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重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重譯 再論重譯
作者:魯迅
(署名:史賁
1934年7月3日
「澈底」的底子
本作品收录于《花邊文學

  看到穆木天先生的《論重譯及其他》下篇的末尾,才知道是在釋我的誤會。我卻覺得並無什麼誤會,不同之點,只在倒過了一个輕重,我主张首先要看成績的好壞,而不管譯文是直接或間接,以及譯者是怎样的動機。

  木天先生要譯者“自知”,用自己的長處,譯成“一勞永逸”的書。要不然,還是不動手的好。這就是說,與其來種荆棘,不如留下一片白地,讓别的好園丁來種可以永久觀賞的佳花。但是,“一勞永逸”的話,有是有的,而“一勞永逸”的事卻極少,就文字而論,中國的這方塊字便決非“一勞永逸”的符號。況且白地也決不能永久的保留,既有空地,便會生長荆棘或雀麥。最要緊的是有人來處理,或者培植,或者删除,使翻譯界略免于蕪雜。這就是批評。

  然而我們向來看輕着翻譯,尤其是重譯。對于創作,批評家是總算時時開口的,一到翻譯,則前幾年還偶有專指誤譯的文章,近來就極其少見;對于重譯的更其少。但在工作上,批評翻譯卻比批評創作難,不但看原文須有譯者以上的工力,對作品也須有譯者以上的理解。如木天先生所說,重譯有數種譯本作參考,這在譯者是極爲便利的,因爲甲譯本可疑時,能够參看乙譯本。直接譯就不然了,一有不懂的地方,便無法可想,因爲世界上是沒有用了不同的文章,來寫兩部意義句句相同的作品的作者的。重譯的書之多,這也許是一種原因,說偷懶也行,但大約也還是語學的力量不足的緣故。遇到這種參酌各本而成的譯本,批評就更爲難了,至少也得能看各種原譯本。如陳源譯的《父與子》,鲁迅譯的《毁滅》,就都属于這一類的。

  我以爲翻譯的路要放寬,批評的工作要着重。倘只是立論極严,想使譯者自己慎重,倒會得到相反的結果,要好的慎重了,亂譯者卻還是亂譯,這時惡譯本就會比稍好的譯本多。

  臨末還有幾句不大緊要的話。木天先生因爲懷疑重譯,見了德譯本之後,連他自己所譯的《塔什干》,也定爲法文原譯是删節本了。其實是不然的。德譯本雖然厚,但那是兩部小說合訂在一起的,後面的大半,就是綏拉菲摩維支的《鐵流》。所以我們所有的漢譯《塔什干》,也並不是節本。

  (七月三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