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藝之一録 (四庫全書本)/卷29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百九十一 六藝之一録 卷二百九十二 卷二百九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六藝之一録卷二百九十二  錢唐倪濤撰歴朝書論
  金壺記卷下
  萬計 唐鍾紹京曰十七帖草書是右軍真跡貞觀中裴業進上太宗詔能搨書僧智辨摹之上賜辨一本令使行於世辨没僧曇昉得之未嘗輕示於人予知之切就昉求出於萬計數年方獲太宗以草書卷首有十七日以此為十七帖名
  雙絶 天后詔殷仲容題資聖寺額王知敬清禪寺額當時謂之雙絶
  碎玉 唐王知敬書如碎玉殘金焉
  薛魏 唐魏叔瑜字思瑾善草𨽻書嘗以筆意傳次子華及甥薛稷世稱前有虞褚後有薛魏
  三嵗 唐元希聲年三嵗善草𨽻書客有聞而試之公援毫立就動有楷則當時稱為神童焉
  四子 懐瓘曰昔文皇帝好書有詔賞虞世南同時有歐陽詢褚遂良陸柬之皆逸氣飄聲唯四子而已
  抜茅 懐瓘曰草書狀抜茅連茹上下不㫁耳
  北面 唐杜審言字必簡善五言詩工書翰嘗謂人曰吾篇章合得屈宋作衙官吾書跡合得王羲之北面耳
  竒古 唐李漢黄公記曰絳州道士觀有碧落天尊像者琢石為之其背篆書六百三十九字文是永隆中孝子李譔為妣建也蹤跡竒古妙絶世傳
  外物 唐明皇諱隆基親書西嶽碑文刺史徐知仁上言曰親迃綵筆冩在香牋隨手生姿入神變態勢如飛動妙絶古今諒得自然豈因外物
  真跡 開元六年命整理御府古今攻書鍾王等真跡得一千五百一十卷
  書石 唐張廷珪工分楷李邕凢撰碑文必請廷珪書之
  論筆 唐王維字摩詰弟縉字夏卿二公名望首冠一時時議云論詩則王維崔顥論筆則王縉李邕祖詠張説不得與焉
  狂客 賀知章字維摩自號四明狂客
  或三百言或五百言詩筆唯命報云十紙紙盡語亦盡二十紙三十紙紙盡語亦盡忽有好處與造化爭功非人力所可到也
  牋翰 知章書好事者惜其牋翰每紙不過數十字亦共傳而寳之
  鳥飛 知章嘗與張旭㳺於人間凢見人家㕔館好墻壁及屏障忽忘機興發落筆數行如蟲篆鳥飛雖古之張索不如也然旭過於知章焉
  精翰 徐浩字季海唐明皇肅宗時皆以精翰寵遇罕與為比
  秋蛇 太宗謂梁蕭子雲書無丈夫之氣行行若縈春蚓字字如綰秋蛇
  烜赫 十七帖長一丈二尺即貞觀中内本也凢一百七行九百四十三字是烜赫著名帖也
  書錢 唐歐陽詢書開元通寳錢合八分篆𨽻三體其字當時稱工
  不寐 歐陽詢因見右軍教獻之書指歸圖一本以三百縑購之而歸賞玩經月喜而不寐焉
  勁險 歐陽詢筆力勁險為一時之絶人得尺牘為楷範焉
  奴書 歐陽詢曰學而不變謂之奴書
  卧觀 歐陽詢因見道傍索靖碑初唾之而去後復來觀玩無已於是鋪氊卧其下觀三日方去
  武庫 歐陽詢書如武庫之森森然髙麗國甚重其書遣求之髙祖嘗歎曰不意詢之書名逺播蠻夷也
  如意 歐陽詢書不擇紙筆皆能如意
  剛柔 唐張懐瓘論歐虞書虞則内含剛柔歐則外露筋骨君子藏器而以虞書為優
