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三

光緒十六年庚寅五月二十一日記

英御前大臣奉君主諭,於前三日請余赴伯金韓模宮觀跳舞會,余因事冗未往。是日復請各國公使至森哲模斯宮赴朝紳會,余往會焉。英官有曾遊歷中國之天山者,為余述天山諸嶺,風雲幾絕,路徑難通。高處有二千餘丈,支嶺皆由此而分。嶺下有洞,澗多大水。嶺頂有雪,積而不化。嶺如壁立,澗中有金。珍禽奇獸,不一而足。

二十二日記

總理衙門來函云:

接巴西國外政布大臣照稱:“巴西向為君主之國。近因本國陸兵水師以及民人通同諭令,將君主之政改為民政,設立暫秉國政公會,國民公舉秉政大臣。刻向前皇啤度路聲言,請其偕眷離國。前皇亦即允從,遂頒詔國中。此後,巴西改為合眾民國。茲秉政大臣於一千八百八十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傳諭,所有前皇與各國互立和約及各項合同並國債,均仍舊辦理。現暫秉國政公會首領,即將軍馮式嘉。至外政事務,即歸本大臣管理。深願貴國認本巴西國為合眾民國,是為厚望。”等因。查君主改為民主,泰西原有此例。惟各自主之大國若不明認,未為定局。本衙門未便遽行照覆,即希詳為訪察英國國家是否認允,速覆,以便酌辦可也。

余查巴西改為民主,係出兵部海部一兩人之私謀,意在擅權劫脅君民。前王亦並無失德,業已遜位,迄今一年,亦未將此事交議院會議。現惟法、美二國已認,法、美本皆民主也。其餘如英、俄、德、意,皆未認允。英於巴西公使,雖仍以客禮相待,惟不使與朝會,亦不受其國書。余因函覆總理衙門,請暫緩認。

二十三日記

邇年以來,中國整頓海防兼及江防。頃閱邸鈔,光緒十年皖省籌防案內:在安慶東門外,造明暗礮臺各一座,石營一座。攔江磯突起江中,洲上造明礮臺二座,石營一座。南岸造明礮臺一座,土營一座。西梁山造明礮臺四座,石營一座,土營二座,臺左右各建藥彈兵房,前後築駁岸護堤。東梁山造石城礮堤各一道,並藥彈兵房,護以駁岸,做法均照外洋式樣。現因風濤震撼,土鬆岸坍,根腳多有刷洗下空,樁折牆塌,岌岌可危。沈仲復中丞奏明,籌款四萬餘兩,設法修理;或拆卸截改,酌量移建。

二十四日記

中西醫理不同,大抵互有得失。西醫所長在實事求是。凡人之臟腑筋絡骨節,皆考驗極微,互相授受。又有顯微鏡以窺人所難見之物。或竟飲人以悶藥,用刀剜人之腹,視其臟腑之穢濁,為之洗刷,然後依舊安置,再用線縫其腹,敷以藥水,彌月即平復如常。如人腿腳得不可治之症或傾跌損折,則為截去一腳而以木腳補之,驟視與常人無異。若兩眼有疾,則以筒取出眼珠,洗去其翳,但勿損其牽連之絲,徐徐裝入,眼疾自愈。此其技通造化,雖古之扁鵲、華佗,無以勝之。然亦間有不效者,如曾惠敏公之喪其一子,黎蓴齋之損其一目,人頗咎其篤信西醫之過。

余謂西醫之精者,其治外症固十得七八,但於治內症之法,則得於實處者多,得於虛處者少。其用經,但有溫性而無寒涼斂散升降補瀉之用。以視古醫書之精者,如張仲景、孫思邈、王叔和之方,金元四大家之論,近代喻嘉言、陳修園之說,其深妙之處,似猶未之得也。惟中國名醫,數世之後往往失其真傳。外洋醫家得一良法,報明國家,考驗確實,給以憑照,即可傳授廣遠,一朝致富,斷無湮廢之虞,所以其醫學能漸推漸精,蒸蒸日上也。其他諸學之能造深際,率恃此道,又不僅醫學也。

二十五日記

海里六十,等於洋里(即買爾)六十九又半。此但用於行海日記簿,至海道圖及船主每日牌示,仍按洋里,非海里也。英國如此,不知他國如何。

每洋里(即買爾)合五千二百八十英尺(即一千七百六十碼,每碼三英尺也)。每海里合六千零八十六英尺又十二分之七。

英國人工:巡捕每年七十四磅,養老資三十四磅。陸師每年四十八磅,養老資十九磅。水師同修路工役,每年六十七磅。送信夫役,少年每年五十五磅,壯年每年七十八磅,養老資二十五磅。自十八歲至二十五歲,為合例充役之歲。滿二十一年為滿限,滿限者給資至老,

二十七日記

查舊卷,丁丑三月,前大臣郭筠仙侍郎奏稱:

西洋傳教一書,最為中國人民所深嫉。近年河南、福建、安徽、四川,教案疊出,甚至與居民互相仇殺。地方官辦理,多未如法。正以西洋行教本末,無能周知故也。查天主教創自摩西,耶穌基督始立教名。數百年而阿刺伯回教興。又千餘年,日耳曼路得,演立西教,而耶穌教興。希臘為西洋文字之祖,亦緣飾基督之教為希臘教。其原皆出於摩西。各教教規互異,而禮拜誦經敬奉天神實同。天主教傳自猶太,而盛行於羅馬,西洋奉之,以為教皇,實在各教之先。憤各教之互起爭勝也,遂一以行教為業,求使人宗主其教,以示廣大積久,而奉耶穌教者亦仿而行焉。蓋西洋立教,各有宗主,法、義、日、比,附近羅馬,皆習天主教,德、瑞以西至英、美,皆習耶穌教,土耳其以東習回教,俄國最北。自習希臘教,截然各立界限。或君民異教,強使從之,輒至滋生事端。如土耳其本天主教地,而習回教各部時有叛者。然同在一城之中,建立禮拜堂,必歸一教,無相攙亂。

獨中國聖人之教,廣大精微,不立畛域。是以佛教衍於漢初,天主教、回教傳於唐世,演習流傳,在所不禁。唐初,大秦國阿羅本,本獻經像,因是立大秦寺,而有《景教流行中國碑》。寺僧景淨,云其教起自拂菻,則正摩西生長之猶太也;所奉祆神,即天主。其時佛教方盛,洋教傳入中國,信從者鮮。至明季利瑪竇東來,徐光啟舍宅為天主堂,其教始遍行於天下。國初猶准洋人營建天主堂,而禁民人入教。所以然者,由洋人立教,招中國人民從之,於義無取也。是以雍正初并天主堂禁之。而回教禮拜堂不禁,則以自為教與強民人以從其教,其事不同耳。

竊揆摩西立誡之旨,禁人之欲,勸人之善,與聖教初無歧異。咸豐九年,始開天主教之禁。而法國實祖天主教,以護教為名,恃其權力以縱庇之。於是作奸犯科,一倚教堂為抗官之具。至有身犯重罪,入教以求庇者;有與人為仇,依附教士以逞其毒者,府縣廳鎮一建天主堂,地方輒至顛沛不能安其生,而教士之勢乃張。川黔兩省,此禍尤烈。是以各省人民,一聞天主教之名,莫不懷憤,思與為仇,誠有以取之也。

臣愚以為:各種教士傳習異教之國,西洋所必不能行者也;中國不禁異教,可以勉強行之。縱教民為奸惡,動輒挾制地方官,枉法寬容以屈抑良民,亦現立之條約所必不能行者也。亟應設法補教,以求與人民相安,除去彼此猜嫌之見。伏懇皇上通飭各省督撫,明定章程,曉喻所屬地方,一應教民人等,無得歧視;各州縣交涉教案,據理為斷,稍有徇庇,立予參辦。洋人犯案,應依洋律處理;中國人犯案,應依中國律處理;不得因習天主教,稍分輕重。

抑臣聞西洋教士傳習天主教者,謂之神甫;傳習耶穌教者,謂之牧師。其人類皆博學多能,勤勤向善。凡傳教中國者,皆神甫也。其傳教,以人數多少為課最。盜賊奸民,能招致多人,即授以神甫之名。所收奸民愈多,則良民亦愈以為恥,稍有知識,皆遠避之。是以傳教二十年,所立神甫,徒為士民所賤惡。並懇敕下總理衙門,會商駐京公使,斟酌妥議。必保傳教信士,確守教規,不至恣行奸惡,始准充為神甫。庶使地方昭然於教堂勸善防惡之心,不生嫌怨。若無故干犯教堂,地方官亦得按例懲辦,責成賠修。其與百姓為仇者,但能照案輕重處理,不得託辭賠修以相詰難。臣為各省教案交涉繁難起見,是否有當?

二十八日記

余自香港以至倫敦,所觀博物院不下二十餘處,常有《詩經》所詠、《爾雅》所釋、《山經》所誌鳥獸草木之名,為近在中國所未見,及至外洋始見之者,頗足以資考證。惟獅子一物,中國詫為難得,而外洋處處有之。其形狀不過與虎相等,非若中國舊圖所繪之雄猛。蓋西人豢養獅子演戲為業者,常取初生之獅飼之,必養之三代而其性稍馴,然後可以演戲,可以鞭撻驅使;然皆其雌者耳,其色黃,其頭頂上無拳毛。若雄者,則頭項皆有拳手。波斯之種,有灰色,有青色,尤為威猛,殆非人間所能畜也。至若鹿之有麈也,狼之有狽也,牛之有犀兕也,魚之有鯨也、鱷也、飛也、比目也,鳥之有鷸也、鷂也、爰居也,獸之有狒狒也、猩猩也、玃父也,均於博物院始見之。此外,殊形異狀,不可殫述。即以犬論,已不下數十百種。惜外洋譯音詰屈,無從與古書印證。果使得暇,諦審其形聲,詳稽其種類,則《詩經》、《爾雅》、《山經》之名,當可十得五六。然余竊謂宇宙間之物,古無而今有者甚夥,即古有而今無者,當亦不尟也。

三十日記

代鄂省在伯辣德廠訂定拉散帶子花機器二副、雙軸軌花子機器二十具及車床旋竿零件,共價一千四百十七磅十三先令十本士。又在喜克哈葛里甫廠訂定軋花汽機鍋爐價一千零十四磅。又鄂省布廠現改全用鐵料,除前所訂鐵水管、鐵柱、鋼樑價六千七百五十磅外,今託博次廠向各廠代訂鐵片瓦、鐵間架等件,加價五百五十磅。

六月已亥朔記

《泰唔士報》云:英屬印度已測量地道,欲於緬甸創建鐵路兩條。一西路,接至茂芝山谷及輕特文江,長九十英里。一東路,撒恩之地,長一百五十英里。此路造成,運銷英貨大有利益。又於厄勒瓦第江,謀造鐵路至班馬(似即八募),是緬甸中間要地,由此接至太平路麻明陽村及雲南。此路造成,緬甸可稱大埠。惟中間有一百英里山道,為中緬相連之界,應當設法開通。

初二日記

雲南礦務,開辦有年,以相隔甚遠,未悉梗概。今閱邸鈔,喜其漸有成效,節錄如左。巡撫銜、督辦雲南礦務唐炯奏稱:宣威會澤交界之煤山,已設廠開辦。其餘各廠,亦日有起色。距巧家廠二百里之小水井,經公司接濟鄉民油米,俾自開{石曹}硐百餘口,數年後可望成一大廠。威寧鉛廠日有起色,現築塘蓄水以備淘洗礦砂,修建爐房以備煎煉。並於水城梅花山等處,相度推廣開辦。所購外洋機器,尚未到滬。又奏:據公司稟稱,開辦銅鉛各廠,除巧家、威寧兩大廠外,魯甸、永善、平彝、宣威、寧州、河西、石屏凡產礦之區,俱已開辦。鉛廠除威寧州外,又於水城采擇開辦。總計募丁開銅購器雇馬,已用工本六十餘萬金,皆係集股及重慶漢滬商號挪借。擬請借發工本,俾趕辦銅斤,無誤京運,等情。今已提銀十萬兩,發交公司,勒限二年繳還,俾得趕辦京銅。

