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刻拍案驚奇/卷三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初刻拍案驚奇
←上一回 卷三十一 何道士因術成姦 周經歷因姦破賊 下一回→


第三十一卷 何道士因術成奸 周經歷因奸破賊

  詩云:

    天命從來自有真,豈容奸術恣紛紜?
    黃巾張角徒生亂,大寶何曾到彼人?

  話說唐乾符年間,上黨銅鞮縣山村有個樵失,姓侯名元,家道貧窮,靠著賣柴為業。己亥歲,在縣西北山中,採樵回來,歇力在一個谷口,旁有一大石,巍然像幾間屋大。侯元對了大石自言自語道:「我命中直如此辛苦!」嘆息聲未絕,忽見大石砉然豁開如洞,中有一老叟,羽衣烏帽,髯髮如霜,拄杖而出。侯元驚愕,急起前拜。老叟道:「吾神君也。你為何如此自苦?學吾法,自能取富,可隨我來!」老叟復走入洞,侯元隨他走去。走得數十步,廓然清朗,一路奇花異草,修竹喬松;又有碧檻朱門,重樓複榭。老叟引了侯元,到別院小亭子坐了。兩個童子請他進食,食畢,復請他到便室具湯沐浴,進新衣一襲;又命他冠戴了,復引至亭上。老叟命童設席於地,令侯元跪了。老叟授以秘訣數萬言,多是變化隱秘之術。侯元素性蠢戇,到此一聽不忘。老叟誡他道:「你有些小福分,該在我至法中進身,卻是面有敗氣未除,也要謹慎。若圖謀不軌,禍必喪生。今且歸去習法,如欲見吾,但至心叩石,自當有人應門與你相見。」元因拜謝而去,老叟仍令一童送出洞門。既出來了,不見了洞穴,依舊是塊大石,連樵採家火,多不見了。

  到得家裡,父母兄弟多驚喜道:「去了一年多,道是死於虎狼了,幸喜得還在。」其實,侯元只在洞中得一日。家裡又見他服裝華潔,神氣飛揚,只管盤問他。他曉得瞞不得,一一說了。遂入靜堂中,把老叟所傳術法,盡行習熟。不上一月,其術已成,變化百物,役召鬼魁,遇著草木土石,念念有詞,便多是步騎甲兵。神通既已廣大,傳將出去,便自有人來扶從。於是收好些鄉里少年勇悍的為將卒,出入陳旌旗,鳴鼓吹,宛然像個小國諸侯,自稱曰「賢聖」。設立官爵,有「三老」、「左右弼」、「左右將軍」等號。每到初一十五,即盛飾往謁神君。神君每見必戒道:「切勿稱兵!若必欲舉事,須待天應。」侯元唯唯。

  到庚子歲,聚兵已有數千人了。縣中恐怕妖術生變,乃申文到上黨節度使高公處,說他行徑。高公令潞州郡將以兵討之。侯元已知其事,即到神君處問事宜。神君道:「吾向已說過,但當偃旗息鼓以應之。彼見我不與他敵,必不亂攻。切記不可交戰!」侯元口雖應著,心裡不服,想道:「出我奇術,制之有餘。且此是頭一番,小敵若不能當抵,後有大敵來,將若之何?且眾人見吾怯弱,必不服我,何以立威?」歸來不用其言,戒令黨羽勒兵以待。

  是夜,潞兵離元所三十里,據險紮營。侯元用了術法,潞兵望來,步騎戈甲,蔽滿山澤,盡有些膽怯。明日,潞兵結了方陣前來,侯元領了千餘人,直突其陣,銳不可當。潞兵少卻。侯元自恃法術,以為無敵,且叫拿酒來吃,以壯軍威。誰知手下之人,多是不習戰陣,烏合之人,毫無紀律。侯元一個吃酒,大家多亂攛起來。潞兵乘亂,大隊趕來,多四散落荒而走。剛剩得侯元一個,帶了酒性,急念不出咒語,被擒住了。送至上黨,發在潞州府獄,重枷枷著,團團嚴兵衛守。

  天明,看枷中只有燈臺一個,已不見了侯元。卻連夜遁到銅鞮,逕到大石邊,見神君謝罪。神君大怒,罵道:「庸奴!不聽吾言,今日雖然幸免,到底難逃刑戮,非吾徒也。」拂衣而入,洞門已閉上,是塊大石。侯元悔之無及,虔心再叩,竟不開了。自此,侯元心中所曉符咒,漸漸遺忘,就記得的,做來也不十分靈了。卻是先前相從這些黨羽,不知緣故,聚著不散,還推他為主。自恃其眾,是秋率領了人,在并州大谷地方劫掠。也是數該滅了,恰好并州將校,偶然領了兵馬經過,知道了,圍之數重。侯元急了,施符念咒,一毫不靈,被斬於陣,黨羽遂散。

  不聽神君說話,果然沒個收場。可見悖叛之事,天道所忌。若是得了道術,輔佐朝廷,如張留侯、陸信州之類,自然建功立業,傳名後世。若是萌了私意,打點起兵謀反,不曾見有妖術成功的。從來張角、微側、微貳、孫恩、盧循等,非不也是天賜的兵書法術,畢竟敗亡。所以《平妖傳》上也說道「白猿洞天書後邊,深戒著謀反一事」的話,就如侯元,若依得神君吩咐,後來必定有好處。都是自家弄殺了事體,本如此明白。不知這些無生意的愚人,住此清平世界,還要從著白蓮教,到處哨聚倡亂,死而無怨,卻是為何?

  而今說一個得了妖書倡亂被殺的,與看官聽一聽。有詩為證:

    早通武藝殺親夫,反獲天書起異圖。
    擾亂青州旋被戮,福兮禍伏理難誣。

  話說國朝永樂中,山東青州府萊陽縣有個婦人,姓唐名賽兒。其母少時,夢神人捧一金盒,盒內有靈藥一顆,令母吞之。遂有娠,生賽兒。自幼乖覺伶俐,頗識字,有姿色,常剪紙人馬廝殺為兒戲。年長嫁本鎮石麟街王元椿。這王元椿弓馬熟嫻,武藝精通,家道豐裕。自從娶了賽兒,貪戀女色,每日飲酒取樂。時時與賽兒說些弓箭刀法,賽兒又肯自去演習戲耍。

  光陰捻指,不覺陪費五六年。家道蕭索,衣食不足。賽兒一日與丈夫說:「我們枉自在此忍饑受餓,不若將後面梨園賣了,買匹好馬,幹些本分求財的勾當,卻不快活?」王元椿聽得,說道:「賢妻何不早說?今日天晚了,不必說。」明日,王元椿早起來,寫個出帳,央李媒為中,賣與本地財主賈包,得銀二十餘兩。王元椿就去青州鎮上買一匹快走好馬回來,弓箭腰刀自有。

  揀個好日子,元椿打扮做馬快手的模樣,與賽兒相別,說:「我去便回。」賽兒說:「保重,保重。」元椿叫聲:「慚愧!」飛身上馬,打一鞭,那馬一道煙去了。來到酸棗林,是瑯琊後山,只有中間一條路。若是阻住了,不怕飛上天去。王元椿只曉得這條路上好打劫人,不想著來這條路上走的人,只貪近,都不是依良本分的人,不便道白白的等你拿了財物去。

  也是元椿合當悔氣,卻好撞著這一起客人,望見褡褳頗有些油水。元椿自道:「造化了。」把馬一撲,攢風的一般,前後左右,都跑過了。見沒人,王元椿就扯開弓,搭上箭,飄的一箭射將來。那客人伙裡有個叫做孟德,看見元椿跑馬時,早已防備。拿起弓梢,撥過這箭,落在地下。王元椿見頭箭不中,煞住馬,又放第二箭來。孟德又照前撥過了,就叫:「漢子,我也回禮。」把弓虛扯一扯,不放。王元椿只聽得弦響,不見箭。心裡想道:「這男女不會得弓馬的,他只是虛張聲勢。」只有五分防備,把馬慢慢的放過來。孟德又把弓虛扯一扯,口裡叫道:「看箭!」又不放箭來。王元椿不見箭來,只道是真不會射箭的,放心趕來。不曉得孟德虛扯弓時,就乘勢搭上箭射將來。正對元椿當面。說時遲,那時快,元椿卻好擡頭看時,當面門上中一箭,從腦後穿出來,翻身跌下馬來。孟德趕上,拔出刀來,照元椿喉嚨,連搠上幾刀,眼見得元椿不活了。詩云:

    劍光動處悲流水,羽簇飛時送落花。
    欲寄蘭閨長夜夢,清魂何自得還家?

