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補註李太白詩 (四部叢刊本)/分類編次文卷第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分類編次文卷第二十九 分類補註李太白詩 分類編次文卷第三十
唐 李白 撰 元 楊齊賢 集注 元 蕭士贇補注 景蕭山朱氏藏明郭雲鵬刊本
分類編次文後跋

分𩔖編次李太白文卷之三十

二首五首二首緫九首

   化城寺大鐘銘并序

噫天以震雷鼓羣動佛以鴻鐘驚大夢而能

發揮沉潜開覺茫蠢則鐘之取象其義博哉

夫楊音大千所以清眞心警俗慮恊響廣樂

所以逹元氣彰天聲銘勲皇宫所以旌豐功

昭茂德莫不配美金鼎增輝寳坊仍事作制

豈徒然也粤有唐宣城郡當塗縣化城寺大

鐘者量函千盈蓋邑宰李公之所剏也公名

有則系玄元之英㽔茂列聖之天枝生于公

族貴而秀出少藴才略壯而有成西逾流沙

立功絶域帝疇乎厥庸始學古從政歷宰潔

白聲聞于天天書襃榮輝之簡牘稽首三復

子孫其傳天寳之初鳴琴此邦不言而治曰

計之無近功歲計之有大利物不知化潜臻

小康神明其道越不可尚方入于禪關覩天

宫崢嶸聞鐘聲𤨏屑乃謂諸龍象曰盍不建

夫法鼓樹之層臺使羣聾六時有所歸仰不

亦美乎於是發一言以先覺舉百里而咸應

秋毫不挫人多子來銅崇朝而山積工不日

而雲㑹乃採鳬氏撰鳴鐘火天地之爐扇隂

陽之炭回禄奮怒飛廉震驚金精轉涾以融

熠銅液星熒而熣燦光噴日道氣敵天維紅

㸃於太清紫煙矗於遥海烜爀宇宙功侔

鬼神瑩而察之吁駭人也爾其龍質炳發虎

形躨跜縻金索以上絙懸寶樓而迭擊傍振

萬壑高聞九天聲動山以隱隱響奔雷而闐

闐赦湯鑊於幽途息劒輪於苦海景福𦙝蠁

𬒳于人天非李公好謀而成弘濟群有孰能

與於此乎丞尉等並衣冠之龜龍人物之標

凖大雅君子同僚盡心聞善賈勇賛成厥美

寺主昇朝閑心古容英骨秀氣洒落毫素謙

柔𥬇言海受水而皆納鏡無形而不燭直道

妙用乃如是言常虚懷忘情潔巳利物是人

行空寂不動見如來有(⿱艹石)上座靈隱都維𨚗

則舒名僧曰暉藴虚常因調護賢哉六開士

普聞八萬法深入禪惠精修律義將愽我以

文章求我以述作功德大海酌而難名遂與

六曹豪吏姑熟賢老乃緇乃黃鳬趨梵庭請

揚宰君之鴻美白昔忝侍從備于辭臣恭承

德音敢闕清風之頌其辭曰

雄雄鴻鐘砰隱天雷鼓霆擊警大千合號烜

爀聲無邊摧慴魑魅招靈仙傍極六道極九

泉劒輪輟苦期息肩湯鑊猛火停熾燃愷悌

賢宰人父母興功利物信可乆德方金鐘永

不朽

   天門山銘

梁山愽望關扄楚濵夾據洪流寔爲呉津兩

坐錯落如鯨張鱗惟海有(⿱艹石)唯川有神牛渚

怪物目圍車輪光射島嶼氣凌星辰卷沙揚

濤溺馬殺人國泰呈瑞時訛返珍開則九江

納錫閉則五嶽飛塵天險之地無德匪親

   溧陽瀬水貞義女碑銘并序

皇唐葉有六聖再造八極鏡照萬方幽明咸

