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漢博聞 (四庫全書本)/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兩漢博聞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六
  宋 楊侃 輯
  龍樓成帝紀十
  成帝為太子初居桂宫上嘗急召太子出龍樓門師古曰三輔黄圖桂宫在城中近北宫非太子宫張晏曰樓上有銅龍若白鶴飛㢘之為名也
  枸醬西南夷傳六十五
  唐䝉使南粤食䝉蜀枸醬䝉問所從來曰道西北牂柯江江廣數里出畨禺城下䝉歸至長安問蜀賈人獨蜀出枸醬多持竊出市夜郎夜郎者臨牂柯江江廣百餘步足以行船南粤以財物役屬夜郎然亦不能臣使也
  晉灼曰枸音矩師古曰子形如桑椹耳縁木而生非樹也味尤辛不酢今宕渠則有之食讀曰飤
  舉白叙𫝊七十上
  引滿舉白
  師古曰引取滿觴而飲飲訖舉觴告白盡不也一說白者罰爵之名也飲有不盡者則以此爵罰之魏文侯與大夫飲酒令曰不釂者浮以大白於是公乗不仁舉白浮君是也
  自繆孝成趙皇后傳
  鄭氏曰自縊也師古曰繆絞也居虬反
  戲㦸匈奴傳六十四下
  漢賜孝單于戲㦸十
  師古曰戲㦸有旗之㦸也戲許宜反又音麾
  清狂冒邑王傳三十三
  昌邑王清狂不惠
  蘇林曰凡狂者隂陽脉盡濁今此人不狂似狂者故言清狂也或曰色理清徐而心不慧曰清狂清狂如今曰癡也
  著令吳芮傳四
  髙祖封吳芮長沙王制詔御史長沙王忠其定著令鄧展曰漢約非劉氏不王而芮王故著令中使特王也或曰以芮至忠故著令也故贊云著于甲令而稱忠也
  支庶吳芮傳
  孝惠髙后時封吳芮庶子二人為列侯故贊云慶流支庶有以矣夫
  樵蘇韓信傳四
  樵蘇後爨師不宿飽
  師古曰樵取薪也蘇取草也小雅白華之詩云樵彼桑薪
  食采揚雄傳五十七上 刑法志三
  揚雄其先出自有周伯僑者以支庶初食采於晉之揚因氏焉揚在河汾之間
  師古曰采官也以官受地謂之采地應劭曰左傳云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韓魏皆姬姓也刑法志注師古曰因官食地故曰采地
  三輔號為卿王尊傳四十六
  如淳曰三輔皆秩中二千石號為卿也
  迹射士王尊傳
  校尉傅剛將迹射士千人逐捕南山羣盜
  師古曰迹射言能尋跡而射取之也射食亦反
  布鼔王尊傳
  王尊曰毋持布鼔過雷門
  師古曰雷門㑹稽城門也有大鼓越擊此鼓聲聞洛陽布鼓謂以布為鼓故無聲
  柱後惠文張敞傳四十六
  應劭曰柱後以鐵為柱今法冠是也一名惠文冠晉灼曰漢注法冠也一號柱後惠文以纚裹鐵柱卷秦制執法服今御史服之謂之獬廌一角今冠兩角以獬廌為名耳纚即今方目紗也纚山爾反卷去權反
  搒掠孫寳傳四十七 後漢陳寵傳附
  師古曰搒掠謂笞擊而考問之也搒音彭
  陳寵曰獄者急於篣格酷烈之痛
  注云篣即搒也古字通用格擊也又陳萬年𫝊下獄掠治注云掠擊也力向反
  抱弩負籣韓延夀傳四十六
  如淳曰籣盛弩箭箙也師古曰鞮鞪即兜鍪也籣盛弩矢者也其形如木桶鞮丁奚反鞪莫侯反
  雞卜郊祀志五下
  立粤祠而以雞卜
  李竒曰持雞骨卜如鼠卜
  挺身逃劉屈氂傳三十六
  師古曰挺引也獨引身而逃難
