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後漢文/卷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目录

光武帝[编辑]

  帝讳秀,字文叔,南阳新蔡人,景帝七世孙。王莽地皇三年,与兄纟寅起兵于宛。更始即位,以为太常偏将军,行司隶校尉,进破上虏大将军,封武信侯,行大司马事。以平王王世命不就征。以更始三年六月即位于鄗南,定都洛阳。改元二:建武、中元。在位三十三年,谥曰光武皇帝,庙号世祖。

制书报耿纯建武六年[编辑]

  侯前奉公行法,朱英久吏,晓知义理,何时当以公事相是非!然受尧、舜之罚者,不能爱己也,已更择国土,令侯无介然之忧。《后汉·耿纯传》注引《续汉书》

封更始为淮阳王诏建武元年九月辛未[编辑]

  更始破败,弃城逃走,妻子裸袒,流沉道路。朕甚愍之。今封更始为淮阳王。吏人敢有贼害者,罪同大逆。《后汉·光武纪》

以卓藏为太傅封褒德侯诏[编辑]

  元年九月甲申。案:《东观记》《续汉书》并作「宣德侯」。

  前密令卓茂,束身自修执节淳固,断断无他,其心休休焉。夫士诚能为人所不能为,则名冠天下,当受天下重赏故武王诛纣,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今以茂为太傅,封褒德侯,食邑二千户,赐几杖车马,衣一袭,絮五百斤复以茂长子戎为大中大夫,次子崇为中郎,给事黄门。《后汉·卓茂传》,《艺文类聚》四十六,《御览》二百十,又《书钞》五十二引《汉官仪》

差录功臣诏二年正月庚辰[编辑]

  人情得足,苦于放纵,快须臾之欲,忘慎罚之义。惟诸将业远功大,诚欲传于无穷,宜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战战栗栗,日慎一日。其显效未酬,名籍未立者,大鸿胪趣上,朕将差而录之。《后汉·光武纪》

赦诏二年三月乙未。袁宏《纪》作三月乙酉。[编辑]

  其赦天下,惟残贼用刑戮深刻,狱多冤人,朕甚愍之。自今已后,有犯者,将正厥辜。《艺文类聚》五十二引《续汉书》

  惟酷吏残贼,用刑深刻,狱多冤人,朕甚愍之。孔子不云乎:「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其与诸中二千石、诸大夫议省刑罚。袁宏《后汉书》四

  顷狱之冤人,用刑深刻,狱多冤人,朕甚愍之。自今已后,有犯者,将正厥辜。《后汉·光武纪》

禁拘执诏二年五月癸未[编辑]

  民有嫁妻卖子欲归父者,恣听之。敢拘执,论如律。《后汉·光武纪》

复宗室列侯子孙诏二年十二月戊午[编辑]

  惟宗室列侯为王莽所废,先灵无所依归,朕甚愍之。其并复故国。若侯身已殁,属所上其子孙见名尚书,封拜。《后汉·光武纪》

  惟列侯为王莽所废,先祖魂神无所依归,朕甚愍之。列侯身废者,国如故。身死,若子孙见在,令继其先焉。袁宏《后汉纪》四

得玺绶祠高诏三年二月己酉[编辑]

  群盗纵横,贼害元元,盆子窃尊号,乱惑天下。朕奋兵讨尖时崩解,十余万众,束手降服,先帝玺绶,归之王府。斯皆祖宗之灵,士人之力,朕曷足以享斯哉!其择吉日祠高庙,赐天下长子当为父后者爵,人一级。《后汉·光武纪》

宽吏罪诏三年七月庚辰[编辑]

  吏不满六百石,下至墨缓长、相,有罪先请。男子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妇人从坐者,自非不道、诏所名捕,皆不得系。当验问者即就验。女徒雇山归家。《后汉.光武纪》

报朱浮诏三年[编辑]

  往年赤眉跋扈长安,吾策其无谷必东,果来归降。今度此反虏,势无久全,其中必有内相斩者。今军资未充,故须候麦耳。《后汉·朱浮传》

报耿四年[编辑]

