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隋詩/卷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 全隋詩 卷七
作者:李巨仁 等
卷八

李巨仁[编辑]

釣竿篇[编辑]

    潺湲面江海,滉瀁矚波瀾。不惜黃金餌,唯憐翡翠竿。斜綸控急水,定楫下飛湍。潭迥風來易,川長霧歇難。寄言朝市客,滄浪餘自安。(○《初學記》二十二。《樂府詩集》十八。《詩紀》百二十七。)  

京洛篇[编辑]

    京洛類神仙,藹藹卻雲煙。漸台臨太液,玉樹并甘泉。車喧平樂外,騎擁濯龍前。競結蕭朱绶,争攀李郭船。獨悲韓長孺,死灰猶未燃。(○《文苑英華》百九十二。《詩紀》百二十七。)   ===登名山篇===〖《詩紀》雲:《樂府》失載名氏,在梁武帝後,《詩彙》作武帝詩,誤也。考《文苑英華》作李巨仁。〗     名山稱地鎮,千仞上淩霄。雲開金阙迥,霧起石梁遙。翠微橫鳥路,珠澗入星橋。風急青溪晚,霞散赤城朝。寓目幽栖地,駕言追绮季。避世桃源士,忘情漆園吏。抽簪傲九辟,脫屣輕千驷。沉冥負俗心,蕭灑淩雲意。蒼蒼聳極天,伏眺盡山川。疊峰如積浪,分崖若斷煙。淺深聞度雨,輕重聽飛泉。采藥逢三島,尋真值九仙。藏書凡幾代,看博已經年。逝将追羽客,千載一來旋。(○《文苑英華》二百十一。《樂府詩集》六十四佚作者姓名,作登名山行。《詩紀》百二十七。)  

賦得方塘含白水詩[编辑]

    〖《詩紀》雲:劉公幹《雜詩》:方塘含白水,中有凫與雁。〗     白水溢方塘,淼淼素波揚。疊浪輕凫影,連漪寫雁行。長堤柳色翠,夾岸荇花黃。觀魚自有樂,何必在濠梁。(○《初學記》六。《文苑英華》百六十三。《詩紀》百二十七。)  

賦得鏡詩[编辑]

    魏公知本姓,秦樓識舊名。鳳從台上出,龍就匣中生。無波菱自動,不夜月恒明。非唯照佳麗,複得厭山精。(○《初學記》二十五。《萬花谷續》七作李巨仁詩。《詩紀》百二十七。)  

弘執恭[编辑]

劉生[编辑]

    英名振關右,雄氣逸江東。遊俠五都内,去來三秦中。劍照七星影,馬控千金骢。縱橫方未息,因茲定武功。(○《文苑英華》百九十六。《樂府詩集》二十四。《詩紀》百二十七。)  

奉和出颍至淮應令詩[编辑]

    睿情欣逸賞,臨泛入淮淝。棹聲喧岸度,颿影出雲飛。清流含日彩,奔浪蕩霞晖。還如漳水曲,鳴笳啓路歸。(○《初學記》六。《文苑英華》百七十。《詩紀》百二十七。)  

和平涼公觀趙郡王妓詩[编辑]

    小堂羅薦陳,妙妓命燕秦。蛾眉疑假黛,紅臉自含春。合舞俱回雪,分歌共落塵。齊竽不可廁,空願上龍津。(○《初學記》十五。《文苑英華》二百十三。《詩紀》百二十七。)  

秋池一株蓮詩[编辑]

    秋至皆空落,淩波獨吐紅。托根方得所,未肯即從風。(○《文苑英華》三百二十二。《詩紀》百二十七。)  

卞斌[编辑]

和孔侍郎觀太常新奏樂詩[编辑]

    昔人夢上帝,尚喜頌鈞天。況茲開景業,作樂武功宣。大雅廢還理,乘風毀更懸。中和誠易拟,韶夏讵相沿。犍爲磬響徹,嶰谷管聲傳。小臣濫清耳,長奉南風弦。(○《初學記》十五。《文苑英華》二百十二。《萬花谷後》三十二作卞斌詩。《詩紀》百二十六。)  

王由禮[编辑]

骢馬[编辑]

