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宋文/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文帝[编辑]

谒京陵诏二十六年三月[编辑]

  朕违北京二十馀载,虽云密迩,瞻途莫从。今因四表无尘,时和岁稔。复获拜奉旧茔,展罔极之思,飨宴故老,申追远之怀。固以义兼於桑梓,情加於过沛,永言慷慨,感慰实深。宜聿宣仁惠,覃被率土。其大赦天下。复丹徒县侨旧今岁租布之半。行所经县,蠲田租之半;二千石官长,并勤劳王务,宜有沾锡。登城三战,及大将战亡坠没之家,老病单弱者,普加赡恤。遣使巡行百姓,问所疾苦,孤老鳏寡六疾不能自存者,人赐谷五斛。《宋书·文帝纪》。

徙民实京口诏[编辑]

  京口肇祥自古,著符近代,衿带江山,表里华甸,经途四达,利尽淮、海。城邑高明,土风淳壹,苞总形胜,实唯名都。故能光宅灵心,克昌帝业。顷年岳牧迁回,军民徙散,廛里庐宇,不逮往日。皇基旧乡,地兼蕃重,宜令殷阜,式崇形望。可募诸州乐移者数千家,给以田宅,并蠲复。《宋书·文帝纪》。

搜访旧人诏五月[编辑]

  吾生於此城。及卢循肆乱,害流兹境。先帝以桑梓根本,实同休戚;复以蒙稚,猥同艰难。情意缱绻,夷险兼备,旧物遗踪,犹存心目。岁月不居,逝逾三纪,时人故老,与运零落。眷惟既往,倍深感叹。可搜访於时士庶文武今尚存者,具以名闻。人身已亡而子孙见在,优量赐赉之。《宋书·文帝纪》。

征萧思话为吏部尚书诏[编辑]

  沈尚书暴病不救,其体业贞审,立朝尽公,年时尚可,方相委任。奄忽不永,痛惋特深。铨管要机,通塞所寄。丈人才用体国,二三惟允。宋书萧思话传。

下诃罗单诸国诏二十六年[编辑]

  诃罗单、皇、达三国,频越遐海,款化纳贡,远诚宜甄,可并加除授。《宋书·夷蛮传》。

与始兴王睿诏二十六年[编辑]

  沈璞累年主簿,又经国卿虽未尝为行佐。今故当正参军邪。若尔,正当署馀曹兼房任;不尔,便宜行佐正署中兵,恐於选体如不多耳。宋书自序,浚出为南徐州,太祖谓璞曰:「睿既出蕃,卿故当卧而护之。」与浚诏,乃为正佐。

别诏沈璞[编辑]

  近者险急,老弱殊当忧迫邪?念卿尔时难为心,想百姓流转已还。此遣部运寻至,委卿量所赡济也。宋书自序,璞为盱眙太守,虏攻守三旬退,太祖嘉其功,遣中使深相裒美,又别诏。

北伐诏二十七年[编辑]

  虏近虽摧挫,兽心靡革,驱逼遗氓,复规窃暴。比得河朔秦雍华戎表疏,归诉困棘,望绥拯,潜相纠结,以候王师。并陈芮芮此春因其来掠,掩袭巢窟,种落畜牧,所亡大半,连岁相持,於今未解。又猜虐互发,亲党诛残,根本危敝,自相残殄。芮芮间使适至,所说并符,远输诚款,誓为犄角。遐迩注情,既宜赴奖,且水雨丰澍,舟楫流通,经略之会,实在兹日。

  可遣宁朔将军王玄谟率太子步兵校尉沈庆之、镇军、咨议参军申坦等,戈船一万,前驱入河。使持节、督青冀幽三州徐州之东安东莞二郡诸军事、辅国将军、青冀二州刺史霄城侯萧斌,推三齐之锋,为之统帅。持节、都督徐兖青冀幽五州豫州之梁郡诸军事、镇军将军、徐兖二州刺史武陵王骏,总四州之众,水陆并驱。太子左卫率始兴县五等侯臧质,勒东宫禁兵,统骁骑将军安复县开国侯王方回、建武将军安蛮司马新康县开国男刘康祖、右军参军事梁坦,步骑十万,迳造许洛。使持节、督豫司雍秦并五州诸军事、右将军、豫州刺史、领安蛮校尉南平王铄悉荆河之师,方轨继进。东西齐举,宜有董一,使持节、侍中、都督扬南徐二州诸军事、太尉、领司徒、录尚书、太子太传、国子祭酒江夏王义恭,德望兼崇,风略遐被,即可三府文武,并被以中仪精卒,出次徐方,为众军节度。别府司空府使所督诸镇,各遣虎旅,数道争先。督梁南北秦三州诸军事、绥远将军西戎校尉梁南北秦三州刺史秀之,统辅国将军杨杨文德,宣武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刘弘宗,连旗深入,震荡陇。护军将军封阳县开国侯萧思话、部龙骧将军杜坦,宁远将军竟陵太守南城县开国侯刘德愿,藉荆雍之劲,揽群师之锐,宜由武关,棱威震氵彦,指授之宜,委司空义宣议量。《宋书·索虏传》。

