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學生運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我在《为学生运动进一言》一篇里,曾指出:“一个开明的政府应该努力做到使青年人心悦诚服的爱戴,而不应该滥用权力去摧残一切能纠正或监督政府的势力。”我也指出12月9日北平学生反对“自治”的大请愿游行是“天下皆知的壮举”。

  但同时我也指出:9日以后各校学生陆续罢课是“很不幸的”,是“最无益的举动”。我很诚恳的指出,“罢课不但不能引起同情,还可以招致社会的轻视”;“不但不能丝毫感动抗议的对象,并且决不能得着绝大多数好学青年的同情”。

  北平学校罢课至今还不曾停止。从12月9日到我写此文的时候,已是整整两个星期了。在这个时期中,12月16日,北平学生又有一次大规模的示威潜行,参加的人数有五六千人。不幸军警当局手忙脚乱的弹压制止,在许多地点滥用武器打伤学生多人,刺伤学生多人,受伤的总数约近一百人。有些受伤较重的学生至今还在医院里。据公安局的宣布,警察受伤的也有二十余人。16日以前,罢课的形势颇有收束的可能;16日的惨剧,虽然没有因伤死亡的学生,却给了无数学生一种重大的刺激,同时也给了全国人一种绝大的震动。18日以后,南京、天津、上海、武汉、广州各地的学生也都有大规模的请愿游行;但因为军警用和平手段维持秩序,所以各地都没有发生什么冲突。迄今日为止,各地还没有长时间罢课的表示。北平各校虽有各大学校长的两次劝告同学复课书,罢课的风潮已蔓延到全市中学。12月21一日起,各市立和私立中学都被市政府命令提前放假了。各大学至今没有复课的消息。

  关于北平两次学生游行的事,我们不能不认当局的处置是错误的。9日的请愿,何应钦部长应该命令军警妥为保护,应该亲自出来接见学生,劝慰学生回校;关在西直门外的学生,他应该亲自开城去见他们,接受他们的请愿,劝慰他们回去。何部长不应该避学生,不应该先一晚避往汤山。这是革命军人不应该做的事。16日的示威游行,军警当局事先不知道学生游行的路线和目的地,——其实,据参加的一些学生自己的谈话,他们自己也很少知道游行的目的地和路线的!——军警在那天上午的手忙脚乱是可以原谅的。(凡大规模的游行,都应该在事前将路线和目的地通告警察机关,然后可以责成警察机关维持秩序。我在民国四年看见纽约市“妇女参政”的五十万人示威大游行,民国二十二年看见纽约市的“蓝鹰运动”五十万人大游行,都没有丝毫纷扰。凡事先没有此种接洽,或军警与游行者有点互相猜疑,都不免有纷扰的结果。)但军警在上午赶打已冲散的学生,用武器刺打徒手的学生,甚至于用刀背打女学生,用刀刺伤女学生,——这都是绝对不可恕的野蛮行为。那天晚上,八点以后,在顺治门外的军警用武器赶打已分散的男女学生,——更是最不可恕的野蛮行为。这都是穿武装的人们的大耻辱。

  关于北平学生继续罢课,我们希望他们平心考虑北平各大学校长第二次劝告同学的话。蒋、梅、徐诸校长说:

  我们对于青年同学爱国心的表现,当然是很同情的。但此等群众行动,有抗议的功用,而不是实际救国的方法。诸位同学都在求学时期,有了两次的抗议,尽够唤起民众昭告天下了。实际报国之事,决非赤手空拳喊口号发传单所能收效。青年学生认清了报国目标,均宜努力训练自己成为有智识有能力的人才,以供国家的需要。若长此荒废学业,虚掷光阴,岂但于报国救国毫无裨益,简直是青年人自放弃其本身责任,自破坏国家将来之干城了。

  我们也希望青年学生留意全国舆论界的表示。例如今天《大公报》的短评说:

  凡中国人而有天良者,对于学生只有感动与悲愧,但不能不劝告〔他们〕从速复课。……请愿的目的为拥护国权。政府已接受了,表明正在努力。那么,〔他们〕只有一面监视着政府,一面上课。……全世界听见中国青年的呼声了!国难方长,学问上的责任也不容放弃呀!

  青年学生要明白,全国舆论对于他们的抗议是完全热烈的表同情的,但对于他们的罢课是绝对不表同情的。我上回说的“罢课不但不能引起同情,还可以招致社会的轻视与厌恶”,正是要指出这一点。果然,这几天全国的舆论都是反对罢课的。如果青年人不能接受这样恳切的劝告,他们决不能避免社会的轻视与厌恶的!

  所以我们爱护青年的人,不忍不向他们提出一个建议:我们不但希望他们即日复课,并且希望他们请求学校当局取消本学年的年假和寒假,以供补课及考试之用。已提前放假的各校学生,也应该请求学校提早开学,并取消年假和寒假。

  廿四,十二,廿二夜

  (原载1935年12月29日《独立评论》第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