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漢文/卷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全漢文
←上一卷 卷五 下一卷→


目录

昭帝[编辑]

帝諱弗陵,武帝少子。後元二年二月立為皇太子。即位,改元三:始元、元鳳、元平。在位十三年,謚曰孝昭皇帝。

免田租詔(始元二年八月[编辑]

往年災害多,今年蠶麥傷,所振貸種食勿收責,毋令民出今年田租。(《漢書•昭紀》

止出馬詔(始元四年七月[编辑]

比歲不登,民匱於食,流庸未盡還。往時令民共出馬,其止勿出。諸給中都官者,且減之。(《漢書•昭紀》

舉賢良文學詔(始元五年六月[编辑]

朕以眇身,獲保宗廟,戰戰栗栗,夙興夜寐,修古帝王之事,通保傅,傳《》、《論語》、《尚書》,未云有明。其令三輔太常舉賢良各二人,郡國文學高第各一人,賜中二千石以下至吏民爵各有差。(《漢書•昭紀》

立毋波為鉤町王詔(始元六年七月[编辑]

鉤町侯毋波率其君長人民擊反者,斬首捕虜有功,其立毋波為鉤町王。大鴻臚廣明將率有功,賜爵關內侯,食邑。(《漢書•昭紀》

賜韓福等詔(元鳳元年三月[编辑]

朕閔勞以官職之事,其務修孝弟,以教鄉里,行道舍傳舍,縣次具酒肉,食從者及馬,長吏以時存問。常以歲八月賜羊一頭,酒二斗。不幸死者,賜復衾一,祠以中牢。(《漢書•龔勝傳》:昭帝時,涿郡韓福以德行征至京師,賜策書束帛遣歸,詔云云。又見《昭紀》,有刪節,「歲八月」作正月,「復衾一」作「衣被一襲。」

賞誅上官桀等功詔(元鳳元年十月[编辑]

左將軍安陽侯桀、驃騎將軍桑落侯安、御史大夫桑弘羊皆數以邪枉幹輔政,大將軍不聽,而懷怨望,與燕王通謀,置驛往來相約結。燕王遣壽西長孫、縱之等賂遺長公主、丁外人、謁者杜延年、大將軍長史公孫遺等,交通私書,共謀令長公主置酒,伏兵殺大將軍光,征立燕王為天子,大逆毋道。故稻田使者燕倉先發覺,以告大司農敞,敞告諫大夫延年,延年以聞。丞相征事任宮手捕斬桀,丞相少史王壽誘將安入府門,皆已伏誅,吏民得以安。封延年、倉、宮、壽皆為列侯。(《漢書•昭紀》

赦燕太子等詔(元鳳元年十月[编辑]

燕王迷惑失道,前與齊王子劉澤等為逆,抑而不揚,望王反道自新。今乃與長公主、左將軍桀等謀危宗廟,王及公主皆自伏辜。其赦王太子建、公主子文信及宗室子與燕王、上宮桀等謀反父母同產當坐者,皆免為庶人。其吏為桀等所詿誤未發覺在吏者,除其罪。(《漢書•昭紀》

免今年馬口錢詔(元鳳二年六月[编辑]

朕閔百姓未贍,前年減漕三百萬石,頗省乘輿馬及苑馬,以補邊郡三輔傳馬。其令郡國毋斂今年馬口錢,三輔、太常郡得以叔粟當賦。(《漢書•昭紀》

免明年漕詔(元鳳三年正月[编辑]

乃者民被水災,頗匱於食,朕虛倉廩,使使者振困乏。其止四年毋漕。三年以前所振貸,非丞相、御史所請,邊郡受牛者勿收責。(《漢書•昭紀》

封范明友為平陵侯詔(元鳳四年四月[编辑]

度遼將軍明友前以羌騎校尉將羌王侯君長以下擊益州反虜,後復率擊武都反氐,今破烏桓,斬虜獲生,有功。其封明友為平陵侯。(《漢書•昭紀》

封傅介子為義陽侯詔(元鳳四年四月[编辑]

樓蘭王安歸常為匈奴間,候遮漢使者,發兵殺略衛司馬安樂、光祿大夫忠、期門郎遂成等三輩,及安息、大宛使,盜取節印獻物,甚逆天理。平樂監傅介子持節使誅斬樓蘭王安歸首,縣之北闕,以直報怨,不煩師眾。其封介子為義陽侯,食邑七百戶,士刺王者皆補侍郎。(《漢書•傅介子傳》