  孟德與同伙這五六個客人說:「這個男女,也是才出來的,不曾得手。我們只好去罷,不要耽誤了程途。」一夥人自去了。

  且說唐賽兒等到天晚,不見王元椿回來,心裡記掛。自說道:「丈夫好不了事!這早晚還不回來,想必發市遲,只叫我記掛。」等到一二更,又不見王元椿回來,只得關上門進房裡,不脫衣裳去睡,只是睡不著。

  直等到天明,又不見回來。賽兒正心慌撩亂,沒做道理處。只聽得街坊上說道:「酸棗林殺死個兵快手。」賽兒又驚又慌,來與間壁賣豆腐的沈老兒,叫做沈印時兩老口兒說這個始末根由。沈老兒說:「你不可把真話對人說!大郎在日,原是好人家,又不慣做這勾當的,又無贓證。只說因無生理,前日賣個梨園,得些銀子,買馬去青州鎮上販賣,身邊只有五六錢盤纏銀子,別無餘物。且去酸棗林看得真實,然後去見知縣相公。」

  賽兒就與沈印時一同來到酸棗林。看見王元椿屍首,賽兒哭起來。驚動地方里甲人等,都來說得明白,就同賽兒一干人都到萊陽縣見史知縣相公。賽兒照前說一遍,知縣相公說:「必然是強盜,劫了銀子並馬去了。你且去殯葬丈夫,我自去差人去捕緝強賊。拿得著時,馬與銀子都給還你。」

  賽兒同里甲人等拜謝史知縣,自回家裡來,對沈老兒公婆兩個說:「虧了乾爺、乾娘,瞞倒瞞得過了,只是衣衾棺槨,無從置辦,怎生是好?」沈老兒說道:「大娘子,後面園子既賣與賈家,不若將前面房子再去戤典他幾兩銀子來殯葬大郎,他必不推辭。」

  賽兒就央沈公沈婆同到賈家,一頭哭,一頭說這緣故。賈包見說,也哀憐王元椿命薄,說道:「房子你自住著,我應付你飯米兩擔,銀子五兩,待賣了房子還我。」賽兒得了銀米,急忙買口棺木,做些衣服,來酸棗林盛貯王元椿屍首了當,送在祖墳上安厝。做些羹飯,看匠人攢砌得了時,急急收拾回來,天色已又晚了。與沈公沈婆三口兒取舊路回家。

  來到一個林子裡古墓間,見放出一道白光來。正值黃昏時分,照耀如同白日。三個人見了,吃這一驚不小。沈婆驚得跌倒在地下擂,賽兒與沈公還耐得住。兩個人走到古墓中,看這道光從地下放出來。賽兒隨光將根竹杖頭兒拄將下去,拄得一拄,這土就似虛的一般,脫將下去,露出一個小石匣來。賽兒乘著這白光看裡面時,有一口寶劍,一副盔甲,都叫沈公拿了。賽兒扶著沈婆回家裡來,吹起燈火,開石匣看時,別無他物,只有抄寫得一本天書。沈公沈婆又不識字,說道:「要他做甚麼?」賽兒看見天書卷面上,寫道《九天玄元混世真經》,旁有一詩,詩云:

    唐唐女帝州,賽比玄元訣。
    兒戲九環丹,收拾朝天闕。

  賽兒雖是識字的,急忙也解不得詩中意思。沈公兩口兒辛苦了,打熬不過,別了賽兒,自回家裡去睡。賽兒也關上了門睡,方纔合得眼,夢見一個道士對賽兒說:「上帝特命我來教你演習九天玄旨,普救萬民,與你宿緣未了,輔你做女主。」醒來猶有馥馥香風,記得且是明白。

  次日,賽兒來對沈公夫妻兩個備細說夜裡做夢一節,便道:「前日得了天書,恰好又有此夢。」沈公說:「卻不怪哉!有這等事!」

  原來世上的事最巧,賽兒與沈公說話時,不想有個玄武廟道士何正寅在間壁人家誦經,備細聽得,他就起心。因日常裡走過,看見賽兒生得好,就要乘著這機會來騙他。曉得他與沈家公婆往來,故意不走過沈公店裡,倒大寬轉往上頭走回玄武廟裡來。獨自思想道:「帝王非同小可,只騙得這個婦人做一處,便死也罷。」

  當晚置辦些好酒食來,請徒弟董天然、姚虛玉,家童孟靖、王小玉一處坐了,同吃酒。這道士何正寅殷富,平日裡作聰明,做模樣,今晚如此相待,四個人心疑,齊說道:「師傅若有用著我四人處,我們水火不避,報答師傅。」正寅對四個人悄悄的說唐賽兒一節的事:「要你們相幫我做這件事。我自當好看待你們,決不有負。」四人應允了,當夜盡歡而散。

  次日,正寅起來梳洗罷,打扮做賽兒夢兒裡說的一般,齊齊整整。且說何正寅加何打扮,詩云:

    秋水盈盈玉絕塵,簪星閒雅碧綸巾。
    不求金鼎長生藥,只戀桃源洞裡春。

  何正寅來到賽兒門首,咳嗽一聲,叫道:「有人在此麼?」只見布幕內走出一個美貌年少的婦人來。何正寅看著賽兒,深深的打個問訊,說:「貧道是玄武殿裡道士何正寅。昨夜夢見玄帝吩咐貧道說:『這裡有個唐某當為此地女主,爾當輔之!汝可急急去講解天書,共成大事。』」賽兒聽得這話,一來打動夢裡心事;二來又見正寅打扮與夢裡相同;三來見正寅生得聰俊,心裡也歡喜,說:「師傅真天神也。前日送喪回來,果然掘得個石匣,盔甲、寶劍、天書,奴家解不得,望師傅指迷,請到裡邊看。」

  賽兒指引何正寅到草堂上坐了,又自去央沈婆來相陪。賽兒忙來到廚下,點三盞好茶,自托個盤子拿出來。正寅看見賽兒尖鬆鬆雪白一雙手,春心搖蕩,說道:「何勞女主親自賜茶!」賽兒說:「因家道消乏,女使伴當都逃亡了,故此沒人用。」正寅說:「若要小廝,貧道著兩個來服事,再討大些的女子,在裡面用。」又見沈婆在旁邊,想道:「世上虔婆無不愛財,我與他些甜頭滋味,就是我心腹,怕不依我使喚?」就身邊取出十兩一錠銀子來與賽兒,說:「央乾爺乾娘作急去討個女子,如少,我明日再添。只要好,不要計較銀子。」賽兒只說:「不消得。」沈婆說:「賽娘,你權且收下,待老拙去尋。」賽兒就收了銀子,入去燒炷香,請出天書來與何正寅看。卻是金書玉篆,韜略兵機。

  正寅自幼曾習舉業,曉得文理,看了面上這首詩,偶然心悟說:「女主解得這首詩麼?」賽兒說:「不曉得。」正寅說:「『唐唐女帝州』,頭一個字,是個『唐』字。下邊這二句,頭上兩字說女主的名字。末句頭上是『收』字,說:『收了就成大事。』」