初四日記

西人多以姓氏行,余略誌之矣。亦有以姓繫名後者,如前明萬曆年間意大里國人利瑪竇,以傳教至中國。西人之顯名於中國者,自利瑪竇始。按瑪竇,其姓也;利稽,其名也。彼於其名去一稽字,而以冠於姓之上;名在前而姓在後,西人用此例者頗多。又如英國駐華公使,曰卜魯士,曰阿禮國,曰華爾身,皆其姓也。額爾金世襲伯爵,亦姓卜魯士,額爾金則其所封爵之地名也。若威妥瑪,則威其姓,妥瑪其名;巴夏禮,則巴其姓,夏禮其名。然威、巴二使之姓,亦各有三字;彼但用其首一字,而割去其下兩字也。若德使巴蘭德、法使李梅,則皆其姓。二使在中國,又以上一字作姓,下兩字一字作名矣。

初五日記

近聽英法官紳議論,多有聯絡中國之意,不復如昔年之一意輕藐。推原其故,厥有數端。一則越南一役,法人欲素賠償竟不可得,法人咸咎斐禮之開釁,恨其得不償失,各國始知中國之不受恫喝也。一則十餘年中,冠蓋聯翩,出駐各國,漸能諳其風俗,審其利弊,情意既浹,邦交益固也。一則中國於海防海軍諸要政,逐漸整頓,風聲所播,收效無形。且近年出洋學生,試於書院,常列高等,彼亦知華人之才力不後西人也。乘此振興之際,遇有交涉事件,相機度勢,默轉潛移,庶幾有裨大局。

初七日記

張薌帥所訂煉鐵煉鋼機器及紡紗織布機器各全副,原議俟鐵、布兩廠造成後,各分五批運赴廣東。適薌帥調任湖廣,勘地未定,築廠需時。而布機皆細巧之件,若無廠屋存儲,恐致鏽壞。是以電商薌帥,暫緩運鄂。惟織布鍋爐六座及煉鐵機器兩批並築廠物料,業已陸續運送。蓋煉鐵、織布兩大端,若果辦理有效,風氣大開,每歲中國之銀,少漏入外洋者,當不下四五千萬兩。惟煉鐵必與開礦相濟為用,若數端並舉,事體宏巨,恐非一省之物力才力所易集事耳。

初八日記

英印度之大吉嶺副巡撫保爾,自印度告假回英,來訪。與談移時,如知英文所謂西金者,即哲孟雄也。哲孟雄為印藏間一小國,而英人割其南面之大吉嶺一隅,設官治之。大吉嶺距印度省城,本需二十餘日程。既造鐵路,僅行二十三點鐘即到山下,無鐵路登山。再行兩日,可抵大吉嶺,今亦須漸築鐵路焉。

初十日記

余聞西士之精礦學者稱,地中之金、玉、銀、銅、鉛、鐵、錫、煤等物,多係太古以來所含孕,非若五穀草木之隨取隨產也。余於是知宇宙間開闢日久,人民日多,攻取日繁,千萬年後必有銷竭之時。即就中國而論,古之諸侯營築宮室,椅桐梓漆皆可就地取材。今則中原千里濯濯,未聞有巨材可伐;東南數省民間營造,皆用江西閩廣之木,遠者運自南洋諸島,足徵腹地之無材。漢蕭何造未央宮,規模閎麗,而終南山巨木用之不窮,不過借民力伐之運之而已。明代營造宮殿,始采木於黔楚川滇諸省;迄今觀明舊殿,有歎其無從再得此巨材者。竊恐數百年後,川滇黔楚以及江西閩廣,采伐又將罄竭矣。

古者圭璧璜琥,禮數綦詳,雍州貢球琳琅玕,梁州貢璆,而大夫士皆佩玉;若不產於中國,豈能供用如此之廣?今遍稽十八行省,未聞有產玉之地;惟雲南尚出翠玉,此外玉料則須采之緬甸、和闐矣。《禹貢》荊揚二州貢金三品,今則湖廣江浙等省未聞有著名產金之地。戶部鑄錢,專恃滇銅、倭銅。而西洋鋼鐵之歲運中國者,至值銀六百餘萬兩。山西、湖南雖稍出鐵,甚屬寥寥。昔漢惠帝娶宣平侯女,聘以黃金二萬斤。夫二萬斤,則今之三十二萬兩也,當時寶幣之充羨若此。迨平帝立配,一依孝惠故事,然黃金似已不足,以錢代之,為錢至二萬萬。夫二萬萬,則今之二十萬緡也,若論近今三十二萬兩之金價,約可得錢一千萬緡,其價之高下懸殊又若此。竊意二千年來,中國出金甚寡,僅以前古所有,輾轉相嬗,而銷磨熔鑠,日用日少,日少日貴,勢所必然。其尚不至於罄絕者,或以新舊金山及俄羅斯與南美洲諸國出金甚富,外洋時有流入也。

又如鶴之為品,《易》與《詩》屢稱之,衞懿公好之,歷代高人逸士亦多畜之,殆非難致之物。江南之華亭,江北之葦蕩,古稱產鶴,今皆歇絕。余在寧波時,託友購鶴一雙,久之始得自朝鮮,用費百金,尚非佳者,古之時恐不如是也。夫鶴固羽族之靈物,往來無常,或因今人好之者寡,不能多致,固未可知。

若寶物之稀,蓋因中國開闢最早,取之愈盡,用之愈竭。雖西洋礦師謂中國寶藏甚富,然其上層,古法所能取者,殆已罄竭無餘。若用機器開挖之力,則中國未泄之寶氣,猶多於外洋。蓋因千餘年來,礦政不修,轉得藏富於地之道。邇來凱覦者多,勢難久,是礦務必將陸續興辦。再到四五千年後,當有告罄之勢,而外洋則必已先罄。彼時物產精華,中外並耗,又將如何?此余所以不能不為地球抱杞人之憂也。

十一日記

前聞英人與美人擬合製汽船,可從空中來往。茲閱新報稱,該公司會議數日,須湊集資本英金二萬磅,興工製造。該船但用兩人駕駛,其底與洋船一式;船身用礬石之類,須質輕而堅韌、價又便宜者;船旁張兩翼如氣球傘,以防不測,翼角有葉如火船上之車葉,可升可降;船頭有撥,以主進退;船尾有舵。以主前後;另有小舵一具,可左可右。坐人房艙前,有空地為引路人坐處。有軌置彈弓打電氣,船上舵及撥,俱用電氣行使。脫有不測,立即拆散,舵還舵,撥還撥,斂翼如氣球傘,下墜並無窒礙。即使墮落洋海,亦可飄浮海面;如在陸地,更為平穩。該船攷究多年,因欲覓得礬石之類製煉,如能成功,其第一訣窾在此。此外新式,俱屬輕巧,加以電氣之力,控御由人。第一號竣工之日,先須邀同友人試遊,然後由太平洋開行,五日可以周行天下。以後陸續製造,每六十日可成一號。新報之言如此。余謂此次氣船公司或集議而未必遽成,或勉造而尚難盡善,俱未可知。要之,就此法而精思之,合羣力而互營之,則奇肱氏之飛車,必有乘雲御風之一日,其在百年或數百年之後乎?

十二日記

查舊卷,乙酉二月,總理衙門會同翰林院、吏部,議覆御史謝祖源請派員遊歷外洋一疏,大略云:

竊惟《周髀》九數,疇人命官,《考工》五材,庶士分職。班固志前代藝文,於經典外,列敘兵書、術數,方技諸略,此皆專門利用之學,聖人不廢。近世士大夫囿於見聞,語及環球各國交際之通例,富強之本計,或鄙夷而不悄道。夫外洋測算,衍自中法;制器相材,原於《攷工》。營陣束伍,乃古者司馬法步伐進退之遺;開采五金,仿於《周禮》礦人之職;測繪地輿,亦晉人裴秀成法。禮失求野,豈彼智而我獨愚?特中士習為遊談,其平日留心講習者良少耳!是以欲周知中外之情,勢必自遊歷始。然各國事理與中國不同。彼借遊歷以傳教者無論已,其他或默計中裔相通道理,或私繪山川形勢,或考求物產盈虛,或測探煤鐵礦苗,非空勞跋涉者。目前我之所亟,惟在察敵情,通洋律,諳製造測繪之要,習水師陸戰之法,講求稅務、界務、茶桑、牧礦諸事宜。應請敕下出使各國大臣,隨時分飭參贊隨員遊歷境內,考核紀載,分門講求;並督出洋武弁學生等學習各項技藝;董勸並行,以收實效。至翰詹部屬中,如實有制器、通算、測地、知兵之選,堅樸耐勞、志節超邁者,可否請旨敕下翰林院、六部,覈實保薦,並咨送總理衙門考核,再行奏請發往各國遊歷。

十三日記

查舊卷,丁亥四月,總理衙門《奏定酌擬出洋遊歷人員章程》十四條:

一、設法節省出使經費每年四萬餘兩,以供派員遊歷之費。除繙譯外,當以十員或十二員為定額。一、除翰林人員由本衙門咨送外,其各衙門人員,俟保送名單彙齊後,由總理衙門定期考試,以長於紀載、敘事有條理者入選。一、京官四品以上及有緊要職事者,屆時請旨方定行止。五品以下,每月薪水銀貳伯兩,准僱請繙譯生一名,月支薪水五十兩。一、往返船價及遊歷火車價准開公項,每人給二等艙價。每官一員准帶僕役一名,工價自備,仍給三等艙價。僱船僱車,責成文報局、使署、領事署經理。一、遊歷至久以二年為限,往來程途均在限內,過限即自備資斧,過一年半後先歸者聽。一、各員准豫支薪水六箇月,公項銀一千兩。其或不敷,准在各使署借支。一、船價車價由各員分兩次造冊報銷。一、各國可遊地方應支車價若干,可於使署領事署詢明。一、遊歷應將各處地形要隘、防守大勢,以及遠近里數、風俗政治、水師礮臺、製造廠局、火輪舟車、水雷礮彈,詳細紀載以備查攷。一、各國語言文字、天文、算學、化學、重學、電學、光學及一切測量之學、格致之學,各員有性情相近者,自能審擇學習,亦可以所寫手冊交總理衙門以備參攷。一、各員遊歷回華,將所習何業、所精何器、所著何書呈明後,應擇其才識卓著之員奏請給獎。一、由總理衙門給文牘護照,寫明由出使大臣領事官照料。一、各員可先後具報啟程,不必齊幫同行,免致游戲徵逐,耽誤公事。一、各員如因父母老病不願出洋者,准其呈明免行。倘在洋聞訃丁憂,俟期滿回華後補行守制。

十五日記

倫敦日報譯錄中國近事云:天津鐵路公司,前由部頒巨款,兩次七十萬金,清償積久。嗣又陸續發到五十八萬金,業將洋款償清,並無蒂欠。所領部款,於光緒十七年起,每屆臘月還三萬金,十年之後每年還四萬金,並不計利,二十年後如有起色,每年還五萬金,以掃數為度。而山海關鐵路,亦已有成議矣。