  将军出身,举宗为国,所向陷敌,功效陷敌,功效尤著,何嫌何疑,而欲求征?且与王常共屯涿郡,勉思方略,以成功业。袁宏《后汉纪》四,《后汉·耿

忧旱诏五年五月丙子[编辑]

  久旱伤麦,秋种未下,朕甚忧之。将残吏未胜,狱多冤结,元元愁恨,感伤天气乎?其令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罪非犯殊死,一切勿案,见徒免为庶人。务进柔良,退贪酷,各正厥事焉。《后汉·光武纪》

使樊宏迎耿况诏五年[编辑]

  惟况功大,不宜监察从事。边郡寒苦,不足久居,其诣行在所。《后汉·耿》传注引袁崧《书》

庞萌反下诏五年四月[编辑]

  吾尝于众人中言,萌可为社稷臣,将军等得无笑吾言?老贼当族。其各励兵马,会睢阳。袁宏《后汉纪》五。又见《后汉·庞萌》传作「与诸将书」,与此小异。

诏书劳盖延五年[编辑]

  庞萌一夜反畔,相去不远,营壁不坚,始令人齿欲相则将军闻之,夜告临淮楚国,有不可动之节,吾甚美之。《后汉·盖延传》注引《东观记》及《续汉书》

劳耿五年十月[编辑]

  昔韩信破历下以开基,今将军攻祝阿以发迹,此皆齐之西界,功足相方。而韩信袭已降,将军独拔劲敌,其功乃难于信也。又田横烹郦生,及田横降,高帝诏卫尉不听为仇。张步前亦杀伏隆,若步来归命吾当诏大司徒释其怨,又事尤相类也。将军前在南阳,建此大策,常以为落落难合,有志者事竟成也。《后汉·耿》传按:此似口语,以载入《两汉诏令》,故录之。

诏遗周党五年[编辑]

  许由不仕有唐,帝德不衰。夷齐不食周粟,王道不忍使党久逡巡于君之朝,其赐帛四十匹,遗归田里。袁宏《后汉纪》五

以范升奏示公卿诏[编辑]

  自古尧有许由、巢父,周有伯夷、叔齐,自朕高祖有南山四皓。自古圣王道不皆有异士,非独今也。太原周党,不食朕禄,亦各有志焉。袁宏《后汉纪》五

  自古明王圣主,必有不宾之士。伯夷、叔齐,不食周粟,太原周党,不食朕禄,亦各有志焉。其赐帛五十匹。《后汉·周党传》

给廪诏六年正月酉[编辑]

  往岁水旱蝗虫为灾,谷价腾跃,人用困乏。朕惟百姓无以自赡,恻然愍之。其命郡国有谷者,给廪高年、鳏、寡、孤、独及笃癃、无家属贫不能自存者,如《律》。二千石勉加循抚,无令失职。《后汉·光武纪》

诏报冯异六年[编辑]

  将军之于国家,义则君臣,恩犹父子,何嫌何疑,而有惧意?袁宏《后汉记》五,《后汉·冯异传》

郝隗嚣所诖误及遭赤眉难者诏六年五月辛丑[编辑]

  惟天水、陇西、安定、北地吏人为隗嚣所诖误者,又三辅遭难赤眉,有犯法不道者,自殊死以下,皆赦除之。《后汉·光武纪》

省减吏员诏六年六月辛卯[编辑]

  夫张官置吏,所以为人也。今百姓遭难,户口耗少,而县官吏职,所置尚繁,其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县国不足置长吏可并合者,上大司徒、大司空二府。《后汉·光武纪》

因日食下诏六年十月丁丑[编辑]

  吾德薄不明,寇贼为害,强弱相陵,元元失所。《诗》云:「日月告凶,不用其行。」永念厥咎,内疚于心。其敕公卿举贤良、方正各一人;百僚并上封事,无有隐讳;有司修职,务遵法度。《后汉·光武纪》

