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經奥論 (四庫全書本)/總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六經奥論 總文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六經奥論總文
  夫子作六經天生夫子正為六經設
  夫子修六經明禮習樂刪詩定書贊易修春秋未嘗作六經今謂之作者循習先儒之言以六經成於夫子故謂之作
  天不生堯舜百世無治功天不生夫子萬世如長夜堯舜治功顯設一時夫子六經照耀萬古是以六經未作之前一世生一聖人而不足六經既作之後千萬世生一聖人而有餘人皆以夫子為不幸而不知此正千萬世之幸使夫子而君之不過堯舜禹湯文武之治效而止耳使夫子而臣之不過稷契臯陶伊周之事業而止耳轍必不環六經必不作也四教必不施也天下之目無見也天下之耳無聞也是天之晦夫子者正所以覺天下也屈夫子者正所以伸天下也或問天不生夫子則將何如曰使天不生夫子則百氏蠭起是已所是非己所非天不隨其時而宗之誰敢非之縱有非之者果何所據而為之辭申韓之徒以刑名之法進秦儀之徒以從横之學售諸子百家各出其術以投時君之所好將見十年一變法百年一改教矣自有六經千萬世而下執之以為依據而諸子百家之論定故天厚夫子之徳而薄其位縱夫子之能而沮其勢此正為六經設雖無一身之智而有天下之義雖無一時之利而有萬世之計故在當時賤而鄙夫得以聞道徳之㫖頑而互鄉得以接神明之容在後世則心廣體胖一句有終身未能行忠恕二字有一生用不盡五年方成一箇信七年方成一箇誠皆取夫子以為準的嗚呼夫子一身在萬世如見其學術見於六經其言語見於論語其粹然與人相接之聲音笑貌動作進退見於鄉黨之一篇使天下後世時君世主歆慕唐虞三代之治經生學士日與聖人相周旋於數千載之上者皆夫子修六經之功也
  魯共王獻古文此一項得於孔壁者盡係古文藏於秘書至劉歆校書乃出古文論語二十一篇分堯曰下章子張問為一篇有兩子張與魯論同
  古文尚書十六篇
  古文孝經二十一篇庻人分為二曽子敢問分為三又多閨門一章古文左氏春秋
  古文禮五十六篇十七篇與高堂生所傳禮同乃儀禮餘三十九篇乃逸禮
  河間獻王獻書此一項乃獻王好古収拾藏之祕府武帝未立學官亦未顯於世樂記二十四卷與毛公及諸子言樂者作樂記
  周禮六篇不出屋壁乃李氏獻五篇獻王足以考工記
  毛詩毛萇為河間博士自謂子夏所傳獻王雖獻於朝未立學官
  孝經今之孝經是獻王得顔芝本獻之
  禮記一百三十一篇
  古經禮五十六篇出魯淹中即孔壁注見魯共王
  劉向校中書此一項即中祕之已藏者而校定之
  孝經參定古文一十八章   易較四家惟費氏與古文同
  得樂記二十三篇    禮并樂共得二百十四篇二戴在内
  劉歆校祕書
  左氏見左氏古文移書切責太常故立官二經得歆之力九經不著儀禮   周禮得而外之姑傳於七略案歆傳歆欲立左氏春秋毛詩逸禮三十九篇
  古文尚書十六篇皆列學官然所見古文尚書乃張霸偽本不知何緣得入中祕孔傳由此大失哀帝校之
  已上朝廷中祕所藏者出於山巖屋壁復入於祕府漢世諸儒莫得而見歆向校書中祕獨不列出古文尚書
  六經總論