十七日記

昔人攷俄羅斯源流者,或曰即漢之北丁零、堅昆、奄蔡,或曰即康居、大宛、大月氏、烏孫,或曰即條支,或曰即北魏時之烏洛侯,唐時之黠戛斯、骨利幹。其稱烏洛侯者,謂侯為“俟”之訛,以國名轉音為證。然細審彼音,稱其國曰嚕西牙,稱其人曰路斯格,其崛起歐洲之酋名祿利格。中國之言俄羅斯,皆自荷蘭英吉利人遞譯,難免訛舛。按嘉慶十一年兩廣總督吳熊光奏,查明路{口臣}國來廣貿易。{口路}{口臣}國即俄羅斯也。《禮部則例》亦有路{口臣}。此皆就其本國語言譯之,蓋路斯格三字,急呼之即路{口臣}也。詳稽載籍,參以見聞,則前人攷為吐蕃之裔者,較確;況其說出自西人,必當有據。蓋俄羅斯崛起於唐季,正值吐蕃衰亡之際,其部落溢出散處,蔓延歐洲東北荒僻之土,固理勢之當然。其初,分居波羅的海之東南、黑海裏海之東北及烏拉嶺以西者,族類甚繁,俄羅斯不過眾族中之一耳。厥後炎炎日長,各族皆被吞併,隸為臣僕。前明晚季,俄人始逾烏拉嶺,圖悉畢爾,得頭曼昌頓之王庭,堅昆、丁零、烏洛侯、黠戛斯、骨利幹、靺鞨、室韋之故墟,漸次開闢,東傅於海而止。近數十年來,俄人吞併中亞細亞,如布魯特、哈薩克、布哈爾諸部,皆已括入封內,則如以上所稱諸國,固無不隸俄版圖者,但不過兼有其地,而未必即其苗裔也。

十八日記

嘉慶初年,俄法兩國會軍七萬人,將有事於英屬之印度。法軍道出普境,俄人遣使來訂師期,導法軍溯多惱河入黑海,達阿魯加河,泛裏海,趨波斯,疾走長驅,直指印度。適俄法皆有內憂,中止。越七年,拿破侖以兵殘破普國,俄人救之不及,兩國合盟復謀印度,遣使乞師於波斯,且假道焉,又因歐洲多故中止。自法為普蹶,黑海毀盟,俄軍縱橫於中亞細亞,收服諸回部,若再得波斯之助,則印度西疆無寧歲矣。俄人由中亞細亞進兵以窺印度,厥路有五。然英俄印亞之勢,尤以波斯為輕重,得助者勝。曩者俄人之取基窪,結阿富汗,未必不注意於波斯也。議者謂,為英國計,宜聯結波斯,為印度之屏蔽,此亦自然之形勢。抑聞英人慮俄之窺印度,猶我中國慮俄之睨朝鮮。中英之交合,則朝印之勢自固。故邇來英廷之計,與議院之謀,頗以親睦中國為兢兢也。

二十日記

近聞湖北大治縣一帶,鐵礦豐饒,擬即開采。委員五人駐紮縣境,勸導鄉民。大約礦地皆給官價,丈量照算。如願入股不領價者,照《礦務章程》每百兩為一設,官給憑據,每年領息,三年一派花紅。鄉民頗樂從之。

赫德所刑《光緒十五年各關貿易總冊》,外國入中國口貨價,共銀一百十兆八十八萬餘兩,較之十四年少一千三百九十萬餘兩。中國出口貨價,共銀九十六兆九十四萬餘兩,較之十四年增四百五十四萬餘兩。入口之貨漸少,出口之貨漸多,是中國之起色也。

二十一日記

英國所出之洋布光緒十四年在本國所銷者,值英金七十二兆磅;印度所銷者,值二十一兆磅;中國所銷者,值六兆五十萬磅;德國、美國所銷者,各值二兆五十萬磅。英國所銷瓷器,共值英金三十六兆磅,內印度所銷者五兆五十萬磅,法銷三兆磅,俄銷一兆七十五萬磅,中國銷七十五萬磅。

二十二日記

查舊卷,光緒十二年六月准兩廣總督張薌帥咨開:南洋各埠華民商務情形,現經奏派記名總兵王榮和,內閣侍讀、候選知府余瓗,前往小呂宋、蘇祿、衣琅、祿奈、新嘉坡、麻六甲、檳榔嶼、仰江、卑力、新金山、雪梨、噶羅巴、泗里末、三寶隴、般鳥、西貢等處,訪查體察,詳細稟陳,等因。茲將王余二委員先後所稟聞見實情,摘錄如左:

新嘉坡鋪戶房產田園,足稱饒富。除英官衙廨公產之外,華人實業八成,洋人不過二成。閩省漳泉幫貿易甚大,粵省潮幫次之,廣邦又次之。通埠華眾有十五萬人。近年英設華民政務司,專理出入華工事宜,定章尚稱公允。而華人招工客館,作奸欺騙之事尚難杜絕。由此西北至麻六甲,輪船十二點鐘海程,又至檳榔嶼,輪船三十六點鐘海程。三埠相連,華人商業房產居多。檳榔嶼繁盛足與新嘉坡相埒。麻六甲生意不多,不過商人住宅田園而已。十一年前,附英之巫來由種,如石郎阿國之吉壟埠,卑力國之罅律埠,華工採錫礦者十餘萬。因其國王貪詐,屢啟戰爭,被華眾削平土地。英官入而代之,拔出通道,保護華人,征收錫煙酒稅,華工均利賴之。今吉壟、罅律等埠,商務亦與三埠相表裏。至嶼埠巨賈甚多,兼通仰江米貨生意。就近各小埠物產,亦皆彙集於此,即坡埠市面亦聽嶼埠號商信息也。罅律埠錫礦甚旺,開礦華人約有三萬,而屬粵人鄭貴者,三分之一。

二十三日記

仰光即仰江,亦謂之南緬甸。出口貨物甚富,米為大宗,去年出口九萬餘噸,值價洋銀四五百萬員;每包納稅銀一錢八分,約十一包方足一噸,每噸稅銀二兩零。此外玉石、棉花、柚木、牛皮類甚多,收稅更重。田稅亦重於新嘉坡等處。每年入項,除本埠支用處,聞尚溢出金錢三十萬磅解送倫敦。此地一望平陽,可英里二百餘至三百邁,現墾熟田未及三分之一,足稱活壤。英乘基無備而取之,經營三十五年,竟滅緬甸。今駐英兵,由華城至新街,密邇騰越,大為近憂。仰光緬人尚守舊曆朔望,頗宗唐風,衣服與中國無異。華人在此者三萬有奇。英、德兩商最大,華商次之。

爪正,即爪華(即古爪哇國)。島內之漠羅巴、三寶隴、泗里末等埠,皆屬於荷蘭。此島甚大,《瀛環志略》統謂之噶羅巴,而洋人則謂之爪正島云。荷蘭有總督駐噶羅巴,該處有華民七萬有奇,衙署在茂物山頂,總督兼轄三寶隴,及疏羅,及麥里芬,及泗里末,及{口惹}架等處,皆荷蘭屬地,華民共二十餘萬。

華商華工在仰光者三萬餘人,閩商居三分之一,生意較大,粵人雖多而生意次之。此埠距騰越廳最近,由仰光坐淺水輪船溯流而上,六七日可到華城,又陸行三四日可到新街,又逾野人山不過三四日,可抵騰越。現英人襲據華城,收餉設戍,直駐新街矣。仰光粵商以新寧人為最多,建有寧陽會館。此外建立合省公司名目,舉董收費,以備延請狀師及保護同鄉等事。至此埠英官,向設頭等委員為最大,屬於加刺吉打總督。

二十四日記

北般鳥一埠,英國設總督駐之。此處僅有房屋四百餘間,華人千餘。土產金沙、燕窩、冰片及沙藤等項,而鹽為最貴,以其每擔納入口稅洋銀兩圓也。拉畔灣一埠,近北般鳥,亦屬英,金係華人鋪戶。華人在此開埠貿易,逾五十年。至道光三十年,英官得此地於文萊島主,遂將埠內外三十英里全割歸英轄,英設“禮時典”一員管理地方。今埠內有華人五六百名,生意未甚興旺,出口貨物穀米、沙藤、冰片、樹膠、煤炭最多。其省城曰山打根埠,內華人不過數百,散處內地作工者千餘人。土產有堅木、冰片、沙藤、樹膠、燕窩、海參等項,近年又在詩家媽河覓出金礦。但開埠僅六年,地廣人稀,全未開闢,水土尚有毒氣,伐木華工多染腳氣等症,是以未甚暢旺。政治之壞,莫如設立賭稅。又山打根本係英公司租地,所租在般鳥全島不過四分之一,地勢偏北,號北般鳥,周圍有十萬方里。而山打根本港,內地河道甚多,宜於種植;港門外一河,長四百五十里,左右兩岸皆金沙也。

二十五日記

新金山之雪梨地方官,有請中國速派總領事之議。美利濱之英總督,有勸中國賽會,並派兵船巡行之說。亞都律及袞司倫兩省華民,見中國委員如睹漢官威儀,均甚歡悅。蓋英屬新金山共有五省,均設總督、巡撫、布政司及水陸提督。其各埠各島已經查看者:曰紐所威路,曰雪梨,曰紐加士,均屬紐所威路省;曰域多利亞,曰美利濱,曰叭拉辣,曰仙大市(即大金山),曰咇治活,曰旺加拉打,均屬域多利亞省;曰袞司倫,曰庇厘市檳,曰洛坑頓,曰勃大啤,曰麥溪,曰堅氏,曰波德{口忌}利市,曰湯市喴路,曰谷當,均屬袞司倫省;曰亞都律(即南澳士地利亞省城),曰砵打穩,均屬南澳士地利亞省,南澳士地利亞省亦曰亞都律省;又有西澳士地利亞省。

砵打穩埠華商華工約有千餘,在坑內掘金者亦千餘,合共不過三千餘人。埠開不久,商務未旺。所收華人米稅甚重,每噸英金九磅,每擔約稅洋銀三員有餘。其身稅每人十磅,因華人裹足不前,已除之矣。

紐所威路稅餉以煙土為重。鴉片土每箱收英金四十八磅,合洋銀二百八十餘員;呂宋煙每十二兩收仙令六枚,合洋銀一元半。米稅每噸收英金三磅。華人新到者,每人收身稅十磅。

雪梨粵商二十九家,華人商工共四千,其在內地開店及種植直亦六千餘。其苛政尤無理者,華商由雪梨往美利濱,又須重收身稅十磅;往袞司倫省,重收三十磅。域多利亞總督,駐紮美利濱。按雪梨距中國約二萬里,輪船二十餘日海程。南極之區,晴雨不齊,寒風聿至,巨浪拍天,船甚顛簸。距赤道四十三度,夏時天氣,如中國仲冬時候,至冷之日,可御重裘。土人云,若到六月,寒氣更甚也。由砵打穩至雪梨,海程二千七百英里。由雪梨至美利濱,火車路五百四十英里。由美利濱至亞都律,火車路五百五十英里。澳士地利全洲五省,即《瀛環志略》之澳大利亞,西人又謂之新金山,縱二千英里,橫三千英里。

雪梨、美利濱,英商最大,美商次之。近年金礦漸稀,惟牛馬羊生意甚盛。出口以羊毛為大宗,每埠歲得金錢五百磅。入口以鐵為大宗,紐約運來木板亦不少。粵人在此兩埠,共二萬餘口。亞都律、袞司倫及近島紐詩倫、美市打聶等處,尚有二萬餘人。商業少而傭工多,來貨旺而出口少。雪梨華商,運售茶葉、豆油居多,視美利濱較大。埠內華人種植煙葉者,近年稍有起色。又叭拉辣埠,為美利濱英督所轄,地多金礦,礦深者六百尺至千尺不等。華商工人約七百餘名,散處挖兩、種植者亦數百人。亞都律埠中不過二百餘,華人新到者,須各納身稅十磅。大金山亦多金礦,華商十餘家,挖兩、種植直千餘人。咇治活埠,屬域多利亞者,華商僅數家,種植及挖金者七八百人。此處與大金山及叭拉辣三埠,向時金礦最盛,華人約逾三萬;今金礦已稀,又加身稅,華人艱苦甚矣。惟犯案者,英官以其不知英例,多從輕辦理。

