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察平津舉辦“國大”選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6月10日中央社的保定电报报告给全国一件最可喜的消息:

  国民大会选举,冀察平津四省市均决定依法举行。

  冀总监督处十日成立,总监督民厅长张吉墉同时就职。

  6月13日平津报纸报告:

  津市国民大会选举事,即筹备进行,张自忠市长任选举事务所总监督。

  又报告:

  关于国民大会代表选举事宜,平市即将开始进行。

  我们预料,这一期《独立》出版的时候,北平、天津两市和察哈尔省的总选举监督都已就职了,两省两市的初选都已进行办理了。

  我们十分欢迎这些报告,因为他们所代表的意义是很重大的。国民大会有他本身的意义,但冀察平津的国民大会选举是在这国大本身意义之外还有他的特别重要性的。我们试悬想,在那个包括全国并且包括海外华侨代表的国民大会里,若没有冀察平津的代表出席,那成个什么样子!所以冀察平津的举行国大选举,至少有三层特别意义:(一)让全世界知道这两省两市当然是整个中华民国的一个不可分离的部分:(二)让我们的强邻知道一切“分化”“特殊化”的阴谋是必须失败的;(三)让全国国民知道冀察平津的军政当局是拥护国家的统一,是不受浪人汉奸的煽惑离间的。

  从这件事上我们还得着一个教训。在这样庞大而交通不方便的国家里,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总不免时时有许多隔膜之点。消除这些隔膜之点,最笨拙的莫如近二三十年来的“代表”往来的办法。代表往往是无权的,无较远大的国家眼光的小政客,他们奔走往来,往往成事不足,而偾事有余。现在全国的交通比较便利了,中央与地方之间若有什么意见的隔阂,利害的摩擦,环境的特殊,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不用代表往来,而由中央或地方的负责领袖亲自往来访问,当面谈论商量。古人说的好,“百闻不如一见”。负责的领袖聚会于一堂,一切疑猜都可消于一席话,一切是非都可决于片言,一切间阻挑拨都无所施其技,所以是最满意的方法。近年蒋介石先生的时时往来各省,以及韩复榘先生的南下,居正先生与蒋作宾先生的北来视察,都是最好的例子。就举国民大会选举一件事来说,当初冀察平津因环境的困难而缓办选举,结果是全国初选不能完成,决选不能不展缓。当时中央与地方好像都觉得这里面的困难真是不容易解决的了。然而内长蒋作宾先生北来巡视各省市,和各省市的当局开诚相见,大家站在国家的立场来观察这件事,大家都觉得国民大会决不可没有冀察平津的代表,这么一来一切隔阂迟疑都消释了,大家都决定非赶办国大选举不可了!原则既然一致,其余的细节子目都不难解决了。

  所以我们可以说:无论任何地方政府当然不应该自居于被屏弃或被疏远的地位,中央政府也不应该先存一种成见,认定某人为不足与言,或某局势为不易改善,因此就不去图谋疏导改善的方法。我们必须认定,在外患严重压迫之下,在中央政府能维持全国秩序的局势之下,中央与地方之间只要大家能推诚相见,只要能避免一切离间挑拨,决没有不能互相谅解而同力合作的事。

  廿六,六,十三

  (原载1937年6月20日《独立评论》第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