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察時局的收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全国注意的冀察局势,到最近一周内才算是有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的大致是这样:

  (1)中央政府任命一个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十七人。

  (2)商震辞去河北省政府主席,中央任命宋哲元为河北省政府委员,兼任主席。

  (3)天津市长程克辞职,中央任命萧振瀛继任。

  (4)中央任命张自忠兼察哈尔省政府主席。

  (5)刘峙改任豫皖绥靖主任,商震被任命为河南省政府委员兼主席。

  何应钦部长此次奉中央命令北来处理此间的局势,他在北平住了十天,已于12月12日南下了。他临行时曾有一封告别书留给各大学的校长,其中有云:

  关于冀察时局问题,连日与各地方常局晤洽,经过甚为良好。现由中央明令设立冀察政务委员会,负综理冀察平津政务之责。此间各当局均富有国家思想。人事之变更并不影响国家之统一。

  何部长这几句综括的报告,应该使我们关心国家统一的人们放心一点。

  我们观察这回中央解决冀察时局的办法,原则上只是承认第二十九军的领袖诸君“均富有国家思想”,所以中央把冀察两省平津两市完全付托给他们。这个原则,我们认为不错的。自从6月初旬中央军队撤退之后,北方最前线的守土之责当然担在二十九军的肩上。我们知道,今年6月中,在政府手忙脚乱应付外来的压迫的时候,中央与地方当局之间不免有一点隔阂。但我们深信,二十九军的领袖诸君都受过冯玉祥将军多年的训练,他们对国家的忠心是我们不须疑虑的。他们两年前在喜峰口作战时,曾有八千健儿为国家流过血。一个有过这样悲壮的历史的军队,是不会辜负国家的付托与人民的期望的。

  最近一个月之中的华北局势的演变,也可以证明二十九军的领袖始终还站在国家的立场上。如果他们不忠于国家,他们尽可以在11月中跟着殷汝耕去宣布自治了,他们也尽可以在12月初挡何应钦部长的驾了。他们欢迎何部长北来,接受他的处理方案,服从中央的命令,这都可以表示他们对于国家的忠心。宋哲元主席在12月12日曾对新闻记者发表谈话,他说:

  关于华北交涉问题,过去错误多失败于秘密。余自6月20日交卸察省府主席职,至9月20日就任平津卫戌司令后,仅以拜会性质晤多田一次。对外决无丝毫秘密协定。即将来中日交涉,余亦主张开诚公开讨论。(13日《大公报》)

  他这个表示应该可以解除最近一个月中社会人士对他的误会了。

  所以我们说,中央此次把冀察的政局完全付托给二十九军的领袖诸君,是一个正当的办法。中央信赖他们,我们人民也应该信赖他们。

  现在这个以二十九军领袖为中坚的冀察政务委员会,不日就要成立了。我们站在国家的立场,深切的期望这个政委会用尽忠报国的精神,积极的挑起这两省政务综理的责任来。我们没有什么奢望,只希望这个政委会至少要替国家办到这几件事:

  第一,冀东各县是河北省统辖之地,殷汝耕是政府明令拿办的叛国犯人,我们盼望冀察政委会和宋哲元主席在最短期间能拿办殷汝耕,取消所谓“冀东自治”的叛国行为。

  第二,冀察平津的人民并没有什么“自治”“独立”的要求,这是天下人共知的事实。以后如再有类似香河事件或殷汝耕事件的发生,我们盼望负有守土之责的地方政府毫不迟疑的用实力去弹压制止。这种事件完全是国家的内政,没有一个外国有干涉之权。

  第三,察哈尔北部最近发生的“满洲国”军队攻打沽源宝昌等六县的事件,诚如宋哲元主席11月12日的谈话,这“无异于吞并察哈尔全省”。负有守土责任的长官,应该用全力防御此等暴行。张北的事,倘处理不善,大有成为国际战争导火线的危险。所以我们深切盼望察省当局与冀察政委会要十分注意张北的局势。

  第四,宋哲元主席曾明白宣言“对外决无丝毫秘密协定”,这是全国最欢迎的报告。我们盼望冀察政委会要深切的明了他门并没有同任何国家订立任何“协定”的权力,也没有同任何国家作任何外交磋商的权力。如果他们不能这样认清他们的职权,他们到了作茧自缚,贻误国家的时期,悔之晚矣!

  我们很诚恳的盼望冀察政委会垂听我们的忠告,我们很诚恳的祝福他们为国家努力。

  廿四,十二,十五

  (原载1935年12月22日《独立评论》第1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