  力敵 張懐瓘曰歐之與虞可謂氣均而力敵亦猶韓盧追東郭之㕙也
  竹箭 虞世南字伯施書如東南竹箭之美
  一絶 虞世南太宗稱有五絶詩翰居其一焉又宋令文有三絶書居其一焉
  吞筆 虞世南曰余昔夢吞筆後夢張芝指為一道字方悟其書也
  蟲書 虞世南曰謂行書如蟲網絡壁勁而復虚耳若綸 虞世南曰凢書若輪之蟻行而不㫁
  㳺絲 虞世南曰凢行書如空中㳺絲㫁而復續妍捷 唐裴行儉字守約嘗謂人曰褚遂良非精筆佳墨未嘗輒書不擇筆墨而妍捷者余及世南耳
  妍力 唐許圉師曰魏晉已後唯稱二王然逸少力而少妍子敬妍而少力
  藻翰 唐房喬字元齡工書圖形於凌煙閣賛曰才兼藻翰思入機神
  得薛 褚遂良書跡競貨於市有買者因得薛稷書時人謂曰買褚得薛亦不落節葢薛師於褚也
  金價 唐孔若思有人賫褚遂良書迹數卷遺若思唯受其一卷人曰此書當今所重價比黄金何不盡取若思曰價若比金此亦已為多矣
  五千 褚遂良問虞世南曰隋僧智永書何如世南答曰其書一字而直五千豈可學也
  僕𨽻 懐瓘曰羊欣居草書之列為僕𨽻焉
  華實 懐瓘謂篆籀為實草𨽻為華精窮於實者籀斯妙極於華者羲獻
  紫煙 懐瓘𨽻書賛曰乍發紅熖旋凝紫煙
  流霧 懐瓘飛白賛曰淺若流霧濃如屯雲
  雲虹 懐瓘行書賛曰雲虹照爛
  𨽻捷 懐瓘曰章草即𨽻之捷者也
  合道 懐瓘曰文章之為用必假乎書書之為微其合乎道
  秀傑 懐瓘曰子敬殁後羊薄嗣之宋齊之間𨽻體相尚靈運尤為秀傑
  嵇草 懐瓘曰因得叔夜草絶交書一紙有人以逸少書兩紙易之惜而不與後於李造處見嵇全書方知嵇公生平氣宇若與面焉
  如馬 懐瓘曰馬筋多肉少為上肉多筋少為下書亦如之
  書困 懐瓘曰以濃墨為華者書之困也
  疎密 懐瓘曰書者猶人相知始疎而終密則大同始密而終疎則大異故小人甘以壊君子澹以成耀俗之書甘而易入乍觀肥滿則悦心豁目亦猶鄭衞之在聽焉
  朶雲 唐韋陟署名如五朶雲
  三昧 唐僧懐素好草書自言得草書三昧
  書墻 懐素時或酒酣興發遇寺壁里墻衣裳器皿無不書之
  芭蕉 懐素貧無紙嘗於里地種芭蕉萬餘株以供其揮灑焉
  醉僧 懐素嗜酒以養性草書以暢志凢一日九醉時人謂之醉僧書
  漆盤 懐素嘗書紙不足乃漆一盤又漆一方版揮盤洗版後皆穿穴
  孤蓬 懐素曰夫學無師授如不由戸而出乃師鄔彤受其筆法鄔曰昔張旭謂彤曰孤蓬自振驚沙坐飛余師而為書故得竒怪素不復對但連叫數十聲曰得之矣
  夏雲 顔真卿問懐素曰師於草書莫有所得否對曰貧道觀夏雲多竒峰因風變化乃無常勢復見壁折之路一一自然顔曰草聖之妙代不乏人可謂聞所未聞之㫖也
  藏真 唐陸羽字鴻漸撰懐素傳曰師揮縑灑縞莫知其數得非名懐素也凢人真書則藏其草草則藏其真得非字藏真耶
  皮膚 陸羽曰徐吏部不受右軍筆法而體裁似右軍顔太保受右軍筆法而㸃畫不似何也有識君子以徐得右軍皮膚眉目也所以似之顔得右軍筋骨心髓也
  如斗 唐李白字太白贈懐素歌曰起來向壁不停手一行數字大如斗怳怳時聞神鬼驚時時只見龍蛇走
  霧散 李白従弟令開嘗目白曰兄心肝五藏皆錦繡耶不然何開口成文揮翰霧散
  碧落 唐李陽氷見碧落像篆歎異服膺卧於像下旬日卒不得其影響大熱中以椎椎之今有損處若拳者李譔自書世謂碧落碑