  六經未作至治成法在乎聖人故天必一世而生一聖人六經既作至治成法在乎六經而聖人不常出矣衣裳宫室之治不立天必生堯舜八卦九章之理未明天必生禹文王禮樂之制作未定天必生周公六經未作於世天必生夫子自羲皇而下凡一制作之未具一事功之未建天必生聖人而辨之自詩書禮樂易象春秋之既作天所生者僅荀揚韓栁之徒耳故退之論道之傳至孟子而止亦謂是也天之初意正欲一世而生一聖人以治天下又思一二世聖人不時出無以為三綱五常之主故生一夫子而以成就六經舉前人至治之成法而筆之書以為維持千萬世之具不意强暴如秦者出而焚之此豈天之本心哉嗚呼先王之制可使不行於世不可使不傳於世不行於世猶有待也不傳於世雖有作者不及見也夫六經之書為之非一人成之非一世自伏羲至於周而後大備六經何負於秦而秦之禍六經如此烈哉究是禍經之由葢原於禮之扞格於人心也秦人七世富强違異周者過半欲盡索其書而棄之遂至於六經俱被其禍欲盡取其未泯於人心者而絶之遂至於諸儒並蒙其慘吁天其憤秦乎奮七世之業以一天下天非不眷秦肆一已之暴以殘天下天非實眷秦使天更存秦祚數十年老生盡死屋壁頽壊編之殘者日已散簡之蠧者日已腐吾之生民倀倀然游於鬼魅之鄉而後之人主亦將茫茫然視天下如理亂絲而莫得其緒嗚呼天之奪秦之速也其愛惜六經之心乎焚坑之灰冷矣挾書之法禁矣黧師老儒駸駸乎淪没於世矣山巖屋壁之藏幾於廢壊而無傳矣天實懼之扶漢之興擠秦之亡天意有在也矣先王經籍之傳又將収拾於赤帝之子孫矣吁秦不禍六經天未亡秦如此其亟也秦之禍經其自禍邪其經禍邪
  秦始皇三十四年焚書三十七年始皇亡才得二年陳呉兵起秦人只是私意壊經不識六經道理便要焚之所以髙祖為泗上亭長不五載而成帝業
  漢世傳經之人
  魯髙堂生傳士禮一十七篇今儀禮是也後又出於魯淹中北平侯張蒼獻春秋左氏傳後又出於孔壁皆科斗文字顔芝孝經十八章秦焚書孝經為芝所藏漢初子正出之後河間獻於朝樂人竇公年百八十獻樂書乃大宗伯大司樂章文帝時獻之後周禮出河間武帝時獻之
  伏勝口傳尚書二十八篇秦帝時勝於屋壁藏書後失其傳惟口授二十八篇於晁錯
  后蒼曲臺雜記九篇后氏説數萬言號曰曲臺記小戴受之今小戴禮是也女子李氏周禮五篇武帝時出於河間失其冬官求以千金不得博士諸生刺經作王制文帝時
  孔安國古文尚書五十八篇上之武帝後承詔作傳巫蠱事起不得以聞至東晉始出
  河内女子泰誓一篇說卦一篇宣帝時河間女子得泰誓一篇於壁中或云掘地或云掘老子壁皆張霸偽書時孔壁古文遭巫蠱入中祕不得見故張霸偽書得行於世說卦一篇與虞翻于寶本同異韓康伯分為序卦雜卦二篇亦何疑其是非
  二戴記宣帝時大戴禮刪為八十五篇小戴刪為四十五篇馬融又益以明堂位樂記月令三篇為四十九篇行於世
  費氏古文易即今易書也
  傳經之人甚多如詩有齊魯韓書有歐陽大小夏侯易則有施孟梁丘京氏春秋則有公榖鄒夾之學此所以至今行於世 已上乃民間諸侯相傳授者
  朝廷立五經博士
  文帝時論語孝經孟子爾雅皆置博士至武帝建元五年始罷傳記立五經而已
  漢初書惟有歐陽禮后蒼易楊何春秋公羊而已至孝宣復立大小夏侯尚書大小戴禮施孟梁丘易榖梁春秋至元帝時復立京氏易至平帝時復立左氏春秋毛詩逸禮古文尚書皆立官後又廢世祖中興易惟施孟梁丘京氏尚書歐陽大小夏侯詩齊魯毛韓禮大小戴春秋嚴顔凡十四博士要之朝廷一項藏之中祕者世莫得見民間所傳又不一惟朝廷立之學官天下方得肄習以定決科射䇿說曰漢法六經惟立學官然後開弟子貟設射䇿科今之六經惟二戴禮於宣帝時先立學官然後明堂位月令樂記三篇至馬融而後足其書左氏春秋毛詩至平帝時始立後左傳又廢至和帝乃立周禮新莽已立中興又廢易漢世