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部郎中趙君墓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刑部郎中趙君墓表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66

神宗之末年,建州夷躪我遼左,趙君官太僕寺丞,有解馬之役。匹馬出山海關,周覽阨塞要害,遇廢將老卒,從容訪問我所以敗,夷所以勝者,感激揮涕,慨然奮臂出其間。歸而上書於朝,條上方略。君之意以謂天子將使執政召問從何處下手,庶幾傾囊倒庋,以自獻其奇。僅如例報聞而已。君自此默然不自得。以使事歸里,用久次再遷刑部郎中。裴徊久之,過余而歎曰:「已矣!世不復知我,而我亦無所用於世矣。生平好兵家之言,思以用世;好神仙之術,思以度世。今且老而無所成矣。武康之山,老屋數間,庋書數千卷,吾將老焉。子有事於宋以後四史,願以生平所藏,供筆削之役。書成而與寓目焉,死不恨矣。」是年八月,君還朝,寓書於余者再。明年,其家以訃音來,則君以病沒於長安之邸舍,天啟四年之正月十八日也。

君諱琦美,字玄度,故廣參議諱承謙之孫,贈禮部尚書諡文毅諱用賢之子。君之歷官,以父任也。天性穎發,博聞強記,落筆數千言。居恒厭薄世之儒者,以謂自宋以來,九經之學不講,四庫之書失次,學者皆以治章句取富貴為能事,而不知其日趨於卑陋。欲網羅古今載籍,甲乙銓次,以待後之學者。損衣削食,假借繕寫,三館之秘本,《兔園》之殘冊,刓編灊翰,斷碑殘壁,梯航訪求,朱黃讎較,移日分夜,窮老盡氣,好之之篤摯,與讀之之專勤,蓋近古所未有也。而君之於書,又不徒讀誦之而已,皆思落其實而取其材,以見其用於當世。諸凡天官、兵法、讖緯、算曆,以至水利之書,火攻之譜,神仙藥物之事,叢雜薈蕞,見者頭目眩暈,君獨能暗記而悉數之。官南京都察院照磨,修治公廨,費約而工倍。君曰:「吾取宋人將作營造式也。」升太常寺典簿,轉都察院都事,厘正勾稽,必本舊章。及其丞太僕,印烙之事,人莫敢欺。君曰:「吾自有《相馬經》也。」君之能於其官,於所讀之書,未用其一二,而世已有知之者。至其大志之所存,如戊午所上方略,君所慷慨抵掌,以冀一遇者,其不迂而笑之者亦鮮矣!嗚呼!其可悲也!君生為貴公子,而布衣惡食,無綺紈膏粱之色。少年才氣橫騖,落落不可羈勒。而遇旅人羈客,煦嫗有恩禮。精強有心計,時致千金,緣手散去,盡損先人之田產,不以屑意也。尤深信佛氏法,所至以貝葉經自隨。正襟危坐而卒,享年六十有二。歸葬於武康之塋。而君之子某狀君之生平,屬余為傳。

余嘗以謂今人之立傳,非史法也,故謝去不為傳。而又念君之隧不可以不表也。蓋世之大人得志而顯於後者,名在國史,信於金石,雖不表可也。若夫庸下薄劣之人,富貴赫奕,死而其人與骨肉俱朽,雖大書深刻,猶泯沒耳,表之無益也。如君者,其為人魁雄奇偉,而生不獲信其志,死或困於無聞,則不可以不表也。嗚呼!表其墓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