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齊文/卷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一

曹虎[编辑]

  虎字士威,本名虎头,武帝改。下邳人。宋泰始末为直厢,累迁屯骑校尉,领南城令,封罗江县男,除前军将军。齐受禅,除宁朔将军、东莞太守,改封监利,除游击将军。武帝即位,除员外常侍,迁南中郎司马,加宁朔将军、南新蔡太守,累迁至梁南秦二州刺史、征虏将军,郁林即位,进号前将军,迁冠军将军、雍州刺史。明帝即位,进右将军,寻进平北将军,爵为侯,永泰初迁给事中、右卫将军。东昏即位,迁前将军、镇军司马,转散骑常侍、右卫将军,未及拜,见杀。和帝即位,追赠安北将军、徐州刺史。

答魏主托跋宏书[编辑]

  自金精失道,皇居徙县,乔木空存,茂草方郁。七狄交侵,五胡代起,顾瞻中原,每用吊焉。知弃皋兰,随水氵厘涧,伊川之象,爰在兹日。古人有云:「匪宅是卜,而邻是卜。」樊、汉无幸,咫尺殊风,折胶入塞,乘秋犯边,亲属穷於斩杀,士女困於虔刘。与彼蠢左,共为唇齿,仁义弗闻,苛暴先露。乃复改易毡裘,妄自尊大。我皇开运,光宅区夏,而式乱逋逃,弃同即异。每欲出车鞠旅,以征不庭,所冀干戚两阶,叛命咸格,遂复游魂不戢,乱猾孔炽。孤总连率,任属方邵,组甲十万,雄戟千群,以此戡难,何往不克?主上每矜率土,哀彼民黎,使不战屈敌,兵无血刃。故部勒小戍,闭壁清野,抗威遵养,庶能怀音。若遂迷复,知进亡退,当金钲戒路,云旗北扫,长驱燕代,并羁名王,使少卿忽诸,头曼不祀。兵交无远,相为悯然。《南齐书·曹虎传》

虞宗[编辑]

  宗字景豫,会稽馀姚人。仕宋为州主簿、建平王参军尚书、仪曹郎、太子洗马、领军长史、正员郎,累至州治中、别驾、黄门郎。升明中,武帝为中军,引为谘议参军。齐受禅,转太子中庶子,迁後军长史、领步兵校尉、镇北长史、宁朔将军、南东海太守,寻为豫章内史,迁辅国将军、始兴王长史、平蛮校尉、蜀郡太守,转司徒司马,迁散骑常侍、太子右卫率,转侍中,迁祠部尚书,出为冠军将军、车骑长史,转度支尚书,领步兵校尉。郁林即位,改领右军将军、扬州大中正、兼大匠卿。明帝即位,转给事中、光禄大夫,寻加正员常侍,永元元年卒。

引疾上表[编辑]

  臣族陋海区,身微稽土,猥属兴运,荷窃稠私,徒越星纪,终惭报答。卫养乖方,抱疾婴固,寝瘵以来,倏逾旬朔,频加医治,曾未瘳损。惟此朽顿,理难振复,乞解所职,尽疗馀辰。《南齐书·虞宗传》

胡谐之[编辑]

  谐之,豫章南昌人。仕宋为州从事主簿,历临贺晋熙邵陵王议参军、武帝江州别驾、北中郎征虏司马、扶风太守,爵关内侯。齐受禅,为给事中、骁骑将军、本州中正,转黄门郎,领羽林监。武帝即位,转守卫尉,加给事中,迁散骑常侍、太子右卫率,进左卫将军、都官尚书、太子中庶子,改卫尉,转度支尚书,卒。赠右将军、豫州刺史,谥曰简。

上表乞解职[编辑]

  臣私门罪衅,早备荼苦。兄弟三人,共相抚鞠,婴孩抱疾,得及成人。长兄臣谌之,复早殒没,与亡第二兄臣谟之衔戚家庭,得蒙训长,情同极荫。何图一旦奄见弃放,吉凶分违,不获临奉,乞解所职。《南齐书·胡谐之传》

周山文[编辑]

  山文,元徽中太学博士,入齐为助教。

皇弟训为养母服议[编辑]

  案庶母慈己者,小功五月。郑玄云:「其使养之命,不为母子,亦服庶母慈己之服。」愚谓第七皇弟宜从小功之制。《宋书·礼志》二,元徽二年七月,有司奏,第七皇弟训养母郑修容丧。未详服制,下礼官正议。太学博士周山文议。