  傅㑹爰盎贊十九
  爰盎雖不好學亦善傅㑹
  張晏曰因宜附著合㑹之
  衣褐張良傳十
  師古曰褐制若裘今道士所服者是
  禁錢賈捐之傳五十四下
  賈捐之曰往者暴師曽未一年費四十餘萬大司農錢盡乃以少府禁錢續之
  師古曰少府錢主供天子故曰禁錢
  浩穰張敞傳四十六
  長安中浩穰於三輔
  師古曰浩大也穰盛也言人衆之多也穰人掌反
  清閒之燕蔡義傳三十六
  蔡義上疏曰願賜清閒之燕得盡精思於前上召見說詩甚說之
  師古曰燕安息也閒讀曰閑
  扼虎 命中李陵傳二十四
  力扼虎射命中
  師古曰扼謂捉持之也命中者所指名處即中之也
  儲偫 除舎孫寳傳四十七 後漢肅宗紀
  御史大夫張忠辟孫寳為屬欲令授子經更為除舎設儲偫
  師古曰除為修飾掃除也設儲偫謂豫備器物也偫丈紀反
  後漢書云南巡狩詔所經道一郡縣無得設儲跱注云儲積也跱具也言不預有蓄備
  擿觖孫寳傳
  傅太后怒曰帝置司𨽻使擿觖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我惡我當坐之師古曰擿觖謂挑發之擿他歴反觖音決
  以日易月文帝紀後七年
  文帝遺詔曰服大紅十五日小紅十四日纖七日釋服
  服䖍曰皆當言大功小功布也纖細布衣也應劭曰紅者中祥大祥以為領縁纖者禫也凡三十六日而釋服矣此以日易月也晉灼曰漢書例以紅為功也師古曰紅與功同服晉二說是也此喪制者文帝自率已意創而為之非有取於周禮也何為以日易月乎三年之喪其實二十七月豈有三十六月之文禫又無七月也應氏既失之於前而近代學者因循謬說未之思也
  檉柳胡桐白草西域傳六十六上
  樓蘭國出玉多葭葦檉柳胡桐白草
  注云孟康曰白草草之白者胡桐似桑而多曲師古曰檉柳河柳也今謂之赤檉白草似莠而細無芒其乾熟時正白色牛馬所嗜也胡桐亦似桐不𩔖桑也蟲食其樹而沫出下流者俗名為胡桐淚言似眼淚也可以汗金銀工匠用之流俗語訛呼淚為律檉丑成反
  臧繦食貨志四下
  萬室之邑必有萬鍾之臧臧繦千萬千室之邑必有千鍾之臧臧繦百萬春以奉耕夏以奉耘耒耜器械種饟糧食必有取澹焉故大賈畜家不得豪奪吾民矣
  孟康曰六斛四斗為鍾繦錢貫也饟與餉同謂餉田之具也
  都䕶 督察西域傳六十六上
  日逐王畔單于將衆來降䕶鄯善以西使者鄭吉迎之既至漢封日逐王為歸徳侯吉為安逺侯因使吉并䕶北道故號曰都䕶都䕶之起自吉置矣都䕶督察烏孫康居諸外國
  師古曰都猶總也言總䕶南北之道督視也
  單于文帝紀 匈奴傳六十四上
  單于者廣大之貌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
  師古曰單于匈奴天子之號單音蟬
  突門後漢竇融傳附
  注云突門守城之門墨子曰城百步為一突門也
  曰者髙帝紀
  師古曰日者猶往日也
  倒縣賈誼傳十八
  賈誼曰天下之埶方倒縣凡天子者天下之首何也上也蠻夷者天下之足何也下也今匈奴嫚娒侵掠至不敬也而漢嵗致金絮采繒以奉之夷狄徴令是主上之操也天子供貢是臣下之禮也足反居上首顧居下倒縣如此莫之能解猶為國有人乎
  碑碣後漢竇憲傳附
  封神丘兮建隆嵑
  注云神丘即燕然山也方者謂之碑圓者謂之碣嵑亦碣也其例反
  項籍傳一
  羽駿馬名騅
  師古曰蒼白雜毛曰騅蓋以其色名之
