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壺先生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冰壺先生傳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8

宋蘇易簡欲作《冰壺先生傳》而不果,密溪清上人請余補之,且屢奉蔓菁供,遂為援毫。《傳》曰:

先生姓蘇名菹,字受辛,始祖出蔡,其後分旺蜀者名蔓菁,知名於諸葛武侯亮,亮嘗稱其有六利蜀子孫。名於唐者曰金城土蘇先生。金城後也性甚清淡,生不嗜膻腥。幼時在金城,遇相者曰蘇生負濟民具苦,無食肉相,異日徒以三百甕為其料錢耳;然士大夫欲命世者,不可一日不接其旨論。先生學殖滋長,時出其根苗三千,貴人鼎俎以薦其用,能使歲不饉,不然民有吾色。且能咀得吾本者,曷事不理?貴人斥之曰「賣菜傭,賣菜傭而譚王道乎?」先生唶曰:「吾早信相者言,不為豎子辱。」乃歸斂其根葉,埋甕牖下。槁項黃馘類古野逸,雖釋老氏精戒行者亦與接飲食,惟太學生交最密,嘗相誓「苟富貴,毋朝夕忘」。人有誚者曰:「太學生腹彭亨五經,笥實菜罌五。」侯食客曰淳母氏、氏、摩氏等凡八人,咸謂席上珍八賓或取厭於主者,必召先生與俱,主人甘豢餘、若醉若寐,聞先生至,即爽健起立。時先生拔其族種聯茹,至終不與八人者爭進,故八人亦無冒之者。後豪侈家有想聞其風采而不可得,輒呼帳下兒趣庾氏即菹及中牟今苗用大先生,其風味終不似也先生。嘗雪夜有故人痛飲,至夜半,吻燥甚不可當,亟呼先生,清淡淡皆有根依,齒牙嚼嚼成宮角,已而爽入髒腑,清冰瀉玉壺也,故人快曰:「今夕啟沃之樂,雖金盤瑞露無以尚此。」顧無以謝德厚,死諡先生為冰壺。從而歌曰:「我心兮如酲,彼美人兮獨醒。載歌曰美人贈我菁瓊英,何以報之玉壺冰。」後先生以齒終於家,門人圖易名先生,舍冰壺無當者,遂相與諡曰冰壺先生云。

史臣曰:東海疏姓分二族,居涉鹿山者去足為束,居蔡者加草為蔬。束後罕有聞,而疏族蔓天下。至先生,世次莫詳。聞其先薦進楚惠王,以蛭事疏去。漢有多平者,從華陀學方藥,吐煙若蛇,人以為奇。先生邁種德,而以相者言不仕,然歿諡冰壺。天下名士大夫至今宗不衰,豈以祿食哉?

冰壺先生,蓋蔓菁連根,齏者是也。蘇公周曰連咀數根,其義可推。予嘗於霜夜酒渴,起詣廚中覓水,鼻觀忽觸寒齏香,則誤蔓菁在瓶,亟取啖其根,渴隨解而酒俱消矣。時惟歌簡齋冰壺先生當立傳之句,與蘇公同一適,而傳則同一欠事。後見鐵厓先生為蘇公補《傳》,文中所謂咀吾本、所謂連茹至終、所謂言必有根依者,於冰壺為是錄,非惟補蘇公之遺,實有以慰余心之缺云。中吳孟潼書《傳》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