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部尚書富察公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刑部尚書富察公神道碑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公諱傅鼐,字閣峰。先世居長白山,號富察氏。祖額色泰,從太宗文皇帝用兵,有大功。子四人,次子驃騎將軍噶爾漢輔聖祖致太平,生公。

公眉目英朗,倨身而揚聲,精騎射,讀書目數行下。年十六,選入右衛,侍世宗於雍邸。驂乘持蓋,不頃刻離。雍正元年,補兵部右侍郎。年羹堯以大逆誅,窮其黨,公謂廷臣曰:「元惡已誅,脅從罔治。鼐事上久,能知上之用心。倘諸公心知某冤而不言,非上意也。」諸王大臣以公語,平反無算。岳興阿者,九門提督隆科多子也。隆柄用時,禮下於公,公不往。及隆敗,公為上言岳無罪。上疑公與隆有交,故為岳地,謫戍黑龍江。公聞命,負書一篋步往,率家僮斧薪自炊。

先是,公在上前嘗論準噶爾情形,上不以為然。用兵數年,所言驗,乃召公還,予侍郎銜,命往軍前參讚。未行,仍命入宮侍起居。上違和,醫藥事皆公掌之。十二年春,命公觀兵鄂爾多斯部落。中途,偵賊數萬掠地西走。公即赴拜達理,請於大將軍馬爾賽曰:「賊送死,可唾手取也。鼐遠來,雖兵疲,猶能一戰。惟馬力稍竭,願大將軍給輕騎數千助鼐。事成,歸功將軍;事敗,鼐受其罪。」馬嘿然。再三云,不應。公憤激,自率所部出,與賊戰。大敗之,獲輜重牛畜萬計。卒以馬病,不能窮追。事聞,天子大悅,賜孔雀翎,移佐平郡王軍謀,斬大將軍馬爾賽徇於軍。會賊有求降意,而盈廷諸臣皆欲遣使議和罷兵。上問公,公叩頭曰:「此社稷之福也。」上意遂定。即命公同都督羅密、學士阿克敦往。

時戰爭連年,虜氛甚惡,窮沙萬里,雪沒馬鼻,行者迷向,認人畜白骨而行。公聞命,不辦嚴,徑上馬,馳抵策淩部落。策淩坐穹廬,紅氍毹為褥,金龍蟠疊五尺高,侍者貂蟬持兵,女樂數行,彈琵琶獻酒。公從容宣詔,音響如鍾。酋蠻伏地,觀者以萬計,皆膜手指,夷言曰:「果然中國大皇帝使臣,好狀貌也!」詔劃阿爾泰山為界。策淩曰:「阿爾泰不毛之地,中國奚用?且我先人披荊棘,厲血刃,與喀爾喀爭來之地,寧忍棄之?」公曰:「以為若不念先人耶?若肯念先人,更善。昔我聖祖征噶爾旦,通好於若國。若國主伐叛助順,縛噶爾旦送來,在途病死。若國震於天誅,即獻阿爾泰地方,中國受之,置驛設守,已有年矣。今猶以為言,是非背大皇帝,乃是背其先人,豈非大不祥乎?」策淩語塞,思以利害動公,乃集十四鄂托、十四宰桑,合而見公,曰:「議不成,公不歸矣。」鄂托、宰桑者,華言十四路頭目也。公叱曰:「出嘉峪關而思歸者,庸奴也。某思歸,某不來矣。今日之議,事集,萬世和好;不集,三軍暴骨。一言可決,而躝躝如兒女子,吾為而王羞也。」諸酋相目以退。翌日,策淩如約繕表,求公轉奏,並遣宰桑同來,獻橐駝、明珠等物。世宗大悅,赦天下,加公三級,晉秩都統。

世宗崩,今上登極,遷刑部尚書。以誤舉參領明山、失察家人兩事落職。入獄,病。刑部尚書孫公嘉氵金奏請就醫私第,許之。薨於家。年六十二。葬西山獨樹里。子三人,長昌齡,官編修。次科占,次查訥。俱有父風。

公寬於接下,太雜;剛於事上,太戇。伉爽自喜,好聲矜賢,簡節而疏目。以故無平不陂,福與禍俱。丙辰會試榜發,公奏請搜落卷,上允之,復取中三十餘人。有廣東劉起振者,年八十八,以公薦入翰林,為一時盛事。所居稻香草堂,有白雁峰、鼇峰、東皋、南莊諸勝。積書萬卷,招四方人與遊。性理、經史、詩文、醫人,日者悉萃集焉。果親王任事時,謦咳所及,九卿唯唯。公在坐,伺王發聲,聽未畢,輒迎拒曰:「王誤矣。」王不能堪。世宗責公曰:「汝知果親王何語而又誤耶?」公亦不能答也。銘曰:

公如劍,其幹將乎?誰不欽,以其光乎!卒以折,毋乃剛乎?迷陽迷陽,傷吾良乎!固不如赤堇之錮,而南山之藏乎!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