭城县绥舆里人。汉楚元王交之後。隆安中为刘牢之参军,累迁建武将军,下邳太守。元兴初为桓修抚参军,加彭城内史,以平桓玄功进使持节,都督扬、徐、兖、豫、青、冀、幽、并八州诸军事、领军将军、徐州刺史,寻领青州刺史。义熙初,进侍中车骑将军,改授都督荆、司、梁、益、宁、雍、凉七州并前十六州诸军事,解青州,加领兖州刺史。寻授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录尚书,加北青冀二州刺史。以平慕容超功进太尉中书监,固让。寻假黄钺,授大将军扬州牧,固让。改授太尉中书监,寻领镇西将军豫州刺史,又领荆州刺史,加领南蛮校尉,授太傅中外大都督。领征西将军司豫二州刺史,加北雍州刺史。十二年策命为宋公,加九锡。十三年,以平姚泓功进爵宋王,固让。十四年为相国,恭帝即位,仍进爵宋王。元熙二年六月受禅,改元永初,在位三年,谥曰武皇帝,庙号高祖。有集二十卷。案:《傅亮传》,高祖登庸之始,文笔皆是参军滕演。北征广固,悉委长史王诞。自此之後,至於受命,表策文诰,皆亮辞也。然帝既有集,难尽分别。今除《文选》、《艺文类聚》确指为王诞、傅亮作外,仍编入《武帝集》中。

 除冶士制永初元年八月[编辑]

  有无故自残伤者补冶士,实由政刑烦苛,民不堪命,可除此条。《宋书·武帝纪》下

 矫晋安帝诏义熙八年九月[编辑]

  刘毅包藏祸心,构逆南夏。藩混助乱志,肆奸宄。赖宰辅玄鉴,抚机挫锐,凶党即戮,社稷乂安。夫好生之德,所因者本,肆眚覃仁,实资玄泽。况事兴大憝,祸自元凶。其大赦天下,唯刘毅不在其例,并增文武位一等。孝顺忠义,隐滞遗逸,必令闻达。《晋书·安帝纪》:八年九月己卯,太尉刘裕害右将军兖州刺史刘藩、尚书左仆射谢混,庚辰裕矫诏。

 矫安帝遗诏十四年十二月[编辑]

  唯我有晋,诞膺明命,业隆九有,光宅四海。朕以不德,属当多难,幸赖宰辅,拯厥颠覆,仍恃保,克黜祸乱。遂冕旒辰极,混一六合。方凭阿衡,惟新洪业,而遘疾大渐,将遂弗兴。仰惟祖宗灵命,亲贤是荷。咨尔大司马琅邪王,体自先皇,明德光懋,属惟储贰,众望攸集。其君临晋邦,奉系宗祀,允执其中,燮和天下,阐扬末诰,无废我高祖之景命。《晋书·恭帝纪》,安帝崩,刘裕矫称诏。

 即位诏永初元年六月丁卯[编辑]

  夫世代迭兴,承天统极,虽遭遇异途,因革殊事。若乃功济区宇,道振生民,兴废所阶,异世一揆。朕以寡薄,属当艰运,藉否终之期,因士民之力,用获拯溺,匡世拨乱,安国宁民,业未半古,功参曩烈。晋氏以多难仍遘,历运已移,钦若前王,宪章令轨,用集大命於朕躬。惟德匪嗣,辞不获申,遂祗顺三灵,飨兹景祚,燔柴于南郊,受终於文祖。猥当与能之期,爰集乐推之运,嘉祚肇开,隆庆惟始,思俾休嘉,惠兹兆庶。其大赦天下,改晋元熙二年为永初元年。赐民爵二级,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人谷五斛。逋租宿债勿复收。其有犯乡论清议,赃污淫盗,一皆荡涤洗除,与之更始。长徒之身,特皆原遣。亡官失爵,禁锢夺劳,一依旧准。《宋书·武帝纪》下

 降封晋世名臣後裔诏[编辑]

  夫微禹之感,叹深後昆,盛德必祀,道隆百世。晋氏封爵,咸随运改,至於德参微管,勋济苍生,爱人怀树,犹或勿翦,虽在异代,义无泯绝。降杀之宜,一依前典。可降始兴公封始兴县公,庐陵公封柴桑县公,各千户。始安公封荔浦县侯、长沙公封醴陵县侯、康乐公可即封县侯,各五百户∶以奉晋故丞相王导、太傅谢安、大将军温峤、大司马陶侃、车骑将军谢玄之祀。其宣力义熙,豫同艰难者,一依本秩,无所减降。《宋书·武帝纪》下,又略见《南史·宋本纪》一

 封功臣诏[编辑]

  夫铭功纪劳,有国之要典;慎终追旧,在心之所隆。自大业创基,十有七载,世路,戎车岁动,自东徂西,靡有宁日。实赖将帅竭心,文武尽效,宁内拓外,迄用有成。威灵远著,寇逆消荡,遂当揖让之礼,猥飨天人之祚。念功简劳,无忘鉴寐,凡厥诚勤,宜同国庆。其酬赏复除之科,以时论举;战亡之身,厚加复赠。《宋书·武帝纪》下

 追封刘穆之等诏[编辑]

  故侍中、司徒、南昌侯刘穆之,深谋远猷,肇基王迹,勋造大业,诚实匪躬。今理运维新,蕃屏并肇,感事怀人,实深凄悼。可进南康郡公,邑三千户。故左将军青州刺史王镇恶,荆、郢之捷,克剪放命,北伐之勋,参迹方叔。念勤惟绩,无忘厥心。可进龙阳县侯,增邑千五百户。《宋书·刘穆之传》,高祖受禅,思佐命元,下诏。