  賽兒被何道點破機關,心裡癢將起來,說道:「萬望師傅扶持,若得成事時,死也不敢有忘。」正寅說:「正要女主擡舉,如何恁的說?」又對賽兒說:「天書非同小可,飛沙走石,驅逐虎豹,變化人馬,我和你日間演習,必致疏漏,不是耍處。況我又是出家人,每日來往不便。不若夜間打扮著平常人來演習,到天明依先回廟裡去。待法術演得精熟,何用怕人?」賽兒與沈婆說:「師傅高見。」賽兒也有意了,巴不得到手,說:「不要遲慢了,只今夜便請起手。」正寅說:「小道回廟裡收拾,到晚便來。」賽兒與沈婆相送到門邊,賽兒又說:「晚間專等,不要有誤。」

  正寅回到廟裡,對徒弟說:「事有六七分了。只今夜,便可成事。我先要董天然、王小玉你兩個,只扮做家裡人模樣,到那裡,務要小心在意,隨機應變。」又取出十來兩碎銀子,分與兩個。兩個歡天喜地,自去收拾衣服箱籠,先去賽兒家裡來。

  到王家門首,叫道:「有人在這裡麼?」賽兒知道是正寅使來的人,就說道:「你們進裡面來。」二人進到堂前,歇下擔子,看著賽兒跪將下去,叫道:「董天然、王小玉叩奶奶的頭。」賽兒見二人小心,又見他生得俊悄,心裡也歡喜,說道:「阿也!不消如此,你二人是何師傅使來的人,就是自家人一般。」領到廚房小側門,打掃鋪床。自來拿個籃秤,到市上用自己的碎銀子,買些東西,無非是雞鵝魚肉、時鮮果子點心回來。

  賽兒見天然拿這許多事物回來,說道:「在我家裡,怎麼叫你們破費?是何道理?」天然回話道:「不多大事,是師傅吩咐的。」又去拿了酒回來,到廚下自去整理,要些油醬柴火,奶奶不離口,不要賽兒費一些心。

  看看天色晚了,何正寅儒巾便服,扮做平常人,先到沈婆家裡,請沈公沈婆吃夜飯。又送二十兩銀子與沈公,說:「凡百事要老爹老娘看取,後日另有重報。」沈公沈婆自暗裡會意道:「這賊道來得蹺蹊,必然看上賽兒,要我們做腳。我看這婦人,日裡也騷托托的,做妖撒嬌,捉身不住。我不應承,他兩個夜裡演習時,也自要做出來。我落得做人情,騙些銀子。」夫妻兩個回復道:「師傅但放心!賽娘沒了丈夫,又無親人,我們是他心腹。凡百事奉承,只是不要忘了我兩個。」何正寅對天說誓。

  三個人同來到賽兒家裡,正是黃昏時分。關上門,進到堂上坐定。賽兒自來陪侍,董天然、王小玉兩個來擺列果子下飯,一面燙酒出來。正寅請沈公坐客位,沈婆、賽兒坐主位,正寅打橫坐,沈公不肯坐。正寅說:「不必推辭。」各人多依次坐了。吃酒之間,不是沈公說何道好處,就是沈婆說何道好處,兼入些風情話兒,打動賽兒。賽兒只不做聲。正寅想道:「好便好了,只是要個殺著,如何成事?」就裡生這計出來。

  原來何正寅有個好本錢,又長又大,道:「我不賣弄與他看,如何動得他?」此時是十五六天色,那輪明月照耀如同白日一般,何道說:「好月!略行一行再來坐。」沈公眾人都出來,堂前黑地裡立著看月,何道就乘此機會,走到女牆邊,月亮去處,假意解手,擁起那物來,拿在手裡撒尿。賽兒暗地裡看明處,最是明白。見了何道這物件,纍纍垂垂,且是長大。賽兒夫死後,曠了這幾時,念不動火?恨不得搶了過來。何道也沒奈何,只得按住再來邀坐。

  說話間,兩個不時丟個情眼兒,又冷看一看,別轉頭暗笑。何道就假裝個要吐的模樣,把手拊著肚子,叫:「要不得!」沈老兒夫妻兩個會意,說道:「師傅身子既然不好,我們散罷了。師傅胡亂在堂前權歇,明日來看師傅。」相別了自去,不在話下。

  賽兒送出沈公,急忙關上門。略略溫存何道了,就說:「我入房裡去便來。」一逕走到房裡來,也不關門,就脫了衣服,上床去睡。意思明是叫何道走入來。不知何道已此緊緊跟入房裡來,雙膝跪下道:「小道該死冒犯花魁,可憐見小道則個。」賽兒笑著說:「賊道不要假小心,且去拴了房門來說話。」正寅慌忙拴上房門,脫了衣服,扒上床來,尚自叫「女主」不迭。詩云:

    繡枕鴛衾疊紫霜,玉樓並臥合歡床。
    今宵別是陽臺夢,惟恐銀燈剔不長。

  且說二人做了些不伶不俐的事,枕上說些知心的話,那裡管天曉日高,還不起身。董天然兩個早起來,打點面湯、早飯齊整等著。正寅先起來,穿了衣服,又把被來替賽兒塞著肩頭,說:「再睡睡起來。」開得房門,只見天然托個盤子,拿兩盞早湯過來。正寅拿一盞放在桌上,拿一盞在手裡,走到床頭,傍著賽兒,口叫:「女主吃早湯。」賽兒撒嬌,擡起頭來,吃了兩口,就推與正寅吃。正寅也吃了幾口。天然又走進來接了碗去,依先扯上房門。

  賽兒說:「好個伴當,百能百俐。」正寅說:「那灶下是我的家人,這是我心腹徒弟,特地使他來伏待你。」賽兒說:「這等難為他兩個。」又摸索了一回,賽兒也起來,只見天然就拿著面湯進來,叫:「奶奶,面湯在這裡。」賽兒脫了上蓋衣服,洗了面,梳了頭。正寅也梳洗了頭。天然就請賽兒吃早飯。正寅又說道:「去請間壁沈老爹老娘來同吃。」沈公夫妻二人也來同吃。沈公又說道:「師傅不要去了,這裡人眼多,不見走入來,只見你走出去。人要生疑,且在此再歇一夜,明日要去時,起個早去。」賽兒道:「說得是。」正寅也正要如此。沈公別了,自過家裡去。

  話不細煩,賽兒每夜與正寅演習法術符咒,夜來曉去,不兩個月,都演得會了。賽兒先剪些紙人紙馬來試看,果然都變得與真的人馬一般。二人且來拜謝天地,要商量起手。卻不防街坊鄰里都曉得賽兒與何道兩個有事了,又有一等好閒的,就要在這裡用手錢。有首詩說這些閒中人,詩云:

    每日張魚又捕蝦,花街柳陌是生涯。
    昨宵賒酒秦樓醉,今日幫閒進李家。

  為頭的叫做馬綬,一個叫做福興,一個叫做牛小春,還有幾個沒三沒四幫閒的,專一在街上尋些空頭事過日子。當時馬綬先得知了,撞見福興、牛小春,說:「你們近日得知沈豆腐隔壁有一件好事麼?」福興說:「我們得知多日了。」馬綬道:「我們捉破了他,賺些油水何如?」牛小春道:「正要來見阿哥,求帶挈。」馬綬說:「好便好,只是一件,何道那廝也是個了得的,廣有錢鈔,又有四個徒弟。沈公沈婆得那賊道東西,替他做眼,一夥人幹這等事,如何不做手腳?若是毛團把戲,做得不好,非但不得東西,反遭毒手,倒被他笑。」牛小春說:「這不打緊。只多約幾個人同去,就不妨了。」馬綬又說道:「要人多不打緊,只是要個安身去處。我想陳林住居與唐賽兒遠不上十來間門面,他那裡最好安身。小牛即今便可去約石丟兒、安不著、褚偏嘴、朱百閒一班兄弟,明日在陳林家取齊。陳林我須自去約他。」各自散了。

