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張彥澤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再論張彥澤疏
作者:鄭受益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51

臣自貢封事,已及九日,未聞施行,實深激憤。且臣家在晉昌,備知蹤跡。彥澤在涇州殺式之後,至故雍複害軍將楊洪,一如式之屠割。此乃是陛下去歲送張式,令彥澤屠戮,致今春楊洪又遭此苦。中外觀者,痛入骨髓。陛下聞之,情詎不傷?伏自陛下臨禦以來,萬方鹹歌仁聖。一何乖爽,大玷皇猷。又彥澤在涇州日,擅將甲兵,討伐蕃部,尋皆陷沒,靡有孑遺。乃行酷虐之令,括為充墳舊數。奪取婦女,率掠金帛。從順者包羞免禍,違阻者飲恨被誅。近遠聞王周交代,條件上聞。凡有濫訛,應在其內。今陛下略無所問,臣實不平。沮王周守法奉公,黨彥澤殺人害物。臣竊慮此後諸侯,效作好事者少,繼為惡事者多。蓋陛下喜怒不分,賞罰有濫。既無黜陟之法,是退賢良之心。今外議沸騰,皆言陛下廣受彥澤進獻,許行非法之事。況在郡括馬,將及萬蹄,到闕獻誠,止滿百匹。臣痛恨此賊者,致陛下招此惡名故也。是敢繼犯宸嚴,再具論列。必乞速行法令,免致天下谘嗟。臣又觀陛下前月十八日特降敕命,過五日一度內殿起居,許臣僚具所見事實,封文奏其間。敕語曰:「恐一物失所,以百姓為心。」可為憂民疾痛者矣。今臣所論奏彥澤,蓋為涇州一方。陛下詔墨未乾,自違其旨。如水投石,不動聖心。臣竊慮奸邪,潛謀罔惑,致其明聖,有此二三。柰何陛下不與執政之臣商量,而聽庸愚之輩掩蔽。伏以宰臣馮道以下,皆忠貞直性,輔弼當仁,久居調鼎之權,上讚垂裳之理。而況晨趨玉陛,日麵龍顏,每於造膝之時,必竭沃心之奏。伏乞宣示前後所貢二狀,令對禦座,子細詳讀。若臣所論彥澤,如事謬妄,不愜聖旨,即乞便降朝典,令天下知彥澤無罪,諫臣妄有陳論,兼明陛下無朝令夕改之謗。臣職忝諫諍,理合抗論,不避嚴誅,希回英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