二十六日記

紐加士埠屬紐所威路省,華人二百餘名。市丹塔埠,屬袞司倫省,華人開錫礦及開店者七八百人。庇厘市檳,即袞司倫之省城,埠內華人二三百名。合計該省共有華人萬餘,散處洛坑頓及湯市喴路、谷當等埠。自二三年前增收身稅,每人三十磅,續到者七十二人耳。進口貨亦漸少,稅務日減色矣。湯市威路埠,有華人三四百,附近采錫、種植者又五六百。波得{口忌}利士埠,有金錫鐵等礦,華人六七百,種植居多。穀當埠,屬袞司倫省,華商華工約千餘,身稅與該省無異。

南洋諸島各埠林立,商務工務均賴華人為骨幹,合英、荷、日斯巴尼亞各屬埠、暹羅屬埠所在華民,或經商,或傭工,或種植園圃,或開采錫礦,統計約有三百餘萬,而尤以新嘉坡、檳榔嶼為要衝。其荷屬蘇門答臘之日裏埠,每歲所到華工以八九千計,皆從英屬埠華人豬仔館分僱前往。豬仔館之人,半由拐賣。荷之國主虐待華工,往往終身為奴,非英屬地華人僱用華工可比。園主弊端有四:一違例虐毆;二令工頭縱賭誘工人輸銀;三縱賭為害,年年借欠永無脫工之日;四官定條例亦尚平允,園主不肯張掛,華工出口,每歲十餘萬人,由汕頭來者十居七八,由廈門來者十居二三,而總會之區實在香港。然關係南洋地方利源不淺,所以英人在新嘉坡,特設護工司衙門,以衞護華工。

二十七日記

北般鳥係英國商人丁地等聯集公司,於光緒七年與般鳥島主議定,將北般鳥三省之地割歸英公司管業,任從開埠及種植,每歲納般鳥王地租洋銀一萬五千餘員。又與蘇祿王議定,將東般鳥一省之地,割歸公司管理,開埠種植。每歲納蘇祿王地租洋銀五千員。四省地形相連,周圍方里共有三萬二千英里,比之英倫蘇格蘭尚盈餘二千英里。自英公司稟准英廷在山打根開埠,並請英廷派官監理港務,不過六年。華人數百,板壁鋪戶二百餘家,生意未見繁盛。察看北般鳥英公司四省之地,此時全未開墾。即西般鳥沙拉窪,係英人拉乍布碌之地,華人雖逾二萬,僅種甘蜜、胡椒,所開不及十分之一。此二處地土色饒,開墾之利必賴華工,英官皆能知之。

澳士地利四省,華人約有三萬六七千。附近英屬島紐詩倫等埠,約有華人六七千。綜核澳大利亞全洲,民人共三百六十七萬二千有奇,華民旅居各地者共四萬九千七百餘人。

二十八日記

謹率參贊隨員等恭設香案,望闕叩頭,遙賀萬壽。晚間,使館圍欄皆懸五色小燈;又使自來火公司,以鐵管為範而引火焉,為四大字曰“天子萬年”,光燭數里,洋人聚觀,嘖嘖稱頌。

三十日記

噶羅巴城為爪亞全島之都會,亦即荷屬南洋各島之都會。流寓華人七萬有餘,多衣洋衣,隸荷籍。荷擇其賢能者為馬腰、甲必丹等官,專理華人事務,而審斷之權仍操自荷人。華人往巴貿易,須有荷領事執照,方許留住一年;既留一年,即勒令入籍。

南詳諸島,棋布星羅。除澳大利亞一洲外,其最大之島有四,曰婆羅洲,曰蘇門答臘,曰爪亞,曰西里百。四者之中各有大埠。若昆甸,若馬神,此婆羅洲之大埠也;若日裏,若亞齊,若茫古魯,若叭噹,若巴鄰傍,此蘇門答臘之大埠也;若噶羅巴,若三寶隴,若泗里末,此爪正之大埠也;若望加錫,則西里百之大埠也。以此皆屬荷國,皆為華人流寓之區,似應在噶羅巴設一總領事,而各埠選派商人充當領事。

噶羅巴本巫來由部落,明季為荷蘭所踞,遂占臺灣,為泰西人入我中國之始。近來荷蘭開闢亞齊,蠶食漸廣,招募華民,充兵勇,入西籍。日裏埠,約有華工六萬餘人。

七月已巳朔記

近聞粵省虎門漁珠沙角各礮臺,連日排隊操演甚勤。中流砥柱礮臺及海珠礮臺,為省河屏障,因沙土尚未結實,規模不盡合宜,須仿洋式改建,已估工矣。

基隆煤於機器輪船最為合用,供南北洋及閩廠要需。然老井煤源,愈開愈少,從前礦井俱在八斗,以近海口轉運便也。距獅球嶺五里,地名暖暖者;礦苗之旺倍於八斗,惟水口稍遠,是以未經開采。今鐵路開通,便於裝運,有粵商稟請官商合辦,以二十年為限。現議集官款洋銀十萬圓。商本洋銀二十萬元,自七月朔開辦。

黃埔船廠造成兵輪一號,命名曰“廣金”。閩廠造成鋼甲輪船一號,命名曰“龍威”。

初二日記

總理衙門戶部奏定整頓土藥釐稅,詳查妥辦。已通行各省巡撫,勒限三個月,各將原定辦法迅速覆奏,破除情面,實力稽核,按季專款開報,不得於百貨釐金內籠統聲敘,以免牽混。

初三日記

查舊卷,光緒乙酉正月福建借洋款一百萬磅,廣東借洋款七十五萬磅,均係匯豐銀行經手。其七十五萬磅,後改為五十萬零五千磅,合銀約二百萬兩。閩款百萬磅,合銀約四百萬兩。廣東後又添借七十五萬磅,約銀三百萬兩。周年利息八釐五毫,分作十年還清本利。乙酉二月,神機營與怡和洋行訂立合同,借洋款一百五十萬磅,合銀約五百萬兩以外,周年七釐起息,分作十年還清本利。

初四日記

現聞西藏布達拉、劄什、倫布三大寺內,共有喇嘛二萬餘人,合境約有番兵三千五百餘人,其軍器不過弓箭鳥槍之類。

自《煙臺條約》有許英人遊歷西藏之款,光緒十三年,英人馬克蕾帶兵三千人,定欲入藏。總理衙門因緬甸之事,與英使立約不許入藏遊歷,並禁止傳教,只准在藏南界外通商。藏番未得此信,但聞英人入藏之說,遂於邊外隆吐山修築礮臺,派兵防守。英印度總督以其地在哲孟雄境內,欲遣兵驅逐,英使來催將隆吐防兵速撤。總理衙門行文駐藏大臣開導,藏番不聽。十四年三月,被印兵逐回。四月十三日,藏兵三千餘人,出攻日納宗之英寨,戰十點鐘之久,敗歸,互有傷亡。蓋日納宗係哲孟雄轄境,印度兵設卡駐營於此,以哲部已歸印保護,而藏番則謂實係藏屬也。今已議定條約,彼此息兵,印藏從此綏諡矣。

柔佛一國,居麻刺甲之西南,與新嘉坡僅隔一水。由坡至佛僅兩點鐘。地頗寥闊,華民在彼貿易種植者十餘萬。

初五日記

昨奉電傳上諭:“總理衙門奏,英使華爾身代其君主賀萬壽,等語。著薛福成即赴外部致謝,欽此。”今日遵行三點半鐘至外部,見其侍郎克蕾。據云,當轉告沙侯奏聞君主。

法總統遣其水師副將,外部尚書李寶遣其總辦,於二十六日先後到駐法使館賀萬壽。業經據參贊來函,電達總理衙門。是日亦奉電傳諭旨:“著即赴法外部傳旨致謝,欽此。”當即函告參贊往謝焉。

印藏條約八款,經駐藏幫辦大臣、副都統銜升竹珊星使,會同總理五印度執政大臣、寶星、上議院侯爵蘭士丹,於二月二十七日在孟加臘城繕就華英文各四份,蓋印畫押。以兩份送北京,五月十三日鈐用御寶,由總理衙門交赫德轉寄。昨日稅務司金登幹、北洋海軍繙譯夏立士交來。余與外部侍郎克蕾,訂定於十二日互換。

查約內──第一款:藏、哲之界,以自布坦交界之支莫摯山起,至廓爾喀邊界止分哲屬梯斯塔及近山南流諸小河、藏屬莫竹及近山北流諸小河分水流之一帶山頂為界。第二款:哲孟雄由英國保護督理,即為依認其內政外交均應專由英國逕辦。該部長暨官員等,除由英國經理準行之事外,概不得與無論何國交涉來往。第三款:中英兩國互允第一款所定之界限為準,由兩國遵守,並使兩邊各無犯越之事。第四款:藏哲通商應如何增益便利一事,容後再議,務期彼此均受其益。第五款:哲孟雄境內游牧一事,彼此言明,俟查明情形後再為議訂。第六款:印藏官員因公交涉,如何交移往來,一切彼此言明,俟後再商另訂。第七款:自此條款批准互換之日為始,限以六個月,由中國駐藏大臣、英國印度執政大臣,各派委員一人,將第四第五第六三款言明隨後議訂各節,兼同會商,以期妥協。第八款:以上條款既定後,應送呈兩國批准。隨將條款原本在倫敦互換,彼此各執以昭信守。

初六日記

拜發察看交涉事宜一摺,密,論外洋交際禮節一片,代湖北購運煉鐵、織布機器一片。

攷察熙年間,南懷仁官欽天監,後贈工部侍郎,凡內廷召見,聖祖皆許其侍立,不行拜跪禮。雍正年間,教王遣使到京,世宗許行西禮,且與之握手。乾隆五十八年,英國遣使馬格里來華,禮臣與議禮節,彼此覲見英主之禮為言,仍願演習禮式。禮臣據以雙請,奉高宗特旨,准行西禮。筵宴日,上親賜以卮酒。嘉慶中,英使復來。接伴大臣未與言明禮節,仁宗命由通州馳驛進見。及抵宮門,上已御寶座,告以須行拜跪禮。英使司當冬,遂辭以疾。召副使,亦辭以疾。上甚不懌,停止筵宴賜物,並於賜英王書中敘及之。後召見兩廣總督孫玉庭,詢以英使不肯行禮之故,孫公陳其原委頗晰,上始釋然。此皆散見於諸家紀載者。蓋道光以前,西使來華祇此數起。英人亦著之筆記,謂拜跪之禮萬不能遵,故《天津條約》載明,遇有礙於國體之禮,斷不可行,即指此也。

初七日記

查舊卷,光緒七年十二月總理衙門《奏定寶星章程》,頭等:第一,專贈各國之君;第二,給各國世子、親王、宗親、國戚等;第三,給各國世爵、總理各部大臣、頭等公使等。二等:第一,給各國二等公使等;第二,給三等公使、署理公使、總稅務司等;第三,給頭等參贊、武職大員、總領事宜、總教習等。三等:第一,給各國二三等參贊、領事宜、正使隨員、水師頭等管駕官、陸路副將、教習等;第二,給副領事宜、水師二等管駕官、陸路參將等;第三,給各繙譯、遊擊、都司等。四等:給各國兵弁等。五等:給各國工商人等。頭等:用赤金地法藍雙龍;第一,中嵌真珠,金龍,金紅色帶;第二,中嵌紅寶石;中嵌光面珊瑚,俱銀龍,大紅色帶。二等:用赤金地銀雙龍,中嵌起花珊瑚,黃龍,紫色帶。三等:用法藍地金雙龍,中嵌藍寶石,紅龍,藍色帶。四等:用法藍地銀雙龍,中嵌青金石,綠龍,醬色帶。五等:用銀地法藍龍,中嵌硨磲,藍龍,月白帶。頭等寶星,式尚方,計營造尺長三寸三分,寬二寸二分。二等以下寶星,式尚圓,二等徑二寸七分,三等徑二寸五分,四等徑一寸九分,五等徑一寸六分,其上皆有環首。頭二等帶,均長一尺三寸,寬一寸五分,兩頭有穗絲繩束結;三等帶,長一尺三寸,寬一寸五分;四五等帶,均長五寸,寬一寸一分。凡頭等第一二三暨二等第一雙龍寶星,均可佩用斜絡大帶。大帶絡於右肩,寶星垂於身左。其斜絡大帶,顏色花紋悉照原定。小帶圓式,酌量展放合宜尺寸,自製佩帶。