  田租三十税一诏六年十二月癸巳

  顷者师旅未解,用度不足,故行什一之税。今军士屯田,粮储差积。其令郡国收见田租三十税,一如旧制。《后汉·光武纪》,又见袁宏《后汉纪》五,有删节。

赐冯异诏六年冬[编辑]

  仓卒芜蒌亭豆粥,沱河麦饭,厚意久不报。《后汉·冯异传》。又见袁宏《后汉纪》五,少末句。

报窦融诏[编辑]

  每追念外属,孝景皇帝出自窦氏,定王,景帝之子,朕之所祖。昔魏其一言继统以正,长君、少君,尊奉师傅,修成淑德,施及子孙,此皇太后神灵,上天汉也。从天水来者,写将军所让隗嚣书,痛入骨髓。畔臣见之,当股栗渐愧,忠臣则酸鼻流涕,义士则旷若发蒙,非忠孝悫诚,孰能如此?岂其德薄者所能克堪!嚣自知失河西之助,族祸将及,欲设间离之说,乱惑真心,转相解构,以成其奸。又京师百僚,不晓国家及将军本意,多能胸取虚伪,夸诞妄谈,令忠孝失望,传言乖实。誉之来,皆不徒然,不可不思。今关东盗贼已定,大兵今当悉西,将军其抗厉威武,以应期会。《后汉·窦融传》

诏右扶风六年[编辑]

  右扶风修理融父坟茔,祠以太牢。《后汉·窦融传》

  赦殊死以下诏七年正月丙申

  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非犯殊死,皆一切勿案其罪。见徒免为庶民。耐罪亡命,吏以文除之。《后汉·光武纪》

诏群臣正月[编辑]

  群臣奏事,无得言圣人。官辑聚珍本《东观汉记》

薄葬诏同上[编辑]

  世以厚葬为德,薄终为鄙,至于富者奢僭,贫者殚财,法令不能禁,礼义不能止,仓卒乃知其咎。其布告天下,令知忠臣、孝子、慈弟薄葬送终之义。《后汉·光武纪》

  罢轻车骑士等诏七年三月丁酉

  今国有众军,并多精勇,宜且罢轻车、骑士、材官、楼船士及军假吏,令还复民伍。《后汉·光武纪》

日食求言诏七年三月癸亥[编辑]

  吾德薄致灾,谪见日月,战栗恐惧,夫何言哉!今方念愆,庶消厥咎。其令有司各修职任,奉遵法度,惠兹元元。百僚各上封事,无有所讳。其上书者,不得言圣。《后汉·光武纪》

举贤良方正诏七年四月壬午[编辑]

  比阴阳错谬,日月薄食。百姓有过,在予一人,大赦天下。公、卿、司隶、州牧举贤良、方正各一人,遗诣公车,朕将览试焉。《后汉·光武纪》,又袁宏《后汉纪》六以此及前日蚀求言合为一诏,系于正月癸亥诲,与范史不同。

禁拘制奴婢下妻诏七年五月[编辑]

  吏人遭饥乱及为青、徐贼所略为奴婢下妻,欲去留者,恣听之。敢拘制不还,以卖人法从事。《后汉·光武纪》

诏三公议郊祀七年五月[编辑]

  汉当郊尧。其与卿、大夫、博士议。《续汉·祭祀志上》

诏告隗器八年[编辑]

  若束手自诣,父子相见,保无佗也。高皇帝云:「横来,大者王,小者侯。」若遂欲为黥布者,亦自任也。《后汉·隗嚣传》

以河南尹王梁为济南太守诏七年[编辑]

  梁前将兵征伐,众人称贤,故擢典京师。建议开渠,为人兴利,旅力既愆,迄无成功,百姓怨ゥ,谈者讠哗,虽蒙宽宥,犹执谦退,君子成人之美,其以梁为济南太守。《后汉·王梁传》

诏来歙八年[编辑]