  且說馬綬逕來石麟街來尋陳林,遠遠望見陳林立在門首。馬綬走近前與陳林深喏一個。陳林慌忙回禮,就請馬綬來裡面客位上坐。陳林說:「連日少會,阿哥下顧,有何吩咐?」馬綬將眾人要拿唐賽兒的姦,就要在他家裡安身的事,備細對陳林說一遍。陳林道:「都依得。只一件:這是被頭裡做的事,兼有沈公沈婆,我們只好在外邊做手腳,如何俟候得何道著?我有一計,王元椿在日,與我結義兄弟,彼此通家。王元椿殺死時,我也曾去送殯。明日叫老妻去看望賽兒,若何道不在,罷了,又別做道理。若在時打個暗號,我們一齊入去,先把他大門關了,不要大驚小怪,替別人做飯。等捉住了他,若是如意,罷了;若不如意,就送兩個到縣裡去,沒也詐出有來。此計如何?」馬綬道:「此計極妙!」兩個相別。陳林送得馬綬出門,慌忙來對妻子錢氏要說這話。錢氏說:「我在屏風後,都聽得了,不必煩絮,明日只管去便了。」當晚過了。

  次日,陳林起來買兩個葷素盒子,錢氏就隨身打扮,不甚穿帶,也自防備。到時分,馬綬一起,前後各自來陳林家裡躲著。陳林就打發錢氏起身,是日,卻好沈公下鄉去取帳,沈婆也不在。

  只見錢氏領著挑盒子的小廝在後,一逕來到賽兒門首。見沒人,悄悄的直走到臥房門口,正撞著賽兒與何道同坐在房裡說話。賽兒先看見,疾忙蹌出來迎著錢氏,廝見了。錢氏假做不曉得,也與何道萬福。何道慌忙還禮。賽兒紅著臉,氣塞上來,舌滯聲澀,指著何道說:「這是我嫡親的堂兄,自幼出家,今日來望我,不想又起動老娘來。」正說話未了,只見一個小廝挑兩個盒子進來。錢氏對著賽兒說:「有幾個棗子,送來與娘子點茶。」就叫賽兒去取盒子,要先打發小廝回去。賽兒連忙去取盒子時,顧不得錢氏,被錢氏走到門首,見陳林把嘴一努,仍又忙走入來。

  陳林就招呼眾人,一齊趕入賽兒家裡,拴上門,正要拿何道與賽兒。不曉得他兩個妖術已成,都遁去了。那一夥人眼花撩亂,倒把錢氏拿住,口裡叫道:「快拿索子來!先捆了這淫婦。」就踩倒在地下。只見是個婦人,那裡曉得是錢氏?原來眾人從來不認得錢氏,只早晨見得一見,也不認得真。錢氏在地喊叫起來說:「我是陳林的妻子。」陳林慌忙分開人,叫道:「不是!」扯得起來時,已自旋得蓬頭亂鬼了。

  眾人吃一驚,叫道:「不是著鬼?明明的看見賽兒與何道在這裡,如何就不見了?」原來他兩個有化身法,眾人不看見他,他兩個明明看眾人亂竄,只是暗笑。牛小春說道:「我們一齊各處去搜。」前前後後,搜到廚下,先拿住董天然;柴房裡又拿得王小玉,將條索子縛了,吊在房門前柱子上,問道:「你兩個是甚麼人?」董天然說:「我兩個是何師傅的家人。」又道:「你快說,何道、賽兒躲在那裡?直直說,不關你事。若不說時,送你兩個到官,你自去拷打。」董天然說:「我們只在廚下伏侍,如何得知前面的事?」眾人又說道:「也沒處去,眼見得只躲在家裡。」小牛說:「我見房側邊有個黑暗的閣兒,莫不兩個躲在高處?待我掇梯子扒上去看。」

  何正寅聽得小牛要扒上閣兒來,就拿根短棍子先伏在閣子黑地裡等,小牛掇得梯子來,步著閣兒口,走不到梯子兩格上,正寅照小牛頭上一棍打下來。小牛兒打昏暈了,就從梯子上倒跌下來。正寅走去空處立了。看小牛兒醒轉來,叫道:「不好了!有鬼。」眾人扶起小牛來看時,見他血流滿面,說道:「梯子又不高,扒得兩格,怎麼就跌得這樣凶?」小牛說:「卻好扒得兩格梯子上,不知那裡打一棍子在頭上,又不見人,卻不是作怪?」眾人也沒做道理處。

  錢氏說:「我見房裡床側首,空著一段有兩扇紙風窗門,莫不是裡邊還有藏得身的去處?我領你們去搜一搜去看。」正寅聽得說,依先拿著棍子在這裡等。只見錢氏在前,陳林眾人在後,一齊走進來。正寅又想道:「這花娘吃不得這一棍子。」等錢氏走近來,伸出那一隻長大的手來,撐起五指,照錢氏臉上一掌打將去。錢氏著這一掌,叫聲:「呵也!不好了!」鼻子裡鮮血奔流出來,眼睛裡都是金圈兒,又得陳林在後面扶得住,不跌倒。

  陳林道:「卻不作怪!我明明看見一掌打來,又不見人,必然是這賊道有妖法的。不要只管在這裡纏了,我們帶了這兩個小廝,逕送到縣裡去罷。」眾人說:「我們被活鬼弄這一日,肚裡也饑了。做些飯吃了去見官。」陳林道:「也說得是。」錢氏帶著疼,就在房裡打米出來,去廚下做飯。

  石丟兒說著:「小牛吃打壞了,我去做。」走到廚下,看見風爐子邊,有兩罈好酒在那裡;又看見幾隻雞在灶前,丟兒又說道:「且殺了吃。」這裡方要淘米做飯,且說賽兒對正寅說:「你武耍了兩次,我只文耍一耍。」正寅說:「怎麼叫做文耍?」賽兒說:「我做出你看。」石丟兒一頭燒著火,錢氏做飯,一頭拿兩隻雞來殺了,淘洗了,放在鍋裡煮。那飯也卻好將次熟了,賽兒就扒些灰與雞糞放在飯鍋裡,攪得勻了,依先蓋了鍋。雞在鍋裡正滾得好,賽兒又挽幾杓水澆滅灶裡火。丟兒起去作活,並不曉得灶底下的事。

  此時眾人也有在堂前坐的,也有在房裡尋東西出來的。丟兒就把這兩罈好酒提出來,開了泥頭,就兜一碗好酒先敬陳林吃。陳林說:「眾位都不曾吃,我如何先吃?」丟兒說:「老兄先嘗一嘗,隨後又敬。」陳林吃過了,丟兒又兜一碗送馬綬吃。陳林說:「你也吃一碗。」丟兒又傾一碗,正要吃時,被賽兒劈手打一下,連碗都打壞。賽兒就走一邊。三個人說道:「作怪,就是這賊道的妖法。」三個說:「不要吃了,留這酒待眾人來同吃。」眾人看不見賽兒,賽兒又去房裡,拿出一個夜壺來,每罈裡傾半壺尿在酒裡,依先蓋了罈頭,眾人也不曉得。