  贈行段㑹宗傳四十
  朋友以言贈行
  師古曰贈行謂將别相贈也
  焫膋蕭禮樂志二郊祀歌
  李竒曰膋腸間脂也蕭香蒿也師古曰以蕭焫脂合馨香也膋來彫反焫人說反
  柘漿禮樂志樂府歌
  泰尊柘漿析朝酲
  應劭曰柘漿取甘柘汁以為飲也酲病酒也析解也
  贅壻賈誼傳十八
  秦人家富子壯則出分家貧子壯則出贅
  應劭曰出作贅壻也師古曰謂之贅壻者言其不當出在妻家亦猶人身之有肬贅非應所有也贅之鋭反分扶問反
  隊帥爰盎傳十九
  如淳曰隊帥軍中小官
  請室賈誼傳 爰盎傳
  賈誼曰大臣有辠白冠氂纓盤水加劒造請室而請辠耳
  應劭曰請罪之室蘇林曰車駕出有請室令在前先驅此官有别獄也如淳曰水性平若已有正罪君以平法治之也加劒當以自刎也或曰殺牲者以盤水取頸血故示若此也
  爰盎傳云人上書告絳侯反時絳侯已就國徴繫請室
  師古曰請室獄也
  兩宫王莽傳六十九上
  師古曰兩宫謂成帝及太后也
  祖有功景帝紀元年
  詔曰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徳
  師古曰祖始也始受命也宗尊也有徳可尊
  天郊成帝紀建始二年
  應劭曰天郊在長安城南地郊在長安城北
  款塞宣帝紀本始二年
  百蠻鄉風款塞來享
  應劭曰款叩也皆叩塞門來服從也
  什器平帝紀元始元年
  師古曰軍法五人為伍二伍為什則共其器物故通謂生生之具為什器亦猶今之從軍及作役者十人為火共畜調度也
  除保父母同産令元帝紀
  初元五年詔除光禄大夫已下至郎中保父母同産之令
  應劭曰舊時相保一人有過皆當坐之師古曰特為郎中已上除此令者所以優之也同産謂兄弟也
  給事宫司馬中元帝紀初元五年
  元帝詔今從官給事宫司馬中者得為大父母父母兄弟通籍
  應劭曰司馬中者宫内門也司馬主武兵禁之意也籍者為二尺竹牒記其年紀名字物色縣之宫門案省相應乃得入也師古曰從官親近天子常侍從者皆是也
  四輔谷永傳五十五
  師古曰四輔謂左輔右弼前疑後丞也
  瞽説谷永傳
  聽晻昧之瞽説
  師古曰瞽說言不中道若無目之人也晻與暗同
  小學杜鄴傳五十五
  杜鄴初從張吉學吉子竦又幼孤從鄴學問亦著於世尤長小學鄴子林清靜好古亦有雅才其正文字過於鄴竦故世言小學者由杜公
  師古曰小學謂文字之學也周禮八嵗入小學保氏教國子以六書故因名云藝文志載小學十家三十五篇
  首嵗蕭望之傳四十八
  師古曰首嵗嵗之初首謂正月也
  下走蕭望之傳
  應劭曰下走僕也師古曰下走者自謙言趨走之役也又司馬遷報任少卿書曰太史公牛馬走注云言已為太史公掌牛馬之僕自謙之辭也出文選
  望舒揚雄傳五十七
  望舒彌轡
  師古曰望舒月御也彌斂也言天子之車斂轡徐行故假望舒為言耳
  結轍文帝紀後二年
  使者冠蓋相望結轍於道
  韋昭曰使車往還故轍如結也
  膠葛楊雄傳下五十七
  解難云獨不見夫翠虯絳螭之將登虖天不階浮雲翼疾風虚舉而上升則不能撠膠葛騰九閎
  師古曰擑挶也膠葛上清之氣也九閎九天之門撠音㦸挶居足反
  又甘泉賦齊總總撙撙其相膠葛兮
  師古曰膠葛猶言膠加也
  獿人楊雄傳
  獿人亡則匠石輟斤而不敢妄斵
  服䖍曰獿古之善塗塈者也施廣領大袖以仰塗而領袖不汙有小飛泥誤著鼻因令匠石揮斤而斵之知石之善斵故敢使之也師古曰獿抆拭也故謂塗者為獿人獿乃髙反