  龍虎 李陽氷篆如龍如虎雨集風馳識者謂之蒼頡後身
  字寳 唐舒元輿志陽氷篆曰直見天上以字寳瑞吾唐矣
  玉筯 舒元輿曰秦丞相李斯變頡籀文為玉筯篆體篆室 李陽氷弱冠入篆室獨能隔一千年而與秦李斯相見
  六幅 舒元輿曰長安㑹同里客有得陽氷真跡遺在六幅素上者遂請歸家堂上張之見蟲蝕鳥步㾗跡若屈鐵石陷入室壁焉
  筆虎 李陽氷尤精書學其豪駿墨勁當時人謂之筆虎
  百字 李陽氷曰凢用筆惟已自持勿傳他手其書興來不過百字
  布碁 李陽氷曰夫㸃不變謂之布碁畫不變謂之布筭方不變謂之斗圓不變謂之環
  四龍 唐張従申弟従師従儀従約書皆得右軍之風規謂之四龍
  意態 唐竇永字靈長字格曰意態者回翔動靜厥趣相隨
  枯槁 竇永字格曰枯槁者欲北還南氣脉㫁絶老成 竇永謂阮研書筆有老成
  古劒 唐吕摠評李陽氷書如古劍倚物力有萬夫秦斯之後唯一人而已
  雪柏 吕摠曰薛稷書如風驚苑花雪惹山柏
  蟲木 吕摠曰韋陟書如蟲穿古木鳥踏芳枝
  三峯 吕摠曰李邕書如華岳三峯黄河一曲
  花萼 吕摠曰顔真卿書如神劍摧鋒仙花發萼霜秋 吕摠曰鄭虔書如風偪霜秋霞催月上
  淵月 吕摠曰關操書如淵月沈珠露花濯錦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鷗 吕摠曰賴文雅書如騰沙鬱霧飛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鷗新意 吕摠曰張懐瓘書如舊跡繼出新意頗多走SKchar 吕摠曰鄔彤書如寒林棲鴉平岡走SKchar
  龍潜 吕摠曰陸曽書如驚波魚躍淵水龍潜
  春鷺 吕摠曰沈益書如春鷺窺波秋蛇赴穴
  萬變 吕摠曰釋懐素書如抜毫一揮隨手萬變又李陽氷志於古篆殆三十載隨手萬變任心有成
  枯松 唐陸贄論書曰直若枯松曲如壯鐵
  爭名 唐劉禹錫字夢得論書曰魏晉宋齊間亦嘗尚斯藝至有君臣爭名父子不讓
  曲藝 唐白居易字樂天謂書者曲藝也
  驚鸞 樂天謂驚鸞反鵠並為書勢
  鐵索 韓愈字退之石鼔歌曰金繩鐵索鎖紐壯古鼎躍水龍騰梭
  俗書 退之石鼓歌曰羲之俗書趂姿媚數紙尚可博白鵝
  旭心 僧高閑學張旭草書韓退之序送云今閑之於草書有旭之心哉
  筆諫 唐栁公權字誠懸穆宗即位入奏事召見謂公權曰我於佛寺見卿筆跡思之久矣問公權筆何盡善對曰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上為之改容知其筆諫也
  三朝 栁公權歴穆敬文三朝侍書中禁
  侍書 栁公權兄公綽在太原致書於宰相李宗閔曰家弟苦心詞藝先朝以侍書見用頗偕工祝心實恥之乞換一散秩乃遷右司郎中
  一家 栁公權初學王書徧閲近代筆法體勢勁媚自成一家
  不孝 當時公卿大夫家碑版不得公權手筆者以為不孝
  栁書 外夷入貢皆别署貨貝曰此購栁書
  六體 栁公權書上都西明寺金剛經碑備有鍾王歐虞褚陸之體尤為得意
  殿壁 文宗夏日與學士聨句帝曰人皆苦炎熱我愛夏日長分權續曰薫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時丁表五學士皆屬續帝獨諷公權兩句曰詞清意足不可多讀得乃令公權題於殿壁字方圓五寸帝嘗觀之歎曰使鍾王復生無以加焉