  眾人又說道:「雞想必好了,且撈起來,切來吃酒。」丟兒揭開鍋蓋看時,這雞還是半生半熟,鍋裡湯也不滾。眾人都來埋怨丟兒說:「你不管灶裡,故此雞也煮不熟。」丟兒說:「我燒滾了一會,又添許多柴,看得好了才去,不曉得怎麼不滾?」低倒頭去張灶裡時,黑洞洞都是水,那裡有個火種?丟兒說:「那個把水澆滅了灶裡火?」眾人說道:「終不然是我們伙裡人,必是這賊道,又弄神通。我們且把廚裡現成下飯,切些去吃酒罷。」

  眾人依次坐定,丟兒拿兩把酒壺出來裝酒,不開罈罷了,開來時滿罈都是尿騷臭的酒。陳林說:「我們三個吃時,是噴香的好酒,如何是恁的?必然那個來偷吃,見淺了,心慌撩亂,錯拿尿做水,倒在罈裡。」

  眾人鬼廝鬧,賽兒、正寅兩個看了只是笑。賽兒對正寅說:「兩個人被縛在柱子上一日了,肚裡饑,趁眾人在堂前,我拿些點心,下飯與他吃。又拿些碎銀子與兩個。」來到柱邊傍著天然耳邊,輕輕的說:「不要慌!若到官直說,不要賴了吃打。我自來救你。東西銀子,都在這裡。」天然說:「全望奶奶救命。」賽兒去了。

  眾人說:「酒便吃不得了,敗殺老興,且胡亂吃些飯罷。」丟兒廚下去盛飯,都是烏黑臭的,聞也聞不得,那裡吃得?說道:「又著這賊道的手了!可恨這廝無禮!被他兩個侮弄這一日。我們帶這兩個尿鱉送去縣裡,添差了人來拿人。」一起人開了門,走出去。

  只因裡面嚷得多時了,外面曉得是捉姦,看的老幼男婦,立滿在街上,只見人叢裡縛著兩個俊悄後生,又見陳林妻子跟在後頭,只道是了,一齊拾起磚頭土塊來,口裡喊著,望錢氏、兩個道童亂打將來,那時那裡分得清楚?錢氏吃打得頭開額破,救得脫,一道煙逃走去了。

  一行人離了石麟街,逕望縣前來。正值相公坐晚堂點卯,眾人等點了卯,一齊跪過去,稟知縣相公。從沈公做腳,賽兒、正寅通姦,妖法惑眾,擾害地方情由,說了一遍。「兩個正犯脫逃,只拿得為從的兩個董天然、王小玉送在這裡。」

  知縣相公就問董天然兩個道:「你直說,我不拷打你。」董天然答應道:「不須拷打,小人只直說,不敢隱情。」備細都招了。知縣對眾人說:「這姦夫、淫婦還躲在家裡。」就差兵快頭呂山、夏盛兩個帶領一千餘人,押著這一干人,認拿正犯。兩個小廝,權且收監。

  呂山領了相公臺旨,出得縣門時,已是一更時分。與眾人商議道:「雖是相公立等的公事,這等烏天黑地,去那裡敲門打戶,驚覺他,他又要遁了去,怎生回相公的話?不若我們且不要驚動他,去他門外埋伏,等待天明了拿他。」眾人道:「說得是。」又請呂山兩個到熟的飯舖裡賒些酒飯吃了,都到賽兒門首埋伏。連沈公也不驚動他,怕走了消息。

  且說姚虛玉、孟清兩個在廟,見說師傅有事,恰好走來打聽。賽兒見眾人已去,又見這兩個小廝,問得是正寅的人,放他進來,把門關了,且去收拾房裡。一個收拾廚下做飯吃了,對正寅說:「這起男女去縣稟了,必然差人來拿,我與你終不成坐待死?預先打點在這裡,等他那悔氣的來著毒手!」賽兒就把符咒、紙人馬、旗仗打點齊備了,兩個自去宿歇。直待天明起來,梳洗飯畢了,叫孟清去開門。

  孟清開得門,只見呂山那伙人,一齊蹌入來。孟清見了,慌忙踅轉身望裡面跑,口裡一頭叫。賽兒看見兵快來拿人,嘻嘻的笑,拿出二三十紙人馬來,往空一撒,叫聲:「變!」只見紙人都變做彪形大漢,各執槍刀,就裡面殺出來。又叫姚虛玉把小皂旗招動,只見一道黑氣,從屋裡捲出來。呂山兩個還不曉得,只管催人趕入來,早被黑氣遮了,看不見人。賽兒是王元椿教的,武藝盡去得。被賽兒一劍一個,都砍下頭來。眾人見勢頭不好,都慌了,便轉身齊跑。前頭走的還跑了幾個,後頭走的,反被前頭的拉住,一時跑不脫。賽兒說:「一不做,二不休。」隨手殺將去,也被正寅用棍打死了好幾個,又去追趕前頭跑得脫的,直喊殺過石麟橋去。

  賽兒見眾人跑遠了,就在橋邊收了兵回來,對正寅說:「殺的雖然殺了,走的必去稟知縣。那廝必起兵來殺我們,我們不先下手,更待何時?」就帶上盔甲,變二三百紙人馬,豎起七星旗號來招兵,使人叫道:「願來投兵者,同去打開庫藏,分取錢糧財寶!」街坊遠近人因昨日這番,都曉得賽兒有妖法,又見變得人馬多了,道是氣概興旺,城裡城外人喉極的,齊來投他。有地方豪傑方大、康昭、馬效良、戴德如四人為頭,一時聚起二三千人,又搶得兩匹好馬來與賽兒、正寅騎。鳴鑼擂鼓,殺到縣裡來。

  說這史知縣聽見走的人,說賽兒殺死兵快一節,慌忙請典史來商議時,賽兒人馬早已蹌入縣來,拿住知縣、典史,就打開庫藏門,搬出金銀來分給與人,監裡放出董天然、王小玉兩個。其餘獄囚盡數放了,願隨順的,共有七八十人。

  到申未時,有四個人,原是放響馬的,風聞賽兒有妖法,都來歸順賽兒。此四人叫做鄭貫、王憲、張天祿、祝洪,各帶小嘍囉,共有二千餘名,又有四五十匹好馬。賽兒見了,十分歡喜。這鄭貫不但武藝出眾,更兼謀略過人,來稟賽兒,說道:「這是小縣,僻在海角頭,若坐守日久,朝廷起大軍,把青州口塞住了,錢糧沒得來,不須廝殺,就坐困死了。這青州府人民稠密,錢糧廣大,東據南徐之險,北控渤海之利,可戰可守。兵貴神速,萊陽縣雖破,離青州府頗遠。一日之內,消息未到。可乘此機會,連夜去襲了,權且安身,養成蓄銳,氣力完足,可以橫行。」賽兒說:「高見。」每人各賞元寶二錠、四表禮,權受都指揮,說:「待取了青州,自當升賞重用。」四人去了。

  賽兒就到後堂,叫請史知縣、徐典史出來,說道:「本府知府是你至親,你可與我寫封書。只說這縣小,我在這裡安身不得,要過東去打汶上縣,必由府裡經過。恐有疏虞,特著徐典史領三百名兵快,協同防守。你若替我寫了,我自厚贈盤纏,連你家眷同送回去。」知縣初時不肯,被賽兒逼勒不過,只得寫了書。賽兒就叫兵房吏做角公文,把這私書都封在文書裡,封筒上用個印信。仍送知縣、典史軟監在衙裡。

  賽兒自來調方大、康昭、馬效良、戴德如四員饒將,各領三千人馬,連夜悄悄的到青州曼草坡,聽候炮響,都到青州府東門策應。又尋一個像徐典史的小卒,著上徐典史的紗帽圓領,等侯賽兒。又留一班投順的好漢,協同正寅守著萊陽縣,自選三百精壯兵快,並董天然、王小玉二人,指揮鄭貫四名,各與酒飯了。賽兒全裝披掛,騎上馬,領著人馬,連夜起行。