    善馬金羁飾,蹑影複淩空。影入長城水,聲随胡地風。鞚斂青門外,珂喧紫陌中。行行苦不倦,唯當禦史骢。(○《類聚》九十三。《樂府詩集》二十四。《詩紀》百二十七。)  

賦得馬援詩[编辑]

    二帝已馳聲,五溪還總兵。受诏金鞍動,論功銅馬成。唯稱聚米勢,無慚意苡情。雖謝雲台影,猶傳千載名。(○《類聚》五十五。《詩紀》百二十七。)  

賦得岩穴無結構詩[编辑]

    〖《詩紀》雲:左太沖《招隐詩》:岩穴無結構,丘中有鳴琴。〗     岩間無結構,谷處極幽尋。葉落秋巢迥,雲生石路深。早梅香野徑,清澗響丘琴。獨有栖遲客,留連芳杜心。(○《類聚》三十六。《詩紀》百二十七。)  

賦得高柳鳴蟬詩[编辑]

    園柳吟涼久,嘶蟬應序驚。露下緌恒濕,風高翅轉輕。葉疏飛更迥,秋深響自清。何言枝裏翳,遂入蔡琴聲。(○《類聚》九十七。《詩紀》百二十七。)  

魯範[编辑]

神仙篇[编辑]

    王遠尋仙至,栾巴訪術回。乘空向紫府,控鶴下蓬萊。霜分白鹿駕,日映流霞杯。煎金丹未熟,醒酒藥初開。乍應觀海變,誰肯畏年頹。(○《文苑英華》百九十三作魯杞。《樂府詩集》六十四。《詩紀》百二十七。)  

送別詩[编辑]

    去留雖有異,失路與君同。何如拔心草,還逐斷根蓬。(○《文苑英華》二百六十六作魯範。《詩紀》百二十七。)  

殷英童[编辑]

采蓮曲[编辑]

    蕩舟無數伴,解纜自相催。汗粉無庸拭,風裙随意開。棹移浮荇亂,船進倚荷來。藕絲牽作縷,蓮葉捧成杯。(○《類聚》八十二作詠采蓮詩。《樂府詩集》五十作江南弄。《詩紀》百二十七。)  

胡師耽[编辑]

===登終南山拟古詩===〖《詩紀》雲:拾遺作李德林者非。〗     結廬終南山,西北望帝京。煙霞亂鳥道,劣見長安城。宮雉互相映,雙阙雲間生。鍾鼓沸阊阖,笳管咽承明。朱閣臨槐路,紫蓋飛縱橫。望望未極已,甕牖秋風驚。岩岫草木黃,飛雁遺寒聲。墜葉積幽徑,繁露垂荒庭。甕中酒新熟,澗谷寒蟲鳴。且對一壺酒,安知世間名。寄言朝市客,同君樂太平。(○《初學記》五。《文苑英華》百五十九。《文苑英華》二百五作同終南山拟古。《詩紀》百二十七。)  

陳政[编辑]

贈窦蔡二記室入蜀詩[编辑]

    昆山積良寶,大廈構衆材。馬卿委官去,鄒子背淮來。風流信多美,朝夕豫平台。逸翮獨不群,清才複遒上。六輔昔推名,二江今振響。英華雖外發,磨琢終内朗。四海奮羽儀,清風久播馳。沈郁材難廁,青山翻易阻。回首望煙霞,誰知慕俦侶。飄然不系舟,爲情自可求。若奉西園夜,浩想北園愁。無因逐萍藻,從爾泛清流。(○《文苑英華》二百四十八。《詩紀》百二十七。)  

周若水[编辑]

答江學士協詩[编辑]

    弱齡愛丘壑,與子亟忘歸。開襟對泉石,攜手玩芳菲。忽聞朝市變,斯樂眇難追。意氣酒中改,容顔鏡裏衰。祁寒傷暮節,落景促餘晖。野曠蓬常轉,林遙鳥倦飛。故友輕金玉,萬里嗣音徽。鄉關不可望,客淚徒沾衣。(○《文苑英華》二百四十。《詩紀》百二十七。)  

薛昉[编辑]

巢王座韻得餘詩[编辑]