熈天秩有禮自太古及今君君臣臣烈士貞

女采其名節尤彰可激清頽俗者皆掃地而

祠之蘭蒸椒漿歲祀罔缺而兹邑貞義女光

靈翳然埋冥古逺琬琰不刻豈前修愽逹者

邦之意乎貞義女者溧陽黃山里史氏之

女也以家溧陽史闕書之歲三十弗移天于

人清英潔白事母純孝手柔荑而不龜身擊

漂以自業當楚平王時平王虐忠助讒苛虐

厥政芟於尚斬於奢血流于朝赤族伍氏怨

毒於人何其深哉子胥始東奔勾呉月渉星

遁或七日不火傷弓于飛逼迫於昭關匍匐

於瀬渚捨車而徒告窮此女目色以臆授之

壷漿全人自沉形與口滅卓絶千古聲淩浮

雲激節必報之讐雪誠無疑之地難乎哉借

如曹娥潜波理貫於孝道聶姊殞肆槩動於

天倫魯姑棄子以却三軍之衆漂母進飯没

受千金之恩方之於此彼或易爾卒使伍君

開張闔閭傾蕩鄢郢呉師鞭屍於楚國申胥

泣血於秦庭我亡爾存亦各壯志張英風於

古今雪大憤於天地微此女之力雖云爲之

士焉能咆哮烜爀施於後世也望其溺所愴

然低廻而不能去毎風號呉天月苦荆水響

像如在精魂可悲惜其投金有泉而刻石無

主哀哉邑宰榮陽鄭公名晏家康成之學世

子産之才琴清心閑百里大化有(⿱艹石)主簿扶

風竇嘉賔縣尉廣平宋陟丹陽李濟南朝陳

然清河張昭皆有卿才霸略同事相恊緬紀

英淑勒銘道周雖陵頽海竭文或不死其辭

粲粲貞女孤生寒門上無所天下報母恩春

風三十花落無言乃如之人激漂清源碧流

素手縈彼潺湲求思不可秉節而存伍胥東

奔乞食於此女分壷漿滅口而死聲動列國

義形壯士入郢鞭屍還呉雪耻投金瀬沚報

德稱美明明千秋如月在水

   天長節使鄂州刺史韋公德政碑

太虚旣張惟天之長所以白帝眞人當高秋

八月五日降西方之金精採天長爲名將傅

之無窮紀聖誕之節也我高祖創業太宗成

之三后繼統王猷如一大盗間起開元中興

力倍造化功包天地不然何能遏犧農之頽

波返淳朴於太古雖軒后至道由聞蚩尤之

師今網漏吞舟而胡夷起於轂下先天文武

孝感皇帝越在明兩緫戎扶風正帝車於北

斗拯橫流於鯨口廻日轡於西山拂蒙塵於

帝顔呼吸而收兩京烜爀而安六合歷列辟

而罕匹顧將來而無儔太陽重輪合耀並岀

宇宙翕變草木增榮一麾而靜妖氛成功不

處五讓而傳劒璽德冠樂推於戲昔堯及舜

禹皆無聖子審歷數去巳終大寶假人飾讓

以成千載之美未(⿱艹石)以文明鴻業受之元良

與天同休相統億祀則我唐至公而無私越

三聖而殊𮜿騰萬人之喜氣爛八極之祥雲

上皇思汾陽而高蹈解負重於吾君能事斯

畢與人更始乃展祀郊廟望秩山川方掩骼

於河洛弔人於幽燕但誅元兇不問小罪噫

大塊之氣歌炎漢之風雲滂洋雨汪濊澡渥

澤除瑕纇削平國歩改號乾元至矣哉其雄

圖景命有如此者我邦伯韋公大彭之洪胤

扶楊之貴族雄略邁古高文變風運當一賢

才堪三事歷職剖劇能聲旁流振繡而白筆

橫冠分符而彤䄡入境曩者永王以天人授

龯東廵無名利劒承喉以脅從壯心堅守而

不動房陵之俗安於太山休弈列郡去(⿱艹石)