  捧硯 公權轉少師謝宣宗召升殿御前書三紙軍容使西門季元捧硯樞密使崔巨源過筆一紙真書十字衞夫人傳筆法於王右軍一紙行書十字永禪師真草千字文得家法一紙草書八字謂語助者焉哉乎也賜錦彩瓶盤仍令自書謝狀勿拘真行帝尤竒之
  圖書 栁公權志耽書學不能治生書勲戚家碑嵗積巨萬多為主藏豎海鷗龍安所竊别貯酒器杯盂一笥緘幐如故其器已亡訊海鷗乃曰不測其亡公權哂曰銀盃羽化耳不復更言所寳唯圖書筆硯自扄鐍之
  行筆 栁仲郢公綽之子節九經三史魏晉已下南北史分門上下三十卷號栁氏自備小楷精謹無一字行筆
  精絶 李賀字長吉其手筆精絶
  密指 盧肇書㫖曰虚掌密指指不入掌東西上下何所閡焉
  鵲勢 唐李商隠字義山啟謝人書碑曰躍商野之魚形起雕陵之鵲勢
  䄂迹 唐裴休字公美早肄業於河内後登顯位建寺於彼名為北成寺後授太原節鎮經由是寺寺僧粉壁陳筆硯俟公親題之公神色自若以衣䄂揾墨而書之其跡遒健及歸侍婢訝其沾渥公曰比以代筆來
  書巖 唐末桂州草書巖僧雲嶮學羲之書曽居於此書滛 前蜀王氏朝偽相王鍇字鱣祥家藏書二千卷一一皆親迹并冩藏經每趨朝於白藤檐子内冩書書法尤謹近代書字之淫者也
  爪跡 偽蜀士人馮偘能書得二王之法然以二指搯管而書每故筆必二爪跡可深二三分斯書札之異也
  跁跒 偽唐李建勲有詩一絶送八分書與友曰跁跒為詩跁跒書不封將去寄仙都仙翁拍手應相笑得似秦朝次仲無
  二篆 宋徐鉉字鼎臣陳彭年撰公集序曰六書之藝少而留心二篆之蹤老而盡妙
  稱絶 李至楊徽之張洎祭徐公文曰篆籀稱絶典謨得體
  五筆 賈弼夢人求易其頭明朝不覺人見悉驚走弼自陳乃信後能半面笑半面啼兩手兩足并口齊奮五筆書成文詞各異焉
  偃波 虞摯曰尚書臺召人用虎爪書告下用偃波書漢用尺一之簡是也
  穴硯 古人有學書於人者居山數年自以其藝成遂辭而去師曰吾有一篋物可附於某人及至山下絶無所付人其篋封題亦甚不密乃啟之皆磨穴諸硯僅十枚此人方知其師夙昔之所用也乃返山服膺至白首方畢其藝是知古人工一事必臻其極唐李義山與栁公權書曰白首何人墨池誰子此之謂也
  尺素 文選古詩曰呼童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古人葢多書於絹也
  袖字 文選詩曰置書懐袖中三嵗字不滅
  竹素 文選注曰古人所用書之者也
  鶴頭 文選注曰古者用鶴頭書版以招隠士
  噴墨 神仙傳曰班孟嚼墨一噴皆成其字竟紙各有意義
  花篆 河東山𦙍所作
  巧拙 時人咸曰SKchar毫無優劣人手有巧拙
  雲脚 帝王七聖記曰題崑崙室字方一丈其體四合垂芒雲脚書秦有刻符書有雲脚體李斯趙髙並善之用題印璽
  蹲鴟 書法曰㸃之法如大石當衢或似蹲鴟或如爪子焉
  柱烏 書法曰立人之法如烏存柱上
  將軍 凢書乃文翰之將軍也直冝持重
  蠆尾 書論曰蠆尾勢者謂駐鋒後趯也












  六藝之一録卷二百九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