    平台愛賓客,縫掖齒簪裾。藉卉懷春暮,開襟近夏初。嫩枝猶露鳥,細藻欲藏魚。舞袖臨飛閣,歌聲出绮疏。莫慮歸衢晚,馳輪待興餘。(○《初學記》十。《詩紀》百二十七。)  

劉端[编辑]

和初春宴東堂應令詩[编辑]

    睿賞葉春芳,開筵臨畫堂。庭梅飄早素,檐柳變初黃。八珍羅玉俎,九醞湛金觞。筝響流飛閣,歌塵落妓行。何必西園夜,空承明月光。(○《初學記》十四。《文苑英華》百七十九作侍皇太子宴應令。注:一作和初春宴東堂應令。《詩紀》百二十七。)  

段君彥[编辑]

過故邺詩[编辑]

    玉馬芝蘭北,金鳳鼓山東。舊國千門廢,荒壘四郊通。深潭直有菊,涸井半生桐。粉落妝樓毀,塵飛歌殿空。雖臨玄武觀,不識紫微宮。年代俄成昔,唯餘風月同。(○《文苑英華》三百九。《詩紀》百二十七。)  

張文恭[编辑]

七夕詩[编辑]

    鳳律驚秋氣,龍梭靜夜機。星橋百枝動,雲路七香飛。映月回雕扇,淩雲曳绮衣。含情問華幄,流态入重帷。歡餘夕漏盡,怨結曉骖歸。誰念分河漢,還憶兩心違。(○《類聚》四。《禦覽》三十一。)  

呂讓[编辑]

和入京詩[编辑]

    俘囚經萬里,憔悴度三春。發改河陽鬓,衣餘京洛塵。鍾儀悲去楚,随會泣留秦。既謝平吳利,終成失路人。(○《文苑英華》二百四十。《詩紀》百二十七。)  

沈君道[编辑]

侍皇太子宴應令詩[编辑]

    副君監撫暇,禁苑暫停車。水落金沙淺,雲高玉葉疏。随廚白羽駕,逐釣紫鱗魚。飽德良無已,榮陪終宴餘。(○《初學記》十四。《文苑英華》百七十九。《詩紀》百二十七。)  

魯本[编辑]

與胡師耽同系胡州出被刑獄中詩[编辑]

    叔夜弦初絕,韓安灰未然。相悲不相見,幽絷與幽泉。(○《初學記》二十。《詩紀》百二十七。)  

劉夢予[编辑]

送別秦王學士江益詩[编辑]

    〖《詩紀》雲:《南史》:江總長子益,仕陳曆中書黃門侍郎,入隋爲秦王文學。〗     百年風月意,一旦死生分。客心還送客,悲我複悲君。(○《文苑英華》二百六十六。《詩紀》百二十七。)  

陸季覽[编辑]

詠桐詩[编辑]

    搖落依空井,生死尚馀心。不辭先入爨,惟恨少知音。(○《文苑英華》三百二十四。《詩紀》百二十七。)  

馬敞[编辑]

嘲牛弘[编辑]

    〖《朝野佥載》曰:隋牛弘爲吏部尚書,有選人馬敞者,形貌最陋,弘輕之。側卧食果子,嘲敞曰:嘗聞扶風馬,謂言天上下。今見扶風馬,得驢亦不假。敞應聲曰雲雲,弘驚起,遂與官。〗     嘗聞隴西牛,千石不用軥。今見隴西牛,卧地打草頭。(○《太平廣記》二百五十四。)  

王谟[编辑]

東海懸崖題詩[编辑]

    〖《詩話總龜》雲:海州東海縣臨海懸崖上,有隋王谟磨崖題名并詩雲雲。〗     因巡來到此,矚海看波流。自茲一度往,何日更回眸。(○《古詩類苑》十二。《詩紀》百二十七。)  

乙支文德[编辑]

遺于仲文詩[编辑]

    〖《隋書》曰:于仲文從炀帝征遼東,高麗出兵,掩襲辎重。仲文回擊,大破之。至鴨綠水,高麗将乙支文德詐降,仲文舍之,既去。尋悔,選騎追之,每戰破賊,文德贻詩曰:〗     神策究天文,妙算窮地理。戰勝功既高,知足願雲止。(○《隋書》于仲文傳。《禦覽》二百七十七。《詩紀》百二十七。)  