初八日記

哲孟雄所轄,僅有七千餘人,本西藏屬部也。六十餘年以前,哲部為廓爾喀所滅。英人伐廓爾喀,大敗之。廓人求和,英與立約,俾以哲地復封其部長。以後,廓、哲兩國有事,均須聽英主持,歸英保護,然仍許其有自主之權。厥後,英人向哲部借一地造兵房,以便戍兵養病。哲酋指大吉嶺與之,本荒地也。既而洋房建造漸多,貿易頗盛。閱三十餘年,英之遊歷哲孟雄者二人,為哲官所拘禁;英人伐哲,又連敗之。自是立約,割哲部南境之地,以附益於大吉嶺,設副總督治之,屬於印度總督,而哲酋僅有半主之權矣。英官於大吉嶺左右,尋出野茶樹甚佳,益購種播植,講求採製之法。由是販茶種茶者,皆來居其地,富商及食力之傭工日眾,竟成重鎮。哲酋豔其富也,欲向英官索還大吉嶺之地。英許每歲以數百金畀之,謂之租費,今已歲增至數千金矣。

初九日記

北洋水師洋員提督銜琅威理,本係英水師遊擊,在中國當差數年,恐於本國水師官階升轉有礙,經前任劉大臣於去年二月照會外部,咨商海部准免扣資。又北洋水師學堂管輪洋教習霍克爾、希耳順二員,自光緒十年九月到華,去年九月已屆五年,恐照英例休致,旋商外部咨准海部,飭司員將該二員之名,列於英國駐華統領兵船冊內七日,俾不致移入休致人員冊內。魚雷水雷學堂教習羅覺斯,光緒十三年正月到北洋水師行營,合同以三年為期,每月俸薪三百五十兩。雷匠威廉,在英雇募,教授北洋水師施放水雷一切用法,並裝配拆卸修理水雷等事,合同以三年為期,每月薪水一百五十兩。操礮教習雷登、費納寧、賴世錫、倫司、希勤司、古伯爾共六員,於光緒十二年十一月到營,合同以三年為期,每月薪水各一百三十兩。

初十日記

鄂省所雇熔鍊鋼鐵總匠首一名,曰亨納利·賀伯生,先在英國北境得蘭福太音江熱羅地方之巴麥廠為匠首,學藝頗精,於選地建廠安機熔鍊各事,均甚諳練。辭退巴麥廠事,本年六月抵鄂,合同以三年為期,每年薪水英金一千五百磅。據賀伯生稱,應雇匠目六名,鍊生鐵廠二名,鍊貝色麻鋼、西門士馬丁鋼廠二名,鍊熟鐵及軋板拉條廠二名。每二名中,正副各一。每年工資,正者六百磅,副者四百磅,均以三年為期。須歸伊在英預為選訂,將來到鄂,呼應始靈。

十一日記

廣東去年設西藝學堂,考究礦學、電學、化學、公法律例學、植物學共五種,須延洋教習五人。延得倫敦律例學堂之律例師赫爾伯特,充公法律例學教習之任,本年正月到粵,每月薪水英金七十磅。又在英國干白雷池堪斯大書院,延得植物學教習葛路模,每月薪水四十一磅十三先令四本士,本年正月到粵。又在英國阿克司福穆大林大書院,延得化學教習駱丙生,每月薪水如葛路模,本年正月到粵。以上三人合同,皆以三年為期。又託英國礦學大掌教,選覓在義國開礦之礦師巴庚生,銅鐵錫礦學化學皆精,係學堂出身,開礦有效,每年薪水英金一千磅,先訂兩年合同,客冬抵粵,由粵到鄂。惟電學教習未經延雇。又訪訂管輪機洋教習一員,託英國格林尼址書院掌教藍博德,訪得向在海部供差之愛得門次,每月薪水七十五磅,去年九月到粵,合同以五年為限。

廣東初議設織布局,需用洋匠十名。先訂匠首一名。托工師博次,在英國曼者司得省,訪雇熟悉建造織布廠工程之監工匠首德金生,每月工資四十四磅,暫訂合同無年限,去年冬間抵粵,由粵到鄂。

光緒十三年,廣東雇用鑄錢局熟悉蓋廠工程匠首衞安,每月工資五十八磅六先令八本士,合同以二十四月為期。又選雇副匠首遏溫司,每月工資五十磅。熔冶匠開耳、軋片匠司叨答爾,每月工資各四十五磅十六先令八本士。三人合同皆以二十一月為期。衞安期滿後又留用一年。

十二日記

申刻赴外部互換哲孟雄西藏條約。

總理衙門議奏保護朝鮮事宜一摺。營口至吉林,議開鐵路。鄂省專籌大冶等處採鐵造軌,蘆漢一路停辦。戶部所籌鐵路經費每年二百萬兩,由部撥百二十萬兩,十六省分攤,每省五萬合八十萬兩。今年二百萬兩,先儘鄂用。

十三日記

驗收鐵甲船之要有三。一在考究全船:究重心之斜正,隔堵之布置,碰鋒之堅利,舵機之靈捷,礮位之運動,及機器、水缸、水門、藥彈艙、戰臺、魚管等處位置。一在講求礮械:德國克鹿卜大礮,製成先用滿藥試放,藉審礮身之堅及貫甲之力;德國水師俱用克鹿卜礮械,雖操法與英國大同小異,而專用是器者定臻精密。一在慎重試洋:俾知輪機之滿機,轉圜之大小,船性之左右,礮彈之遲速。

十四日記

光緒十二年北洋在英國雅羅廠定造一百二十五尺長水雷艇一隻,價英金六千磅。另購艇內應需電燈、礮位雷筒、磷銅水雷各項器具,統共支用英金一萬九千一百五十七磅。

英海部驗收雷艇章程:於水置浮樁,岸置木表,相隔一邁之遠。將船裝滿臨陣時應需物件,然後艇走兩樁間,順流逆潮各走三匝。岸上木表各置一人,記明時刻。如是合法之後,仍須開洋,滿汽逕駛三點鐘,以水程表計算若干邁。前後所得之數,每點鐘均不得少原約二十六英邁或二十二英海里。倘驗收不及此數,可將原艇退還。試驗北洋所造雷艇,每點鐘行二十三海里八八二,合英國二十七里半。又照二點鐘久行試驗,每點鐘行二十二海里九四零,合英國二十六里又十分之四。又將該艇駛入船塢,用木架起,拆驗船殼內外船身船底及輪機鍋爐,均無瑕疵。

十五日記

查舊卷,光緒十一年六月電傳諭旨,著照“濟遠”穹甲船式,在英德兩國製造鋼面快船各兩隻,備臺灣澎湖之用。其在英國阿模士莊廠製造者,係曾大臣承辦,曰“致遠”,曰“靖遠”。其在德國伏耳鏗廠製造者,係許大臣承辦,曰“經遠”,曰“徠遠”。致、靖兩艦,價英金三十六萬四千一百十磅;外添兩船所帶小划上安置特禦水雷之霍智記士小機器礮(即荷乞開思礮),價八千九百五十磅。除大礮六尊在克虜伯廠另購外,又與該廠添製兩船應配六寸徑旁礮四尊,又旁礮及正礮共十尊之架,及一切機礮、雜械、電燈、磷銅水雷等件,價共七萬八千餘磅。自立合同之日起,第一船十八個月造成,第二船二十一個月造成,每點鐘行十八海里。經、徠兩艦,第一船價德銀三百萬馬克,第二船價又減六萬馬克。仿各國通行善式詳擬,中腰水線外圍厚甲九英寸半,上覆平鋼板,前後覆穹板,用雙層底,礮臺、令臺全護厚甲。比前定式加寬長,礮可加多,喫水仍淺,每船加價四十七萬馬克。自立合同之日起,第一船十八個月交收,第二船二十個月交收,每點鐘行十六海里。

曾侯派員考究造船之法,先詣抱士穆斯海口,次由卜利門司至里次暨紐卡塞爾海口各廠,詢訪情形。知英國造船大廠二十餘處,有專精機器者,有專製鋼料船壳者,有講求燒煤鍊鐵者,有專製爐火礮彈、集上等物料者,皆係承造國家船械之廠,分門別類製造。一船必須分購各廠材料,及原廠匠人經手承辦,始能成功。惟造船壳及礮,則推阿模士莊為最。

十六日記

英德兩國之廠,勢不相下。中國“濟遠”快船,德廠所造也,而英廠頗訾議之,固多過當之論,然亦有裨船學。按阿模士莊廠匠師槐特說帖云,“濟遠”船內有數處不及同時兵船之造法:

一則分艙禦水之法未妥也。尤可慮者,穹甲下之各艙,如鍋爐艙長約占船身三分之一。若於其下面薄鐵板處打一孔,水即入之,或至全船沉沒,近時戰船無此造法。又輪機房一間長四十四尺,倘下面板穿水入,輪機俱不能動矣。

一則穹甲艙面雖極堅固,然全裝於水面之下,其浮力與平穩均無有焉。倘戰時船邊有水處擊穿,則水入船內穹甲之上,甲未損而船或沉矣。

一則舵柄未經保護也。蓋裝舵柄及攀舵機於穹甲艙面之上,可受各種礮子之擊,即令船不能行駛,

一則無妥當望臺,難保護駕駛之人也。此處高出於眾艙,本易受礮子之擊。此房鐵甲之厚,僅足禦槍子,不能抵礮子。

一則前面兩礮臺及煙通艙口、風艙口、輪機艙口等處,周圍不宜用直甲保護也。今用之,價值既貴,斤兩又重,不獲相等之益,是虛糜巨資矣。若將水面下之穹甲艙面,築高於水面之上,則船邊有水處既可保護,而輪機、鍋爐等艙口周圍,可不用直甲板矣。至前面甲板礮臺,造法亦誤。緣穹甲艙面如是之低,而欲使其礮高出水面相應之度,其勢不能。豈知保護轉輪礮盤,不須一半之深即足矣。

一則八寸徑六寸徑礮之轉輪礮盤,皆有薄鋼片之旋轉遮蓋,禦彈不足,反招災險也。炸彈入之,必於其內轟發,貽害甚巨;不如無此遮蓋,礮子可飛越而過也。

一則煤艙應如大也。

一則礮臺上所用厚重之直甲片既多,有上重下輕之勢也。且戰船有時須加猛火力趕緊速行,彼時易遭覆沒。即尋常行駛,亦難平穩。該船轉舵時,及移動重錘、較準船身斜側時,必覺搖動不定,想船上人皆知之矣。

以上皆槐特之言也。夫外洋匠師務求相勝,亦猶自古文人之相輕。雖有佳文,欲指其瑕不患無辭。製造之學,求一利或生一弊,乃理勢之自然。“濟遠”船上重下輕之病,誠不能免。厥後聞有補救之議,似已稍改其式矣。惟槐特閱歷既深,語多心得,余故摘其大要,以備後來造船者之參考。

