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红色拿破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红色拿破仑
作者:刘易斯·布莱恩特
1923年
譯者:老炸疯
本作品收錄於《莫斯科之镜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李将敬思校订

  苏俄的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列夫·托洛茨基,是我们这个时代一位史无前例的人物。他不应被人拿来与他人作比较,而应该拿他人来与他作比较。

  众所周知,托洛茨基是整个红色革命时期诞生的最具传奇性的人物,也是俄国革命的唯一优秀的组织者。除了列宁,没有任何人能够盖过他在革命史上所发出的闪耀光芒,历史将会永远记住这二位伟大的革命家。列宁和托洛茨基之间好比是一对互补数,列宁代表着思想,而托洛茨基代表着行动。如果不是受列宁的影响,托洛茨基的天才想法可能早已在他自己的狂热中燃烧殆尽。

  同样的,即使列宁的计划再怎么周全,如果没有一支比军队更好的工人军队,计划再怎么周全也只能是不切实际的空谈,因为军队只知道破坏,而工人军队不仅知道如何破坏,还知道如何建设。

  三年前(华沙战役),列宁任命托洛茨基为运输人民委员会主席并继续兼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在全国调查一番后,发现交通设施普遍遭到了破坏,而铁路工人也和他之前见过的红军士兵一样士气低落。在看到这些情况后,托洛茨基立即动员他所有的力量去恢复交通的秩序,即使是一列火车延误了也必须得有正当合理的理由,尽管这个理由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事实上,此时的苏俄境内并没有多少人会去真正关心这些火车的到站和离站情况,而且只有横贯西伯利亚的那条铁路是当时苏俄境内唯一运行完好的铁路。只有托洛茨基在接任工作后是开始为各种问题争吵的:工人的懒惰、资源的不足等等,这些都让托洛茨基感到心烦。他的态度使铁路工人为之大惊,铁路工人们一直以来都认为腐败、懒惰和冷漠即便在政府管制下也会一直存在,但这一切都在托洛茨基来后改变了,托洛茨基毫不犹豫地将这些懒惰的员工们抓了起来,监禁他们甚至是以死刑相要挟,虽然结果是工会对此非常激动,并声明要进行一场大罢工。最后列宁为了平息民众的愤怒将托洛茨基免去了运输人民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并向工会写了一封公开信向他们道歉。托洛茨基则安静地接受了他的处罚,显示了他真正优秀的品格,如果托洛茨基从一开始就是负责交通这一方面的,那么无数的饥民就可能可以得到拯救了。

  托洛茨基无法忍受俄罗斯人的懒惰,并对俄罗斯人漠视卫生条件而感到愤怒,他对所有与他一起工作的人都很严格并且要求他们保持整洁。在这段时间里,有一桩有趣的丑闻发生在了莫斯科。当时的莫斯科正在开一场国际会议,托洛茨基指示一名红军医生去检查外国代表团下榻的酒店,并需要他报告酒店的卫生是否正常,而这位医生,只是到酒店楼下的钢琴,用弹钢琴来消磨他的时间而不是去检查这个酒店是否干净。代表们到达酒店后的第一个晚上,被虫子扰得宿夜难眠。托洛茨基听说这一事情后非常恼火,他把医生抓了起来并且宣布要枪毙他,而代表们则在请愿书上签了名,请求托洛茨基饶了医生一命,尽管托洛茨基不可能会杀了这名医生。但他的威胁却使人联想到了彼得沙皇,那个发觉有必要射杀一批贵族使他的官员们好好听他的话的暴君。

  托洛茨基研究过法国大革命,也在法国住了约两年时间,他热爱法国,尽管此时的法国对苏俄抱有深深的敌意。他工作的部分同志也正是在巴黎认识的法国人,这些人跟他一起来到俄国,和他一起工作。托洛茨基从来不会忘记他的朋友,他拥有维护友谊永恒不变的能力。通常来说,俄罗斯人的人际关系是多变的,但托洛茨基却是他们当中最值得信赖的一个。

  托洛茨基作为一名演说家,他常使人想起法国的那些革命演说家,虽然俄国人的语速会更慢,但却更具有逻辑性。托洛茨基用他自己惊人的力量和言论鼓动他的听众。不过有时这些言论会惹怒列宁;也正因此列宁曾经在公共场合下称托洛茨基是一个“惯于言辞的人“,尽管此时的列宁并没有想过这个骄傲自满的中年人日后会成为他的得力干将。

  托洛茨基在美国时是一家俄罗斯人办的报纸的一位编辑,他显然抓住了美国人对即时新闻的迷之热情。在莫斯科,他是最容易接受采访的官员也是令人最满意的官员,他不像大多数政委对新闻界保持沉默和不信任。我曾经给他写过一封信,信上说明了我正在写一个关于红军的故事,想要一些素材。信到达后,我很快就得到了一大袋抄本,里面装着我从未听说过的红军杂志和报纸、各种手册、统计资料和地图,甚至还有一张可以参加各种学校的讲座的许可。

  政治文化部门是红军最重要的部门之一。这个部门每天都要报告红军战士的士气以及他们和人民能否和平相处。这个部门还开设阅读、写作、基础技术培训和职业培训课程;这些活动甚至在战争的日子里都还在进行。

  红军战士还被教育过要参与体育活动,他们一直在学习像橄榄球一样的游戏。在一次第三国际代表大会上,俄国代表队击败了来参加这次大会的外国代表团,战士们为此都很高兴。

  战士们也被教育要去参观美术院和剧院。艺术展览和讲座也在战士的俱乐部中展开。战士们经常在这里写出自己的戏剧然后去表演这些戏剧,这些戏剧大部分是关于革命的,毫无疑问,这些戏剧日后会成为民族爱国的史诗戏剧。

