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關于中國革命目前形勢的決定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關于中國革命目前形勢的決定
作者: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
1927年7月

中國工農的鬥爭,乃是共產國際第一線陣地上的鬥爭。中國革命,仍繼續為共產國際底注意中心。

在注意到下列各點時:

一、中國事件底疾速的展開速度,使該國的政治局面和社會階級力量之相互關係,不斷發生變化;

二、中國革命,因軍閥和雇傭部隊之叛變,因反革命力量之結合,因最近一時期所愛的一連串的局部的失敗,而遭受了特殊的困難;

三、最後在注意到最近中國共產黨領導所犯的一連串的最嚴重的錯誤時,共產國際認為必須以如下的決定(為了發揮共產國際執委隨時所發出的指示而採取的),訴于全體同志、中國共產黨全體黨員、中國共產黨中央和共產國際一切分部之前:

(一)共產黨人正確策略底最重要和最必需的先決條件,乃是對革命局勢當前階段之一切特質加以最嚴格的冷靜的馬列主義的估計,對革命所經過的階段加以正確的規定。只有了解了當前時局之特質,才能正確地規定鬥爭著的共產黨之特殊任務,才能提出合于實際生活的革命的口號,才能確定無產階級先鋒隊之正確策略。需要十分明確和十分具體地規定中國革命現時階段的內容,並且為了這一點,需要批判地認識革命過程底全部進程。

(二)共產國際執委第七次擴大會議(一九二六年十二月)曾把中國革命的性質規定為資產階級民主的--在發展的現階段上--而同時其鋒芒又是反對帝國主義壓迫的革命。共產國際執委曾指出,這個資產階級民主革命,有長成為社會主義革命之趨勢。七次擴大會議在規定中國各種鬥爭的社會力量之位置和比重時,同時曾指出了階級鬥爭和階級分化之勢必加劇,民族革命統一戰線之勢必日益分解,並首先預先預言了大資產階級之勢必退出革命。共產國際執委會從這一點出發,曾作了指示,叫準備工農去反對資產階級及其武裝力量。這是在蔣介石叛變前幾個月的事。以後的事件(本年四月十二日蔣介石屠殺上海工人達到了其流血的頂點)證實了共產國際底這種預測,各階級發生了根本的變動,資產階級叛變革命而投到敵人的陣營裏去了;革命遭受了局部的失敗,而推移到新的更高的階段了。

(三)本年五月所舉行的共產國際執委第八次全體會議,關于中國問題曾又作了詳細的決議案。這次全體會議已將資產階級退出革命當作既成事實為出發的。這次全體會議,曾規定了蔣介石叛變以後所造成的局勢之具體特點,並對中國共產黨確定了相適應的處理路線。這次全會的總指示曾是:面向群眾,竭力展開土地革命,武裝工人和貧農,掃清無產階級在革命中的領導權的道路,堅決使國民黨民主化。這次全體會議曾明確而毫不含糊地描出了獨立的共產黨方面跟國民黨左派在武漢政府內可能進行共同工作的那些必要條件。這次全體會議認為,當前局勢之微妙地方,乃是三個陣營(一是封建軍閥張作霖的陣營,二是還在與帝國主義者和軍閥作鬥爭但已屠殺工農的蔣介石的陣營,三是武漢的革命的陣營)之存在。共產國際執委在其決定中,曾謂強調軍閥與某些軍事部隊的不可靠,乃是非常重要的,與此相聯係,並認為,改組軍隊,創立絕對可靠的革命部隊,與工農組織保持聯係,保證軍隊中的幹部人員,將雇傭軍隊改變為革命的正規軍隊等等問題,特別尖銳地提出來了”。

共產國際根據這些決定的精神,隨時給中國同志作了指示。

(四)最近幾個禮拜來,事件更非常迅速地發展起來了。共產國際認為這些事件中主要而特殊的有以下各點:

階級的矛盾更加而且非常顯著的尖銳化了。中國無產階級之群眾運動,已經廣泛地展開了。群眾的土地農民運動也廣泛地展開了。對于該國一切毫無例外的政治集團,都露骨地提出了對于土地革命態度的問題。軍閥和軍隊官佐都公開地投入反革命的陣營,而宣布自己為農民的敵人了。長沙叛變了的將領,大肆屠殺農民,不論武漢國民政府,也不論國民黨底上層領導者,對此種叛變都沒有予以制止。馮玉祥也叛變革命了,他與蔣介石勾結在一起(徐州會見),要求武漢政府投降。武漢總司令唐生智,也在屠殺工農,殘殺共產黨員,把他們逐出軍隊。反革命的軍閥,從蔣介石起到唐生智止,正在攜手言歡。同時,武漢底統治分子,掩飾反革命軍閥底行動,幫助他們,解除工人的武裝,搜查無產階級的組織,制止土地革命,進行反對共產黨員的鬥爭。而國民黨座上層領導者,也趕急準備把共產黨人從國民黨開除出去。這樣,武漢已成了反革命的力量了。

事件的發展就是這樣的。中國鬥爭的當前時局的基本特色與特質,就是這樣的。不過這種特殊的環境,在關于政權、關于對武漢政府態度、關于合作、關于以後鬥爭方針等問題上,卻給中國同志們指出了相適應的策略方向。

(五)共產國際依靠著列寧的學說,過去曾經認為而且現在也認為,在一定的階段上,在殖民地民族資產階級與帝國主義進行革命鬥爭的范圍以內,與它的聯盟和聯合,是正常的,是完全允許的和必要的。在革命進程底一定階段上,援助資產階級反對帝國主義或其軍閥、買辦勢力之軍事行動,也是可允許的,而且甚至必需的,因為這種反帝國主義的鬥爭是對革命事業有益的。

從列寧主義的這個觀點看來,(把中國革命)與俄國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相比,那是應加以駁斥的,而且已經駁斥倒了;在俄國,布爾塞維主義拋棄了與反革命的自由主義之一切和任何妥協,那是完全正確的。但是與資產階級各集團的聯盟及對其軍事力量予一援助,只有在此舉不妨害中國共產黨底獨立工作的范圍以內,只有在自由主義資產階級還沒有出面反對工人和農民,只有在資產階級還能夠解決資產階級民主革命之歷史任務以前,才能許可的。當北伐解放了群眾的革命運動的時候,援助北伐,那是完全正確的。當武漢還在反對蔣介石的南京的時候,援助武漢,也是完全正確的。但是這種聯盟的策略,自從武漢政府投降革命底敵人的那一剎那起,就根本變成謬誤的了。那在革命底前一個階段上所適用的,現在已經絕對不適用了。

自然,黨的領導底一定的困難,也正是在這裏,對于象中國共產黨這樣年青而無經驗的黨之領導,尤其如此。加以事件之自發的、不可制止的突飛發展,在時間上縮短了鬥爭的階段,使過程迅速地轉移,並減少了所採取的某一策略方針還可適用的時期,因之,上述的困難,更形增加了。在緊張的革命局勢之環境下,必須要高度迅速地抓緊時機之特點;必須要善于臨機應變;必須要迅速地、適時地更換口號;必須要隨時改編無產階級先鋒隊之隊伍;必須要對已經改變了的局勢,作強有力的反應;當聯盟由革命鬥爭之因素變成它的桎梏的時候,必須要斷然地撕破這種聯盟。

(六)如果在革命發展底一定階段上,中國共產黨方面援助武漢政府曾經是需要的,那末現在援助武漢政府的方針,對中國共產黨便是自取死亡,要把它投到機會主義的泥坑裏去的。不顧共產國際底勸告,國民黨底上層領導者,在事實上不僅沒有援助土地革命,而且放縱了土地革命底敵人。他們批準了解除工人的武裝、徵剿農民、以及唐生智之流的彈壓政策。他們在種種借口之下,把討伐南京延期,而且實行怠工。武漢政府底革命作用已經完結了,現在它變成了反革命的力量了。武漢急進資產階級和知識分子,可能還敢作出,急進的”、假革命的“英勇姿態”,如宣布討伐南京之類(如果解除了工人的武裝,壓迫土地革命,那末,這種討伐底革命意義,就等于零了)。不過這種裝模作樣並沒有改變事情底社會階級的本質。武漢已成為反革命之幫兇了。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底領導核心和中國全體同志所應當十二分明確地考慮到的新的和特殊的東西。