至帝召岐下深嘉直誠移鎭夏口救時艱也

愼厥職康乃人減兵歸農除害息暴大水滅

郭洪霖注川人見憂於魚鼈岸不辨於牛馬

公乃抗辭正色言于城隍曰(⿱艹石)三日雨不歇

吾當伐喬木焚清祠精心感動其應如響無

何巾使銜命徧祈名山廣徴牲牢驟欲致祭

公又盱衡而稱曰今主上明聖懷於百靈此

淫昏之鬼不載祀典(⿱艹石)煩國禮是荒巫風其

秉心逹識皆此𩔖也物不知化如登春臺有

(⿱艹石)江夏縣令薛公揖四豪之風當百里之𭔃

幹蠱有立含章可貞遵之典禮恤疲於和樂

政其成也臻於小康中京重覩於漢儀列郡

還聞於舜樂選鄂之勝帳干東門乃登𡺳歌

擊土鼓祀蓐收迎田祖招揺廻而大火乃落

閶闔啓而涼風始歸笙竽和籥之音象星辰

而迭奏呉楚巴渝之曲各土風而備陳禮容

有穆簮笏列序羅衣蛾眉立乎玳筵之上班

劒虎士森乎翠幕之前千變百戲分曹賈勇

藺子跳劒迭躍流星之輝都盧㝷橦倒掛浮

雲之影百川繞郡落天鏡於江城四山入牖

照霜空之海色獻觴醉於晚景舞䄂紛於廣

庭鶴髪之叟鴈序而進曰恭聞天子無戲言

恐轉公以大用老父不畏死願留公以上聞

恱坐棠而飡風庶刻石以賔美白觀樂入楚

聞韶在齊採諸行謡遂作頌曰

爽朗太白雄光下射崢嶸金天華嶽旁連降

精騰氣赫矣昭然誕聖五日垂休萬年孽胡

挻災大人有作雷霆發揚攙槍乃落九服交

泰五雲縈薄掃雪屯蒙洗清寥廓軒后訪道

來登娥眉上皇西去異代同時六龍轉駕兩

曜廻規重遭唐主更覩漢儀肅肅韋公大邦

之翰秀骨嶽立英謀電斷宣風樹聲逺威逆

亂不長不極樂奏爭觀丸劒揮霍魚龍屈盤

東廻舞䄂西𥬇長安頌聲載路豐碑是刋

   比干碑并序

太宗文皇帝旣一海内明君臣之義貞觀十

九年征島夷師次殷墟乃詔贈少師比干爲

太師謚曰忠烈公遣大臣持節弔祭申命郡

縣封墓葺祠置守冢以少牢時享著於甲令

刻於金石故比干之忠益彰臣子得述其志

昔商王受毒痡於四海悖于三正肆厥淫虐

下罔敢諍於是微子去之箕子囚之而公獨

死之非夫捐 --捐生之難處死之難故不可死而

死是輕其生非孝也可死而不死是重其死

非忠也王曰叔父親其至焉國之元臣位莫

崇焉親不可以觀其危眤不可以忘其祖則

我臣之業將墜于泉商王之命將絶于天整

扶其顚遂諫而死剖心非痛亡殷爲痛公之

忠烈其(⿱艹石)是焉故能獨立危邦橫抗興運周

武以三分之業有諸侯之師實其十亂之謀

緫其一心之衆當公之存也乃戢彼西土及

公之䘮也乃觀乎孟津公存而殷存公䘮而

殷䘮興亡而繫豈不重歟且聖人立教懲惡

勸善而已矣人倫大統父子君臣而已矣少

師存則垂其統殁則垂其教奮乎千古之上

行乎百王之末俾夫淫者懼倿者慙義者思

忠者勸其爲戒也不亦大哉而夫子稱殷有

三仁是豈無微㫖甞敢頥之曰存其身存其

宗亦仁矣存其名一作存其祀亦仁矣亡其

身圖其國亦仁矣(⿱艹石)進死者退生者狂狷之

士將奔走之襃生者貶死者宴安之人將寘

力焉故同歸諸仁各順其志殊塗而一揆異

行而齊致俾後人優柔而自得焉蓋春秋微

婉之義必將建皇極立彛倫闢在三之門垂

不二之訓以明知于世則夫人臣者旣移孝

於親而致之於君焉有聞親失而不諍親危

而不救從容安地而自得甚哉不然矣夫孝