  没有人知道托洛茨基是否还有机会按照他的想法去改造军队,但这是他的抱负。列宁的观点是,这是一个只有当人们为了苏俄的利益并且愿意服从这个计划的时候才能成功的实验。列宁指出,如果人们不愿意,他们的工作将永远也不可能奏效。托洛茨基则回答“但在这方面,我们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更有优势,我们可以尝试任何我们想实行的计划,如果不行,无非就是改变一下主意。”托洛茨基曾经说过:“ 俄国是一个工业不发达的国家,六年的战争和革命摧毁了我们的经济体系。我们现在必须先把精力集中在最重要的紧急任务上。例如,乌拉尔矿区需要五万名熟练的工人,二十万名半熟练的工人还有二十万名劳动者。我们应当把他们送到最需要他们的地方去。当然这将会与中央委员会和交通委员会协商后进行。”

  对于常备军,托洛茨基的想法是“精兵简政”。苏俄现在正在重新划分地区。新的地区将会根据其经济性质进行排序,每个地区都将是一个师的总部,其任务不仅是动员人民为军队,而且为人民工作。

  “边境上的军队要经常性换班。每个人应当在边境执勤三到四个月,之后再回家去从事其他工作。就这样,队伍里的男性战士都要被训练,并清楚自己在队伍中的职位。”

  在波兰进攻前,由群众组织起来的劳动大军已经被分散至各地,他们得到了军队和工会的批准,或许再过半年这支队伍将会再次派上用场。了解他们是如何进行工作的是一件有趣的差事。我举个例子,在六个星期内工人大队在坎河上建了一座巨大的钢桥,但这座桥被波兰人的军队炸毁了。这些工人便转移阵地,修复了亚姆堡的铁路,他们为此砍下成千上万的木材。如果这帮波兰人没有进攻,这些连着铁路的城市或许在今年冬天之前就已经有了粮食和木材的供应。

  人们可以对托洛茨基进行各种猜测。而他是这样的人:如果他在一个伟大的计划中被赋予全部权力,奇迹将由他亲手造出,但如果他被繁琐的劳资纠纷和嫉妒所阻碍,那么他将会彻底失败。我一直相信,如果他对于金融感兴趣而非革命,他现在会是全联盟内最厉害的银行家。而如果他站在盟军的立场对这场战争感兴趣的话,那么他将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战争英雄。

  托洛茨基生于1877(实际上是1878年,他的父母为了让他去上学靠关系减了一年)。他是一个信仰犹太教的犹太人的儿子,来自伊丽莎白格勒附近的赫尔松县(这句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指正,伊丽莎白格勒是当时乌克兰一个州的改名,之后被改名为基洛夫格勒)。1898年政府查获“南俄工人同盟”的案件,托洛茨基被控告,并被判处流放至西伯利亚四年。他在伊尔库茨克市定居下来,后来逃跑了。1905年担任彼得堡苏维埃主席。由于活动的失败,他再一次被流放到托博尔斯克(西伯利亚的一个城市),并再一次逃脱。从那以后,他先后在维也纳、巴黎定居,后来又到了美国。革命开始后(二月革命)他回到了俄国。托洛茨基有一位妻子和两个孩子,他的妻子年轻貌美,热衷于革命活动。和列宁一样,他也为自己的妻子感到骄傲。

  如果不是因为战争,托洛茨基这一名字可能永远不会在历史上留下辉名。如果不是列宁机缘巧合地把组建军队的任务交给他,他的努力可能将会漫无目的地白费掉。但我们知道,一个人是很难在一群乌合之众中建立起一支强大军队的,如果他做到了,那么他必将垂名青史。而除了当时危急的情况,还有各种有利的因素也在帮助他完成这一伟业。如果没有训练有素的军官们,托洛茨基是无法组织这支队伍的,这些军官为了拯救祖国而愿意暂时放弃自己的意见。或许有一天,布鲁西洛夫将军会被所有学生所熟知,他曾在俄国被干预和封锁期间对俄国各阶层建议道:“当一艘船在茫茫海洋中遇到危险时,这不是因不同的原则而去争吵的时候,也不是为我们船可能已经驶入一个危险海域而寻求各种原因的时候,但是,这是我们有责任去立即动用我们所有的思想和力量来拯救这艘船的时候,使其免遭毁灭,并将其带回港口,尽可能地减少损失。”

  今年夏天(1922年夏),我又见到了托洛茨基,问他在削减军队这一方面又做了些什么。当然,由于新经济政策的实行,工人军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托洛茨基告诉我,陆军已经从530万削减到80万,同时还有海军。至于更大规模的裁军,托洛茨基告诉我,那纯粹是做梦。

  托洛茨基说:“我们随时准备裁减我们的军队,甚至可以在离我们最近的邻国和最远的邻国接受撤军计划时彻底放弃军队。在一月时,我们提出裁军建议,而欧洲各国却拒绝了这个建议。而后来我们也向我们的邻国提出了这一建议,其结果也是拒绝让我们裁军。不过只要美国在这方面愿意采取主动权。”他耸耸肩,微笑着说,“那么我们将会全心全意地支持美国。”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译文
本作品由马克思主义文库的志愿者创作或翻译。根据该网站宪章第1条的声明,该网站的志愿者创作的所有内容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2.0许可协议授权。根据宪章第3条的声明,此宪章适用所有语言的马克思主义文库,及其中的所有材料。
Cc.logo.circle.svg 本作品采用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2.0许可协议授权,此协议允许自由使用、发布和创作衍生作品,只要此协议未更改并明确标示,且内容来自于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