十七日記

阿模士莊廠匠師、新任英海部驗船官槐特,建議造新式兩艦(即“致遠”、“靖遠”)說帖云:新船長二百五十尺,闊三十八尺。喫水前面十四尺,後面十六尺。船邊中段離水面高六尺三寸,船身佔水之地位約二千三百噸,速率每點鐘十八海里,輪機馬力五千五百匹。船中人手,連兵官一百八十名。係英國最新最上之造法,名曰“蜂窠法”。有夾層底,自此邊直達至彼邊,即為積水艙,內分許多小間,雖遇擱礁及水底攻擊,不至沈下。又有雙邊,由船邊下面直至穹甲處,皆有禦水直格艙,即為煤艙之邊。如此,則保護機器及鍋爐之法更妥。“蜂窠法”亦裝於穹甲艙,如直隔板並煤艙,由穹甲艙面直至上層,艙在水面上六尺,禦水共有十橫格。分艙平面艙板,亦多用禦水法。每副鍋爐皆有禦水分間裝開,即一邊被水漏入,亦無懼也。即使船底外層受損,尚有裏層艙底,水仍不能入鍋爐房。倘裏層底被損,尚有彼邊鍋爐,可發水氣令船行走。輪機裝法亦然,各有禦水房間。穹甲下之禦水分間,亦裝建極妥。火藥炸彈,各房俱分開存儲。穹甲上之分間亦甚多。戰時可用甲板蓋護各艙口,且周圍有斜板保護,即口開而水亦不易入。至穹甲艙之中段,高出水面之上,各艙口皆開於此,能令其船有浮力,且平穩。煤亦裝於穹甲艙面並兩邊空處。兩邊斜面之上,用四寸厚之甲板,以護輪機鍋爐。前面望臺,建以三寸厚鋼板,船主居之,內裝把舵。

輪船之前後,俱有高艙,遇風時行駛加快。置礮亦高,可以與敵相攻。船頭高艙,上離水面十九尺,有二十一生的礮二尊;有二寸厚鋼板之罩,可與礮盤同轉,用以保護礮手;並有水力機器可以裝藥送彈放礮,其機裝於穹甲艙之下。船尾高艙,上裝六寸徑礮二尊,與船頭一樣。船之中段,亦擬加礮二尊,分裝兩邊凸臺,上離水面約十尺,可以擊遠。又擬加霍芝紀司之急放礮六尊,裝於極好地段。所有大礮之藥彈,皆儲於船之下段。穹甲之下,備水雷礮四尊,水雷十二個。四尊雷礮,以一尊裝船頭,一尊裝船尾,又兩邊各一尊。電火查察燈,亦不可不備。

輪機備一種三倍漲力機器,用煤極省。煤櫃裝煤四百五十噸,可行二百四十點鐘之久。至船之平穩,即加猛火力亦無搖擺之慮。其礮位、藥彈、霍芝紀司礮、機器礮、水雷傢伙、電氣燈、一切軍器,均在船價之外。

總論新船與“濟遠”異同之處:一、外面形狀雖相似,然新船首尾兩端及礮位,出水面較高。二、軍火無殊,或添六寸徑礮三尊,亦極要緊,礮架裝法亦勝。三、造法遠勝處,在蜂窠法之分間。四、穹甲同一堅固,而新船浮力平穩。五、新船不用直甲板,無“濟遠”上重下輕之弊。六、新船可保護把舵機。七、保護船主之望臺。八、新船輪機係行海之最上者,既可省煤,且鍋爐房皆有隔間。九、速率加三海里,馬力亦兩倍。十、裝煤三倍“濟遠”。

造船之事,以監督工料為最要。材料之良窳,製造之精粗,全恃監驗之員隨時稽察,遇物揀擇,乃不至有苟且搪塞之工料儳羼其間。

十八日記

曾侯在克虜伯廠定購“致遠”“靖遠”兩艦所用之三十五口徑之二十一生的邁當後膛螺紋大礮六尊(準頭全備),裝礮及淨礮用各零件六副;各種彈子三百箇(內平常鑄鐵炸彈九十箇,鋼炸彈三十箇,石榴鋼炸彈三十箇,穿甲炸彈一百三十八箇,盒彈十二箇),火藥三百包;炸藥若干包,配彈子三百箇之用;記時引線及擊撞引線,亦照彈子配齊;自來火四百箇:共計價銀四十九萬九千八百十三馬克。除每八分扣七分半,淨計實銀四十六萬二千三百二十七馬克。

曾侯與阿廠所訂草合同,兩艦正價係英金二十八萬五千磅;與續訂正合同,兩艦計三十六萬四千一百十磅。數目不符者,初訂時僅議製造兩船正價;其後兩船添配六寸徑之旁礮四尊,又正礮旁礮共十尊之架,與一切機礮、雜械、電燈、磷銅水雷(係磷銅所製之火雷)等件,各價併入船價攤算,故有此數。

十九日記

講求礮學之進益,在察火藥之性,及礮膛前段後段之大小,並火藥彈子之分兩多寡。

阿廠總辦云:“克虜伯礮之後膛關門處用梢子一法,不合用料之理;而且礮尾必至加長,礮後多佔地位,在船上最有關礙。敝廠後膛礮之裝法,用中心螺塞,不佔礮後地段,亦能保護礮手。”

船價內有:克虜伯礮六尊之架及各項機器,共價一萬七千六百磅。六寸徑、後膛螺紋、阿模士莊大礮四尊,連準頭、礮架並藥彈、引藥、自來火一切零件,共價九千八百八十二磅。六磅彈霍智紀士急放礮八尊,連架及藥彈、鋼盒、礮車一切零件,共價一萬三千七百十六磅。百分寸之四十五徑格林急放礮六尊,連架及車及藥、一切器具,共價七千三百三十二磅。馬丁尼韓利螺膛槍四十桿,梅花手槍十五枝,連皮帶、藥包、藥彈、火箭一切零件,共價一千二百四十磅。水雷礮四尊,十四寸徑、磷銅所製、刷次哥甫白頭自行水雷十二個,連抽氣機器、淨氣積氣器、禦水閘、水管、電氣放水雷機、發號機、安置水雷板、鐵路、轆轤、繩索、木樁、配件、一切零件,共價二萬零二百四十磅。水雷應配各件,共價三千一百八十磅。電氣查察燈兩盞,玻球電氣燈一百五十盞,連輪機、發電機、水氣管、氣門、裝設架子等件、電鑰、回光鏡、電纜銅線,共價五千九百二十磅。

統計“致”、“靖”、“經”、“徠”四艦及礮位各項定價用費,除撥神機營所借洋款銀二百四十八萬兩外,又續撥銀一百萬餘兩。初次匯至英館銀二十一萬一千磅,匯至德館銀十四萬八千磅;後又找匯英館銀十九萬五千磅,又抵付克虜伯廠息款二千餘磅,找匯德館銀二十六萬二千磅。

二十一日記

拜發互換印藏條約一摺。

緬甸舊都阿瓦城,在大金沙江兩岸。大金沙江者,中國圖志謂其上源即雅魯藏布江,曲折經行西藏數千里,流入番境,又流入緬甸境為大金沙江,南行數千里入於南海,而洋圖謂之厄勒瓦諦江,又謂即怒江之別名。然按中國舊圖,則以怒江為潞江之上源。夫潞江在大金沙江之東,洋圖所謂薩爾溫江者也。今攷緬境最大之江,薩爾溫與厄勒瓦諦並流南下,東西相望。然則謂潞江即怒江,或謂大金沙江即怒江者,必有一誤。余意怒江源流不在中國境內,從前圖志或攷之未審。若洋人之圖,則皆躬親涉歷,或精心測量,不僅恃傳聞影響之談。則潞江似與怒江絕不相涉,而謂大金沙江即雅魯藏布江之下流者,又未必盡數。且攷洋圖雅魯藏布江自有入海之口,或其枝派流入番境,變其名曰怒江,再流入緬境,謂之大金沙江,固未可知。總之,大金沙江之上源,雖洋人亦不甚明晰,蓋由藏入番,中間有千數百里之地,人跡所不能到者也。

光緒乙酉,粵督張薌帥電購阿模士莊廠八寸徑、後膛螺紋、新式鋼礮五尊(每尊價二千五百二十六磅),連苗頭及鋼板、中樞礮架、鋼板座盤,并圜條、樞機、輪格各應用器具,又備二百次用各式彈子等,共價二萬四千八百七十五磅;又備放一千次之火藥,價四千五百七十磅。

二十二日記

西洋各邦立國規模,以議院為最良。然如美國則民權過重,法國則叫囂之氣過重;其斟酌適中者,惟英、德兩國之制頗稱盡善。德國議院章程,尚待詳攷。英則於八百年前,其世爵或以大臣分封,或以戰功積封,聚而議政,謂之“巴力門”,即議院也。其後分而為二。凡世爵大者、富者,輔君治事,謂之勞爾德士,一名比爾土,即上議院員紳也。其小者、貧者,謂之高門士,即下議院員紳也。宋度宗元年,英廷始令都邑公舉賢能,入下議院議事,而上議院之權漸替。

上議院人無常額,多寡之數因時損益。曰王、曰大教師、曰公侯伯子男、曰蘇格蘭世爵,每七年由其院之爵首以時更易;至阿爾蘭世爵,則任之終其身。世爵古有專職,今止存其名。上議院之讞獄,皆以律師之賢者封爵以充之,不得世襲。政府必有世爵數人,故上議院中皆有政府之人,宰相得舉百官之有才能者入上議院。

而下議院之人,皆由民舉。舉之之數,視地之大小、民之眾寡。其地昔寡而今眾,商務日興,則舉人之數可增;反是,則或減或廢。舉而不公,亦廢其例,使不得舉。英倫與威爾司,分五十二部,舉一百八十七人;大邑百九十七,舉二百九十五人;有國學之邑三,舉五人。蘇格蘭分三十一部,舉三十二人;大邑二十二,舉二十六人;有國學之邑四,舉二人。阿爾蘭分三十二部,舉六十四人;大邑三十三,舉三十九人;有國學之邑一,舉二人。

上議院世爵,多世及,無賢愚皆得入。故其人多守舊,無故不建議。下議院所議,上諸上議院,允者七八,否者二三,其事簡。下議院為政令之所出,其事繁。西例每七日一禮拜,則休沐;禮拜一二四五日,議事時長;禮拜三日,議時較短;禮拜六日,議否不定。每歲大暑前後則散,議院議紳皆避暑居鄉,訂於立冬前後再議。然使國無大事,則常俟立春前後始再開議院云。議院人無早暮,皆得見君主,上議院人獨見,下議院人旅見。凡議院坐次,宰相、大臣及與宰相同心之官,皆居院長之右;其不同心者居左;其有不黨者,則居前橫坐。世爵不在議院及各國公使入聽議者,皆坐樓上。余於前月嘗往聽一次焉。

二十四日記

福建船廠所造“龍威”鋼甲兵輪船,前經北洋副統領琅威理驗視,駛回閩洋;照兵船新式,增修鑲配約有百數十件之多。工竣後,接北洋電,歸併北洋操演,改為“平遠”。

閩省於青洲地方創設石塢,以備修理鐵甲巨船。前因費絀停工,今又於二月開辦,備北洋兵船避凍南下及時修整之需。議以閩關六成項下兩個月六萬金,作為按年籌辦船塢之資。

二十五日記

越南之中圻,濱海沿山,形勢狹隘。初分九省,蓋併南圻舊存之四省在內。自屬法後,復以北圻之河靜、義安、清華三省,割隸中圻,遂為十二省。曰廣德省,居適中之地,為建都之所;城名富春,地稱順化,領一府六縣。曰廣治省,領二府五縣九州。曰廣平省,以廣平關為南北咽喉,稱天險焉,領二府六縣。曰河靜省,領二府八縣。曰義安省,領七府二十八縣。曰清華省,領五府十九縣。此廣德以北沿海五省也。廣德之南為廣南省,領二府六縣。曰廣義省,領一府三縣。曰平定省,領二府五縣。曰富安省,領一府二縣。曰靖化省,領二府四縣。曰平順省,領二府四縣。此廣德以南沿海六省也。有大山自北圻蜿蜒而來,貫中圻全境而入於南圻,名曰橫山。中圻形勢,以橫山為綱維,山之西為苗疆,山之東為越境。各省地介山海之間,東西不過三四百里,南北二千五百餘里。諸水皆發源橫山,東流入海。最著者四,曰清華省之雙馬河,河靜省之雙匯河,廣德省之漢江──又名惠河,廣南省之漢琅河。此外枝流,不可勝數。而沿海港澳之深闊者,皆在廣南之南。惟漢琅港四面環山,泊船最便,距富春百六十里,水陸皆通,為越都南面門戶,敵船所必攻者也。至中圻以北,山路崎嶇,關隘甚多。然今之時勢,趨重海疆,則陸險竟無足恃矣。