嘉陈宪诏二十七年[编辑]

  右军行参军行汝南新蔡二郡军事陈宪,尽力捍御,全城摧寇。忠敢之效,宜加显擢。可龙骧将军汝南新蔡二郡太守。《宋书·索虏传》,南平王铄镇寿阳,以宪行郡事,固守县瓠,虏主攻城四十二日不拔。

鲁爽归下诏二十八年[编辑]

  伪宁南将军鲁爽,中书郎鲁秀,志列到,忠诚久著,抚兹福先,阖门效款,招集义锐,枭翦獯丑,肃定边城,献馘象魏。虽宣孟之去翟归晋,颓当之出胡入汉,方之此日,曾何足云。朕实嘉之,宜即授任,逞其忠略。爽可督司州陈留东郡济阴濮阳五郡诸军事、征虏将军、司州刺史,秀可辅国将军、营阳颖川二郡太守。其诸子弟及同契士庶,委征虏府,以时申言。详加酬叙。《宋书·鲁爽传》。

虏退下诏二月[编辑]

  犭严狁孔炽,难及数州,誉言念之,寤寐兴悼。凶羯痍挫,迸迹远奔,雕伤之民,宜时振理。凡遭寇贼郡县,令还复居业,封尸掩骼,赈赡饥流。东作方始,务尽劝课。贷给之宜,事从优厚。其流寓江淮者,并听即属,并蠲复税调。《宋书·文帝纪》。

答袁淑诏二十八年[编辑]

  令仆治务所寄,不共求体当,而互相推委,纠之是也。然故事残舛,所以致兹疑执,特无所问,时详正之。《宋书·徐湛之传》,时尚书仆射徐湛之,与尚书令何尚之,有事互相推委,御史中丞袁淑并奏免官,诏云。

与南郡王义宣诏二十八年[编辑]

  善民务,不须营潜逃计也。《宋书·南郡王义宣传》,南史十三。

赠刘康祖诏二十八年[编辑]

  康祖班师尉武,戎律靡忒,对众以寡,歼殄大半。猛气云腾,志申力屈。没世殉饰,良可嘉悼。宜加甄宠,以旌忠烈。可赠益州刺史,谥曰壮勇。《宋书·刘康祖传》。

恤寇经诸州诏二十九年正月[编辑]

  经寇六州,居业未立,仍值灾涝,饥困荐臻。可速符诸镇,优量救恤。今农事行兴,务尽地利。若须田种,随宜给之。《宋书·文帝纪》。

征虏诏三月[编辑]

  恶稔身灭,戎丑常数,虐虏穷凶,著於自昔。未劳资斧,已伏天诛,子孙相残,亲党离贰,关洛伪帅,并怀内款,河朔遗民,注诚请效。拯溺荡秽,今其会也。可符骠骑、司空二府,各部分所统,东西应接。归义建绩者,随劳酬奖。《宋书·文帝纪》,时拓跋焘死,下诏。

诏赐郭启玄家谷二十八年[编辑]

  故绥远将军晋寿太守郭启玄,往衔命虏庭,秉意不屈,受任白水,尽勤靡懈。公奉私饩,纤毫弗纳。布衣蔬食,饬躬惟俭。故超授显邦,以甄廉绩;而介诚苦节,终始匪贰。身死之日,妻子冻馁。志操殊俗,良可哀悼。可赐其家谷五百斛。《宋书·王歆之传》。

诏萧思话二十九年九月[编辑]

  得抚军将军思话启事,敖不拔,士卒疲劳。且班师清济,更图进讨。此镇山川严阻,控临河朔。形胜之要,擅名自古。宜除其授,以允望实。思话可解徐州为冀州,馀如故。彭城文武,复量分配,即镇历城。《宋书·萧思话传》。

与江夏王义恭诏二十九年[编辑]