  行了一夜,來到青州府東門時,東方纔動,城門也還未開。賽兒就叫人拿著這角文書,朝城上說:「我們是萊陽縣差捕衙裡來下文書的。」守門軍就放下籃來,把文書吊上去。又曉得是徐典史,慌忙拿這文書逕到府裡來。正值知府溫章坐衙,就跪過去,呈上文書。溫知府拆開文書看見印信、圖書都是真的,並不疑忌。就與遞文書軍說:「先放徐典史進來,兵快人等且住著在城外。」

  守門軍領知府鈞語,逕來開門,說道:「大爺只叫放徐老爹進城,其餘且不要入去。」賽兒叫人答應說:「我們走了一夜,纔到得這裡,肚饑了,如何不進城去尋些吃?」三百人一齊都蹌入門裡去,五六個人怎生攔得住?一攪入得門,就叫人把住城門。一聲炮響,那曼草坡的人馬都趲入府裡來,填街塞巷。賽兒領著這三百人,真個是疾雷不及掩耳,殺入府裡來。知府還不曉得,坐在堂上等徐典史。見勢頭不好,正待起身要走,被方大趕上,望著溫知府一刀,連肩砍著,一交跌倒在地下掙命。又復一刀,就割下頭來,提在手裡。叫道:「不要亂動!」驚得兩廊門隸人等,尿流屁滾,都來跪下。

  康昭一夥人打入知府衙裡來,只獲得兩個美妾,家人並媳婦共八名。同知、通判都越牆走了。賽兒就掛出安民榜子,不許諸色人等搶擄人口財物,開倉賑濟,招兵買馬,隨行軍官兵將都隨功升賞。萊陽知縣、典史不負前言,連他家眷放了還鄉,俱各抱頭鼠竄而去,不在話下。

  只見指揮王憲押兩個美貌女子,一個十八九歲的後生。這個後生,比這兩個女子更又標緻,獻與賽兒。賽兒問王憲道:「那裡得來的?」王憲稟道:「在孝順街絨線舖裡蕭家得來的。這兩個女子,大的叫做春芳,小的叫做惜惜,這小廝叫做蕭韶。三個是姐妹兄弟。」賽兒就將這大的賞與王憲做妻子,看上了蕭韶,歡喜倒要偷他。與蕭韶道:「你姐妹兩個,只在我身邊服事,我自看待你。」賽兒又把知府衙裡的兩個美妾紫蘭、香嬌配與董天然、王小玉。賽兒也自叫蕭韶去宿歇。說這蕭韶正是妙年好頭上,帶些懼怕,夜裡盡力奉承賽兒,只要賽兒歡喜,賽兒得意非常。兩個打得熱了,一步也離不得蕭韶,哪裡記掛何正寅?

  且說府裡有個首領官周經歷,叫做周雄。當時逃出府,家眷都被賽兒軟監在府裡。周經歷躲了幾日,沒做道理處,要保全老小,只得假意來投順賽兒。見賽兒下個禮,說道:「小官原是本府經歷,自從奶奶得了萊陽縣、青州府,愛軍惜民,人心悅服,必成大事。經歷去暗投明,家眷俱蒙奶奶不殺之恩,周某自當傾心竭力,圖效犬馬。」

  賽兒見他說家眷在府裡,十分疑也只有五六分,就與周經歷商議,守青州府並取旁縣的事務。周經歷說:「這府上倚滕縣,下通臨海衛,兩處為青府門戶,若取不得滕縣與這衛,就如沒了門戶的一般,這府如何守得住?實不相瞞,這滕縣許知縣是經歷姑表兄弟,經歷去,必然說他來降。若說得這滕縣下了,這臨海衛就如沒了一臂一般,他如何支撐得住?」賽兒說:「若得如此,事成與你同享富貴。家眷我自好好的供養在這裡,不須記掛。」周經歷說道:「事不宜遲,恐他那裡做了手腳。」賽兒忙撥幾個伴當,一匹好馬,就送周經歷起身。

  周經歷來到滕縣見了許知縣。知縣吃一驚說:「老兄如何走得脫,來到這裡?」周經歷將假意投順賽兒,賽兒使來說降的話,說了一遍。許知縣回話道:「我與你雖是假意投順,朝廷知道,不是等閒的事。」周經歷道:「我們一面去約臨海衛戴指揮同降,一面申開各該撫按上司,計取賽兒。日後復了地方,有何不可?」許知縣忙使人去請戴指揮來見周經歷,三個商議偽降計策定了。許知縣又說:「我們先備些金花表禮羊酒去賀,說『離不得地方,恐有疏失。』」

  周經歷領著一行拿禮物的人來見賽兒,遞上降書。賽兒接著降書看了,受了禮物,偽升許知縣為知府,戴指揮做都指揮,仍著二人各照舊守著地方。戴指揮見了這偽升的文書,就來見許知縣說:「賽兒必然疑忌我們,故用陽施陰奪的計策。」許知縣說道:「貴衛有一班女樂、小侑兒,不若送去與賽兒做謝禮,就做我們裡應外合的眼目。」

  戴指揮說:「極妙!」就回衙裡叫出女使王嬌蓮,小侑頭兒陳鸚兒來,說:「你二人是我心腹,我欲送你們到府裡去,做個反間細作,若得成功,升賞我都不要,你們自去享用富貴。」二人都歡喜應允了。戴指揮又做些好錦繡鮮明衣服、樂器,縣、衛各差兩個人送這兩班人來獻與賽兒。且看這歌童舞女如何?詩云:

    舞袖香茵第一春,清歌宛轉貌超群。
    劍霜飛處人星散,不見當年勸酒人。

  賽兒見人物標緻,衣服齊整,心中歡喜,都受了。留在衙裡。每日吹彈歌舞取樂。

  且說賽兒與正寅相別半年有餘,時值冬盡年殘,正寅欲要送年禮物與賽兒,就買些奇異吃食、蜀錦文葛、金銀珍寶,裝做一二十小車,差孟清同車腳人等送到府裡來。

  世間事最巧,也是正寅合該如此。兩月前正寅要去姦宿一女子,這女子苦苦不從,自縊死了。怪孟清說:「是唐奶奶起手的,不可背本,萬一知道,必然見怪。」諫得激切,把孟清一頓打得幾死。卻不料孟清仇恨在心裡。

  孟清領著這車從來到府裡見賽兒。賽兒一見孟清,就如見了自家裡人一般,叫進衙裡去安歇。孟清又見董天然等都有好妻子,又有錢財,自思道:「我們一同起手的人,他兩個有造化,落在這裡,我如何能夠也同來這裡受用?」自思量道:「何不將正寅在縣裡的所為,說他一番?倘或賽兒歡喜,就留在衙裡,也不見得。」

  到晚,賽兒退了堂來到衙裡,乘間叫過孟清,問正寅的事。孟清只不做聲。賽兒心疑,越問得緊,孟清越不做聲。問不過,只得哭將起來。賽兒就說道:「不要哭。必然在那裡吃虧了,實對我說,我也不打發你去了。」孟清假意口裡咒著道:「說也是死,不說也是死。爺爺在縣裡,每夜挨去排門輪要兩個好婦人好女子,送在衙裡歇。標緻得緊的,多歇幾日,少不中意的,一夜就打發出來。又娶了個賣唱的婦人李文雲,時常乘醉打死人,每日又要輪坊的一百兩坐堂銀子。百姓愁怨思亂,只怕奶奶這裡不敢。兩月前,蔣監生有個女子,果然生得美貌,爺爺要姦宿他,那女子不從,逼迫不過,自縊死了。小人說:『奶奶怎生看取我們!別得半年,做出這勾當來,這地方如何守得住?』怪小人說,將小人來吊起,打得幾死,半月扒不起來。」