於其親人之親皆欲其子忠於其主人之主

皆欲其臣故歷代帝王皆欲精顯周武下車

而封其墓魏武南遷而創其祠我太宗有天

下禋百神盛其禮追贈太師謚曰忠烈申命

郡縣封墳葺祠置守家五家以少牢時享著

于甲令刻于金石於戲哀傷列辟主君封德

正與神明秩視郡王身滅而榮益大世絶而

祀愈長然後知忠烈之道激天感人深矣天

寶十祀余尉于衛拜首祠堂魄感精動而廟

在鄰邑官非式閭斵石銘表以志丕烈銘曰

縻軀非仁蹈難非智死於其死然後爲義忠

無二軀烈有餘氣正直聦明至今猛視咨爾

來代爲臣不易

   武昌宰韓君去思頌碑并序

仲尼大聖也宰中都而四方取則子賤大賢

也宰單父人到于今而思之乃知德之休明

不在位之高下其或繼之者得非韓君乎君

名仲卿南陽人也昔延陵知𣈆國之政必分

於韓獻子雖不能遏屠岸之誅存孤嗣起太

史公稱天下隂德也其賢才羅生列侯十世

不亦宜哉七代祖茂後魏尚書令安定王五

代祖鈞金部尚書曾祖晙銀青光禄大夫雅

州刺史祖㤗曹州司馬考睿素朝散大夫桂

州都督府長史分茅納言剖符佐郡奕業明

德休有烈光君乃長史之元子也妣有吾錢

氏及長史即世夫人早孀弘聖善之規成名

四子文伯孟軻二母之儔歟少卿當塗縣丞

感槩重諾死節於義雲卿文章冠世拜監察

御史朝廷呼爲子房紳卿尉高郵才名振耀

負美譽君自潞州銅鞮尉調𥙷武昌令未

下車人懼之旣下車人恱之惠如春風三月

大化姦吏束手豪宗側目有爨玉者三江之

巨橫白額且去清琴高張兼操刁永興二邑

同化時鑿齒磨牙而兩京宋城易子而炊骨

呉楚轉輸蒼生熬然而此邦晏如襁負雲集

居未二載戸口三倍其初銅鐡曾青未擇地

而出太冶皷鑄如天降神旣烹且爍數盈萬

億公私其頼之官絶請託之求吏無絲毫之

犯本道採訪大使皇甫公侁聞而賢之擢佐

輶軒多所弘益尚書右丞崔公禹稱之於朝

相國崔公渙特奏授鄱陽令兼攝數縣所謂

投刃而皆虚爲其政而則理成去(⿱艹石)始至人

多懷恩新宰王公名庭璘嚴然太華浼然洪

河含章可眞幹蠱有立接武比德絃歌連聲

服美前政聞諸耆老與邑中賢者胡思泰一

十五人及諸寮吏式歌且舞願揚韓公之遺

美白採謡刻石而作頌曰

峨峨楚山浩浩漢水黃金之車大呉天子武

昌鼎據寔爲帝里時囏世訛薄俗如燬韓君

作宰撫兹遺人滂汪王澤猶鴻得春和風潜

暢惠化如神刻石萬古永思清塵

   虞城縣令李公去思頌碑并序

王者立國君人聚散六合咸土以百里雷其

威聲革其俗而風之漁其人而涵之其猶衆

鮮洋洋樂化在水波而動之則憂頳尾之刺

作焉徐而清之則安頒首之頌興焉茍非大

賢孰可育物而能光昭絃歌卓立振古則有

虞城宰公焉公名錫字元勲隴西成紀人也

高祖揩隋上大將軍緜益原三州刺史封汝

陽公曾祖騰雲皇朝廣茂二州都督廣武伯

祖立節起家韓王府記室叅軍襲廣武伯父

浦郢海淄唐陳五州刺史魯郡都督廣平太

守襲廣武伯皆納忠王庭名鏤鍾鼎侯伯繼

跡故可畧而言焉公即廣武伯之元子也年

十九拜北海壽光尉心不挂細務口不言人

非羣吏罕測望風敬憚秩滿轉右武衛倉曹

叅軍次任趙郡昭應縣令奉詔修建初啓運

二陵緫徒五郡支用三萬貫舉築雷野不鞭

