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化教育工作的报告 (1950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关于文化教育工作的报告
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 主任郭沫若
1950年6月17日
(在人民政协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主席、各位委员、各位同志:

  我代表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向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作关于全国文教工作的报告。

  我的报告准备说三个问题:第一、全国人民政治学习运动的概况;第二、全国文教建设工作的概况;第三、在执行文化教育政策上的几个问题。

  一、全国人民的政治学习运动的概况

  我想先说明一下目前中国人民的政治学习运动。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后,全国各地展开了大规模的学习运动。这个学习运动是解放了的人民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改造自己的运动,也是我们进行一般文化教育工作的政治基础。这个运动的发展及其成就,是值得特别重视的。毛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说:“有了人民的国家,人民才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和全体规模上用民主的方法教育自己和改造自己,使自己脱离内外反动派的影响(这个影响现在还是很大,并将在长时期内存在着,不能很快地消灭),改造自己从旧社会得来的旧习惯和坏思想,不使自己走入反动派所指示的错误路上去,并继续前进,向着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发展。”当前这个规模宏大的学习运动,它的内容就是这样。

  这个学习运动的收获,概略说来,表现在下列几点:

  第一、通过对于政协三大文献,特别是“共同纲领”的学习,广大人民明确地认识了新中国与旧中国根本的区别。全国人民,特别是工人和农民,都增强了自己的新中国主人翁的感觉。新中国各民族的团结,也大大地增强了。很多的旧知识分子和公教人员,对过去的错误思想作了自我批评。所谓“中间路线”的错误思想的影响,基本上是廓清了。

  第二、广大人民对于世界两大阵营——以苏联为首的世界和平民主阵营和以美国帝国主义为首的帝国主义侵略阵营——的认识,也有了大的进步。广大人民经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外交斗争的教育,包括对白皮书的批评运动和对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学习运动,认识了美国帝国主义的侵略面目和扩张野心;认识了美国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是中国人民的死敌;认识了正是美国帝国主义,处心积虑企图挑起新的世界战争。苏联对中国人民的伟大友谊,也有力地驳斥了中外反动派的无耻谰言。代替过去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反动派所长期传播的对苏联的怀疑和误解,广大人民认识了苏联是中国人民最亲密的朋友;认识了苏联是世界和平的支柱;认识了中苏新约的订立不仅有利于中苏两大国家,而且大大地有利于世界和平的保卫。在世界两大阵营中,没有中间的道路,中国必须站在社会主义苏联的一边。世界和平民主阵营的力量,已经超过帝国主义侵略阵营的力量,这个事实,大大提高了我国人民在反对帝国主义斗争中的胜利信心。保卫世界和平运动已在全国日益展开,在全世界保卫和平大会的宣言上签名的人数截至目前止已达一千万人以上。

  第三、在广大的劳动人民和知识分子中,劳动创造文明的观点,基本上树立起来了。劳动成为光荣的事情。劳动人民开始普遍受人尊敬。许多工厂和矿山中,工人展开了生产竞赛和新纪录运动。

  第四、为人民服务的观点,在知识分子和政府工作人员中广泛地流行了。经过学习之后,广大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参加了革命工作和建设工作。他们大多数都很努力,在工作中表现了积极性,著有成绩。

  这样,由于广大人们的思想觉醒,就进一步巩固了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推进了国家建设事业,扩大了保卫世界和平的力量。

  这是思想战线上的伟大胜利。

  这个胜利,不用说是整个革命胜利在意识上的反映,是由于毛主席的正确领导,由于中央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由于各方面工作人员的努力和推动所得来的。

  这个全国规模的学习运动主要地是经过了以下的几种方法:

  第一、是各地的政治大学和政治训练班的设立。据不完全的统计,已经参加了这些学校和训练班的人数在四十七万人以上。这些参加学习的人们,就其社会成份来说,包括大中学生、职业青年、工人、农民、旧公教人员、自由职业者、家庭妇女、商人等等,其中最多的是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就其政治成份来说,包括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无党无派直到过去参加过反动党团的分子。