惟施孟梁丘京氏立於學官民間又有髙費二易劉向以此中古易較之惟費氏與中古易同然不得立於學官書惟伏生二十八篇與偽泰誓行於世至東晉得之而後出此西漢未知有古六經之意也惟陳存中漢制參稽六經論𤼵得此意甚出如曰張霸百兩篇書后氏曲臺禮趙賔小數書易得與孔壁所藏互相錯雜而韓嬰内外傳詩又與齊魯殊終漢之世不得旌别而淑慝之而𨽻之學官施孟梁丘易古文費氏未立學官公羊榖梁春秋左氏至平帝立又廢至和帝乃立之歐陽大小夏侯書孔傳至東晉時始出安國將獻以巫蠱難故不顯而劉向挍書始得其所謂左氏而好之夫子刪定為百王法漢之君臣皆不得見又將何以講明乎雖表章以後殘編斷簡稍稍益出而當時諸儒不能為之辨明訛以傳訛莫或釐正遂至朝綱不立國史失書而輿服有志迄東都而後論定豈六籍誤之邪後之君臣銳意復古而不能詳考真偽故其所依據者皆非也凡輿服志所載如車輿弁冕之制所謂采周官禮記及尚書以為之裁酌者皆永平以後之事此惓惓於漢者所以不足乎其前之歎也夫周之禮樂庶事備具其詳見於周官而漢之博士獨不肄習雖有學者亦不甚顯則漢固未知有古六經又安知有制度邪故鄭斯立批陳存中論云事多意多葢欲闡𤼵出西漢未知有古六經之意用事不得不多讀盡六經論䇿何嘗見此等議論今不復重述其意但為之圖以序其後
  序曰六經厄秦殘編斷簡口授壁藏遺文僅見是以禮籍無傳曲臺撰述樂書淪没河間采獻科斗古文遭難不傳泰誓偽書公行射䇿李氏五篇幸存於世考工有記强足周官周禮易托卜筮爻繫俱全說卦一篇曷傳女子詩因歌頌篇次無闕由庚六義豈得無辭解經比事體制不同筆録口傳煩省亦異道之與貌制而為儀委曲三千古人所重或東都而論定或晉室而書顯或至於唐而後篇第字義始得其倫理甚矣厄於秦之易而出於漢之難也詳而考之漢家宗屬有功名教獻古文採羣書案真偽皆宗屬之懿親也故吾表而出之作為漢儒傳授六經圖
  易象楊何立博士 宣帝立施孟梁丘 元帝立京氏 光武立施孟梁丘京氏四博士 費
  氏易行於民間劉向挍四家惟費氏與古文同未立學官

  尚書漢初立歐陽 宣帝立大小夏侯 平帝立古文尚書偽本 光武立歐陽大小夏侯三
  博士 孔氏傳至東晉始立學官或云齊立

  毛詩漢文帝時齊魯韓並立學官 毛平帝立光武立齊魯毛韓四博士 文帝時諸博士
  刺六經作王制則博士立於文帝時矣

  春秋景武立公羊博士 宣帝立榖梁 劉向挍祕書得左氏好之 平帝立左氏又廢 光
  武立嚴顔二博士嚴顔乃公羊之學 和帝立左氏

  禮記后蒼曲臺雜記立博士 宣帝立大小戴氏 光武立大小戴二博士
  周禮出民間入祕府 成帝時劉歆挍祕府得而好之 王莽立博士後廢 唐有周禮生徒
  而無周禮學官

  儀禮出於髙堂生魯淹中河間王獻之晉魏稍行於世
  淮南王著淮南子行於世又聘明易者九人號九師說
  六經古文辨古文之體不一漢儒總謂之科斗非也
  孔子六經孟易 孔書 毛詩 禮 周禮 左氏春秋 論語 孝經
  龍書太昊作 穗書神農古文 垂雲黃帝 鳥跡黃帝時蒼頡作鸞鳯少昊 科斗髙辛古文 ⻱書堯古文 鐘鼎夏后氏 薤葉商時務光作 魚書文王 象形周六書 迴鸞書虎書文王時史佚作 塡象墳書周媒氏作此二書