一人功成餘八千貫其幹能之聲大振乎齊

趙矣時名卿廵按陵有黃赤氣上衝太微散

爲慶雲數千處蓋精勤動天地也如此因粉

圖奏名編入國史天寶四載拜虞城令而天

章寵榮俾金玉王度烱(⿱艹石)七耀昭回堂隅於

戲敬之哉宸滅臨顧作訓以理其俗魯而木

舒而徐急則狼戾緩則鳥散公酌以釣道和

之琴心于是安四人敷五教處必糲食行惟

單車觀其約而吏儉仰其敬而俗讓激直士

之素節楊廉夫之清波三月政成隣墳取則

因行春見枯骸于路隅惻然疚懷出俸而葬

由是百里掩骼四封歸仁有居䘮行號城市

者習以成俗公朂之親隣厄以凶事而鰥寡

惸獨衆所頼焉可謂變其頽風永錫爾𩔖先

時邑中有聚黨橫猾者實惟二耿之族幾百

家焉公訓爲純人易其里曰大忠正之里北

境黎丘之古鬼焉或醉父以刃其子自公到

職蔑聞爲災官宅舊井水清而味苦公下車

嘗之莞爾而𥬇曰旣苦且清足以符吾志也

遂汲用不改變爲甘泉蠡丘館東有三柳焉

公往來憇之飲水則去行路勿翦比于甘棠

郷人田樹而書頌四十有六篇惟公志氣塞

乎天地德音發乎聲容縞乎(⿱艹石)寒崖之霜湛

(⿱艹石)清川之月彈惡雪善速(⿱艹石)箭飛尤能筆

工新文口吐雅論天下美士多從之遊非汝

陽三公二伯之積德則何以生此邑之賢老

劉楚瓌等乃相謂曰我李公以神明之化大

頼于虞人虞人陶然歌詠其德官則敬去則

思山川鬼神猶懷之況于人乎乃咨群寮興

去思之頌縣丞王彦暹貟外丞魏陟主簿李

詵縣尉李向趙濟盧榮等同德比義好謀而

成相與採其瓌蹤茂行俾刻石篆美庶清風

令名奮乎百世之上其詞曰

激揚之水𠔃白石有鑿李公之來𠔃雪虞人

之惡厥德孔昭折獄旣清五教大行殷雲雷

之聲旣父其父又子其子春之以風化成草

靡乃影我崗乃雨我田陽無驕僣四載有年

人戴公之賢猶百里之天棄金往矣茫如墜

川哀䘮惠愽掩骼仁深(⿱艹石)井變甘𠒋人易心

三柳勿剪永思清音

   爲竇氏小師祭璿和尚文

年月日某謹以齋𬞞之奠敢昭告于和尚之

靈伏惟和尚降靈自天依化遊世角立獨出

嶷然生知鳯凰開九苞之翼豫章橫萬頃之

陂始傳燈而納照因落髪以從師邁龍象以

蹴踏爲天人之羽儀紹釋風於西域廻佛日

於東維(⿱艹石)大塊之噫氣鼓和風而一吹熱惱

清灑道芽榮滋走吳楚以宗仰將掃地而歸

之嗚呼來無所從去復何適水還火歸蕭散

本宅寶丹輟棹禪月掩魄痛一往而無蹤愴

𩀱林之變白某早承訓誨偏荷恩慈忝飡風

於法侣旋落隂於禪枝號無輟響泣有餘悲

手撰茗藥精誠嚴思兾神道之昭格庶明靈

而饗之

   爲宋中丞祭九江文

謹以三牲之奠敬祭于長源公之靈惟神包

括乾坤平凖天地劃三峽以中斷䟽九道以

爭奔綱紀南維朝宗東海牲玉有禮祀典無

𧇊今萬乗蒙塵五陵慘贖蒼生悉爲白骨赤

血流於紫宫宇宙倒懸攙搶未滅含識結憤

思剪元兇而況叅列雄藩各當重𭔃遵奉王

命大舉天兵照海色於旌旗肅軍威於原野

而洪濤渤潏狂颷振驚惟神使陽侯卷波羲

和奉命樓船先濟士馬無虞掃妖孽於幽燕

斬鯨鯢於河洛惟神祐我降休于民敬陳精

誠庶垂歆饗 𩔖次李太白文卷之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