 下刘遵考诏[编辑]

  遵考服属之亲,国戚未远,宗室无多,宜蒙宠爵。可营浦县侯,食邑五百户,以本号为彭城沛三郡太守。《宋书·刘遵考传》,高祖初即位,下诏。

 封佐命功臣徐羡之等诏[编辑]

  散骑常侍、尚书仆射、镇军将军、丹阳尹徐羡之,监江州豫州之西阳,新蔡诸军事、抚军将军,江州刺史、华容侯王弘,散骑常侍、护军将军作唐男檀道济,中书令、领太子詹事傅亮,侍中、中领军谢晦,前左将军、江州刺史宜阳侯檀韶,使持节、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河北诸军事、後将军、雍州刺史关中侯赵伦之,使持节、督北徐、兖、青三州诸军事、征虏将军、北徐州刺史南城男刘怀慎,散骑常侍、领太子左卫率新淦侯王仲德,前冠军将军、北青州刺史安南男向弥,左卫将军滠阳男刘粹,使持节、南蛮校尉亻艮山子到彦之,西中郎司马南郡相宜侯阳张劭,参西中郎将军事、建威将军、河东太守资中侯沈林子等,或忠规远谋,扶赞洪业;或肆勤树绩,弘济艰难。经始图终,勋烈惟茂,并宜与国同休,飨兹大赉。羡之可封南昌县公,弘可华容县公,道济可改封永修县公,亮可建城县公,晦可武昌县公,食邑各二千户;韶可更增邑二千五百户,仲德可增邑二千二百户;怀慎、彦之各进爵为侯,粹改封建安县侯,并增邑为千户;伦之可封霄城县侯,食邑千户;劭可封临沮县伯,林子可封汉寿县伯,食邑六百户。开国之制,率遵旧章。《宋书·徐羡之传》,上初即位,思佐命之功,下诏。

 下高句骊王高琏等诏[编辑]

  使持节都督营州诸军事征东将军高句骊王乐浪公琏,使持节督百济诸军事镇东将军百济王映,并执义海外,远修贡职。惟新告始,宜荷国休。琏可征东大将军,映可镇东大将军,持节都督王公如故。《宋书·东夷高句骊传》,高祖践阼,下诏。

 下褚叔度诏[编辑]

  夫赏不遗勤,则劳臣增劝;爵必畴庸,故在功咸达。叔度南北征讨,常管戎要;西夏不虔,诚著岭表。可封番禺县男,食邑四百户。《宋书·褚叔度传》高祖受命,下诏。

 遣大使巡行诏六月丁丑[编辑]

  古之王者,巡狩省方,躬览民物,搜扬幽隐,拯灾恤患,用能风泽遐被,远至迩安。朕以寡暗,道谢前哲,因受终之期,托兆庶之上,鉴寐属虑,思求民瘼。才弱事艰,若无津济,夕惕永念,心驰遐域。可遣大使分行四方,旌贤兴善,问所疾苦。其有狱讼亏滥,政刑乖愆,伤化扰治,未允民听者,皆当具以事闻。万事之宜,无失厥中,畅朝廷乃眷之旨,宣下民壅隔之情。《宋书·武帝纪》下

 增俸诏六月戊寅[编辑]

  百官事殷俸薄,禄不代耕。虽国储未丰,要令公私周济。诸供给昔减半者,可悉复旧。六军见禄粗可,不在此例。其馀官僚,或自本俸素少者,亦畴量增之。《宋书·武帝纪》下

 定刑诏七月壬子[编辑]

  往者军国务殷,事有权制,劫科峻重,施之一时。今王道维新,政和法简,可一除之,还遵旧条。反叛淫盗三犯补冶士,本谓一事三犯,终无悛革。主者顷多并数众事,合而为三,甚违立制之旨,普更申明。《宋书·武帝纪》下

 复彭沛下邳诏八月戊辰[编辑]

  彭、沛、下邳三郡,首事所基,情义缱绻,事由情奖,古今所同。彭城桑梓本乡,加隆攸在;优复之制,宜同丰、沛,其沛郡、下邳,可复租布三十年。《宋书·武帝纪》下,又略见《南史·宋本纪》一

 肆赦诏八月乙亥[编辑]

  朕承历受终,猥飨天命。荷积善之祚,藉士民之力,率由令范,后先祗严,获遂宣训,蒸尝肇建,情敬无违。加以储宫备礼,皇基弥固,国庆家礼,爰集旬日,岂予一人,独荷兹庆。其见刑罪无轻重,可悉原赦。限百日,以今为始。先因军事所发奴僮,各还本主;若死亡及勋劳破免,亦依限还直。《宋书·武帝纪》下

 酒埽前世诸陵墓诏闰月壬午朔[编辑]

  晋世帝后及藩王诸陵守卫,宜便置格。其名贤先哲,见优前代。或立德著节,或宁乱庇民,坟茔未远,并宜洒埽。主者具条以闻。《宋书·武帝纪》下

 下众官诏闰月辛丑[编辑]

  主者处案,虽多所谘详,若众官命议,宜令明审。自顷或总称参详,於文漫略。自今有厝意者,皆当指名其人,所见不同,依旧继启。《宋书·武帝纪》下

 停冬使诏闰月辛丑[编辑]

  诸处冬使,或遣或不,事役宜省,今可悉停。唯元正大庆,不在其例。郡县遣冬使诣州及都督府,亦停之。《宋书·武帝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