祠孝武皇帝及昭皇太后亲执爵议[编辑]

  按礼,尊者尊统上,卑者尊统下。孝武皇帝於至尊,虽亲非正统,而祖宗之号,列於七庙。愚谓亲奉之日,应执觞爵。昭皇太后既亲非礼正,宜使三公行事。《宋书·礼志》四,元徽二年十月,有司奏:至尊亲祠太庙孝武皇帝及昭皇太后,未详应亲执爵与否。太学博士周山文议。

亥日藉田议[编辑]

  卢植云:「元,善也。郊天,阳也,故以日。藉田,阴也,故以辰。」蔡邕《月令章句》解元辰云:「日,干也。辰,支也。有事於天,用日,有事於地,用辰。」《南齐书·礼志》上,永明三年,助教周山文议。

裴叔业[编辑]

  叔业,河东闻喜人。宋元徽末为羽林监。高帝为骠骑,引为参军,及受禅,除屯骑校尉、宁朔将军,永明中,累迁广平扶风太守、晋熙王冠军司马,延兴初加宁朔将军,建武中封武昌县伯、持节、冠军将军、徐州刺史,徙辅国将军、豫州刺史。东昏侯即位,徙南兖州刺史,进冠军将军。惧诛,降於魏,寻卒。

上疏献谠言[编辑]

  成都沃壤,四塞为固,古称一人守隘,万夫趑趄。雍、齐乱於汉世,谯、李寇於晋代,成败之迹,事载前史。顷世以来,绥驭乖术。地惟形势,居之者异姓;国实武用,镇之者无兵。致寇掠充斥,赋税不断。宜遣帝子之尊,临抚巴蜀,总益、梁、南秦为三州刺史。率文武万人,先启昏汉,分遣郡戍,皆配精力,搜荡山源,纠虔奸蠹,威令既行,民夷必服。《南齐书·裴叔业传》

崔慧景[编辑]

  慧景字君山,清河东武城人。初为国子学生,宋泰始中历位至员外郎,迁长水校尉、宁朔将军,升明初除前军,出为武陵王安西司马、河东太守,迁豫章王镇西司马、兼谘议。齐受禅,封乐安县子,转平西府司马、南郡内史,仍迁南蛮长史。加辅国将军,进梁南秦二州刺史。武帝即位,进号冠军将军,还迁黄门郎,领羽林监,迁随王东中郎司马,出为司州刺史。征太子左率,加通直常侍,迁右卫将军,加给事中,出为豫州刺史。郁林即位,进号征虏将军,征还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建武中迁度支尚书,假节督雍州,加平北将军。东昏即位,改领右卫将军,迁护军将军,加侍中,寻加平南将军,改授平西将军,征寿阳,回军内向,败死。

报薛渊[编辑]

  索在界首,遣信拘引,已得拔难。《南齐书·薛渊传》,渊母索氏。改嫁长安杨氏。渊私遣购赎。梁州刺史崔慧景报渊。

崔觉[编辑]

  觉,慧景子,永元初为直阁将军,慧景败,亡命为道人,见报伏诛。

临刑与妹书[编辑]

  舍逆旅,归其家,以为大乐;况得从先君游太清乎。古人有力扛周鼎,而有立锥之叹,以此言死,亦复何伤!平生素心,士大夫皆知之矣。既不得附骥尾,安得施名於後世,慕古竹帛之事,今皆亡矣。《南齐书·崔慧景传》

崔偃[编辑]

  偃,慧景次子,建武初太学博士,历始安内史,慧景败,藏窜得免。和帝西台立,以为宁朔将军,寻下狱死。

上书理父冤[编辑]

  臣窃惟太祖、高宗之孝子忠臣,而昏主之贼臣乱子者,江夏王与陛下,先臣与镇军是也。臣闻尧舜之心,惟以天下为忧,而不以位为乐。彼孑然之舜,垄亩之人,犹尚若此;况祖业之重,家国之切?江夏既行之於前,陛下又蹈之於後,虽成败异术,而所由同方也。