  今朝贤无多,且羊孟尚不得告谢,尚之任遇有殊,便未宜申许邪。《宋书·何尚之传》,元嘉二十九年致仕,诏书敦劝,上又与江夏王义恭诏。

与萧思话诏[编辑]

  虏既乘利,方向盛冬。若脱敢送死,兄弟父子,自共当之耳。言及增愤,可以示张永、申坦。《宋书·张永传》。

赠陆徽辅国将军诏二十九年[编辑]

  徽厉志廉洁,历任恪勤,奉公尽诚,克己无倦。裒荣未申,不幸夙殒。言念在怀,以为伤恨,可赠辅国将军,本官如故,赐钱十万,米二百斛,谥曰简子。《宋书·陆徽传》。

释慧严丧事诏元嘉中[编辑]

  严法师器识渊远,学道之匠,奄尔迁神,痛悼於怀,可给钱五万,布五十匹。《高僧传》

赐萧思话弓琴手敕元嘉十四年[编辑]

  丈人顷何所作,事务之暇,故以琴书为娱耳,所得不曰义邪?眷想常不忘情,想亦同之。前得此琴,云是旧物,亦有名京邑。今以相借,因是戴意於弹抚,响韵殊胜,直尔嘉也。并往桑弓一张,材理乃快,先所常用,既久废射,又多病,略不能制之。便成老公,令人叹息。良材美器,宜在尽用之地。丈人真无所与让也。《宋书·萧思话传》。

策命诃罗单诸国二十六年[编辑]

  惟汝慕义款化,效诚荒遐。恩之所洽,殊远必甄。用敷典章,显兹策授。尔其钦奉凝命,永固厥职,可不慎欤。《宋书·夷蛮传》。

策命皇国王二十六年[编辑]

  惟尔仰政边城,率贡来庭。皇泽凯被,无幽不洽。宜班典策,授兹嘉命。尔其祗顺礼度,式保厥终,可不慎欤。同上。

策命盘达国王二十六年[编辑]

  惟尔仰化怀诚,驰慕声教,皇风遐暨,荒服来款。是用加兹显策,式甄义顺。尔其祗顺宪典,永终休福,可不慎欤。同上。

与彭城王义康书元嘉二年[编辑]

  今以谢述代曜,其才应详练,著於历职,故以佐汝。汝始亲庶务,而任重事殷。宜寄怀群贤,以尽弼谐之美,想自得之,不俟吾言也。《宋书·谢景仁传》。

试江夏王义恭书六年[编辑]

  汝以弱冠,便亲方任。天下艰难,家国事重,虽曰守成,实亦末易。隆替安危,在吾曹耳,岂可不感寻王业,大惧负荷。今既分张,言集无日,无由复得动相规诲,宜深自砥砺,思而後行。开布诚心,厝怀平当,亲礼国士,友接隹流,识别贤愚,鉴察邪正,然後能尽君子之心,收小人之力。

  汝神意爽悟,有日新之美,而进德修业,未有可称。吾所以恨之而不能已已者也。汝性褊急,袁太妃亦说如此。性之所滞,其欲必行,意所不在,从物回改,此最弊事,宜应慨然立志,念自裁抑。何至丈夫方欲赞世成名而无断者哉!今粗疏十数事,汝别时可省也。远大者岂可具言,细碎复非笔可尽。

  礼贤下士,圣人垂训;骄侈矜尚,先哲所去。豁达大度,汉祖之德。猜忌褊急,魏武之累。《汉书》称卫青云:「大将军遇士大夫以礼,与小人有恩。」西门、安于,矫性齐美;关羽、张飞,任偏同弊。行己举事,深宜鉴此。

  若事异今日,嗣子幼蒙,司徒便当周公之事!汝不可不尽祗顺之理。苟有所怀,密自书陈。若形迹之闲,深宜慎护。至於尔时安危,天下决汝二人耳,勿忘吾言。

  今既进袁大妃供给,计足充诸用,此外一不须复有求取,近亦具白此意。唯脱应大饷致,而当时遇有所乏,汝自可少多供奉耳。汝一月日自用不可过三十万,若能省此益美。

  西楚殷旷,常宜早起,接待宾侣,勿使留滞。判急务讫,然後可入问讯,既睹颜色,审起居,便应即出,不须久停,以废庶事也。下日及夜,自有馀闲。

  府舍住止,围池堂观,略所诸究,计当无须改作,司徒亦云尔。若脱於左右之宜,须小小回易,当以始至一治为限,不须纷纭,日求新异。

  凡审狱多决,当时难可逆虑,此实为难,汝复不习,殊当未有次第。讯前一二日,取讯簿,密与刘湛辈共详,大不同也。至讯日,虚怀博尽,慎无以喜怒加人。能择善者而从之,美自归己。不可专意自决,以矜独断之明也。万一如此,必有大吝,非唯讯狱。君子用心,自不应尔。刑狱不可拥滞,一月可再讯。