  桃花水出船,皆至郁夷陈仓,分部而进。《水经·渭水》上注引《东观汉记》:「隗嚣围来歙于略阳,世祖诏。」

诏赐祭遵吏士缣八年[编辑]

  将军连年距难,众兵即却,复独按部,功劳烂然。兵退无宿戒,粮食不豫具,今乃调度,恐力不堪。国家知将军不易,亦不遣力。今送缣千匹,以赐吏士。《后汉·祭尊传》注引《东观记》

封窦融为安丰侯诏八年[编辑]

  行河西五郡大将军、凉州牧、张掖属国都尉窦融,执志忠孝,扶微救危,仇疾反虏隗嚣,率厉五郡精兵,羌胡毕集,兵不血刃,而虏土崩瓦解,功既大矣。笃意分明,断之不疑吾甚之,其以安丰、阳泉、蓼、安风凡四县,封融为安丰侯。官辑本《东观记》,又《艺文类聚》五十一引《东观记》

报窦融求代诏八年[编辑]

  吾与将军如左右手耳,数执谦退,何不晓人意?勉循士民,无擅离部曲。《后汉·窦融传》

追爵谥阴贵人父弟诏九年[编辑]

  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以贵人有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朕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土,而遭患逢祸,子同命愍伤于怀。《小雅》曰:「将恐将惧,惟予与汝。将安将乐,汝转弃予。」风人之戒,可不慎乎?其追爵谥贵人父陆为宣恩哀侯,弟为宣义侯,以弟就嗣哀侯后。及尸柩在堂,使太中大夫拜授印授,如在国列侯礼。魂而有灵,其宠荣。《后汉·光烈阴皇后纪》

禁杀奴婢诏十一年二月己卯[编辑]

  天地之性人为贵,其杀奴婢,不得减罪。《后汉·光武纪》

  敢炙灼奴婢,论如律,免所炙灼者为庶民。《后汉·光武纪》

诏报岑彭十一年春[编辑]

  大司马习用步骑,不晓水战,荆门之事,一由征南公为重而已。《后汉·岑彭传》,又见袁宏《后汉纪》六

原丁邯诏[编辑]

  汉中太守妻乃系南郑狱,谁当搔其背垢者?悬牛头,卖马脯,盗石行,孔子语。以邯服罪,且邯一妻,冠履勿谢。《续汉·百官志三》注补引《决录注》「丁邯迁汉中太守,妻弟为公孙述将,收妻送南郑狱,免冠徒跣自陈。诏曰」云云

免陇蜀民为奴婢者诏十二年三月癸酉[编辑]

  陇蜀民被略为奴婢自讼者,及狱官未报,一切免为庶民。《后汉·光武纪》

诏书告吴汉[编辑]

  直捕兵到成都,据其心腹,后城营自解散。官辑本《东观汉记》

诏书戒吴汉[编辑]

  成都十万余众,不可轻也。且坚据广都城,这五十里,待其即营攻城罢倦引秘首尾这,勿与争锋。述兵不敢来,转营即之,移徙辄自坚。官辑本《东观汉记》

  广都民都五十里,述若来攻,待其困弊而攻之,勿与争锋。述若不来,转营逼之,彼必坚壁。袁宏《后汉纪》六

  成都十余万众,不可轻也,但坚据广都,待其来攻,勿与争锋。若不敢来,公转营迫之。须其力疲,乃可民。《后汉·吴汉传》。案:此诏三见,皆小异,故并录之。

喻公孙述诏十二年夏[编辑]

  往年诏书比下,开示恩信,勿以来歙、岑彭受害自疑。今以时自诣,则家族完全。若迷惑不喻,委肉虎口,痛哉奈何!将帅疲倦,吏士思归,不欲久相屯守。诏书手记,不可数得,朕不食言。《后汉·公孙述传》

察举诏十二年八月乙未[编辑]

  三公举茂才各一人,廉吏各二人。光禄岁举茂才四行各一人,察廉吏三人。中二千石岁察廉吏各一人。廷尉、大司农各二人。将兵将军岁察廉吏各二人。监察御史、司隶、州牧岁举茂才各一人。《续汉·百官志一》注补引《汉官目录》