以叔粟當賦詔(元鳳六年[编辑]

夫谷賤傷農,今三輔、太常谷減賤,其令以叔粟當今年賦。(《漢書•昭紀》

封張安世為富平侯詔(元鳳六年[编辑]

右將軍光祿勛安世,輔政宿衛,肅敬不怠,十有三年,咸以康寧。夫親親任賢,唐虞之道也。其封安世為富平侯。(《漢書•張安世傳》

減口賦錢詔(元平元年二月[编辑]

天下以農桑為本。日者省用,罷不急官,減外繇,耕桑者益眾,而百姓未能家給,朕甚湣焉。其減口賦錢。(《漢書•昭紀》

賜燕王旦璽書(元鳳元年[编辑]

昔高皇帝王天下,建立子弟以藩屏社稷。先日諸呂陰謀大逆,劉氏不絕若發,賴絳侯等誅討賊亂,尊立孝文,以安宗廟,非以中外有人表裏相應故邪?樊、酈、曹、灌攜劍推鋒,從高皇帝懇災除害,耘鋤海內。當此之時,頭如蓬葆,勤苦至矣。然其賞不過封侯。今宗室子孫,曾無暴衣露冠之勞,裂地而王之,分財而賜之,父死子繼,兄終弟及。今王骨肉至親,敵吾一體,乃與他姓異族,謀害社稷,親其所疏,疏其所親,有逆悖之心,無忠愛之義。如使古人有知,當何面目復奉齊酎見高祖之廟乎?(《漢書•武五子傳》

藍田覆車山鼎文(元平元年[编辑]

宜君王,和四方。調滋味,去腥傷。(《鼎錄》

宣帝(一)[编辑]

帝諱詢,字次卿,本名病己,戾太子孫。元平元年,霍光廢昌邑王,迎封陽武侯,尋即位。改元七:本始、地節、元康、神爵、五鳳、甘露、黃龍,在位二十五年,謚曰孝宣皇帝,廟號中宗。

議罰廣州王去制(本始三年[编辑]

朕不忍致王於理,議其罰。(《漢書•景十三王傳》

益封霍光詔(本始元年正月[编辑]

夫褒有德,賞元功,古今通誼也。大司馬大將軍光,宿衛忠正,宣德明恩,守節秉誼,以安宗廟。其以河北東武陽益封光萬七千戶。(《漢書•霍光傳》

益封張安世詔(本始元年正月[编辑]

夫褒有備,賞有功,古今之通誼也。車騎將軍光祿勛富平侯安世,宿衛忠正,宣德明恩,勤勞國家,守職秉義,以安宗廟。其益封萬六百戶,功次大將軍光。(《漢書•張安世傳》。案此與益封霍光只是一詔,史家分載於兩傳,互有刪節耳。

封賜功臣詔[编辑]

故丞相安平侯敞等(楊敞)居職守位,與大將軍光、車騎將軍安世建議定策,以安宗廟,功賞未加而薨。其益封敞嗣子忠及丞相陽平侯義(蔡義)、度遼將軍平陵侯明友(范明友)、前將軍龍雒侯增(韓增)、太僕建平侯延年(杜延年)、太常蒲侯昌(蘇昌)、諫大夫宜春侯譚(王譚、當塗侯平)或即魏聖、杜侯屠耆堂(復陸屠耆堂)、長信少府關內侯勝(夏侯勝)邑戶各有差。封御史大夫廣明為昌水侯(田廣明)、後將軍充國為營平侯(趙充國)、大司農延年為陽城侯(田延年)、少府樂成為爰氏侯(史樂成)、光祿大夫遷為平丘侯(王遷)、賜右扶風德(周德)、典屬國武(蘇武)、廷尉光(李光)、宗正德(劉德)、大鴻臚賢(韋賢)、詹事畸(宋畸)、光祿大夫吉(丙吉)、京輔都尉廣漢(趙廣漢)、爵皆關內侯。德、武食邑。(《漢書•宣紀》

議戾太子廟謚詔(本始元年六月[编辑]