  凡事皆应慎密,亦宜豫敕左右,人有至诚,所陈不可漏泄,以负忠信之款也。古人言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或相谗构,勿轻信受,每有此事,当善察之。

  名器深宜慎惜,不可妄以假人。昵近爵赐,尤应裁量。吾於左右虽为少恩,如闻外论,不以为非也。

  以贵陵物物不服,以威加人人不厌。此易达事耳。

  声乐嬉游,不宜令过;ヅ捕渔猎,一切勿为。供用奉身,皆有节度,奇服异器,不宜兴长。汝嫔侍左右,已有数人,既始至西,未可匆匆,复有所纳。《宋书·江夏王义恭传》。

又诫[编辑]

  宜数引见佐史,非唯臣主自应相见,不数则彼我不亲,不亲则无因得尽人。人不尽,复何由知其众事?广引视听,既益开博,於言事者,又差有地也。同上,又见《南史》十三。

与江夏王义恭书七年十一月[编辑]

  尹冲诚节志概,继踪古烈,以为伤惋,不能已己。《宋书·索虏传》。尹冲没虏,抗节不降,投堑死,因下义恭书。

与长沙王义欣手书八年[编辑]

  萧承之理民直,亦不在武後。今拟为兖州刺史,檀征南详之。《南齐·高帝纪》上,承之为济南太守拒虏,文帝以其有全城之功,与义欣手书。承之与道济无素,事遂寝。

与衡阳王义季书十七年十一月[编辑]

  殷仆射疾患少日,奄忽不救,其识具经远,奉国竭诚,周游缱绻,情兼常痛。民望国器,遇之为难。惋叹之深,不能已已。汝亦同不,往矣如何?《宋书·殷景仁传》。

与彭城王义康书[编辑]

  会稽姊饮宴忆弟,所馀酒今封送。《宋书·彭城王义康传》。

  就拓跋焘求马二十七年

  自顷岁成民阜,朝野无虞,春末当东巡吴会,以尽游豫。临沧海,探禹穴,陟姑苏之台,搜长洲之苑。舟楫虽盛,寡於良驷,想能惠以逸足,令及此行。《宋书·索虏传》。

又与江夏王义恭书二十九年[编辑]

  早知诸将辈如此,恨不以白刃驱之,今者悔何所及?《宋书·张永传》,永及申坦并为统府抚军将军萧思话所收系於历城狱。太祖以屡征无功,诸将不可任,责永等与思话诏。又与江夏王书。

赐始兴王浚书二十九年[编辑]

  鹦鹉事想汝已闻,汝亦何至迷惑乃尔。且沈怀远何人?其讵能为汝隐此邪?故使法瑜口宣。投笔惋慨。《宋书·二凶传》。

答群臣迎立景平二年七月[编辑]

  皇运艰弊,数锺屯夷,仰惟崇基,感寻国故,永慕厥躬,悲慨交集。赖七百祚永,股肱忠贤,故能休否以泰,天人式序。猥以不德,谬降大命,顾已兢悸,何以克堪。辄当暂归朝廷,展哀陵寝,并与贤彦,申写所怀。望体其心,勿为辞费。《宋书·文帝纪》

答何承天[编辑]

  局子之赐,何必非张武之金邪。《宋书·何承天传》,承天素好弈棋,颇用废事,太祖赐以局子,承天奉表陈谢,上答。

答江夏王义恭[编辑]

  其愿还经年,方复作此流迁,必当大罔罔也。宋书自序,沈邵为锺离太守,义恭启太祖曰曰。盱眙大守刘显真求自解说,邵往莅任有绩,彰於民听。若重授盱眙,足为良二千石,上不许,诏答。

答衡阳王义季[编辑]

  称意才难得,沈邵虽未经军事。既是腹心,作锺离郡,及在後军府,房中甚修理,或欲遣之。宋书自序,义季在江陵安西府中兵久缺,启太祖求人,上答。

诘让太子劭[编辑]

  临贺公主南第先有一下人欲嫁,又闻此下人养他人奴为儿,而汝用为队主,抽拔何乃速?汝间用主、副,并是奴邪?欲嫁置何处?《宋书·元凶劭传》,上遣阉人奚承祖诘让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