  賽兒聽得說了,氣滿胸膛,頓著足說道:「這禽獸,忘恩負義!定要殺這禽獸,纔出得這口氣!」董天然並夥婦人都來勸道:「奶奶息怒,只消取了老爺回來便罷。」賽兒說:「你們不曉得這般事,從來做事的人,一生嫌隙,不知夥並了多少!如何好取他回來?」一夜睡不著。

  次日來堂上,趕開人,與周經歷說:「正寅如此淫頑不法,全無仁義,要自領兵去殺他。」周經歷回話道:「不知這話從那裡得來的?未知虛實,倘或是反間,也不可知。地方重大,方纔取得,人心未固,如何輕易自相廝殺?不若待周雄同個奶奶的心腹去訪得的實,任憑奶奶裁處,也不遲。」賽兒道:「說得極是,就勞你一行。若訪得的實,就與我殺了那禽獸。」周經歷又說道:「還得幾個同去才好,若周雄一個去時,也不濟事。」賽兒就令王憲、董天然領一二十人去。又把一口刀與王憲,說:「若這話是實,你便就取了那禽獸的頭來!違誤者以軍法從事!」又與鄭貫一角文書:「若殺了何正寅,你就權攝縣事。」

  一行人辭別了賽兒,取路往萊陽縣來。周經歷在路上還恐怕董天然是何道的人,假意與他說:「何公是奶奶的心腹,若這事不真,謝天地,我們都好了。若有這話,我們不下手時,奶奶要軍法從事。這事如何處?」董天然說:「我那老爺是個多心的人,性子又不好,若後日知道你我去訪他,他必仇恨。羹裡不著飯裡著,倒遭他毒手。若果有事,不若奉法行事,反無後患。」鄭貫打著竄鼓兒,巴不得殺了何正寅,他要權攝縣事。周經歷見眾人都是為賽兒的,不必疑了。又說:「我們先在外邊訪得的確,若要下手時,我捻鬚為號,方可下手。」

  一行人入得城門,滿城人家都是咒罵何正寅的。董天然說:「這話真了。」

  一行逕入縣裡來見何正寅。正寅大落落坐著,不為禮貌,看著董天然說:「拿得甚麼東西來看我?」董天然說:「來時慌忙,不曾備得,另差人送來。」又對周經歷說:「你們來我這縣裡來何幹?」周經歷假小心輕輕的說:「因這縣裡有人來告奶奶,說大人不肯容縣裡女子出嫁,錢糧又比較得緊,因此奶奶著小官來稟上。」正寅聽得這話,拍案高嗔大罵道:「這潑賤婆娘!你虧我奪了許多地方,享用快活,必然又搭上好的了。就這等無禮!你這起人不曉得事體,沒上下的!」王憲見不是頭,緊緊的幫著周經歷,走近前說:「息怒消停,取個長便。待小官好回話。」正寅又說道:「不取長便,終不成不去回話。」周經歷把鬚一捻,王憲就人嚷裡拔出刀來,望何正寅項上一刀,早砍下頭來,提在手裡,說:「奶奶只叫我們殺何正寅一個,餘皆不問。」

  鄭貫就把權攝的文書來曉諭各人,就把正寅先前強留在衙裡的婦人女子都發出,著娘家領回去,輪坊銀子也革了,滿城百姓無不歡喜。衙裡有的是金銀,任憑各人取了些,又拿幾車並綾緞送到府裡來。周經歷一起人到府裡回了話,各人自去方便,不在話下。

  說這山東巡按金御史因失了青州府,殺了溫知府,起本到朝廷,兵部尚書按著這本,是地方重務,連忙轉奏朝廷。朝廷就差總兵官傅奇充兵馬副元帥,兩個游騎將軍黎曉、來道明充先鋒,領京軍一萬,協同山東巡撫都御史楊汝待,剋日進剿撲滅。錢糧兵馬,除本省外,河南、山西兩省,任從調用。

  傅總兵帶領人馬,來到總督府,與楊巡撫一班官軍說「朝廷緊要擒拿唐賽兒」一節。楊巡撫說:「唐賽兒妖法通神,急難取勝。近日周經歷與膝縣許知縣、臨海衛戴指揮詐降,我們去打他後面萊陽縣,叫戴指揮、許知縣從那青州府後面殺出來,叫他首尾不能相顧,可獲全勝。」傅總兵說:「此計大妙。」

  傅總兵就分五千人馬與黎曉充先鋒,來取萊陽縣;又調都指揮杜忠、吳秀,指揮六員:高雄、趙貴、趙天漢、崔球、密宣、郭謹,各領新調來二萬人馬,離萊陽縣二十里下寨,次日準備廝殺。

  鄭貫得了這個消息,關上城門,連夜飛報到府裡來。賽兒接得這報子,就集各將官說:「如今傅總兵領大軍來征剿我們,我須親自領兵去殺退他。」著王憲、董天然守著這府,又調馬效良、戴德如各領人馬一萬,去滕縣、臨海衛三十里內,防備襲取的人馬。就是滕縣、臨海衛的人馬,也不許放過來。

  周經歷暗地叫苦說:「這婦人這等利害!」賽兒又調方大領五千人馬先行,隨後賽兒自也領二萬人馬到萊陽縣來。離縣十里就著個大營,前、後、左、右、正中五寨。又置兩枝游兵在中營,四下裡擺放鹿角、蒺藜、鈴索齊整,把轅門閉上,造飯吃了,將息一回,就有人馬來衝陣,也不許輕動。

  且說黎先鋒領著五千人馬喊殺半日,不見賽兒營裡動靜,就著人來稟總兵,如此如此。傅總兵同楊巡撫領一班將官到陣前來,扒上雲梯,看賽兒營裡布置齊整,兵將猛勇,旗幟鮮明,戈戟光耀,褐羅傘下坐著那個英雄美貌的女將。左右立著兩個年少標緻的將軍,一個是蕭韶,一個是陳鸚兒,各拿一把小七星皂旗。又有兩個俊俏女子,都是戎裝,一個是蕭惜惜,捧著一口寶劍;一個是王嬌蓮,捧著一袋弓箭。營前樹著一面七尾玄天上帝皂旗,飄揚飛繞。總兵看得呆了,走下雲梯來,令先鋒領著高雄、趙貴、趙天漢、崔球等一齊殺入去,且看賽兒如何?詩云:

    劍光動處見玄霜,戰罷歸來意氣狂。
    堪笑古今妖妄事,一場春夢到高唐。

  賽兒就開了轅門,令方大領著人馬也殺出來。正好接著。兩員將鬥不到三合,賽兒不慌不忙,口裡念起咒來,兩面小皂旗招動,那陣黑氣從寨裡捲出來,把黎先鋒人馬罩得黑洞洞的,你我不看見。黎曉慌了手腳,被方大攔頭一方天戟打下馬來,腦漿奔流。高雄、趙天漢俱被拿了。傅總兵見先鋒不利,就領著敗殘人馬回大營裡來納悶。

  方大押著,把高雄兩個解入寨裡見賽兒。賽兒道:「監侯在縣裡,我回軍時發落便了。」賽兒又與方大說:「今日雖嬴他一陣,他的大營人馬還不損折。明日又來廝殺,不若趁他喘息未定,眾人慌張之時,我們趕到,必獲全勝。」留方大守營。令康昭為先鋒。賽兒自領一萬人馬,悄悄的趕到傅總兵營前,吶聲喊,一齊殺將入去。傅總兵只防賽兒夜裡來劫營,不防他日裡乘勢就來,都慌了手腳,廝殺不得。傅總兵、楊巡撫二人,騎上馬往後逃命。二萬五千人殺不得一二千人,都齊齊投降。又拿得千餘匹好馬,錢糧器械,盡數搬擄,自回到青州府去了。