  第二、是组织了一般大中学生与教师的思想学习。各地解放以后,大中学校普遍设立了政治课,教授社会发展史、政治经济学、新民主主义论等课程。在教师中,也普遍地组织了学习。经过学习之后,全国已有百分之二十的大中学生参加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第三、是组织工人农民和市民的学习。各地解放之初,工会和公营企业组织,首先开展了一个热烈的政治学习运动。在工人的政治认识提高以后,他们就普遍要求进一步提高文化、技术和政治知识,于是各地先后创办了工人夜校和业余文化学校。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参加这类文化技术学习的工人有五十余万人。农民学习的一个重要方式是冬学,去冬今春参加冬学的人数有一千万人。在市民方面,业余补习学校起了很大的作用。据去年年底的统计,这种学校全国约有一万四千所,学生近七十万人。

  此外,政府文教部门还组织了文学艺术的宣传、新闻广播的教育、科学资料和文物的展览、学习书刊的大量出版发行等等,来推进这个学习运动。据华北、华东、东北各书店的统计,今年一月到三月,共印行了革命理论及政策文件的书籍一百零一万三千五百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最近举办的社会科学讲座,在两个月中就联系了有组织的基本听众二百零六个单位,遍及二十个省。话剧“红旗歌”,在上海连演一百数十场,打破中国话剧历来上演的纪录。这几个例子,也反映了人民学习运动的广泛性。

  解放了的人民在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上,虽然已经显示出了这样巨大的成绩,但我们要看到,运动的发展还仅在初步的阶段。我们必须加强工作的计划性来适应这一运动的更进一步的展开,并巩固我们的已有的成绩。无可讳言,我们的工作中还存在着不少缺点。特别是对于根本大法“共同纲领”的执行,我们虽然做了不少一般的宣传,但是比较空泛,而缺少切合具体需要的深入的掌握。这些缺点应当在今后的工作中注意克服。

  二、全国文教建设工作的概况

  现在我来说一说全国文化教育建设的工作概况。我们从旧中国所接受下来的文教事业的遗产,是很贫弱的,数量上很不够,内容很多也与人民的要求不能适应。老解放区过去做了一部分很好的文化教育的工作,但是这些工作的数量更小。为了便于大家了解情况起见,我这里把教育、卫生、科学、艺术、新闻、出版六个方面的几个主要数字介绍一下:

  (一)教育方面:根据现有不完全材料,全国高等学校有二二七所,学生十三万四千余人;中等学校三六九○所,学生一百零九万余人;初等学校二一二、八九○所,学生一千六百余万人(上述数字,不包括政治学校和政治训练班在内)。就公私立的类别来说,在高等学校中,公立的占百分之六一;私人创办的占百分之三九;在中学和小学中,私立学校亦占相当大的比例。在土地改革已经完成,经济建设已经初步恢复的地区,我们的教育事业,在量的发展上已超过旧时代,并且在学生成份上也起了根本的变化。东北的学校数在一九四九年底比解放前已经增加了百分之六十,华北五省比国民党统治时期增加了约百分之五十。在东北和华北,工人、雇农、贫农、中农及城市贫民的子女,在全体入学儿童中已占大多数。

  (二)卫生方面:根据卫生部不完全的统计(西南内蒙不在内),全国的公立医疗机构,包括普通医院、卫生院、卫生所、专科医院及其他医疗机构,共一二八五个单位,其病床数约为三万个,工作人员二万八千人。私立医院和医疗机构尚未统计。全国正式医师约为一万八千人,中医人数则远超于西医,但也无统计。

  (三)科学方面:中国科学院接收了前中央研究院、前北平研究院所属各研究所共二十二个单位,这些单位有些是性质相同的。经过改组和整理后,现在中国科学院有十四个研究所、一个天文台、一个工业实验馆。在科学院之外,据最近初步调查,全国自然科学的研究机构(包括理工农医)共计九十三个单位。此外,各地有科学馆十七处,科学仪器制造厂二十九家。

  (四)艺术方面:全国现有东北、北京、上海三个公营电影制片厂,电影片生产力占全国的三分之二。重要的私营电影厂有四家。全国的电影院共四六七所,其中公营的二○六所,公私合营的一○所,私营的二五一所。其他剧院,据不完全的统计,关内十八个主要城市中有一六一所,东北各省市有八十二所。全国省、市、军、师级以上的文工团约四百个,包括四万左右个戏剧、音乐、舞蹈工作者。