二十六日記

中圻戶口:越民約五百萬;苗民眾十餘萬,未入版籍,但通有無,尚以化外視之;華民不滿萬人,經商者十之七,開礦者十之三。其設官:則平定置總督;富安置巡撫,隸於平定。義安置總督;河靜置巡撫,隸於義安。他如廣治隸於廣德,廣議隸於廣南,平順隸於靖化,皆於本省置總督,屬省置巡撫。其專置總督而不兼圻者,惟廣平、清華二省,蓋以本境遼闊也。中圻雖歸法保護,而內政之權操之越王。法置總都護使於富春,監察朝政、督理外務,歸華印總督節制。惟廣德之順安口,已割為法地矣。賦稅與北圻大致相同。有法官代徵者,關稅、船鈔是也;有越官自徵者,地丁、土貢、雜課是也;有華商包辦者,礦租、鹽課、洋藥等稅是也。地丁雜課,歲徵洋銀約一百五十萬員。例禁之物,如肉桂、鹿茸、燕窩、象牙、洋藥、寶石、礦產之屬,大半華商包稅開采,歲交稅課共一百萬員。稅關十有一處,皆由法設稅務司,儘徵儘解,悉輸越王,歲得二十餘萬員。地瘠民貧,入款不過如此。至於山海之利,頗產金銀銅鐵鉛煤,多用華商開採。山中藥材,亦為華商利藪。而沿海之鹽場,海島之燕窩,亦多由華商包辦。今法人苛徵華商,限制華船,華民生財之道漸遜矣。出口貨歲值一百五六十萬員,肉桂、絲棉為大宗,鹽、糖、燕窩、竹木、果品之屬次之。進口貨歲值二百餘萬員,粟米為大宗,洋布、洋藥次之,中國紙、茶、陶器又次之。此食貨出入之大較也。

二十七日記

羅馬尼亞國本土耳其邊省瓦拉蝦(《志略》作襪拉幾)及穆爾達費亞之地,即《萬國公法》中所譯第三卷第一章第三節所稱屬國、半主之國瓦喇加、馬喇達二邦舊境。光緒四年,俄土構兵,兩省兵民叛土助俄;事定不能復隸土國,而歐洲各大國又不許其屬俄。於是柏林大會各國公立兩省為羅馬尼亞國,立德皇之侄沙勒爾第一為君。光緒六年,彼國駐法公使色嘎勒尼薩諾,將該國王所上皇上一書封送曾侯,請為轉遞,情詞極為恭順。蓋即位之後,普發國書,明告地球各國,將以樹立聲名,鎮服民庶也。明年,國王從官紳之議,晉加尊號,稱為君主,又送國書一通請曾侯轉遞。

又塞爾斐亞國,係歐羅巴洲東方舊部,界在奧斯馬加之南,土耳其之北,羅馬尼亞之西。明初,土耳其征服之,列為屬地。厥後土國勢衰,塞民叛土;血戰二十餘年,遂議和約,作為土國屬邦。光緒四年俄土之役,塞爾斐亞兵民倒戈助俄;迨俄土議和,不願復屬土國。於是柏林大會各國同盟底定歐洲東界事條,公立塞爾斐亞為自主之國,立密朗為國君,都柏格拉城。八年二月,該國駐法公使馬利諾韋治,照會曾侯,稱其國君已晉加王號,特具國書奏明大皇帝,請為代奏等語,情詞亦極恭順。

二十八日記

查舊卷,光緒六年印度加爾各達王騷林德羅門他果耳,獻所著樂譜及本國所用樂器,托英國駐京傅署使送交總理衙門代為呈進。旋又函致曾侯稱,冀求賞賜品物,以為希世之寶。總理衙門奏請賞給頭等金寶星一面,景泰窰藍花瓶一對。

光緒九年,英前任香港總督、新授麥米修總督亨乃西,致書曾侯稱,自製鎏金花罇一座,敬獻至聖先師孔子神座前。曾侯為轉寄北洋,由李傅相專弁咨送衍聖公代為供獻。

二十九日記

江南創設水師學堂,在儀鳳門隙地擇址興工,招募聰穎子弟一百二十人,分駕駛、管輪兩班學習,每六十人為一班,五年後咨報海軍衙門考選,

貴州潘偉如中丞,前年在諦塞德廠訂購熔鍊礦鐵機爐全副,計價英金六千八百三十五磅;又另訂鍊貝色麻鋼爐,價一千九百二十七磅;又訂軋造鋼鐵條板機床,價一千四百七十五磅;又訂軋造鋼鐵條板所用汽機等件,價二千三百七十三磅。

前年臺灣在英國哈湯廠所訂“駕時”、“斯美”兩艘,皆係搭客淺水快船。每船機器馬力三百匹,載貨淨七百零四噸五六、七百零三噸四五,長二百五十尺半,寬三十四尺二寸,中深十八尺,輪機艙長四十八尺,每點鐘行十五諾脫有奇。

前年北洋訂購阿模士莊廠九寸二分三十五倍口徑後膛升降活架地阱鋼礮二尊,用電線演放三次,礮架運動升降甚靈。

八月戊戌朔記

查舊卷,光緒庚辰索還伊犁一役,總理衙門、南北洋由大北公司發往外洋電報字數,計遞俄國者一萬字,遞各國者六千字,收到覆電共八千字,通共往來二萬四千字,報費洋銀五萬二千八百員。若大北不取報費,祇出他電之費,則但需報費一萬九千五百員。

光緒丙戌,續派第三屆出洋津閩學生共三十四名,核估經費三十萬兩。

初二日記

五金之礦,鐵之為用遠勝於金銀銅錫。古者以鐵為甲兵,為農具,為釜甑,夫人而知之矣。今者泰西各國,航海以鐵為船,濟渡以鐵為橋,行火車以鐵為路,通電報以鐵為線,作書記以鐵為筆、以鐵汁為墨,冶血症以鐵為藥。其為用也尤廣。英國三島,煤鐵之饒甲於五洲,數百年來研求經理,風氣日開,坐擅富強之業,故煉鐵之學惟英國為尤精,其法從化學悟入。

治鐵之要,自辨別砂石始。砂石體質不同,約有四類:紅者、黃者、黑者、黃而兼黑者。英國出鐵甚多,黃者居十之九,皆在產煤之地。體含三質,乃炭氣、養氣與鐵也。更有土泥與煤攙和,燒鍊較難。其法,於未入爐之先,即以自來之煤燒之,全山烈火逾月始熄,煤淨而炭氣盡散。所存黑質仍含泥土,乃更設爐重燒二次。爐寬二丈,高五丈,中若葫蘆,以不灰木為裏。配以煤炭,而以灰石搭配鐵砂,從上納之。灰與泥土,在爐內合為一質,輕而上浮,即從上開一竇泄出;所成生鐵,重而下沉,亦從下開一竇收於模內。此爐既大,熔鐵又多,須以烈風吹火。舊法恒用冷風,近乃多用熱風,以風熱則出材多而省費也。其法用火輪機為蒸釜以生力,為汽筒以行機,為風箱內有活塞往返催風,上下左右有合葉使風出入,為風櫃以積風,為風管以引風於熱處,為旁爐俾風管穿之而熱。風熱至六百餘度,以入大爐,斯鐵化愈速矣。

生鐵既成,於是由生而熟,由熟而為鋼,則須更燒一次。其爐式橫而臥,與前爐豐而高者不同。為火櫃於爐前以置煤炭,為煙筒於爐後,中為置鐵之所。鐵與煤炭稍隔,俾熱力透而融之。火既熱極,鐵如汁沸,隨以鋼條挑撥轉動,則鐵中之炭悉化而隨煙出矣。出爐後,俟其退涼,團為鐵丸,是為柔鐵。然其質散而不堅,必加以錘,然後可堅可柔可折,為熟鐵。從前多用水碓以運錘,英人納斯米創為火輪機運錘之具,而輕重不能由人。後又置小機於旁,專為可輕可重而設。其重擊,千鈞之石可立碎;其輕擊,雞卵而止傷其皮,遂為汽機運錘之善法。

至熟鐵製為條片,亦有軋鐵汽機。以鋼碡二具,一上一下,而以熟鐵置其間。機行碡轉,鐵隨壓力而引之,隨引隨長。如欲極薄,則以油敷鐵面,折之乃更軋之;更折更軋,至於五倍十倍,幾如薄紙。更有隨軋隨劃,如刀裁者。方圓大小粗細,一經運軋,無不如式。吁,神乎技矣,蔑以如矣!然非萃億兆人之精力,積數百年之攷究,耗千萬磅之金錢,孰能驟臻斯詣哉?余謂乘今日而傳其學,研精竭誠,罄其秘要,究屬創難而因易矣。

初四日記

查舊卷,光緒十二年署洋監督師恭薩克稟曾侯云:查閩廠初次續次出洋學生,除改充出使差事者陳季同、馬建忠、羅豐祿三名不計外,實有學生四十五名。內能造船者九名能開礦者五名,能造火藥者一名,通曉軍務工程者二名,能造礮者一名,能充水師教習者一名,能充駕駛者十三名,能充匠首者九名,調往德國肄業無從考察者二名,病故者二名。

其節略云:製造船械學生九人,除梁炳年病故外,考試以陳兆翱、魏瀚為最出色,可與法國水師製造監工並駕齊驅。鄭清濂、楊廉臣、吳德章次之,林怡游、李壽田、陳林璋又次之。鄭清濂、林怡游,堪勝船廠總監工之任,亦可派製造軍器。楊廉臣、吳德章,堪勝總監工之任,亦可管理造礮之事。李壽田、陳林璋,堪充總監工或造船或造水師機器。

礦務學生五人,考試以林慶昇、池貞銓為最優,張金生、羅臻祿、林日章次之。池貞銓、羅臻祿,可派查看地勢、製造木炭並設廠鍊鐵。林慶昇、張金生,可派管理鐵廠并添設鋼廠。林日章可派管鐵廠之化學學堂。

水師管駕學生二十人,以劉步蟾、林泰曾、嚴宗光、蔣超英為最出色,薩鎮冰、方伯謙、何必川、葉祖珪次之,林永升、林穎啟、江懋祉、黃建勳又次之。劉步蟾、林泰曾,知水師兵船緊要關鍵,足與西洋水師管駕官相等,均堪重任;不但能管駕大小兵船,更能測繪海圖、防守港口、布置水雷。嚴宗光於管駕官應知學問以外,更能探本溯源,以為傳授生徒之資,足勝水師學堂教習之任。薩鎮冰、葉祖珪、林永升,勤敏穎悟,歷練甚精,均勝管駕官之任。方伯謙可謂水師中聰明諳練之員。何心川因病回華。蔣超英、林穎啟、江懋祉、黃建勳,堪勝水師管駕之任。

