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前岐山令鄒君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別前岐山令鄒君序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5

昔者亞之西遊過岐山,而令秩始謝,餘將就給食,人曰:「故令雖貧,然能卑人厚禮,何不往舍也?」時方暑,既見,解帶坐。令衣弊繒短衣,使兒孫侄捧案前賓食。食已,有客越而請曰:「聞令家無女使賤走,賓客食必夫人親治之。誠厚士勤矣!且賓之來者,無賢不肖,皆即混然齊飽,是愚為冒矣。而賢者安所愧乎?今願擇之而厚結,如何也?」令曰:「古者侯生亦有言,人固未易知。夫士以食而來我者,留於門,無係帶之間,尚已為久矣。焉能待辨而後進乎,亦寧有給之一食,而使其甚愧。固如是,雖賢愚何望哉。」客慚而退。至今三年,與令遇,未嚐再會食客。今令窮來京師,人無假氣而延於進者。嗟乎!會予與令各有適,故書前事,以敘所憤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