  琴徽揚雄傳
  師古曰徽琴徽也所以表發撫抑之處也
  三宫王嘉傳五十六
  師古曰三宫天子太后皇后也
  立樂府禮樂志十
  武帝定郊祀之禮祠太一於甘泉祭后土於汾隂乃立樂府采詩夜誦以李延年為協律都尉多舉司馬相如等數十人造為詩賦畧論律呂以合八章之調作十九章之歌以正月上辛用事甘泉圜丘使童男女七十人俱歌昏祠至明夜常有神光如流星止集于祠壇天子自竹宫而望拜
  師古曰樂府之名蓋起於此韋昭曰竹宫以竹為宫也師古曰采詩夜誦者其言辭或秘不可宣露故於夜中歌誦也
  百賈王嘉傳
  師古曰賈謂販賣之人也
  案脉王嘉傳
  師古曰案脉謂切脉也
  厭衆意王莽傳
  莽欲厭衆意
  師古曰厭滿也一艶反
  雅拜何武傳五十六
  何武為京兆尹坐舉方正所舉者召見槃辟雅拜有司以為詭衆虛偽武坐左遷楚内史
  服䖍曰行禮容拜也師古曰槃辟猶槃旋也辟音闢詭違也
  昆雞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上
  張揖曰昆雞似鶴黄白色
  靈鼉相如傳
  樹靈鼉之鼔
  師古曰以鼉皮為鼓
  釋蹻王褒傳三十四下
  離疏釋蹻而享膏粱
  應劭曰離此蔬食釋此木蹻也師古曰蹻即鞋也居畧反史記虞卿躡蹻擔簦説趙注云蹻草履也
  襃成君孔光傳五十一
  孔霸以選授太子經元帝即位徴霸以師賜爵關内侯食邑八百戸號襃成君
  如淳曰為帝師教令成就故曰襃成君
  尺二牘匈奴傳六十四上
  漢遺單于書以尺一牘中行說令單于以尺二寸牘及印封皆令廣長大倨驁其辭以答漢漢遣中行說使匈奴而說不欲行漢强使之說遂降匈奴不歸
  髙訾貨殖傳六十一
  丹王君房豉樊少翁王孫大卿為天下髙訾
  師古曰王君房賣丹樊少翁及王孫大卿賣豉亦致髙訾訾讀與資同
  力政游俠傳六十二 五行志七中之下
  戰國合從連衡力政爭彊
  師古曰力政者棄背禮義専任威力也
  天子微弱諸侯力政
  師古曰政亦征也言専以武力相征討
  郭解傳六十二
  郭解姊子負解之勢與人飲使之釂非其任彊灌之人怒刺殺解姊子
  師古曰盡爵曰釂其人不飲而使盡爵乃强灌之故怨怒也釂子笑反
  内朝外朝劉輔傳四十七
  劉輔上書直諫收繫掖庭秘獄於是中朝左將軍辛慶忌右將軍㢘襃光禄勲師丹太中大夫谷永俱上書諫得减死罪一等
  孟康曰中朝内朝也大司馬左右前後將軍侍中常侍散騎諸吏為中朝丞相以下至六百石為外朝也
  傳漏董賢傳六十三
  董賢傳漏在殿下
  師古曰𫝊漏奏時刻也
  粱肉霍去病傳二十五 食貨志四上
  師古曰粱粟𩔖也米之善者食貨志曰粱好粟也即今之粱米也
  特將去病傳 張良傳十
  衛青家為特將者十五人
  師古曰特將謂獨别為將而出征也
  髙帝時魏王豹反使韓信特將北擊之
  師古曰特獨也専任之使將也
  渾殽董仲舒傳二十六
  賢不肖渾殽
  注云殽雜也渾音胡本反
  邊穀劉屈氂傳三十六
  如淳曰戍邊卒糧也
  車丞相車千秋傳三十六
  千秋本姓田氏為丞相年老上優之朝見得乗小車入宫殿因號曰車丞相
  譙讓髙帝紀
  樊噲譙讓項羽
  師古曰譙責也才笑反
  月螖日域揚雄傳五十七下
  長楊賦西厭月螖東震日域
  服䖍曰螖音窟穴之窟月螖月所生也師古曰日域日初出之處也
  㢘問髙帝紀五年