  古文之别十有三而科斗者特水蟲也古文之體不一漢儒總謂之科斗今之所謂古文者有上古之文科斗之類是也有中古之文史籕大篆是也有𨽻古之文孔安國以𨽻存古是也皆謂之古文易之興也有施孟梁丘許慎以孟氏得古文之正考之劉向則以三家脫去悔亡无咎之語獨取費氏得古文之正今之易行於世費氏易也要之孟氏費氏皆中古之文非上古之文也易以卜筮故秦不焚書之出也以古文孔安國以𨽻存古寫之竹簡故曰𨽻古至明皇不好𨽻古書改古文之文從今之文謂之古文尚書要之孔氏古文以𨽻存古亦非上古之文也禮經得於魯淹中及孔氏學七十餘篇河間王獻之劉向挍其書著為别録而其文不同矣禮雜出故文不同至於詩則毛韓二家得古文之正如逶迤郁夷之類噫嘻緑衣之文皆非諸家所能及也春秋惟左氏得古文之正如郭公之闕文仍叔之異文亦皆非諸家所能及也古今之文相揉漢世已然不特今也故許慎說文和帝時用𨽻書為正皆不合孔氏古文至有以李斯蒼頡篇為蒼頡之書者有以秦之時蟲書為科斗之書者况責之以六經之文乎許慎氏亦不識古文晉太康中盜𤼵魏襄王塜得䇿書十萬餘言古文亦有數種其一篇論楚事最為工妙時人多好之
  六經字音辨
  古人制字非直紀事而已亦以齊天下不齊之音俟我于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素乎之聲此齊人之語也而載於國風之詩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如之聲此山西之語也而見於大易之書聲音之不齊雖聖賢有所不免而况欲以一音而盡律古今天下之言語乎此六經音辨之所由作也六經之言有出於方言古今不變者贖刑之贖音樹贖有兩音一犯廟諱一音樹北方之音也徐逸音至今河朔人謂贖為樹罷音擺部買切呉之音也至今呉人謂罷為擺瘍醫之祝藥云祝音呪鄭康成謂祝為注齊言也至今齊人謂祝為注尚書秦之官名也今謂之尚書以尚為常秦音也至今秦人謂尚為常此聲音之異雖古今不變也有古文無反切而平仄皆通用者古文字少率多假借音無反切而平仄皆通用如卿雲之為慶雲咎繇之為臯陶之類字皆平仄不同也有古文不通今多緣字以起義者如公羊說㑹為最暨為暨暨及猶汲汲之類孟子謂仁者人也禮記謂禮者體也義者宜也如此類甚多葢上世之書無文字可傳但口授而已或以竹簡寫之家藏不過幾本此文所以不通乎古也有隨方訓釋取舍不同者土音不同而訓詁亦異呉楚傷於輕淺燕趙傷於重濁秦隴則去聲為入梁益則平聲似去是以熊安生本朔人則多用北音孔頴達取皇熊之說為禮䟽陸徳明本呉人則多從呉音鄭康成本齊人則多収齊音若夫楚音以來為黎陸氏之音衛也亦以來為黎楚音以野為汝陸氏之音衛也亦以野為汝則非也故鄭注經字有不安有曰當作當為之語有曰讀作讀如之語而不敢輕改聖賢之字揚雄作方言曰秦晉之逝齊之徂魯之適均為徃之義也齊魯之允宋衛之洵荆呉淮泗之展均為信之義也如此則六經之文字雖不同音各有異而義歸於一故曰古人制字非直紀事而已亦以齊天下不齊之音也
  諸儒著述訓釋圖
  易 費直學 王弼註六十四卦 韓康伯註繫辭 邢璹註雜卦 明彖以下乃王弼作書 出於孔壁 孔安國傳孔潁達作正義 五經
  詩 魯毛公學 毛萇傳鄭康成箋漢末人
  衛宏序東漢人 有鄭註無鄭箋
  春秋左氏傳杜預註晉人
  禮記 戴記小戴司農衆 大夫與鄭康成集二家說為註註下無名及元謂語皆康成也
  周禮 鄭註 杜子春 賈公彦作周禮儀禮正義儀禮亦鄭註
  六經註䟽辨鄭孔之得失