故皇太子在湖,未有號謚。歲時祠,其議謚,置園邑。(《漢書•宣紀》,又見《武五子傳》。

議武帝廟樂詔(本始二年五月[编辑]

朕以眇身,奉承祖宗,夙夜惟念。孝武皇帝躬履仁義,選明將,討不服,匈奴遠遁,平氐、羌、昆明、南越,百蠻鄉風,款塞來享;建太學,修郊祀,定正朔,協音律,封泰山,塞宣房,符瑞應,寶鼎出,白麟獲。功德茂盛,不能盡宣,而廟樂未稱。其議奏。(《漢書•宣紀》

朕以眇身,蒙遺德,承聖業,奉宗廟,夙夜惟念。孝武皇帝躬仁誼,厲威武,北征匈奴,單於遠遁;南平氐、羌、昆明、甌駱、兩越,東定穢駱、朝鮮,廓地斥境,立郡縣,百蠻率服,款塞自至,珍貢陳於宗廟;協音律,造樂歌,薦上帝,封太山,立明堂,改正朔,易服色;明開聖緒,尊賢顯功,興滅繼絕,褒周之後,備天地之禮,廣道術之路。上天報況,符瑞並應,寶鼎出,白麟獲。海效鉅魚,神人並見,山稱萬歲。功德茂盛,不能盡宣。而廟樂未稱,朕甚悼焉。其與列侯、二千石、博士議。(《漢書•夏侯勝傳》:宣帝初即位,欲褒先帝,詔丞相、御史。案此詔視《本紀》更詳而未可合並,故兩載之。

振貸貧民詔(本始四年正月[编辑]

蓋聞農者,興德之本也。今歲不登,已遣使者振貸困乏。其令太官捐膳省宰,樂府減樂人,使歸就農業。丞相以下至都官令丞,上書入谷,輸長安倉,助貸貧民。民以車船載谷入關者,得毋用傳。(《漢書•宣紀》

地震詔(本始四年四月[编辑]

蓋災異者,天地之戒也。朕承洪業,奉宗廟,托於士民之上,未能和群生。乃者地震北海、瑯邪,壞祖宗廟,朕甚懼焉。丞相、御史其與列侯、中二千石博問經學之士,有以應變,輔朕之不逮,毋有所諱。令、三輔、太常內郡國舉賢良方正各一人。律令有可蠲除以安百姓,條奏;被地震壞敗甚者,勿收租賦。(《漢書•宣紀》,又見《夏侯勝傳》。

復宗室屬籍詔(地節元年[编辑]

蓋聞堯親九族,以和萬國。朕蒙遺德,奉承聖業,惟念宗室屬未盡而以罪絕。若有賢材,改行勸善,其復屬,使得自新。(《漢書•宣紀》

霍光薨下詔(地節二年三月[编辑]

故大司馬大將軍博陸侯,宿衛孝武皇帝三十有餘年,輔孝昭皇帝十有餘年,遭大難,躬秉誼,率三公、諸侯、九卿大夫,定萬世策,以安宗廟。(《霍光傳》作社稷)天下蒸庶,咸以康寧,功德茂盛,朕甚嘉之。復其後世,疇其爵邑,世世毋有所與,功如蕭相國。(《漢書•宣紀》,又見《霍光傳》。

賜王成爵秩詔(地節三年三月[编辑]

蓋聞有功不賞,有罪不誅,雖唐虞猶不能以化天下。今膠東相成,勞來不怠,流民自占八萬餘口,治有異等之效。其秩成中二千石,賜爵關內侯。(《漢書•宣紀》,又見《循吏•王成傳》。

詔二千石(地節三年三月[编辑]

鰥寡孤獨高年貧困之民,朕所憐也。前下詔假,公田、貸種食。其加賜鰥寡孤獨高年帛,二千石嚴教吏謹視遇,毋令失職。令內郡國舉賢良方正可親民者。(《漢書•宣紀》

封霍雲為冠陽侯[编辑]

宣成侯光,宿衛忠正,勤勞國家,善善及後世。其封光兄孫中郎將雲為冠陽侯。(《漢書•霍光傳》

地震詔(地節三年十月[编辑]