  陛下初登至尊,与天合符。天下纤介之屈,尚望陛下申之,丝发之冤,尚望陛下理之。况先帝之子,陛下之兄,所行之道,即陛下所由哉?如此尚弗恤,其馀何几哉?陛下德侔造化,仁育群生,虽在昆虫草木,有不得其所者,览而伤焉。而况乎友爱天至,孔怀之深。夫岂不怀,将以事割。此实左右不明,未之或详。惟陛下公听并观,以询之刍荛。群臣有以臣言为不可,乞使臣廷辩之,则天人之意塞,四海之疑释。必若不然,亻幸小民之无识耳。使其晓然知此,相聚而逃陛下,以责江夏之冤,朝廷将何以应之哉?若天听沛然回光,发恻怆之诏,而使东牟朱虚东裒仪父之节,则荷戈之士,谁不尽死?愚戆之言,万一上合,事乞留中。《南齐书·崔慧景传》,觉弟偃,中兴元年,诣公车门上书,事寝不报。

又上疏[编辑]

  近冒陈江夏之冤,定承圣诏,已有褒赠,此臣狂疏之罪也。然臣所以谘问者,不得其实,罪在万没,无所复云。但愚心所恨,非敢以父子之亲,骨肉之间,而侥幸曲陛下之法,伤至公之义。诚不晓圣朝所以然之意。若以狂主虽狂,而实是天子,江夏虽贤,实是人臣,先臣奉人臣,逆人君,以为不可申明诏,得矣。然未审陛下亦是人臣不?而镇军亦复奉人臣逆人君,今之严兵劲卒,方指於象魏者,其故何哉?臣所不死,苟存视息,非有他故,所以待皇运之开泰,申冤魂之枉屈。今皇运既已开泰矣,而死於社稷尽忠,反以为贼,臣何用此生陛下世矣。

  臣闻王臣之节,竭智尽公,以奉其上。居股肱之任者,申理冤滞,荐达群贤。凡此众臣,夙兴夜寐,心未尝须臾之间而不在公。故万物无不得其理,而颂声作焉。臣谨案镇军将军臣颖胄,宗室之亲,股肱之重,身有伊、霍之功,荷陛下稷、旦之任,中领军臣衍,受帷幄之寄,副宰相之尊。皆所以栋梁朝廷,社稷之臣,天下所当,遑遑匪懈,尽忠竭诚,欲使万物得理,而颂声大兴者,岂复宜逾此哉?而同知先臣股肱江夏,匡济王室,天命未遂,王亡与亡,而不为陛下瞥然一言。知而不言,是不忠之臣,不知而言,乃不智之臣,此而不知,将何所知?

  如以江夏心异先臣,受制臣力,则江夏同致死毙,听可昏政淫刑,见残无道。然江夏之异,以何为明,孔、吕二人,谁以为戮。手御麾幡,言辄任公,同心共志,心若胶漆,而以为异,臣窃惑焉。如以先臣遣使,江夏斩之,则征东之驿,何为见戮?陛下斩征东之使,实诈山阳;江夏违先臣之请,实谋孔矜。天命有归,故事业不遂耳。夫唯圣人,乃知天命,守忠之臣,唯知尽死,安顾成败。诏称江夏遭时屯故,迹屈行令,内恕探情,无玷纯节。今兹之旨,又何以处镇军哉?

  臣所言毕矣,乞就汤镬。然臣虽万没,犹愿陛下必申先臣。何则?恻怆而申之,则天下伏;不恻怆而申之,天下之人北面而事陛下者,徒以力屈耳。先臣之忠,有识所知,南史之笔,千载可期,亦何待陛下屈申而为褒贬。然小臣忄卷忄卷之愚,为陛下计耳。臣之所言,非孝於父,实忠於君。唯陛下孰察,少留心焉。

  臣频触宸严,而不彰露,所以每上封事者,非自为戆地,犹以《春秋》之义有隐讳之意也。臣虽浅薄。然今日之事,斩足断头,残身灭形,何所不能,为陛下耳。臣闻生人之死,肉人之骨,有识之士,未为多感。公听并观,申人之冤,秉德任公,理人之屈,则普天之人,争为之死。何则?理之所不可以已也。陛下若引臣冤,免臣兄之罪,收往失,发恻怆之诏,怀可报之意,则桀之犬实可吠尧,跖之客实可刺由,又何况由之犬,尧之客。臣非吝生,实为陛下重此名於天下。已成之基,可惜之宝,莫复是加,寝明寝昌,不可不循,寝微寝灭,不可不慎。惟陛下熟察,详择其衷。