  (五)新闻方面:全国现有报纸共六二四种,其中日报一六五种,日报中公营的一二二种,私营的四十三种;此外部队报纸二一六种。据今年五月份不完全统计,全国一五三种日报的总发行数为二百六十余万份。全国的广播台,公营的五一台,私营的三二台(其中二十二台在上海),在电力上公营台是占绝对优势。通讯事业方面,新华社全国的地方总分社七个,分社四十六个,其中海外分社三个。

  (六)出版方面:国营的新华书店现有分支店八八七所,印厂约三十所,生产力量约占全国出版总生产力四分之一。据出版总署十一个主要城市的调查,私营出版业为二四四家,公私合营的六家。本年一月至三月底三个月中间,华东、东北及华北三个地区公营、私营及公私合营出版业共出版新书八七八种,印行了初版、重版书五千二百余万册,其中新华书店出版为四千余万册。

  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成立以来,除了配合各方,进行了报告第一部分所说的人民政治学习运动以外,主要的任务就是接收整理这些文教机构,并有重点地进行了恢复、改革和发展的工作。现就其中几件重要的向大会报告:

  (一)开展工农教育。去年十二月,中央教育部召开了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以后,开始举办工农速成中学。一九五零年上半年,在北京和全国各大行政区已创办了十三所实验性的工农速成中学。除了由政府教育部门设立的以外,在好些部队、机关中也设立了这种学校。下半年起,在各地区还要增设。此外在各工业区域创办了许多业余的文化学校和技术学校。最近政务院并发布了“关于开展职工业余教育的指示”,决定在全国各地建立职工业余教育委员会,来领导这种业余教育。农民的业余教育工作,主要是采取冬学的方式。许多这些冬学在开春后,转变为常年学习的学校或小组。在东北,这种由冬学变为常年学习的民校,已经有二万六千零六处。

  (二)改革高等教育。在这方面进行了几件主要工作:第一,创办了中国人民大学,采取苏联的先进经验,结合我国的实际需要,实施教学与实际联系的教育方法,为国家培养建设工作干部。学生的成份是有相当工作经历的革命干部,优秀的产业工人,和青年知识分子。第二,为了培养师资,在今年上半年,按照新的教育方针,改革了北京师范大学;在其他高等学校中,也都进行了课程与教育方法的改革。第三,本月份所召开的全国高等教育会议,进一步讨论和确定了今后高等教育的方针与任务,在会议中通过了“关于实施高等学校课程改革的决定”、“关于高等学校领导关系的决定”和“高等学校暂行规程”等文件草案,指出高等教育应以理论与实际一致的教学方法,培养适合国家需要的高级建设人才,并开始向工农干部与工农青年开门。

  (三)开展防疫保健工作。中央卫生部在今年上半年已发出牛痘苗三十九万五千一百九十六打,估计至少可接种二千四百万人,据不完全的统计,已经接种的有一千五百九十余万人。接种最普遍的如旅大,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五,因此今年就没有一个天花病人。在鼠疫防治方面:中央卫生部去年扑灭了察北鼠疫,今年建立了察蒙鼠疫防治所,在张家口到归绥一带都设立了防疫站和检疫站。雷州半岛的鼠疫发生后,中央卫生部即调东北防疫队一五三人前往协助扑灭,使我解放海南岛的军队免于鼠疫的侵害。其他如对福建、浙江、云南等地的鼠疫,都曾派员协助防治或供给鼠疫菌苗。计已发出的鼠疫菌苗,共四百余万人份。

  灾区防疫工作,是今年上半年中心工作之一。中央卫生部前后组织了四百名的防疫总队,分赴黄泛区、皖北、苏北、平原等各重灾区与潮白河施工区,进行预防注射及灭虱淋浴等工作。河北丰南县农民写诗赞扬道:“政府优待好,农民大洗澡。衣服用汽蒸,虱子不能咬。此乃大问题,现在解决了。”