  髙帝詔曰且亷問有不如吾詔者以重論之
  師古曰㢘察也
  詔髙帝紀
  如淳曰詔告也自秦漢以下唯天子獨稱之
  梟騎髙帝紀
  項羽未平北貉燕人來致梟騎助漢
  應劭曰北貉國也梟健也張晏曰梟勇也若六博之梟也師古曰貉在東北方三韓之屬皆貉𩔖也莫客反
  兜離後漢董祀妻傳附
  言兜離兮狀窈停
  注云兜離匈奴言語之貌
  二斬後漢曹世叔妻傳附
  禮夫有再娶之義婦無二適之文故曰夫者天也注云儀禮曰父在為母何以朞至尊在不敢伸也父必三年而後娶達子志也夫者妻之天也婦人不二斬者猶曰不二天也
  比落䝉全後漢姜詩傳附
  姜詩至孝赤眉賊經詩里弛兵而過曰驚大孝必觸鬼神時嵗荒賊乃遺詩米肉受而埋之比落䝉其安全
  注云比近也落藩也
  楚歌髙帝紀五年
  漢圍項羽於垓下羽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知盡得楚地
  應劭曰楚歌者雞鳴歌也漢已畧得其地故楚歌者多雞鳴時歌也師古曰楚歌者為楚人之歌猶言吳歈越吟耳若以雞鳴為歌曲之名於理則可不得云雞鳴時也髙祖令戚夫人楚舞自為作楚歌豈亦雞鳴時乎
  顧山錢平帝紀元始元年
  平帝詔天下女徒已論歸家顧山錢月三百
  如淳曰已論者罪已定也令甲女子犯罪作如徒六月顧山遣歸一說以為當於山伐木聽使入錢顧工直故謂之顧山應劭曰舊刑鬼薪取薪於山以給宗廟今使女徒出錢顧薪故曰顧山也師古曰如說近之論女徒論罪已定並放歸家不親役之但令一月出錢三百以顧人也為此恩者所以行太后之徳施惠政於婦人
  體貌大臣賈誼傳十八
  體貌大臣而厲其節也
  師古曰體貌謂加禮容而敬之也
  官師賈誼傳
  官師小吏
  師古曰官師一官之長也
  粟紅腐賈捐 --捐之傳三十四下
  太倉之粟紅腐而不可食
  師古曰粟乆腐壊則色紅赤也
  上東門賈誼傳
  雒陽上東門
  師古曰東面最北門曰上東門
  跡前事賈誼傳
  臣竊跡前事
  師古曰尋前事之蹤跡也
  無狀子杜欽傳三十
  紅陽侯與杜業書曰誠哀老姊垂白隨無狀子出關師古曰無狀猶言不肖也
  排擠杜欽傳
  排擠英俊
  師古曰擠墜也
  橐佗匈奴傳六十四上
  師古曰橐佗言能負橐囊而䭾物也
  刑名元帝紀
  宣帝所用多文法吏以刑名繩下
  師古曰劉向别録云申子學號刑名刑名者以名責實尊君卑臣崇上抑下宣帝好觀其君臣篇繩謂彈治之耳
  戚里萬石君傳十六
  師古曰於上有姻戚者皆居之故名其里為戚里
  廷見萬石君傳
  石建奏事於上前即有可言屏人乃言極切至廷見如不能言者
  師古曰廷見謂當朝而見時
  議格文三王傳十七
  大臣及爰盎等有所關說於帝太后議格
  蘇林曰音閤張晏曰止也
  魁岸江充傳十五
  為人魁岸
  師古曰魁大也岸者有㢘稜如崖岸之形
  微諫伍被傳十五
  師古曰私諫之也
  假吏蘇武傳二十四
  蘇武使匈奴有假吏常惠等
  師古曰假吏猶言兼吏也時權為使之吏若今差人充使典矣
  宦吏外戚傳六十七下
  師古曰宦吏謂奄人也
  循江上西南夷傳六十五
  將兵循江上
  師古曰循順也謂縁江而上也















  兩漢博聞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