  若陛下犹以为疑,镇军未之允决,乞下征东共详可否,无以向隅之悲,而伤陛下满堂之乐。何则?陛下昏主之弟;江夏亦昏主之弟,镇军受遗托之恩,先臣亦荷顾命之重。情节无异,所为皆同,殊者唯以成败仰资圣朝耳。臣不胜愚忠,请使群臣廷辩者,臣乞专令一人,精赐本语。侥幸万一,天听昭然,则轲沈七族,离燔妻子,人以为难,臣岂不易。《南齐书·崔慧景传》,偃又上疏,诏报可。寻下狱死。

崔祖思[编辑]

  祖思字敬元,慧景宗人,汉末中尉琰七世孙,仕宋为州主簿,历武帝,转国主簿,除奉朝请、安成王抚军参军、员外正员郎,转相国从事中郎,迁齐国内史。齐受禅,转长兼给事黄门侍郎,迁宁朔将军、冠军司马,领郡太守,迁冠军将军,进号征虏将军,假节青冀二州刺史,有集二十卷。

国名启[编辑]

  谶书云:「金刀利刃齐刈之。」今宜称齐,实应天命。《南齐书·崔祖思传》,宋朝初议封太祖为梁公,祖思启,从之。

陈政事启[编辑]

  《礼》、《诰》者,人伦之襟冕,帝王之枢柄。自古开物成务,必以教学为先。世不习学,民忘志义,悖竞因斯而兴,祸乱是焉而作。故笃俗昌澡,莫先道教,不得以夷祸革虑,俭泰移业。今无员之官,空受禄力。三载无考绩之效,九年阙登黜之序。国储以之虚匮,民力为之凋散。能否无章,泾渭混流。宜太庙之南,弘修文序;司农以北,广开武校。台州列国,限外之职,问其所乐,依方课习,各尽其能。月供僮干,如先充给,若有废堕,遣还故郡。殊经奇艺,待以不次,士修其业,必有异等,民识其利,能无勉励。

  汉文集上书囊以为殿帷,身衣弋绨,以韦带剑,慎夫人衣不曳地,惜中民十家之产,不为露台。刘备取帐钩《南史》作构。铜铸钱以充国用,魏武遣女,皂帐,婢十人,东阿妇以绣衣赐死,王景兴以淅米见诮。宋武节俭过人,张妃房帷《南史》作唯。碧绡蚊帱,三齐仙截席,五盏盘桃花米饭。殷仲文劝令畜伎,答云:「我不解声。」仲文曰:「但畜自解。」又答:「畏解,故不畜。」历观帝王,未尝不以约素兴,侈丽亡也。伏惟陛下,体唐成俭,踵虞为朴。寝殿则素木卑构,膳器则陶瓢充御。琼簪玉箸,碎以为尘,珍裘绣服,焚之如草。斯实风高上代,民偃下世矣。然教信虽孚,氓染未革,宜加甄明,以速归厚。详察朝士,有柴车蓬馆,高以殊等;雕墙华轮,卑其称谓。驰禽荒色,长违清编,嗜音酣酒,守官不徙,物识义方,且惧且劝,则调风变俗,不俟终日。

  宪律之重,由来尚矣。故曹参去齐,唯以狱市为寄,馀无所言。路温舒言「秦有十失,其一尚在,治狱之吏是也。」实宜清置廷尉,茂简三官,寺丞狱主,弥重其选,研习律令,删除繁苛。诏狱及两县,一月三讯,观貌察情,欺枉必达。使明慎用刑,无忝大《易》;宁失不经,靡愧《周书》。汉来治律有家,子孙并世其业,聚徒讲授,至数百人。故张、于二氏,洁誉文宣之世,陈、郭两族,流称武、明之朝。决狱无冤,庆昌枝裔,槐兖相袭,蝉紫传辉。今廷尉律生,乃令史门户,族非咸、弘,庭缺于训。刑之不措,抑此之由。如详择笃厚之士,使习律令,试简有征,擢为廷尉僚属。苟官世其家而不美其绩,鲜矣;废其职而欲善其事,未之有也。若刘累传守其业,庖人不乏龙肝之馔,断可知矣。

  乐者,动天地,感鬼神,正情性,立人伦,其义大矣。按前汉编户千万,太乐伶官方八百二十九人,孔光等奏罢不合经法者四百四十一人,正乐定员,惟置三百八十八人。今户口不能百万,而太乐雅、郑,元徽时校试千有馀人,後堂杂伎,不在其数,糜废力役,伤败风俗。今欲拨邪归道,莫若罢杂伎,王庭唯置锺ね羽戚、登歌而已。如此,则官充给养,国反淳风矣。