  註 鄭康成用功於六經深矣而後世獨取周禮禮記毛詩何也鄭嘗註書矣而為偽泰誓作註不見古文此所以見廢鄭嘗註易矣以重卦出於神農而學者不之信也大扺鄭氏學長於禮而深於經制故先註禮而後箋詩至於訓詁又欲以一一求合於周禮此其所以失也如註定之方中騋牝三千則學天子之制十有二閑如註采芑其車三千則舉司馬法兵車之數如註甫田嵗取十千則舉井田一成之制如註棫樸六師及之則曰殷末之制未有周禮如此之類則束縛太過不知詩人一時之言不可一一牽合也康成長於禮以禮言詩過矣若夫鄭之註周官以涇渭為二水職方氏至箋公劉詩則以芮鞫為水内芮一作汭禹貢有渭汭之文渭涯也註禮記以維申及甫為仲山甫泮宫謂頒教政之宫至箋詩則以甫侯為吕侯非仲山甫頖宮為學宫出於一人而為二說葢由註禮之時未見毛詩箋詩之時註禮已行不可追改箋詩之時方悟註禮之失安知他日不悟箋詩之失乎按鄭之說本不同鄭氐云嘗註坊記得盧君之說未見毛詩及見詩而記之註已行不可改
  䟽 唐貞觀中孔頴達奉詔撰五經正義與馬嘉運等參議恐止於易於禮記毛詩取鄭於尚書取孔傳於易取王弼於左氏取杜預自正義作而諸家之學始廢獨疑周禮儀禮非周公書不為義䟽其後永徽中賈公彦始作儀禮周禮義䟽本朝真宗又詔邢昺挍定周禮儀禮公羊榖梁正義於是九經之義䟽始備仁宗朝歐陽文忠公上言曰自唐太宗詔名儒定九經正義邇年以來著為定論不本正義者為異説然所載既博所擇不精多引䜟緯之書以相雜亂異乎正義之名臣欲乞特賜詔諸巨儒學官悉取九經之䟽刪去䜟緯之文使經義純一無所駁雜其用功至多為益最大使歐陽刪定正義必有大可觀者惜乎其不果行也
  詩書逸篇猶存於春秋之世
  僖二十三年趙衰賦河水則春秋之世其詩猶存今亡矣楚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則春秋之世其書猶存今亡矣曽見洪邁番陽人舊日為三山教時林少頴為書學論講帝釐下土數語曰知之為知之堯典舜典之所以可言也不知為不知九共槀飫略之可也林公有書解行於世而無此語故吾與表而出之予亦曰知之為知之三百篇之所以為可言也不知為不知由庚華黍略之可也必欲强說則如序詩者曰白華孝子之潔白也華黍時和嵗豐宜黍稷也由庚萬物各由其道也崇丘萬物得極其髙大也三百篇之詩未嘗以命篇二字取義序詩者何以知其然乎
  讀詩易法乾第一爻 關雎第一句
  淵乎詩易之為書也有天下難明難象之理焉不可以口舌求訓詁盡也且如乾之初九第一句曰潛龍勿用是乾之初九一事物也其在天地人虫音虺之内天地人虫之外其象如潛龍勿用不可以千萬計也皆乾之初九爻所統攝也如必曰潛龍然後可以象乾之初九他無預焉未可以語易也詩三百篇第一句曰關關雎鳩后妃之徳也是作詩者一時之興所見在是不謀而感於心也凡興者所見在此所得在彼不可以事類推不可以理義求也興在鴛鴦則鴛鴦在梁可以美后妃也興在鳲鳩則鳲鳩在桑可以美后妃也興在黄鳥在桑扈則緜蠻黄鳥交交桑扈皆可以美后妃也如必曰關雎然後可以美后妃他無預焉不可以語詩也故舉詩易第一句以明之
  讀詩書春秋法魯頌 秦誓
  唐陸⻱蒙曰六經之中有經有史區而别之禮詩易為經書與春秋為史爾史何假必視孟堅子長然後謂之史由是觀之温習者事跡彰罕讀者事跡晦讀之䟽數在辭之髙下理必然也試以秦誓魯頌言之有或問者曰魯僖公秦穆公之賢孰與齊桓晉文彼必曰不如也詩有魯頌即春秋所書之僖公也書有秦誓即春秋所書之穆公也二公列在春秋仰視桓文殆不可及至附麗於詩書則盛徳洪業炳炳焉與禹湯文武成康宣揚其光何邪大扺温習者事跡彰罕讀者事跡晦讀之踈數在辭之髙下理必然也魯之頌秦之誓幸而得見於詩書學者自少小讀之入於其耳著於其心其功烈與詩書相表裏豈非魯僖秦穆之幸歟












  六經奥論總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