藝徒劉懋勳,凡上等匠首應知之藝皆能通達,可充鑄鐵局匠首,或派繪畫船圖。郭瑞圭始終勤學,可派充汽鍋局匠首,或繪畫船圖。裘圖安大致同郭瑞珪,而沈靜稍遜之。王桂芳、任照、吳學鏗,可派入拉鐵廠充當查工;或在機器局襄助,三人以王桂芳為領袖。陳可會學藝可觀,堪充製造戰船匠首;張啟正聰明稍次,可為其副;葉殿鑠與張啟正相同。以上學生二十六人,藝徒九人,皆於光緒二年第一屆出洋者也。

又製造學生,除陳伯璋、陳才鍴調往德國,王慶端因病身故外,黃庭、王迥瀾、李芳榮三人,以黃庭為最優,定充學堂教習,而不能在營練兵。李芳榮聰明而好動,可在軍營當差,或製造槍礮。王迥瀾派管製造軍器火藥各廠,必能勝任;並與黃庭皆通曉礮臺工程。王福昌派管火藥爆藥棉花藥各廠,必能勝任。魏暹堪勝造船監工之任,惜其未竟所學,因病回華。學習駕駛學生,僅李鼎新、陳兆藝二人,皆學有心得。李鼎新尤明決嚴重,有管駕大船之才。陳兆藝謹實可靠,能勝管駕。二人兼可充船學、礮學及礮臺學教習。以上共學生十人,皆光緒七年第二屆出洋者也。

初五日記

去年監督肄業事宜、福建補用道周懋琦稟稱:第三屆出洋津閩水師學堂官學生,分赴英法各國,三年學成,援案請獎。據開清摺:學習測繪海圖、巡海練船兼駕駛鐵甲兵船者三員:陳恩燾、賈凝禧,文武兼資,最為出色;周獻琛於練船用帆駛風之學,尤肯不憚勞苦。習操放大礮槍隊陣圖大副等學、兼駕駛鐵甲兵船者八員:劉冠雄、黃鳴球、邱志范、王學廉、鄭汝成、陳杜衡、沈壽堃、鄭文英,考試皆屢列高等。學習兵船管輪機者一員:王桐,考試甚優。習水師兵船算學格物學者三員:伍光鑒最為出色,陳燕年、曹廉正次之。學習水師海軍公法、捕盜公法及英國語言文字者三員:張秉圭、羅忠堯較優,陳庚次之。習海軍製造家算學化學格物學二員(以下皆在法國者):曰鄭守箴、林振峰。習海這國製造之學者四員:陳慶平、李大受,可勝輪車鐵路總監工之任;陳長齡、盧守孟,可勝輪船監工之任。習萬國公法以及法文法語等學者六員:林藩、柯鴻年、許壽仁、王壽昌,考試均列上上等;高而謙、游學楷,列上中等;均取中律科舉人。又病故未卒業者,陳鶴潭一員。撤回者,羅忠銘一員。考不入格者,楊濟成一員。

初六日記

英國海部兵船測量定章,自船主以及生徒,每日早五點鐘起工晚六點鐘止工。凡距海岸三十里外者,則駛大船同行;若近在二十里以內,祇派小輪前往。或測遠角,必開路刋林;或驗潮汐,必厲深樹表。或占日星以定鍼度,或循沙脈以探伏礁。每遇風急浪湧,不但保護儀器恐稍遺失,亦必詳誌漲痕以備比較。蓋小輪時有掀翻,尤極艱險。晚間作為說帖,更費研求。全年甄別一次,或薦調,或留學,或撤退,示賞罰焉。

北洋“定遠”兵船大副陳恩燾,光緒十二年出洋,毅然請學海圖,由英海部派上“依紀理亞”兵船學習。由地中海駛入印度海,測出前圖未載礁石兩處。又駛入亞洲南洋各島,由噶羅巴測至太平洋,得一新島。島中無土番,無大獸,林木蓊翳,禽鳥喁伏。持械裹糧,隨山刋木,因涉其巔,苦搜山泉不得,繞島一周約二百里。行經馬達加斯加爾島,折而東,循赤道南四十度,行至四十二度五十四分、倫敦東一百四十七度二十一分,始望見河北鎮山,中國謂之新金山,《坤輿圖》所稱澳大里亞洲也。自新加坡開行至此,凡歷三十七晝夜,海程一萬三千餘里,不見一山,不遇一船,悉憑緯度以定羅盤。凡遇狂風大雹十有二次,陳恩燾自用大索縛身桅柱間,隨同船主占鍼揆度,測海駛風,從容料量,不爽毫釐。蕆事而返,期滿甄別,出考給照,竟列上等。派赴海圖房觀刻圖等法,學成回華。

初八日記

總理衙門奏“籌辦重慶通商,停止輪船上駛”一疏略云:

光緒十三年六月,英國使臣華爾身照稱,英商立德自置小輪船,擬由宜昌試行上駛重慶,請照《煙臺條約》給發准單,並轉令沿途地方官員彈壓保護,等語。條約既有明文,本無辭可以阻止。當經咨行四川總督派員前赴宜昌,與英領事會商行駛防碰章程。四川督臣屢次來電,以輪船入川,民情惶急,萬不可行。旋經總稅務司赫德從中調停,將《煙臺條約》中輪船上駛一節,酌量變通,改議專條。自宜昌至重慶,准其用川江常行船隻運貨通商,而罷輪船之議。蓋洋人在重慶本已早有貿易,今即允其作為口岸,在彼不過有開設行棧之益,在我亦無所損;而輪船不行,可免多少枝節。惟立德所買“固陵”輪船,必須設法安頓。因囑總稅條司電商立德,仍以十二萬金買留船棧,先在出使經費項下墊付,以了此事。英使遂將重慶專條節略,開送前來。臣等復與北洋大臣函商,酌加刪改。又與英使反覆商議,訂為六條。第一條言明雇用華船及自備華式船隻,則川江往來,既無撞碰之患,船戶水手仍用華人,亦可資其生計。第五條聲明俟有中國輪船往來重慶,亦准英輪駛往一節,其權操之自我。此時中國未用輪船入川,彼自無所借口。其餘各條,亦與歷屆條約相符,似可就此完結。

所議續增專條:一、重慶即准作為通商口岸,英國自宜昌至重慶往來運貨,或雇用華船,或自備之船,均聽其便。一、凡此等船隻自宜昌至重慶往來裝載貨物,與輪船自上海赴宜昌往來所載之貨無異,即照條約稅則及長江統共章程一律辦理。一、凡此等船隻所執船牌、旗號、應領貨照,及擬運宜昌以上貨物如何拆動另裝,並宜昌至重慶貿易之人,應遵守一切規則,俾獲保護利益之便。一、凡雇用華船,在宜昌重慶兩處完納船料,其有能懸英國旗號之華式船隻,應照條約章程完納船鈔;所有英人雇用華船及自備華式船隻,由宜昌至重慶往來運貨者,務須在海關承領船牌、關旗,倘無海關所發船牌、關照,均不准享此次利益,並禁華人船隻冒用英國旗號。一、俟有中國輪船販運貨物往來重慶時,亦准英國輪船一律駛往該口。一、現在議定此項續增專條,應與《煙臺條約》視同一律。

初九日記

歐洲立國以商務以本,富國強兵全借於商,而尤推英國為巨擘。列國雖欲與之頡頏爭衡,而終不及其心計之工規模之遠也。英與法最近,其通商亦與法最先。唐肅宗至德二年,與法王查理曼立商人之約,英法同盟始見國史。元武宗至大元年,始用銀錢匯票,與西班牙、葡萄牙兩國通商。英宗至治三年,與威聶士立約通商。明太祖洪武十七年,始設商船律法。嘉靖九年,始至亞美利加洲之白來齊通商。二十九年,與瑞典合約通商。三十二年,始與俄國通商。萬曆二十二年,始設銀號,商人便之。國朝順治八年,始定市舶賦稅,頒定律於國中。

康熙三年,瑞典曾據亞美利加洲地,英人取之,名曰新瑞典;令居於新地者不許與他國通商,商人咸怨。是時荷蘭、西班牙兩國,商賈日興。英人嫉之,特遣水師提督伯拉格,統兵船往西印度海,取西班牙屬地日買加,並奪獲西班牙採金之商船。至此,又遣約克丟伐荷蘭,此為爭通商用兵之濫觴。康熙五年,始販中國茶葉至英,始設保險之法。雍正十三年,與俄國立通商之約。乾隆二年,西班牙虐待英之商賈,二國兵釁將自此構。王及大臣皆欲戰,惟瓦爾波不可,強之乃發兵。五年,遣安勝至南太平洋劫西班牙商舶。十五年,仍與西班牙和;始製毛氈。五十二年,與法國重申通商和約。

道光二年,英迦寧為相,羅濱森掌度支,墨斯基遜掌商務,謀除苛政,令四方食貨流通。四年,英人經營美洲不遺餘力,於是南正美利加諸部久不奉西班牙人約束。至是,英遣領事官往,復立通商之約於墨西哥。五年,與丹馬立約通商。六年,與瑞典結盟,任英船出入瑞典所屬海口。英人專志於行商,蒸蒸日上。十年之間,國中富商貸貲本於他國王家者,計三千六百萬兩。英建輪船公司往來各處。十年,輪船初至印度;水師總統納白爾,始至中國之廣東。雖未必有心於窺伺,然其謀肇於此矣。

十八年,輪舶始渡大西洋,商人之行賈於外者,於海道益稔。與奧國、美國俱立通商條約,而創設英公司於暹羅。置戍兵於紅海之亞丁埠,凡行旅之經此海口者,得資保護。二十年,與德邦擬立約通商。是年,方以販運鴉片啟釁,英人有戒心焉。二十二年,中朝與定和議,許英人在上海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互市通商。二十五年,與昔西利立約通商。當此之時,通商船艦三萬八千艘,水手二十九萬人,其富如此。迄今數十年來,經營開拓,又加倍焉。自有地球以來,商務之盛,未有如英今日者也。

初十日記

查舊卷,光緒八年十月,曾侯咨呈總理衙門及北洋大臣云:英國前任香港總督亨乃西,密交其寫呈羅馬教王之外部神父札克畢呢節略之稿,內稱上年與北洋李大臣會晤,談及華民與耶穌教民相處情形,始終不能和洽,欲復康熙年間之舊,必須教王遣使駐京,按照接待各國駐京公使之禮,一律接待教王之使等語,甚有遠慮。近年教師在中國各省設立教堂傳教,與華民爭論之案,層見疊出;而天主教歸法國保護,流弊尤多。蓋法人自待教民甚為苛刻,而於教士之在他國者,則借保護為名,陰以濟其覬覦要挾之詭計也。教王管轄各國之教民,恃其本人之信心皈依;各國朝廷管轄其本國隸籍之教民,專恃政刑以鈐制之。相提並論,則教王之權勢尤重。若與教王徑相交涉,不令霸國干預其事,不以兵戎商賈之事攙雜其間,則遇事可以理折,可以情商,未必非交涉之一助也。

節略後段又云:一二百年前英國所設之東印度公司,始將鴉片引入中國,繼因強賣鴉片,屢與中國構釁。旋定和約,約內將通商利益與教士應享權利,混在一處。按照條約,中國應將崇奉天主教之民,交歸法國保護。凡此一條,實於行教中國大有妨礙。在拿破侖第三倡行此條之日,其事已屬不善。近來益見頹敝。當外國未干預之前,中國崇奉西教之民,數溢百萬。今中國奉西教者,僅有四十餘萬耳。中國大臣言及耶穌一教,則謂其鮮行於中國,洵不足觀。英使威妥瑪,亦謂耶穌教士雖在中國多費錢文,而所得奉教之華民,不能滿四千之數。總之,外國國家、外國條約動輒干預中國之事,致傷教務。是以實奉天主教者,已少五十萬人;而所添之四千崇奉耶穌教者,亦多盜虛聲,非盡真奉景教之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