乃者九月壬申地震,朕甚懼焉。有能箴朕過失,及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以匡朕之不逮,毋諱有司。朕既不德,不能附遠,是以邊境屯戍未息。今復飭兵重屯,久勞百姓,非所以綏天下也。其罷車騎將軍、右將軍屯兵。(《漢書•宣紀》

池籞未御幸者,假與貧民。郡國宮館,勿復修治。流民還歸者,假公田,貸種、食,且勿算事。(《漢書•宣紀》

舉孝弟詔(地節三年十一月[编辑]

朕既不逮,導民不明,反側晨興,念慮萬方,不忘元元。惟恐羞先帝聖德,故並舉賢良方正,以親萬姓,歷載臻茲。然而俗化闕焉。《傳》曰:「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其令郡國舉孝弟、有行義聞於鄉裏者各一人。(《漢書•宣紀》

置廷平詔(地節三年十二月[编辑]

間者吏用法,巧文浸深,是朕之不德也。夫決獄不當,使有罪興邪?不辜蒙戮,父子悲恨,朕甚傷之。今遣廷史與郡鞫獄,任輕祿薄,其為置廷平,秩六百石,員四人,其務平之,以稱朕意。(《漢書•刑法志》

喪不繇詔(地節四年二月[编辑]

導民以孝,則天下順。今百姓或遭衰絰兇災,而吏繇事,使不得葬,傷孝子之心,朕甚憐之。自今諸有大父母、父母喪者,勿繇事,使得收斂送終,盡其子道。(《漢書•宣紀》、《宋書•禮志》二

子匿父母等罪勿坐詔(地節四年五月[编辑]

父子之親,夫婦之道,天性也。雖有患禍,猶蒙死而存之。誠愛結於心,仁厚之至也,豈能違之哉?自今子首匿父母,妻匿夫,孫匿大父母,皆勿坐。其父母匿子,夫匿妻,大父母匿孫,罪殊死,皆上請廷尉以聞。(《漢書•宣紀》

誅霍禹等詔(地節四年七月[编辑]

乃者東織室令張赦使魏郡豪李竟報冠陽侯霍雲謀為大逆,朕以大將軍故,抑而不揚,冀其自新。今大司馬博陸侯禹與母宣成侯夫人顯及從昆弟冠陽侯雲、樂平侯山、諸姊妹婿度遼將軍范明友、長信少府鄧廣漢、中郎將任勝,騎都尉趙平、長安男子馮殷等謀為大逆。顯前又使女侍醫淳於衍進藥殺共哀後,謀毒太子,欲危宗廟。逆亂不道,咸服其辜。諸為霍氏所詿誤未發覺在吏者,皆赦除之。(《漢書•宣紀》

乃者東織室令史張赦使魏郡豪李竟報冠陽侯雲謀為大逆,朕以大將軍故,抑而不揚,冀其自新。今大司馬博陸侯禹與母宣成侯夫人顯及從昆弟子冠陽侯雲、樂平侯山、諸姊妹婿謀為大逆,欲詿誤百姓。賴祖宗神靈,先發得,咸伏其辜,朕甚悼之。諸為霍氏所詿誤,事在丙申前,未發覺在吏者,皆赦除之。男子張章先發覺,以語期門董忠,忠告左曹楊惲,惲告侍中金安上。惲召見對狀,後章上書以聞。侍中史高與金安上建發其事,言無入霍氏禁闥,卒不得遂其謀,皆讎有功。封章為博成侯,忠高昌侯,惲平通侯,安上都成侯,高樂陵侯。(《漢書•霍光傳》。案此與《宣紀》所載互有詳略,故並錄之。

減鹽賈詔(地節四年九月[编辑]

朕惟百姓失職不贍,遣使者循行郡國,問民所疾苦,吏或營私煩擾,不顧厥咎,朕甚閔之。今年郡國頗被水災,已振貸。鹽,民之食,而賈咸貴,眾庶重困,其減天下鹽賈。(《漢書•宣紀》

歲上繫囚詔(地節四年九月[编辑]

令甲,死者不可生,刑者不可息,此先帝之所重,而吏未稱。今系者或以掠辜若饑寒瘐死獄中,何用心逆人道也?朕甚痛之。其令郡國歲上繫囚以掠笞若瘐死者,所坐名、縣、爵里,丞相御史課殿最以聞。(《漢書•宣紀》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 
PD-icon.svg 本西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