  軍官有逃得命的,跟著傅總兵到都堂府來商議。再欲起奏,另自添遣兵將。楊巡撫說:「沒了三四萬人馬,殺了許多軍官,朝廷得知,必然加罪我們。我曉得滕縣許知縣是個清廉能幹忠義的人,與周經歷、戴指揮委曲協同,要保這地方無事,都設計詐降。而今周經歷在賊中,不能得出。許、戴二人原在本地方,不若密密取他來,定有破敵良策。」

  傅總兵慌忙使人請許知縣、戴指揮到府,計議要破賽兒一事。許知縣近前輕輕的與傅總兵、楊巡撫二人說:「……,如此如此,不出旬日,可破賽兒。」傅總兵說:「若得如此,我自當保奏升賞。」

  許知縣辭了總制,回到縣裡,與戴指揮各備禮物,各差個的當心腹人來賀賽兒,就通消息與周經歷,卻不知周經歷先有計了。

  原來周經歷見蕭韶甚得賽兒之寵,又且乖覺聰明,時時結識他做個心腹,著實奉承他。蕭韶不過意,說:「我原是治下子民,今日何當老爺如此看覷?」周經歷說:「你是奶奶心愛的人,怎敢怠慢?」蕭韶說道:「一家被害了,沒奈何偷生,甚麼心愛不心愛?」周經歷道:「不要如此說,你姐妹都在左右,也是難得的。」蕭韶說:「姐姐嫁了個響馬賊,我雖在被窩裡,也只是伴虎眠,有何心緒?妹妹只當得丫頭,我一家怨恨,在何處說?」周經歷見他如此說,又說:「既如此,何不乘機反邪歸正?朝廷必有酬報。不然他日一敗,玉石俱焚。你是同衾共枕之人,一發有口難分了。不要說被害冤仇,沒處可報。」蕭韶道:「我也曉得事體果然如此,只是沒個好計脫身。」

  周經歷說:「你在身伴,只消……,如此如此,外邊接應都在於我。」卻把許、戴來的消息通知了他。蕭韶歡喜說:「我且通知妹子,做一路則個。」計議得熟了,只等中秋日起手,後半夜點天燈為號。

  周經歷就通這個消息與許知縣、戴指揮,這是八月十二日的話。到十三日,許知縣、戴指揮各差能事兵快應捕,各帶士兵、軍官三四十人,預先去府裡四散埋伏,只聽炮響,策應周經歷拿賊。許知縣又密令親子許德來約周經歷,十五夜放炮奪門的事,都得知了,不必說。

  且說蕭韶姐妹二人,來對王嬌蓮、陳鸚兒通知外邊消息,他兩人原是戴家細作,自然留心。至十五晚上,賽兒就排筵宴來賞月。飲了一回,只見王嬌蓮來稟賽兒說:「今夜八月十五日,難得晴明,更兼破了傅總兵,得了若干錢糧人馬。我等蒙奶奶擡舉,無可報答,每人各要與奶奶上壽。」王嬌蓮手執檀板唱一歌,歌云:

    虎渡三江迅若風,龍爭四海竟長空。
    光搖劍術和星落,狐兔潛藏一戰功。

  賽兒聽得,好生歡喜,飲過三大杯。女人都依次奉酒。俱是不會唱的,就是王嬌蓮代唱。眾人只要灌得賽兒醉了好行事,陳鸚兒也要上壽。賽兒又說道:「我吃得多了,你們恁的好心,每一人只吃一杯罷。」又飲了二十餘杯,已自醉了。又復歌舞起來,輪番把盞,灌得賽兒爛醉,賽兒就倒在位上。

  蕭韶說:「奶奶醉了,我們扶奶奶進房裡去罷。」蕭韶抱住賽兒,眾人齊來相幫,擡進房裡床上去。蕭韶打發眾人出來,就替賽兒脫了衣服,蓋上被,拴上房門。眾人也自去睡,只有與謀知因的人都不睡,只等賽兒消息。蕭韶又恐假醉,把燈剔得明亮,仍上床來摟住賽兒,扒在賽兒身上故意著實耍戲,賽兒那裡知得?被蕭韶舞弄得久了,料算外邊人都睡靜了,自想道:「今不下手,更待何時?」起來慌忙再穿上衣服,床頭拔出那口寶刀來,輕輕的掀開被來,盡力朝著賽兒項上剁下一刀來,連肩斫做兩段。賽兒醉得凶了,一動也動不得。

  蕭韶慌忙走出房來,悄悄對妹妹、王嬌蓮、陳鸚兒說道:「賽兒被我殺了。」王嬌蓮說:「不要驚動董天然這兩個,就暗去襲了他。」陳鸚兒道:「說得是。」拿著刀來敲董天然的房門,說道:「奶奶身子不好,你快起來!」董天然聽得這話,就磕睡裡慌忙披著衣服來開房門,不防備,被陳鸚兒手起刀落,斫倒在房門邊掙命,又復一刀,就放了命。這王小玉也醉了,不省人事,眾人把來殺了。眾人說:「好倒好了,怎麼我們得出去?」蕭韶說:「不要慌!約定的。」就把天燈點起來,扯在燈竿上。

  不移時,周經歷領著十來名火夫,平日收留的好漢,敲開門,一齊擁入衙裡來。蕭韶對周經歷說:「賽兒、董天然、王小玉都殺了,這衙裡人都是被害的,望老爺做主。」周經歷道:「不須說,衙裡的金銀財寶,各人盡力拿了些。其餘山積的財物,都封鎖了入官。」

  周經歷又把三個人頭割下來,領著蕭韶一起,開了府門,放個銃。只見兵快應捕共有七八十人,齊來見周經歷說:「小人們是縣、衛兩處差來兵快,策應拿強盜的。」周經歷說:「強盜多拿了,殺的人頭在這裡。都跟我來。」到得東門城邊,放三個炮,開得城門,許知縣、戴指揮各領五百人馬,殺入城來。周經歷說:「不關百姓事,賽兒殺了,還有餘黨,不曾剿滅,各人分頭去殺。」

  且說王憲、方大聽得炮響,都起來,不知道為著甚麼,正沒做道理處,周經歷領的人馬早已殺入方大家裡來。方大正要問備細時,被側邊一槍搠倒,就割了頭。戴指揮拿得馬效良、戴德如,陣上許知縣殺死康昭、王憲一十四人。沈印時兩月前害疫病死了,不曾殺得。又恐軍中有變,急忙傳令:「只殺有職事的。小卒良民,一概不究。」多屬周經歷招撫。

  許知縣對眾人說:「這裡與萊陽縣相隔四五十里,他那縣裡未便知得。兵貴神速,我與戴大人連夜去襲了那縣,留周大人守著這府。」

  二人就領五千人馬,殺奔萊陽縣來,假說道:「府裡調來的軍去取旁縣的。」城上逕放入縣裡來。鄭貫正坐在堂上,被許知縣領了兵齊搶入去,將鄭貫殺了。張天祿、祝洪等慌了,都來投降,把一干人犯,解到府裡監禁,聽候發落。

  安了民,許知縣仍回到府裡,同周經歷、蕭韶一班解賽兒等首級來見傅總兵、楊巡撫,把賽兒事說一遍。傅總兵說:「足見各官神算。」稱譽不已。就起奏捷本,一邊打點回京。

  朝廷升周經歷做知州,戴指揮升都指揮,蕭韶、陳鸚兒各授個巡檢,許知縣升兵備副使,各隨官職大小,賞給金花銀子表禮。王嬌蓮、蕭惜惜等俱著擇良人為聘,其餘在賽兒破敗之後投降的,不准投首,另行問罪。此可為妖術殺身之鑒。有詩為證:

    四海縱橫殺氣沖,無端女寇犯山東。
    吹蕭一夕妖氛盡,月缺花殘送落風。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初刻拍案驚奇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