  此外,预计今年要接种卡介苗四十八万人,目前正在北京、天津、南京、上海等十几个城市推广接种。这对于儿童结核病的预防,将起很大的作用。

  (四)发展电影事业。一九五零年中央文化部的电影局计划拍制故事片二十六部,记录片十七部,新闻简报四十八号,美术片一部,翻译苏联片四十部。除已完成一部分外,大部分正在摄制中。此外并帮助和发展私营影片厂及设立公私合营的影片厂,以期增加进步影片的产量,逐渐减少恶劣的美英影片的发行量。为了帮助私营电影业的发展,并且实施了发行贷款的办法。一九五零年上半年计共贷出人民币约六十亿元和港币二十二万元。据去年年底的统计,由于进步电影片受到了观众的欢迎,华北区美英片的发行量已由一至八月的六十三部减至九至十二月的十二部。为了在全国建立进步电影的优势,增加国产进步片与翻译苏联片的产量,提高国产片的质量,以争取更多的观众,是电影工作中的一个重要任务。

  电影事业的另一重大工作就是深入部队、工厂、农村中去。我们计划扩大电影放映队,从已有的一百队增加到七百队,除工厂部队机关外,使每一省平均有二十个巡回的电影放映队。

  (五)进行改造旧艺术的工作。对于旧艺术的改造,我们是采取了与旧艺人紧密合作,发动他们共同来进行改革的办法。全国旧艺人的数目是相当大的,据不完全的材料,仅京津二地即有六千余人。这是一支重要的力量。改革工作采取稳重的方针,首先着重于修改和审查旧的戏曲,其次才是编写新的剧本。在政府戏曲改进机构与旧艺术界的领导者协力进行之下,已经得到初步的收获。在东北和京津已经改编和创作的京剧、书曲、评戏等数百种。在北京建立了一个京剧研究院、一个京剧实验学校和一个大众剧场。今年上半年,北京还办了两期旧艺人训练班,参加者达二千余人,许多著名的艺人都参加了。其他各地也都作了类似的工作。这个改革运动已经获得了旧艺人普遍的拥护,初步地转变了旧艺术界的风气。

  (六)改进报纸工作和加强广播工作。今年四月新闻总署召集一次全国新闻工作会议,发布了“改进报纸工作的决定”。这个决定主要指出报纸应该密切联系群众,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应该配合国家建设与经济政策,加强经济工作的宣传与报导。这个决定很快在各地报纸工作上发生了效力。北京人民日报和其他几个主要地方报纸,现在对人民和政府机关的工作起了很大的指导和批评作用,在读者中间建立了很高的威信。

  此外在报纸管理工作上,实行了企业化的方针,调整了公私营报纸的分工,在许多地方实施了报纸经由邮局发行的制度,因而提高了发行的效力,节省了发行的费用。

  广播方面:一九五零年上半年建立了一个国际广播台,九个地方人民广播台,接管了六个台,在筹建中的还有五个台。全国新闻工作会议决定在全国建立广播收音网,现在各地已开始执行。

  (七)调整公私出版业,建立专门的发行系统。出版总署准备在今年秋季召集全国出版工作会议,调整现有公私出版业的经营,合理商定它们的分工,克服现在出版工作中的无政府无计划状态。为了有效地在全国推销各公私出版家所出版的书刊,减低发行费用和书价,出版总署正在积极统一全国的新华书店,使它脱离出版任务,成为普及全国的专门负责发行书刊的机关。这项计划,准备在今年下半年实现。

  (八)促进各兄弟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为此目的,我们已经建立了藏语和维吾尔语的广播,并正在筹备蒙语的广播,出版了蒙文、维吾尔文、哈萨克文、朝鲜文的报纸,办理了新疆学院,兰州民族学院和其他为少数民族办理的学校,并派遣了摄影队赴内蒙古等地拍摄表现少数民族生活的电影。最近文教委员会和民族事务委员会,正在筹备组织两个中央访问团,分别到西北与西南的少数民族中去进行访问与考察。

  三、在执行文化教育政策上的几个问题

  积累了八个月的经验,我们在推进文化教育工作中遇到有几个和政策执行有关的问题,我想在这儿申说一下。

  第一、是我们在进行文教事业的改革时应采取谨慎步骤。我们的国家,经过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变成了独立、民主、和平、统一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国家和社会的性质既已改变,文化教育也就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一种根本性质的改变。《共同纲领》第五章文教政策规定得很明白,特别是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文化教育为新民主主义的,即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教育。人民政府的文化教育工作,应以提高人民文化水平,培养国家建设人才,肃清封建的、买办的、法西斯主义的思想,发展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为主要任务。”这就表明着我国旧有的文化教育事业,必须经过一个改革过程。最近毛主席又给予了我们一个明确的指示:

  “有步骤地谨慎地进行旧有学校教育事业和旧有社会文化事业的改革工作,争取一切爱国的知识分子为人民服务。在这个问题上,拖延时间不愿改革的思想是不对的,过于性急,企图用粗暴方法进行改革的思想也是不对的。”

  我们要诚心诚意地照着这指示做去,摒除这两种“不对的”偏差思想,“有步骤地”而又“谨慎地”进行文教政策所为我们规定着的改革工作。旧有的文化教育事业的改革,的确是一项艰巨的长期的工程,必须团结一切愿意为人民服务的爱国的知识分子来共同努力,才能成功。

  第二、是我们在文教事业建设中应坚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提高与普及相结合的方针。“共同纲领”第四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教育方法为理论与实际一致。”根据这个原则,我们的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我们的科学研究工作,都应当按照实际需要,为我国经济、政治、文化、国防的建设服务。忽视这种需要的为学术而学术的倾向,无疑是错误的,必须纠正的。但在另一方面,那种借口为实际服务,而抹杀有系统的理论研究的重要性,把教育工作和科学工作降低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顾此时此地需要不顾长远需要的倾向,我们也要防止。在这次全国高等教育会议上,我们便批判了这两种不正确的倾向,坚持了“理论与实际一致”的方针。在其它方面,我们也准备这样做。

  在我们的教育工作、文化工作、科学工作、卫生工作、出版工作中,又都存在着普及和提高必须互相结合的问题。无论是为了研究理论或是为了服务实际,都有最大多数人的广泛需要和少数指导机构的专门需要的两个方面。提高的工作是必要的,我们向来是肯定这一点的,目前当我们国家建设工作日益繁复,日益需要专门指导的时候,尤其要肯定这一点。但是有许多文教工作者却因此而轻视普及工作,忘记了我们的国家基本上还是一个农业国家,忘记了我们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都在农村,不愿意到农村去从事各方面的文教普及工作,这种想法当然也是不适合于国家当前的情况的。我们应当一方面重视提高工作,给提高工作以可能的和必要的便利条件,而另一方面却必须努力号召最广大的知识分子担任普及工作。

  第三、是我们对公营与私营文教事业应实行统筹兼顾的原则。为了团结一切可能的力量来发展我国文教事业,我们应该坚决执行“共同纲领”所规定的公私兼顾的原则。在文教事业上要实行公私兼顾,扶助私营文教事业时,不仅要帮助它克服经济上的困难,更重要的还要帮助它获得思想上的改造和进步。同一类的文教事业,在政府指导之下,还要使它们有一定的分工合作,以利于全国人民的需要。

  在工作中我们所已经遭遇到和可能遭遇到的问题是不少的,然而解决问题的基本条件我们是具备着了。正如毛主席在开会辞中所说:“我们有伟大而正确的共同纲领以为检查工作讨论问题的准则”,因此我们不至于无所依据和迷失方向。

  财政经济是一切国家建设的物质基础。我们在本次会议上应当特别感谢财经方面的工作同志们,他们在短期间内有了很大的成就。全国的财政统一了,收支接近平衡了,恶性的通货膨胀制止了,物价逐渐稳定了。这不仅为我们文教工作打好了坚定的基础,而且为我们文教工作者提供了优良的模范。

  毛主席六月六日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第三次中央全体会议的报告上,号召全国人民更进一步地“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毛主席说:

  “要获得财政经济情况的基本好转,需要三个条件,即:(一)土地改革的完成;(二)现有工商业的合理调整;(三)国家机构所需经费的大量节减。……这些条件是完全有把握地能够在三年左右争取其实现的。到了那时,我们就可以看见我们国家整个财政经济状况的根本好转了。”

  这是又一次的科学性的预言,我们文教工作者在目前自当共同努力来争取这三个条件的实现。再隔三年左右,我们可以大胆相信:我们国家整个文化教育状况也会随着财政经济状况的根本好转而好转了。的确的,“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止人民事业的前进”。


PD-icon.svg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本作品不适用于该法。如不受其他法律、法规保护,本作品在中国大陆和其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不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作品包括:
(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
(二)单纯事实消息;
(三)历法、通用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

注:中文维基文库社群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演讲,不总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