下诏让高尚十二年十一月[编辑]

  城降三日,吏人从服,孩儿老,口以万数,一旦放兵纵火,闻之可为酸鼻。家有敝帚,享之千金,尚宗室子孙,故尝更吏职,何忍行此?仰视天,俯视地,观于放啜羹之义,二者孰仁?良失斩将吊人之义也。官辑本《东观汉记》,又见〉《后汉·公孙述传》

诏边吏十二年十二月[编辑]

  边吏力不足战则守,追虏料敌,不拘以逗留法。《后汉·光武纪》

禁郡国献异味诏十三年正月戊子[编辑]

  往年敕郡国,勿因计吏有所进献。今故未止,非徒劳役,道途所过,未免烦费。已敕太官,勿复受其远方食物,乘舆口实可以荐宗庙者,即如旧制。《后汉·光武纪》

临吊侯霸诏十三年正月[编辑]

  惟霸积善之德,久而益彰,清洁之操,白首弥厉。汉之旧制,丞相拜日,封为列侯,顷以军旅暴露,功臣未受国邑,缘忠臣之心,不欲先飨其宠,故未爵命,其追爵谥霸,使袭其后。袁宏《后汉纪》七:「侯霸薨,上伤惜之,亲自临吊,诏于是封霸为则乡侯,谥曰哀侯。」

  惟霸积善清洁。视事九年。汉家旧制,丞相拜日,封为列侯。朕以军师暴露,功臣未封,缘忠臣之义,不欲相逾,未及爵命,奄然而终。呜呼哀哉!《后汉·侯霸传》

改长沙王等为侯诏十三年二月丙辰[编辑]

  长沙王兴、真定王得、河间王邵、中山王茂,皆袭爵为王,不应经义。其以兴为临湘侯,得为真定侯,邵为乐成侯,茂为单父侯。《后汉·光武纪》

免益州民为奴婢者诏十三年十二月[编辑]

  自八年以来被略为奴婢者,皆一切免为庶民;或依托为人下妻,欲得,恣听之;敢拘留者,比青、徐二州以略人法从事。《后汉·光武纪》

检核州郡垦田及户口诏十五年[编辑]

  刺史太守多为诈巧,不务实核,苟以度田为名,聚人田中,并度庐屋里落,聚人遮道啼呼。官辑本《东观汉纪》,又见《后汉·光武纪》注

废郭后立阴后诏十七年十月辛巳[编辑]

  皇后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遗大司徒涉、宗正吉持节,其上皇后玺绶。阴贵人乡里良家,归自微贱。「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宜奉宗庙,为天下。主者详案旧典,时上尊号。异常之事,非国休福,不得上寿称庆。《后汉·光烈阴皇后纪》

  不可以奉供养。《续汉·五行志六》

蠲边郡盗谷罪诏十八年四月癸酉[编辑]

  今边郡盗谷五十斛,罪至于死,开残吏妄杀之路,其蠲除此法,同之内郡。《后汉·光武纪》

庙祭诏十九年[编辑]

  以宗庙处所未定,且祭高庙。其成、哀、平且祠祭长安故高庙。其南阳舂陵岁时各且因故园庙祭祀。园庙主守治所远者,在所令长行太守事侍祠。惟孝宣帝有功德,其上尊号曰中宗。《续汉·祭祀志下》

立皇太子诏十九年六月[编辑]

  《春秋》之义,立子以贵。东海王阳,皇后之子,宜承大统。皇太子强,崇执谦退,愿备藩国。父子之情,重久违之。其以强为东海王阳立阳为皇太子,改名庄。《后汉·光武纪》

迎诏窦融勿得让职[编辑]

  日者知公欲让职还土,故命公暑热且自便。今相见,且宜论他事,勿得复《后汉·窦融传》,又见《艺文类聚》五十一引《东观汉记》,又袁宏《后汉纪》六系此诏于十二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