(七)中國共產黨底現今的領導機關,近來曾犯了一連串的重大的政治錯誤。中國共產黨應當依照共產國際底指示,展開和領導土地革命,公開地批評和揭穿武漢政府和國民黨中央底“急進”的領導者之不澈底的和怯儒的立場,警告群眾預防軍閥方面叛變的可能,武裝大量的工人,十二分堅決地推動國民黨和武漢政府走上真正革命的道路。但中國共產黨中央和中央政治局,沒有執行這些指示。中央不是領導土地革命,而在許多場合之下,作了制止土地革命底因素。黨的個別領導者,提出了顯係機會主義的口號:“只有在革命擴大以後(?!),再加深革命”,或如“先佔領北平,然後再進行土地革命”,這些口號,曾被黨的代表大會所推翻了,這是完全正確的,這次代表大會表現了黨的群眾的情緒。中國共產黨大批黨員群眾在社會下層人民中間--在農民、工人、城市貧民中間,曾經進行了自我犧牲的真正革命的鬥爭,這時中國共產黨底領導機關所進行的卻鄒是遇迫群眾後退的路線。共產國際執委底革命指示,卻被中國共產黨底領導機關所拒絕了。而且甚至達到這種地步,就是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局竟然“同意了”解除工人的武裝!不顧武漢政府頭子們底顯然反革命的行為,譚平山毫無勇氣公開宣布退出國民政府,而代以毫無原則的和怯懦的“請假”。共產國際在秘密的指示中,一再最嚴厲地批評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機關;共產國際曾經警告,如果中國共產黨中央不糾正自己的錯誤,那末,它就要公開地批評它了。現在中國共產黨中央拒絕了共產國際底指示,共產國際執委認為,公開號召中國共產黨黨員起來反對中央的機會主義,乃是自已的革命責任。

(八)共產國際認為,必須馬上糾正中國共產黨領導機關底這些錯誤,並將此事通知中國共產黨全體黨員。

共產國際認為:

1.中國共產黨人需要刻不容緩地公開宣布退出武漢政府;

2.在退出武漢政府時,需要發表一個原則性的政治宣言,說明採取這個步驟的理由,是因為武漢政府仇視土地革命和工人運動,要求嚴辦一切迫害工人和農民的分子,從各方面揭穿武漢政府底政策;

3.但不退出國民黨,仍留在該黨內,即使國民黨領導者正在進行把共產黨員從國民黨開除出去的運動。與國民黨的下層群眾保持密切的聯係,在他們中間提出堅決抗議國民黨中央行動的決議案,要求撤換現在的國民黨領導機關,並在這一基礎上面,籌備召集國民黨的代表大會;

4.用一切辦法加強在無產階級群眾中間的工作,建立群眾性的工人組織,鞏固職工會,準備工人群眾去進行堅決的行動,領導無產階級的日常鬥爭;

5,展開土地革命,繼續用“平民”式的方式,即用在無產階級領導之下的工人、農民、城市貧民聯盟之革命行動,為完成資產階級民主革命而鬥爭;有係統地武裝工人和農民;

6.鑒于壓迫和慘殺,應建立戰鬥的不合法的黨的機關;

7.採取種種辦法,糾正中國共產黨中央底機會主義錯誤,在政治上健全黨的領導機構。共產國際認為,關于黨的一般政策,特別是關于黨的領導之政策問題,獲得了特別重要的作用。因此,共產國際執委號召全體黨員根據共產國際底決定,團結黨的隊伍。共產國際執委號召全體黨員與黨的領導底種種機會主義傾向作堅決鬥爭。共產國際執委在滿意地指出共產主義青年團底正確立場和黨員群眾底英勇鬥爭時,確信中國共產黨顯露了自已有充分的力量,足以改造自己本身的領導和否認破壞了共產國際底國際紀律的領袖們。必須要使工人和農民組織的領抽以及在內戰時長成的黨員,在黨的中央內取得決定的影響。他們因與黨的全體群眾有密切的聯係,用這種辦法可以克服現在黨的領導之機會主義。

共產國際執委認為,偉大的中國革命之進程,已把這樣廣大的工人和農民群眾喚醒起來參加政治生活和政治行動了,以致任何力量都不能壓服他們念運動了。在正確的領導之下,勝利將是屬于中國工人和農民的。

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

根據一九四四年七月出版的《列寧、斯大林、共產國際論中國》刊印


PD-icon.svg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本作品不适用于该法。如不受其他法律保护,本作品在中国大陆和其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包括:(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二)时事新闻;(三)历法、通用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

(1)《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五条规定,著作权法和本条例中的时事新闻,是指通过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报道的单纯事实消息。(2)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演讲,不总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