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令狐拾遺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別令狐拾遺書
作者:李商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76

子直足下,行日已定,昨幸得少展寫。足下去後,憮然不怡,今早垂致葛衣,書辭委曲,惻惻無已。自昔非有故舊援拔,卒然於稠人中相望,見其表得所以類君子者,一日相從,百年見肺肝。爾來足下仕益達,仆困不動,固不能有常合而有常離。足下觀人與物,共此天地耳,錯行雜居蟄蟄哉。不幸天能恣物之生,而不能與物慨然量其欲,牙齒者恨不得翅羽,角者又恨不得牙齒,此意人與物略同耳。有所趨,故不能無爭,有所爭,故不能不於同中而有各異耳。足下觀此世,其同異如何哉?

兒冠出門,父翁不知其枉正;女笄上車,夫人不保其貞汙。此於親親,不能無異勢也。親者尚爾,則不親者,惡望其無隙哉!故近世交道,幾喪欲盡。足下與仆,於天獨何稟,當此世生而不同此世,每一會麵一分散,至於慨然相執手,顰然相戚,泫然相泣者,豈於此世有他事哉。惜此世之人,率不能如吾之所樂,而又甚懼吾之徒,孑立寡處。而與此世者蹄尾紛然,蛆吾之白,擯置譏誹,襲出不意,使後日有希吾者,且懲吾困,而不能堅其守,乃舍吾而之他耳。足下知與此世者居常紿於其黨何語哉?必曰吾惡市道。嗚呼,此輩真手搔鼻皻,而喉噦人之灼痕為癩者,市道何肯如此輩邪!

今一大賈坐墆貨中,人人往須之,甲得若干,曰:其贏若干,丙曰:吾索之;乙得若干,曰:其贏若干,戊曰:吾索之。既與之,則欲其蕃,不願其亡失口舌,拜父母,出妻子,伏臘相見有贄,男女嫁娶有問,不幸喪死有致饋,葬有臨送吊哭,是何長者大人哉?他日甲乙俱入之不欺,則又愈得其所欲矣。回環出入如此,是終身欲其蕃,不願其亡失口舌,拜父母益嚴,出妻子益敬,伏臘相見贄益厚,男女嫁娶問益豐,不幸喪死,饋贈臨送吊哭情益悲,是又何長者大人哉?惟是於信誓有大期漫,然後罵而絕之,擊而逐之,訖身而勿與通也。故一市人,率少於大賈而不信者,此豈可與此世交者等耶!今日赤肝腦相憐,明日眾相唾辱,皆自其時之與勢耳。時之不在,勢之移去,雖百仁義我,百忠信我,我尚不顧矣,豈不顧已,而又唾之,足下果謂市道何如哉?

今人娶婦入門,母姑必祝之曰善相宜,則祝曰蕃息。後日生女子,貯之幽房密寢,四鄰不得識,兄弟以時見,欲其好,不顧性命,即一日可嫁去,是宜擇何如男子者屬之邪?今山東大姓家,非能違摘天性而不如此,至其羔鶩在門,有不問賢不肖健病,而但論財貨,恣求取為事。當其為女子時,誰不恨,及為母婦則亦然。彼父子男女,天性豈有大於此者耶。今尚如此,況他舍外人,燕生越養,而相望相救,抵死不相販賣哉!細而繹之,真令人不愛此世,而欲往走遠颺耳!果不知足下與仆之守,是耶非耶?

首陽之二士,豈蘄盟津之八百,吾又何悔焉!千百年下,生人之權,不在富貴,而在直筆者,得有此人,足下與仆,當有所用意。其他複何雲雲,但當誓不羞市道,而又不為忘其素恨之母婦耳。商隱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