大義公主[编辑]

書屏風詩[编辑]

    盛衰等朝露,世道若浮萍。榮華實難守,池台終自平。富貴今何在,空事寫丹青。杯酒恒無樂,弦歌讵有聲。餘本皇家子,飄流入虜廷。一朝睹成敗,懷抱忽縱橫。古來共如此,非我獨申名。惟有明君曲,偏傷遠嫁情。(○《隋書·突厥傳》。《詩紀》百二十八。)  

丁六娘[编辑]

十索四首[编辑]

    〖《樂苑》曰:十索,羽調曲也。〗     裙裁孔雀羅,紅綠相參對。映以蛟龍錦,分明奇可愛。粗細君自知,從郎索衣帶。(○《樂府詩集》七十九。《詩紀》百二十八。)     爲性愛風光,偏憎良夜促。曼眼腕中嬌,相看無厭足。歡情不耐眠,從郎索花燭。(○同上)     君言花勝人,人今去花近。寄語落花風,莫吹花落盡。欲作勝花妝,從郎索紅粉。(○同上)     二八好容顔,非意得相關。逢桑欲采折,尋枝倒懶攀。欲呈纖纖手,從郎索指環。(○同上)  

十索二首[编辑]

〖《詩紀》雲:《樂府》作無名氏,《選詩拾遺》并作丁六娘,非是。〗     含嬌不自轉,送眼勞相望。無那關情伴,共入同心帳。欲防人眼多,從郎索錦障。(○《樂府詩集》七十九。《詩紀》百二十八。)     蘭房下翠帷,蓮帳舒鴛錦。歡情宜早暢,密意須同寝。欲共作纏綿,從郎索花枕。(○同上)  

李月素[编辑]

贈情人詩[编辑]

    感郎千金意,含嬌抱郎宿。試作帷中音,羞開燈前目。(○《古詩類苑》九十五。《詩紀》百二十八。)  

羅愛愛[编辑]

閨思詩[编辑]

    幾當孤月夜,遙望七香車。羅帶因腰緩,金钗逐鬓斜。(○《古詩類苑》九十五。《詩紀》百二十八。)  

秦玉鸾[编辑]

憶情人詩[编辑]

    蘭幕蟲聲切,椒庭月影斜。可憐秦館女,不及洛陽花。(○《古詩類苑》九十五。《詩紀》百二十八。)  

蘇蟬翼[编辑]

因故人歸作詩[编辑]

    郎去何太速,郎來何太遲。欲借一尊酒,共叙十年悲。(○《古詩類苑》九十五。《詩紀》百二十八。)  

張碧蘭[编辑]

寄阮郎詩[编辑]

    郎如洛陽花,妾似武昌柳。兩地惜春風,何時一攜手。(○《古詩類苑》九十五。《詩紀》百二十八。)  

侯夫人[编辑]

自感詩三首[编辑]

    庭絕玉辇迹,芳草漸成窠。隐隐聞箫鼓,君恩何處多。(○《詩話總龜》三十五引《古今詩話》。《詩紀》百。)     欲泣不成淚,悲來翻強歌。庭花方爛熳,無計奈春何。(○同上)     春陰正無際,獨步意如何。不及間花草,翻承雨露多。(○同上)  

妝成詩[编辑]

    妝成多自惜,夢好卻成悲。不及楊花意,春來到處飛。(○《詩話總龜》三十五引《古今詩話》。《詩紀》百。)  

自遣詩[编辑]

  秘洞扃仙卉,雕房銷玉人。毛君真可戮,不肯寫昭君。

(○《詩話總龜》三十五引《古今詩話》。《詩紀》百。)  

春日看梅詩二首[编辑]

  砌雪無消日,卷簾時自颦。庭梅對我有憐意,先露枝頭一點春。

(○《古詩類苑》百二十四。《詩紀》百。)   香清寒豔好,誰惜是天真。玉梅謝後陽和至,散與群芳自在春。

(○同上○逯按:《詩紀》侯夫人下,尚有自傷一首,輯自《迷樓記》,今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