  论儒者以德化为本,谈法者以刻削为体。道教治世之梁肉,刑宪乱世之药石,故以教化比雨露,名法方风霜。是以有耻且格,敬让之枢纽;令行禁止,为国之关楗。然则天下治者,赏罚而已矣。赏不事丰,所病於不均;罚不在重,所困於不当。如令甲勋少,乙功多,赏甲而舍乙,天下必有不劝矣;丙罪重,丁眚轻,罚丁而赦丙,天下必有不悛矣。是赏罚空行,无当乎劝沮。将令见罚者宠习之臣,受赏者仇雠之士,戮一人而万国惧,赏匹夫而四海悦。

  籍税以厚国,国虚民贫;广田以实廪,国富民赡。尧资用天之储,实拯怀山之数,汤凭分地之积,以胜流金之运。近代魏置典农,而中都足食;晋开汝、颖,而汴河委储。今将扫辟咸、华,题镂龙漠,宜简役敦农,开田广稼。时罢山池之威禁,深抑豪右之兼擅,则兵民优赡,可以出师。

  古者左史记言,右史记事,故君举必书,尽直笔而不污;上无妄动,知如丝之成纶。今者著作之官,起居而已;述事之徒,褒谀为体。世无董狐,书法必隐;时阙南史,直笔未闻。

  又废谏官,听纳靡依。虽课励朝僚,征访刍舆,莫若推举质直,职思其忧。夫越任于事,在言为难;当官而行,处辞或易。物议既以无言望己,已亦当以吞默惭人。中丞虽谢咸、玄,未有全废劾简;廷尉诚非释之,宁容都无讯牒。故知与其谬人,宁不废职,目前之明效也。汉征贡禹为谏大夫,矢言先策,夏侯胜狂直拘系,出补讽职,伐柯非遐,行之即善。

  天地无心,赋气自均,宁得诞秀往古,而独寂寥一代,将在知与不知,用与不用耳。夫有贤而不知,知贤而不用,用贤而不委,委贤而不信,此四者,古今之通患也。今诚重郭隗而招剧辛,任鲍叔以求夷吾,则天下之士,不待召而自至矣。《南齐书·崔祖思传》。

崔元祖[编辑]

  元祖,祖思从弟,为射声校尉,历骁骑将军,出为东海太守。

请留蒋少游启[编辑]

  少游,臣之外甥,特有公输之思。宋世陷虏,处以大匠之官。今为副使,必欲模范宫阙。岂可令毡乡之鄙,取象天官?臣谓且留少游,令使主反命。《南齐书·魏虏传》,永明九年。

卞彬[编辑]

  彬字士蔚,济阴冤句人,晋中领军嗣之孙。仕宋为西曹主簿,奉朝请、员外郎。齐台建,除右军参军,出为南康郡丞,除南海王国郎中令、尚书比部郎、安吉令、车骑记室。永元中为平越长史、绥建太守。

虾蟆赋[编辑]

  纡青拖紫,名为蛤鱼。《南齐书·卞彬传》,世谓比令仆也。又见《南史》十二,《御览》九百四十九。

  科斗唯唯,群浮暗水,维朝继夕,聿役如鬼。同上,比令史谘事也。

蚤虱赋[编辑]

  余居贫,布衣十年不制。一袍之,有生所托,资其寒暑,无与易之。为人多病,起居甚疏,萦寝败絮,不能自释。兼摄性懈惰,懒事皮肤,澡刷不谨,浣沐失时,四体《宁毛》々,加以臭秽,故苇席蓬缨之间,蚤虱猥流。淫痒渭,无时恕肉,探揣扌撮,日不替手。虱有谚言,朝生暮孙。若吾之虱者,无汤沐之虑,绝相吊之忧,宴聚乎久襟烂布之裳,服无改换,掐齿不能加,脱略缓懒,复不勤於捕讨,孙孙息息,三十五岁焉。《南齐书·卞彬传》,又见《南史》七十二,《御览》八百十九、九百五十一。

禽兽决录目[编辑]

  羊性淫而狠,猪性卑而率,鹅性顽而傲,狗性险而出。《南齐书·卞彬传》,《南史·卞彬传》,《御览》八百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